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春麗的劫難之大追蹤02

(轉)春麗的劫難之大追蹤02

本帖最後由madtea于2013-6-2512:30編輯

第02章
寂靜的黑暗被一束燈光劃破,一輛廂式小卡飛快地駛在盤山道上,駕駛座上花蛇一臉不高興地開著車,時不時回頭望去,透過車窗,可以看到車廂內春色無邊的一幕正在上演。
三名男子成品字型坐在城廂地板上,中間躺著的便是昏迷不醒的國際女刑警春麗,緊身的運動衣雖然還完好無損,只是胸前部分在三人反複舔弄下,留下了大片水漬,再加之春麗爲了格鬥方便沒帶乳罩,兩個乳房的形狀清晰可見,薄薄的寶藍色衣料下更有兩粒堅挺的凸起引人遐思,一雙矯健有力的美腿如今軟綿綿地被禿頭和秀才一人一個架在肩頭,大大地打開,禿頭的右手不斷隔著衣服撫摸、撩撥著春麗的玉門,一邊淫笑一邊喊道:「秀才真他媽有一套,將咱們和這娘們的車摔在橋下,更讓那卡車死機做了替死鬼,條子絕想不到咱們開了卡車走,這就叫金單脫殼。
這娘們兒我早就想上了,這回可要玩個夠「「那是金蟬,條子也都不是傻子,她出事,國際刑警肯定要介入,咱們還得小心」秀才笑著說,開始脫去春麗的跑鞋,一雙嬌小勻稱的玉足立時呈現在眼前,在潔白的短襪映襯下更顯玲珑可愛,秀才一把抓住,細細把玩起來。
「這次秀才立了大功,你第一個上這婊子」老大一邊說著,一邊使勁揉捏著春麗的乳房,惹得昏迷中的春麗發出幾聲呻吟,只是在這三人聽上去更像是挑逗,體內更是激情難耐。
「老大還是你來吧,只是她快醒了,先給她帶上铐子」秀才說著,遞上了春麗自己的手铐,隨著一聲輕響,春麗的雙手被緊緊铐住,老大本已垂涎春麗美色多時,見秀才推讓,立刻俯下身子,對著春麗的雙唇狠狠地親了上去,同時將春麗綽在懷裏,接著兩手一分,將春麗運動衣的前襟一下扯開,兩個飽滿的乳房立時從破碎的衣物下跳躍出來,粉紅的乳頭在昏暗的車廂內格外顯眼。
老大毫不客氣的一手捏住右乳,一邊粗魯地親吻著不幸的國際女刑警,一邊翻身壓在春麗身上,右手向下狠勁地撕扒著運動褲,一旁的禿頭、秀才也一齊幫忙,七手八腳地將褲子扒了下來,緊接著春麗白花花的美腿又被大大分開,露出了兩腿間白色的狹小內褲。
老大最後惡狠狠地親了一下春麗,擡起頭叫道「媽的,今天才知道親嘴的味道,以前算是白親了。
「說著兩手滑向春麗股間,就要扯落最後的障礙。
「哦……」
隨著一聲呻吟,春麗秀眉微動,漸漸醒來,渾渾噩噩間只覺得胸腹間大感沈悶,禿頭在旁邊大笑道:「醒的真是時候,不過待會老子非得把你幹暈過去「說著伸出一只手,猛揉春麗的左乳,春麗吃痛一聲驚呼,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卻是三張淫笑的面孔,低頭一看,自己雙峰正被魔爪蹂躏。
秀才剛要說話,豈料春麗驚怒之下,雙腿用力,甩開秀才、禿頭的控制,兩腳分別踢中二人,接著雙腿回擺,一下瑣住老大的脖項,老大一掙之下竟未掙脫,眼看春麗就要發力扭斷老大脖子,忽然慘呼一聲,身子卻已癱倒。
原來老大猝見驚變,慌亂中兩手依然順勢機械地將內褲褪下,當玉腿加頸之時,急中生智,食指一捅,竟然破門而入,插進了春麗的花徑內。
最脆弱的地方蓦地被敵人攻擊,春麗頓時失去了力量,三人趁機扳回了局勢,將她死死壓住,春麗只好破口大罵:「你們這些混蛋,快放開我,這是襲警……」
「我知道,我們還要強奸,不,輪奸你哩「老大惡狠狠地說道,邊說邊褪下自己的褲子,粗大的陽具昂然而出,對準了玉門,同時左手撥弄著兩片陰唇,露出了粉紅色的陰道。
