戀愛時代-泰妍3

第三章牛奶肌膚金泰妍

結束打歌行程的泰妍,雖然還是很忙碌,但相對的說,空閑的時間還是比較多的,所以偶爾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她就會開車來接伯賢,享受難得的兩人時光。

這一天,伯賢接到泰妍的電話要來接他,就跟經紀人撒謊說他想回公司練舞,讓他先回去。

經紀人不疑有他,交代了幾句就帶著其他成員先離開了。

其實exo的其他成員都知道他和泰妍正在交往,所以大家一陣善意的調侃後,倒也沒人故意搗蛋。

剛轉過街角,那輛熟悉的敞篷車就停在那裏、車內燈開著,車裏的美麗佳人正巧笑嫣然的看著他。

天氣熱,她上身只穿了露肩的藍背心,下面就是一條碎花的絲質短褲,伯賢飛快地上車,泰妍探過頭來給了他一個香吻,伯賢抱著她的頭熱烈的回應著。

戀愛中的男女總是特別癡纏。

泰妍俏臉微紅的發動車子問說:「伯賢,我們去江邊逛逛?」

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了,但是兩人都是人氣idol,不方便去一些公衆場合,爲了怕出意外,兩人連去Ktv都要找一堆人掩護。

平常兩人最常做的約會,就是開著車到處遊蕩,香港話就叫遊車河。

伯賢有點腼腆的說:「奴娜,我明天沒有通告,妳呢?」

泰妍想了一下:「有啊!不過要到晚上,有個訪談節目要錄。」

聽到泰妍的通告要到晚上才有,伯賢又期待又有點忐忑地問說:「那我們今天回我家好不好?」

泰妍轉頭看著伯賢,疑惑的說:「去你家?」交往到現在,她還沒去過伯賢家裏,因爲他是跟他父母同住的。

伯賢滿懷著不安與期待,卻故作鎮定的看著泰妍的眼睛說:「我爸媽今天不在家。」

泰妍也是個24歲的成熟女人了,哪會不懂伯賢的意思,她靜靜的看著伯賢,其實當泰妍不笑的時候還滿嚴肅的。

伯賢被泰妍盯著看,心裏非常不安,又見她全然不像平常般的笑容可掬,以爲泰妍生氣了,不由得就想放棄的時候,一抹笑容才在泰妍臉綻放,只見她笑著說:「好啊」

兩個字;就「好啊」這兩個字,就讓伯賢興奮地亂吼大叫說:「太好了∼太好了!奴娜我愛妳。」

泰妍覺得害羞但更多是開心,笑罵著:「好啦!你怎幺就像小猴子一樣,快點拉上安全帶。」

伯賢連忙壓抑自己的興奮,乖乖拉上安全帶坐好。

看著興奮欲狂的伯賢,泰妍雖是滿心歡喜,但其實有點不安,畢竟她也只比伯賢大三歲而已,泰妍原本還在擔心,兩人已經交往一段時間了,但最親密的一次,還是那次漢江公園的口交,之後雖然伯賢也表現出對她肉體的貪婪,但一次都沒有向他求過歡。

這不正常啊!男人哪有不愛性交的?泰妍還在想,是不是因爲自己比伯賢年紀大,又是他的前輩,讓他有壓力的關係,本來還想找個機會稍微暗示他一下,沒想到他今天終于還是提出來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是泰妍雖然有過一些經驗,但也不過算是新手罷了,還是很擔心伯賢會問她一些尴尬的問題。不過看到伯賢那幺開心的樣子,她不由得也跟著開心起來,覺得下面的小嫩穴開始潮濕了起來。

心裏有些忐忑,但更多的卻是開心,她突然樂的發抽,舉起有些短的手臂:「YH!出發了。」

看著這樣慧诘俏皮的泰妍,伯賢也滿心期待著歡呼響應。

不過兩人還是先去超市買了一些啤酒小吃,才回到伯賢的家。

伯賢家是集合式的大樓,車子可以開到地下停車場,然後搭電梯直接到想去的樓層。

經過剛剛的瞎鬧,氣氛還算輕鬆,不過隨著目的地越來越近,兩人也越來越尴尬,幾乎都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當電梯停下來時,兩人居然不約而同的籲了口氣。

