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英雄》劇組打工的日子

我在《英雄》劇組打工的日子

2000年底,我剛從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因爲導演系的工作不好找,所
以我就準備自己先寫一個劇本,然後找人投資,自己當導演拍片。

正在我躲進租的小房子裏磨我的劇本時,一個好友給我來了電話,說他本來
有個機會去張藝謀的新片劇組當劇務助理,但不巧碰上車禍腿傷了,得休養半
年,那邊劇組又著急的用人,讓他推薦個人去頂替一下,問我想不想去。

我一聽立馬就答應了下來,張藝謀啊,國內導演裏的NO.1,能進他的劇
組裏打工,哪怕是給他提鞋我都去,在導演方面可以學的東西太多了,而且劇組
裏還有梁朝偉,李連傑,張曼玉,章子怡那麽多著名的演員,看他們演戲對演技
的提高也很有幫助。

于是我問清楚了報到的時間和地點後,簡單打理了一下行李就往《英雄》劇
組去了。

到了劇組,負責接待也是電影學院出來的一位師兄,目前在劇組裏當劇務,
這位師兄姓何,人也是和和氣氣的,對我這個小師弟也挺照顧,幫我安排好了住
宿,然後跟我說了劇務助理要做哪些事兒,諸如聯系場地、訂餐、聯系住宿、協
助服裝道具工作等等,反正就是整個劇組的勤雜工和小弟,但因爲是做張藝謀的
劇務助理,所以我還是心甘情願的,畢竟這樣的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的,而且這個
劇務助理還有2000元的周薪可以拿,真是不錯了。畢竟是國內的NO.1,
連劇務助理的薪水都是國內最高的。

安排好了這一切之後,很快到了晚上,我的工作就開始了:送盒飯。

當時劇組正在四川九寨溝拍外景戲,因爲有很多夜場戲要拍,所以晚飯都是
在住的賓館做好了送到戲場的。

我和我師兄兩人,一人抗一個泡沫塑料做的大保溫箱,然後兩人手裏合拎一
鍋湯水,下了送餐車,再步行5公裏山路才能到達劇組。

因爲天色已暗,山上又沒有照明,只有靠著戴在頭上的小型照明燈走路,路
上有些崎岖,何師兄因爲走過有經驗倒還好,我卻是很害怕不小心摔跤弄灑了湯
食而走的小心翼翼,大氣都不敢出,好歹到了劇組,交了飯食,卻發現背心已經
濕透,坐下來喘著粗氣。

這時一雙大手拿著一盒飯遞到了我面前,「你是新來的劇務助理小王吧,怎
麽樣,還適應嗎,來,先吃飯吧。」

我順著那雙手擡頭一看,只見一張中國人家喻戶曉的男人的臉正沖著我笑,
張藝謀!

我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張大師,哦不,張導,你你你,我我我……謝謝!
謝謝!」一時激動之下,我也不知道說什麽才好,只知道說謝謝。

張導親切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是導演系的小師弟吧,這次來做劇務
助理是有點委屈,不過從底層幹起也很好,我當年還插過隊,當過工人,那都是
積累經驗的好時光啊。」

我慢慢平複了自己的心情,說道:「張導,我還年輕,不怕吃苦,來您的劇
組跟您學習,做什麽都無所謂,我一定會把工作幹好的。」

張導滿意的沖我笑了笑,說:「好,年輕人就該這樣,來,先把飯吃了,晚
上還有很多工作呢,可不能餓著。」

我接過飯盒,說了很多感謝話,張導又跟我聊了兩句,囑咐我認真做事、用
心做人,就離開了。

我坐下來一邊吃著晚飯,一邊仔細回味著張導說的每一個字,感覺真的很
幸福,想不到我這樣的小人物,張導都會特地過來關心一下,看來人們說的張導
就是整個劇組的大家長這句話果然不錯啊。

吃完了飯,劇組的夜場戲的工作也開始了,我跟著何師兄跑進跑出,忙這忙
那,因爲張導剛剛關心過的緣故,感覺一點都不累,渾身都是幹勁,而且在這裏
我看見了兩個來自香港的大明星:梁朝偉和張曼玉。這兩人果然不愧是拿過國際
影展影帝影後的人物,演起戲來毫不含糊,對人物的揣摩很到位,表現起來遊刃
有余,有好幾個鏡頭都是一遍通過,張導也是對他們由衷的稱贊。

都說張曼玉是越成熟越漂亮,我看的確如此,快40歲的人了,長的還跟2
5歲左右的時候那樣,曼妙的身材,白皙的肌膚,一張漂亮的臉蛋,會說話的眼
睛和性感的嘴唇,簡直就是我心目中完美的女神。

