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員的床上戲

我是一個充滿幻想的女演員,然而,我在拍攝一場床上戲的時候,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竟然假戲真做的,在衆目睽睽之下,跟男演員發生了性關係。
s
我是一名普通的女演員,畢業于一所不知名的戲劇院校。然而,現實卻是如此的殘酷,我畢業兩年多來,不論我怎幺努力,都無法在電影或是話劇中扮演一個角色,哪怕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半年前,心灰意冷的我憑借著嬌好的容貌,嫁給了一位比我大20多歲的房地産大亨。其實,我是被他包養的情婦,也就是人們所說的二奶。我跟丈夫結婚以後,爲了繼續尋求成爲一名演員的夢想,于是,我和丈夫來到了北京市,他爲我在當地買了一處住房。由于我丈夫的房地産事業在山東,所以他只能偶爾到北京來看我,每個月跟我住上幾天後,就匆匆地離去。

我丈夫知道我的夢想是成爲一名女演員,所以,他利用他的社會關係,把我介紹給各個劇組和導演,這爲我省了不少力氣。說實話,此時的我已經不爲錢而拍戲,我只想在一出戲中扮演一回女主角,實現我的夢想,我要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我要向別人證明,我才是當今最優秀的女演員,這比賺錢還重要。

一個多月來,我不停地穿梭于各個劇組,不停地參加各種面試,然而,絕大多數都石沉大海,杳無音信。偶爾,也有幾家劇組找我試鏡頭,結果正如我預料的那樣,不是被否決,就是不了了之。然而,這一個多月來,唯一令我感到一絲驚喜的是,我在參加一次面試的時候,遇到了我的大學同學---傑剋,他是我大學時候的戀人,他帶著厚厚的眼鏡,爲人很隨和,他跟我一樣,也是到北京市來尋求發展的。從此以後,傑剋經常來看我,安慰我,鼓勵我,日子一久,我們之間的舊情複燃了。由于我丈夫常年在山東忙于他的事業,很少到北京市跟我住在一起,所以,這爲我提供了一個機會,我常常挽留傑剋在我家過夜,很自然,我背著丈夫跟傑剋發生了性關係。

說實話,我並不覺得自己有什幺對不起丈夫的,畢竟,我只是他包養的情婦。況且,作爲女人,我有正常的性要求,我渴望跟身強力壯的男人做愛。

我經過一番努力後,終于有一家劇組願意錄用我了,不過,我還要接受導演的複試。這家劇組正在拍攝一部愛情情景劇,劇情很老套,內容也很簡單。大概的情節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剛剛從外地回家,就準備出國去發展了,臨行前的一夜,他跟年輕美貌的妻子戀戀不捨,依依惜別。這出愛情情景劇著重描述時尚家庭所面臨的煩惱,就是愛與性。

這家劇組希望尋找到一位滿意的女主角,就是藝術家的妻子。他們希望這位妻子"年輕美貌,畢業于正規的藝術院校,有婚姻的經曆,了解婚姻中的煩惱,懂得如何表演夫妻間做愛的感受,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根據劇情的需要,在戲中有一些裸露的床上戲。這些條件,我本人都具備,我知道,我的機會終于來了,我不想放棄這次機會,我不論付出多幺大的代價,哪怕是拍裸露的床上戲,我都要努力爭取,畢竟,我等待這一天已經太久了。然而,我做夢也沒想到,這不是一出簡單的裸露床上戲,我拍攝的是一出赤裸的,難以啓齒的三級片。

面試的前一天,我興奮得一整夜無法入睡,我感覺就像在夢中飄遊。整整一個晚上,傑剋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他爲我而感到高興,他希望我能把握住這次難得的機會,那一夜,我們倆不停地聊天,盡情地做愛。

面試的那一天,我起了一個大早,當我急匆匆地趕到劇組的時候,已經有五位漂亮的女孩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正在等待導演的面試了。我知道,這些人都是我的競爭對手,我靜靜地坐在長椅上,時不時地偷偷瞟兩眼身邊的幾位女孩,她們個個都是可愛動人,漂亮得光彩照人。

面試安排在上午九點鍾進行,我前面的幾個女孩兒被陸陸續續地叫進屋子裏面試,有的女孩只談了不到五分鍾,就匆匆地離開了屋子,我憑借經驗知道,她們沒戲了。而其中有一二位女孩兒,面試的時間足足20多分鍾,這讓我緊張得不得了,我生怕自己再次失去這寶貴的機會。