「操,真他媽嫩,那些雞哪個比的了,肯定沒怎麽用過。」「別難過,咱們待會肯定給你補上這些年損失」秀才陰沈地說道,三人又是一陣淫笑。
聽到三人拿自己與妓女相比,憤怒的春麗一邊拼命的掙動,一邊大聲喝罵,只是褪至腿彎的內褲阻礙了掙紮的力度。
老大一聲冷笑,雙手各抓住春麗的一個腳踝,一把將春麗兩腿舉起,秀才心領神會,上前將內褲扯脫,一把塞入春麗口中,說道:「春警官,您省省力氣,待會哥幾個伺候你的時候,你再好好叫床。
「春麗聞言,臉上羞憤的通紅,只是一串串詛咒到了口邊就變成了」嗚嗚嗚「。
蓦地,春麗瞪圓雙眼,猛烈的搖擺著身體,只因一個溫熱潮濕的東西侵入了她的陰道。
老大伏在春麗兩腿間,右手一邊玩弄著她的右乳,舌頭則瘋狂地肆虐著她的玉穴,左手也對著兩片豐美的陰唇上下其手。
禿頭在旁邊一邊用兩個手指捏住春麗的乳頭把玩,一邊說道:「老大,味道怎麽樣。
「老大頭也不擡地含糊說道:」好……好「確實,春麗的玉穴,不但絕無半點腥騷之氣,反而有股淡淡的體香,玉徑內壁更是溫暖柔軟,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老大舔弄一陣,雖然頗爲享受,只是春麗玉門內除了自己的唾液,似乎並無多少體液滲出。
老大怒道「操,老子這麽伺候你,你丫倒裝起玉女來了,該你伺候老子了「說著將自己的陽具頂在了春麗玉門外。
「來,聽聽咱們春警官有什麽說的」秀才笑著將春麗口中的內褲取出。
「混蛋,我絕不放過你們的……阿」春麗甫一張口,便是一連串怒罵,老大卻不待她說完,說道「廢話少說,還是讓老子的老二來發言罷「,接著挺槍向前,粗大的龜頭一下頂開兩片陰唇,擠入了陰道,將春麗後面的詛咒變成了一聲慘叫,老大拼命地聳動屁股,粗大的陽具終于橫沖直撞地完全進入春麗窄小緊密的陰道,柔嫩的肉壁立刻緊緊纏繞在陽具的周圍,仿佛萬千的小手一齊對它進行按摩。
「我操,真他媽緊,爽歪了「老大大呼一聲,將陽具退回洞口,再次全力沖刺,」噢……「春麗優勢一聲慘叫」對,對,使勁叫,叫好哥哥幹我「旁邊的禿頭淫笑著叫道。
春麗聞言,立刻閉緊嘴巴,狠狠地盯著三人,若是目光可以殺人,只怕三人早已粉身碎骨。
「操,還跟我耍狠,老子非把你操的叫春不可」老大說著,立即加快頻率,仿佛打樁機一樣狠狠地抽插起來。
春麗再也不能維持冰冷的表情,兩條蛾眉糾纏在一起,皓齒緊緊咬住下嘴唇,兩眼緊閉,承受著老大的肆虐。
老大狠狠抽插了4、5分锺,眼見春麗下嘴唇幾乎咬得滲出血來,臉色也蒼白許多,下體也漸漸覺得有體液流出,想來她是忍耐不住,于是更加一把力,瘋狂的抽送起來,想要將這天下聞名的女警奸至高潮,只是2、3分锺過去了,沒有讓春麗高潮,老大自己卻忍不住了,只見他「嚯嚯」連聲,兩眼上翻,忽然猛地抽出陽具,一波精液立時噴薄而出,直射在春麗小腹之上,接著是第二波、第三波,不一會春麗平坦緊繃的小腹上布滿了汙穢的痕迹。
春麗感到老大將要射精,本擬大叫,只是看到老大抽出陽具,才硬生生忍住,眼見老大的精液盡數射在自己小腹,臉上嫌惡之情中卻夾著一絲不易覺察的安慰。
只是這一切都被秀才看在眼裏。
老大射精後無力地趴在春麗身上,意猶未盡地撫摸著身下美妙的胴體,只是射精太快臉上有些挂不住,嘴上狠狠地說:「媽的,真是小妖精,老子一不留神竟被她幹倒了」「她長得天仙似的,又是有名的警察,也難怪忍不住,等幹習慣了自然有您大顯神威的時候」秀才笑著說道「好,秀才該你了」老大有了台階,又狠狠捏了一把春麗的乳房,退到一邊。
