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s 去 camp被輪姦

cookies 去 camp被輪姦

今天,我已站在那渡假屋的屋後。據聞今天是cookies聚會,四個女孩子決定了要瘋了似的玩足這數天。仁慈的我當然會給予她們一個難忘的重逢,于是待獵物全走進渡假屋內,已悄悄將渡假屋的門窗通通鎖上,軟禁著這四只待宰的小羔羊,可笑的是她們仍忙著在屋內開著派對,一點也沒察覺到危機的降臨。

我撥掉最後的電話線,屋內已成爲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絕妙環境,而我也是時候去享用屋內的美點。我由唯一的後門走入屋內,已隨即轉身鎖上了門,令整間渡假屋封鎖成我的行宮。我淫笑著走入客廳之內,正在熱烈慶祝著的四人看到我的不請自來,也不禁愕然地停下來。

其中的Kary已不禁道︰「先生,這間渡假屋是我們訂了的。」我淫笑著由左至右細看著四個美人,無禮的注視已令Stephy別過頭不願再看我。我已接著道︰「我知道,我是來提供服務的。」Thersa已好奇道︰「我們卻沒有預訂其他的服務?」我已笑著走近她們︰「我提供的性服務可是免費的,但卻不到你們不要。」說完已一把抱著她們當中最索的Stephy,並將她按落在梳化之上。

Stephy發出了嬌呼聲,Miki已一個箭步沖到大門前,想拉開緊鎖著的大門,最後當然失望而回。而我卻憑著這一絲空間以牛筋將Stephy的左手與左腳,右手與右腳緊綁起來。這種綁法的好處不單能限製被綁者的行動,而更能令被綁者的陰戶與菊穴顯露出來,令我不需解開繩子已可直接抽插她們的前後嫩穴,最適合我這種奸魔使用。

我放下不能動彈的Stephy,也不急于將她虐弄,已一把抓著想從我身邊驚過的Miki的秀發。我恨她帶頭逃起來,重拳已轟在她的小肚子上,纔將痛得蝦米般的她依Stephy的同一方式緊綁起來。Kary與Thersa發覺勢色不對,互相打個眼色已朝後門走去,可惜卻發現到後門同樣已被鎖上,只好隨手找來一枝球拍充當武器,再次面對我這絕世奸魔。

我看著這對緊抓著球拍的姊妹花,已不禁笑著道︰「我先警告你們,若你們敢以這鬼東西打在我頭上的話,待會我就第一個奸爆她的小穴。」Kary與Thersa四目交投,誰也拿不定主意,而我已乘機抓著Kary的雙手,硬拉扯到我的身邊,再按在地上依同一方法緊綁起來。Thersa發出著哭叫聲,以球拍一下一下拍打著我的頭,我憤怒的掴了她一記耳光,已將她的嬌軀緊按在一旁的台上,以牛筋繩綁起這最後的羔羊。

我足足花了十五分鍾纔成功地製服這四名少女,不過之後可輪到我快樂的時候了,一想到這四名美人兒到底還有多少人仍是處女?我的分身已興奮得硬直起來,待會我一定要用我的大雞巴親自找出答案。

我冷靜一下情緒,急忙從袋中取出攝錄機,準備拍下待會的開苞大典。爲了今次的慶典,我足足準備了五部攝錄機之多,實行以前後左右,與高空五方位拍攝,定不會漏掉任何精彩的片段。

終于輪到我快樂的時候了,我將四名被緊綁起的少女並排一致,細心比較著她們的樣貌與身材,其中的Stephy不愧爲我的至愛,真的又索又省鏡,待會我定要好好疼愛她,只希望她仍是處女吧!第二位的Thersa也差不了多少,至于Miki以及最後的Kary,我都保證會雨露均沾。

我本來想第一個就先上Stephy,但最好的東西當然要留待最後纔品嘗,反正我有三天之多,足夠我好好疼愛她數十次。淫邪的目光已落在Thersa的身上,已不期然記起,這婊子剛纔用球拍打得我很爽,現在是時候輪到我爽一下,手已落在Thersa的衣領上,再狠狠將她的衣服撕開。我故意不堵塞著她們的小嘴,全因我要幹她們時她們的慘叫聲又或是呻吟聲,其他同伴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Thersa知道男人的意圖,慌忙扭動著身體,一邊哭叫著,我卻全沒理會,雙手繼續用力,直到將扭動中的少女脫得清光。我的雙手已爬落在發育良好的少女乳房上,玩弄著那精致可愛的小巧乳房,一張嘴對著那嫣紅的乳頭又是吸啜,又是咬噬,直弄得Thersa嬌聲四起。

