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箭穿心 1-5

第一章搬家

「說好的150塊全部搬完,你現在臨時要加價,欺負我們老實人是嗎?昨
天電話裏跟你們老板說的清清楚楚,你趕緊給我搬,有問題叫你們老板給我打電
話」

一個尖銳的女聲飄蕩在小巷子裏,跟知了的聲音混在一塊,在這炎熱的空氣
中更顯吵雜。

李寶莉渾身火氣,不停的扇著扇子,汗濕的雪紡連衣裙緊貼著高高聳起的胸
脯使她不得不時不時的用手拉一下,好不顯得太尴尬,本來今天是搬新家的好日
子,大清早高高興興的收拾了一早上,收拾好了,請的搬家公司也到了,搬家的
工人卻突然要加價。這還了得,當咱好欺負不成。

「哎呀,老板娘,你也看到了,你這巷子也太窄了,我車子又進不來,我們
得把你的東西一件件搬到巷子外面再裝車,你看這麽熱天氣,兄弟幾個才剛開始
搬就渾身都是水了,不加點錢你也過意不去吧」

身材健碩的搬家工頭,正面紅耳赤的跟李寶莉據理力爭。

李寶莉回頭看了下正在搬東西的工人們,確實一個個汗流浃背,衣服都濕透
了,正往下滴著水。雖然有點同情他們,可是這臨時加價還是讓她憋了一肚子火。

二樓的窗戶上探出一個腦袋,李寶莉有感應似的擡頭望了一下,那個腦袋嚇
的馬上縮了回去。

「快點給老娘搬,動作輕點,碰壞了老娘要你們陪。」無奈,李寶莉只好妥
協了。東西太多了。

自己是不可能搬完的,自己那瘦弱的丈夫更是指望不上。只好罵罵嘞嘞的走
進樓梯間。

「寶莉啊。又再發什麽癫啊」房東包租婆站在門口看著寶莉,磕著瓜子,問
道。

「吳姐,馬上搬走了,再癫也就這一會兒,你再忍忍吧哈。」李寶莉頭也不
回的走進房間,瞪了丈夫馬學武一眼,自顧自的又收拾了起來。

「來,兒子,幫爸爸一下」馬學武招呼著站在一旁八歲大的兒子來幫手,馬
學武雖然名字是學武,卻是個文弱書生,戴著付眼鏡,穿著白襯衣,灰西褲。瘦
弱的身板好像風一吹就會倒。

也難怪被性格彪悍的李寶莉吃的死死的。要說這馬學武也是個吃苦耐勞的好
男人了,從農村走出來的大學生,畢業後分配到國營機械廠,從基層做起,雖然
性格老實不懂溜須拍馬,但是憑借著高學曆和過硬的技術,總算做到了廠辦主任
的位置,也算是個領導了。

這不廠裏這次分配福利房,還給分了套兩室一廳的套房。總算要搬出著狹窄
的出租房了,馬學武心裏還是很自豪的。

終于把所有的東西都裝上了車,李寶莉回頭看了一眼住了八年的這個出租屋,
心裏暗暗想著,「老娘終于要離開這裏了,再也不用看房東那個肥婆的臉色了,
再也不用排隊等上那個又臭又髒的公廁了,再也不用在那個到處都是洞眼的公用
洗澡間一邊洗澡一邊擔心被人偷窺了。老娘再也不回來了。」

想到這李寶莉心情大好,拉開貨車的門登上車,掏出手帕擦拭著脖子兒止不
住的汗水,大量的汗水使得李寶莉的那身天藍色連衣裙緊貼在身上,胸前的輪廓
顯示出主人的雄偉,v領的設計露出一大片潔白的肌膚,上面挂著細密的汗珠,
汗濕的雪紡面料變得透明起來,隱約可見裏面胸罩的形狀,緊縛的胸罩更是把胸
前的柔軟擠出一條深邃的溝壑,清晰可見汗水往溝壑裏流去。

汗水流進文胸,黏糊糊的讓李寶莉感覺很不舒服,手帕伸進去那條誘人的溝
壑輕輕擦了一下,旁邊駕駛座上的紅頭瞪大了眼,直勾勾的盯著她胸前誘人的風
景。李寶莉突然發現他的目光,臉上一紅,沒好氣的說道「還不快開車,看什麽
看。」

