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都是婊子 張鈞甯畜性姊妹淩辱

明星都是婊子 張鈞甯畜性姊妹淩辱

本帖最後由icemen00于2014-10-709:15編輯

「好的,老闆,顧客指定的貨色,我一定會努力達成。」管家坐在飛機的頭等艙,他一如往常的嚴肅以及挺拔讓人不寒而慄,每個空服員在送餐或是送水的時後都心生畏懼。

「管家,你老婆的病,我已經有了進展,這種類似漸凍人以及帕金森氏症的合體,著時讓人頭痛,不過我最近發現只要一直刺激腦中的一些神經,就可以讓她慢慢回複,不過對腦袋可能有一些傷害,好比講話要想比較久或是記憶力較差。」一聽到自己老婆的病情有所好轉,嚴肅臉有了一絲絲的溫情。「老闆,謝謝您,雖然不管我的老婆變成如何的不方便,我還是會待在她身邊,但如果老闆您能治好她,那我必定一輩子當您的左右手!」

管家跟了老闆許久,不知什幺原因讓他們湊在了一起,可以確定的是老闆用著人性的欲望賺取了大量的金錢爲了完成他自己許多的科學夢,但這點只有管家知道,常有人認爲幕後老闆是個世紀大淫棍,但事實上他只提供場所和器具,當個最佳的旁觀者。而這些少之又少的工作人員、管家和主持人還有新進的攝影師,都是因爲需要老闆的幫忙,才會一直待在俱樂部裏面,幫助權貴人士盡做些淫蕩的勾搭。

「這次無非就是那些要求,管家你知道的。」
「沒問題,我一定會達成。」

飛機飛往大陸的北京,根據消息,被指定的嘉賓現在在大陸拍戲,而剛拍完的連續劇讓她可以擁有一段不短的空閑時間來遊完大陸的好山好水,而這正是不錯的雕塑時機。

管家來到一家北京幽靜的咖啡廳,原木的裝潢讓人感覺舒服雅緻,陽光只有微微的照射,確感覺微弱的燈光足以照亮整間咖啡廳,咖啡廳沒什幺人,然而角落坐著一位美麗的女士,她翻著書籍,美人托著自己的下巴,慵懶的感覺,她有著烏黑的長髮,微捲的髮尾有著成熟感,她一身白色的女士上衣,做出有點露肩的感覺,褲子則是簡單的牛仔長褲配上樸素的帆布鞋,果然人如傳聞說的,是個樸素成熟帶有一點神秘感的女人────張鈞甯。

管家發現了這次的目標,紳士的走了過去,小小聲的向張鈞甯說:「請問你是張鈞甯嗎?」管家這次沒有那幺嚴肅的表情,而是比較和藹可親的笑容,這讓張鈞甯對這位老人的戒心稍稍降低。「我是。」張鈞甯笑笑的說,她想應該只是一位認識她的粉絲吧,她對于粉絲一向非常的友好。「我可以坐這裏嗎?」管家小聲的說,語氣非常的尊敬。張鈞甯雖然覺得有這幺多位子要坐她對面很奇怪,但她還是免強答應了。

「真謝謝您!」管家優雅的坐了下來。「真人果然比電視上好看,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您,我有一件事情非常想感謝您。」「噢?什幺事情?」「我家兒子,本來功課不是很好,但是他非常喜歡您,每天都一句一句的說您,他知道了讀台北大學,一直說想要讀跟您一樣的學校,現在在那邊是個高材生呢!」雖然有著一種神秘的面紗,讓人看不透的氣質,但聽到這種讚賞,也是露出了慈祥的笑容。「這也不是我的功勞阿!是先生的小孩自己努力的阿!」

「您是他的動力阿,真幸運,今天能在這裏遇到您,可不可以幫我兒子簽個名,我好給他做個禮物。」管家慈祥的說,露出溫暖的微笑。「當然可以,祝福您兒子在法律上有一片天!」管家從公事包裏面拿出一個有著張鈞甯封面的雜誌和一只筆,禮貌的給了張鈞甯,張鈞甯接觸到那只筆的時候,感覺到類似于靜電的電流手縮了一下,不過她並沒有覺得有什幺異狀,在雜誌的封面上簽了名還寫下了鼓勵的話。「抱歉臨時沒有寫真或是照片之纇的東西,所以只能拿了雜誌。」「不會不會,希望您兒子可以更向上一層樓。」「謝謝您的鼓勵。」

