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歸之旅——鄉村生活

不歸之旅——鄉村生活

坐著馬車走在鄉間的土路上,熟悉的顛簸感和徹夜無眠的疲倦讓我想睡覺。

我以前也是這樣很容易在行駛的公交車,火車上睡著。只是睡著前還有一件要緊
的事,那便是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脫掉疊好,放入馬車上的布袋裏。作爲一個村裏
的公共性奴——塔塔我沒有任何私人物品,理論上身上的連衣裙,墨鏡,發簪、內褲、高跟鞋甚至連我本身都是杏栎村的公共財産。
脫完衣服,我拿出馬車上那熟悉的鐵皮小餅乾盒。那是我兒子給我寄的我最
喜歡的藍罐曲奇。雖然最後大部分餅乾分給了相好的幾個學生和姐妹,但是這個盒子我留了下來。專門用來存放我的「首飾」那才是我在杏栎村的衣物。一副亮
銀的左右耳環是古麗高力大叔給我的的,他喜歡在山北的草甸上放馬,順便在顛簸的馬鞍上和我做愛。馬匹小幅的起落總是能更好地把我顛上高峰。左邊眉釘是
巴爾迪老爺爺的,雖然六十多了,每次還是讓我給他嘬硬了雞巴操我的逼。然後不到三分鍾不是軟了就是泄了,只能說人不服老吧。鼻中隔環是提凱小武的,他
的母親是個口內人所以起了個混合名字。他說鼻中環的創意讓他想起了自己的耕
牛。鼻翼環是丁西木仙的,左右兩個酒窩釘是希爾開悟兄弟倆的,作爲雙胞胎他們喜歡一起和我做愛,比如一個人在前面操我的喉嚨,另一個人在後面操我的
逼。或者兩個人耍雜技一樣的同時插入我的前門和後門。那種隔著一層肉膜兩根雞巴在我前後插入的感覺讓我愛的發瘋。下左唇釘來自西瓦力堯。舌頭上的釘子則
來自于村長,最開始不過是用針紮投舌頭中部嵌上一個細小的銀質硬棒,在之後就是每過幾個月他都會給我換上更粗的釘子,他說最後會把我的舌頭豎著
一分爲二直到舌根,這樣我就會有兩個蛇舌。每個舌頭都能獨立活動,據說口交的時候會讓男人更性奮。脖子上刺圈來自村北頭的幾個單身漢,當然和狗鏈不同的是刺是朝裏的,每
次合上項圈半釐米的細小鋼刺就會紮入我美麗白淨的天鵝頸。
這不是我在自誇,當地確實有把白淨細長的脖子叫尤克裏(天鵝的脖子)的習俗。刺圈兩側大概是
左右脖筋處,兩根斜向上的刺頂住了我的下颌。讓我不能隨意地低頭,每天都要保持昂首挺胸的狀態。脖圈向下是兩條細銀鏈,分別連接著我的兩個乳頭的環。
鏈子很短把乳頭拉著向上。兩個鎖骨上的釘子是誰的呢?我想不起來,管他呢。左右乳房上除了一個乳環,後面還橫豎插著兩個十字形排列的乳棒。腰上的束腰
是我唯一能聊以自慰說成是衣服的東西,拉緊再拉緊,手術去掉了最底端的肋骨,讓我的腰出奇的細。村裏男人碩大的兩到三個巴掌就可以輕易的環繞我的腰。
有時候一米八的他們用手臂穿過我的腋下。兩掌在我腦後合攏。就這幺把我用兩只臂膊拖起來,前後揮動著手臂幹,我就好像是個肉做的飛機杯。
陰阜上是最能體現村裏光棍們的無聊和創意。大陰唇左右各有四個環,用0
......5毫米的寬的粗環穿上,環外的邊用類似球鞋鎖扣的銀邊鑲嵌,墜墜的總是鈍鈍的疼。小陰唇兩邊每邊有三個環,用細小的環線穿著。陰蒂包皮被切去一半暴
露出的陰蒂讓我更好的體會性愛的快感,一個在陰蒂上方的埋釘下面是一個小銀鏈,銀鏈底端帶著一個球型刺球,恰到好處的長短,不論怎幺晃蕩都能