這口氣同時發出,兩人驚訝的互看了一眼,然後又一起笑了出來。

伯賢拉著泰妍的手,帶她來到門前,打開後,伯賢搞笑的手往前引入,說:「歡迎您光臨寒舍,我的泰妍公主。」

泰妍噗哧一笑,正色地擺出公主的架式說:「很好!伯賢騎士。」

進了門,泰妍發現房子面積滿大的,標準的三室兩廳,裝潢很算高級,這說明伯賢家境還算富裕。

泰妍剛想回頭說些什幺,伯賢卻放下手中的食物,用力抱緊泰妍說:「奴娜,這些天來我心裏一直想著妳,想的我都快發瘋了,奴娜,我愛你!我要妳。」說著瘋狂地親吻著泰妍的豔唇。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泰妍還是被伯賢的饑渴嚇了一跳,她掙紮著說:「伯賢…唔…等一下…唔…讓我先洗個澡……」

「不用了,奴娜…唔…現在就是最香的……。」伯賢猛力的親吻著泰妍小嘴,舌頭奮力的勾纏著泰妍的香舌。

泰妍被他逼壓著坐在沙發上,緊擁著,嘴舌不斷的交纏,伯賢一只手開始在泰妍的身體上移動另一只手伸進泰妍的衣服面,隔著胸罩撫摸她柔軟的胸部。

伯賢和泰妍燥動的交纏著揉抱著交纏著,盡情的撫摸、親吻,泰妍吐氣若蘭的氣息吹拂著伯賢的胸膛,

夏天本來就穿得少,兩人體溫在摩擦中迅速增高,伯賢越來越不知足,索性把藍背心往上拉,開始想解開胸罩。

泰妍並沒有阻止她,反而還挺起身體來配合他,可是從來沒解過女生衣服的伯賢,緊張再加上興奮,忙滿頭大汗居然還打不開。

泰妍笑了,溫柔的說:「賢啊!不要急,讓我自己來吧!」

伯賢固執的擺弄著泰妍的胸罩:「不行,這是我跟奴娜的第一次,我一定要自己解開。」

看著固執的像個小蠻牛似的伯賢,泰妍也只能無奈地由他。

突然那件背扣式的胸罩「啪」的一聲打開了,泰妍也嚇了一跳,雙手本能地掩住自己得雙乳。

伯賢輕輕地用力,慢慢的把泰妍的手挪開了,終于看到泰妍雪白的乳房!

伯賢輕輕的讓泰妍躺臥在沙發上,伯賢則跪伏著,太幸福了,這是伯賢第一次看到女生的裸體,沒想到這第一次看到的女生裸體就是泰妍的!

這是亞洲第一女子天團,容貌亞洲第三,唱功女團第一的金泰妍啊!伯賢忍不住伸出手來輕輕撫摸泰妍的乳房,因爲太過激動了,他的手忍不住顫抖起來。

泰妍的乳房不大,了不起有32B+,但是胸型很美,雖是平躺著,乳房仍是向上尖挺,乳肉雪白,乳暈有點小,乳頭呈現淡淡的粉紅色,伯賢好奇的在泰妍的上半身撫摸,只覺泰妍的臉越來越紅越熱,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伯賢擁著潔白細嫩的泰妍,沖動到不行了,可泰妍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讓伯賢愛不釋手的吻遍泰妍身上每一處地方。

正當伯賢嘴巴想湊上去,好好品嚐泰妍的乳峰時,泰妍卻再也忍受不住伯賢這般的挑逗,猛的起身抱緊伯賢,迫不及待的把嘴貼在伯賢的嘴唇上,拼命的吮吸。

泰妍香甜柔嫩的舌尖伸入伯賢口中與伯賢的舌頭糾纏不已,伯賢將她壓在沙發上,胸前緊貼著泰妍堅挺微翹乳香撲鼻的玉乳。

伯賢的手撫著泰妍柔滑細膩修長的大腿一會,就探入她的絲質短褲裏,然後用力往下一脫,泰妍也配合著挺腰,很快短褲就離開了泰妍白皙的雙腿,這時泰妍身上只剩下一條粉綠色的透明小三角褲。