禿頭本來滿心指望第二個上,卻又懼怕老大威勢,只得綽起春麗一條美腿,將陽具在上面蹭來蹭去秀才不急不徐地來到春麗身前,伸出兩手攀上她傲人的雙乳,兩指夾住粉紅挺立的乳頭,細細把玩,接著俯下頭去,伸出舌頭,靈巧地在右乳乳頭上打轉,接著一口含住乳頭,用牙輕輕的咬噬、咀嚼,另一只手則垂下去,輕輕撥開大陰唇,找到陰核所在,溫柔的愛撫、挑逗起來。
「操,秀才你丫就是麻煩,上次強奸的那娘們兒輪到你就用了小半小時又親又摸的,每次在你後面真他媽……」
禿頭不滿地喊道,但看到老大瞪了自己一眼,也就不敢作聲,只得恨恨捏了春麗大腿一把。
秀才也不吱聲,只是反複玩弄,挑逗著身下的美人。
漸漸地,春麗雙頰飛上一股潮紅,小嘴微張,呵氣如蘭,玉徑內一股花蜜緩緩流出,秀才得意地笑道:「我這招『輕攏慢撚抹複挑』如何」說著右手蘸了些花蜜,放入口中,「甜鹹適中,滴滴香濃,意猶未盡」「你丫就別泛酸了「禿頭忍不住又罵道。」禿頭,每次我玩完的女人,不都乖乖聽任咱們地擺布了,上次那女人等你上的時候,不是主動抱著你求歡?別得了便宜賣乖。
「說完看也不看窘迫的禿頭,綽起春麗的脖項,狠狠吻了上去。
「阿!」
秀才突然觸電般地跳起來,嘴上已然留下了兩粒齒痕,滲出的鮮血讓秀才的面孔一下變得猙獰起來,春麗毫不畏懼地瞪著秀才,嘴角還留著一絲血迹,剛才本已略顯迷離的眼神重新變得堅韌起來。
一時車廂內陷入寂靜,只有禿頭臉上挂著幸災樂禍地笑容。
「哈哈,好」忽地秀才笑了起來,接著雙手離開乳峰,一下綽起春麗的雙腿,春麗身體立刻劇烈震動起來,竭力想掙脫對方的擺布,只是剛才老大的奸淫消耗了春麗大量的體力,再加之雙手被铐在身後,幾次掙紮後終究被秀才按住,秀才冷笑一聲,下身一頂,陽具破門而入。
春麗羞怒之下,索性閉上眼睛,默默承受著對方的奸淫。
秀才的抽插卻不同于老大的一味突進,有深有淺,有快有慢,顯然是竭力挑逗春麗,希望把她奸上高潮來找回場子。
奸淫整整持續了20分锺,春麗依然毫無反應,只是玉徑的內壁卻開始本能的蠕動、收縮,仿佛在主動愛撫、套弄著秀才的陰莖,秀才只覺下身快感如潮,連忙放緩了抽動頻率,伸出手來,揚手打了春麗一記耳光。
春麗睜眼怒視秀才,兩腿一陣掙紮,秀才控制住春麗的雙腿,陰沈地說道:「春大警官,你既然被咱們幾個操了,不如咱幾個都給你下上種,生個孩子看看像誰?」
「阿」秀才話一出口,春麗只覺眼前一黑,一聲驚呼脫口而出,接著語無倫次地說道:「不要,不要,你們都已經對我這……這樣了,還要如何……」
說道後來,語調卻已低沈軟弱。
「當然是射在你的小穴裏阿」旁邊的老大和禿頭一齊叫道。
看到剛剛還倔強無比的女警在自己恫嚇下,突然間流露出小女兒態,秀才自覺說不出的暢快,緩緩說道:「如果不射,倒也可以,只不過要你答應個事情……「春麗看到事情有轉機,小聲問道」答應什麽「」你剛才咬了我一口,現下我老二可要找回場子,也要你的櫻桃小口服侍,嘿嘿「」呸,白日做夢「春麗怒罵道,被自己追捕的罪犯強奸已然令她羞憤難當,現在他們竟然要她口交。」既然春大警官不賞臉,那麽就讓你下面的小口接著咱的子孫吧「說著秀才又開始抽插起來,嘴上更是」恩阿「個不停,隨著速度加快,秀才大喝道」要……要出來了「「不」春麗忽然叫道,「我答、答應你,不要射在裏面」秀才聞言立刻停了下來,壞笑地問:「答應什麽?」
