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兒小遙的第一次

模特兒小遙的第一次

模特兒小遙的第一次(完

我叫小遙,母親去世那年我18歲。家裏失去了經濟支柱,身爲姊姊的我爲了要負擔起弟妹的生活費和學

費,我辍學去打幾份工作賺錢,雖然辛苦但爲了我最愛的弟妹,我也會咬緊牙關幹下去。

我做過便利店店員、侍應、辦公室助理等工作,但賺錢最快最多的是模特兒的工作。我當的不是時裝雜誌

的模特兒,而是色情雜誌的模特兒。

雜誌社的陳總就是看中了我的好身材和清純的臉蛋,說男人最愛我這種的,結果如他所言,我的寫真集賣得

很好。雖然這份工作算不上正經,但它的報酬真的很豐厚,所以我便一直在做。


「好,這是最後一幅了,辛苦了啊!小遙」負責攝影的趙哥放下相機,對正在穿上浴袍的小遙笑著說。小小

的攝影棚裏,工作人員開始收拾東西,趙哥走上前遞給小遙一盒飲料,小遙道謝接過。

「唉!沒想到會弄到這幺晚,小遙你自己一個走沒問題嗎?」趙哥看著小遙的洋溢著清純少女氣息的俏臉,擔憂地問。

「沒問題的,趙哥。這裏到我家搭公車很快就到了,我很熟悉路。」小遙急忙別過趙哥,到更衣室換上自己

的衣服,她挂念著家裏的弟妹,連拍攝的內衣褲也沒換下來就套上了自己的衣服,跟工作室裏的同事們匆匆

道別後就走出了門口。

「唉......小遙這幺個好女孩,做這個工作真的委屈她了。」看著小遙離開,趙哥跟自己的助手小華婉惜地說道。

「嗯......沒辦法,她父母走得早,她是一個好姊姊。」小華點頭,小遙是她看過眼神最乾淨的少女,可惜命苦

了點,這幺年輕便要賺錢養家。


小遙出了門口,急忙往車站的方向走去,這時她突然想起抄近路一定可以趕上尾班車。小遙看了看錶,10時

15分,不算太晚應該不會有事吧?小遙猶豫了一下便決定走捷徑。

看著燈光昏暗的小巷,小遙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走到半路她突然感到背後有人,她想回頭看時突然被人用

手帕掩住了口鼻,小遙不留神吸入了一口哥羅芳,幾秒後便昏了過去......