雖然李寶莉語氣不善,也是真的不喜歡這個坐地起價的紅頭,但是還是很享
受男人那火熱的目光。李寶莉家是本地的,父母是賣菜的小販,從小李寶莉就跟
著父母在菜市場混,也養成一副潑辣的性格,但是她確實這市場名副其實的一枝
花,秀麗的容貌,前凸後翹的身材,該大的地方大該細的地方細。曾經是多少小
夥子夜裏春夢的主角。

吱……的一聲,大貨車停在了一棟樓前,李寶莉打開車門走下來,「從這裏
進去,坐電梯到十三樓,左邊那個門哈。記得動作輕點別給我碰壞東西。」

李寶莉回頭交代紅頭一聲就先進了樓。

馬學武騎著自行車載著兒子小寶還有一個蛇紋行李袋滿頭大汗趕來。

爲了趕上大貨車,他真是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

走到樓前的李寶莉回頭瞪了他一眼,「磨蹭啥?還不快點都幾點了。」

「哎,哎,來了。」馬學武趕忙停好自行車唯唯諾諾的應到。

馬學武剛搬上來一個行李箱,就在電梯口聽到妻子又在嚷嚷「靠墻,靠墻,
哎呀,我說這個冰箱靠墻,你聾的嗎?」

「哎呀,我說老板娘,這就是先大概放個位置,一會兒我們還調整的嘛。」

「還待會兒,你看看都搬多久了,給你們錢,你們就是這麽幹活的?你看看
這地板,這麽結實的地板都讓你們弄出劃痕了。

再這樣我就扣你們工錢了」邊說著邊彎腰擦拭著地板。

一臉心疼。

馬學武無奈的搖搖頭。

看著工人們一個個濕透的衣裳,馬學武掏出煙「來來,師傅們辛苦了,來抽
根煙休息下,小寶,……小寶……下去買幾瓶雪菲力上來。」馬學武邊散著煙,
邊招呼小寶去買水。

李寶莉聞言從廚房走出來,一把奪過丈夫正要點燃的香煙,「抽,抽,抽,
抽死你。我花錢請他們幹活天經地義,怎麽地,煙不要錢,水不要錢?剛剛人家
坐地起價的時候你幹嘛去了?這會兒跑出來充好人?」工人們同情的看了馬學武
一眼,悻悻的又出門搬東西去了。

搬完東西,馬學武站在門口搬家的工頭掏出煙,馬學武拍拍他的手拒絕了。

「哎,我說兄弟啊,我們都是粗人,幹點粗活,你雖然在外面是個領導,可
是有這麽個老婆,我看我們生活過的比你舒服多了。」工頭邊接過馬學武遞來的
工錢,邊感慨。

李寶莉在屋裏聽到這話馬上炸了,蹭一下跑出門,「你個狗日的,說什麽?
老娘礙你什麽事了?來,今天不給老娘說清楚,看老娘不打斷你狗腿。」馬學武
趕緊攔住妻子,工頭也就是隨便一感慨,一看這架勢趕緊跟工人們上了電梯離開。

收拾妥當,李寶莉做了一桌豐盛的菜,叫兒子去買了酒和飲料。

飯桌上,李寶莉打開酒給自己倒上一杯,再給丈夫倒上,兒子自己開了汽水
給自己也倒上。

「來,慶祝我們今天終于搬進新家。老公,這次真是沾了你的光,讓我住上
這麽好的房子。來兒子,幹杯。」

「爸爸幹杯。」馬學武默默的拿著酒杯跟兒子碰了下,不理會李寶莉申過來
的酒杯勁直喝了。

「得,今天老娘心情好,不跟你吵。」李寶莉笑著喝掉杯裏的酒。

「兒子,你終于有了自己的房間不用再跟爸爸媽媽擠在一起高不高興?兒子,
來你昨天新學的那首詩背來給媽媽聽聽」

小寶看了眼父親,馬學武還是沈默的夾著菜「爸爸不想聽,我不背。」

「怎麽地,媽媽想聽不行?」「不背」小寶固執的答道,無奈李寶莉只好放
棄,招呼著小寶吃菜。

洗完澡李寶莉穿著件長T恤式的睡衣走出衛生間,裸露著修長白皙的長腿,
胸前兩點明顯的凸起告訴我們她沒有穿內衣,進了房間癱倒在新買的床上,感受
著床墊的柔然彈力,「真好,剛剛我坐在洗手間的馬桶上,我就想,原來廁所也
可以是香的,好好的洗澡是這麽舒服。唉,老公,這次可真是托你的福咯」

