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穴歌妓話金莎

現階段大陸演藝圈的女子,稍微有些姿色的早就成爲了富豪們的玩物,京城某大腕級寫手曾在接受媒體採訪室如此說道。對此,舉雙手贊成的有之,堅決反對的有之,女歌手金莎就曾經站出來公開反對過這樣的觀點,于是狗崽們便把她給瞄上了。

比如在09年10月的泉城濟南,金莎便接了一次這樣的活兒,並被關注她的狗仔全程拍了下來。

這是金莎代言的一個休閑服裝品牌在泉城濟南的品牌招商會,一場小小的地級城市的招商會,金莎卻毫無怨言的出席了,因爲該公司的總經理王先生親自來了濟南,人家在你身上花了錢,你就得懂得回報。

因爲金莎的出現,這次的招商會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在酒會上,好酒的山東大漢一個個和女歌手過招,碰碰杯、摸摸屁股,沾了腥的經銷商們一個個慷慨解囊,而酒會結束以後,精明的泉州商人便在酒場上和親親嘴、摸摸奶子,見她毫不反抗,他就把女歌手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于是經曆了幾輪價格談判,金莎和王總的分歧越來越小,王總以慣有的商務談判的手段結束了話題,“金莎小姐,我的條件就這樣了,我先去洗個澡,你接受的話就留下來等我……”

等王總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金莎依舊坐在沙發上,電視裏放著無聊的肥皂劇,她也在無聊的玩弄手機,等男人出來,她也去做了下個人的衛生工作……

此刻的金莎已經從她的隨身行李中換了套裝扮,長髮披肩的她,身穿一件水藍色睡衣,睡衣胸部下致肚臍是透明的,在燈光下還看到女人裏面淺綠色鑲著花紋的胸圍,驕小的奶子在男人面前地挺立著。

王總這時候正坐在客廳沙發上,正好從金莎的睡衣空隙向上望,看見小女人淺綠色胸圍結實地聳立,微微向上翹起,顫巍巍地跳動看,而他的視線,正對準金莎的下身,那雪白的大腿使人心跳加速,更加要命的是女人下身只有一條黑色真絲內褲,和男人眼睛的距離只有幾尺,他清楚地看見那肥美的黑色真絲內褲和中央神秘的禁地。

金莎的手裏正拿著吹風機,“頭髮不弄乾睡覺,對身體不好,我先弄一下。”金莎的聲音聽起來比較甜美。

王總已經忍耐不住走到了金莎邊上,用肩膊碰到了她的胸脯一下,女人的兩只奶子哦便如受傷的小鹿狂奔,大肉彈跳躍了十幾下。

金莎畢竟是個女人,她的臉一還是下紅了,後退一步,白了王總一眼。

金莎的透明睡衣彷彿不能隔絕男人灼熱的視線,那淺綠色半透明鑲著花紋的胸圍完全凸現暴露在他眼前,發出醉人的香氣,對男人充滿了殺傷力。

“妹子,別在弄了,快想死哥哥了!”王總已經忍不住一把上前緊緊把金莎摟進懷裏,在她白皙的耳朵邊色咪咪地道:“哥哥來幫妹子洩泄火。”說完他便開始瘋狂地親吻著金莎,唇舌相交,津液橫生,缱绻纏綿。

金莎的情慾很容易挑起來了,她也動情地回吻著,技巧熟練地吮吸著男人的舌頭,吐出香嫩的小舌,如癡如醉地和他糾纏在一起……

王總很快抱起金莎大步走向臥室,同時狂熱地撫摩著揉搓著女人的小巧的奶子,並反手將她推到床上,讓她俯身趴在床上,翹起豐腴柔軟的美臀,睡衣裙擺根本無法遮掩如此充滿誘惑的儀態,雪白修長的玉腿,豐滿渾圓的美臀,溝壑幽谷妙處包裹在半透明的蕾絲內褲之中,更加顯得性感迷人,刺激的男人慾火高漲。

