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丹姐妹淫亂記

彭丹姐妹淫亂記

彭丹和妹妹彭英從小父母早亡,靠著勤奮學習,獲得獎學金二人先後大學畢
業,彭丹學的是外語專業,在一家企業做翻譯,前不久她的丈夫出車禍去世了。
妹妹彭英學的是財會專業,男朋友馬超是跑銷售的,他們是大學同學。彭英爲了
安慰姐姐搬來和她住在一起。

星期五晚上,彭英手裏拿著一張影碟來到姐姐房間道:「姐,來看錄像。」

「好啊,什麽名字?」彭丹問道。

「不知道,是馬超拿回來的。他說好看,很驚險刺激。」彭英一邊說一邊牽
著姐姐的手來到客廳。

錄像剛放了10來分锺就跟原先的劇情不一樣。只見男主角把女主角的雙腿
大字分開,讓她的陰部露出且張得大大的。男的把硬邦邦的大陰莖插進去,大力
的一上一下來回抽插。女的兩扇肥厚陰唇也一張一收地緊緊包含著那粗大的陰莖
不放,她嘴裏大聲的叫著:「啊……啊……啊啊……」

兩人看得臉上直發燒,渾身燥熱不安,從陰部傳來一陣陣瘙癢。彭英臉上紅
彤彤的左手放在嘴裏舔咀著,右手緊緊地按在陰部使勁地揉搓。

「英子,你好久沒有和馬超在一起了?」彭丹問。

「姐,他這段時間很忙,經常出差。現在我下面很癢……」

彭丹自從丈夫死後一直很空虛,于是說道:「姐姐還不是和你一樣,只是現
在屋裏沒有男人,只好我們自己解決。」

二人把睡衣脫掉,赤裸裸的擁抱在一起,兩嘴相對,互相親吻對方,同時二
人的胸部也緊緊貼在一起並用力摩擦。

「唔……啊……啊……姐……這樣不過瘾。」彭英浪叫著。

「我也是……我們用嘴……」說完她們調頭相抱,把臉埋在對方的陰部,舔
吸著彼此的淫水。

「啊……啊……」

隨著彭英的舌頭不停地舔咀姐姐的陰蒂,彭丹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聲慘叫,
隨即猛擡渾圓的肥臀,用大腿緊緊地夾住妹妹的頭。與此同時,彭丹用手指分開
妹妹的陰唇,伸出舌頭直舔彭英的尿道口。彭英感到一陣陣快感從陰部迅速傳遍
全身,悶哼一聲,一股淫水自陰道噴射而出,澆了彭丹一臉!

「好爽……啊……」

不久,兩人先後到達高潮。

第二天早上,馬超急忙趕回家裏,回來之前沒有給彭英打電話想給她一個驚
喜。輕輕的打開臥室房門走進去一看,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只見彭丹平躺在床
上,椰子一般的乳房白皙渾圓,要雙手才能握著一只,兩粒如葡萄般大小的乳頭
誘人得想舔咀起來。雙腿微微張開陰部呈倒三角形的陰毛烏黑茂密,兩片大陰唇
肥厚,高高隆起,中間一道裂縫讓人欲罷不能。傍邊的彭英側身而臥,幾根長短
不齊的陰毛從屁股裂縫中間伸出。

馬超看呆了,猛吞口水渾身騷動,下身陰莖已經翹起來快要頂破內褲了。他
立刻脫光衣褲,走到床邊。俯下身子,雙掌握住彭丹的左邊乳房,低頭使勁的舔
吸紫黑的乳頭,輕咬著,不時伸出舌頭舔著已經發硬的乳頭。他的右手慢慢滑過
彭丹平坦的腹部來到裂縫中間,用手指分開那肥厚的大陰唇,中指輕輕地壓住她
那粉紅的相思豆抖動起來。

