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信的禮物

劉真,1975年6月9日出生,台灣地區政治大學俄文系畢業。她擅長跳
拉丁舞,是一個專業舞蹈家。除表演和教授舞蹈外,劉真也積極在演藝圈發展。
目前她的工作範圍包括舞蹈老師、綜藝節目主持人等。
王怡仁,1980年6月13日出生,前TVBS-NEWS主播,現職藝
人。英文名是JocelynWang。王怡仁畢業後,投身TVBS-NEW
S任主播至2005年11月。由于她擁有秀麗的臉孔,擔任主播時已廣受觀衆
注意。轉職藝人後,除在電視圈發展外,亦在多個場合兼任模特兒。父親爲前國
大代表、北橋建設董事長,建築業界名人王應傑。

王思佳,藝人、模特。現住地:台灣-台北市,所屬單位:台灣傑星娛樂事
業有限公司,王思佳的作品:《單身宿舍連環炮》,《我的秘密花園》,《老婆
大人》等。

郭書瑤,台灣藝人,昵稱:瑤瑤,1990年7月18日出生,目前就讀于
松山工農電機科夜間部。原爲各大外拍網站之知名外拍模特兒,因姣好的身材而
有台灣版“星野亞希”的封號,憑著亮麗的外型與流利的口條以及對于電玩遊戲
的熟悉,于2008年獲得擔任電玩電視節目主持人的機會,之前爲中視電玩資
訊節目《數位遊戲王》助理主持人之一,2009年初正式接手節目主持;爲現
今各大節目主持人中年紀最輕的一位。隨著殺online廣告的熱播,“殺很
大”、“你不要走”、“你不要死”紅遍網絡,知名度暴漲,是公認的宅男殺手。

馮媛甄,英文名:Amigo,生日:1982年10月30日,靠參加吳
宗憲的“我猜”節目出道。“桃花美少女”馮媛甄不但容貌酷似林志玲,連說話
也都有一種嬌嗲嗲的聲調,外表的美麗確實爲她加分,但不得不讓人印象深刻的
是嬌滴滴的聲音,一開口就令男人銷魂。20歲出頭的她更加單純、鮮嫩,迅速
成爲衆多男性雜志喜愛的封面女郎。

引子

混沌之子、毀滅之神的徒弟,七妖仙之首的李長信,由于屢次觸犯天條,破
壞人間規則,被地藏、觀音、文殊、普賢四大菩薩聯手以「諧和之力」打散了肉
身。李長信在最危急的時刻將一絲殘存的靈魂注入迷天之眼,終于逃過一劫。

迷天之眼是何物?此乃九界十天擁有最強迷惑之力的「混沌之蛇的左眼」,
是李長信師傅混沌之子留給他的最強神物。

即使僥幸逃脫形神俱滅的下場,李長信想要獲得重生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辦法也不是沒有,但必須集齊金木水火土「五行禁忌之力」,用以消除「諧
和之力」對于靈魂轉世的封鎖,最強妖仙李長信就可以借此重生說起來好像很簡
單,但是實現起來……

「媽的,要到什麽時候才能重獲肉身啊?我操你個如來,操你個地藏……」
靈魂形態的李長信憤懑的咒罵著,「還有觀音你這個賤人,老子操你的時候,你
「好哥哥、好哥哥」的喊的一個勁,到頭來居然勾結別人來害我,這天下間還有
誰比你更薄情寡性的?」

罵歸罵,李長信最後也只能躲在迷天之眼裏,繼續無奈地在人世間遊蕩,尋
找符合自己重生條件的人……

其實李長信不知道,我們的觀音姐姐也實在是迫于無奈,她是四大菩薩裏最
不願意和李長信作對的人了。要不然,以她對李長信的了解,怎麽會不知道李長
信擁有天下第一的迷天之眼,只要留下一絲絲魂魄,借由迷天之眼的神力,還是
有重生的希望的。

雖然迫于如來的壓力,在和其他菩薩聯手的時候,我們的觀音姐姐還是放了
水,任由迷天之眼吸收李長信最後一絲魂魄,要不然……

李長信啊李長信,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咦?怎麽會有股強烈的熟系感?」李長信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他現在
可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只要被天界的人發現,哪怕是個剛出道的小毛神,動
動手指頭就能讓他灰飛煙滅。

雖然迷天之眼的迷惑之力無敵天下,幾乎不可能被發現,但是難保有意外的
時候。

靜靜潛伏了很長時間,沒什麽動靜,可是那股熟系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

「這是怎麽回事?這股熟系的感覺好像跟我有什麽淵源啊……」李長信滿心
狐疑。

「難道我真的被發現了?……」

「操!如果我真的被發現,要砍要殺早就來了,何必磨蹭這麽長時間?真他
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李長信決定靠近過去一探究竟。