我飛快地脫去身上的衣服,決定速戰速決,先征服了Thersa再說,全因後面仍有三位美人兒在等著我。經驗豐富的我一下子已找到Thersa緊合著的肉縫,並將硬直的陰莖朝那兒對準,碩大的龜頭已抵在少女的花唇上。

下體傳來了撕裂的痛感,Thersa感到男人火熱的分身已經開始進入自己的體內。堅硬的肉棒擠開Thersa緊合的蜜唇,一寸一寸的沒有少女的體內,令Thersa發出了難過的呻吟。

我纔開始想深入Thersa的體內已遇上阻礙,阻擋著我龜頭前進的是一層薄薄的充滿彈性的小膜,我卻知道自己遇上了Thersa初次體驗的像徵,興奮得吻上了Thersa的耳珠並道︰「Thersa,我已頂上了你的處女膜,只要一穿過它,你就正正式式成爲我的女人了。」Thersa雖然很想反抗,但現在她也發現到無論做任何事,也無法阻止處女的失去。

我不急于那幺快幫她破處,我在她處女膜前慢慢抽動了幾十嚇,感覺到她出了很多淫水,是時候破她處了,我稍爲抽出了肉棒,深吸一口氣,將陰莖全力往Thersa處女的穴內送,粗長的雞巴貫穿了Thersa寶貴的處女膜,盡入少女的體內。

Stephy聽到Thersa發出失身的慘叫聲,同時己發現到Thersa的陰戶中同時流出了破瓜的血絲,而男人粗壯的陽具正一下一下抽插著Thersa的嫩穴,令Thersa發出了殺豬的慘叫。一想到自己將會面臨同樣的命運,Stephy不禁心也寒起來。

旁觀的Kary與Miki也有同樣感覺,雖然明知不對,但其余三人也不約而同的希望男人越幹越久,最好只集中幹Thersa,將精力全花在她的身上。火熱的龜頭一下子頂到Thersa的陰道盡頭,撞著Thersa那可愛的子宮小嘴,Thersa明知不應該,但也情不自禁的達到了高潮。

處女的陰道緊緊擠壓著我的陰莖,我卻不停下胯下的動作,同時吻上了Thersa的小嘴,粗舌已卷入繪理子的唇內,吸啜著內裏的小丁舌。「你的朋友也等得很心急了,我就先填滿你的可愛小子宮再去招呼她們。」Thersa亦感到男人已到達爆發的邊緣,可惡的男人竟想直接在自己的體內射出,可惜自己已來不及阻止。

「我要你子宮裏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說完我便狠狠地將陰莖往Thersa的穴心一頂,將精液灌注進繪理子那可愛的子宮之內。男人火熱的陰莖直接在自己的體內洩出一股暖流,令Thersa再次攀上了高潮,Thersa深深感受到男人的精液已滿滿注入自己的子宮內,已經知道將會懷孕有了跟他的骨肉,難過得流下屈辱的淚



2Miki篇
Stephy與Miki的祈求幸運地成爲了事實,我一把抓起一旁的Kary,正忙碌地撕著她的衣衫。我狠狠擲下Kary最後的貼身內褲,抓著她的下颚往下一張,將半軟的陰莖硬塞入Kary的嘴內。Kary看到我的陰莖上面仍滿布白濁的濃精,還有Thersa失身時的破瓜血絲,驚慌得嘴也合不攏,只得任由我的陰莖在她的喉間抽插起來。

我滿足地自Kary的小嘴內抽出肉棒,半軟的肉團已重新充滿了力量,成爲一支九寸長的巨棒。我抓著Kary的一雙乳房,在不經過任何前戲之下便將硬直的陰莖狠狠插入Kary的蜜穴之內,直送入Kary的陰道盡頭。同是緊窄的少女陰道卻帶給我令一種不同的感覺,令我知道Kary在我之前已不是處女之身,我像發洩我的怒氣般更兇猛地抽送著我的長槍,每一下的抽出也猛烈得翻出Kary陰道內的嫩肉,再狠狠的撞擊著的花心,令Kary不禁嬌喘起來。

