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淫按摩師-1 作者 元陽九鳳

超淫按摩師-1 作者 元陽九鳳

(一)超淫按摩師-1作者元陽九鳳
喧鬧的都市人來人往的,我又回到我可愛的家了。
這一別就是十多年,看看如今香港這座城市確實有太大的變化,門前的樹長高了,記得我走時它剛剛種上,古老的台階有些鬆動,當年樓中的叔叔阿姨也變得蒼老了許多,哥哥姐姐們也都全成家了;我向他們打招呼,他們只是點頭笑應,並沒有認出我究竟是誰,318這個門牌便是我家了!如今我反成了新的租客……。
轉眼我已經回家兩天了,這天我閑著無聊便乘車去舊校玩,這裏變了,樓裝修新了,我慢慢地上了樓,細細的回味著當年的情景,那令人難忘的一幕幕不時浮現在我的眼前,讓我覺得好笑…。
「喂!…殷俊鴻…你嗎?…」
誰在叫我?聲音是從樓上傳來的,我擡起頭,是個女人,好面熟啊!…可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不一會兒,那女人跑到了我面前,她穿著一件紅色的風衣,留著齊肩的頭髮,長相屬于女性挑逗的意味,眼睛大大的,只是皮膚有些黑。
「我叫你,你怎幺不吭聲啊?」那美人兒疑惑地問。
「啊!我…噢…妳…是…?」我吱吱唔唔地說。
「怎幺,你連我都忘了是誰,我是張百芝啊!」她有些不大高興。
「噢,原來是妳!…哎喲,妳的變化可太大了。可不能怪我啊!…」我費了好大勁才認出來。
「你不也一樣嗎?…」張百芝親熱地對我說。
我倆席地而坐聊了起來,我問張百芝怎幺會來這的,她說老公謝霆瘋北上拍戲,自己被陳灌希所害,所有合約泡湯沒有了,閑著沒事來玩玩,倒和我不謀而合了;張百芝又問我現在在哪裏發財,我說我現在在北歐一家公司當按摩師,現在放假回港休息,緊接著又問她,她搖搖頭說:「你比我強多了,我現在沒工作,靠老公養著。」
「啊!妳都已經結婚了。」
張百芝對我笑了笑沒說什幺,幸好先前找到了一些寃大頭富豪,積存了不少錢,現在暫時退下來休息;我們又聊了一陣兒,張百芝拉起我的手說:「走,到我家去玩吧。」
「這合適嗎?妳丈夫謝霆瘋…會不會突然出現…」
「不用怕!…沒事,他那人整天不著家。」
看見張百芝玲珑浮凸的胸脯,我心想:「也好,反正也沒事幹。」
的士把我帶到了張百芝大埔的家,看來她家挺有錢的,獨立大屋裏六房三廳,她給我拿了香槟出來,我們在沙發上邊喝邊聊了起來。
「天氣可真熱啊!…」說著張百芝脫去了外面的襯衣,裏邊只穿著一件白喱士的小衫,可以很清晰地看見她裏面穿的深黑色的奶罩,這時我才發現我這位老同學的身材是非常豐滿,她的胸脯鼓鼓的!…腰枝纖細,曲線優美的肥臀微微上翹。
「殷俊鴻…不熱嗎?」張百芝問。
「還行啦!…」我胯間兇猛的巨龍不爭氣地硬起來,可不敢起來脫去外套,她接著又問:「對了,俊鴻在北歐學了什幺按摩技術!…要那幺多年的,手法一定不錯,願不願意給我也服務一回呢?」張百芝充滿挑逗的意味著望著我說。
「這個嘛!…本來沒問題的…噢!…可…是…」
「怎幺啦!…怕我不給你工錢嗎?…嘻!…嘻…」說著張百芝從抽屜裏取出了1000元遞給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在北歐學赤體推拿法。」我說:「如果你老公謝霆瘋突然回來!…撞見了怎幺辦?」
張百芝笑著說:「不用怕嘛!,謝霆瘋本是個性無能的人,他還經常叫我出去借種呢!…突然回來看到,料他也不敢管我,快點開始吧!…」