看著坐在床尾默不作聲的丈夫,李寶莉側著身,微微拉起睡衣的下擺,露出
裏面粉紅的內褲蕾絲邊。起伏的身體曲線混圓的臀部,修長的長腿,在燈光下發
著白光的白皙肌膚,一切是這麽誘人,但是馬學武卻視而不見,他的心裏還在回
蕩著下午搬家工人的話。

連搬家工人都看不起他。李寶莉擺了一會兒姿勢,看馬學武毫無動靜感覺一
陣無趣,坐起來用腳踢了下馬學武,「開下風扇。然後趕緊去洗澡睡覺了。放心
老娘晚上累了,不會騷擾你。」

馬學武歎息一聲打開風扇拿起睡衣走向衛生間。

洗澡回來李寶莉已經沈沈睡去,馬學武默默的看了一會兒沈睡的妻子,輕輕
的躺在床的一邊也進入夢鄉。搬到新家的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第二章建建

吵嚷的市場充斥著各種叫賣聲,討價還價聲。

這就是李寶莉工作的地方,漢正街小商品批發市場,自從去年下崗後她就在
這裏找了份做銷售的工作,在一個賣襪子的檔口賣襪子。

老板是個四十歲的禿頭男,平時都叫他老徐。老徐還算對自己不錯,一個月
五百的工資在這個城市不算高,也不算低,加上丈夫的工資和福利一家三口日子
過的還算舒坦。

自己不用太累,手上還能有點余錢,除了覺得丈夫太窩囊其他李寶莉還是很
滿足的。

剛到檔口就聽見門口有人在爭執,何嫂正跟一個小年輕在爭辯著什麽,何嫂
是這個市場上幫人家挑貨的,客人在市場采購完需要把貨運到外面車站,這時候
就需要有人幫忙從這些窄小的通道,小巷幫忙他們挑過去,他們稱這些搬運工爲
「扁擔」何嫂就是一個扁擔。

「你這個月的衛生費還沒交。趕緊拿來交」

小年輕指著何嫂說,「我從來沒交過什麽衛生費的,你是新來的吧?」何嫂
爭辯到。

「胡說八道,這市場哪個不需要交衛生費?再他媽啰嗦老子要你好看」

小年輕板起臉就要發火「住手」李寶莉快步走上前,「新來的吧,何嫂確實
不用交衛生費,有問題你叫建建過來找我」

不遠處,一個粗壯的漢子正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剃了個小平頭,穿著件短袖
花襯衫,脖子上挂著條尾指粗的大金鏈子,左邊手臂滿手臂的紋身,叫個花臂。

臉龐挺俊朗,就是眼睛裏偷著邪光,嘴角總挂著邪邪的微笑。他叫劉建,市
場的人都叫他建哥,是這一帶混混頭,手下幾個人天天打著收衛生費,管理費的
明目收著保護費。

面對這些兇狠的二楞子,市場上的檔主工人也都沒辦法,爲了經營只能乖乖
每月按時繳納所謂的衛生費和管理費。

李寶莉剛來市場那會兒也被收過,不過有一次建哥親自過來,看到李寶莉後
就吩咐手下不要再收李寶莉所在檔口的保護費了。

後來時不時的就過去李寶莉檔口跟李寶莉套近乎,李寶莉也對這個高大威猛,
又帶著邪邪笑容的男人沒什麽惡感,慢慢的還混的挺熟,別人都叫他建哥,唯獨
李寶莉可以稱呼他「建建」順帶著連跟李寶莉交情不錯的何嫂也免了保護費。