而梁朝偉因爲劇情的關系留了小胡子,配上那雙電眼,真是最英俊的中年滄
桑男,可惜這次兩人沒有激情戲,可真讓人期待啊。

因爲兩人表現出色,很快夜場戲就拍完了,劇組也收工,準備打道回府。

我跟著師兄去收拾道具、服裝和拍攝裝備,最後清理場地。

在收拾服裝的時候,發現少了一對飛雪(張曼玉飾)的耳環,估計是她忘了
拿下來,而這時她已經跟著演員們回休息的賓館了,我只好跟師兄報備了一下,
準備等回到賓館再問張曼玉要。

等忙完回到賓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了,我讓師兄先回房間,然後問了一
下張曼玉的房間號,就跑去找她要耳環。

到了房間門口,正準備敲門,突然聽見裏面傳來一聲女人的驚叫,心裏一緊
張,想裏面是不是進了賊了,趕緊把耳朵貼住門縫想聽聽看到底是怎麽回事。

這時候驚叫聲沒了,卻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和一個男人的喘息聲,我大
爲驚訝,這不是那個的聲音嗎,想不到張曼玉這麽饑渴,才回到賓館沒多久就搞
起來了。

張曼玉住的樓層只有4個套房,是賓館特地爲劇組的大牌們提供的,分別住
著張藝謀,張曼玉和梁朝偉,還有一個房間暫時空著,給以後來的大牌住。

這個時候,整個樓層只有我一個人在走廊裏,聽著房間裏面隱隱約約的傳來
男女歡好的聲音,想著要不要先回去,但我跟師兄是住一個房間的,剛才跟他說
了要拿耳環回去,要是我現在回去沒有拿著耳環,師兄肯定會問的,如果是這樣
我該說什麽呢,總不能說因爲張曼玉在做愛,所以我不方便進去拿吧。

于是我想索性等這裏完事之後,我再進去拿,而且出去等的話也沒意思,還
是在這裏聽聽好戲。

我冒著被同樓層的人抓包的危險,繼續貼在門縫上偷聽。

這時候裏面的女人呻吟聲越來越大了,想必是正爽的緊,男人的喘息也漸漸
粗重起來,還有一點點肉體相交的啪啪聲傳來,聽得我的老二也開始有些擡頭,
真是刺激。

又過了一會,那男的發出了聲音,「雪兒,你好美,我想死你了,剛才在拍
戲的時候我差點就忍不住了,唔唔……」

接下來是兩人的接吻聲,估計是張曼玉聽著開心,獎勵給那男的一個長長的
濕吻。那個吻真的好長,我等了好一會,才聽見嘴唇分開的聲音和兩人大口喘氣
的聲音。

又過了一會兒,只聽見那男的發出了「啊,啊」的聲音,而張曼玉也發出一
聲長長的呻吟,繼而屋裏恢複了平靜,我貼著門縫再也聽不到一點聲音,想必是
兩人都到了高潮,正滿足的摟在一起回味呢。

大概又過了10分锺,我聽見了裏面男人穿褲子和衣服的聲音,而張曼玉的
聲音也傳來,「接下來拍戲的時候別老是瞄著我放電,害得人家差點忘了台詞,
下面都濕了……」

「哈哈哈……」那男人開心的笑了起來,又低聲的咕哝了幾句,我也聽不
清,估摸著那男的快出來了,趕緊往樓頂上跑,在樓頂上吸了根煙,回味了一下
聽「床」的刺激。

想著那男的應該也走了,于是我就下了樓,跑到張曼玉的房間門口,敲了敲
房門。

「誰啊?」裏面的聲音帶著一絲高潮後的慵懶,讓人不由得心頭一蕩。

「我是新來的劇務助理小王,今天服裝裏少了一副飛雪的耳環,想問問是不
是在您這裏。」我硬著頭皮說到。

「哦,你等等。」說完裏面傳來了悉悉嗦嗦穿衣服和找東西的聲音。

又過了一會,門打開了,出現得是一個光彩照人的年輕女神形象,我一看之
下差點就流出了鼻血,只見張曼玉穿著一件白色絲質的睡衣短裙,細細的吊帶,
光滑白嫩的香肩,沒穿胸罩,胸前的碩乳上兩粒尖尖的突起若隱若現,赤著腳,
一雙玉足踩在厚厚的羊絨地毯上,往上到大腿裙擺處,沒有一點瑕疵的雙腿,白
得讓人眩目。玉人長發披肩,有些微卷,兩腮微紅,顯然剛才高潮的余韻尚未完
全褪去,濕潤的嘴唇微微輕咬,露出一絲絲的貝齒,動人的雙眼正看著我,手裏
拿著那對耳環,說:「給你,不好意思,卸妝的時候忘了拿下來了,麻煩你這麽
晚還跑過來。」