一片烏雲飄過空中,透進來的陽光突然減少,室內變暗,管家的表情從和藹中變成原本的冷酷嚴肅,咖啡廳裏面爲數不多的人全部在瞬間昏厥,這時候張鈞甯才覺得事情不對,下意識想要跑走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不能動也不能出聲,眼神慌張,一時之間冷汗直流。

管家安靜的把咖啡廳的「Close」標示放在店外,靜靜的把鐵門、窗簾都拉好,打開電燈,坐在張鈞甯的對面。「我有一個女兒,沒有兒子,我女兒就讀耶魯大學。」管家有個很漂亮的女兒,因爲是管家的女兒從來沒有疑慮會被邀請當作私人嘉賓。張鈞甯狠狠的瞪著她,就算眼神兇狠,那急促的呼吸以及一點點冷汗都看得出張鈞甯非常的緊張。管家翹著腳坐在張鈞甯對面。「您好,我代表星夢奇緣俱樂部,您可以稱呼我管家,恭喜您被邀請爲我們的嘉賓。」管家這時候站起來,恭敬的給張鈞甯一個鞠躬。

「被邀請的來賓需要經過雕塑,讓整體的表演能看起來更爲完善。」管家將張鈞甯面前的桌子拉開,並將公事包放在桌上。打開公事包,裏面是幾支針筒以及一些高科技的儀器。「這些就是雕塑的必要材料。」張鈞甯看著那些恐怖的東西,瞪大的眼睛從憤恨變成恐慌,不需要演技就可以表示的慌張。「至于您爲什幺不能動,這是因爲剛剛那支筆的效果,在接觸到獨特的電流之後,約莫一分鍾就會變成這種狀態,不必慌張,這只是雕塑而已。」

「這些藥劑是新研發出來的藥劑,有著改變人體習性並且可以利用機器來做切換。」管家介紹著器材,之後拿著第一支針筒和酒精、棉花走向了張鈞甯。「第一針是對于皮膚的敏感設定,平常我們穿著衣服感覺舒適,而這藥劑會讓身體對于毛類、棉花類、萊卡材質的物品感到反感,我們所穿的衣服不外乎就這些成分,就算是牛仔或是皮革也會有少許的成分。」管家拿起張鈞甯的手,在張鈞甯恐懼到流淚的眼神下優雅的打下了一針。「我們完成了第一劑藥劑,這需要幾分鍾的時間讓身體吸收並且見效。」幾分鍾過後,張鈞甯感覺到全身無比的刺癢,只要有穿衣服的地方都像是被蟲咬一樣,她努力的想擺動身體確沒辦法,被下藥的心情以及不知道接下來的恐怖讓她無聲的痛哭起來。

「身爲管家,我必須對嘉賓們有著應有的尊重,所以我不會幫嘉賓們脫衣。」管家這時按了手中的筆一下,頓時張鈞甯能動了!發現自己可以發出聲音和做出動作時,張鈞甯沒見過緊急狀況的嬌生女只想著要往外跑,當她起身想要往外跑的時候,全身的刺癢更是劇烈!衣服的摩擦讓她很像破皮的感覺,疼痛無比,只是從椅子上脫離,張鈞甯就因爲全身有如燒燙傷的痛楚又跪了下去。「好痛!你到底對我做了什幺!」「雕塑。」「什幺狗屁雕塑!星夢奇緣俱樂部又是什幺東西!阿!好痛!」因爲說話而造成胸部起伏讓張鈞甯有疼痛了一次。「星夢奇緣是實現人們願望的地方。」

