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救美的謝禮

大力催著油門加速要甩掉後面追趕的5個飙車族,看到公園路口便毫不遲疑的就轉向把機車騎進公園裏,晚上8點這種時間應該還有不少人在裏面運動,結果空曠無人的景象讓我頓時心裏一寒。

看到後方車燈越來越靠近我的身邊,才一個轉彎就被三台機車強行擋住去路攔下,5個叼著菸的混混隨即控制了我的行動,動手粗暴的將我拖拉到旁邊陰暗樹下。

雙手雙腳被壓制在草地上無法動彈,身上的襯衫和窄裙在他們的拉扯下被撕破露出紫色的內衣褲,衆人凝視著乳溝和白皙臀部的眼神更是淫穢。

(就說做個朋友大家一起玩玩,結果你還跑!現在這結局是你造成的!)

(你娘勒!這妞奶子不小唷,不知道奶頭是不是被男人吸到變黑棗了!)

(靠北阿,還聊天!你們當作是在房間裏阿?快點幹!)

被5個男人圍在中間,四周空氣全是飄散著他們身上傳出的濃臭酒氣,我緊閉雙眼不敢面對即將發生的事情。

耳邊傳來跑步的聲音越來越靠近,我張開眼期待出現的人願意伸出援手趕走這些人渣,卻發現從樹後經過的是一個在運動的女人。

她在發現我正衣衫不整的被壓制在草地上猥亵而露出驚慌的眼神,在看見那5人怒視的瞪著她隨即表情變得懼怕的加速跑開,眼看失去希望後我只能祈禱那位小姐有通知警方求援。

女人跑開後寂靜的現場又是一陣淫亵狂笑聲,身上的內衣褲面臨了和上班製服一樣的結果,在男人粗暴的撕扯下奶罩和內褲變成殘破的布料被丟棄在一旁,高挺的乳房和陰戶隨即坦蕩赤裸的現出在這裙人渣眼前。

雙腳突然被蹲在腳邊的男人高舉撐開,不知道他何時已經脫下褲子露出勃起的粗屌,陰道在他野蠻的插入時隨即傳來一陣刺痛,還未濕潤的陰道在粗暴摩擦中使我痛到哭嚎。

我:嗚~好痛!不要插了!好痛~

(幹!太乾了,插到會痛!)

(我們來玩她的奶啦,弄到這賤貨想要的時候就會濕了。)

身邊2個男人各自抓著我的乳房揉舔,含著乳房的嘴不時用舌頭搔弄著奶頭,意志力一直抵抗著被玩弄身體帶來的搔癢感覺,在奶頭被用牙齒輕咬時的愉悅痛楚使得我羞愧的防線即將失守。

我:阿~

陰道輕微顫動的觸感傳達了訊息給插在體內的龜頭,子宮一陣陣的蠕動使得陰道變得稍微濕潤,正在幹穴姦淫我的男人抓準了機會用力抽插,激烈的摩擦快感使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緒呻吟出來。

我:阿~不要阿!拜託你拔出來!不要那幺用力插阿~

(發騷了齁!老子就不信你不會濕!)

(快點幹啦!你還要拖多久?)

(幹!林北來幹嘴巴好了!)

靠在頭邊的男人低下頭把舌頭伸入我嘴裏攪和我的軟舌,他隨即被旁邊的另一個人推開之後換成用粗屌插進我的嘴中抽插,腥臭的尿騷味充斥著口中使我差點嘔吐出來。

龜頭在舌根上進出摩擦的觸感讓我感到無比噁心,生理反應卻背叛我的思維將我出賣,陰道裏分泌出的淫水已使陰道完全濕潤的能接納粗屌劇烈摩擦的刺激。

(喔!更濕了!這妞開始發浪了耶!)

(賽你娘!幹完快點射!這賤貨奶頭激凸成這樣讓我的懶覺好硬。)

身體隨著男人插穴的震動晃動奶子,看著2個男人的嘴緊貼在乳房上吸吮奶頭的羞愧感讓我幾近崩潰,高潮從子宮內沖擊腦袋神經的愉悅竟然讓我有鬆口氣的感覺。

男人在努力沖刺後把濃熱的精液大量灌進陰道裏,第二次高潮立刻接連而來使我不自主的微擡腰承受精液內射澆淋子宮的快感。

(媽的!爽!她裏面已經被幹到高潮在抖了!)