最後精準地撞上我的陰蒂。讓我痛並快樂著,有時還會換上當地特有的荊棘球,那我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這時候會給我加上一副手铐,上背铐或者反拷,我會歇斯底
裏的大喊,哭叫拚命的想要解開陰蒂上方的刺球。那種過敏性的酥麻疼痛感讓我滿地打滾。帶上刺球的一開始我只要走上三五百米就要蹲在地上泄上一次。現在
我能堅持到一兩公裏了。帶著這個肯定沒法幹活與上課。所以特別恩準我上課,幹活的時候可以用一只手扶著這個小祖宗。平時一只手扶著刺球走路反正沒人的
時候也沒人說我。
腳上一雙10CM高跟鞋,這就是我的全部衣物裝飾。根據杏栎村的規定。
我從一年的三月到十月都要在村裏這樣穿,方便每個男人隨時使用他的性奴並檢查他們婚戒還在不在我身上。而從當年的十月到第二年三月,我可以因爲天氣寒
冷在這身衣服上再披一件皮襖。唯一的例外是我的兒子來看我的時候,爲了不泄露秘密我被允許穿著自己的衣服,但是那些環,棒,釘是不能取下來的。
換好這些衣服,慵懶的躺在馬車上。我玩著身上的雞零狗碎,想著我那些學
生和孩子。很奇怪,雖然我是一個地位最低的性奴,但是我又是每一個上過我身子男人的合法妻子。按照杏栎村真仙的經典,如果你平等的對待你的妻子那幺你
可以娶五個妻子,塔塔也是其中之一。可以說我在杏栎村是每個成年男人的妻子,他們的妻子是我的姐妹。他們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直到成年。村裏的孩子六歲
的時候就會送到重濁廟裏去出家,每天學習真仙的文字,背誦經書。直到14歲才能還俗,這個時候口內的孩子都上初中了,他們才上小學。奇特的風俗讓他們
此時基本是文盲半文盲,文化知識都要從小學學起,而學習的黃金時間6歲至14歲八年只能學習宗教,真仙文在找工作的時候無疑沒什幺用。
馬車帶著我回到了我的學校。新蓋的教學樓好看又氣派,如果忽略爲此獻身
的我。沒有人上課,我哒哒哒的穿著高跟鞋上了六層的房間。洗去身上的塵土和汙垢,一覺睡到晚上。之間還會被打擾幾次,有時是我那整村的老公,有時是我
那整村的孩子。四天的勞累讓我沒有精神也沒有體力伺候他們。是嘴肛門還是陰道隨他們去吧,這時候和我做愛就像強姦一具沒有靈魂的屍體。
週二,週三是我的正規教學
時間。六個年級所有課都要我來講,從早上講到晚上基本沒有空堂的時間。講課時走過課桌之間的空隙,會有調皮的孩子扔掉鉛
筆橡皮,假裝撿筆去看看我構造複雜的陰阜。大膽一點的甚至會趁機摸摸陰道,掐掐大腿和屁股。對此我權當沒有發生過。既不鼓勵也不反對,畢竟一年級的孩
子就14歲,都可以當我老公了。常吃牛羊肉的他們發育很快,一米七,一米六的孩子比比皆是。從村裏法律和體力上他們對我做什幺我都不能反抗,也無法反
抗。在杏栎村男人就是女人的天,男女平等是不存在的。週二晚上講完第八節課,我整個人虛脫似的坐在講
台上。值日的學生打掃的很乾淨,清涼的感覺從臀部上升的頭髮。洛娃,我的丈夫。你在哪?自從我和冰
熊幫簽了賣身契,洛娃就從村裏悄悄地搬走了,丟下他的塔塔,不知所蹤。「丫頭子你在這
呀?」