「好痛!阿!怎幺越來越痛!」張鈞甯不敢爬也不敢走,因爲會讓痛覺加劇。張鈞甯這時候才想到管家剛剛說的話,衣服的材質會造成身體的反感!管家冷冷的看著美人倒在地上留著眼淚啜泣,沒有任何想要幫助的念頭。張鈞甯嬌生慣養的女性怎幺可能受的了這種劇痛,一陣放聲痛哭之後羞愧的開始解開衣服只爲得到疼痛的減輕,只見張鈞甯修長的身軀和白皙的大腿,平常有在健身的腰部和那32C的渾圓乳房都一一的暴露在管家面前,但這也只是一下下,這時張鈞甯全身只剩下項鍊或手錶的挂飾,根本沒有想到要逃的想法,只是屈膝遮胸手部遮陰部的方法做在地上,一樣的痛哭流涕。

「接下來是第二劑,這藥劑可以改變人體肌肉運行的規則,聽起來很複雜,但簡單來說就是可以讓您做出特定的動作,但並不會達成控制身體的效果。」張鈞甯看到又要來了第二針,那表情更是慌張,急忙得往後退,直到退到了牆手瘋狂拍打管家的手臂也不會有不同的結果,管家治住痛哭流涕絕望的張鈞甯,往她的臀部附近又是一針,俐落的處理傷口之後,又坐到了張鈞甯對面的椅子上。管家其實沒有調查張鈞甯的性格,不知道她其實不是一個很倔強或是剛毅的女性如侯佩岑,而是像一個學生獨生女,不知道怎幺辦,不太會反抗,只會逃避和哭泣,不過對于管家來說,老闆這些恐怖的東西不管什幺個性來都會是一樣的結果,只是呈現方式不太同而已。

「腿....好痠...阿....好像...抽筋...痛!」藥效開始發作,張鈞甯感覺自己的腳好像抽筋一般,筋骨好像都在裏面翻轉,但她屈膝的姿勢又讓她難以去做抽筋過後的處理動作。「會有這種現象是正常的,特別是第一次因爲要達成效果會稍微疼痛,就有如您現在的抽筋是一樣的,這是因爲要改變筋肉的收縮方向。」「阿!這是什幺!爲什幺....爲什幺腿會自己動起來!」藥效過了抽筋的那一段期間,雖然不疼痛了但現在自己的腿不聽自己的使喚,擅自的開始動了起來!原本屈膝的動作慢慢的動作!「什幺阿!我不要阿!我不要阿!」張鈞甯臉已經因爲痛哭而擠成了一團,完全沒了那種成熟神秘的感覺,因爲她現在的腿慢慢的在打開,屁股不再是坐在地上,而是慢慢的擡了起來,張鈞甯雖然像要用手或是上半身去壓制下半身不聽命令的動作,但無濟于事,在張鈞甯怪叫以及痛苦掙紮下,她的的姿勢變成下蹲並且腿張開,就在張鈞甯遮住陰部之前的一瞬間,露出了陰毛濃密的陰部,張鈞甯氣到想要上前打人,但她發現她只能用跪爬的姿勢,因爲她身體好像完全忘記怎幺用「直立」行走。

痛苦的張鈞甯一手遮著自己暴露出來的陰部,一手用手臂遮著乳房,不停的哭泣。「你要把我變成怎樣!」「這是觀衆們的要求。」「你們那什幺狗屁觀衆!根本就是一大群混蛋!」張鈞甯不停的痛罵著,管家則冷靜的說:「透露一點,上一期的主題是清純嬌羞,而這一期的主題是氣質畜牲。」「畜....牲?」張鈞甯瞪大眼睛的說。「你想把我...變成畜牲...?還有你說...上一期...難道還有其他人!你們這群敗類!」

「請不要汙辱其他觀衆,沒錯,還有很多其他的嘉賓,在這裏跟您透露一下。」「敗類!不要臉!」張鈞甯憤怒吐了口水在管家昂貴的西裝上面,但管家不以爲意,拿起手帕擦了擦便說。「這是第三支藥劑,效果跟上一支一樣,但這支是上半身的。」管家固定住躁動不安的張鈞甯,敏捷的把針筒打在了手臂上,過一會兒,藥效再度發作。「阿...不要!變態!」張鈞甯發現上班身和下半身剛開始時一樣的感覺,一開始抽筋,之後就是自己動做,她的手無法在遮住自己的重點部位,她羞憤的表情看著自己的手直直的稱在地板上,像一只畜生,而她如果想要向前,身體的肌肉好像就只同意她用四肢爬行!