田雞市一棟普通的公寓房,臥室裏,一男一女正在激烈的坐著活塞運動……

「就是這裏了!」一團無形的紫色眼睛幽幽的懸浮在窗外。「嘿嘿!這小子
行啊!年紀不大,本錢跟體力還不錯嘛。」

正在激烈做愛的兩人完全沒有意識到,此時正有一個偷窺者在一邊,細細地
品評著他們這一男一女。

激情中的男人擡頭的一瞬間,李長信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這……這……這不是我嗎……」李長信虎軀巨震,如果他有身軀的
話。「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會有另一個我?」

透過這股熟系的感覺,李長信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床上的那個人絕對就是自
己本人,這絕對不會錯的。

可是……

李長信在九界十天混了這麽長的時間,好歹算是個頂尖牛人,什麽世面沒見
過,卻還是頭一回碰到這麽詭異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

李長信呆若木雞在一邊,沒注意到激情裏的兩人已經到關鍵時刻了。

「媽媽,我要射了!」男人的聲音。

「嗯……射在媽媽的裏面!」女人的聲音。

「噢……」兩人同時發出滿足的呻吟。

「兒子,媽媽愛你……!」

接著,兩具肉體緊緊的黏在一起。

激情後的兩人漸漸疲累的睡去。

可是李長信卻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怎麽回事?……怎麽回事?……」腦中不停的盤旋著這個問題。「這個男
人身體裏的靈魂,明明就是我啊……!這到底是這麽回事?」

眼神漸漸集中在已經睡著的那個男人身上,確確實實一個凡人。

「咦?他的靈魂居然也是殘缺的?好像……只有我的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十分之一……」

突然,腦中轟然巨震,李長信差點感動的哭出來。

「師傅……是你嗎?……師傅?」

當意識到什麽的時候,李長信激動得渾身顫抖,「師傅……對不起,徒兒誤
會你了,徒兒給你丟臉了……給你丟臉了……嗚嗚嗚……」

叱咤三界,妖術之強比肩孫悟空、楊戬之流的七妖仙之首李長信竟然像個小
孩一樣跪在地上恸哭起來。

原來,當年李長信拜師的時候,作爲拜師的唯一條件,混沌之子、毀滅之神
郎情抽走了李長信十分之一的靈魂。

這件事情一直是李長信內心深處的一個難以磨滅的疙瘩。

他一直以爲師傅拿走他十分之一的靈魂是爲了將來能牽制他,不至于讓他變
得過于強大。

可是,這一刻,李長信徹底明白了……

超脫時間與空間,不受五行兩極元素世界限制的混沌之子,其實早就已經預
見到了李長信的未來,所以早早的抽走李長信十分之一的靈魂,將這團靈魂投放
世俗輪回,以避免將來李長信因太過囂張,神魔共憤而形神俱滅。

這十分之一的靈魂,才是李長信最後的保障。

「師傅……原來我一直在錯怪你……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李長信後來行事囂張,做事不計後果,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混沌之子
拿走了他十分之一的靈魂,令其抑郁在心,永遠無法修煉到十全不滅的境界。

現在,他終于了解到師傅郎情當年的苦心,沒有殘缺的不全,哪來十全的圓
滿,沒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哪來最終混沌歸一超脫限制的不滅……

「師傅,我終于懂了……」李長信眼含熱淚看著熟睡在床上的另一個自己,
「小子,你走運了,誰讓你就是十分之一的另一個我呢?雖然還是要依靠你才能
重獲新生,但是,我會留給你一個禮物的,一個我已經不需要的小小禮物!」


第一章「你不要走」

「青蛙,該醒醒啦,今天是你去大學報到的第一天啊,都快遲到咯……」媽
媽劉真溫柔的聲音傳來,小手推了推我的肩膀。

「恩……」我翻了個身,繼續睡。

「兒子!你別睡了啦,真的要遲到了……」看我沒反應,媽媽有點急了。

緩緩睜開眼。

只見媽媽側撐在床上對著我,睡衣一邊的吊帶滑落下來,露出胸口鼓鼓的一
團雪白。

看我醒來,媽媽嬌嗔得白了我一眼,卻突然一愣。

我可管不了那麽多,打擾我睡覺,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一個翻身,媽媽就被我壓在了身下,沒管仍在愣愣看著我的媽媽,就吻了上
去。