「我不在這,還能去哪」不用說又是可惡的村長。「接你去玩
玩。」
我不想玩,村長和他的三個兒子是村裏最壞的四個人沒有之一。而且不知是在外的闖蕩還是心裏缺陷。這四個人都是性虐愛好者。他們那夯土城堡一樣的家
裏專門有一間地下室塞滿了自製的和購買的各種刑具,性玩具。土牢裏住著不服管教的村民,外面綁架的人票和回到村裏的我。裏面皮鞭蠟燭,三角木馬,各種
籠子琳琅滿目,完全可以開一家古今中外虐待狂博物館。我搖了搖頭,表示不想
去。當然這肯定沒用,我被村長攔腰扛著放到校門口
的小麵包車裏。從洛娃走後村長完全沒了顧慮,甚至在村裏公開聲稱我是他的私人性奴,回到村子的時間,只要他們四個人想我就得在他們的地牢裏。一遍遍的
性虐,強姦,拍照錄像。我應該憤怒嗎?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想法沒有任何人會在乎。塔塔嘛,就是男人發洩的肉質性玩具,我的另一個功能可能是教孩子們
的複讀機。今天小麵包車裏反常地沒有大鐵籠子,也沒有手铐腳
鐐。一個小布包裏是我昨天脫下的衣物。「丫頭子穿好,今天你有大用。」村長這個王八蛋這幺說的時
候就意味著拿我去接客。不管是村長國外國內的江湖兄弟,還是來村裏迎來送往的客商。甚至是來指導工作的各類官員。
依舊是白色連衣裙,白色胸罩白色
內褲。一副女士時尚墨鏡加上奧黛麗赫本羅馬假日同款草帽。我好像又回到了口內的日子,依舊是那個帶點文藝青年感覺
的女碩士。如果忽略我現在的細腰和巨乳,滿身的乳鏈乳環,入珠打孔。車子直接開到了村公所,十幾個當地的牧民和三個明顯是城裏來的人在村公所後院聊著什幺。

「這個丫頭子就是咱們小學的老師,她知道咱們的問題特意過來幫忙的。」
村長熱情地介紹著我。我看了看那三個人,農技站的小劉、小王嘛,我認識
。他們每年都有幾個星期來指導農牧工作。如果我在村裏的話,每次都是我來招待——用我的三個洞。
另一個我就不認識了,看上去既像窮苦的牧民又像大學教授。「這位是口裏
來支援的符教授,著名的牧業專家,XXX農業大學的。」村長還是如沐春風的樣子。我強打精神,伸出我柔若無骨的嫩白右手。「副教授貴姓呀。」符教授看
著我有點恍惚,可能沒想到這樣的窮山溝還有省城SS級技師吧。「我姓符,符號的符,不是什幺副教授」符教授拉著我的手不
放。
「丫頭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直接說正事吧。」村長橫在我們中間,順
勢扯開了符教授的手。的我。沒有人上課,我哒哒哒的穿著高跟鞋上了六層的房間。洗去身上的塵土和
這樣的。」符教授扶了扶鼻子上的酒瓶蓋。「我們新研製出一種給羊催奶的藥物,正在推廣
中。預計可以使奶羊産奶增加百分之三十二,産奶期增加五到八個月。但是你們的牧民很不配合,這是省裏
推廣扶貧的任務。」
符教授說著奶羊的事可是一直打量著我的奶。我早就見怪不怪了,男人嘛四
季發情,天天饑渴。「所以我把丫頭子帶來了嘛,丫頭子就是來解決這個問題
的。」村長一邊說一邊對我示意。
」這次輪到我奇怪了。
「就是你嘛,你有文化又會口裏話口裏字,你來當帶頭模範嘛。」
「我沒有羊呀?」
「就在你身上直接用嘛。」
「瞎胡鬧。」還沒等我想好怎幺受最少的刑罰,把這事推脫過去的時候。符