「敗類!」張鈞甯又大罵的一聲。但看著自己已經無法像人一樣行走生活,張鈞甯一陣悲憤湧現,哭紅的雙眼又開始痛哭,她現在絕望了。『媽媽,姊姊,對不起...。』張鈞甯只能在心中羞愧著,她無法改變什幺,她只能一直痛哭,連管家拿起第四只針筒她都沒發現,直到被注射在恥丘附近時,張鈞甯才微微的抖了一下。「這一針是讓您的陰部無時無刻都在蠕動發情的狀態,藥效散布到腦中的時後,除了需求感還有快感的産生。」不到30秒,張鈞甯開始全身發抖,陰部的騷疼感讓她無法忍受,本來就沒有什幺性經驗的乖乖牌張鈞甯在承受強大的空虛感後,眼神開始迷離,呼吸出來的空氣都是熱氣,腹部好像有一團火無法消去,而最恐怖的是她自己竟然感受到微微的快感!但一想到她還別人的面前,張鈞甯清醒自己,用著淚流的雙眼怒瞪著管家。

這時管家已經起身,所有的藥劑都已經打完,貌似張鈞甯一輩子都只能像只畜牲在地上爬行,當張鈞甯的眼淚滴落在地上的那一刻。管家拿起一個類似開關的東西,對著張鈞甯說:「所有藥劑裏面都有一只微型的奈米機器,可以控制藥劑在您身體裏面的量以及擴散程度,當然經過特殊的加工,藥物以及機器都不會被身體所吸收,所以您這種狀態是可以開關的,讓我稍稍爲您示範。」管家按下按鈕,張鈞甯突然覺得自己身體那種束縛沒了,好像找到希望的亮光一樣,張鈞甯興奮的跳了起來,不過那種喜悅只有一瞬間,下一瞬間張鈞甯意識到自己還是全裸的,馬上用脫在地上的衣服遮住自己的身體,憤慨但無能爲力的看著管家。

「可以隨意的關,當然可以輕易的開。」管家講完這句話,張鈞甯聽到的瞬間又陷入了絕望的深淵,按下按鈕的瞬間,張鈞甯瞬間變成畜牲立定的姿勢,雙手撐地、屁股下蹲腿部張開。「這開關上面有兩種功能,一種是開關,另外一種是增加你的性欲。」那是一個可以調節大小的按鈕,管家將按鈕慢慢的上推,加大力道,而張鈞甯則感受到越來越強烈的空虛感和那快感,眼睛睜大,抿著嘴想要忍住那種恐怖的結合快感,好想用手去摸!然而,張鈞甯發現,自己的手沒辦法往陰部的方向移動,無疑是讓她不能解放這種快感!

越來越強烈的空虛和快感強襲著畜牲立定的張鈞甯,第一次體會到的刺激感讓她全身發熱、眼神迷離,陰道裏有種液體要留出的感覺,當她快要陷入意識混亂的狀態的時候,感覺突然沒了,身體的束縛也沒了,張鈞甯立馬站了起來,照樣用衣服遮住自己的身體。「這是爲您所做的示範,現在您可以穿上您的衣服。」管家雖然說可以穿上衣服,卻將她的胸罩和內褲收了起來,張鈞甯自知完全沒辦法抗衡這個老敗類,只好穿上原本的白色上衣以及牛仔褲,穿上帆布鞋,坐在椅子上,她哭紅的雙眼看著管家。

「我的一生都得控制在這只開關上嗎?」她低聲的問,她不想再反抗了,她現在只想要知道自己會被汙辱到什幺程度。「我們會讓嘉賓們保持著原本的形象,只有在俱樂部時才會讓您做這樣的主題表演。」「但我會被你們淩辱、羞辱。」張鈞甯低聲的說。管家翹著腳坐在張鈞甯對面,冷冷的說:「您會喜歡上俱樂部的,好了,走吧。」管家將咖啡店的門窗打開,用了一些裝置讓現場的人在幾分鍾後醒來。「要去哪裏?」「去買衣服,觀衆們較不喜歡那幺素雅的服裝,會比較喜歡妳曾經在公衆場合穿過的服裝。」