我的陰莖帶給Kary極大的快樂,但同時我的嘴卻帶給她另一種完全相反的痛楚,我將Kary的一雙乳房輪流地吸入嘴內,利齒已深深咬著她雪白的乳肉,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利齒的烙印,間中我甚至以門齒夾緊她可愛的小乳頭,又是咬噬又是拉扯,令Kary難過得淚如泉湧。
不過已有過性經驗的Kary比Thersa更爲享受我的抽插,纔一瞬間,已多次洩身出來,一直以灼熱的卵精狂噴著我的陰莖。來而不往非禮也,我當然會以我的精漿好好注滿她。我大力扭動著仁繪的乳房,陰莖以大無畏的狠勁直插Kary的穴心,抵著Kary的子宮,噴出又多又濃的精漿,直到將她的子宮注滿爲止Kary的身體卻做出與主人意志相反的行爲,陰道肉壁緊緊地擠壓著我的肉棒,同時子宮小嘴則緊啜著我的龜頭,以貪婪地吞下更多精液。
我由Kary的窄穴內滿足地抽出肉棒,轉身將Stephy與Miki拉到面前。我將半軟的男性分身塞入Stephy迷人的小嘴內,同時迫Miki舔著Kary與Thersa正流出著白濁精液的陰戶,Stephy意圖避開嘴內那男人的醜惡器官,但是我卻遍遍抓緊她的面龐,將殘留在我陰莖上的精液,又或是沿自ThersaKary的愛液,擦在Stephy的小舌上。
「若你不肯吸的話,待會我奸你時我會令你爲我懷孕。」看著Stephy可愛的臉,我已不禁出言恐嚇,因爲我決定cookies的其他成員我操過後可以放過她們,唯獨StephyThersa如此可愛動人的美女我一家要徹底將她征服,讓她們成爲我的性奴隸。
Stephy卻不知道我的魔鬼念頭,一聽到「懷孕」,已不禁看著一旁的Thersa
與Kary,男人的精液確實已注滿她們的子宮,而回想一下自己的日子,自己確實有非常大的懷孕可能性,只好服從地舔著男人的陰莖。
我將重震雄風的陰莖由Stephy的小嘴內抽出,Stephy甜美的津液由嘴角間與
我的龜頭前端拉出了透明的絲線。我將Stephy抱回原位,只因現在仍未是奸淫她的時候,我轉身淫笑著迫近仍舔食著Thersa陰戶間精液的Miki,我先將Thersa抱起放到仍是爛泥般的Kary身旁,並以手指撐開少女的陰唇,確認裏面的情況。
沒用的Miki舔了半天只不過纔舔去了Thersa陰道外的殘余精液,一點也沒有吸她子宮內的大量白漿,我冷笑著拍拍Thersa的臉︰「你的好姊妹不肯喫掉你裏面的精液,她定是想看看你懷孕的樣子。」
Kary與Thersa想起因奸成孕的可怕,已不禁怨怒地瞪著Miki。我淫笑著走到Miki的背後,將她以後背式放在台面上,「我就代你們好好幹爆這可惡的婊子,讓她嘗嘗懷孕的滋味。」說完已揭起Miki的短裙,再拉下她的內褲,也不脫去她身上其他的衣服,已將硬直的分身直挺刺入Miki的蜜唇之內。
陰莖穿過了Miki柔軟的處女膜,破瓜的撕裂刺痛令Miki發出了哀號,失貞的處女血觸目地由我們的接合處流出,顯示出Miki的處女已毀在我的手上。我
雙手穿過了寬子的腋下,粗暴的撕開了她的衣衫,抓著她那一雙剛裸露而出的乳
房,借力抽頂著處女的蜜穴,陰莖硬擠開Miki緊合的陰道肉壁,深深開發著內裏的每一絲空間。
下體撕裂般的痛楚令Miki痛得狂哭扭動起來,但是內裏的緊窄感覺卻爽得我捨不得停下動作,反而加快了抽插的動作,粗大的陰莖磨擦著Miki幼嫩的陰道,令Miki的身心都受到極之巨大的傷害。
可憐的Miki初經人事,幼嫩的處女陰道卻受到我殘酷的狎玩,痛得雙腳也合不起來,由陰戶中流出的血絲已不再只是處女血,而是陰道破損的血迹。更可憐的是一旁的Kary與Thersa看到她的可憐相,不單止不同情她,反而爲男人打氣加油,令男人更用力抽插著自己的嫩穴,令Miki不禁萬念俱灰。
不過當最痛的一刻過後,Miki的身體已漸漸湧出感覺,男人的陰莖每一下都
頂到自己的花心,令自己的子宮深處産生觸電般的快感。我亦察覺到Miki的表情已不再像剛起始時的痛苦,于是反轉她的嬌軀,再順勢撕去她身上剩余的衣服,
然後抱起她以直立式狠狠的狂抽著,令Miki發出了一下下又響又亮的呻吟。
我將Miki抱到Stephy的面前,當著她的面前將陰莖一下又一下的轟入Miki的嫩穴內,令Miki爽得不斷淫叫起來。我感覺到Miki的陰道越來越熱,于是便吻上她的小嘴,吸啜著她的小舌,並將我的津液灌入她的唇內。
我大力地抽頂了幾下,Miki的反應激烈得痙攣起來,我故意問︰「小寶貝要
洩了嗎?」Miki已被我幹得分不清東南西北,只懂得淫叫道︰「要洩了要洩
了」同時在我的抽插下達到了極樂的高潮,洩身而出的卵精甚至噴到了Stephy的臉上。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