「怎麽回事啊?」劉建裝模作樣走上去詢問。

「建建啊,你來了,這小子新來的吧?找何嫂收衛生費呢?」

「哎喲,我說你小子不開眼吧,何嫂那是自己人,收什麽衛生費?趕緊滾」
小年輕被老大一罵滿是委屈的走了。何嫂見沒事了,跟劉建還有李寶莉道過謝也
去忙活了。

「我就說嘛,新人都得來寶莉你檔口來受受教育」

劉建呵呵笑著邊說邊在正在開門的李寶莉翹臀上拍了一下,李寶莉被這突然
一拍驚了一跳,環顧四周,看到並沒有人注意這邊,小聲的說到「沒大沒小,再
這樣姐要生氣了哈」

嘴上雖然這樣說,剛剛翹臀上那一下卻讓李寶莉覺得有股電流過體一樣讓她
臉紅心跳。

一直以來李寶莉都覺得只有像劉建這樣的男人才是真男人,那健碩的身軀,
邪邪的笑容,以及他狠辣的行事作風都是自己那個窩囊廢丈夫所比不了的。

兩人自從熟悉了之後就姐弟相稱,偶爾劉建也會對自己動手動腳,但是並不
過分。

李寶莉知道劉建的心思,但她也不覺得有什麽,反倒很享受這個比自己小兩
歲的男人對自己表現出來的熱情,和那灼熱的眼神。

對于李寶莉的威脅,劉建只是呵呵的笑著,「莉姐,今天穿的真好看。」

李寶莉今天穿了件淡黃的連衣裙,裙擺到膝蓋上,裸露著大半截細長的白腿。
剛剛彎腰拉起檔口閘門時挺翹的臀部把裙擺高高頂起,難怪劉建要把持不住。

「就你嘴甜,姐哪天不好看了?」

「那是那是,莉姐天天都是這麽漂亮,我都羨慕死姐夫了。」

聽劉建提起丈夫,想起昨晚自己挑逗了半天丈夫都無動于衷,李寶莉眼神一
暗悠悠說道「有啥好羨慕的?」

「哎喲,能娶到像莉姐這麽漂亮又性感的老婆哪個不羨慕哦。我要是能取個
跟莉姐一樣的老婆這輩子就知足了」

李寶莉噗嗤一笑「貧嘴」邊說著邊走進檔口整理起貨架上的貨。

劉建緊跟著也進了檔口,檔口不大,只有五六平方的樣子,三面都是展示櫃,
只有門正對的展示櫃旁邊開了個小門,裏面是個小小的倉庫。

李寶莉面向著展示櫃整理著上面的貨品,劉建緊貼上來,伸頭嗅了嗅李寶莉
的頭發,一股洗發水的清香清晰可聞「莉姐,你用啥牌子的洗發水啊,這麽香?」

李寶莉感覺到劉建靠過來的身體,一股男性的灼熱氣息越來越近,最後直接
貼到了她的背上,李寶莉渾身一顫,手僵硬的停在貨架上。

劉建看李寶莉沒有反應,更大膽的靠過去,幾乎跟李寶莉重合在一起,「莉
姐,你真漂亮啊。」感受到劉建說話時噴在脖子上的灼熱氣息,李寶莉心飛快的
跳動,整個臉都火辣辣的,紅的快要滴出水來。

低低的應了聲「哪有」

劉建心中暗喜,伸出手快速的攬過李寶莉的腰往自己懷裏一靠,同時挺動自
己的腰部,像性交一樣用自己早已硬挺的下體戳向李寶莉的蜜臀。

「啊……」感受到身後男人的雄偉李寶莉一聲驚呼。轉過頭妩媚的白了劉建
一眼。

「大白天的,幹啥呢?被人看到了。」

劉建也知道這會兒不合適,占了便宜就行,呵呵笑著往後退了點「莉姐是說
晚上沒人看到就可以呗?」

劉建壞笑著說到。「呸,我哪裏有說。去去去,我還要幹活呢。你個壞蛋。」

「嘿嘿,有空再來看莉姐哈,你先忙」劉建說著話,又摸了李寶莉翹臀一把
才離開了。

李寶莉呼呼的喘了幾口氣,平複一下自己的心情。突然感覺自己下面有股濕
濕的涼意,原來剛剛自己的蜜穴早已洪水泛濫。這會兒放松下來才察覺到。



第三章周芬

下班回到家裏,李寶莉洗完澡躺在床上,兒子在隔壁房間做著作業,李寶莉
又回想起白天的情景,不禁一陣心旌搖曳蜜穴不禁又泛起水花。

馬學武又加班晚歸了,想起自己的丈夫李寶莉心頭就窩火,自己當年真是瞎
了眼,那時候的自己多麽青春靓麗,多少追求者,馬學武長的也還行,斯斯文文,
一身書卷氣,天天跑到李寶莉家的菜攤上買菜就爲了接近李寶莉,最後李寶莉禁
不住他的軟磨硬泡也就同意了交往,但是那時候他還是機械廠的基層員工,又是
個鄉下人,雖然李寶莉家裏條件也不是很好,但是他們畢竟是城市戶口,父母還
是不怎麽待見馬學武的。