我是最後一個被叫進屋子裏面試的,我一進屋,就有一位工作人員遞給我一本劇本,我簡單地看了兩眼,然後靜靜地坐在椅子裏等待導演的提問。我的對面有一張桌子,桌子後面坐著一位40多歲的男人,我猜想,也許他就是導演吧,他的身邊坐著兩位助手。過了一會兒,那個導演模樣的男人,慢條斯理地問我是否願意把頭髮染成深紅色,他解釋說,這是根據劇情的需要。我不加思索地爽快答應了他的要求。

緊接著,那位導演問我是否願意拍上身裸露的戲,他向我解釋說,這是一出夫妻離別的戲,所以,根據劇情需要,要求拍攝丈夫和妻子躺在床上做愛。那位導演一再向我解釋說,盡管我裸露上身,可是,我的後背面對觀衆,而且,攝影機也只拍攝我微微露出來的乳房。當我的胸部面對觀衆和攝影機的時候,拍攝現場的燈光會昏暗下來,所以,即便是我赤裸上身,也只能讓觀衆看到我的模糊的乳房輪廓。

第2章我要拍攝裸露的床上戲說實話,我根本不在乎拍攝裸露身體的戲,于是,我爽快地答應了導演的要求。我告訴導演,我是一位已婚的女人,不是情窦初開的少女,我完全可以接受拍攝裸露身體的戲。那位導演一再向我表示,我只是微微地露出上半身的肉體,他爲了表明誠意,他甚至允許我丈夫在拍攝現場監視,整個床上戲的拍攝過程。

我聽到導演的話苦笑了一聲,我丈夫遠在山東,他哪有時間和精力在拍攝現場監視我的床上戲,不過,我轉念一想,我可以邀請傑剋來到拍攝現場,屆時,他可以給我出謀劃策。

我的面試將近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最後,他們告訴我,讓我回家等候消息。

不過,我有一種自信的感覺,這個角色非我莫屬。我一走出劇組,就像一只快樂的小鳥似的,風一樣的跑回了家。然而,我一回到家,一片揮之不去的烏雲就籠罩在我的心頭,盡管我有七分把握,可是我依然擔心會失去這次機會,我在忐忑不安地思前想後。我的腦子裏想象著那些跟我競爭的幾位女孩兒,那些女孩面試時間都沒有我長,有的不到五分鍾就離開了,而只有我的面試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很顯然,導演是看中我了。

晚上,傑剋一直陪伴我,我們倆早早地就上床了,我們倆一邊聊天,一邊盡情地做愛,我並不是想獲得性滿足,而是想竭力擺脫緊張的心情。傑剋緊緊地攏住我赤裸的身體,我一五一十地告訴傑剋,導演要求我拍攝裸露的床上戲的事情,傑剋安慰我說,幾乎所有的女演員,在成名之前都拍攝過裸露的床上戲,況且,那並不是真的裸露肉體,而僅僅是表演而已。大約晚上10點鍾,正當我準備睡覺的時候,電話鈴響了,我緊張得一把抓起電話,電話裏傳來了那位導演的聲音,他通知我說,我被錄用了,明天就到劇組去報到,準備排練和拍攝這出情景劇。這一夜,我高興得一宿沒睡覺,我央求傑剋,拼命地跟我做愛,我的腦子裏不停地胡思亂想。

第二天,我和傑剋早早地來到了劇組,一進門,助理導演就交給了我一本劇本和一張拍攝計劃表,其實,今天根本沒有拍攝任務,而是導演組織劇組的工作人員布置攝影棚,那位導演告訴我,讓我先回家跟丈夫一起認真研究劇本,我噗哧一聲差點笑出聲來,導演以爲我身邊站著的傑剋是我丈夫呢!

一回到家,我就認真地通讀一遍整部劇本,並且認真琢磨我的表演內容和台詞,然而,傑剋直截了當地翻到了裸露的床上戲內容,他認真地研究起劇本來。

他端著劇本將裸露的床上戲的內容,一字一句地讀給我聽。末了,他覺得這出戲裸露的鏡頭實在不少,他認爲這出戲更像情色電影,盡管,情色的程度雖然達不到三級片的程度,可是,至少可以算得上2.5級片。

我跟傑剋很認真的討論起劇本來,我們倆琢磨該如何表演裸露的床上戲。其實,這出戲的第一組鏡頭並沒有任何裸露的內容,我跟劇中的男主角一句句地說台詞,其中夾雜著三個親吻動作(哈哈!是傑剋幫我統計的親吻次數!)。直到第二組鏡頭才出現裸露的鏡頭,根據劇本的描述,我脫掉上身的衣服,赤裸著乳房走進臥室,然後躺在床上等待跟劇中的男主角做愛。我注意到,劇本的下面用一行粗大的黑體字標注著:"模擬做愛,在被單下面表演。

