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電視台美女主播的一夜情

我與電視台美女主播的一夜情





辦公室的淫肉壺嫂子的美腿AV女星成名路媽媽的那些情事小愛的名器
在這蟬鳴之時淫慾狩獵在小男友面前越來越淫蕩同洗鴛鴦愛她嗎?


這大約是05年底聖誕節前後的事情,具體是哪一天相識,其實印象也不那幺深入了。那個時候我剛剛從省內最好的大學畢業不久,前途漫漫,不知道應當走入茫茫的就業大軍去爭破頭搶職位,還是試著把個人材料收拾收拾申請北美的學校持續研究生的生活。在人生的這個岔路口,我是比較迷茫的,不過還好那個時候高中最好的朋友AA也從外省學校畢業回到我們所在的城市,也和我差不多處在這個岔路口的迷茫之中,兩個人就經常在一起混雖然說是混,可是我們倆卻各有收入還不錯的兼職工作做,不會辛苦,時間也自由。于是那個時間,我們就愛好到酒吧去玩,也在那種混雜著酒精的醇香、刺鼻的煙味和震耳的現場Live的環境中收拾心情,沈潛心情考慮人生的走向。

在我們所在的城市裏,很風行交友酒吧。當時阿倫剛開連鎖過來就生意興隆,便是力證之一。遞紙條和打桌上電話也代替了本來那種讓我有些爲難的搭讪場面,這也是我和AA最enjoy的方法,其中樂趣無窮,很值得玩。

我們都是屬于那種比較有想法的年輕人,所以我們一般不會隨從大流去一些名頭太大的酒吧。比如阿倫剛開的時候,我們就是常客,基礎週末都在那玩,平日有空也會過去。後來阿倫名氣大了,多了很多帶著一夜情目標過去的僞富公子和老男人,我們也漸漸地少去了。不過基礎上每次過去阿倫,我和AA桌上的電話必定會響起若幹次,而每晚收紙條的次數也不少,以至于當場有個小妹ZZ因此也與我們熟絡起來,後來成了我和AA到阿倫傳遞和吸收紙條的專員了。AA後來和ZZ也有過一段緣分,但不是本文的重點我也就不贅述了。

當我們漸漸地不去阿倫的時候,我們還是回到了人們常說的酒吧一條街去尋找一些人不是很多但是依舊很有品位的酒吧。不過必須承認的就是,我和AA對音樂的請求不低,如果有現場Live就不會想聽DJ放的碟,如果DJ放碟就不會想去那種迪吧性質較濃的酒吧。可是找來找去,試來試去,還是沒有令我們十分滿意的酒吧。最終在一再的讓步下,我們決定還是去最多人推薦也是最庸俗的摯愛。

摯愛的名氣在我們城市是不小的,因爲它標榜“只和陌生人說話”,號稱ONS率最高的一個處所。因此,名聲大帶來的負面效應也不小,去的客人素質參差不齊,而且許多人是帶著ONS的目標去的。但是,因爲酒吧老闆和老闆娘的品味不錯,手頭的資金也寬裕,能請到不錯的現場Live演唱者。無論是樂隊還是個人演唱者,程度都還是不錯的。

坦率說,我和AA都不算那種很純粹的男人。去到摯愛,雖然沒有說,但是對這個處所的期望還是有的。這一點都不奇怪,我曾經在那裏看到過剛與富商老公離婚不久的我中學時候俏麗的英文老師,也曾經看到過擁有5間形象設計連鎖店的鑽石王小五老闆,甚至看過在索菲亞酒店客房部任職的女客戶經理。其實可以看出,所有在生活裏不如意的人,潛意識裏都盼望通過ONS的方法來補充這樣的一個不如意。

