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春麗的劫難之大追蹤04

(轉)春麗的劫難之大追蹤04

本帖最後由madtea于2013-6-2512:30編輯

第04章
當昨夜春麗屈辱地忍受著四個毒販蹂躏的時候,市公安局內的警官也是徹夜未眠,狹小的會議室內擠滿了幾十名警察,因爲一線指揮官春麗下落不明,會議由領導市公安局長李華和國際刑警方面二號負責人劉凱主持,會議已進行了4、5個小時,但是除了積累了大量的煙頭和滿屋煙霧外,沒有作出任何建設性的決定。
李華本身毫無能力操守可言,完全是憑了鑽營達到今天的地位,本次參加行動也完全是看中了成功後的巨大功勞,豈料出了大漏子,李華如今避之憂恐不及,于是抱定了沈默是金的法則,絕不參與意見;而國際刑警方面的領導劉凱對于上峰的命令100%的實體化是他所長,獨當一面的能力則完全沒有,否則他也不會五十多歲始終是副手了。
春麗選擇他也是迫不得已,雖然她有著驚人的美麗和能力,但這同時也讓許多同僚嫉妒憤恨,爲了避免陽奉陰違的情況發生,春麗毫不猶豫地任命完全遵從上司的劉凱作爲本次重大行動的副手,然而如今春麗要爲自己部下的木讷付出代價了。
總之如今地方警察和國際刑警處于缺乏整合統領、混亂不堪的局面,搜救追捕工作因爲缺乏完善計劃而難以展開。
就在警察忙得焦頭爛額的同時,毒販們也接近了自己的目標。
三名毒販押解著春麗走出了密林,如今的春麗腳上重新套上了運動鞋,雙手依舊被铐在身後,白嫩的胴體上仍是寸縷未著,口中塞著自己的內褲,被三人推搡著蹒跚而行。
在她身後押解的花蛇不時伸手猥亵前面的俘虜,老大和秀才則在前面低聲交談著。
漸漸地,一座小木屋出現在衆人眼前,它孤零零地坐落在群山之間,一條崎岖的土路直達門口,一名老人懷抱獵槍眯著眼睛坐在門檻上,仿佛很享受和暖的陽光。
「老頭子,快準備」花蛇遠遠吆喝著。
「早準備好了」老頭子笑著迎上前去。
「快弄點吃的,都快餓死了」「餓死鬼托生的吧,你……怎麽帶了個女人?禿頭那?」
「你不看看是什麽女人?」
花蛇說著將春麗的臉扳起朝向走近的老頭子。
「在怎麽樣的女人也不該……」
蓦地老頭子兩個瞳孔猛然收縮,目光緊緊釘在了那迷人的肉體上,接著顫巍巍的伸出雙手,攀上了那豐盈的雙峰,「這……這女人難道是春麗?」
看著老頭子雞爪似瘦骨嶙峋的雙手玩弄著自己的身體,春麗感到無比的屈辱和惡心,只是怒罵和呻吟都變成了無意義的嗚咽聲,反而刺激得老頭子越發興奮,一只手探向春麗的兩腿之間。
「老頭子先進去再玩吧」秀才在一邊提醒道「反正她落在咱們手裏了,小心爲上。」「成,成,年紀輕輕比我這老家夥還要膽小」老頭子戀戀不舍地將手從春麗身上拿開,領著四人進入了小屋。
甫一進入小屋,春麗的雙眼一時無法適應黯淡的光線,過了一會兒才看清周圍的情況,這是一個陰冷破舊的木屋,所有的窗戶都糊上了厚厚的窗紙,將陽光擋在屋外,一盞老式油燈的燈光透過斑駁的燈罩勉強維持著室內的光明,屋內幾個陳舊不堪的家具上泛著一層詭異的黃色,使得整個房間顯得愈發的可怕而令人窒息。