男人拔出射精完的粗屌之後,旁邊的人立刻接手位置將粗屌插入陰道中抽幹,陰道才剛平息掉的感覺隨著粗屌的填補再次感受到飽脹的愉悅。

眼神已經朦胧的即將屈服在他們的淫威下,身體自行配合著男人插穴的動作扭腰迎合,意識漸漸在被輪姦的高潮快感中沉淪。


[幹什幺!放開那個女人。]

突然傳來的兇惡斥罵聲將我從高潮余韻中拉回,正墮落到淫慾地獄的心智被眼前2個男人救贖,音調外貌不像台灣人的他們推倒共乘的單車便沖過來,5個混混在經過一場拳腳混戰後邊飙罵三字經搭乘機車烙跑。

此時看到來抓人的警車飛速追逐三台機車,在他們倆自我介紹是菲律賓漁工後脫下外套爲我披遮裸露的身體,隨後進到公園的警方詢問我報案的需求,看著他們倆似乎擔心因爲怕打人被帶回訊話的模樣,我默默的吞忍了剛才被強姦的創傷向警方表示剛剛沒有被強暴的狀況。

對講機傳來已追捕到那5人的回報,當再次跟我確認沒有發生強姦案件後,警方僅以酒駕的法則將他們那群人渣帶回偵訊。

蘇延:你剛怎幺不說出被強姦的事實,叫警察逮捕他們抓進去關?

艮威:對阿!

我:那你們一定會被那些人告傷害,搞不好會被遣送回去菲律賓。

蘇延:可是...

我:沒關係...你們可以陪著我走回家嗎?

蘇延:當然!

艮威:走吧。

漫步在月光下,我發現從外套中忽隱忽現的乳房和臀部曲線吸引了他們倆的目光,時而刻意的偷瞄使得我感覺到陰道漸漸濕潤起來,我放慢腳步鑽進兩人中間勾住他們的手臂,飽滿乳房磨蹭到他們手臂的觸感讓我一陣臉紅。

進到租宿的房間後我請他們倆坐在客廳喝茶,轉身馬上脫下他們披在我身上的外套裸露背影線條走進浴室梳洗,在潔淨那些人渣留在身上的口水和精液後只披著浴巾走回客廳。

蘇延:你好性感....

艮威:好白的肌膚..

我:謝謝你們出手救了我!有想要怎樣的回報嗎?

蘇延:不...不用了....

艮威:......

我:你們嫌我髒嗎?因爲我被強姦了?

蘇延:不是!當然不是!

艮威:沒有!

我:那....抱我吧....我用身體來報答你們,想怎幺幹都可以...

我隨手拉開浴巾的褶痕使浴巾掉落到地上,在他們面前露出赤裸的乳房和陰戶,兩人驚訝的看著我的身體曲線看到入迷,胯下漸漸鼓脹的硬屌在我的煽情誘惑下已經甦醒。

他們倆仍呆呆的坐在沙發上欣賞我的裸體,我跨步跪在他們腳前拉下褲裆的拉鏈後掏出2根硬邦邦的粗屌輪流用口含舔,在激情的挑逗之後他們終于忍不住色慾的伸手撫摸我的乳房和濕透的蜜穴。

蘇延:你希望誰先幹你?

我:你是先動手救我的英雄,我希望是你先佔有我的肉體!

艮威很配合的把站在我背後插穴享受陰道吸夾粗屌的位置讓給蘇延先幹,靠躺在沙發上按住我的頭享受小嘴含舔龜頭的快感,伸手撫摸著奶子感受乳房柔軟的彈性。

蘇延起身走到我背後撫摸屁股,蹲下身用嘴舌舔插著已經濕淋淋的淫穴,他讚歎著我陰戶顔色漂亮的挑逗淫語,使得我更是羞澀的臉頰紅潤。

在舌姦後他握著自己硬挺的粗屌沾上淫水在淫穴口磨蹭,搔癢的感覺讓我更加期待粗屌狠狠插入的飽足感,蘇延輕柔的讓龜頭撐開淫穴口後突然用力猛插到底,激烈的刺激享受讓我不禁哀嚎著爽到呻吟。

我:阿~好棒阿!好爽~好爽~幹我!阿~~~

艮威:你是賤貨嗎?喜歡被我們幹?

我:我是!我是喜歡被你們幹的賤貨...好舒服~

艮威:那含到我射在嘴巴裏,把精液吃掉才有誠意!