教授一下站了起來。
「這是獸用針劑,怎幺能給人用?」
「上次你們說的人就是獸嘛?」
「人是動物,不是獸。獸用和人用能一樣嗎?獸醫和人醫能一樣嘛?」

「獸醫阿克其力不也給人看病嘛。」
「你......反正獸和人是不一樣的。」
符教授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碰上一個蠻橫狡詐的村長,不是他一個象
牙塔裏的教授能擺平的。我反正樂得清淨,趁著他倆你一言我一語,甚至想點一
根長細煙。「反正是不行,說不行就是
不行。而且産奶得懷孕,她也要懷孕嗎?」被村
長說了半天的符教授總算找到一個反駁的地方。村長被這幺唬了一下,也偃旗息鼓
了。倒不是他這個王八蛋突然良心發現。因爲我還要在明天晚上去碧水雲天上班,要是懷孕了我肯定沒好,他也要吃不了
兜著走。如果不是回去的車上,村長掏出他那沒洗過的臭雞巴讓我深喉,我一定會笑一路。笑出眼淚那種,現在噁心幹嘔出的眼淚也算笑過了吧。
村長很生氣,真的很生氣。都沒有安排我去招待他們仨。我甜甜的在學校睡
了一個美夢,夢裏都是村長因讓我意外懷孕而被冰熊幫拿繩圈套住脖子,在沙地上來回拖行。
週三又是忙碌的一天,教完課布置完這周的
作業。把自己身上的飾品卸下,精心化妝,等著學校門前的馬車帶我走入省城那萬丈紅塵裏。預想中的馬車沒有
來,來的是小劉的越野車。小劉是冰熊幫的週邊成員,十七八歲的樣子,比我兒子大不了多少。他的爸爸死在那場爲挽救熊族聯盟的內戰中,死的毫無榮譽像一
粒塵埃。熊族聯邦分裂後,小劉的爸爸沒有了撫恤金,小劉的媽媽微博的薪水無法撫養他長大。在熊族聯盟崩潰後的休克療法大蕭條物價飛漲中只好走上了和我
一樣的路。最後貧病交加的死在收留窮人的醫療帳篷裏。平心而論,小劉比起那些冰熊幫的畜生還像
個人。只是一次別人開的玩笑讓我成了他破處的第一個女人。他的包皮有點黏連,我費勁心力把他舔起來,換來
的卻是他撕心裂肺的疼。半是威脅半是利誘下他哭著在我身體裏不斷抽插,最後射出一道混合著血液的精液。因爲第一做愛反倒是男人落了紅,以後他就得了個
「處女」的外號。我發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一切都無法挽回了。小劉有時
候會想起我是她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就會變得狂怒暴躁。操完我以後,不停地踢我的背和肚子。
「光屁股阿姨,後備箱。」
語氣中聽不出好壞,我認命似的脫掉全身衣服疊好放在車後座。後備箱中有
一個旅行箱。比一般的旅行箱稍微大一點,這就是我去「樂園」的標準裝備。右腳先邁進去然後左腳,屁股蹲到底。用手扶著插入一個黑色塑膠管子。這是屎管
,長期趕路就用這個拉屎。尿道插入導尿管再用針頭充氣膨脹固定。陰道裏插入
一個硅膠按摩棒,會不時震動放電。兩腿蜷在胸前,大小腿並齊。腦袋埋入膝蓋。兩手在兩個小腿前抱好十指相扣。
小劉沒說什幺拉上了拉鎖,我在陰暗憋氣的環境中難受的要死。車開了不知
幾天,小劉不時的放我下車吃點東西喝點水。活動一下被打包一樣的四肢,順便在我的陰道裏射幾次。等到我覺得我要第六次崩潰的時候車開進了一處水電站。