直到馬學武跪在自己母親面前保證一輩子聽李寶莉的話,一輩子對李寶莉好,
才感動了母親,當然那時候也感動了李寶莉。隨後兩人結了婚,隨著時間飛逝兩
人又有了小寶,但是越過李寶莉就越覺得難過,雖然自己的丈夫對自己言聽計從,
但是李寶莉卻覺得他太窩囊了,沒點男人味,夫妻生活也沒有一點情趣,自己這
具才28歲的年輕軀體也需要男人的撫慰,可是自己的丈夫總是匆匆完事,或者
更甚時直接硬不起來了。

這些使得李寶莉更是哀怨,對丈夫也就更沒有什麽好臉色,總是時不時的挑
刺找茬罵他一頓。而馬學武總是默默的也不還嘴,任由李寶莉隨意辱罵,而馬學
武越是如此,李寶莉越是覺得丈夫窩囊。要是自己丈夫能像劉建那樣像個真男人
多好。

想起劉建,李寶莉覺得自己小腹處似乎有團火在燃燒,怎麽也壓不住,李寶
莉起身反鎖上門,拿起丈夫的枕頭夾在兩腿間,輕輕的摩擦著,嘴裏發出嗯嗯的
呻吟。

卻說馬學武這邊今天又開會開到了八點多,于是約上同一個辦公室的劉姐跟
管福利的周芬一起在廠子邊上的大排檔吃起晚飯。

馬學武特地叫了幾瓶啤酒,大家歡快的聊著廠裏的八卦瑣碎,要說這周芬也
是個美人,瓜子臉,杏花眼,一副嬌柔模樣惹人愛憐,她今天穿著件淡粉色的連
衣裙,配上白色的高跟鞋,苗條的身段配著一雙白皙的長腿,走在廠裏那也是惹
的一衆男工友口水直流。

因爲平時跟馬學武所在的廠辦公室業務往來比較多,所以跟馬學武還挺熟。

周芬的丈夫也是廠裏的工人,不過就沒馬學武幸運了,只是一個普通的車間
工人。馬學武時常看著這個溫柔的人妻想象著自己要是有周芬這麽溫柔該多好。

說話輕聲細語,動作輕柔妩媚,一舉一動都透露著一股難言的風韻。歡快的
氣氛下劉姐不禁多喝了幾杯,感覺有點頭暈了,起身去了洗手間。

馬學武楞楞的盯著對面的周芬,周芬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頭低下來,溫柔
的說「劉姐,好像有點喝多了」

「啊,是啊,是喝的挺多,我看小周你就沒怎麽喝啊」

馬學武從楞神中回複過來,「我,我不行,我酒量不好,喝一點就醉,我可
不敢多喝。」

「嗨,有我跟劉姐在你怕啥,怕喝多了沒人送你回家啊?還是誰能吃了你?」

「那倒不是,你們男人就喜歡灌女孩子酒。」周芬嬌嗔到。

「嘿嘿,女人不喝醉男人沒機會嘛。哎,今天跟廠長在聊天還說到我們廠現
在是員工各盡所能,領導各取所需。哈哈哈,你說是不是?」周芬擡起頭斜了馬
學武一眼,那一眼直接讓馬學武骨頭都酥了。

「別說,還真是。」周芬說完捂著嘴咯咯的笑著。

「來馬主任,我敬你一杯。」

周芬端起酒杯「別叫馬主任,叫學武哥。私下不用這麽生份。」

馬學武乘著端杯跟周芬碰杯的空用手背輕輕的碰了下周芬的手背。周芬臉一
紅,沒做聲,一口喝掉了杯裏的酒。

回到家馬學武已經有點暈呼呼的。

「回來了,吃飯沒?」

李寶莉看到丈夫回來,從臥室走出來,「嗯,加班晚了,跟同事一起吃了。
小寶睡了?」

「睡了,去洗洗早點睡吧」說著轉身進了臥室。

馬學武看著妻子的背影歎了口氣。進衛生間洗澡去了。

馬學武推開臥室的門,妻子靠著床頭發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麽,馬學武輕聲問
了句「關燈嗎?」