接著,張百芝在沙發上,脫去了胸前的外衫,只留下小衫及黑色的奶罩,褪下了長褲,連絲襪脫去了,身上那一條透明的絲內褲,勉強遮住了私處,趴在了沙發上,回頭對我說:「殷俊鴻快點來啊!…」彷彿是求我姦肏自己。
「好的!…好!…」我吸一口氣冷靜一下,趕忙脫掉大衣來到張百芝跟前。
此時在戲內令萬千影迷瘋狂的女明星、張百芝已毫無遮掩地似裸體一般躺著,她的肌膚相當的滑膩,週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股誘人的香氣,我心想:「今天可真是沒有白來。」我開始在張百芝身上進行按摩,雙手在她軟滑的背部、腰部、頸部、大腿,臀部上用奇巧的手法滑動著…。
異常的快感在她張百芝體內刺激,她晃著頭享受中呻吟著:「哎…喲…好舒服啊!…噢…嗯…對!…往下一點兒!對了…雪…就是那兒!…好爽…哎!…噢…噢…」
忽然!張百芝轉過身來,雙手勾住我的脖子,灼燙的俏臉帖在我耳邊,毫不羞恥地對我說:「我的前面也要按摩一下嘛!…」
這種情況我可習慣了,嘿!在外國沒有一個洋妞可受得了的!十多下…我便令她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了…。「當然行啦!…不過嘛!…前面可要給我拍下來仔細欣賞…更要用嘴才行啊!…嘻…嘻…」說著我的手已經撫向了她的小腹。
張百芝吻著我的臉,嬌裏嬌氣地說:「色鬼,就依你說的,快點動嘛!…」她肏開了兩條修長的玉腿,毫無遮掩地奉獻出玉體來,讓我用i-Phone拍下如何亵玩她淫賤的嬌軀。
我脫去了上衣,光了身子,下身只留一條小褲;由于剛才兇悍的大雞巴受到了刺激,我的那根粗糙而堅硬的陰莖早已挺得豎直了,如此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把淫賤的張百芝看得直嚥口水。
「來!…爲我含著大龜頭…嘿!對啊!…快點動嘛!」我挺身向前說,張百芝也不害羞,立即手握住粗糙而堅硬巨大的陰莖,急速套吮我大得恐怖的龜頭!
「噢…好…好啊!…百芝…嘩!好狼啊!再快點…再用點勁兒…嘩…嘩…嘩…爽死…哥哥了!」在i-Phone的鏡頭下、我雄腰猛挺!整根粗筋漲凸的大肉棒插到了張百芝的咽喉最深處,令她差一點窒息。
待我享受夠了,才飛速撲到了張百芝身上,狂吻著她绯紅的臉蛋、性感的嘴唇,她的雙手也擁住了我的臂膀;我順著她的脖頸往下吻,吻到了她的胸脯、她的乳房,張百芝的乳房豐滿而富有彈性,兩粒褐色的乳頭已高高地挺起,我興奮的把臉緊貼在她的乳峰上,把兩個肥大的奶子擠得凹凸不平;又用嘴猛烈地拱著!用口吮吸著它們,長長的舌頭舔著那顫動著的乳頭,用牙齒咬著…,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將要渴死的人找到了甘泉一般。
「嗯…小乖乖…雪…輕點…噢…啧…奶頭…都快被你咬掉啦!…快…快…我要…我要嘛!…快…讓我也爽爽吧!嗯…哎…我受不了…」張百芝亂扭著屁股,狂擺著頭。
我吮吸了張百芝肉腴渾圓的乳房一會,繼續往下吻著,小腹、大腿,最後該是她誘人的「肉仙洞」了!我毫不客氣地扯掉她的內褲,掰開了她的雙腿,剎時,她那迷一般的「肉仙洞」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當然再用i-Phone拍下她長滿恥毛的緊窄小浪穴,烏黑的陰毛像一簇簇戎草生長在兩腿間,那泛著紅潤的大小陰唇微微外張,似乎還在冒著熱氣,鮮紅的陰蒂充血後鼓脹,一絲溪水由穴口緩緩流出。
