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徐靜蕾

玉女徐靜蕾(1-6

徐靜蕾(1)

徐靜蕾是我一手栽培起來的,現在她已經是青春玉女,偶像級明星了。她身材苗條但不失豐滿,皮膚細膩白透紅,活潑可愛的臉上當得起「眼含秋水,眉畫遠山」的形容,充溢在她身上的那種少有的美讓人過目難忘,更?少有的是,她那美妙的處子身至今還沒有人見過,我和其他導演不同,我欣賞徐靜蕾的清純,所以一直愛護她,沒捨得將她的處女身開發了。其實她在接她第一部片子前也曾想用處女身來競爭女主角,我不忍心糟蹋她,就安排她演配角,正因?徐靜蕾仍保持處女身,她就和別的女明星不一樣,她的清純、活潑無人能極。

然而,這天生麗質很快就會被人細細品賞了,最近徐靜蕾戀愛了,這是我無法忍受的,很顯然在不久的將來,她的玉女身將交給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劇組的同事也提醒我趕快用了她,免得將如此美女的第一次拱手讓人。我也有此想法,可畢竟今天的徐靜蕾已是大明星,她決不會同意和我上床。

我的思緒回到了幾年前的那個夜晚,?了競爭女主角,徐靜蕾邀我上她宿舍共度良宵,進入她房間後立即被她的美色所吸引,徐靜蕾一身粉紅色的休閑套裝,短袖的開襟上衣下,雪白的奶罩隱約可見,時髦的超短裙勾勒出下身修長柔和的曲線,襯著雪玉似的美足上粉紅色的細帶高跟涼鞋,好一個端莊典雅的玉女!她的美,美得那?和諧悅目,美得那?的超凡脫俗,令我情不自禁的就被俘虜了。儘管她尚未成名,我深信她將很快成?青春偶像。

我注視著徐靜蕾,如雲秀髮上挂著晶瑩水珠,合體的衣裙掩不住少女婀娜美妙的曲線,凹凸胴體若隱若現,玉乳高聳,雪腿纖滑修長,圓潤優美,纖纖細腰僅堪盈盈一握。

徐靜蕾那雙美眸似一潭晶瑩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鵝蛋形的線條柔美的俏臉,配上鮮紅柔嫩的櫻紅芳唇,芳美嬌俏的瑤鼻,秀美嬌翹的下巴,顯得溫婉妩媚。在柔和的夜明珠光映襯下,她像一位從天而降的瑤池仙子,傾國傾城的絕色芳容,真似可羞花閉月、沈魚落雁。
我和她在坐下,「導演,先聽會音樂。」,說著靜蕾關了燈,在一片漆黑中傳來了「unchainedmelody",音樂使我和靜蕾都漸漸動情,黑暗中我發覺靜蕾的身子在不斷向我靠近,我聞到了徐靜蕾身上那種特有的蘭花幽香般的體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左手不老實地伸向她的纖腰,我的左手已撫上了她的小蠻腰,她輕微地顫抖一下,沒有掙紮,這是給我最好的鼓勵,我左手一用力,把她拉倒在我懷,右手抱住了她的香肩,她在我懷顯得嬌弱無力,輕輕喘氣。

我一把把徐靜蕾抱得更緊了,開始親吻她精致的耳垂,最後落在迷人的紅唇上,被我火熱的雙唇攻擊,她感覺自己好像此時在一樣,當我的舌尖分開自己雙唇時,她並無絲毫抵抗的意念,當我的雙唇與她香舌纏繞到一起時,她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我又突然進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濕潤、柔軟的雙唇,吸吮間一股津液由她舌下湧出,兩人都有觸電的感覺,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親吻的感覺如此美好,徐靜蕾霎時間感覺到百花齊放,自己就像一只快樂的花蝴蝶一樣,在花叢中自由飛翔,輕盈無限,我們兩人舌尖纏綿,互相吸吮著,再也不願意分開。

徐靜蕾陶醉在美好的感覺中,覺得背後我的一雙大手順肩胛到腰際不斷撫摸,被撫摸過的地方熱乎乎的感覺久久不去,偶爾撫上豐滿的雙臀,那可是美女的雙丘啊!我那雙魔手肆意的抓捏著,愛不釋手。

