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滋蔓和張景岚

今天拍完戲劇離開後的翁滋蔓回到家後,換起運動裝穿起運動鞋,她到家附近的學校去慢跑,這是她的習慣,只要提早回家她都一定會來這邊慢跑,今天也是一樣,她邊跑邊聽音樂,也不知跑了多久,她覺得有點累先休息一下。

她在喝水時一名男子走了過來,這名男子他問:「妳好,請問妳是翁滋蔓小姐嗎?」
翁滋蔓點點頭,這名男子說:「其實我是妳的粉絲,我經常有時在這裏看到妳在慢跑,想要找妳說話但妳都聽音樂,所以我都沒有找妳講話。」

翁滋蔓笑著說:「對阿!我聽音樂的時候都不會聽到外面的吵雜聲,而且又可以放鬆壓力,所以我很喜歡聽音樂。」兩人聊著聊著,發現時間不早了,翁茲曼也準備回家了。

這個男的原本想要問電話,但覺得第一次見面就要電話感覺怪怪的,加上對方又是明星,應該不會把電話隨便告訴別人。回到家後的翁滋蔓去浴室洗澡,將一身汗味洗掉,換上比較休閑的服裝後準備自己動手煮飯。

突然電燈暗了下來,她急忙去開電燈,但都沒有亮,應該是停電了。她心理這時慌了,她去外面求就,但不巧的是這邊大樓的電全都停電,要恢複電力估計要明天才能修好,翁滋蔓急忙打給認識的好友求助,但不巧有些還在錄影、有些則在外面錄節目根本都不在家。

一個人在外面的翁滋蔓根本不曉得該怎幺辦才好,此時有個身型站在她面前說:「翁小姐,妳怎幺會在這裏呢?」

翁滋蔓台頭一看,居然是剛才在學校和自己搭讪的那名男子,她說:「我們這大樓停電,要明天才能修好,裏面都暗暗的,我根本不敢進去,加上我的朋友幾乎都在外地錄影根本不在家,我根本不知道該怎幺辦才好。」

這名男子想了一下,接著說:「翁小姐,如果妳不在意的話,要不要先來我家住一天,當然這樣子講會比較唐突,也要妳相信我才行。」

翁滋蔓被這句話震撼了一下,明天才會有電,今晚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裏,但住一個陌生男子家,萬一這個人心懷不軌的話該怎幺辦,她現在非常猶豫,但此時天上下起一陣大雨,讓兩人都淋濕了,這名男子說:「翁小姐,現在下雨了,妳還要繼續待在這裏嗎?」

翁滋蔓現在沒別的選擇了,這個男的是因爲自己的關係才被淋濕,所以點點頭只能跟他回家。來到這個男的家後,他先讓翁滋蔓先去浴室沖澡,以免感冒。這男得隨便拿一個襯衫給她穿,還好翁滋蔓她還有一件短褲帶著,沖完澡後她走了出來。

穿著男人的襯衫跟一件短褲,這名男子一下子看傻了,沒多久他回過神來,接著馬上換他去洗澡,而翁滋蔓就先四處逛逛,接著她走到一間房間,走了進去,裏面都是張景岚的海報和寫真書,但也有自己的海報。

這男得從浴室洗完澡後走進翁滋蔓打開的那個房間,翁滋蔓說:「原來你是小岚的粉絲。」
這個男的說:「我不只是她的粉絲,也是你的粉絲,小岚她有來過我這邊,我們認識也有幾天的時間。」想必大家知道這個男的是誰了,無名氏的粉絲,從來不報姓名的。

外面持續下大雨,兩人頓時處于一種非常尴尬的狀態,接著這個男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這間就留給她,接著翁滋蔓躺在這裏一時翻轉難眠,睡在一個陌生男子家中總覺得還是怪怪的,接著她聽到隔壁房間有怪聲音,于是好奇的偷偷走過去看。

她偷偷打開房門一看,這個男的居然在看a片,不過也算是正常的,哪個男人不愛看,翁滋蔓臉紅回到房間裏,雖然這個男的已經調得非常小聲,但還是有聽到,翁滋蔓一直被這聲音困擾著,她的左手打開短褲拉鍊然後伸下去磨擦。

一般女孩子聽到a片的聲音都會忍不住往自己身體上撫摸,連宅男女神都不例外,翁滋蔓另一手不斷揉著胸部,完全無法自我,她很想叫這個男的關掉,但現在畢竟是借助人家家裏,也不好方便說出口,所以只好讓自己不斷聽到這個聲音。

接著翁滋蔓去廚房從他的冰箱找看看有沒有長條狀的東西,但小黃瓜、紅蘿蔔這些裏面都沒有,她看著旁邊的雞蛋和黑輪,她只好先拿這兩個東西回到房間,翁滋蔓回到房間後拿起雞蛋不斷磨擦著,內褲雖然還是穿著,但已經有點濕掉了。
接著拿起黑輪慢慢插盡自己的小穴裏面,「阿…好冰阿」接著開始拿著黑輪抽插,但只能小聲的叫,不能讓那個男的聽到,她一邊忍住自己的聲音一邊搞自己的小穴,「阿阿…不行了。」接著精液慢慢流到黑輪上面。她把黑輪和雞蛋洗過後再偷偷放進去,然後回到房間裏躺著。
早上起來的時候還是一陣大雨,這時翁滋蔓的住裏打電話來說:「小蔓,因爲下大雨的關係,原本要在外面辦的簽名會先取消,等下禮拜沒下雨的時候在辦。」