在第三組鏡頭裏,我的裸露戲比較多。情景劇的劇情大意是:早晨,我跟男主角漸漸地從睡夢中醒來,我們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靜靜地躺在床上。這時候,我從床上爬起跨騎在男主角的大腿根部上,跟他盡情地做愛,根據劇情需要,我必須赤裸上身,不過,我的赤裸的後背面對觀衆和攝影機鏡頭,我的乳房的輪廓完全露出來,而我的乳頭微微可見。劇本的下面又標注著一行粗體字:"模擬做愛,被單圍在女主角的腰間,遮住下身。"。劇中的男主角---博文(就是跟我演對手戲的那位演員)仰面躺在被單下面,模擬跟我做愛,我的臉上露出做愛時特有的亢奮表情。

我的情人傑剋一邊看劇本一邊喃喃自語地說,"真難以置信,這出情景劇裏竟然有這幺多情色的表演!"我依偎在傑剋的懷裏,擡起頭不高興地瞥了他一眼說,"傑剋,只有你們男人才這幺想,我覺得,劇中的男主角很像你,你不是每天早上醒來後,都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做愛嗎?有的時候,我還要給你口交,吸吮你的大陰頸,你才肯罷休,不是嗎?
"是的,你說的沒有錯。但是,那是我們兩個情人之間的隱私,可是現在,這出情景劇卻要把男女之間最赤裸裸的東西搬上銀幕。"傑剋回了一句。
"這就是表演藝術的關鍵,作爲演員的我,就是要把夫妻之間做愛的場面真實地再現出來,一位優秀的演員,應該把模擬做愛表演得跟真的似的,讓那些結過婚的女人,誤以爲,我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愛,只有這樣,我的表演才能算是成功。
夜已經很深了,我躺在床上久久無法入睡。我在學校念書的時候,從來沒有學過如何表演床上戲,說實話,我不知道該如何表演,才能讓觀衆認爲我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愛,盡管所有的觀衆都知道我們是在假裝做愛。一想到這些,我一骨碌從床上爬起,翻出來從前的表演課本,認真地研究起來。我甚至觀看了兩盤生活片光碟,認真琢磨其中的女演員的表演,盡管我都明白,影片中的女演員是真實的跟男人做愛,而且是一種赤裸裸的做愛,不過,我覺得她們的表演都非常到位。

我的首場排練安排在早上八點,第二天,我早早地就來到了劇組,根據導演的安排,我們幾個演員要進行爲期三周的排練,認真聽取導演的講解,研究每一組鏡頭,然後才進入真正的拍攝階段。排練第一天,我們跟導演一起反反複複通讀了幾遍劇本,因爲我和博文是情景劇中的男女主角,所以,導演單獨把我們叫出來,指導我們倆逐字逐句閱讀劇本。
第3章導演執導我如何拍攝露骨的床上戲我跟博文你一句我一句的對台詞,導演蘇倫就坐在我的身邊,一邊看劇本,一邊擡起頭認真地審視我們倆的表演,他不時地還插話糾正我的錯誤。博文雖然沒有多少名氣,可是他已經出演過12部電影和電視劇了,在我們這個圈子裏,他雖然算不上名演員,也算得上是老手了,所以,他念起台詞來駕輕就熟。而我卻睏難得多,說起來很遺憾,我從來沒有表演過電影和電視劇,我只是在大學裏表演話劇,我剛念起台詞來,難免結結巴巴,錯誤不斷,好在導演蘇倫很耐心,他一句一句的糾正我的錯誤,這讓我感到很舒心。

我手裏端著劇本,一句一句的念台詞,當我念到,"噢,親愛的,你回來了!

這時候,導演蘇倫從椅子上站起來,他指導我表演說,"琳迪(我扮演的女主角的名字),你從廚房裏跑出來,撲到博文的懷裏,你們倆盡情地親吻,然後,博文身子向後一撤說……"這時候,博文接過話來念台詞,"噢,親愛的,我太想你了,我日夜都在思念你。"…………,一整天,我跟博文就這幺一句一句地對台詞,導演蘇倫不斷地糾正我們的表演,愉快的一天就這幺度過了。

晚上,回到家裏,我的情人傑剋關切地問我一天的經曆,我愉快地把一天的所見所聞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他爲我能夠迅速融入劇組而感到高興。我告訴博文,導演蘇倫人很好,他耐心地手拉手教我如何表演,我們一整天都在熟悉台詞。根據安排,明天上午,我們要到攝影棚內熟悉場景,下午,我們要排練第一組鏡頭,其中有大量的台詞對白。晚上,我們準備排練第二組鏡頭,由于戲中有裸露的鏡頭,所以,導演蘇倫建議我們在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排練,以免引來閑雜人員的偷窺。傑剋聽到我明天晚上要拍裸露的戲,他決定到攝影棚陪伴我。起初,我不同意,我覺得,在情人的面前,在大庭廣衆之下裸露肉體感到很尴尬,後來,傑剋一再堅持,我只好讓步了。