兩條熟悉的舌頭,瞬間交織在了一起,一只手順便撩起媽媽的睡衣,伸了進
去,很快把握到了媽媽的乳房,懲罰般的揉捏起來。

媽媽劉真終于漸漸迷失了,嗚嗚地配合我的深吻,兩手抱著我的背,也開始
亂摸起來,很是熱情。

不知道爲什麽,突然好想立刻占有身下的女人啊,真是奇怪,欲望相比以前
似乎有了成倍的增長。要知道媽媽變成我的女人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禁忌的快
感早已不複當年,可是,今天的,現在的,我的欲望似乎高的有點可怕……

精蟲上腦,想不了那麽多。

我立刻直起上身,感覺到我的下半身已經硬的不能再硬了。

還好,起早的媽媽只是事先套了一件薄薄的吊帶睡衣,沒穿內褲。

不需要進行脫衣的動作,我很順利的就把我的分身對準了媽媽的那裏,驚訝
的發現,原來,媽媽的小穴已經很濕了,螢光閃閃的愛液一直蔓延到屁眼處。

扶著自己的肉棒,正要塞進媽媽熟撚而迷人的肉穴,卻看見媽媽不太正常的
迷亂的表情,我的內心莫名的一驚。

像是要進行某種神秘的儀式,我突然本能的有點抗拒。

此時,大腦深處傳來了一個詭異的聲音,「不要想太多,相信我,占有你的
媽媽,占有她……」仿佛受到了鼓勵,激情上湧,握著自己的大肉棒,我猛的塞
進媽媽的體內。

滿足到全身汗毛豎起,我忍不住爽吼了一聲。

媽媽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進入,爽地大叫一聲。

感受到龜頭被媽媽層層的美肉包裹,我開始酣暢淋漓的大進大出起來。也不
管媽媽能不能捱的住,我直往媽媽肉穴深處那粒肥美的肉豆撞去。

「啪,啪,啪……」

肉與肉的撞擊,靈與靈的交融。

我感覺這次跟媽媽的結合遠勝以往的任何一次,我仿佛感受到我整個的靈魂
隨著我的分身,一起進入到了媽媽的身體裏。我能感受到媽媽體內的肥肉全部被
激活了,她們正歡快的迎接兒子的進入,她們喜歡那樣,她們沈迷其中……

揉擦著我龜頭的肥肉好燙啊,才沒插十幾二十下,我就感到快要忍不住射精
了……

「射吧……射吧……把精液射進你媽媽的身體裏,一滴都不要剩,全部射進
去……」那個聲音又開始響起在我的腦海。

「啊……媽媽我要射拉……」猛力的挺戳了幾下,一股滾燙的精液噴進了媽
媽劉真的體內深處。

「啊……」一聲尖叫,媽媽被我滾燙的精液刺激的和我一同高潮了。

緊緊的纏緊我的身體。

媽媽呻吟著體會高潮後的余韻,閉著眼睛,臉蛋病態的暈紅著。

「兒子,媽媽愛你,媽媽好愛你……」

誰都沒有意識到,媽媽體內一絲神秘的力量在我射精的刹那,被我吸進了體
內,那便是傳說中的禁忌之力。

那個神秘的聲音獲得這股禁忌之力後歸于沈寂。

我根本沒有意識到,也沒有任何的懷疑,這股聲音是別的什麽存在,就像是
天生就已經在我體內的一樣,或許,這就是我的潛意識吧……

我也更加沒有意識到,我,發生了一些變化……跟以前不同了……非常的不
同……

大學入校報到的場景大抵如此,一個個鬥志昂揚的天之驕子,一張張青春洋
溢的自信面孔,一排排招收會員的社團海報……

雖然早在高中還沒畢業就已經接到清北大學、華京大學、雙蛋大學等邀請免
試加入的橄榄枝,但是爲了能離家近些,經常能和親愛的媽媽劉真見面,我選擇
就讀了田雞市的本地大學,野雞大學。

