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明星性愛全紀錄

美女明星性愛全紀錄

美女明星性愛全紀錄

當天晚上,我到附近的一間桑拿浴室去獵豔。一進門,就有個漂亮的女職員親切地帶我到樓上的“桑那室”。所謂“桑那室”,只是一間數十尺的房間,裏面有一張單人床,一個橢圓型浴池,設備雖然很簡單,但我也並沒有什麽不足的感覺。兩個漂亮的“桑那妹”跟著入房,她們隨即脫去制服,露出胸圍及三角褲,原來,這正是“桑那”浴室的規矩。她們自我介紹,一個叫楊丞琳,另一個是蔡依琳。細看兩人的身材,覺得都長得不錯,蔡依琳身段苗條,而且皮膚白嫩。但我較爲喜歡楊丞琳,由于她圓圓的臉蛋很甜美,而且豐滿有肉,頭發又長,禁不住就手多摸她兩下,想不到楊丞琳來者不拒,反而自動自覺的脫掉胸圍,任我摸捏她的肉乳。蔡依琳也不甘示弱,同樣脫個清光,兩人好似鬥氣似的,而且蔡依琳更是老實不客氣,她玉手纖纖,親自替我脫掉外衣.西褲,脫得只剩下三角褲,進而用白嫩的手兒向我的寶寶進攻。楊丞琳見此情形,不理三七二十一,竟然自動的把酥胸送到在下的嘴邊,笑著對我說道:“吃呀,吃奶奶吧!”被她們調戲之下,我玩到興致勃勃,底下個寶寶也開始“變形”了。此刻,楊丞琳已經脫得赤條條,雙眼半合躺在床上,似乎在等待著我的進攻。她的三角地帶濃草密集,中央的肉溪飽含晶亮的淫水,這種媚態,充滿了強有力的吸引。雖然蔡依琳也眼巴巴地在身邊凝視著,我也顧不上客氣客氣,一于揮鞭進馬,一聲:“我來啦!”就直搗黃龍。本以爲她會受不住這突加其來的進攻而驚叫起來。那裏知道楊丞琳卻挺起屁股迎接。就這樣,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把粗硬的大陽具盡根插入楊丞琳的肉體裏。另一邊的“桑那妹”蔡依琳則十分抵死,當我揮鞭在楊丞琳的小肉洞出出入入之時,她卻在我的屁股上輕吻,這種感覺其實是很奇妙的。楊丞琳眉絲細眼,似乎十分享受在下的沖刺,如此這般出出入入地玩了數十次,終于不敵,而敗在楊丞琳的小穴裏了,我的陰莖一下子就噴出了許多的精液,抽搐了將近10多下直到噴完了最後一滴精液,才漸漸的平息下來。楊丞琳退到一邊沖洗著陰道,蔡依琳則接著用吮吸我的陽具,在她的努力之下,我又一柱擎天了,蔡依琳高興地騎到我上面,把她的小肉洞套上我的一柱擎天。于是我以逸代勞享受著蔡依琳銷魂洞裏帶給我的快感。當我再次射精于蔡依琳的陰道裏時,已經相當疲倦了。于是就左擁右抱著這兩個活色生香的嬌娃進入了夢鄉。在朋友家中住了幾日,我又覺得很不耐煩,決定獨自出來闖天下。首先入住一家汽車酒店,這種酒店,可以說是馬尼拉的特色,它不但有一個寬大的停車場,還有十數個車房,當的士駛入,就直接轉入車房,客人落車後,可以立即沿著車房邊的樓梯步上閣樓,上面另有一番風味。車房的閣樓就是“迷你”酒店。內有客廳睡房各一,又有浴室及洗手間,設備也頗算完善,身處其中,亦頗爲舒服。這裏二樓的酒吧,中央有一個表演台,兩旁才是座位,客人叫了酒,可以面對舞台,一邊飲酒,一邊欣賞“阿哥哥”豔舞表演。大約半小時,就有一次“表演”,每次有四位豔舞女郎出場,她們穿著緊身舞衣,身材特別突出。小姐的胸前,每人都挂著一個號碼,以便記憶。她們之中,有不少是女學生,她們爲了賺些外快,就來酒吧兼職,遇到合適的客人,也會應酬一下。說來令人吃驚,她們之中的年齡有的只有十五六歲。跳到第二場,我已經看中一個女孩子,她十八九歲,樣子清純,身材動人,暗中知會侍應,一聲“OK”,果然該場表演過後,排名第七號的豔舞小姐跟著侍應下來,坐到我身邊,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說道:“多謝你,先生。”