我被這奇異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住了,我再也控制不了心中的慾望,將i-Phone調教至錄影方式,鏡頭向住張百芝叉開的雙腿間,才把頭探到了那裏、貪婪地吮吸著她淫賤的小溪,粗糙的舌頭很努力地伸入小屄中,又用牙齒輕輕咬住她的陰蒂。
如此淫巧的口技,張百芝又怎能抵擋,此時她已是汗如雨下了,吟聲震天:「噢…要…死了…噢…再深點!…噢…噢…用勁兒!…好哥哥…噢…我…我…我…快受不住了…唔…快把你的大肉棒…也給我玩玩吧!噢…爽死了…噢…噢…」
舐、舔了一會兒,我才站起身來,脫掉了內褲,把那根早已挺得漲硬的大雞巴伸向張百芝面前,剛剛已含吮了一會的怒漲巨棒,她就像個沒奶吃的孩子見到了奶瓶一樣,雙手死死握住,毫不猶豫地大口地吮吸起來…一會兒,又吐出來,用牙咬、用舌舔,有時還拿著猙獰的龜頭往臉上亂塗。
又過了一陣兒,我感到要蹂躏她嫩滑的小淫肉窟了,推倒張百芝光溜溜的嬌軀說:「行了!小淫婦…該幹正事了!…嘻…嘻…」
張百芝掰開了自己兩條修長的玉腿,小腿架在我的肩上,我把猙獰的龜頭對準她的淫穴口,臀部向前一挺!「卟!…」的一聲、整根粗糙的大肉棒便毫無阻礙地插了進去。
張百芝的身體立時一抖,櫻唇淫糜的歡呼、淫喊道:「喔…哎…好…大…噢…好壯啊!噢…噢…快…快!快動呀!…噢…」我雙手抱住她的腰,飛快地抽插起來,每插入一下!…都使張百芝激動不已,歡吟不斷;從她陰肉壁鮮嫩的顔色看來,感覺她的陰腔非常緊湊,相信謝霆瘋很久已沒有肏操張百芝了。
那我便更需仗義幫忙,好好滿足張百芝的性慾吧!…我先使用的是「九淺一深」的戰術,胯間兇猛的巨龍肏插得下下通心,爽得她淚眼汪汪,可是,本性淫賤的張百芝但仍拚命地狂叫著:「啊!噢…噢…再用點勁兒…嗯…把我幹死好了…哎喲…噢…噢…啊!」她更瘋狂了,兩只手狠勁兒地揉挫自己的豐乳;過會兒,我又改用「五淺三深」、慢慢抽出、根根到底的棍術!張百芝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玉指擰著自己的乳頭淫叫。
「噗滋!哎…呀!…哎唷!噗滋!…噗滋!」張百芝毫不羞恥地在i-Phone的鏡頭扭轉,把自己最淫穢的醜態演示出來。
這樣子的做愛大概持續了十分鍾,感到自己腫脹堅挺的巨根濕粘粘的,我示意張百芝起來換個姿勢,她卻誤以爲我沒興趣了,抱著我的頸項說:「俊鴻哥哥!哎…別停下來嘛!…噢…小淫妹還要啊!…不夠呢!…接著幹嘛!」
我告訴張百芝是要換「狗肏式」姿勢,一邊姦肏她、一邊可捏搓那雙肉腴渾圓的乳房;她這才鬆開手,我讓她雙手扶著沙發,赤裸裸的嬌軀成直角90度站著,我站到她身後,撫摸起她的豐臀來;張百芝的屁股豐滿渾圓,我在那豐滿的屁股上輕輕地拍打了幾下,接著又吻起來,張百芝淫笑道:「好了…俊鴻哥哥,請快一點嘛!別再折磨小妹啊……」她晃動著屁股。
我扶正了胯間兇猛的巨龍,在張百芝酥痕的緊湊小穴上蹭了蹭,然後使勁兒往顫動的大陰唇裏一頂,便全根沒入了!我扶著張百芝的腰肢,屁股不停前後移動的活塞動作,使硬如鐵棍的陰莖均速在她小淫屄中出出進進、毫不停歇。
「哎呀!…殷大哥…噢…你好棒喔!噢…噢…花樣可真多啊!噢…我老公謝霆瘋可從來都不會這些的。噢…呀!…」張百芝回頭媚笑淫叫道。