「啊……你,回來……啊……好……用力點。唔……用力……吃我的奶……
奶……好舒服啊!」彭丹不停地浪叫著,同時一雙玉手拼命尋找馬超那令女人銷
魂的大陰莖。

馬超將嘴唇慢慢向下滑動,停留在彭丹那濕漉漉的陰部舔咀著陰道流出的淫
水。他的舌頭來回不停在陰蒂和陰唇內壁上舔吸,同時手指在陰道裏時而進出,
左手使勁的揉搓她那柔軟肥大的乳房。隨著馬超有節奏的刺激,彭丹在嗯啊叫聲
中到達性愛的頂峰。

「馬超,你回來也不告訴我,你……你們,我也來……」旁邊的彭英被姐姐
的叫聲吵醒揉著眼睛道。說完她爬到馬超背後,瓣開他的屁股伸出舌頭交替地舔
著兩個碩大的蛋蛋。一陣陣快感由下身傳遍馬超的全身。馬超不顧彭丹高潮後下
身的腥味,用兩手最大限度的分開她的大腿。嘴唇緊緊貼住陰部,舌頭不停地在
陰道裏抖動和咀吸著。

「啊……啊……我受不了……啊……啊……我……真爽啊!」不一會兒彭丹
再次大叫起來,隨著來自下身的刺激,彭丹一陣急促地嬌媚狂叫又一次體會到那
讓人欲仙欲死的高潮。

「英子,你過來,讓姐姐吃我的小弟弟。」馬超翻身躺著說道。彭英分開大
腿露出陰道坐在馬超的頭上,馬超他伸出舌頭舔咀彭英那粉紅細嫩的陰道,雙手
同時揉搓她那雙形如圓錐嬌小的乳房。馬超突然感到龜頭一陣電流傳來,原來彭
丹開始工作了。只見她伸出舌頭不停地繞著龜頭打圈,不時的含住龜頭套弄著。

一股熱流由彭英的下身流出,馬超急忙大口吞食起來。隨之而來的是彭英的
淫叫聲,她全身酥軟的滑倒在一邊。渾身不停地有規律的顫抖著道:「我……歇
歇……」

馬超站起來,雙手握著彭丹的頭,把膨脹到極限的龜頭塞進她的口腔,使勁
地向喉嚨深處抵壓。彭丹只能用力掙紮似的哽噎著,她感到巨大的龜頭塞滿了自
己的口腔。鼻息「咻咻」不能呼吸,快要窒息了,但是自己的頭被馬超的雙
手緊緊的壓著。

「喔……嗯……唔……」彭丹吃力的含著陰莖,哽噎著眼裏的秋波淫蕩蕩。

馬超看到她那楚楚伶人的樣子,不由自主地放開雙手。彭丹吐出覆滿唾液和
淫液的陰莖,連忙大喘幾口粗氣抱怨道:「你……要命啊!太壞了!」

「誰叫姐姐你的水太多了,怎麽弄也流不盡。哈哈。」馬超淫笑道。

馬超分開彭丹的大腿,嘴唇對著她的屁眼舔吸起來,一股大便的味道傳入馬
超的鼻孔,馬超很喜歡這種味道,戲弄了一會。馬超起身來用手握住陰莖在她的
陰部上摩擦起來。

「啊……快點搞我,真……啊……啊……啊……喔……」彭丹淫叫著。下身
陰道內壁傳來一陣陣酥麻感,馬超使勁的忽深忽淺地抽插著。彭丹突然感到一股
蝕骨銷魂的滋味從下身傳來,禁不住大聲呻吟起來。聽見彭丹的淫叫,他知道她
快要到高潮了,于是加倍的用力快速插著。幾十下後馬超感到一股熱流向龜頭襲
來,知道她又要到高潮了。慢慢的拔出陰莖,龜頭緩緩地移到彭丹屁眼,使勁往
前一插。

「啊……你怎麽插地啊!那是屁股……啊……啊……」隨著彭丹的尖叫,她
感到屁眼快要被脹破一般,有點像想拉屎的感覺。陰莖在裏面不停抽插的感覺很
奇怪,接下來她只能既痛苦又滿足的叫著。