從談話中,得悉她的芳名叫容祖兒。是大專學校的女大學生,目前她在主修“護理”科目,預算畢業後出來當護土的。她家中有五個弟妹,父親是個報販,入不敷支,爲了要完成學業,容祖兒才會硬著頭皮當豔舞女郎。最初,她很天真,以爲“阿哥哥女郎”只是在台上跳跳便成了,到後來才知道要陪客人飲酒應酬的,容祖兒拒絕了,因此她曾先後被辭退,這是她工作的第三家酒吧,如果今次拒絕與客人交際,看來又要失業了。從說話中得悉,今天她才來做“阿哥哥女郎”,而且從末與客人“開波”。我笑笑問道:“這次你該不能拒絕了吧?”容祖兒又粉面泛紅,點了點頭說:“不敢了!”我想帶她回“汽車酒店”,容祖兒突然提出:“不如到我家去坐坐吧,如果你喜歡,也可以在舍下停居的!”問心一句,同容祖兒出街,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想和她上床,所以一口拒絕,但答允明天再到其府上拜侯,她也不反對。容祖兒自認是“半個處女”,原因是她只與其前度男朋友發生過一次關系。果然,當我進入她的肉體時,容祖兒的反應並不激烈,但她那裏又緊又窄,十分好享受。這一晚,我打破慣例,一連玩了容祖兒兩次,因爲沒有用袋子,第一次我在容祖兒陰道射精後,容祖兒立即起身到浴室灌洗。第二次,當我抽送至將要射精時,我提議容祖兒讓我射在嘴裏,容祖兒欣然接受了,並吞食了我射在她口中的精液。次日清晨,我邀容祖兒再玩一次,容祖兒要我讓她先去浴室梳洗一番。當走出來時,身上仍然是一絲不挂,但我見她已經梳理過頭發,渾身也香噴噴的。我把她架在床邊玩“漢子推車”,奇怪的是,這個花式令她十分興奮。她不再像昨晚那樣勉強任我施爲,而是主動扭腰擺臀,極力把陰戶向我迎湊,于是我改用讓容祖兒跨到我身上“坐懷吞棍”,可惜她的技巧仍不夠純熟。于是最後還是采用原來的姿勢,我把容祖兒的雙腳架在肩膊,然後一邊用粗硬的大陽具抽送容祖兒的陰道,一邊撫摸她的嬌軀。這次,我又把精液射入容祖兒的陰道裏,但是到起床的時候,我的腳都軟了!回香港後不久,就遇上一個八號風球高懸日子,我沒有什麽好的去處。從窗口望下去卻見到一間卡啦OK伴唱室霓虹光管招牌通明。本來,附近的色情場所我是不想涉足的。不過在這種日子裏要解決無聊,唯一的去處還是到那間伴唱室去逛逛一入門口,就有一個女帶位把我領到一間獨立的伴唱室。裏面陳設簡單,只有一架電視機和一張雙人沙發。不過環境也屬于潔淨和清雅。坐了一會兒,有一個青春漂亮的女孩子推們走進來。她含羞答答地自我介紹,她的名字叫著應采兒,又拿身份證讓我看,證明她剛滿十八歲,讓我可以安心地讓她伴唱。開頭大家都沒有什麽接觸,一起唱了幾首歌之後,應采兒就如依人小鳥,伏在我的肩膊。我趁著一起唱歌時把手搭在她的脖子上摸捏著,她也沒有理會。我得寸進尺,另一手從她衣服下面伸進去,直探她的雙峰。單憑我的感覺,是滑膩的兩團軟肉,而且充滿彈性。奶頭並不太大,我輕輕地把她一捏,應采兒哼了一聲,望著我說道:“哇!你好壞喲!”我並沒有停下來。搭在她脖子上的手從她的衣領插進去,每支手摸一個乳房。一會兒,又將下面的手伸到她的大腿上,她的大腿也很滑溜。但是我並不多留連,很快便順流而上,直抵她雙腿交彙的小丘。隔著三角褲,我已經感覺到她的陰毛好茂盛。應采兒撒嬌地說道:“怎麽摸人家那個地方喲!”我不理她,更把手指穿過三角褲,直探濕潤的小溪。應采兒已經唱不出歌來,小嘴裏只是“依伊哦哦”地哼著。應采兒拉開我的褲子的拉鏈,把手伸到裏面,捉住我的陽具,把它掏了出來。“哇!你這條肉棍兒好大喲!一定玩過不少女人吧!”“是啊!不過我特別喜歡和你這樣的女孩子玩哩!”我一邊說,一邊繼續挖弄她的小肉洞。應采兒顫聲說道:“你先停一停,先讓我幫你出一出火,一會兒上樓之後,我再任你要怎麽玩啦!”我放開應采兒,她跪到地上,把頭伸過來。張開小嘴,把我粗硬的肉棍兒含入口裏。她的嘴兒很小,剛好容納了我的龜頭。但是她用嘴唇包著棍溝,用舌頭舔著棍頭,攪得我十分受落。由于應采兒的嘴太小,她不時要把龜頭吐出來透一透氣。當我射精時,她正好張著小嘴嬌喘。所以我親眼看見幾滴精液噴入她的小嘴。