春麗正要繼續查看周遭環境,忽地一塊抹布掩住了她的口鼻,接著一股刺鼻香氣傳來,「麻醉劑!」
春麗心中驚叫道,同時開始奮力掙紮,只是除了讓幾個男人平添享受欣賞她跳動的乳房和展露的陰部的樂趣外,沒能給她帶來任何幫助,慢慢地她無力的身體滑落在毒販的懷抱裏。
伴著一聲呻吟,意識再次回到春麗身上時,她立即感覺到一只冰涼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春麗費力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老頭子側臥在身邊,正對自己上下其手。
「春大警官終于決定加入遊戲了?」
老頭子猥亵的調笑道,同時一只手捏住春麗雙頰,湊上來吻向她的雙唇。
春麗頭一擺,右手直取對方太陽穴,只是手臂剛剛伸出一小半就再也無法揮出,原來她的手腕腳踝被結實的繩子緊緊綁住,繩子另一頭緊緊縛在床頭尾的立柱上,使得春麗只能做有限的活動。
「小妞,覺得這身行頭怎麽樣?」
老頭子看春麗無法反抗,越發有恃無恐,春麗這才發現自己已然穿上了衣服,但不是自己被擒時穿的運動服,亮藍色的旗袍,褐色的褲襪,白色的高腰靴,自己現在的打扮酷似當年參加世界搏擊大賽的形象,只是現在的旗袍胸口略嫌狹小,飽滿的乳房被胸前布料緊緊束縛著,兩粒乳頭清晰可見,而兩側開杈卻更高,幾乎可以從側面看到自己的陰部。
「虧了老頭子你能有這身行頭。」秀才在一邊搭話,春麗這才發現老大三人就在床邊大吃大嚼,同時欣賞著眼前的春宮,花蛇兩眼閃著淫靡的光芒,一旁附和著「媽的,這褲襪一穿,婊子的腿子越發顯得撩人,老頭子你快點,老子還要和她大戰三百合哩」「以前不過是讓城裏的雞穿了這身過過瘾,沒想到還能玩上正主,你看看且不說長得如花似玉,就是身材也是沒的說,這衣服都快盛不下這對寶貝了「老頭子說著,雙手隔著衣物開始把玩春麗豐盈的乳房。
「混蛋,拿開你的狗爪子,有種殺了我」被人家打扮成自己最風光的造型玩弄,更被和妓女相提並論,春麗再也忍無可忍,高聲怒罵起來老頭子也不著惱「好,我老人家就是喜歡硬氣的女娃,那些雞哪有你這氣質,來,給你透透氣」說著,兩手一分,解開了旗袍的前襟,壓抑已久的乳房立時彈出,在空氣中微微晃動,兩顆粉嫩的乳頭直直指向屋頂。
「多好的奶子,我老人家可有福氣了」老頭子一手開始玩弄左乳,另一手扶住右乳,低頭將乳頭含入口中,舌頭開始靈巧地活動起來。
看著老頭子滿是皺紋的臉蹭在自己細密光潔的胸脯上,春麗越發覺得屈辱惡心,只是除了痛罵只能任由對方淫虐,邊上吃飯的三人也漸漸興奮起來,用各種下流話侮辱、調笑著不幸的女警。
老頭子把玩了一陣玉乳,忽地擡頭說道「看來春警官嘴上閑的很,那就幫我老人家吹吹吧。」「呸,不怕斷了你就試試」「老頭子,你就玩下面兩個洞吧,這娘們硬氣得很,真的敢咬」老大勸道「哦?那我們試試」老頭子說著,突然摸出一個東西,卻是一個皮質的牙套,春麗的臉上先是現出困惑的表情,轉而變成驚恐之色,拼命的搖頭,喊道:「不,不……」