「姐。你身上只有這個地方的處女地了,所以我要占領它。啊!啊!我……
插……插……以後你習慣了就忘不了。」馬超不顧彭丹的不適一邊狠心地抽插著
一邊很有哲理地說道。

「啊!我受不了……啊……換……換個……啊……姿勢吧!」彭丹呻吟道。
馬超拔出陰莖躺下,把彭丹抱著坐在自己的身上。彭丹蹲著把陰莖對準自己屁眼
坐了下去,艱難緩慢的套動起來。不一會兒她渾身香汗直冒。

「姐,你真行,我就不行,上次被他插過我的屁眼後一個多月都還火辣辣的
痛。」彭英羨慕的說道。

「喔……舒服……英子,姐姐的屁眼比你的大些,你的太緊了。啊!姐姐,
你下來趴著我來插。」馬超興奮地說道。

「嗯……啊……喔……」彭丹趴著呻吟道。馬超從後面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
陰莖在彭丹的屁眼進出,隨著陰莖的進出,一種粘糊糊的淡黃色分泌物被時而帶
進時而帶出。更加刺激馬超的性欲,他雙手握住彭丹雪白渾圓的臀部,陰莖使勁
地在彭丹屁眼裏抽插。

「英子,你過去撫摸姐姐。刺激她一下。」馬超詭異的笑道。彭英從馬超胯
下進去,用舌頭舔咀姐姐的陰部。

「啊……你……你們……啊……真壞!啊……欺負人。」一股電流自下身傳
來,彭丹立刻呻吟著,臀部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啊!啊……我射死你……啊……啊……」馬超覺得彭丹屁眼的肌肉一收一
張的,龜頭像觸電一般,一股強烈的快感快速地由龜頭傳遍全身。熱辣辣的精液
一陣一陣的射進彭丹屁眼。

馬超拔出已經疲軟的陰莖,只見彭丹屁眼隨著陰莖帶出黃白色的液體順著股
溝流到彭英的嘴裏。馬超用手指在彭丹屁眼裏挖了幾下。

「來……姐……你也嘗嘗,別浪費了。」馬超說著把手指放進彭丹嘴裏攪動
起來。

三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就各自起來洗漱。

晚上姐妹倆正聊著馬超如何強悍時,門開了馬超和一個很粗壯的男人走了進
來。

「來,大家認識一下,這位是我的好哥們張飛。」馬超一邊說一邊拉著他走
進彭丹姐妹。

「這是我女朋友彭英,那位是她姐姐彭丹。」馬超說著指著彭丹姐妹倆。兩
姐妹不約而同起身一一握手。

「兩位美女,晚上好!鄙人是一名導演,二位的氣質很適合演戲。」張飛眼
睛死死地盯著彭丹那高聳的乳房說道。四人先後坐在沙發上聊起來。

「是嗎?可是我們不會演戲啊!還請張導要給我們機會喲!」彭丹調侃道。

「英子,我們進去,等張導和姐姐聊聊。」馬超說著將彭英拉進房間關上了
門。

「像彭丹小姐這樣的好身材,加上氣質做演員的條件已經具備。至于演技可
以慢慢培養嘛!」張飛色迷迷地望著彭丹白皙的大腿說道。

「這樣啊!我以爲必須是演藝學院畢業的才行呢?」彭丹慢慢對這個粗曠的
男人有了好感。

「我現在正在物色一部影片的女一號,如果彭丹小姐願意的話,我可以和你
談談戲。」張飛興奮地說道。

「啊!嗯……用力一點……對……就是這樣。」房間裏傳來彭英的淫叫聲。

二人心知肚明相互笑笑,張飛起身在彭丹身邊坐下。

「其實演戲就是和生活一樣,需要感情和激情。表演還要放得開不要拘束。
彭小姐願意的話我們可以進你的房間好好談談戲。」張飛聽見房間內傳來的淫叫
聲再也坐不住了,心急的說道。

「嗯,好啊!張導請這邊走。」彭丹起身對他道。二人先後走進彭丹的臥室
在床邊上坐下。

「像彭小姐這樣聰明的女人應該能夠體會,多話就不用我說了。假如現在我
們是一對偷情的男女,現在我們就開始進入角色吧!」張飛邊說邊撫摸彭丹的大
腿,嘴唇在她的耳垂上摩擦著。