簽名會取消後翁滋蔓也準備要回到家裏,她回到房間裏,卻看到這男的沒有出來,她進去房間一看,看到他還躺在床上,但流好多汗,翁滋蔓進去摸他的頭,居然在發燒,應該是昨天淋雨的關係,但昨晚沒有事情,今天卻發燒了。
翁滋蔓說:「你要不要緊?」

這男得比著他的褲子,莫非是要散熱,于是把他褲子打開,一根粗長的棒子出線,翁滋蔓一時臉紅,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這個東西。

但這男的一直處于昏睡狀態,翁滋蔓看到桌上有發燒藥,于是拿起藥到了水要讓他喝,但都吃藥了還是無法好轉,連他的肉棒都萎靡狀態,她打電話去問助理這樣的情形,很婉轉的問。

她的助理說:「如果是發燒的話要過幾天才會好,但男人如果發燒加上生殖器官萎靡,那可能是長久沒有性經驗的關係,才造成萎靡的。要治好這個病的話除非去看醫生,或者男生處于一種興奮狀態,這樣子的話應該就好了,但畢竟只是猜測,不屬爲真。」

聽完之後的翁滋蔓想著要怎幺救他,這男得也算是她的恩人,暗說著:「如果只是産生興奮狀態的話應該就可以了,但要怎幺做呢?」她想
起昨天這個男的有看過a片,那幺要照裏面的方法來做。

她只是用手撫摸這個男的肉棒,只是沒有脫下內褲而已,摸一摸後果然肉棒已經産生了反應,接著她在看片子,必須要用添的,她用舌頭添了這個男的身體,沒有多久這個男的稍微好一點了,沒有多久這個男得起來了。

翁滋蔓說:「看來你已經好了,那我也差不多要離開了。」
這個男的說:「你這幺快就要離開,我送你回去吧!」接著這個男的本來要送她回去,但要下床就跌了一跤。

翁滋蔓說:「你的病還沒好,要好好休息。」
這個男的說:「我還真是虛弱,你可不可以扶我一下。」

翁滋蔓馬上跑過去扶他,緊接著這個男的就趁機摟著她的腰然後整個嘴八吻上去,翁滋蔓被他這個舉動嚇到了,準備要把他推開,但舌頭已經申到她的舌頭裏面去,而整個人也被壓倒在地上,無法掙脫。

翁滋蔓說:「你…你在做什幺?」
這男的說:「翁小姐,你剛剛幫我撫摸肉棒使得我精神都來了,我想要好好的答謝你,所以我用我的熱情來答謝。」

翁滋蔓完全不知要要如何掙脫,這個男的在她耳朵那裏不斷的添,接著又用他的下體在摩擦翁滋蔓的陰道。「等….等一下…..好養阿….嗯嗯嗯….恩恩…不…不要阿….恩恩」

接著這男的把翁滋蔓所穿的襯衫鈕扣解開,然後輕吻的在奶頭上,接著用毛筆在另一個奶頭上旋轉。
「喔喔…不要….不….不要阿….喔喔喔….好養…阿阿…好養阿….喔喔喔….不要用毛筆阿….阿阿」

接著逐漸被挑逗後,下體不斷被磨擦後,這個男的說:「你感覺如何?」
翁滋蔓說:「你雖然一開始用強的,但還是沒有太過暴力,還是有點人性的。」
這男的說:「你知道嗎!一開始天耳朵和磨蹭下體我對小岚使用過,原本她反抗後離開,後來又回來找我,我們兩個可是做了好多天阿,還

有去一些其他地方做,只是她現在人在拍寫真,已經在沖繩待了快兩個星期。」
翁滋蔓說:「你有和景岚做過?」這男的說:「沒有想到吧!」

頓時氣氛又有點尴尬,翁滋蔓一直看著他,接著扭捏得說:「你可不可以在和我做一次,我的下體被你摩蹭的都熱了。」

這男的點點頭後,一開始的接吻和添奶頭都做過了,所以這男的直接把翁滋蔓得短褲脫下來,然後又把內褲脫下來,接著舌頭功再現,上下吻她的陰道。

「阿阿阿….好怪….喔喔喔阿….不…不要添那邊….喔喔喔….阿阿….好熱阿….被添的很熱…喔喔喔…不行…阿阿喔喔…很丟人阿…喔喔」

翁滋蔓整個人被添的完全無法招架,緊接著這男的用手指慢慢插進翁滋蔓的小穴裏。

「阿阿….喔喔喔….你的手指插進去了….喔喔喔…阿阿…喔喔喔喔喔…你的手指在裏面動著….喔喔喔」

這男的不斷的用手指狂插翁滋蔓得小穴,精液一直流出來,手指出來後翁滋蔓獲得短暫的休息時間。
短暫休息後,這男的說:「我現在準備把我的肉棒插進去了喔。」

翁滋蔓說:「等等,我還沒有這個經驗,你不可以這樣做。」
這男的說:「放心吧!我會好好的交導你的。」

說完後這男得把肉棒插了進去,然後開始狂插。
「你太突然了….阿阿阿….我還…沒有準備好….喔喔喔….喔喔喔…你頂到我了….喔喔喔….喔喔喔….阿阿….你插太深了….喔喔喔….喔喔喔」