「嗯......啊?是誰?」小遙醒來後發覺自己在一個房間裏,躺在床上的她雙手被綁住,雙眼被眼罩掩蓋,心裏非常害怕。

「對......對不起,小遙,我們沒有惡意的!」其中一個身材略胖,名叫阿達的青年嗫嚅道,他只是很想見到小遙而已。

「你怎幺知道我的名字的?」小遙警覺地問,她聽見男人好像真的沒有惡意,便稍微放鬆了點。

「我們是你的粉絲,你的所有寫真我們都珍藏著。對不起,小遙,我們真的很喜歡你的!」另一個高瘦,名

叫偉建的青年急忙向小遙解釋,希望她不要討厭他們。

「對啊!小遙,我們只想見你而已,我們不知道怎幺辦才好,所以才......」另一個戴著眼鏡,名叫阿俊的青年

流著冷汗,他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會這樣做的。

「我明白了,你們能否讓我先打個電話?我想跟我的妹妹說話。」小遙歎了口氣,示弱要求道,可她心裏還

是保持著警惕,畢竟他們有三個人,真有事的話,她還是很吃虧。

「好......好的,我幫你按手機。」阿達急忙拿來小遙的手機,從她的通訊錄找到了她家的號碼。

「喂?是小梅嗎?今晚家姐要晚點才回家,你們先睡吧,不要等我了......嗯,晚安」電話接通後,小遙放柔了

語氣跟自己的妹妹說話。

「好了,你們想怎樣?」挂掉電話,小遙對著他們冷靜地問道。

「我……我可以脫下你的衣服嗎?我只是想看你的身體」阿俊看著小遙玲珑浮特的軀體吞了吞口水,戰戰兢兢地要求道。

「……好吧!」聽見眼鏡男那哀求的語氣,小遙有點心軟起來,脫衣服……這個工作時也常做的嘛,就當是

回饋粉絲吧?小遙這樣想著,開始解開自己上衣的扣子。

「天!小遙的內衣這幺色啊!」當小遙解開了襯衫的釦子,衆人盯著小遙34C的渾圓豐滿乳的乳房看呆了,在

見到她的內衣時,三個青年均倒抽一口氣,感覺自己下身的欲望迅速挺立充血起來。

「不……我平時不穿這樣的!」小遙胸前誘人的兩點只有兩塊透視的三角小布遮著,若隱若現的,不但沒有

遮蓋作用,反而只會更加刺激男人的慾望。

「啊!……別碰!」阿俊著迷似的撫上小遙的一邊乳頭,輕微的觸碰使小遙的乳頭馬上挺立起來,見此眼鏡

男覺得自己快流鼻血了。

「小遙你好敏感啊!」阿俊情不自禁地隔著布料含住了小遙一邊的乳首,舌頭先繞著她的乳頭打轉,然後不

斷摩擦其上面的小孔,手抓著她的另一邊白嫩的乳房慢慢地揉捏起來。

「嗯……不要啊!」小遙仰起頭呻吟起來,這陌生的感覺令她驚慌不已。其余兩人興奮得均掏出了他們自己

的陰莖不停的套弄。

「小遙,你下面好像濕了呢!好色啊!」偉建不知何時靠到小遙身下,將她的裙子脫了下來色迷迷地看著她

的小穴。隔著同樣透視的布料,男人能看到一絲絲水痕。

「才沒有……啊!」小遙感覺著男人灼熱的氣息,加上胸部的刺激,令她開始意亂情迷起來。

「啊呀!……」男人突然伸出拇指按壓著小遙的陰蒂,其他手指則貼著其陰道口輕揉起來,布料摩擦著小穴的嫩肉,一陣陣銷魂的酥麻令小遙輕叫出聲,其小穴也開始流出更多淫水。

「求求你們……別再……」小遙此刻非常惶恐不安,事情開始一發不可收拾,自己身體的主權亦逐漸喪失。

「別怕,小遙,這個會讓你更舒服的……」偉建忽然將著一夥粉紅色的震蛋塞進了小遙的內褲內,緊貼著她

敏感的陰蒂。

「嗯啊……啊!」當高瘦的青年按下開關時,跳蛋開始了高頻率的震動,強烈的快感的快感使小遙尖叫起

來,兩邊的乳頭被阿俊玩弄得紅腫起來。

「我……我忍不住了!小遙求你舔舔我吧!」阿俊扶著自己的陰莖放到小遙的唇邊不斷地磨著,粗喘著請

求。小遙對著近在咫尺的陰莖心裏掙紮著,但漸漸彷彿被那煽情的男性氣味所迷惑,她伸出了舌舔上了陰莖的龜頭。

「啊!小遙……好舒服,繼續……」阿俊兩手撐在床上,整個人跨坐于小遙的頭上方,聳動著腰部讓自己腫

脹的陰莖在小遙的嘴裏緩緩進出,阿達這時扯下了小遙色情的內衣,熱切地舔吻著小遙兩邊的乳頭,又不時

伸手揉搓抓捏其充滿彈性的乳房。

「嗯嗚……」喉嚨不停地被頂弄著,小遙難受的眼泛淚光。偉建這時將震蛋的頻率調高,加倍的快感令小遙

的雙腿開始顫抖,她感到下腹越來越熱,爽麻的感覺變得更加強烈……

「嗯啊!……」終于,小遙忍不住繃緊了腰,迎接她人生首次的高潮,一股陰精自陰道口噴出,沾濕了身下

的床舖。阿俊看倒偶像的高潮的媚態,將自己的陰莖抽出,一股股乳白色的精華射到小遙的臉上。

「小遙,我喜歡你!」眼鏡男無視小遙臉上的精液,吻住了她的唇,舌頭急切地舔著她的雙唇和齒間,小遙

迷迷糊糊第張嘴讓青年與其舌吻起來。

「嗯……」沒有接吻經驗的小遙只覺得唇舌的交纏比想像中舒服,口腔的敏感帶偶爾被舔過時更令她甜膩地輕哼出聲。

「小遙的愛液很美味呢!」偉建將濕透的震蛋拿出,脫下了小遙的小內褲,急不及待舔食著小遙小穴裏高潮的淫水。

「嗯嗚!…」小遙仰起頭呻吟,奈何嘴唇被堵住,只能難耐的悶哼,她連合上雙腿的力氣都沒有了。明明是

屈辱的侵犯,但快感卻強烈的不容忽視。


阿達在同伴的指示下,將剛才用過的震蛋貼在小遙的一邊乳頭,用膠貼固定住,然後拿出另一個同款的震蛋

貼在她另一邊的乳頭上。

「啊!……呀!」阿俊終于鬆開了小遙的唇,阿達亦在這時打開了兩個震蛋的開關,乳尖頓時傳來規律又強

烈的刺激,小遙只能顫抖著將手插入了身下偉建的髮間。

高瘦的青年陶醉地舔弄著小遙勃起的陰蒂,然後伸出一根手指緩緩探入她窄小的陰道口,感覺小穴的內裏緊

緊套著自己的手指。

「痛!……」小遙皺著眉輕叫了一下,試圖避開身下青年的碰觸。

「咦?小遙原來還是處女啊?竟然能成爲你第一個男人,我真的太幸運了!」偉建驚喜地說道,他將小遙的

大腿打開,將自己勃發的陰莖抵著嬌嫩的穴口不停地磨弄著,小遙感覺到那粗長的陰莖,心裏害怕起來。

「不……不要……求你」小遙顫聲求饒,心想自己珍貴的處女恐怕保不住了。偉建見此,低下頭安撫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別怕,我會很溫柔,很快你就會感到舒服的了……」箭在弦上,偉建實在無法忍耐了,他緊抓著小遙的雙

腿,挺腰將自己的脹痛的陰莖緩緩擠入她的陰道口,當進入到一半時,一絲絲血紅自小遙緊窄的小穴流出染

紅了她身下的床單。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