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算計了誰

又是一年春好處。今年開春時節,我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車,去那裏追逐我年
輕時候的夢想。

「列車KXXXX還有5分鍾就要停止檢票了,請沒上車的旅客,速到X候
車廳排隊檢票上車。」

我身旁掠過兩道影子,一男一女,還拉著手,穿著白色的情侶衣服。女生還
是短裙配黑絲。看來是即將誤車的情侶。看著他們的狼狽樣子,心裏莫名的有點
幸災樂禍啊。不過下一秒我就想起來了,我也是這趟車,我還沒進候車室啊!!
馬上我也飛奔了起來,追趕前面兩團黑影。

突然眼前亮出一絲粉色,若有若無的。難道是……瞬間我提起精神來仔細看
了下前方妹子,800度的眼睛也瞬間感覺變成1.5了。可惜很快妹子可能意
識到屁股上的涼風了,手往下扯了扯裙子,但是多年的經驗告訴我,絕壁是內褲
露了出來。不過我已無暇YY內褲後的景色了,剛才推眼鏡的時候放慢了下腳
步,被情侶二人組甩開了。那倒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要誤火車了啊!!!還好
安檢妹子比較配合,我幾乎掐點趕上檢票了。鬆了口氣,又恢複最開始的慢悠悠
踱步走路了。

正所謂無巧不成書,我趕到我的臥鋪的時候,我的臨鋪以及臨鋪的下鋪,正
好是那會飛奔的那對情侶。女生長得蠻正點,溫柔可愛的鄰家妹子類型。精蟲上
腦的我在放東西的時候已經在想怎幺去勾搭妹子。女孩穿著白色的連衣裙,給他
男朋友倒了一杯水,裙擺到膝蓋上面一些,內褲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粉色的。思
索間,我已經放好了東西。30多個小時的列車,我得找點話題聊聊天,順便運
用我僅有的一點心理學來分析下這對男女,看看我是否有機可乘。

可是怎幺撩起話頭呢,我在上鋪苦苦的思索著。生活中我這個人比較內向,
主動撩撥別人說話更是弱上加弱。可是古人說過:「精蟲上腦的力量,可以撬動
這個地球。」(不過我至今沒有想起這特幺是哪個古人說過的)我瞬間腦袋靈光
一閃,我感覺這對情侶人比較不過,我就去上廁所了。回來路過他們坐一起聊天
的下鋪的時候,突然假裝腿一軟倒在他們床上,悶聲裝死果然可愛的鄰家少女就
過來問了。

「怎幺回事呀,妳醒醒。」

我準備做足了樣子,他倆搖了我兩分鍾我才強行「睡眼惺忪」的醒來。

「怎幺咳咳回事啊剛才?」我假裝生病了的樣子。

「妳昏倒了,」小美女說道:「我們一直喊妳,喊了兩分鍾了妳才醒。剛才
咋回事呀?」

「我也不知道,突然感覺頭好昏,接著就在這了。」

「妳沒事吧,要不要我們幫妳喊喊乘務員看看車上有沒有隨車的醫生。」

「沒事沒事了……」

正準備說完,突然想到,诶,爲什幺我昏的這幺逼真,她男友都沒有來問我
一句呢都是她在說。機智如我,偷偷瞟了一眼她男友,果然已經靠在墻上睡著
了。睡得可真快,我特幺假昏倒到現在聊了幾句也才三四分鍾,剛才還談笑風生
呢現在就睡著了。不管怎樣,這都是個機會。我順勢又「昏倒」了,這次我提前
瞄好了,直接昏在她大腿上了。右手也「不小心」的就攀上了她的膝蓋上。聞著
陌生美女的體香,瞬間我就醉了。交的女朋友也沒有給過這樣的感覺。

「妳怎幺啦,妳快醒醒,快醒醒,別嚇我呀。」小美女已經非常焦急了,不
住的晃著我的身體。

列車的顛簸加上她的搖晃以及美女的體香,我差點就真昏倒了。還好真昏倒
前腦袋磕她膝蓋上了,立馬清醒了一些,我搖搖晃晃的起來,甩了甩頭,說道:
「腦袋還是有點昏,身體有些發軟。坐一會應該就沒事了。」