我急忙拿過耳環,說:「沒有什麽麻煩,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不打擾您
的休息了,我回去了。」

「呵呵,你的工作還真認真啊,小家夥,好好幹,會有前途的。」張曼玉說
著突然掩著面孔打了個哈欠。

我突然發現,原來看美女打哈欠也是一種享受,因爲打哈欠會挺胸的緣故,
所以張曼玉整個乳房的形狀在薄絲睡衣上顯現了出來,我只覺得兩只鼻孔開始有
熱熱的東西要流下了。

這時我急忙對張曼玉說:「我走了,再見,張姐姐。」轉過身捂住鼻子往樓
下跑去。

我好不容易止住了鼻血,弄幹淨了之後回到了房間,這時候何師兄已經差不
多要睡著了,看見我進來拿著耳環,也不多說,把耳環放好,說了聲早點休息
吧,就自顧自睡了。

我跑到衛生間洗了個涼水澡,又吸了根煙,總算把剛才的旖旎都忘過去也上
床睡了。

在夢裏我如願以償的做到了和張曼玉做愛的橋段,把張曼玉弄的爽的不行,
還抓著我的肩膀叫我小王小王的。

可惜還沒等我真的爽到,夢就結束了,我被師兄搖醒了過來,原來抓著我叫
小王小王的是他。一看時間已經早上6點了,該起來幹活了。

首先通知劇組成員起床,6點半吃早飯,7點演員開始化妝,劇務組到現場
去準備場地等等。

在吃早飯的時候我思索著昨天晚上那個男的是誰,估計應該是梁朝偉,要不
怎麽說拍戲的時候看得快忍不住了,而且張曼玉還說他電眼瞄得她快受不了。想
想這兩人也挺合適,本來就是多年的好友,有感情基礎,這次拍戲兩人的伴侶都
不在身邊,成年男女互相解決一下需要也是正常的事情。

伴著滿腦子的八卦我開始了一天的工作,今天要拍一些動作戲,我的工作就
是幫忙一起拉威亞,看著吊著威亞的梁和張兩人精彩的動作戲,腦子裏有不由的
意淫起昨晚兩人的愛情動作戲場面,不知道他們是喜歡老漢推車呢還是觀音坐
蓮。

午飯又是我和師兄去賓館拿過來,這次我借口回房間換套衣服(因爲上午拉
威亞弄的一身是汗),把我的偷拍手機拿了出來,這款國産的山寨手機最牛叉的
功能就是它有兩塊電池,其中一塊是可以無線傳輸的攝像頭,聲音和畫面都有,
把它放在充電器上往插座上一插,就能持續不斷的給我傳輸偷拍的畫面。所以我只
要想個辦法把攝像頭裝到張曼玉的房間,那就能好好欣賞他們兩人的愛情動作片
了。

我拿著手機跑到他們住的樓層,發現正好賓館在收拾房間,因爲打掃房間的
服務員正好認識我,所以我借口替張曼玉拿一件忘記的戲服進了她的房間,把攝
像頭插在了能拍房間大部分場景的插座上,出來的時候又說戲服是忘在道具組
了,那服務員也沒說什麽,我就回自己的房間拿出了手機看了看效果,果然效果
還不錯,國産山寨手機真是牛啊,把服務員打掃房間的場景拍的一清二楚,連她
偷偷穿張曼玉的衣服裝扮都看到了,真是笑死我了。

這時候房間的電話響了,原來是師兄在下面等的有點不耐煩了,我急忙換好
衣服跑了下去,和師兄一起送飯到了片場。

下午的工作依舊是拉威亞,因爲動作難度大了起來,所以大都是替身演員完
成的,主演的張曼玉和梁朝偉兩人只需要擺幾個POSE就行了,現在他們都坐
在導演後面看著,不時的還討論兩句,我看見張曼玉今天話還挺多,不時的弄得
梁朝偉開心的笑了起來,不知怎麽的,我總覺得今天張曼玉精神特別好,估計是
昨天被好好滿足了的緣故,而梁朝偉麽,就有點那什麽,疲憊感,估計是昨晚上
用力過猛了,不知道今晚怎麽辦,會不會被張曼玉吸幹,我惡意的想著。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