那天晚上我和AA在外面吃完魚頭爐,身材很溫暖,于是就自然而然地想到到摯愛喝點酒,持續聊天,于是我們便開車過去了。我們進場的時候其實是很低調的,冬季的時候都會在外頭披一件風衣,都是深色系,一點都不顯眼。當我們寄好外套和提包進去之後,才創造在這個週六的晚上,10點有些晚了,第一場Live已經接近尾聲,而座位也基礎坐滿了。

Y姐是我們熟悉的服務生,帶我們轉了一圈都沒有特別好的地位,于是還是幫我們安排在吧檯上。雖然是吧檯,但是其實是很不起眼的處所,因爲就在Live演出舞台的正後方,要看Live演出還得扭頭,並且只能看到演出者的背面,有點小不滿意。不過情勢如此,也就將就了,況且Y姐答應我們一有空位就排給我們。

厚臉皮地說,可能因爲我和AA還算長得不影響市容,況且置裝和搭配還算同齡人中較爲成熟且有品位的一類,所以當我們脫下風衣外套之後,在那個聲浪幾乎吞沒人的環境裏顯得較爲突出。在我們落座沒多久,就受到了一張紙條,上面什幺字都沒有寫,就寫了一排的問號——???????。對于這種模棱兩可的字條我和AA已經司空見慣。于是在Y姐告訴我們哪桌傳來的之後,我和AA讓Y姐送了8支喜力到她們桌去。那桌大約有4個生,確認了沒有其他男伴之後,我和AA就過去打招呼,順便檢驗一下她們那桌的質量。

到了那桌之後,我和AA尋空依次坐下,Y姐也很時宜地把8支喜力都開了,我和AA各拿了一支,和一桌女生碰了碰,喝了一小口。說實話,我不太看得出她們4人的年紀,因爲他們的妝實在太濃,遮蓋掉了足以斷定年級的痕迹。但是她們的說話卻有些刻意地嗲聲嗲氣,這讓我有些不太舒服。

寫紙條的那個女生XX主動和我打了聲招呼,我也因此仔細地打量了她一下。感到個頭不是太高,不過因爲是坐著的關係,不必定很準。臉部有點肉肉的感到,但上半身感到還不錯,介于苗條和豐腴之間。衣服搭配一般,黑色的棉質半袖緊身衣配牛仔褲,把胸部和腰部的線條勾畫得很清楚。只惋惜頸間的飾物一看就知道是很劣質的鍍銀品,光澤和設計都很差。我暗暗地把她歸到那類媚俗的人之中。

不用說,AA在女生方面的品味比我略高一籌,早已對這桌粉厚皮薄的女生沒了興趣,只是還煞有其事地周旋在她們之中,說一些不痛不癢的話惹得她們哈哈大笑。我在一旁也就不怎幺說話了。很快地,大約就十五分鍾之後,我們禮貌地道了別,也婉拒了她們並桌的請求,回坐到了本來吧檯的那個地位。

大約是XX會錯了我的意思,認爲我對她頗有好感印象不錯之類,于是走到我的身邊坐下,熟練地倒了一些我們桌上的威士忌。這時候AA似乎有些愠怒,其實我也很討厭這類裝熟就過來大大咧咧地騙酒喝的女生。于是我們一個眼神交換,就和她說等下我們有女伴要過來,如果不介意地話,喝玩酒一起去唱歌,我還故意強調就要她一個人。她似乎有些迷茫,回頭去她自己那張桌子的方向望了望,咬了咬嘴唇說了聲那待會再說吧,就知趣地離開了。

正在我和AA正笑著討論那桌女生特別是XX的時候,酒吧的入口出湧現了兩個女生,一下子吸引了酒吧各個角落裏男人的眼力。兩個人一高一矮,高的豐腴矮的纖瘦,兩人的衣著打扮都恰到利益,並不顯得突兀,卻也讓酒吧裏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相形見绌。Y姐在門口領著她們倆也是四處尋找合適的地位,可是鄰近11點,是摯愛最喧囂的時候,不太可能會有臨時走掉的客人。因此她們也是無功而返。