當伯賢的手撫摸到了泰妍的小內褲時,泰妍的呼吸聲明顯的變重,雙腿也有點自動的分開了一些。

伯賢的手指可以感覺得到,小內褲包覆著洞口的部分,已經有些濕濕的感覺了,泰妍胯間的小嫩穴,隔著透明的小三角褲,淫液已經滲透了出來,觸手之處一片濕潤,成熟催情的美女體香繞鼻而至,伯賢的中指由褲縫間插入泰妍柔軟濕滑的小嫩穴裏,迎接他的中指的是又濕、又滑、又熱的淫水,她的陰唇也已經張了開來。

伯賢的中指盡根沒入了泰妍的陰道中,而泰妍忍不住地在喉嚨中輕輕發出了一聲:「嗯∼∼」。

沒想到泰妍居然是這幺容易濕的女人。她小嫩穴裏濕濕滑滑的淫水,沾滿伯賢的手指,伯賢的肉棒已經脹到極限。

于是伯賢猴急地站起身來,除去泰妍最後的一項阻隔,在泰妍羞澀的注視下,脫下了短褲,連著內褲也一起脫掉,分開她兩根豐滿的大腿,將他胯下充血勃起的粗大肉棒,頂在泰妍那濕漉漉的陰唇上,外翻的包皮,被淫液濡濕得晶光發亮,腫脹發紅的大龜頭頂在泰妍軟綿綿、滑溜溜的肉縫之間,被兩片充血的大陰唇微微地夾著,舒服極了!。

泰妍閉上了眼睛,一手握著伯賢的肉棒,引導著移到她的陰道口,另一手輕輕的壓著他的屁股。

伯賢受到鼓勵,屁股順勢微微一沈,就將整根大肉棒插進泰妍濡濕而溫暖的嫩穴裏,只聞「噗滋」一聲,粗壯的寶貝已一插到底。

雖然已經有了淫水的潤滑作用,但伯賢的肉棒實在是大異常人,伯賢又不懂控制力道,用了太大的勁,一下就直達泰妍的花心了,。

泰妍:「哎喲」一聲悶哼嬌喚,只覺下面小肉穴恍如再次被破身似的,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疼,痛得她嬌軀一下子挺起緊緊地抱住伯賢,略顯稀疏的秀眉颦蹙著,額頭以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但實在不好意思告訴伯賢什幺,只能在忍不住的時候呻吟的說:「疼……輕點……」

但這時博賢已經陷入狂喜之中:「天啊,這不是在作夢,我真的把陰莖插進了泰妍奴娜我心愛女神的嫩穴裏了!」

伯賢興奮的不得了,就這一下就讓他差一點射精了,連忙深吸了一口氣,停頓了幾秒鍾,緩了一下才開始抽插的動作。

但泰妍的小穴到底還是很緊,陰壁上的嫩肉緊緊地咬住伯賢的肉棒,甚至還可以感泰妍覺到輕微的抽搐和蠕動呢,夾得他爽到不行!太美妙了!

泰妍斷斷續續的發出小小的「嗯」「啊」的聲音,雖然沒有激情的呼喊,但畢竟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女神的嬌喘,比起呼天搶地的叫床,對伯賢來說更有刺激性。

每一次進出泰妍的身體,伯賢都可以感覺到那兩片滑嫩的陰唇瓣是如何隨著肉棒的抽出插入而翻卷、吞吐的。

泰妍被淫水浸濕的陰毛也常常與伯賢的陰毛糾纏在一處,像難捨難分的水草。

伯賢感覺刺激實在太大了,抽插了十來次,肉棒就開始緊縮,雖然伯賢極力想要忍住,但是還是沒有用,一股熱精如岩漿爆發,結結實實的噴射了出來,一陣一陣的抽慉,將濃稠的精液,完完全全射進了泰妍的陰道深處。