我:是!請你射在我嘴裏...讓我吃好吃的精液...

蘇延持續的用力插穴,沖刺的頻率時快時慢的把我幹到頭暈,高潮的感覺使得陰道猛烈的蠕動更是增強了夾住粗屌的緊度,直視在牆上的時鍾發現蘇延插了快20分鍾卻還沒有想射精的迹象,而我卻已經在愉悅快感裏連續高潮了3次。

蘇延:射在裏面?

我:是...拜託你了!把精液全灌進我騷淫的陰道裏!

蘇延:如果我們沒救你,你還不是會求他們5個人射在體內?

我:沒有!不是這樣的...我只想讓你們倆在我體內發洩灌精....只有你們才有資格....

蘇延:好!就讓你嚐嚐我們菲律賓人的厲害!

粗屌大力的沖刺撞擊子宮傳來陣陣酥麻,陰道因爲高潮而死命收縮夾咬著粗屌讓摩擦的感覺更是強烈,龜頭噴射出濃熱精液沖淋子宮的快感,使得子宮口痙攣顫動的吸取精液進入子宮中。

我:咿....阿!!!我受不了了!好爽阿~

蘇延陰道中在內射後拔出沾著精液的髒穢粗屌,在失去他從背後扶著臀部的支撐力,我癱軟的前傾趴靠在艮威的胯下喘息。

艮威挪動我的身體讓蘇延跟他替換位置,臉前蘇延腥騷的粗屌在他引導下讓我含進嘴裏吸吮穢液,在蘇延的安撫下我乖馴的把嘴裏髒臭精液混著口水嚥入食道,他事後親吻額頭的溫柔使我感受到寵愛的幸福。

艮威繞到背後的突然狠插讓我驚叫呻吟,原本就已經處于高潮敏感狀態中的陰道在劇烈摩擦下再次達到高潮,跪在地上無力的雙腳劇烈的發抖顫動,即將被幹到崩潰的思維使得我哭著求艮威停下性交插穴的動作。

我:艮威....別插了!小穴要被幹壞了~饒了我阿!我爽到受不了了!

艮威毫不憐惜我的哭嚎,插穴的力道變本加厲的更加使力撞擊,

子宮在粗屌沖撞下劇烈痙攣的顫抖,強襲而來的高潮快感直沖腦門使我陷入恍神中。

陰道震晃的磨蹭著艮威插在體內的粗屌,搔動的快感在龜頭上不停傳遞使他有了射精的感覺,艮威立刻把粗屌深深的插到底讓龜頭貼著子宮噴精,炙熱的精液再次引發子宮痙攣抽蓄。

我:阿.....阿......

在拔出射精完的硬屌後,艮威靠過來我身邊拉著我的頭髮使我擡頭,他故意將粗屌在我臉頰嘴邊磨蹭,腥臭的精液隨之沾染在我紅潤的臉上。

艮威:暈了阿?

蘇延:被你故意這樣幹有什幺奇怪的。

我:.......謝謝..我...好滿..足....

兩人在聽到我無力的說出道謝後狂笑出來,合力把癱坐在地上的我扶回沙發上靠躺,艮威抽出桌上的濕紙巾爲我擦拭他故意沾上精液的臉蛋,滿懷悔意的反過來一直跟我道歉。

蘇延:我們才想謝謝你,願意讓我們享受你年輕豐滿的肉體發洩性慾,做漁工的那有機會跟你這幺漂亮的台灣美女盡情做愛。

艮威:有個請求!讓我們合拍幾張慾照可以回去跟同伴們吹牛,好吧?

我:....嗯!如果只是想炫耀當然可以...

艮威立即拿出手機拍下我坐在他和蘇延中間被兩人摸著裸乳的照片,在我的要求下也把照片傳給我收藏。

蘇延:你還會累嗎?

我:什幺?

艮威:他想問你還有沒有體力。

我:有好一點了,怎幺了?

蘇延:想再幹你....

我:那....要進房間做嗎?

艮威:今晚爽死你!

我打開房間的門,裏頭的擺設讓他們倆看到傻眼,床邊盡是放滿大大小小的可愛毛茸娃娃,床邊的櫃子裏放置了20幾套色系漂亮的內衣褲。

艮威:這跟你剛剛的形象也差太多了!

我:什幺?

艮威:淫蕩!

我:......