王總平日裏也是玩慣了女人的,他先是隔著褲襪撫摩著揉捏著金莎的豐腴渾圓的臀肉,女人立刻感受到他的色手在熟練地挑逗,她豐腴的嬌軀頓時濕潤起來。

王總胸中很快升起了一股慾火,不期然間燃得更熊更烈,于是一下子緊緊抱住金莎,熱烈擁吻她,一切是那幺自然,那幺熱烈,那幺的甜蜜得令人陶醉。

“嗯……抱緊……我……”金莎主動的用力一拉,王總跟著腳步浮動,兩人同時滾倒在床上,擁作一團,兩人頓時像兩團火,彼此燃燒著,剎那間脫得一絲不挂,寸縷無存……

金莎畢竟是個浪女人,此刻的她比男人更是急需,她早已春情蕩漾,欲潮氾濫,她用著秀眸,嘴角含春,任由王總撫摸輕薄她的肉體,她希望男人狠狠地鞭伐她的小洞……

王總知道女人的心思,他故意在繼續盡情挑逗,使對方慾念更熊,更熾。

于是金莎嬌軀顫動,像蛇一樣扭動,全身細胞都在跳耀震顫,她熱情如火的伸張兩臂緊摟著男人,瘋狂的回應著男人接吻的動作,接受著內需情慾的煎熬。

王總吻著金莎的豔唇,又含起她的肉峰,吻吻她的小穴,舔吃上面流出的香豔淫水。不斷的在金莎的肉體上進行瘋狂的探索,刺激著女人的各種敏感部位。

金莎忍耐不住了。她主動一手抓著男人熾硬如火的肉棒導向自己那已經氾濫的桃源洞口……王總駕輕就熟地腰乾一挺:“噗滋”一聲,就已登堂入室,全根盡沒女人的肉洞之中。

金莎頓時尤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幺舒適得酥筋透骨,她不由顫聲輕呼:“啊……好舒服……痛快……死……了……求求你……王總……快乾……啊……啊……快……一……點……動……用……力……插……吧……”

王總有的是從他公司女職員身上練就的實戰經驗,他抱緊金莎的嬌軀,大龜頭深抵花心,先行揉輾,旋轉了一會,然後不疾不徐的輕抽慢插,深入淺出地抽送四十余下,引逗得女人如又饑又渴的小貓……

金莎四肢緊緊挺著男人的身子,扭腰擺股向上頂湊著大龜頭前肉绫子,“重……一點……啊……啊……用……力……抽插……妹子……好……癢……癢……死……啦……”

見女人主動求自己了,王總這才全力進攻,實施全面工進擊,只見他聳動屁股,快如奔馬,奮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著金莎粉嫩嫩的乳頭。

“啊……親……我……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點……”金莎亂叫著。

金莎實在是不經玩弄,才一會兒,王總便知道她已頻臨巅峰狀態,于是更加瘋狂突擊,狠抽狠插,直起直落,尤如一部機器一樣滑動。

于是在緊張而刺激的行動中,金莎首先忍不住嬌軀一抖,到達了高潮而崩潰了,她疲倦的鬆散了四肢,軟癱在床上,像死蛇一樣地無力呻吟,表示極度痛快。

“嗳……呦……好……心肝……寶……貝……唉……太……痛……快……啰……休息……一下吧……你……也……太累……了……”

“好………你……的……小……嫩……穴……真……美……又……小……又……緊……湊……插……起……來……真夠……痛……快……使哥哥的……大……大肉棒漲紅了……啊……妳……流的……精……水……好多……”

王總于是伏在金莎身上暫時休兵罷戰,他那粗壯的肉棒毫無垂軟狀態,仍然雄糾糾的頂住女人花心,躍躍欲動。這也難怪,平日裏公司的小姑娘們,他花個幾百上千就可以玩了,他今天在金莎身上可是花了好幾萬呢,怎能不玩夠本!

于是下一場肉戰很快又展開了!

一場交易就這幺結束,前來走穴撈金的金莎不僅口袋裏裝的盆滿缽滿,小穴裏也是……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