駕駛著華貴的勞斯萊斯,兩人來到了一家訂製女用禮服的店。「張小姐與管家您們好,我是這裏的師傅,那件紅色的小禮服就在這裏,說完變帶兩人來到了衣服前面,那是一件紅色的禮服,齊胸的設計露出了性感的香肩以及鎖骨,腰部以下的部分則做成層次的感覺,一層一層,含苞待放的短裙,這是張鈞甯在代言相機時穿的禮服。「這是胸貼。」店家好心的提醒。「謝謝您的好意,不過今天張小姐剛好有穿nubra的安全衣。」

張鈞甯無奈的在管家的命令下走進了更衣間,在張鈞甯換衣服的期間,管家給了店家訂做的費用,張鈞甯全裸著穿上禮服,外表光鮮亮麗,紅色搭配上張鈞甯獨有氣質讓張鈞甯可以在衆女星中獨出一轍,但卻不知道她裏面連內褲胸罩都沒有穿,是個不折不扣的暴露蕩婦。張鈞甯坐在更衣間外面的椅子上,看著這套漂亮的禮服,心中說不出的無奈以及恐懼。「您真美。」管家稱讚,並拿著膚色以及紅色搭配的高跟鞋,跪在張鈞甯的面前爲她換鞋,認真敏捷的模樣讓不想不出管家真實的身分。「這樣必定會讓觀衆們非常滿意,感謝您的配合。」

「我們要去哪?」張鈞甯坐在勞斯萊斯的後座,無暇欣賞沿途美景或是體驗千萬的轎車。「讓您擔任我們的嘉賓。」「現在就要去那俱樂部?」張鈞甯驚訝的問,恐懼感占據心中,吞著口水,眼神飄忽不定。

大型的辦公大樓,似乎又像是台灣的那棟那樓一樣,但這次沒有讓警衛倒下,而是出示證件,用著隱藏的電梯到了地下。「交給你了。」許久不見的凱文主持人穿著灰色的高級西裝出現在了門口,管家將張鈞甯和遙控器托付給了主持人,主持人先讓張鈞甯到後台等著她。

「老婆現在如何了管家?」「聽老闆說,有了相當大的進展,你妹妹呢?」「已經從病痛和精神創傷中走了出來。」「老闆說過你想走隨時都可以走,你還想繼續做嗎?」「當然,你又不是沒見過老闆,況且有些恩情一輩子也報不了。」兩人微微的笑了一下,這陽光正向的家夥卻利用人性黑暗面來賺取自己追求美好的資本,絕妙的天才。

燈光亮起,主持人挺拔的身軀出現在了舞台上。「由于前些日子在台灣活動較多,對于這邊沒有舉辦聚樂部派對,我們深感抱歉。」說完主持人敬禮表示歉意。「不過,我們今天邀請到了我們的嘉賓!飾演過白色巨塔出名,多部連戲劇女主角的亮麗女星!張鈞甯!」話一說完,第二道燈光落下,張鈞甯沒有什幺表情的走到了舞台中間,她微微的發現下面的人都穿著正式西裝帶著面具。『有錢人就是沒臉見人做這種勾搭才會帶面具。』張鈞甯在心中痛罵這群敗類。

張鈞甯在後台的時候,工作人員已經給了她一本本次上台大概的走向腳本,當然不是完全的,好戲不可能寫在腳本裏面。
「您真美麗,這身紅色的禮服展現了您修長的身材,這是您在代言的時候穿的禮服吧?」張鈞甯禮貌性的笑了一下,雖然心中非常不滿但還是照著腳本念了出來:「沒錯,這是我代言相機的禮服,她多層次的設計讓我非常滿意!」心中在淌血,雖然很想破口大罵所有在場的人,但她沒那個勇氣,只渴求大家減輕對她的侮辱。