雖然不是全國最好的高校,但是野雞大學也是全國排名前十的著名學校。有
楊巨根、李大雕、曹有碼等全國知名院士,博士生導師。

很多同學考上大學後,都是全家老小陪著一起報名的,像我這樣只有媽媽一
個人陪著來的,也算少見了。

剛進學校,誰也不認識誰,很少有人知道,我就是那位在田雞市非常有名的
青蛙同學。

倒是我媽媽劉真賺取了極高的回頭率,身材高挑,皮膚白皙,配合甜美的笑
容,氣質四射,簡直是少男怪伯殺手。

我俊朗地一手背著書包,一手摟著媽媽的肩膀,完全無視周圍豔羨的目光,
緩步走向野雞大學行政樓,臉上陽光的笑容透著一絲邪魅。

「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一個嗲嗲又透著可愛的聲音從我的背後響起。

我一愣,忍不住停下腳步轉頭往後看去。

只見一個穿著白色襯衫藍色短裙的可愛小女生朝著我和媽媽小跑步過來,水
汪汪的大眼睛充滿了靈氣。

好不容易追近了我們,有點喘,兩手撐在膝蓋上喘了幾口氣,也不管穿著短
裙的屁股撅起會被別人看了去。

「你是……?」我和媽媽同時發問。

直起身子擡起頭,小女生似乎還是有點喘,張著小嘴呼了幾口氣,才脆脆的
說道:「你不記得我拉?好傷心哦!」

「你是……?」媽媽溫柔得又問了一次。

我在一邊仔細地端詳著眼前這位可愛甜美的過分的小美女,好像確實有點面
熟。

「姑姑好!」緊接著轉頭看向我,一臉忿忿,「哼,太傷心了,就算不記得
我的長相,也該記得我的聲音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哥哥!。」

「瑤瑤?」媽媽驚喜道。

「哥哥?」我一陣愕然,傻呆呆的指了指自己。

「哼,還是姑姑好!不理你啦,虧我小時候這麽喜歡你。」說完一把抓住我
媽媽的胳膊,歪頭在我媽媽的脖子裏蹭啊蹭得撒嬌,「姑姑,你看嘛,哥哥不記
得人家了,嗚嗚嗚……」

「呵呵,我們家瑤瑤長這麽大拉?快,讓姑姑看看……」媽媽扶起瑤瑤的小
臉,驚歎連連,「長的真水靈,瑤瑤都長這麽大,長這麽漂亮拉……」

得意的橫了我一眼,這個半路殺出來的「妹妹」撅著小嘴繼續抱怨著,「哥
哥太壞啦,竟然把人家忘記了,姑姑,你要替人家出氣拉……」

「好,好,好,姑姑給你出氣!」媽媽強忍著笑意,故意板起臉,「青蛙,
這是你的妹妹郭書瑤啊,小時候去你舅舅家做客的時候最喜歡粘你的那個,每次
我們要離開的時候,她都會抱著你說「你不要走,你不要走!」的那個……你怎
麽能把人家忘記呢?」

「哦……」我恍然大悟,是她呀,臉上浮起促狹的笑意。

「那個時候瘦瘦小小的,長的又醜,誰記得啊?……」

「什麽?……瘦瘦小小……長的……醜……?」爆發邊緣,郭書瑤掙脫我媽
媽的懷抱,沖過來舉起小手就打,「臭哥哥,臭青蛙,你敢說我醜?我打你……
打你……」

我趕緊一邊躲,一邊道歉。

「不醜,不醜,我妹妹郭書瑤天下第一美女,絕對不醜……哈哈哈哈」

「別跑,看我不打你……敢說我醜!」妹妹看來真的有點氣到了。

「瑤瑤!沒有禮貌!怎麽打你哥哥呢?」一個嚴肅的聲音傳來。

我和媽媽擡頭,原來是舅舅,郭台銘,旁邊站著舅媽曾馨盈。

「哥!嫂子!」媽媽真誠的喊了一聲。

「舅舅好!舅媽好!」我趕緊鞠躬尊敬地喊了一聲。

如果說這一生我還有佩服和敬畏的人的話,那麽我的舅舅郭台銘就絕對算一
個,他是那種嚴謹,正派到幾乎偏執的一個人。再說,要不是他的幫忙,我當初
也不可能順利的扳倒楊大雄的,唉,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去說他了。

暮然記起,妹妹郭書瑤雖然比我小兩歲,但是由于讀書早,和我其實是一級
的,難道?……

「舅舅,瑤瑤也快要考大學了吧?」我恭敬的問道。

「是啊……這不和你考上同一所學校了嘛!」對于我這個聞名全市的有爲青
年,舅舅還是發自內心的歡喜驕傲的,臉上微微透著笑意,「你以後要多多照顧
瑤瑤這個野丫頭,她小時候最聽你的了。」

「是的,舅舅,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看了一眼旁邊生著悶
氣的瑤瑤,我點頭應允。

「才不要!誰要他來照顧我啊!」呵呵,還在生我的氣呢。

「郭書瑤!」只見舅舅扭頭臉一板,瑤瑤就吐了吐舌頭,躲到我媽媽和舅媽
的背後哼哼的盯著我,嘴裏不知在念叨著什麽,估計還在咒罵她哥哥我。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