「我會的還多著哩!…哼!…以後有機會再慢慢給妳過瘾吧!…」我像公狗般壓住張百芝,毫無憐惜地肏插著她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當然,雙手不忘捏搓她晃彈不休的大奶。
已經半個多小時了,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狂操不斷、與張百芝淫賤的呻吟仍舊持續著,從她那扭曲的面孔上,可以看得出她的淫蕩與慾望是多幺的瘋狂。
「哎…哎…再深點兒…噢…好…好爽…俊鴻哥哥…你的雞巴真利害啊!噢…小妹的淫屄都快被它插穿了…哎…喲…哥…噢…噢…噢…小妹受不了了…我…我…我還要…」
張百芝話還沒說完,我就感到騷屄裏一股熱流直沖大龜頭,一種觸電的感覺讓我再難以控制,要射了!我抽回胯間兇猛的巨龍,將張百芝使勁兒翻過來毫不保留地肏插著,終于真的要射了!大股精液毫不客氣地射在她的淫賤的肉窟兒裏,大量火灼、粘稠的精液注滿了張百芝的子宮、再滲出來,由屁股隙流在床舖上,她用手把白濁的精液塗均勻酥穴,便倒在了床上喘氣。
射精之後我吻著張百芝,有些疲倦,她對我媚喘說:「俊鴻哥…今晚…就不要走了,再陪陪我好嘛!…。」我點了點頭,摟著她閉目睡了一陣才起床。
休息足夠之後,我出廳看剛才拍下張百芝的淫態,正看得入神,張百芝又湊到我身邊說:「俊鴻哥…你…」她有些害羞,怯怯地對我說:「你…不是在外國學了…還會好多種玩法嗎,再給我露兩手讓我享受夠吧!…」
我笑了笑摟住這淫蕩的人妻張百芝說:「當然行啦!我在外國用了不少精神才學得了的,妳現在先去沖個澡,我才好好招呼妳吧!…」
「好啊!…」張百芝快活地跑去了浴室。
我心想:這個淫賤的浪娘,一會兒非把妳給幹穿了不可。想到這…我便從大衣口袋裏掏出一片藥丸,用水服下了;這是南非土著生産的一種壯陽藥,叫「尅癢止消」,它曾令我在一晚餵飽五個性饑渴的美人兒貴婦,當然我的袋口亦進帳了不少。
十分鍾後,洗得乾乾淨淨的張百芝身披浴巾走了出來,我叫她先在床上等我,便也進了浴室洗乾她留在我身上的穢漬;此時溫水一沖,「尅癢止消」藥勁開始發作了,我兇悍的大雞巴已在不知不覺之中挺了起來,緊緊轟直在我的肚皮上,相當威武!…體內一股無名之火直沖丹田,我對自己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是非常自信的,因爲它平時挺起時可達到16.5cm,服藥後可達23.8cm,凡是被我肏過的淫婦,都深知它的利害。
「俊鴻哥…你…你快點嘛!…」張百芝此時有點性急了,床上淫蕩的她也是一絲不挂,在柔和的燈光下更顯得妖媚動人;這時我光著身子走了出來,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傲然挺立,她也注意到了我勃起的粗糙巨棒,興奮地說:「嘩!…想不到你大肉棒這幺巨大。」
「爲人民服務嘛!…」我爬上了床躺下,然後對張百芝說:「這回妳也給我服務一下呀!…嘻…小淫婦…可惜我的i-Phone沒有電了,否則拍下來可精彩了。哈哈…」張百芝竟從櫃台中取出一部超高清攝錄機,讓我可清楚拍下整個姦淫她的情況來。
「大色狼,竟…欺負人家…嗯…雪…啧…」鏡頭下,張百芝毫不猶豫地坐在我的肚子上,俯下身親吻我的臉、我的嘴,更伸丁香小舌進我的口內,讓我盡情吸吮!一會兒又浮在我的胸膛上咬著我的乳頭,……所有極度淫亵、肉麻的動作都做出來。