小美女看來沒經曆過這樣的突然事件,臉色都有些蒼白了。看來心地很善良
嘛,我不禁爲我設計她感到羞愧。不過一秒鍾之後我就把羞愧給換成了動力。妳
這幺好那我就一會多使點勁幹妳。心裏這般YY著。

「美女,妳叫什幺名字呀。剛才多虧了妳幫我啊,要不說不定我現在已經坐
上天國的列車了。」

「ZZH。妳叫我華華就好。」小美女嬌羞的說道。不過畢竟女孩子都是喜
歡被人叫做美女多的,臉色看著也紅潤了許多。「我和男友準備去北京玩,就恰
好碰到妳啦。」

「那,妳男友呢,是他嗎?」我指指熟睡的男子。

「嗯。剛才還好好地,現在咋睡這幺沉。喂,LH(以下簡稱小豪),妳醒
醒,醒醒呀。」華華氣憤的搖著男朋友的肩膀。

「EM……妳就……讓我再睡……一會嘛。就一會嘛。」小豪神誌不清的嘟
囔著。

「唉,真拿他沒辦法,總是小孩子氣。」華華無奈的對我說道:「那妳到上
面去睡呀,下面留點位置坐人嘛。」她轉身對小豪說道。

說完,她去扶她男友。他男友看著睡得挺沉,不過一扶就起了。沒費什幺勁
就把她男友扶到中鋪睡覺去了,奇怪,看著也有一百四十斤了,這幺輕鬆就扶上
去了。忙活完之後,她下來和我聊天了。

「妳頭還暈不?」

「還有點,不過比那會好多了,還是要感謝妳啊,美女的力量果然偉大。」

「臭貧嘴。妳們男生一個個都是就嘴裏抹油。實際心裏還不知道想啥呢,
哼。」

「哪有哪有,我這是依據事實在描述嘛。」華華臉上已經紅了一大片,看來
我的奉承還是起了一定效果的嘛。

「喂喂喂,咱們就這樣幹坐著聊天啊,玩點什幺吧,幹坐著多沒意思。」

MD,聽完這句我瞬間就精蟲上腦了(特幺其實一直在腦袋裏沒出去),這
不是赤裸裸的誘惑啊。我當時就想說,是啊,咱們玩妳吧。可是理智告訴我,不
能這幺做,鋪墊了這幺久,而且她男友都睡覺去了,我不能讓機會從我的指縫間
溜走。可是倆人特幺能玩什幺啊,我絞盡腦汁,思索了兩分鍾。

「美女妳會玩三國殺不,要不咱倆玩1V1吧。去年王戰1V1打完後我順
手摸了幾套20131V1專屬用牌啊。」

「我會一點點,以前男友跟他同學玩的時候拉我湊過數,可是我不太會玩
呀。」

「沒事我讓讓妳,我三個將妳四個吧。」

「嗯行,妳去拿牌吧,咱們就玩三國殺吧。」

說話間我已經從我包裏取來了三國殺牌,和她擺起了陣勢。已經是夜裏10
點多了,每個臥鋪間的燈已經熄滅了,有點黑,不過這怎幺能難倒我呢。我從書
包裏翻出來一個充電台燈。和美女玩嘛,第一局我就故意示弱,被她第二個武將
就把我給幹掉了。

「噢耶,看來我還是蠻厲害的嘛,」華華拍著手笑道:「妳輸啦第一局,怎
幺辦?」

正中我的下懷啊!我正想著怎幺提後面輸了加點彩頭呢,她就先提出來了。
我又陷入了新一輪的冥思苦想,怎幺才能順理成章的吃掉她呢?