Y姐還是很照顧我們的,把這兩個女生安排在我和AA地位的旁邊,我們也禮貌地請Y姐喝了一杯。當時的情況是AA在我的左手邊,而兩個女生坐在我的右手邊,其中高而豐腴的那個臨著我,而隔著她是那個矮而纖瘦的。不知道酒吧裏其他的男人會不會認爲她們是我們的女伴,不過這不重要,至少我們有了可以和她們懂得交換的機會了。

坐得近了,才知道本來高矮都是相對的。雖說一高一矮差別比較明顯,其實較矮的女生身高大約也有165的樣子,加上高跟鞋,應當有170高低了。而底本看起來就高的女生,赤腳大約有170的樣子,因爲戴了一個時裝帽,所以看起來似乎更高一些。我依著舞台後昏暗的燈光看著高個子女生的側臉,感到她的輪廓很是俏麗,帶著無窮誘惑力的弧線,讓我的眼神都有些不願轉開。

AA這時低聲和我說,那個纖瘦的女生很nice,他感到很不錯。而我再次打量那個纖瘦的女生,她真的太了。雖說如此,但是瘦得一點都不病態,相反地,是很健康的苗條。而說高個女生“豐腴”似乎有點不客觀,坦率說,如果沒有隔壁女生做強烈對照的時候,她應當也算偏瘦的女生了。而兩個人的衣服搭配和小細節的點綴都很不錯,是那種走在時尚前沿又不會譁衆取寵的品味,和我及AA很類似,信任我們的Level不會出入很大。

說實話,我不是太能空空地搭讪。于是我讓Y姐拿了兩個杯子,倒了兩杯威士忌,我拿著遞到隔壁,而AA也拿了一杯送到了他的所愛那裏。當我的眼神第一次和HH相交的時候,我居然不由自主地有些心慌,我很不自然地請她喝酒。有些意外地,我在她的眼神中讀出了一絲不安和忙亂,而她們倆也不約而同地拒絕了我們的請酒。

其實女生拒絕請酒是很正常的,因爲許多人都擔心酒裏被下東西,這樣的事情我和AA在酒吧也不止一次地見過。她拒絕後,我笑了,我沒有再啰嗦什幺,把兩杯加了冰的威士忌都喝掉了,從嘴巴到胃裏,都火辣辣地。AA自然也如法炮製。

雖然沒有喝我們的酒,但是我們也沒有再糾纏著她們,而是回到了我們的座位上坐下。這時候第三場的Live開端了,是一對很棒的男女組合,唱了幾首英文歌。我知道的只有《WhiskeyLullaby》和《Creep》。不過說實在話,真的很棒,我也不自覺地跟著唱,很有發洩抒情的感到。

待我和AA從Live的享受中甦醒過來的時候,我們隔壁的這兩個女生已經不在了。而我們也沒有很刻意地去想什幺或者去找她們移到了哪張桌子。因爲這個時候又來了一張紙條,上面用歪歪扭扭地字寫著——你也愛好聽電台司令嗎?我估計是剛才我過火陶醉在Creep裏被什幺人看到的緣故。不過那不工整的字體讓我看得也不太服。

就在我和AA思索著怎幺答覆好的時候,寫字條的女生過來了。應當稱呼爲女人更合適,利落的髮型,自負的神情,搭衣服頗有些OfficeLady的余味,年紀估計有近30了。我對熟女是不太敢興趣的,更何況很可能是OL,我更沒有興趣。AA這個臭小子此時藉故上洗手間離開了,就剩下我和這個姐姐四目相對。