臉上露出紅潤的羞澀表情,似乎更是刺激了蘇延和艮威兩人的性慾,我全裸的坐在床上看見癱軟的2根肉屌正漸漸擡頭高舉。

艮威:我先!

話一說完艮威立刻撲到我身上和我激吻,雙手不安分的揉著乳房挖弄濕潤蜜穴,粗屌的在尋獲穴口後便長驅直入的深插陰道,眼角余光看見蘇延正坐在床邊欣賞著我被幹的騷樣。

我:威~好爽!再大力點...好舒服....

我貪婪的吸著他的舌頭攪動,在被插幹到激烈快感下放縱的呻吟哀嚎,兩人摟抱著在床上享受性愛的感覺就像是情人一樣。

艮威故意更換了3種插幹的體位,他在第二次的作愛已經沒像剛開始那幺持久,經過了20幾分鍾讓我達到高潮後便把濃稠的精液濺灑在溫熱的陰道裏。

他射精完有點喘累的扶著臭屌要我含舔,我溫馴吸著龜頭上的腥臭精液殘渣吞進胃裏,轉頭看著蘇延才發現他拿著艮延的手機一直拍著我剛剛淫賤的騷樣。

我:阿......

蘇延:你剛才好騷好性感,我們以後出海在船上看這些照片一定會硬到猛打手槍。

我:那....換你來~

艮威接過蘇延遞出的手機接手在床邊拍照,我推倒蘇延讓他躺在床上後自己跨到他身上讓粗屌插入體內,扭腰激烈的晃動臀部伸手引導他抓住我亂舞的乳房,粗屌在陰道亂撞的激烈快感使高潮的感覺又強襲而來。

蘇延躺在床上任我跨在他的粗屌搖晃,從他有點痛苦的表情看來似乎在撐著想射精的快感,我越使力的縮著小腹晃動讓陰道緊咬著粗屌摩擦,蘇延長歎一聲後濃熱的精液開始在陰道裏大量灌注。

我:射進來了!我也要丟了....咿...阿~丟了!

我癱軟的直接趴在蘇延身上,兩人互擁著感受著肉體間的體溫,我輕輕的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流失大量體力後的疲累使我暈沉沉的睡去。

清早醒來後只剩我全裸的躺在床上,屋裏已不見他們兩人的身影,無禁忌的三人纏綿雜交遊戲在失落中結束,我落寞的站在浴室中讓溫水澆淋全身。

回想著在和他們倆性愛過程中的對話,激烈的幹到我痙攣暈眩只是因爲他們珍惜這一夜短暫的纏綿,對比過去交往的那些男人,蘇延和艮威似乎更懂得珍惜我的付出和性生活的需求也比較搭,也許跟他們保持來往是不錯的選擇。

尋找手機想再次看合照裏他們的模樣,卻發現在床頭櫃上置放的手機並不是我的,隨即拿起電話馬上撥打自己的號碼,話筒傳來讓我懷念的聲音。

我:故意拿錯的?

蘇延:嗯...生氣了?

我:沒有....艮威呢?誰想的鬼主意?

蘇延:是我...艮威在旁邊狂笑著。

我:晚上過來吧,我幫你們倆準備晚餐。

下班後晃進大賣場挑選了一些調理包,在屋內的餐桌上準備了麵食等待蘇延和艮威的到來,門鈴清脆的響聲使我飛奔的爲他們開門。

兩人在進門後直接拉著我的手將我拖進房裏,三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激情愛撫,經過了一夜纏綿後陰道已裝滿他們倆濃稠的大量精液。

戲劇性的變化讓我和他們倆發展成三人行的實際交往關係,在熱戀期間幾乎是夜夜激情的享受兩人粗屌劇烈插幹,經協議沒有要有孩子束縛的約定下定期服用避孕藥,才能讓他們倆盡情的把精液灌溉在子宮裏。

他們在短暫的假期後即將上船出海,爲期半年的旅程使我又即將過著獨守空房的日子,我在漁船出航的當天特地到港邊爲蘇延和艮威送行。

站在岸邊身穿著昨晚特地去挑選的性感戰袍,蕾絲薄紗的連身洋裝把乳房的飽滿弧度展露無遺,使得原本嗤笑他們吹噓唬爛的外勞和台灣同事盯著我的身體看到恍神。

艮威:笨蛋!穿這樣小心被強姦!

蘇延:等我們回來一定幹翻你!

我:嗯!你們要小心唷~回來再好好補償我!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