那時,應采兒不但沒有閃避,反而把我的龜頭含入拼命地吮吸。當我射精完畢,她則把我射入她嘴裏的精液點滴不漏地吞食下去。完事時候,應采兒把我的陽具舔吮了一會兒,然後收進我的褲鏈裏面。她稍微整了整衣服,就跟著我到樓上的住所。進門之後,應采兒好奇地問道:“你太太不在家嗎?”“不過,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太太了。”我把她摟進懷裏。“外面風大雨大,我就做你一夜新娘吧!不過,你可要輕一點兒弄我喲!”“平時你陪客人玩的時候,自己覺得舒服嗎?”我一手摸她的乳房,一手伸入她的褲腰裏掏弄她的陰戶。“其實我很少陪客人去開房的。雖然我們肉體是任客人玩摸的,但是在伴唱室也只是用手或者口替客人出火。只有我喜歡的客人,我才會答應她們出去開房,好像你,我一見就覺得很合眼緣。即時你不提出,我也會主動勸你帶我出來的。”應采兒說著,便把她的衣鈕解開,讓我更方便摸捏她的乳房。摸了一會兒,應采兒笑道:“不如我先去沖洗一下,回頭再讓你玩,好不好呢?”我點了點頭說:“好哇!我們一齊去,鴛鴦戲水!”應采兒輕解羅衣,首先露出一對雪白細嫩的大肉球。當她最後脫下一件三角褲時,我見到她的陰毛茂密光澤,粉紅色小陰唇微微突出,顯得分外性感動人。這時我的陽具也不由自主地對著她硬了起來。應采兒自己脫得一絲不挂之後,也把我脫得精赤溜光。我把她抱進浴室,將肥皂液搽在她漲鼓鼓的乳房上,應采兒也把纖纖玉手替我輕搓粗硬的大陽具。她的手勢非常微妙,一下一下溫柔地翻動著包著肉莖的外皮,令我覺得十分刺激。如果不是剛才已經在她的小嘴裏發泄個一次,我現在肯定又要在她的手兒噴漿。一輪爽快的鴛鴦浴之後,我躺在床上,由應采兒繼續戲弄我的陽具。她把靈巧的舌頭添遍我的全身。我閉著眼睛享受著,雙手就玩弄著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弄得她嘴裏開始發出一些呻吟聲,而且開始擺動那個又圓又滑的粉臀。我摸向她的陰戶,把手指一挑,搗進她的小桃源。濕滑的肉洞,已經爲我粗大陽具的插入做好了準備。我已經忍受不住,便來了個鯉魚翻身,把應采兒按在床上。應采兒隨即乖巧地伸手把我的龜頭對準她的洞口。我彎腰一挺,肉棒便順利闖進了玉門關。應采兒哼了一聲,接著是更大聲的呻吟。我托著她的美腿,下身向她的肉體瘋狂地抽動,直弄得她大聲地嬌呼起來。我一邊玩,一邊用手去撫弄她一對飽滿的肉球。玩了幾下,我伏下去,吮著兩顆嫣紅的奶頭。想不到這一下我自己也受用之極,應采兒的小肉洞裏濕滑得更加利害,而且主動地擺動起來。我爲應她的要求,一對手捧起她的屁股,跟著便用粗硬的大肉棒往她濕潤的陰道裏狂抽猛插。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只見應采兒渾身顫動著,小嘴微微又張又合,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分明是高潮到來的表現。我更加把握時機,把粗硬的大陽具深入地椿搗。終于,我在應采兒的幾下擺動之下,也支持不住了,一下酥麻的快感直湧上小腦,跟著全身抽搐,下面的肉棍兒也水準抖動。一股濃熱的精液直朝應采兒子宮那裏狂射過去。一場大戰之後,應采兒並沒有立即撤退。她讓我壓在她身上良久,直到我翻身下馬,她仍然親熱地依在我的懷抱。我望著應采兒洋溢著精液的毛茸茸小肉洞,心裏非常滿足。第二天早晨睡醒,應采兒仍然依傍在我的懷抱。她握住我昂手首屹立的肉棍兒,柔情地說道:“昨晚你好勁喲!我被你玩地欲仙欲死哩!”我摸著應采兒的細嫩乳房和渾圓的屁股笑道:“因爲你太可愛了,相信每一個男人見到都想和你玩,都想鑽入你美麗的肉體裏一泄爲快呀!”