憑心而論,這位姐姐其實很有魅力的,長的俏麗,妝也畫得很完善沒有瑕疵。談吐也收放自如,有內涵,不浮誇。只是我真的不好這口,所以只好聽之任之了。

我沒有太多處理這種情況的經驗,心裏很是忐忑。爲了避免爲難,我的眼神四處轉著,有一搭沒一搭地搪塞著這位姐姐。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看到了HH和她的那個纖瘦女生朋友。她們在離我們不遠的另一張桌子上坐著,桌上放著一瓶金酒,還有一些小食,估計是酒吧裏的人送的。後來當我們再聊起這一段的時候,HH說那時候我的眼神裏帶著一絲求助的意味,而我自己並不這幺感到就是了。

AA估計在遠處看著我的爲難,看不下去了就過來幫我三言兩語打發了這位姐姐。他的口頭能力夠厲害,心髒也足夠大,臉皮也足夠厚,這些都是我無法比較的。我還沒來得及感謝AA的出手相助,Y姐已經飄然而至,帶笑容和我們說那邊兩位小姐讓我請你們坐過去,說罷望著HH她們的桌子。

我不得不承認,那一刻,我的心裏是欣喜的,而我的直覺也告訴了我今晚必定會産生些什幺事情。

就在Y姐幫我們拿著酒瓶和酒杯移過去的時候,已經有男人蠢蠢欲動地向HH她們出手了。只見一個約摸40歲的男人帶著酒杯正和HH搭著話,而HH似乎連正眼都沒看他。等我們走近了,這個老男人似乎有些畏懼的意味,對這HH說本來你們有朋友來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還對我們點頭哈腰的,讓我心生厭惡。

落座了之後,我和AA心有默契地將兩個女生離開,有點圈地佔位的意味。而AA自然對著他愛好的苗條女生,他一向是盼望一瘦還有一瘦瘦的人,而我自然就和HH坐在一邊。HH很慷慨地和我碰了下杯,說剛才猜忌你們是壞人,真抱歉。我很放縱地笑了,用HH的話說甚至帶了點邪氣。可是我真的是個很單純的人。

在酒吧裏聊天,每個人都帶著一個面具,從來不會探聽對方的職業、年紀等一些較爲隱私的問題。加之我並不是一個很會找話題很能聊的人,所以也就按部就班地履行著潛規矩裏的東西平庸地和HH聊著。有時候我們也會有4個人一起的話題,AA在這方面很有稟賦,他的所愛NN被他哄得不斷地咯咯笑著。而HH相對就有些沈默,我亦然。

不過有這段沈默的時間,我反而有機會好好地打量一下HH.精製的淡妝烘托著HH幾乎沒有瑕疵的皮膚,每個細節都關照到了,很完善。帶著誘惑力的臉部弧線依舊對我很有殺傷力,頸間白嫩的皮膚閃著光,俏麗的鎖骨凸現著,彷彿告訴別人這個身材的美好。胸部隨著呼吸略略發抖著,帶著緻命的曲線。腰部的線條收得很急,可以看出沒有什幺贅肉。那一下我似乎有些發愣。

HH冷冷地問我,在想什幺呢?話語中似乎帶著一些不滿,她是不是注意到我的眼力在她身上遊走呢?我也不知道爲什幺,就隨口說道,你的臉部的弧線很俏麗。那一刻,我創造HH的眼神裏閃過一絲難過,隨即又恢複正常。沒想到,就因爲這樣一句話,我和HH就好像打破了隔閡一般,很快地熟悉起來。

HH說她現在工作得很辛苦,是心累。一直爲了她自己的理想努力著,卻沒有想到真正在實現理想的過中,遇到了許多無關的莫名壓力,使得她不得不爲了遷就這些壓力而放緩追逐理想的腳步。我很是能領會這種感到的,畢竟我現在也在一個人生的岔路口站著,分不清方向。只因爲來自每個分岔的誘惑都很大,所以我分不清。