滾燙的熱精燙得泰妍也是渾身一抖,無比銷魂的低吟著。

伯賢癱軟地伏在泰妍的身上,泰妍緊緊地摟著伯賢,撫著他的背,吻著他的唇,在一陣陣射精的快感消退後,伯賢很失望的趴在泰妍的身上,說:「奴娜,對不起,應該不會這樣的,實在是太舒服了…」

泰妍輕拍著伯賢的頭,安慰他說:「傻瓜,有什幺好對不起的,你不是第一次嗎?第一次都是這樣的。」

伯賢沮喪地說:「是沒錯啦!但妳一定還沒有感覺的…」

泰妍溫柔的輕吻著伯賢俊美的臉,含羞帶怯的說:「我也覺得很舒服啊……當你…還沒進入到我的身體裏時…不知道爲什幺,有點害怕,又有點期待…我的心跳的好快,好像要跳出來了…後來…你真的進來了…我又覺得好充實,好舒服,感覺好像快死了似的…」

伯賢聽到泰妍這幺溫柔又體貼的話,到放下忐忑不已的心,輕輕回應著泰妍的親吻,嘴唇如雨似的吻遍泰妍嫩白嬌俏的眉眼鼻唇,深情地說:「下一次我一定能讓你更舒服的…」

伯賢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奴娜,我射在你裏面沒關係吧?」

泰妍輕輕敲了一下伯賢的頭:「你已經全部射在我裏面了才想到啊!等你想到就來不及喽!沒關係,我剛好在安全期啦!」

伯賢的心裏頓時放輕鬆。憨笑著對泰妍說:「奴娜,我來幫你擦吧!」

即使大方大器如泰妍在聽到伯賢這幺說都忍不住扭動著身體,滿臉通紅地說:「不行,不可以這樣。」

伯賢死死的卡在泰妍的跨間,不讓她掙脫說:「不行,奴娜今天請妳都聽我的。」

「啊……這實在是太丟臉了。」泰妍害羞地雙手掩臉。

被看到剛交歡後的嫩穴,這實在是太難爲情的事,尤其是對方是自己的後輩戀人。

泰妍紅著臉哀求的說:「賢!不要啊∼∼讓我自己擦吧。」

「沒有關系,交給我吧。」伯賢執拗的說著。

泰妍沒有說話了,無奈地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讓伯賢自己動手。

伯賢慢慢起身,把消退不少的肉棒,從泰妍的陰道中抽了出來。

一下子,乳白色的精液就隨著伯賢抽退的動作流了出來,那真是非常非常淫靡的畫面。

原本還是嫩紅的陰唇,受到肉棒的猛插,變成了鮮紅的顔色,肉縫的中間裂開個圓洞,那是肉棒經過的地方,向內一看,可以看到裏面皺皺的肉壁,沾滿粘粘的濁白精液。

伯賢抽出自己濕淋淋的肉棒,然後把泰妍合在一起的大腿向左右拉開。

【我的精液從泰妍奴娜的陰道口流出來!了】光想像就讓人激動不已了,何況伯賢親眼看見?

也許是這樣的情景的刺激,伯賢拿著面紙擦拭的時候,發現他的陰莖又慢慢的勃起了!

當伯賢的大肉棒完成再攻擊準備時,伯賢把面紙往地上一扔,俯在泰妍身上,輕輕的在她耳邊說:「奴娜,我還想再來一次!」

泰妍睜開了眼睛,輕輕的推著他:「少吹牛了,哪有可能這幺快就可以再來一次的……哦……」

話還沒說完,伯賢已經將肉棒送入了她的陰道裏了。

泰妍一副看到鬼的可愛表情看著伯賢,還想說什幺,伯賢已經吻上她迷人的粉紅小嘴上,屁股又開始挺動起來。

不知道伯賢是不是因爲已經射過一次的關係,這次他特別持久。

伯賢用身體將泰妍的雙腿撐得大大的分開著,泰妍的雙腿由于分開的太大只能向上舉著。

伯賢仗著年紀輕,精力足,全身壓著泰妍柔軟、溫暧的肉體,借由雙腿用力,臀部猛烈的起伏著,毫不停歇地將粗大的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拔出,又狠狠的一次又一次的搗入泰妍的小屄深處。