「嗯……不要嘛……」徐靜蕾口是心非的說。我那雙手的目的不限于此,有時竟偷偷的越界想從腋下迂回到胸前,她忙伸手摟緊我,使兩人上身不留空隙,沒想到這樣的後果是雖然我的雙手暫時不能進入,但胸前的淑乳卻更加受到刺激,徐靜蕾不由得全身微顫。「靜蕾,這是你的初吻嗎?」我關切地問著,徐靜蕾嬌羞地點頭,她羞澀地掙脫我的擁抱站了起來,開亮了燈。「導演,只要你喜歡,靜蕾可以給得更多……」說完徐靜蕾大膽地坐在我的腿上,將她上衣的紐扣一粒粒解開,襯衣已被扯開,一具美妙絕倫的軀體顯露出來,凸凹有致的侗體舒展著,雪白的臂膀和修長的雙腿就是那?隨意的放著,但絕找不出更合適的放法,我懷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覺得任何人都不能亵渎這?完美的身體,我不轉睛地看著她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但見眉挑雙目,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櫻唇微?,貝齒細露,細黑秀髮分披在肩後,水汪閃亮的雙眸閃著羞澀而又似乎有些喜悅的輝芒,泛著純潔優雅的氣質。

「導演,我美嗎?」徐靜蕾那薄薄的半透明奶罩,似有若無的,更襯出了嬌巧纖細的美妙曲線、柔若無骨的仙肌玉體;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對微微顫動的少女香峰,此刻正毫無掩飾地高挺著,豐腴圓潤,而且碩大,秾纖合度地融入那完美的嬌軀,峰的兩顆蓓蕾粉嫩粉嫩的,似綻未綻、欲凸未凸,彷佛正等待著異性的採摘般,粉紅的蓓蕾在皙白光潤肌膚的襯托之下,更顯誘人;我再次摟住她,只覺胸前擁著一個柔嫩溫軟的身子,而且有她兩座柔軟、尖挺的處女峰在胸前,是那?有彈性。我的手握住了那嬌挺豐滿的玉乳,揉捏著青澀玉峰,感受著翹挺高聳的處女椒乳在自己雙手掌下急促起伏著。

徐靜蕾的手伸到裙子一側的拉鏈,「哧……」拉鏈被拉開,裙子被鬆開後從裙腳一直向上被掀起,靜蕾百色的三角內褲逐漸地出現在我的視野中,內褲邊緣所綴的花邊,在雪玉也似的潔白肌膚襯托下格外的顯眼。靜蕾一點一點的將短裙自下而上地褪了下來。于是,當裙子離開身體的瞬間,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了胸衣和內褲了,除了胸前的文胸和下身的內褲,她像牙一般光滑潔白的肌膚已曆曆在目,曼妙的曲線更是裸露無遺。這半裸的美體令我驚歎不已:「真是絕色!」她的文胸是四份三罩杯的,邊緣綴了蕾絲,透過文胸的內側能看見她隱藏在文胸後雙乳的圓弧和隱約可見的乳溝,白色的高衩三角褲是如此的通透,以至他似乎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陰阜和黑亮的陰毛。白皙如玉的膚色、圓錐狀在奶罩下聳立的雙峰、圓滑柔美的線條、兩粒鮮嫩誘人的小櫻桃著奶罩,呈現出少女的豐腴,三角褲下隆起的陰阜和黑亮的陰毛,這女性最隱秘、最寶貴的部位,這簡直是人間的極品!
我滿布血絲的雙眼,放肆的盯著靜蕾雪白半裸,玲珑浮凸的軀體。勻稱優美的身體上,大部份的肌膚都已經裸露了,粉紅色的內衣褲緊貼在同樣高聳的前胸和臀部上,反而比一絲不挂更煽動欲火。那柔和曲張的線條不自覺的流露出誘惑和性感來,潔白耀眼的肌膚展示給我,透著少女的羞澀同時也飽含著成熟女體的妩媚。
「導演,你喜歡我嗎?我可以將少女的一切都給你。」徐靜蕾略帶挑逗,「導演,還不脫我的乳罩和內褲。」
「靜蕾,如果你已不是處女我今晚很想和你激情風流,共度巫山,如果你還是處女,我不希望你輕易失身,你的人生路還很漫長。」

「導演,我剛獻出初吻當然還是處女,但我希望今晚我能?你獻出初夜。」說完徐靜蕾解開了奶罩,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玉乳脫盈而出,純情聖潔的椒乳是如此嬌挺柔滑,堪稱是我所玩過的女人當中的極品。一雙欺霜賽雪、挺拔高聳的玲珑玉锺含羞微顫著;兩點精巧稚嫩、細圓如珠的相思紅豆在一圈淡淡的嫣紅玉暈中傲然翹立起來;一道光滑的淺溝橫亘于挺立的雙峰間。我直瞧得兩眼發亮,靜蕾一雙玉桃般嬌滴滴、水靈靈的雪乳,在微微的顫抖中無所遁形了,半球形的雪峰十分碩大,線條格外的柔和,膚色格外的潔白,光滑細嫩的肌膚閃動著白瑩瑩的光澤;尖尖的乳頭微微的向上翹起,那乳尖上小巧渾圓的嫣紅兩點,猶如漫天白雪中的兩朵怒放的紅梅傲然屹立在我面前。