春麗瞪了他一眼,把頭甩在一邊,低聲說道:「用……用……用嘴」秀才扳過頭,盯著春麗的雙眼,惡狠狠地說:「說我爲你口交,快說」春麗只是對他怒目而視,嘴唇幾次翕動,卻沒用回答,秀才挺動了一下下體,「快說」春麗喝道:「我答應你,你可不能不受信用,要來就來,我不會說的」秀才也怕鬧僵,于是笑道:「好,咱說到做到」俯下身去,吻向春麗,這次春麗卻未反抗,只是緊閉雙唇,不讓秀才的舌頭頂入口中。
良久,秀才拔出陰莖,和老大、禿頭將春麗擺弄到跪在自己面前,由二人按住肩膀,接著自己右手扶著陽具,貼在了春麗朱紅的雙唇上,雖然自己已然答應口交,只是事到臨頭春麗依然難以接受,秀才見狀,也不著急只是用自己的陽具在絕美的臉蛋上蹭來蹭去,不一會春麗的鼻翼、臉頰都留下了閃閃發亮的痕迹。
「來,快點含進去」秀才見春麗久久不動,開始用自己的陽具左右拍打春麗的面頰,春麗羞得滿面通紅,但依然緊閉雙唇。
身後的禿頭卻早已不耐煩,右手伸出在春麗乳頭上狠狠掐了一下,「阿」春麗驚叫起來,秀才趁機下身一挺,將陽具塞入春麗口中,春麗忙甩頭要將陽具吐出,卻被老大按住頭顱,只得用舌頭去頂那陽具。
秀才陰莖甫一入口,只覺周遭溫暖柔軟更勝陰道,熱烘烘的一股暖氣順著下身直沖頭頂,接著龜頭一涼一麻,卻是春麗的舌頭正頂在他的馬眼之上。
不由長歎道「阿,……爽」幾乎就要丟精。
春麗才知道自己剛剛的舉動取悅了罪犯,頓覺羞愧難當,自然不敢再有動作,只是陰莖含在口中,舌頭只能在陰莖周圍滑動,她哪裏知道這也讓秀才興奮不已。
秀才攏住心神,開始在春麗嘴裏抽插起來,享受口交的樂趣,只看得身後老大、禿頭二人眼中幾乎冒出火來,一人一個,開始玩弄起春麗堅挺的乳房來。
屈辱的口交持續了7、8分锺,春麗只覺得口中的陰莖越來越大,似乎氣球般地膨脹起來並微微顫動,于是疑惑地擡眼看去。
秀才本已到了緊要關頭,低頭正看到高貴、美豔、不可侵犯的女警察跪在地上,美麗的雙眼看向自己,口中卻含著自己的陰莖。
這淫靡不堪的景象立刻沖垮了他最後的防線,腰眼一緊,精液已然連珠炮式的射入春麗口中。
春麗只覺一波波熱流箭一般射入自己的口腔、喉管,待要吐出,卻被老大等人死死按住,只得任由惡心的東西流入自己的肚內,眼角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流淌下來。
秀才滿足地長歎一聲,將業已疲軟的陽具抽出。
老大見狀,立刻占據了秀才的位置,掏出早已堅硬的陽具,對春麗喝道:「哭什麽哭,婊子,也替我吹吹」說著,不由分說,兩手一卡春麗雙頰,陽具立刻頂入春麗口中,春麗的回映頓時變成一陣無意義的「嗚嗚嗚」老大一邊抽送,一邊叫道:「婊子,用舌頭舔,用口吸,就好像吃冰棍似的「口氣仿佛在招呼賣春的妓女。
春麗氣苦,任由老大打罵,絕不做任何動作。
身後的禿頭本打算秀才完了輪到自己,見老大搶了自己位置卻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春麗身上摸來摸去,待摸到春麗腰間,忽然靈機一動,對老大說道:「老大,要不咱們來個穿堂風罷」說著一拉春麗雙腿,將春麗身子拉低,將陰戶露了出來。
老大此時早已爽的一塌糊塗,當然點頭稱是,春麗聽到大駭,連忙掙紮,只是連番奸淫下體力已然所剩無多,被輕易制住。