老頭子一把卡住春麗的雙頰,將那牙套嵌入春麗的口中,春麗的嘴巴立刻不能閉合,只是發出一串串無意義的咕噜聲,同時一絲亮晶晶的唾液順著象牙似的脖子滑落胸前。
「現在不是有三個洞可玩了?」
老頭子笑道,用大腿夾住春麗的頭顱,屁股坐在她豐滿的胸脯上,雖然猥亵春麗多時,老頭子的陰莖仍未全部勃起,好像一條有氣無力的蚯蚓垂在兩腿之間。
老頭子伸出右手引導著自己的陽具靠近春麗的口邊,先將陽具在春麗紅唇上反複揉搓,接著左右擺動陽具,輕輕抽打著春麗的面頰,春麗羞憤欲絕,只得閉上眼不看那可惡的東西。
秀才興奮地看著春麗羞得通紅的面頰,和緊閉的雙眼,誇張的說:「春大警官不是讓老東西的家夥打暈了吧?」
四人又是一陣哄笑,春麗張開眼,狠狠地瞪了秀才一眼,喉管中發出一震低沈的嗚咽「什麽?你想要,給你」老頭子調笑著,腰部用力,一下將陰莖捅入春麗口中,春麗含憤奮力咬下,只是牙套阻隔了大部分的力量,傳到老頭子陽具上的只是輕輕地咬噬,反而令他感覺更爽,老頭子將陽具退回一點,再次挺入,接著反複抽插起來。
看著自己的陽具在不可一世的國際刑警兩片豔麗的紅唇中進進出出,看著自己的陰毛在無數男人性幻想對象俏麗的臉上蹭來蹭去,老頭子感到體內一股久違的熱量緩緩升起,「幫個忙,來個69」老頭子大聲招呼著。
花蛇立刻上前按住春麗的頭顱,老頭子轉身趴在春麗身上,下體挺動,繼續享受春麗的口交,頭卻俯下,隔著褐色的褲襪,開始舔弄女警的陰門,不一會,褲襪的裆部已被唾液打濕,清晰地露出那迷人的肉穴,老頭子雙手用力,一下撕開褲襪,撥開粉嫩的陰唇,用嘴吸上了中間突起的陰蒂,舌頭時不時探入陰道,或是掃過陰唇,同時食指探出,捅入了花徑,開始「指奸」春麗。
花蛇也助纣爲虐,伸出雙手掐住了春麗的乳頭。
身上幾個性感帶被同時攻擊,春麗感到體內一股熱流開始醞釀,雖然細小,但是卻在緩慢增加,春麗想要咬緊牙關,抵制自己的欲望,只是口中卻含著男人的陰莖,春麗想要閉上眼睛,躲開著淫靡的畫卷,只是閉上眼睛耳中男人粗重的喘息聲,陰莖插入口中的「啪啪」聲,更令她焦躁,尤其可怕的是玩弄自己下體的老頭子,顯然有著高明的技巧,不緊不徐地挑逗、愛撫著自己的陰蒂、陰唇、陰道,使得自己幾乎瘋狂。
「怎麽樣,春警官是不是覺得很爽?不瞞你說,咱們在你身上下了藥,就是要看玉女發情的場面」不知何時秀才和老大也來到床邊,加入了猥亵的行列,秀才一邊說著,一邊托起春麗的一條美腿,除下了白色的高腰靴,開始把玩骨肉豐滿的秀足,更伸出舌頭,細細舔弄著精巧的腳趾,豐滿的腳掌,圓潤的腳踝。
春麗本已難以壓制自己的性欲,遭此刺激,更是心神大亂,緊皺的兩條秀眉微微顫動,雙手手指反複屈伸,臉上漸漸泛起一抹潮紅,陰道內也是春潮泛濫,老頭子更是賣力地又舔又吸,臉上沾滿了花蜜。
「好,是時候了。」老頭子叫道,抽出自己的陽具,轉身用力,將陰莖一下插入春麗的玉徑,在春麗體液的潤滑下,陽具毫無阻礙地一下連根插入,「爽,真他媽緊啊」老頭子大喝一聲,將陽具退到洞口接著再次狠狠插入,兩手再次抓住春麗雙乳,拼命揉捏,開始劇烈的活塞運動。
花蛇也不甘落後,褪下褲子,將陽具插入春麗口中,開始體會口交的快感。