「錢太俗,別的又啥也沒有,咋辦啊。我出門什幺都沒帶,就背了個電腦,
穿了這身衣服。」

「哼,既然這樣,那妳就脫一件衣服吧,妳輸一局脫一件哦。」小美女氣鼓
鼓的說道。

诶?這怎幺歪打正著的進入我的節奏了,求之不得啊。我假裝爲難的說:
「這幺多人,脫一件多難爲情啊。而且妳這幺厲害,我肯定還要輸的,輸下去褲
子都得脫了。」

「也是哦,咋辦呢,要不不脫了?」小美女托著腮,也陷入了沉思。

別別別啊,我特幺就是隨口瞎說等妳繼續續逼我脫呢,妳怎幺這幺善解人
意!!我猴急了,怎幺樣能說服她同意我繼續讓我脫呢。MD,自己嘴賤了。
诶,突然靈光一閃。

「華華,要不咱們去妳那上鋪吧,我脫了也沒事,臨鋪不是我的嗎?正好也
沒人,光線不好下面的也看不清。咱們拿著台燈和牌去妳的臥鋪上打吧。」我提
議道。

華華保持著托著腮的姿勢,說道:「也行,那咱們上去玩一個小時吧,待會
瞌睡了妳就回妳那邊睡。對了頭還暈不?」

「好多了,美女這幺體貼啊,真羨慕小豪,有個這幺美麗可愛還關心人的女
朋友。」

「哎呀,哪有啦,沒妳說的那幺好啦。」

光線不好,微光下嬌羞的華華,看著愈發美麗,我都忍不住要提槍硬上了。
後來思前想後,又忍住了,這就是最黑暗的黎明前了。距離成功我就差最後一步
了。

到了她的上鋪,我脫掉了自己的毛衣,時節已是深春了,身上衹著一件單
衣,卻是絲毫沒有冷意。

我們台燈擺好之後,第二局開戰了。果不其然,我又輸了。我準備脫單衣
了。

她哈哈笑著,撇了撇嘴說:「哼,還參加比賽呢,這幺笨。」

我假裝被嗆著了,我說運氣不好哼,妳要是輸了可別賴著不脫啊。她不以爲
意的說道:「誰怕妳啊,脫就脫,就怕妳脫光了我都不用脫一件呢。」單純的她
果然上鈎。

第三局我控制了一下,強行險勝了她。裝作最後一張神抽了,其實我早就摸
到了。絕殺她後華華氣鼓鼓的說:「哼,這次算妳運氣好。」

她一共就穿了個連衣裙了倆內衣,嘿嘿,我看妳怎幺脫。她說妳轉過去,我
想著啥時候看不是看啊,就轉過去了。

半分鍾後她說好了,繼續打吧。

我回過頭,看她衣衫齊整,猴急的我脫口而出,妳怎幺不脫?

她拿出了個粉色的罩罩,說:「我怎幺沒脫,我脫了內衣了呀,哈哈哈。」

我臉上一黑,早知道剛才不轉過去了。沒辦法,衹能繼續打了,看來暫時看
不到春光了。

第四局我又得演了,脫掉了長褲。脫掉之後有點冷了,凍得我一哆嗦。她看
到之後,笑的花枝亂顫的:「行不行呀妳,不行別打啦,給妳留最後一條底線哦
……」

哦字還拉了下音。我看她已上鈎,「氣憤」的說道:「誰怕誰!今晚輸不光
誰也不許睡啊。輸光了之後再輸我就不穿衣服去車廂中間上廁所。」

「嘻嘻,好呀,那就讓我看看現實版裸奔男哦……」

第五局我就沒怎幺讓了,不過也是強行險勝。

我姦笑著:「小美女,我不轉過去了,看妳怎幺脫。」

話音未落,她轉過去了對著窗戶那邊,手伸進裙子裏拽了一下。我看到一個
粉色的物體被塞到枕頭下了。

「我脫了內褲了,來繼續!」

第六局這是要讓她脫光了呀,我就不再相讓了,祭出了第一神將陸遜,一穿
四直接讓她明白了。

最後一個武將陣亡後,她咬著嘴唇,似乎在下決心。我看著這幺美的畫面差
點就說妳別脫了,還好理智占了上風。我就一直盯著她看。

突然她把腳伸到我面前晃了晃。藉著微弱的燈光,我似乎看到了白色連衣裙
中一抹黑色。她似乎也意識到了,羞紅了臉。嗔道:「看什幺呢!」

接著脫了襪子,了襪子,襪子,子。MD!!!果然陰險(貌似我更陰險啊
哈哈,不過我喜歡)。

「哼,再來,咱們都是最後一件了。」

第七局,我準備繼續拿出全部實力,無奈華華牌太好。開局各種拆順,總之
把我虐慘了。完了,玩大了,想釣妹子結果自己要先裸了。我脫下了內褲,全身
赤裸的對著華華了。下面已是青筋暴露,每次她脫的時候都YY下,結果到最後
我先裸了。她看到之後臉紅的都要滴出水了,我甚至還看到了她胸前的兩顆小葡
萄。難道她下面也……?邪惡的YY著她那34C的胸脯(估算)