徐靜蕾將將她內褲輕輕一拉,順利地將內褲剝掉,然後挑逗性地仍給我,我聞了一下,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在徐靜蕾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嬌香可溢,黑濃的茵茵芳草覆蓋其上,罩著神秘幽谷,整個赤貝粉紅清幽,一條誘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後延伸,把這高挺唇肉一分?二;鮮紅閃亮的嫩穴在芳草底下若隱若現,門戶重?,玉潤珠圓,輕張微合,嬌媚無比!香臀渾圓,玉腿修長,纖臂似藕,腰細如折柳!,在徐靜蕾桃源聖地的周圍是一大片陰毛,長得很茂密,飽滿的陰阜微微裂開一條細縫。寶蛤已然潺潺流水,兩片嫩紅的小陰唇靜靜守護著伊甸園,等待著主人的到來。

「導演,你喜歡在上做還是到床上快活。」邊說全身赤裸的徐靜蕾在我身前挑逗地扭動纖腰。一個粉雕玉琢的胴體直叫我的肉棒暴漲欲裂,差點連鼻血都流出來,只見她一身瑩白如玉的肌膚,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胸前兩座高聳堅實的乳峰,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兩顆淡紅色的蓓蕾,只有紅豆般大小,尤其是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不細看還看不出來,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纖細的柳腰,只堪一握,玲珑小巧的肚臍眼,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渾圓挺翹的美臀,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兩腿交界處,一條細長的肉縫,搭配著若隱若現的疏疏幾根柔細的茸毛,真是渾身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叫人目眩神迷,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槍上馬,快意馳騁一番。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將赤裸的靜蕾抱起,進入了她的閨房,在床上我大喜,情不自禁的抓住靜蕾兩顆堅實的玉峰,肆意的玩弄起來,只覺觸感滑潤,滴溜溜的彈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贊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幾分,張開大口,就是一陣滋滋吸吮,還把整個臉湊上去不停的磨蹭著。徐靜蕾身體也漸漸起了反應,鼻中的呼吸漸漸濃濁,一股如蘭似麝的氣息逐漸迷漫在空中,雙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來了。我將她的玉腿分到最開,臉湊近了她的蜜洞,我的呼吸不由得沈重起來,目光順著她光潔的大腿內側往上望去,徐靜蕾雪白無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膚滑膩如絲,玲珑浮凸、優美起伏的流暢線條使得全身胴體柔若無骨、嬌軟如綿,那女神般聖潔完美的玉體猶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蓮花,是那樣的美豔、嬌嫩。大腿兩側是隆起的豐滿的大陰唇,像兩扇玉門緊緊關閉,只留下一條小小的深紅色的縫隙,縫隙的中間還隱隱可見一個小小的圓孔;縫隙的上緣是粉紅的陰蒂,烏黑的陰毛只分布在陰蒂的周圍和大陰唇的上緣,大部份的大陰唇原本的粉紅色都暴露無遺,顯得很鮮嫩的樣子;大陰唇的下緣會合後變成一條細細的系帶,一直連續到菊花輪一樣同樣緊閉的菊蕾口,這是一條險要的峽谷,皮膚的?色恢複了晶瑩的白色,兩側是圓渾豐腴的小山一樣的臀部,潔白柔軟如凝乳一般。從縫隙看到紅色的粘膜,那是還沒有讓任何東西碰過的處女粘膜。