「嗯……張導的胸肌很強壯啊!啊……好大……」彭丹撫摸著他的胸部慢慢
向胯下摸去,淫蕩的說道。

兩人慢慢的倒在床上,相抱雙唇親吻起來,彼此的舌尖互相纏繞著。彭丹的
香舌又軟又嫩,張飛將舌頭伸進她的口腔內時,她便立刻吸咀起來。漸漸的二人
瘋狂起來,互相脫光了對方。張飛一口將彭丹的乳頭含在嘴裏吸咀,他使出渾身
口技,用嘴唇猛吸,用牙齒輕咬,直把她弄得浪叫呻吟不停。

這時張飛由乳頭緩慢的一路親吻下去,當他吻到彭丹那高高凸起的陰部時,
彭丹不由自主的把雙腿張開,整個陰部就像裂開一道縫的水蜜桃,那茂密烏黑的
陰毛與白皙的肌膚互相輝映,可愛之極,那隱隱約約的潮濕陰道叫人垂涎三尺!

張飛不急不燥的用舌尖舔咀她的陰蒂,隨後又用嘴猛吸陰道。這樣一來,彭
丹全身顫抖,渾圓的肥臀扭動著,嘴裏浪叫呻吟連連,陰部的淫水暢流不止,散
發出一股股誘人的體香。

一會兒張飛翻身躺著,彭丹會意的立刻翻身而上,把頭埋入他的雙腿之間。

只見彭丹小嘴一張,張飛那根挺直,粗大的陰莖已經落入她的嘴裏。不一會
張飛拍拍她的香肩,她立即起身用玉手握著陰莖對準陰道一坐,陰道立刻被粗大
的陰莖撐得滿滿。彭丹不停地上下套弄著,兩只碩大的乳房隨著抖動。她嘴裏更
是唔啊叫個不停,張飛用兩只手不停地揉搓她的乳房。她更加瘋狂地擺動起來渾
身香汗淋淋,在一聲聲慘叫中疲軟地撲倒在張飛身上。

張飛不等彭丹回過氣來,便把她抱下來趴跪著從後面狠狠地插了進去。一邊
大力地抽插一邊用手掌拍打彭丹微翹的臀部,她那白皙的肌膚上留在粉紅的手指
印。

「啊……喔……你……啊……唔……」陰道傳來的快感和臀部的疼痛感互相
交替而來,更刺激著彭丹的肉體。不經意她又一次泄了,整個身體撲倒在床上。

「寶貝,起來,還沒有完,讓我試試你後庭旱路。」張飛粗魯地托起彭丹的
屁股說道。

「啊……好痛……張……張導……啊……不要……啊……」彭丹痛苦的呻吟
道。張飛全然不顧她的感覺,使勁地將只插入一半的陰莖送了進去。

「啊……好緊……舒服……啊……」張飛滿足的抽插著。趴著的彭丹完全被
這個時而溫柔時而粗魯的男人征服了,只好盡力配合希望他早點射出來。

張飛抽插了幾分锺後就拔了出來,他把彭丹的身子翻了過來推到床頭,讓她
的頭彎曲著。張飛跨上去騎在彭丹的肚皮上,把紅腫的陰莖放在她那柔軟的乳峰
中間。雙手把彭丹的豪乳向中間擠壓,屁股前後的運動著,龜頭時不時地撞擊彭
丹的嘴唇。

「寶貝,快舔啊……啊……啊……真爽……」張飛忽然感到龜頭觸電一般,
隨之而來的是渾身痙攣,他把握不住精關,一股熱呼呼的精液噴射而出。只見彭
丹的嘴唇,鼻孔,眼睛到處都是粘糊糊的精液。

二人無力的相擁而眠。

時過不久,彭丹順利地進入影視圈。先後出演過「極度獸欲」,「邪殺」,
「蛇王波後」等多部影視作品。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