「嘻…小淫婦,妳真有勁兒啊!…嘿…嘿…好…舒服…好…過瘾啊!…哈…嘻…嘻…」接下來,張百芝開始吻我的雞巴、陰囊,她先是毫不羞恥地把整根陰莖都含在嘴裏,像吃冰棒一樣含著,一會兒又用門牙輕輕地撕咬著大得恐怖的龜頭,她的左手更握住了我的雙睪,肉緊的揉搓著、掐按著,而且手勁兒是愈來愈大……。
「啊…嘩!淫婦輕點,妳把我的卵蛋都掐碎了…啊…吮得這幺肉緊的…」享受了一陣,我猛地把張百芝按在身下,拉開她的雙腿,左手瘋一般地揉挖那濕淋淋的陰腔,右手同時伸向她的胸部,抓摸著雙乳;此時,張百芝的兩腿掰得大大的,任由我吮吸她的顫動的大陰唇,右手按在我的頭上,左手引領著我的魔手在乳峰上遊搓著,全身上下抖動著呻吟道:「俊鴻哥…哥,你饒了小妹吧!哎…喲…喔…口技這幺利害!…我好怕你啊!……」
滿嘴都是粘稠的陰液,我要肏操張百芝了,我舒服地躺好、兩人面對面,,我擡起張百芝的左腿,把鋼硬的大龜頭對準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口,雙腿一蹬!「啪!…噗滋!…」輕響,整根粗筋漲凸的大肉棒絲毫不剩進入了她的騷屄中。
「啊!太大了…嘩!…哥…你的陰莖怎的變壯了?哎…喲…小妹的淫屄可吃不消了。…雪…雪…」張百芝的玉臂卻緊緊地摟抱著我,纖腰像石磨般扭轉。
「噢…噢…嗯…唔…噢…啊!…」張百芝毫不放鬆地喘噓噓,我緊抱著她,右手托著她的屁股使勁兒推搖,我們胸對著胸,她的兩個肉腴渾圓的大奶子被我的胸膛壓得扁扁的;灼燙而粗糙的陰莖飛快地在緊湊的陰腔中抽送著,像一台鑽井機,睪丸撞擊在張百芝的大陰唇,發出「啪!…噗!…啪」的淫糜聲響。
張百芝雙手緊緊地抓著床欄,享受著我毫不留情地頂肏,滿臉淫痛的表情,淫賤的大聲呻吟:「嗯…哎喲…啊…好…哥哥…再…再用力一些嘛!…肏…肏死我好了…噢…噢…嗯…對!…再深點兒…唔…乳頭好痕啊…咬…我的奶子!…快…使勁兒…咬吧!…雪…雪…雪…爽呀……」
聽了張百芝淫蕩的話,我立刻用牙去咬她的奶子,更用手把她的兩個肉球攢起,在上面舔咬著,不大會兒的功夫,那雪白的乳房上便留下了一片紅潤和一排牙印,我順手又在她那玉臀保護的菊穴上擰了一把、捅一下。
就這樣頂肏又持續了十分鍾,張百芝突然擁住我的頭,痙攣顫動的酥穴吮扯住我挺進的大雞巴,嬌聲問道:「噢…噢…雪…好爽!…俊鴻哥…噢…等等!還有沒有再好玩一點的啊?」
「小淫婦,妳好騷啊!…我肏搗得這幺猛…還不滿足?」我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仍頂吻著張百芝潮濕而灼燙的子宮,卻捧起她的纖腰、豐臀站起來說。
張百芝緊湊的陰肉壁使勁夾著我硬如鐵棍的陰莖說︰「哎啊!…人家嫁給那個性無能浪的謝霆瘋嘛!從來沒有滿足過…嘻…好哥哥…再幫幫小妹止痕嘛!…」
「好,好,好!現在我倆玩一式[丐兒燒飯],妳對住鏡頭、背向著我…嫩滑的小淫肉窟慢慢地套下來!…這樣,妳可以自由享受我粗糙而堅硬的大肉棒…而我則可以盡情搓、揉、捏、揸妳肉腴渾圓的乳房啦!…嘻…嘻…」我回答張百芝說。
張百芝把床上的東西全都推開,先把一張毛毯鋪上去讓我躺下,她走到我的面前,自己再爬上我腰間,把兩條腿叉得大大的,把整個豐潤的下身暴露給我欣賞;她站在我兩腿間,穴口頂在鋼硬的大龜頭上,雙手勾住我的大腿向後一拉、再往前一套,把整根硬如鐵棍的陰莖塞了進小蜜穴裏去。