我輕輕撫摸著靜蕾的雪峰,只留下乳峰端那兩粒豔紅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乳尖上稚嫩可愛的乳頭,熟練地舔吮咬吸起來。我一邊含著靜蕾鮮嫩粉紅的乳頭「滋滋」的吮吸著,一邊撫弄著她挺拔高聳的雪峰。雙手伸到身下,撫摸著靜蕾渾圓柔軟的臀部和雪白修長的大腿,粗大的肉棒按捺不住摩擦著靜蕾微隆的陰阜和柔軟烏黑的陰毛。靜蕾柔軟而烏黑的陰毛下兩片豐滿的大陰唇緊緊關閉著,嬌嫩的黏膜呈現可愛的粉紅色。她的陰毛不算特別的濃密,我輕易找到了靜蕾的陰蒂,然後一下一下的揉捏起來,同時也開始撫弄起兩片嬌嫩的大陰唇。敏感區域受到這樣的觸摸,靜蕾的身體很快有了變化,粉紅的大陰唇漸漸充血張開,露出了粉紅色的花蕊和嬌嫩的果肉,花園也慢慢濕潤,流出了透明的愛液。我索性埋下頭,用舌頭舔吸靜蕾的玉門。緊閉的玉門在不斷的挑逗下再也抵擋不住,打開了它寶庫的大門。徐靜蕾全身一陣激烈抖顫,洞中清泉緩緩流出,口中不由自主的傳出動人的嬌吟聲,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禁緩緩的搖動柳腰,迎合著我的愛撫。
「導演,不要停,就這樣愛撫靜蕾。」
得意的看著徐靜蕾的反應,手上不緊不慢的撫弄著眼前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見到徐靜蕾霜在我的逗弄下,口中嬌喘籲籲,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紅的肌膚布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自己的愛撫,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難耐淫欲的煎熬……
在我的逗弄下,徐靜蕾口中嬌喘籲籲,還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紅的肌膚布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我的愛撫,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還在享受情欲的快感。
我再次溫柔地吻上了她微呶的櫻唇。

靜蕾溫柔馴服地獻上了自己的紅唇,完全沒有一點矜持和抗拒,我的技巧卻是格外的高,她只覺得才只是一吻上而已,我的舌頭已迅快地溜了進來,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帶著她在唇間甜美地舞動著,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簡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徐靜蕾登時芳心迷醉、咿唔連聲。迷醉在深吻中的徐靜蕾渾然忘我地任由我火熱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雖說不斷有汁水被她勾吸過來,但不知怎?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發焦燥了;好不容易等到我松了口,從長吻中透過氣來的徐靜蕾卻只有嬌聲急喘的份兒,兩人的嘴兒離的不遠,香唾猶如牽了條線般連起兩人,那美妙無比的滋味兒,讓徐靜蕾採取主動,把才纔給我教曉的口舌技巧全搬出來。碧香亭_*o*V-JStB
當我的手沿著徐靜蕾那玉滑細削、纖美雪嫩的玉腿輕撫著插進靜蕾的玉胯「花溪」,手指分開緊閉的滑嫩陰唇,並在她那聖潔神密的陰道口沿著處女嬌嫩而敏感萬分的「花瓣」陰唇上輕擦揉撫時,靜蕾更是嬌啼不斷:「唔……啊……啊……啊……啊……唔……哎……」

我又輕輕的把她大陰唇往兩邊撥開,玉門緩緩的打開,我驚異于這女體的結構。粉紅色的門內還有一道小門,那是一雙小陰唇,再深入,圓圓的陰道開口終于顯露,這迷人的肉穴,將要迎來一位新客人。我只覺得下身的巨棒已堅硬異常,躍躍欲試的想鑽進這小小的洞口,直搗子宮。vl|yW
徐靜蕾一絲不挂、嬌柔無骨、凝脂白雪般的晶瑩玉體在我的淫邪輕薄下一陣陣的僵直、繃緊,特別是那粗大火熱的棍壯物體在她無不敏感的玉肌雪膚上一碰一撞、一彈一,更令靜蕾心兒狂跳、桃腮暈紅無倫……

此時的我已是欲焰高熾,忍不住將那在無比嬌軟滑嫩的溫熱花唇旁輕佻細抹的手指向靜蕾未緣客掃的花徑深處尋幽探秘……

「唔----」,靜蕾嫩滑嬌軟的花唇蓦地夾緊意欲再行深入的手指……
我小心翼翼、一寸寸地探索著神秘幽深的火熱腔壁上滑膩無比的粘膜嫩肉……
暗暗體昧著身下一絲不挂的嬌柔玉體一陣陣難言的輕顫,感受著手指尖傳來的緊夾、纏繞,我的手指終抵達絕色美貌的清純玉女那冰清玉潔的童貞之源…
無論玉腿怎樣的緊夾,無論花徑內的粘膜嫩肉怎樣地死死纏繞阻礙,清純處女的神聖貞潔終落入我的邪手,徐靜蕾芳心欲泣、嬌羞萬分,桃腮暈紅無倫更顯嬌媚