這時候主持人突然請她坐了下來,舞台上本來就放著兩個單人沙發,這時候的感覺就像是採訪脫口秀一樣。張鈞甯知道這個橋段就是要回答觀衆的各種問題,不知道都是哪些奇妙淫蕩的問題,一想到這裏,張鈞甯一陣憤怒,但還是努力的保持笑容。台下開始提問。「請問張鈞甯是怎幺進了演藝圈呢?」本來憤怒的張鈞甯一聽到這種問題,頓時之間有點不知所措,跟自己心裏想的很不一樣。

「我是製片人的助理挖掘,本來那助理只是個傳單小弟,但之後把我介紹給了製片人,演藝生活就開始了。」「你覺得當藝人很有壓力嗎?」「並不會,有時候雖然坐息不正常,上下輩的區分有很嚴格,但我喜歡演戲,對我來說沒有壓力。」「張小姐!您真是對演藝有著強烈的熱忱阿。」主持人在旁邊讚歎。

「在飾演白色巨塔的時候,你有想過會成爲你的成名作嗎?」下面的賓客繼續提問。「當初只是覺得演演戲滿足一下我對于演戲的熱忱,真的沒有想過會出名。」「但您在白色巨塔中成熟獨力的形象成爲了你成名的代言。」主持人說。之後相繼問到了許多問題,都是很平常的採訪問題,沒有腥羶話題、八卦或是狗仔等內容,這讓張鈞甯感覺相當的怪,這到底是哪裏需要將我變成畜牲?這到底是哪裏的氣質畜牲主題?之後張鈞甯又回答了許多問題,一連串的問題著實讓張鈞甯的心中少了一些恐懼。

「你覺得演藝圈是個怎幺樣的圈子。」台下一名賓客問。「我覺得演藝圈是個很神秘的圈子,話也不能這樣說,只能說很難被人所發現、所了解,演藝圈有好的地方也有壞的地方,來自于觀衆們的支持和長輩們的鼓勵都是好的,也能爲興趣而工作,但比較壞的,或著說比較現實的那一面就比較黯淡一點,但總體來說,我覺得這個圈子並不是那幺差。」「其實對這些賓客來說,演藝圈非常的棒,因爲可以爲他們賺進大量金錢,這些在坐的都是許多電視台或是製片公司的投資人和老闆喔!」主持人誇讚的說,頓時台下一片爽朗的笑聲。

「你會覺得你的家人會有被騷擾的困惑嗎?」一位賓客問。「有,很多時候狗仔都會在我們周圍出現,非常煩人。」「哀!別這樣講,沒狗仔我們報社要怎幺存活?哈哈哈!」一個笑聲又感染的大家,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聽說你姊姊是個創一副總監,常常往返兩岸,也非常常被狗仔關注。」「是的,她常常跟我抱怨這個,但我最近比較少看到她,因爲我在大陸的時候,她在台灣,我在台灣的時候,她總在大陸,像她現在又要長期留在大陸了,我卻要回台灣,只能在電話視訊中跟她聊聊天。」「真是姊妹情深阿!」主持人讚歎。「其實我可以弄一齣戲,讓你留在大陸,跟你姊姊有更多時間會面。」一位賓客似乎是製片公司老闆如此說。張鈞甯一聽,心中的怨恨頓時有少了許多。「如果行程許可,我一定會把握這次機會,謝謝您的幫助。」

剛剛那位賓客又說:「其實也不用等到那時候,你現在就可以跟你姊姊見個面。」張鈞甯一時之間有點不懂意思。「其實演藝圈呢,除了給我們賺錢,給我們金錢上的快樂,也給我們身體上的快樂呢!」「想起以前章子怡和鞏俐,那真是爽的不像話。」「演藝圈說實在就是婊子圈,確實神秘因爲都只是外表光鮮的騷貨。」張鈞甯聽到這邊眼睛突然瞪大了起來。『章子怡...鞏俐....?..她們也被陷害了?...。』恐懼感再度襲來,張鈞甯的冷汗直流。這時她突然想到,激動的問:「等等!我姊姊呢!」還激動的站了起來。「別急別急,等等就會出來的。」主持人安撫著張鈞甯,並將她請回坐位。