這男的開始奮力的狂插,翁滋蔓被插得不斷吟叫,緊接著這男得把翁滋蔓帶到牆壁邊,把她一只腳起來,然後肉棒在插進去。

「喔喔喔….喔喔….阿阿阿….你好粗暴….喔喔喔….阿阿….喔喔喔….歐歐…這樣會受不了….喔喔喔….阿阿阿…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痛阿…喔喔喔」肉棒插得多深,吟叫聲就越亮,接著兩人在床上這男的再度狂插。

「喔喔喔….不行….喔喔喔….太激烈了….喔喔喔….歐歐….不行阿…喔喔喔….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阿…喔喔…去了….去了」說完後這男得把肉棒都抽出來把精液都噴到翁滋蔓的身上。

沒有多久「叮咚!」門外有人按門鈴,這男的去開門,一開門居然是張景岚,穿著一身休閑裝扮,這男的說:「小岚,你怎幺來了,你不去去拍寫真麻?」

景岚說:「我這禮拜回來後休息一下今天才來找你,看你的樣子好像剛做完事情一樣,你該不會裏面有藏女人吧!」
這男得請景岚進去,在房間看到休息的翁滋蔓,也知道大概的始末,景岚說:「不錯嗎!先是我,在來是蔓蔓,你專搞宅男女神就對了。」

這男的笑得有點尴尬,翁滋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剛好兩個宅男女神都在這邊,這男的說:「若不是因爲你太久沒回來,我也不會去找下一個。」這男的講的話也越來越厲害了。

景岚說:「對不起嗎!這又不是我願意的,我這不是來賠不是了嗎!」景岚嘟著嘴,一旁的翁滋蔓以爲他們兩個是男女朋友關係,還以爲自己當了第三者,畢竟這兩人的對話很容易引人誤會。

接著這男的馬上吻起景岚,這男的說:「既然你錯了,那幺你就必須用你自己來賠我。」景岚點點頭,然後她也用自己的嘴巴去回應他,床上的翁滋蔓不曉得要如何。

這男的說:「翁小姐,不對,該稱呼你蔓蔓了,你也一起來吧。」接著景岚和翁滋蔓一起幫著他進型口交,兩女的舌頭已經讓這個男得爽到極點,然後這男得把翁滋蔓壓在景岚的上面,兩個胸部用在一,奶頭互相磨來磨去。

「阿阿阿….阿阿阿….喔喔…動來動去的….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這男的用肉棒先插翁滋蔓,不斷的狂插,翁滋蔓動的越厲害,胸部那邊就也動得更厲害,被壓著的景岚不斷吟叫著。

「喔喔喔….歐歐….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你的肉棒插得很深….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阿阿….我被壓著還被磨蹭著…很奇怪阿….喔喔喔….喔喔喔….阿阿喔喔…我無法動彈的….喔喔喔」

接著這男得把肉棒抽出來以後,換插景岚。
「小岚,好久沒有這樣插你了,我好懷念喔。」
「喔喔喔….我…我也是阿…喔喔喔….喔喔….你的肉棒怎幺比之前還要大了…喔喔….歐歐歐…喔喔…喔喔喔」

這男的邊插景岚,手指插著翁滋蔓的小穴。
「阿阿阿….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阿阿阿….喔喔…手指插得好深….喔喔喔….阿阿阿」

兩個宅男女神被插得吟叫不斷,接著換這男得躺在床上,翁滋蔓跨坐在棒上,景岚則屁股對著他的頭這邊。
接著這男的伸出舌頭添起小穴,肉棒也動了起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阿阿阿….喔喔….歐歐歐…明明一開始很排斥的….喔喔喔….小岚…我終于知道你爲什幺會喜歡和他做愛了….喔喔喔….喔喔…」

「蔓蔓…我也是一開始很排斥…可是卻對他念念不忘….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歐歐…我會…被他添死的…喔喔喔…快去了….歐歐歐….喔喔喔…不行了…喔喔喔…蔓蔓….和我一起高潮…喔喔喔..噴了…噴了」

最後兩女達到高潮,這一天大家都累壞了,早上起來兩女都先準備去做各自的行程。

在路上翁滋蔓問說:「小岚,你說這男的除了我們以外他會不會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景岚說:「一定會的,只不過我會很好奇誰會是下一個被這男的搭讪的對象?」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