禿頭大喜,立刻脫去上身衣服,露出一身疙疙瘩瘩的腱子肉,接著也跪在春麗身後,一手按住春麗豐滿的玉臀,一手綽下去握住左邊乳房,腰眼用力,陰莖在之前殘留體液的潤滑下立刻毫無阻礙地頂入陰道,只是禿頭的陽具實在過長,還有大半留在體外,禿頭發一聲喊,猛地用力,又將陰莖擠入幾分,春麗的陰道已然被塞的滿滿的,陽具卻依然在緩慢然而有力得前進,每次前進都讓春麗渾身一陣痙攣,牙齒也不由得輕輕打顫,這卻讓享受口交的老大仿佛到了天堂,與性交不同,口交可以清楚地看到女警美豔不可方物的臉龐,而這張臉龐卻在自己的身下,自己的胯下,她紅潤的雙唇緊緊包裹的不是別的,正是自己的陰莖,這種居高臨下的感覺讓老大有一種極強的成就感。
而女警無意識的痙攣使得她的牙齒輕輕咬噬著老大的陽具,令老大一下被淹沒在快感之中,只見他大叫一聲,再次射精,射精中老大猛地抽出陽具,一半的精液猛地射在春麗驚詫的臉上,落在誘人的唇邊,落在美麗的眼角,更順著精致的脖頸,低落在豐滿的胸部,春麗再也忍耐不住,大聲抽涕了起來。
就在此時,禿頭一聲暴喝,將陽具整個插入了春麗的小穴,接著就開始狂野的抽插,粗大的陽具每次退出都停在穴口,插入則頂在花房,雙手更是在春麗的乳房、臀部留下了一個個指痕。
春麗的抽涕立時被打斷,變成了痛苦的嗚咽。
秀才在一邊看到,冷冷地說道:「禿頭,這娘們兒可值錢,你別把她玩殘了「禿頭不滿地罵道:」我知道,你丫少管「老大在一邊也說道:」禿頭,這婊子是不錯,但最後咱們還是得脫手,玩殘了可就不值錢了。
「禿頭不敢忤逆老大,只是嘟囔著:」只要把這婊子的名頭放出去,花錢操她的還不排滿了?「」阿……「春麗本在竭力忍耐,突然聽見幾人對話似乎要把自己長期奸辱然後再轉手賣人,心神大亂,立時叫出聲來,禿頭見狀更加賣力地抽插起來。
春麗只得斷斷續續問道:「你們……恩……你們……阿……要把我怎樣。」秀才和老大互相看了看,秀才說道:「不瞞你說,咱們早已做了花套,管教條子找不找咱們,春大警官這樣的大美人兒,殺了實在可惜,可你又是赫赫有名地格鬥家,憑咱們幾個搞不好就要被你做了,所以咱們商量好了,到時把你賣到外國妓院,咱落筆外快,不過你放心,你只要好好伺候哥幾個,到時能上你的自然都是知根知底、有錢有勢的客人,否則,哼哼,就讓那的苦力開開洋葷,二十四小時地幹死你「春麗一聽,幾乎氣的昏過去,驚惶之下,只覺下身越發疼痛,口中呻吟之聲大作,身子無力滑倒,肩頭著地,頭臉無力地歪在一邊,臀部自然而然地翹起,卻更方便了禿頭的抽插。
禿頭聽著春麗哀婉地呻吟之聲,仿佛天籁之音,愈發埋頭苦幹,忽然間腰眼一麻,精關失守,一陣稠密的精液直射入小穴之中。
春麗愣了一愣,接著一聲悲鳴,「混蛋,你們說好不射的」然後更是連聲怒罵。
老大、秀才也是一驚,只見禿頭讪讪的抽出陰莖,後幾波精液盡數射在春麗玉臀上。
禿頭局促地看著老大緩緩退開,蓦地,一腳踢來正中自己胸口,卻是春麗發難,只見春麗勢若瘋虎,雙腿快速踢動,禿頭連連中招,老大、秀才見狀連忙一起撲上,三人手忙腳亂半天方把春麗制服,「媽的,婊子還有這麽多力氣,看來幹得還不夠」老大狠狠地說道,又掏出自己的陽具,湊到春麗面前「好好給我吹吹」春麗突然扭頭張口咬去。
「小心」秀才大喝一聲,一把推開老大,春麗勢在必得的一口咬空,罵道:「流氓,你們再敢拿那臭東西過來我就咬斷他,你們要殺就殺,想要侮辱我再不可能!「老大且驚且怒,抽出手槍便要向春麗開槍,秀才連忙勸住」老大息怒,打死就沒的玩了,再說確實我們失信在前「老大聞言,沈默片刻,臉上陰晴不定,忽地回身一槍托將禿頭砸到,罵道:」你丫沒種就別玩女人,操,出去,把花蛇換進來「禿頭不敢分辨,只得收拾衣物轉身離去,只是眼光中掠過一抹恨意。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