一道燈光射向觀衆們的後方大門,大門打開。「姊姊!」張鈞甯看到自己姊姊的模樣,激動的想跑上去,但被主持人制止。張鈞甯的姊姊一絲不挂的被大字形綁在柱子上,就像上次的侯佩岑一樣,她面容雖然沒有張鈞甯好看,但身材也是一等。「恩....好想要...恩....恩....。」姊姊發出痛苦的聲音,讓張鈞甯大叫:「姊!他們怎幺把你弄成這樣!把我放開!」想沖出去的張鈞甯被主持人拉住。

「你們把我的姊姊怎幺了!」張鈞甯怒吼。「她只是被打了點讓女人發情的藥劑。」一位賓客回答了張鈞甯的話,並猥亵的笑了出來。「阿!恩....鈞甯!姊...阿....好痛苦.....。」看著姊姊被藥劑所影響,張鈞甯更是憤怒無比,但一想到自己的無能爲力,開始痛哭流涕起來。「姊!....嗚....嗚....。」

「賓客們,這是新研發的藥劑,會讓女人從貞節處女瞬間轉變成騷貨婊子的藥,現在在她體內的藥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主持人將藥拿給一位賓客,並請他施打在姊姊的身上。「不要!要打就打在我身上!痛苦我來承受就好!」「恩...鈞甯....沒關係...阿....打給我吧...再多我都會忍耐的!」「還真是姊妹情深阿,可不要小看這個藥力阿!哈哈哈」說完便在張鈞甯的慘叫下豪邁的把藥給打了進去,賓客的行爲引起其他賓客一群的淫笑。「你們這群敗類!我定會讓你們被揭發的!」張鈞甯憤怒的說著話,哭紅的雙眼透露出無比的憤怒。

「這是我在之前說明的開關,接下來就將遙控器和場面交給您們了!」主持人一個潇灑的短暫道別,把張鈞甯推給了賓客們,並消失在後台。留下張鈞甯姊妹以及一群賓客。

「算算時間,應該要到了藥效了,哈哈哈。」「我是不會敗給你們的!」「真的嗎?你有那種自信?」賓客們有著充足的把握,俱樂部的東西總是非常的有效,張鈞甯被兩位賓客架著,只能奮忾的看著她所認定的敗類們。突然,姊姊體內的藥力突然爆發。「什幺阿!....阿....這感覺....好難受....阿.....不要阿.....!」瘋狂的空虛感襲向姊姊的陰道,失控的騷疼感充斥著整個陰道,陰道自行的蠕動讓她快要發瘋,好想要有個東西插進去止癢!「姊姊!」張鈞甯大叫,眼淚不停的流著。

「姊姊!忍耐阿!姊姊!加油!」張鈞甯給予姊姊微弱的加油,但這一點微弱的加油怎幺能打斷姊姊瘋狂的空虛感呢?姊姊身體在大支柱上瘋狂的扭動著,她可沒有侯佩岑的毅力,藥效瘋狂的發揮馬上就將她擊敗。「好想要!好想要!給我....我要男人!我要男人!給我.....我快要瘋了!快阿!」姊姊瘋狂的叫著,眼神呈現發狂的狀態,全身上下都想要挨肏,看的張鈞甯非常的痛心。「姊!」張鈞甯看到他們把姊姊逼瘋,發狂的想要去咬架住她的兩位賓客,但當人都被衆人所阻止。

「給我阿!拜託!我想要....我想要...男人的陰莖...不是陰莖也行...幫我....止癢...快瘋了阿...!」姊姊搖頭晃腦,全身沒了自制力。「阿!不要捏乳頭!好爽...恩....好爽...再來!」一個賓客捏著姊姊的乳頭,讓她幾乎爽昏了頭。「給你一個得到男人肉棒的方法。」「恩...快告訴我...我想要...我想要男人的肉棒!」

賓客把開關拿給了張鈞甯,對著姊姊說:「只要你妹妹能按下那個按鈕...變成一只畜牲服務我們...你就會得到全場所有人的肉棒!」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