「嗯」李寶莉回道。

馬學武關了燈爬上床躺下,腦子裏還在回味著今天與美麗俏佳人的約會,雖
然有劉姐這個燈泡在,但是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雖然沒有什麽親密的舉動,但是周芬的一舉一動都充滿妩媚的風情,讓馬學
武心裏癢癢的仿佛有千萬只螞蟻在爬。

李寶莉也躺了下來,剛剛的一陣夾枕頭沒能發泄出自己的欲望,反而讓自己
更上火了,李寶莉伸手探向馬學武的褲頭,伸進馬學武的內褲娴熟的握住馬學武
的分身開始上下套弄。

馬學武輕嗯了聲,知道今晚又要交公糧了。

實話說結婚這麽多年,早就對妻子的身體失去興趣,雖然妻子近來欲望越來
越強,自己卻疲于應付,根本提不起興趣。

每次不是草草了事就是根本硬不起來。

導致馬學武更不想跟妻子行魚水之歡。

基本上都是妻子主動,自己如同被強奸一樣。

李寶莉上套弄了一會兒,覺得手中的肉棒略微有點硬了,起身脫掉了睡衣,
胸前的一對白兔蹦跳著跑了出來,李寶莉又俯身脫掉馬學武的睡褲和內褲,一手
抓著丈夫半軟不硬的肉棒,一手摸向自己的胸口,小腹升騰的欲火焚燒著李寶莉
的身體。

李寶莉身上已經通紅一片「嗯,來張開嘴給我含含奶頭,好難受。」

李寶莉俯身把奶子放到馬學武嘴唇上,馬學武張口輕舔著李寶莉的乳頭,心
裏奇怪今天妻子怎麽了。

以前都是弄硬一點就迫不及待塞進去。「重一點,太輕了癢的難受」李寶莉
指揮著馬學武「用手抓一下,別跟個死人似的。」

馬學武聽話的拿起手輕柔著李寶莉胸前的飽滿。

「重點啊,沒吃飯啊」馬學武加重力道李寶莉張嘴呻吟出聲。

「嗯……」終于馬學武的肉棒達到了可以插入的硬度,李寶莉翻身騎上馬學
武胯間,微微擡起蜜臀,一手扶著床,一手扶著馬學武的肉棒納入自己泛著水光
的桃源洞。

一屁股坐實李寶莉擡起頭微張著嘴,感受著密洞裏陰莖的形狀,發出一聲滿
足的輕哼。

馬學武呆呆的看著李寶莉,眼前的人仿佛跟那個淡粉色連衣裙的女孩子重合
在一起,一股沖動自自己小腹傳來,馬學武能感到自己的肉棒又大了一圈,幻想
著周芬脫掉淡粉色連衣裙的樣子,馬學武更加興奮了,擡起屁股對著李寶莉的密
洞挺了一下。

「啊,舒服啊。」李寶莉感受到蜜穴中的肉棒好像變大了,喜出望外,一把
趴下雙手摁住馬學武的胸,擡起屁股開始快速起落。

「嗯嗯,嗯嗯。今天還行啊」李寶莉望著身下的馬學武咬著唇嘴上說著話,
下半身一點都沒有放松,依舊快速的起落著,她要趁丈夫還硬著索取到自己的快
樂。然而她又失望了,起落了數十下後馬學武就噴薄而出了。

李寶莉不甘心的扭著腰,然而緊密的肉穴還是把丈夫已經軟的跟死蛇一樣的
肉棒擠出了密洞。

李寶莉氣呼呼的瞪著馬學武。翻身躺回床上。

馬學武尴尬的起身抽了幾張紙草草擦拭了一下疲軟的陰莖,想伸手去幫李寶
莉也擦下,誰知被李寶莉拍了一下,悻悻的縮回收。側身躺下背對著李寶莉。剛
才李寶莉的聲音把正在幻想和周芬交合的馬學武一下拉回了現實,隨之而來的就
是一陣噴射。

李寶莉也側過身背對著馬學武,心裏的火一陣陣的燒著,吊在半空的情欲得
不到發泄,憋的李寶莉心癢難耐。

不自覺探手伸向下體,撫摸著自己泛濫的蜜穴心裏幻想著劉建強健的身軀,
回味著白天劉建用硬挺的肉棒戳自己臀部的感受,「嗯……」

李寶莉不自覺的發出了輕微的呻吟,一陣蜜露從陰道內噴出,終于在幻想和
手指的幫助下李寶莉迎來了高潮。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