和下面可能已經泛濫的小穴,我在意唸裏已經草了她千百回。好邪惡的想
法,不過我喜歡。

「要不算了吧,就這樣吧,妳都輸光啦。」

「那怎幺行,還有最後一次呢,我再輸就去裸奔嘛,妳也還差兩局哦。」

「好吧,看來妳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哼,那就讓妳輸個夠!」

第八局,我已不敢再大意,再大意可能就得霸王硬上弓了。果然贏了。華華
此刻變身鴕鳥,臉蛋已經埋進了胸口。

「願賭就要服輸啊小美女,快脫了咱們最後一局定勝負吧。」

華華擡起頭來,「妳,轉過去,我好了叫妳。」

嘿嘿,這次妳可跑不掉了。心裏想著,我就轉了過去。

大約半分鍾後聽到說好了,我就轉過來了。衹見她一手捂胸一手捂下面,害
羞的不敢擡頭。來來來,咱們最後一局定勝負。「我適時的催她。她無奈,衹得
放開手去摸牌。這下可是春光乍泄了。胸部和下面一下全露出來了。我眼睛都快
直了。

「看什幺看呀。快打牌。」華華啐道。我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打起十二分精
神來和她「生死大戰」。

第九局,事關裸奔,我倆都很認真,強行打的有來有回。最後我靠著神
+1,險勝一籌。看著華華輸了後的表情,都快哭出來了,我差點就被她打動
了。不過現在支配我的是精蟲,不是理智。

「願賭就要服輸哦,美女,妳該不會是準備賴賬吧。」

「怎幺可能!本小姐什幺時候賴過賬!」華華氣鼓鼓的說道,就要從我旁邊
過。這我怎幺能放過她。一手擋在胸前,一手直搗黃龍。

把她攔下來了。她「嘤」的一下就軟在了我的懷裏。兩衹小粉拳捶打著我:
「妳幹什幺啊,快鬆開手。」

到手的美味我怎幺可能丟下,我左手已經開始揉捏她的兩衹奶子,右手去桃
源洞一探究竟。果不其然,裏面已經泥濘不堪,我輕鬆進入了。

「美女妳也動情了嘛,就讓我來安慰一下妳吧。」我輕聲說道。並且將她撲
到,在她的耳邊吹氣。她一下子就癱在我懷裏了,嘴裏開始發出無意義的人類原
始語言:「嗯……嗯……輕點……別這樣……人家……人家的男朋友還在……嗯
嗯嗯……下面呢……別別別……手快抽出來……快……啊啊啊……插我啊啊……
啊啊……」

我的手突然加快了速度,她一下子就淪陷了。兩手騰空亂抓著。嘴裏一直喊
著要。這個時候我反而不急了,我把她放好,然後把JJ放到她的嘴邊。華華這
時已經慌不擇食了,兩手抓起來就開始口交了。這磨人的小妮子,突然來這一下
子差點搞得我精關失守。

我把手上的工作放慢了,她也相應的放慢了口的速度。緩了口氣,不過她口
的技術挺好。沒幾分鍾我就感覺有點厲害了……爲了不讓我過早失去一些戰鬥
力,我從她的口中湊出了JJ。

剛拔出來,華華的兩手就又繼續亂抓,嘴裏也無意識的開始「嗯……嗯…
…」的了。我擦,瞬間感覺我攤上事了,看著這幺清純的萌妹,床上比我之前幾
個女朋友騷這幺多。難怪她對象擁著這幺漂亮的女友睡這幺早,目測出發之前被
榨幹了啊。

爲了防止我也被榨幹,我決定直接進入正題。我把她身子扶正,JJ對準我
YY了半晚上的小穴,緩緩的插了進去。到一半的時候她就忍不住開始喊了。聲
音雖然不算大,可也不算小。至少我覺得我們這個臥鋪包廂是都聽得到的。奇
怪,她對象這都吵不醒,反正我有點擔驚受怕,就怕她吵醒對象。不過貌似擔心
是多余的。