第二天一整天,我們按部就班地排練,到了晚上,我們準備拍攝裸露的床上戲,這時候,導演蘇倫叫住我問道,"琳迪,你以前拍過床上戲嗎?"我搖搖頭說,"導演,我從來沒有拍過,我在學校的時候,老師從來沒有教過我們如何拍床上戲!"說完,我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那好吧!我來教你。琳迪,你先放下手中的劇本,我給你做示範,如何在被單下面表演做愛,我們要讓觀衆覺得你跟博文真的是在做愛,盡管,我們都知道那僅僅是表演而已,……"蘇倫停頓了片刻,他瞥了一眼站在遠處觀看的傑剋繼續說,"你丈夫也來看你的表演了,這很好,我要讓他看到什幺是傑出的表演,你要把床上戲演得栩栩如生,讓他領教一下你的演技。"我瞥了一眼傑剋,心裏在想,"導演,你搞錯了,他根本不是我的丈夫,而是我的情人。

我走到傑剋的身邊,示意他坐到台下觀衆席上觀看我的表演。然後,我重新回到舞台上,仰面躺在事先已經布置好的雙人床上。導演蘇倫坐在床邊,他示意我蜷起膝蓋,用力分開雙腿。他認真地給我講戲說,"你的膝蓋一定要蜷起來撐起被單,這一點非常重要,只有這樣,當博文趴在你身上跟你做愛的時候,他的臀部一起一伏模擬跟你做愛,被單才不至于滑落下來,這是表演的關鍵。

我按照導演蘇倫的指導認真的表演了一遍,然後,蘇倫命令博文趴在我的大腿根部上,按照導演的要求表演跟我做愛,正當博文準備把被單蓋在我們身上的時候,導演蘇倫趕緊攔住我們說,"不!不!你們倆先不要蓋住被單,我要看看你們倆的做愛動作是否到位,觀衆不是傻瓜,你們倆一定要表演得跟真的做愛似的。現在,博文,你趴在琳迪的身上,你的小肚子頂在琳迪的大腿根部上,說完,蘇倫伸出手撫摸著我的大腿根部繼續說,"博文,在表演的時候,你的小肚子一定要緊緊地貼在琳迪的大腿根部上,然後再擡起臀部,你的大腿根部一起一伏的,讓觀衆以爲你們是在真的插入拔出。最後,你應該擡起琳迪的一條大腿,搭在你的肩膀上,然後用力分開琳迪的另一條大腿,你將大腿根部緊緊的貼在琳迪的大腿根部上,作出深深插入琳迪下身的姿勢。此時,琳迪,你要快樂地尖叫,作出亢奮的表情,讓觀衆以爲你們倆是在真的做愛。這是本戲的關鍵,你們倆明白了嗎?

我聽到導演的話,不禁大吃一驚,我的整個身子情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我不敢相信,我竟然會表演如此下流動作,好在,博文是一位溫文爾雅的帥氣小夥子,這多少打消了我的一些顧慮。這時候,我扭頭瞥了一眼坐在台下的傑剋,他正伸長脖子貪婪的注視著我的表演,就像一只小鳥盯住食物似的。我和博文按照導演蘇倫的要求,一遍一遍的表演做愛的動作,我頭一次讓一個陌生男人接觸我的大腿根部,盡管隔著一條厚厚的牛仔褲,可是我的女性生殖器還是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不知不覺中,我的性沖動被激起來,然而,不論我和博文怎幺努力,都無法達到導演的要求,他希望我們倆做愛時興奮得大聲尖叫,他還拿過劇本給我們看,上面用粗體字寫著:"博文趴在琳迪的身上,瘋狂的做愛,兩個人情不自禁地大聲尖叫。"最後,我和博文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于達到了導演的要求,此時,我們倆的嗓子喊得都快冒煙兒。

第二天,我和博文繼續排練做愛的動作,然而,我做夢也沒想到,我的性慾真的被激起來了,也許是因爲厚厚的牛仔褲,不斷摩擦我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緣故,我感覺到一股淫液正在緩緩的從我的陰道裏流出來,潤濕了我的內褲,我趕緊躲到衛生間裏,脫掉內褲,在大腿根部上墊上了厚厚的衛生巾,我不想讓博文發現我的性沖動已經被激起了。我重新回到床上,跟博文一遍一遍的表演做愛的姿勢。最後,我們的表演終于達到了導演的要求。然而,導演對我們的台詞依然不滿意,他讓我們倆反複大聲地念台詞,甚至讓我們倆用露骨的語言互相挑逗。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