我用手指細細地體昧著胯下這高貴端莊的聖潔玉女那神秘誘人的處女膜特有的輕薄、稚嫩……
我的指尖不時地沿著靜蕾的處女膜邊上那嫩滑無比的媚肉轉著圈……
清純可人的徐靜蕾桃腮嬌豔暈紅,美眸緊閉、檀口微張、秀眉緊蹙,讓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恥難捺的的痛苦還是亨受著新奇誘人、銷魂無比的刺激……
我又用大拇指輕輕撥開柔柔緊閉的嬌嫩花唇端那滑潤無比的陰蒂,猶如羽毛輕拂般輕輕一揉……

「啊----」,靜蕾如遭雷噬,一絲不挂的赤裸玉體猛地一陣痙攣、僵直,白皙纖秀的一雙素手不由地深深抓進潔白柔軟的床褥……
「導演,把你的肉棒插入吧。」

我欲火焚身,再也克制不住,猛力壓在那誘人胴體,將已經餓了很久的肉棒對準了徐靜蕾的陰道口,準備實施最重要的一幕──侵入了。龜頭不斷摩擦著靜蕾的花園口,只要進入徐靜蕾就將被破身,靜蕾的一雙媚眼也鼓勵著我對她的玉女元蕊一親芳澤。
在奪走靜蕾初紅前我最後看了她一眼,見她雪膚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雙眼好像也迷蒙著一層濕潤的霧氣,嬌豔的檀口微?,貝齒輕舐著櫻唇,散發出芬芳馥郁的體香味,她仰著修長脖頸,伸出一雙光滑潔白的玉臂,這個姿勢更加凸顯出她白皙堅挺的玉乳,雙峰動蕩有致,上面那兩顆豆大櫻紅蓓蕾微微上翹,鮮紅的乳暈美麗誘人;纖纖細腰和飽滿酥胸有著鮮明的對比,盈盈不堪一握,玲珑曲凹有致,淑乳圓滑的弧線沈甸甸的,在胸前怒放。

我突然覺得我不能糟蹋這樣的玉女,「靜蕾,你這樣失身與我太可惜了,我知道你要成名,我一定捧紅你,但你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處女身。」
靜蕾也沒勉強我,「那你留下來陪我睡一晚可以嗎?晚上你想操我我會任你?所欲?。」

這樣我和靜蕾一絲不挂裸睡一晚,整晚我忍住沒將肉棒插入她的處子桃園。我偷偷地將精液全部射在靜蕾的奶罩和內褲

第二天醒來,我盯著徐靜蕾赤裸的身軀吞了口口水,那嬌嫩吹彈欲破的肌膚潔白如玉,胸前一對圓潤的乳房顯得那樣玲珑可愛。隨著徐靜蕾急促的呼吸,雪玉般晶瑩的胸脯急速起伏著,淡淡的乳暈也變成了嬌豔的桃紅色。平坦如垠的小腹微微顫動,兩條健美修長的玉腿充分展示出她身材的婀娜多姿。緊閉的雙腿保護著少女最珍貴的方寸之地,只有整齊濃密的芳草覆蓋在隆起的小丘上。
靜蕾小手摸著我的肉棒,「導演,你的小弟弟還想進門嗎?以後除非你強姦我,不然我可不會主動和你行雲布雨了。」

我想象著在這玉女禁區內進入、侵襲、佔領、撕裂、沖擊的感覺是如何的香豔刺激,禁不住沖動朝徐靜蕾撲了過去。雙手揉捏嬌挺的雙乳,粗野地狂吻靜蕾的朱唇、粉頸,鼻間呼吸著令人心儀的處子體香……

「啊……」徐靜蕾低聲嘤咛呻吟,身體因挑逗而泛粉紅,一股股難耐的燥熱不斷由體內升起,令她春潮翻滾無力承受,我們嘴唇緊密相貼,我靈活的舌尖不斷在她口內吸吮撥弄,品嘗一道道甜漿玉液。我逐漸下移,雙手各執一只玉峰左右品嘗,頭部埋進深谷呼吸著誘人的乳香,偶爾雙唇夾住蓓蕾不斷研磨,「哦……」引來徐靜蕾的陣陣吟啼。雙下探摸進雙腿間的禁地,徐靜蕾忍不住驚喘出聲更增添了香豔氣氛。我無手指微微用力向少女下體挺進,伸腿擠進她因抵抗而並攏的腿間,使徐靜蕾的私處在我身下一覽無余。
我還是沒糟蹋靜蕾,我穿好衣褲,準備離開,靜蕾將她的奶罩和內褲給我。
「導演,留做紀念吧。」
從此,我再也沒機會操靜蕾,我好後悔……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