這次可比剛剛激烈的多了,雖然室內空調的溫度很舒適,但兩人隨著相互的渴求,他們的肉體拚命的糾纏在一起擠壓扭動著,很快的汗珠就布滿他們年輕美好的身軀,身上都是對方汗水的味道。

「……噫,呀……呀……啊……」剛剛第一次時,泰妍強忍著並沒發出太高的淫聲,但這次伯賢的攻勢太猛烈了,泰妍滿臉難以忍受的表情,只能大聲地發出這種毫無意義的語詞,急促的喘氣,雙手緊緊的扯著沙發,來纾解一點來自的嫩穴內的快感。

泰妍的呼喊夾雜著伯賢「呼…呼…」的喘氣聲……還有伯賢將雞巴狠狠插入泰妍的嫩穴時,小腹撞擊泰妍粉嫩的大腿根處發出的響亮的「…啪…啪…」聲。

如此猛烈又毫不停歇的抽插,將泰妍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峰。不知道抽送了多久泰妍的的全身緊繃了起來,雙手緊緊扣住了伯賢的屁股。

伯賢不知道怎幺回事,只能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沒多久,泰妍的背拱了起來,身體好像繃得更緊了,伯賢只覺得這是個重要時刻,他更快的抽插泰妍的嫩穴,做最後的沖刺。

伯賢的肉棒似乎也感受到泰妍的嫩穴裏越來越熱,整根肉棒好似泡在溫泉般的潮熱。

而且泰妍的嫩穴內皺褶嫩肉開始強烈的緊縮擠壓著伯賢的肉棒,隨著一次次的深入,而達到臨界點,再一次瘋狂的將精液噴射進泰妍的陰道深處。

泰妍失神的張開了嘴,「啊……啊……啊……」的隨著激烈的喘息輕呼著。

伯賢射完精,無力的攤在泰妍身上喘著粗氣,房間裏只剩下他們倆的喘息聲。兩人的汗水互相交融著,泰妍出名的牛奶皮膚更是好像上了一層油似的光亮誘人。

居然同時達到高潮?這真是完美的配合,無與倫比的高潮。伯賢在很多年之後,還是忘不了這一次的性愛,每當想起來,就是無限懷念。

同樣的,對泰妍來說也是;伯賢的肉棒慢慢的變軟滑出泰妍的嫩穴,然後他輕輕的翻下了泰妍身上,坐在地板上,欣賞著泰妍高潮後的余韻。

泰妍的胸部因爲喘息而快速的起伏著,漂亮的乳房也輕輕的震動著,四肢無力的攤在沙發上,而泰妍的嫩穴因爲他的精液和著泰妍的淫水,則顯得一片狼藉了。

「呼…這就是高潮嗎?」泰妍終于緩過氣來,喃喃自語著。

伯賢聽到泰妍的喃喃自語,驚喜地貼在泰妍的乳房上,憨笑著問她說:「…這是奴娜的第一次高潮?奴娜的第一次高潮是跟我一起到的?」

泰妍懷抱著伯賢的腦袋,撫著他濕漉漉的頭髮說:「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剛剛的感覺是……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我的身體…也……很奇怪,可到底是什幺感覺,我…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我現在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伯賢笑著說:「反正我覺得很舒服,很快樂。」

泰妍也笑了:「嗯!我也覺得很舒服,很快樂。」

兩個人像傻瓜似的笑個不停,然後伯賢奮力抱起泰妍,泰妍被他嚇了一跳,驚叫一聲,發現伯賢不但撐得住,還顯得很輕鬆,這才開心不已的尖笑嘻鬧著,被伯賢用新娘抱抱著去了浴室。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