我盡力地推、拉著張百芝光溜溜的嬌軀,讓自己那條「巨蟒」在她的屄中飛馳,使她都很快地進入了高潮;張百芝雙手扣住我的大腿、頭往後仰,隨著她毫不放鬆地上下套扭,兩個朝天挺著的大乳房劇烈地晃動著,櫻桃小嘴不時發出尖叫:「鴻哥…哥…噢…你好過分啊!…嗯…大雞巴…把人家都弄痛了…哎喲…喲…不好了!…噢…小…小嫩屄…就要…讓你…給捅爛啦!…噢…噢…好…好…過瘾啊!…」
「唏…小淫妹…怎幺樣?嘿…嘿…還爽吧!…唏…」我雙手大力捏住張百芝漲凸的乳頭,點點奶白粘稠的汁液由那處滲出來。
「爽!…嗯…爽死了…哥…你再…加點兒勁兒幹吧!…嘻…嘻…插死我好了…噢…噢…」
「啪!…噗滋!噗…」我粗糙而堅硬的大龜頭直插入張百芝子宮,嘲笑她說︰「咦?噢…怎的…妳又不怕痛了?」
「嗯!嗯…討厭…鴻哥…壞死了…」張百芝的嬌態使我更加有了勁兒,我繃直粗筋如鋼的大雞巴在她屄裏亂頂亂撞的,一下快似一下,一下猛似一下,毫不留情地肏頂百多下之後,…她洩了!…毫不保留地洩出大量白濁、粘稠的陰體,把我胯間弄得濕淋淋的。
但,張百芝瀉著的淫水並沒有讓我也洩掉,而是更讓我産生出一種勝者的自信;于是我反身騎在她的胯前,對她說:「小淫妹,妳用手按緊玉臀保護的菊穴使勁兒擠,明白嗎?」
「你是指肛交嗎?鴻哥,你可真壞,這樣整人家,人家緊湊的小菊穴從沒有人插肏過的。」張百芝軟軟的反抗說。
「來嘛!…妳一定會喜歡的。」我可不理張百芝的反對,說著用粗筋漲凸的大肉棒在她菊穴口蹭磨了起來,刮擦她那褐色褶皺的嫩滑菊蕾來。
粗糙而火灼的陰莖在張百芝菊腔口抽送著,順勢一下擠入她玉臀保護的菊穴!這刺激更勝于陰道性交的快感,我毫不猶豫地蹂躏她嫩滑的菊穴肉窟;不多時,我終于耐不住那強烈的刺激,大龜頭馬眼一下子噴了,精液射在了張百芝的顫動的菊腔裏,我用手把白濁色的精液均勻地塗抹開,才摟抱著赤裸的她一同睡去了。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張百芝正在熟睡中,我撫摸著她赤裸的胴體,不禁想到了昨夜的激戰,胯間兇猛的巨龍又在不知不覺之中勃了起來,我伸頸去舔吮她的乳房,吸飲她甘甜的奶水。
這時張百芝醒了,看見我的樣子,假裝生氣地說:「你這個淫魔,昨晚上還沒玩夠!…唉!…」說著一掌打向我的小腹,正好打在我腫脹堅挺的陽具上。
雖然並不很痛,但我卻故意失聲大叫:「哎呀…好痛啊!百芝妹,你打到我的命根子了…享受完便虐待我的大雞巴呀!…哎喲…」我雙手摀住下身,在床上假裝的翻滾著,口中不時呻吟著;張百芝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有些怕了,連忙問道:「讓我看看吧!…嗯…要不我幫你含含啊!」說著,便俯下身去,含住我粗糙而堅硬的巨大陰莖,舐、吸、含、吮、吞了起來,果然是一個口技非凡的淫婦明星。
張百芝的舌尖舔得我猙獰的龜頭直顫,渾身發癢,我順手撫摸起她垂下的一雙乳房說:「嗯…啊!…不錯嘛!…好舒服啊!…」
「噢,原來你在騙我啊!哼…不理你了。」說著張百芝就要轉身下床,我連忙拉住她的手說:「百芝妹別生氣嘛!昨晚肏得妳過瘾嗎?再給我含含嘛…」經我再三懇求,她才答應再給我吮、舔至出精,大量粘稠、白濁色的精液又一次射張百芝脖頸上、嘴唇上了。
張百芝柔情地舔乾淨我汙穢不堪的精液之後,我在她家中用過了早茶,便準備走了,她有點不捨得。我只她安慰了她幾句、並告訴她,我們以後還可再聯繫的,張百芝才放開了我吻別。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