“不過,我並不是和每一個男人上床都可以像和你玩的時候那麽興奮。因爲你很會調情,你摸得我很舒服,同時你的肉棒也很夠份量。”

“我現在又很硬了,可以再插進去嗎?”“我那裏被你搞得好像漿糊罐頭,還是洗洗再玩吧!”我抱起應采兒的嬌軀,走到浴室去。應采兒捉住我的陽具笑道:“你怎麽老是抱我,還當我小孩子嗎?我已經不小了嘛!起碼可以承受你這條大肉棒呀!”

“你像一個剛成熟的蜜桃,所以更加逗人心愛。我喜歡抱你就是疼你呀!”我雖然很喜歡應采兒,但知道多說也無用。我把她洗得冰肌玉潔,然後抱回床上。這次,輪到我把她全身舔吻。應采兒被我吻得好興奮,也給予回報。應采兒連我的屁眼都用舌頭去舔,只是始終不肯和我嘴對嘴接吻。接著,應采兒完全采取主動。她一會兒用乳房夾住我粗硬的肉棍兒玩乳交,一會兒騎在我上面“坐馬吞棍”。後來,應采兒高潮而身軟了,就由我玩她。我要她背向我跪著我“隔山取火”,最後,才以一式“漢子推車”,再次在應采兒可愛的小嫩穴裏灌注精液。

倆人摟著休息了一會兒,應采兒起來弄了一些吃的,我們一起赤身裸體地吃東西。我故意把果漿塗在應采兒身上,然後用唇舌舔吮,逗得她笑個不停。下午,台風減弱了,應采兒向我告辭,我留她再住一個晚上。她笑著說道:“如果我再不走,就會把你榨乾了!”應采兒走了,留下我在回味著昨晚和她的一夕風流。之後,我有再到那間找過她一次,可是,她已經不在那裏做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