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打三周(周濤,周迅,周海媚

棒打三周(周濤,周迅,周海媚

(一)淫蕩的周濤
說實話,我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導演。
雖然沒出過什幺有名的電視電影。
但在演藝界呆了這幺多年,總算是混了個臉熟。
認識了不少大家眼中的美女明星。
也了解了不少演藝圈的秘密消息。
看著美女們爲了出名出賣自己的肉體(當然,也只有肉體可以出賣),在那些人模狗樣的名導身下婉轉承歡。
心裏真他媽的不是滋味。
雖然偶爾可以和美女們開開玩笑,但只要是動真格的,
美女們就裝清高了,擺明了的看不起我,嫌我沒什幺利用價值。
靠,越來越受不了這口鳥氣了。
喝了幾口燒酒,老子開始了計劃很久的行動--大棒行動。

我是看著周濤從電影院畢業,然後在《綜藝大觀》上走紅的。
當然也就知道她是賣給了趙忠祥才能出名。
這不,周濤接了個電話,馬上收拾東西,到趙忠祥家去了。
我提著錄像機緊跟其後。
等周濤進趙忠祥家十多分鍾後,估計他們開始搞上了。
我拿出暗中從周濤皮包中偷配的鑰匙,悄悄的打開房門,閃了進去。
果然不出所料,周大美人正在爲趙忠祥舔雞巴。
只見周濤的乳房足有一個海碗那幺大,尺寸最少也有40D,雖然大,卻非常堅挺,保養不錯啊,頂端兩個乳頭直挺挺的豎立著。
周濤蹲在地上,玉手握住趙忠祥的雞巴,一個勁的往小嘴裏面送
,就像是在吸冰棍。
趙忠祥做在床邊,倆手捏住乳房,如同和麵一般大力搓揉著,一會兒拉長,一會兒壓扁,一會揉成一團,只弄得周濤鼻孔裏發出"喔……喔……喔……"的浪哼聲。
時不再
來,我開機偷拍了。

吸了幾分鍾,趙老忍不住了,一把抓起周濤,丟在床上,開始大幹了。

只見趙忠祥一挺腰,兩手拉起周濤雙腳,使周濤雙腳放在自己雙肩上,一手扶著陽具,一手撥開周濤流水的陰道口,腰部一用力,一個龜頭已擠進周濤的陰道,周濤"嗯"了一聲。
看樣子,
周濤的陰道保養的不錯,雖然被乾了無數次,但還很緊湊,陽具一進陰道,便被包得緊緊的,趙忠祥腰部又用力,周濤那充滿淫水的陰道在充份滋潤下,終于把陽俱全部吞了進去。
周濤的呻
吟聲一聲接著一聲,"啊……喔……插得好爽……啊……好大啊!!啊!

趙忠祥在浪叫聲中越乾越有力,這幺大歲數了,還這幺能幹,我看是吃了不少的海狗鞭,鹿茸,偉哥啊。
在他的快速抽插中,陽具每一次撞擊陰道,都帶起周濤胸前雙乳一陣搖動,暗紅色的
乳頭和在撞擊中晃動,又激起了的快感,他騰出一手抓住乳房一個勁的揉著。

周濤的快感愈來愈盛,邊呻吟邊喊道:"嗯……啊……你……好大啊!!好厲害!!!大肉棒。……好厲害啊……啊!!嗯……我……快……快高……潮了……"

趙忠祥知道到了關鍵時刻,睜大眼睛,全身趴在周濤身上,胸前感受周濤發硬的乳頭,大雞巴在周濤緊緊並著的雙腿間,做強力的沖刺。

"喔……嗯嗯……嗯……射吧!射……到……啊……啊……我……的……啊……嗯……淫穴裏……啊……高……啊……高潮了……"周濤歇斯底裏的狂喊著!

趙忠祥雙手握著周濤乳房,臉貼著周濤的臉,呼吸一陣急促,馬眼一開,一串陽精已射入周濤的陰道深處。
"呼……好爽……喔……趙老師!你好厲害,還是以前那幺厲害……
"是嗎!你也不錯啊,陰道還是那幺緊,就是不知道屁眼怎幺樣啊?"趙忠祥淫笑道。
"你,壞死了。"周濤坐在床上低著頭說道,可這一低頭,就看見了白色的精液混著自己的淫水從騷逼裏流出。
羞得臉一紅,轉過頭去。
嚇了我一跳,生怕她看見我在偷拍。
好在趙忠祥又來了精神,把周濤推倒在床上,背朝上,淫笑著向周濤的屁股攻擊了。

趙忠祥十指抓著周濤白皙的臀肉往兩側扳開,讓周濤的肛門暴露出來。
周濤的屁眼周圍有一圈淺灰色的皺摺,還生了一些細小的陰毛。
"老師,啊……你輕點扳啊……好痛啊……啊……"
趙忠祥好像被激起了獸性,更用力殘忍地扳著周濤的屁眼,像要將它撕裂一般,周濤的屁眼已經被拉扯成橫橢圓形,許多皺摺也被拉平,稍微露出內部嫩肉來。
"啊!!!痛啊……好痛……撕破了……"周濤慘叫著,看來真的很痛。
"野獸"我暗罵趙忠祥。
慘叫聲中,趙忠祥仰腰一送,龜頭便撐開周濤狹窄的屁眼,向直腸插了進去。
"哦……啊。……"周濤發出一陣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服的淫叫。
同時,不住把那雪白的大屁股往後送,直到碰
到趙忠祥的腹部才停了下來。

"哦!還是這幺緊,好舒服啊!啊……"趙忠祥叫道。

"哦!!好大!!爽……好爽……"周濤浪叫著。
情不自禁的夾緊肛門,讓趙忠祥覺得雞巴被直腸夾得越來越緊,更加賣力的抽插著。
"喔……喔……喔……喔……好棒……喔……喔……喔……"

"啊……啊……趙老師……我……快被頂死了……"

"啊啊……啊……啊……啊喔……啊……啊……"

"用力……用力……不行了……我快……死了……啊!!!爽啊!!!飛了。。"

突然間,趙忠祥一聲大叫,跟著便在周濤的屁眼裏面射出了濃濃的白稠液體。
人也趴在了周濤的身上,看來真的是累了。
"啊……你射了……喔……好熱啊……舒服啊……"周濤還在浪叫。
真有夠騷的。
終于有了周濤的罪證了,這下不怕她不服我了。
雖然她和趙忠祥的交往大家都知道,但有我這幺第一手數據的人卻沒有。
到時候把這帶子在周美人面前一放,還不得乖乖聽我的話啊。
想著周
濤在我肉棒下的身子,我禁不住笑了起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