這裏一定已經過了國境,因爲路牌滿是熊族聯盟的熊文。擡眼看去,我又遇到了
把我改造成現在這副鬼樣的白衣惡魔。白衣惡魔讓我叫他秦博士,他說他的名字發音有點像通用語的
秦。我其實並不會熊族聯邦的熊語,但是秦博士的英語很好,我們完全可以用英語交流。秦博
士有次在用一把手術刀對我身體比比劃劃的時候對我說過他的往事。他的父親是當年第三帝國的一名軍醫,在臭名昭著的集中營裏用戰俘和平民
做各種人體試驗,人體改造。
試圖爲他的總理製造出完美的士兵和大量增加他們
的種族數量。包括雙胞胎多胞胎試驗,人和動物交配試驗,自體移植異體移植等等。在上個世紀初兩個巨人的碰撞以熊族聯盟大獲成功告終。他的父親在逃跑中
被俘虜,士兵們掠走他的金表錢幣後。滿懷希望的打開他的皮箱,裏面的標本和一摞摞的紙讓他們失望透頂。秦博士的父親就在被士兵們討論吊死,澆汽油,活
埋還是一槍斃了的時候。路過的政委救了他。作爲維也納國立大學醫學博士的老秦(就這幺稱呼秦博士的父親
吧。)在投
降了熊族聯邦後帶著熊族聯軍有組織地洗劫了自己祖國的各個他所知的公開或秘密的研究地點。大量的寶貴人體試驗結果無疑是能夠洗清自己,並給新主子交上
一份投名狀的。老秦成功的成爲了熊族聯邦的公民,甚至得到了軍隊的軍銜,繼續他所喜歡的醫學研究。
甚至研究地點都沒怎幺變,從一個集中營到另一個集中營。裏面是
戰俘,不同政見者,囚犯。熊族聯邦經過大戰也極端缺乏人口,老秦的促卵針和多胞胎計劃讓很多母親一次性生下兩個甚至更多孩子。因爲這項功績甚至給他的
團隊頒發了集體獎勵。
既然老秦是這幺寶貴的人才,那幺沒事的時候人體耗材多一點。有一些奇怪
的自製或者從外國購買的「醫療試驗用具」就沒有人會在意。秦博士是老秦和一
個集中營女戰俘的孩子。那是一次實驗後的剩余人體耗材,生下秦博士後經過一年的哺乳期那個女戰俘就被殘忍的送到研究刑訊的實驗室中被嚴刑拷打後處死。
屍體制成了一具標本,秦博士也就被送往了福利院。後面的故事我沒有記住,也許秦博士沒有
說。這不能怪我,任何一個女人在
無麻醉的手術中都無法讓她記住主刀醫生的閑言碎語。秦博士簡短地告訴了我的未來。我將被取出身體裏的避孕環,懷孕,讓符博士試驗他的催乳藥。秦博士對
此也很感興趣。我在碧水雲天的工作也將告一段落,以後我的工作將是代孕和拍攝一系列懷
孕,母乳,擴張的電影來還債。
我害怕嗎?也許吧,並沒有什幺選擇給我。後來想想,我代孕的中英文廣告還是我跪在搓衣板上用一指禅的打字方法一個一個
單詞打出來的,也許這就是被人賣了還要數錢吧。




姓名:莉莉愛麗絲性別:女職業:代孕産婦年齡:32教育學碩士,多年教學經驗,給您一個聰明的孩子。
接受試管胚胎代孕,活體直接精子注入......打出這些字的時候我很費勁,任何一個剛剛做了手術還要跪坐在搓衣板上打字的人都會費勁。

萬幸的是我的學校終于迎來了他的全職老師,秦博士給我看了
那人的照片。一個清秀的年輕人,帶著孩子們在上課。只要學校有老師,學生們
不失學。他們那不稱職的前校長就算被怎樣折騰都沒關係了。我唯一惦念的就是我的兒子還有我的洛娃。至于我那合法的丈夫,他早就忘了我吧。



]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