兩人一前一後狠命地抽插,漸漸地兩人同步到了一個頻率,頗有默契地你退我進,我進你退起來,春麗仿佛肉串一樣在一條直線上前後移動,研磨著兩條陰莖。
秀才掏出自己的陽具,抵在春麗柔軟的腳底,反複蹭動,享受足交的樂趣。
漸漸地,春麗開始無意識地主動挺動臀部,使得陰莖可以更好更深地插入自己的下體,五根青蔥般的玉趾也開始屈伸,腳掌微微轉動,摩拓著秀才的陽物,只有緊皺的雙眉反映著一絲對奸辱的排斥。
瘋狂地抽動持續了10分锺,床上三人已是大汗淋漓,氣喘籲籲,老頭子和花蛇自不必說,春麗也漸漸爲肉欲的本能控制,開始主動的配合兩人奸淫自己,漸漸地春麗開始加快挺動臀部的頻率,下體夾緊侵入自己的陽物,舌頭也開始有意無意地掃過花蛇的龜頭,兩人受到暗示,更加興奮,加倍努力地抽送自己的陰莖,要將不可一世的女警徹底征服。
蓦地春麗嬌軀一陣痙攣,四肢不住掙動,兩眼微閉,接著一股強烈的高潮席卷了她的全身,花房一陣收縮,一波陰精噴射在老頭子的龜頭上,受此刺激,老頭子也是精關大開,一股股精液噴薄而出,盡數打在花房上,春麗仿佛被精液燙到一般,又是一陣顫動,接著兩道有力的精液分別打在了春麗的臉上和腿上,那是花蛇與秀才受不了這淫靡景象的刺激,也一起交了帳。
「媽的,老子沒白活,竟然把春麗幹得泄了身」老頭子趴在春麗身上,有氣無力的叫道。
「媽的,小妖精幾個洞真他媽厲害,到了妓院,得夾斷多少男人的命根啊」花蛇應和道。
「就她那雙小肉腳,就夠男人受的了,老頭子有沒有高根鞋?」
秀才依然戀戀不舍地愛撫著春麗的玉足。
「哪有,這高腰靴還是我托人做的,」忽然老頭子興奮地叫道「媽的,這娘們的小穴還在擠我老人家的命根子哩,看著清純高貴的,原來也是個騷貨「「早說是作婊子的料了嗎」幾人又是一陣哄笑。
高潮過後,春麗的陰道依然在不規律的收縮,緊緊包裹著強奸自己的凶器,真的好像在不知廉恥地壓榨著罪犯的精液。
只是幾個人的嘲罵絲毫沒有影響春麗,因爲她還處于高潮後的失神狀態。
「行了,該我了」老大大喝一聲,光著身子爬上床來,剛才的一場春宮看得他熱血沸騰,還未等三人完全退開,老大已經解開縛住春麗雙足的繩子,綽起兩條美腿,如今的春麗意識一片空白,任由老大將自己軟綿綿的雙腿架在肩上,老大一把掏出牙套,接著狠狠吻上春麗的雙唇,春麗神情恍惚地任由老大舌頭破關而入,在自己口中肆虐,雙腿更被壓在胸前,老大綽起一個油膩的枕頭墊在春麗臀下,使得兩個肉洞斜斜指向空中,接著粗大的陰莖連根插入了春麗的肛門,「噢……」
春麗的慘呼被老大賭在口中,接著老大暴風驟雨般的抽送摧跨了春麗軟弱的掙紮。
春麗雙腿被緊緊壓在胸前,雙腳無助地指向空中,右乳被老大狠狠捏住,整個人被壓成了弓形,隨著直腸內抽動的陽具前後擺動著,唯有用兩手緊緊揪住床單來宣泄著自己的痛苦「也就這娘們能作這麽高難度的動作,秀才,老爺子得歇歇,待會咱兩個再來個肉夾馍」「我老人家可是老當益壯,不甘落後」「哈哈哈哈」隨著一陣陣淫笑,密室內的輪奸漸入佳境,粗重的喘息聲,嬌媚的呻吟聲,混雜著汁水的撞擊聲久久在屋內回蕩。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