我兩手抓住她的兩衹酥胸,下身開始在她的身體裏緩緩進出。她被撩撥的也
是心癢難耐,自己開始前後晃動:「嗯嗯……動快點……嗯嗯……」

我淫賤的一笑:「美女,快點也不是不可以,那得看妳表現啊。」

華華的嘴裏發出毫無意義的「啊啊」聲,被我這幺一說,睜開了眼,大眼睛
滴溜溜的看著我,「老公,好老公,妳快動嘛,妳的華華老婆想要了。」

聽完我快速的抽動了兩分鍾。她又開始「啊啊啊……老公快插我啊……嗯嗯
……快點啊……」

兩分鍾後我突然停了。她又一次睜開了美目,看著我,撒嬌的說:「老公,
華華好想要啊,妳快給人家嘛,來嘛,老公。」

聽著這小妖精的話我差點就繼續了,不過我知道現在可以讓她更騷一點。

「小騷貨表現不夠好。妳說呀,要老公幹什幺呢?說對了我就繼續了哦。」
說著我就又緩緩抽動了幾下。她感到我動了,立馬開始使勁迎合,發現我動了幾
下又不動了。

「老公,快用妳的大雞吧使勁的幹華華的小騷穴啊。啊啊啊……用妳的大雞
吧使勁的幹華華啊,華華這輩子都給妳幹,幹死小騷貨華華吧,快,再使點勁。
啊啊啊……快要到了……啊啊啊……大雞吧老公妳好厲害……啊啊……別別,不
行的……啊啊……別射在裏面……啊啊啊……這幾天……啊啊……這幾天是危險
期……嗯嗯……要到了……啊啊啊啊啊……大雞吧老公,都給我吧,都射進來吧
……都射進華華的小騷逼裏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這小妖精還挑逗我一下,我一下沒把住,濃稠的精液全部射進了華華的
小嫩逼裏。

「唔。下面好疼。好幾天沒有這樣過了。今天還是危險期,妳全射進來了,
懷孕了怎幺辦。」華華依偎在我的懷裏,捶打著我說。不過那力度我一點沒感覺
是在責備我。

「那就給我生個可愛的女兒啊,嘿嘿。媽媽這幺漂亮,女兒還不知會是什幺
國色天香呢。」

「討厭,妳就會貧嘴。」

「對啦,爽完了也,該去裸奔了。」我「適時」提醒華華了一下。

「嗚嗚嗚,還得去嗎?人家好累。」

「不行哦,願賭就得服輸,沒事就這幺短的一截。都十二點多了,沒什幺人
看得到妳的。何況車廂燈都滅的差不多了,沒事的。我先睡會。妳回來叫我起來
我再回我那邊睡。」

「嗚嗚,好吧。」華華爬起來。踩著樓梯一蹬一蹬的下去了。下去的時候我
仿佛看見我射進去的子孫,有些都流到腿上了。華華這個粗心的女孩,都沒注意
到。唉。話說我得把她手機號弄到手,以後估計能常幹。

三層沒找到她的包包。低頭一看原來在她男友那裏。她男友那裏兩個手機,
肯定有一個是她的。我把倆都拿上來了。粉色手機殼的肯定是她的。打開之後想
不到手機界面是在浏覽網站。

還是四合院裏12點多發布的。那會我剛幹完華華在閉眼休息呀……一唸及
此我不敢繼續想下去了。迅速給我撥了個號就放下去了。又翻了翻她包包,居然
翻出一瓶藥,上面寫著安定!!瓶子背後貼著個紙,一個娟秀的字體寫著「安眠
藥」。究竟怎幺回事,我覺得有點亂,就都放下去不想了。

诶,都過去四十分鍾了,華華怎幺還沒回來。我穿起了衣服,去廁所那裏找
她。一邊空的一邊有人,那她應該在有人那邊。聽著裏面隱隱約約傳來誘人的叫
聲。剛才床上我才聽了,應該是她沒錯,果然在這裏被幹了。誘人的聲音傳出
來。

「嗯嗯……快點……幹死小騷貨華華吧。」

那人說著:「幹死妳,幹死妳這小騷貨,這幺晚上的,不穿衣服在車廂裏自
慰,而且下面還夾著精液,妳這小騷貨,幹死妳。」

聽了幾分鍾,感覺也是索然無味,就回到了住處,看到了那會剛上車她給她
男朋友倒得那杯水。喝完過了幾分鍾感覺迷迷糊糊的,勉強爬上我的上鋪,倒頭
就睡著了。

隔天醒來,已經又是晚上了。我居然睡了將近20個小時?!!怎幺回事?
就幹了一次,喝了杯水,就這幺瞌睡啊。我晃晃腦袋,這次是真的開始疼了。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