這與壓力雖然是不同性質的,但心情大抵雷同。

我和AA又叫了個大果盤和一些小食,酒也一杯一杯地喝下去,可以看得出大家心情都很不錯。我偷偷擡起眼看這NN,她的臉色正常,可是笑容已經有些失控,她不時地背著我和HH偷偷地和AA在耳語些什幺,而AA也是很快活的樣子。而我面前的HH,混著威士忌和金酒,臉部已經微微泛紅,是桃色的紅,讓人看了心生憐憫。我的頭腦在酒精的麻醉下已經微微發暈,面對這身邊一個無論長相還是品味或者談吐都很不錯的女生,我的心理也是很愉悅的。

中間的時候,酒吧裏有調酒和噴火的表演。不知道是故意安排還是新手上路,今天湧現了很多個失誤,可是我們仍然饒有興趣地看著,聊著,一種奧妙的情緒已經在我們4個人中蔓延開來。NN和AA從一開端的竊竊耳語,到現在已經有點耳厮鬓磨的味道了,彷彿兩個熱戀中的情侶。而我和HH也越坐越近,手時不時有意無意地會搭在一起。那種細膩而溫暖的感到如同過電一般傳遞到我的全身,我彷彿有些迷醉了。

突然間HH靠到我的耳邊,輕輕地跟我說,你知道嗎,剛才一進門我就看到你了,一幅讓人討厭的小開的樣子。然後她移開臉,微微的鼻息從我耳邊掠過,露出明亮的笑容。我也湊在她的耳邊,帶著一絲邪惡說,那樣真不公平,因爲從你一進門我就感到你和NN都很俏麗啊。HH有些撒嬌地說,那你感到我和她誰更俏麗呢?只能選一個。看來她受過不少模棱兩可的答案。我伸手拉住她的手,用手指帶著些許挑逗的意味輕輕地來回撫摸她的食指,反問道,你感到呢?HH又笑了,笑容依舊溫暖,她任憑我在她的手心跳動,就一如我在她的心裏跳動一般。

在這個氣象寒冷的冬季夜晚,時間就在這樣互吐心聲和安閑的傷感中流淌掉了。

鄰近淩晨兩點了,就快到了酒吧打烊的時間,我們各自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也到了各自離開的時候。以前很多時候,在這個時間點上,都是我幫AA攔下一部出租車,然後送著AA和他當晚的獵物上了車奔跑而去,而我則搖搖晃晃地走到停車的處所,一個人開著窗,大聲地放著CD,回到我自己的住處。這是沒有措施的,在攪和女生這一點上,我純粹得如同剛降生的孩童,而AA已經是老練的技巧工人了。

但是這晚卻有別于其他的已經成爲曆史的夜晚,我終于可以不在背後看著載著AA和一個對他百依百順的女子的出租車留下越來越小的身影,而終于能氣度軒昂擡頭挺胸地走出酒吧了。在出門的那一刻,室外寒冷的空氣撲面而來,讓我一下子從剛才室內溫暖而香郁驚醒過來。看著和我肩並肩一起走著的HH,那帶著誘惑的側臉,我突然心生疑問,我爲什幺要過這樣墮落的生活?而身邊的這個女子,又會在我生命中湧現多長一段時間呢?

可是一晚上的酒精很快重新盤踞了我的思維,我的頭腦漸漸地變得不機動,甚至有些隨心所欲了。坦率說,我並沒有AA那樣的禽獸,特別在面對一個如此讓我著迷的女生的時候,我不願意把這樣的一段關係用幾個小時的床褥之歡延續下去。AA攔下出租車並招呼NN上車之後,對我揮了揮手,喊道,HH和我們順路,要不你自己開車先走吧。

其實我知道AA話裏的意味,他表面上是要我自己先走,而讓AA搭他和NN的順風車;本質上是把車讓給我,要我開車帶HH走。在那一刻我做了一個讓我懊悔莫及的決定,我居然手足無措地說,那你們帶HH一程吧,我自己開車走。AA臉上了露出了兩個大大字——SB——的神情,而HH聽我這幺一說,似乎有些錯愕,也遲疑地點點頭,然後轉身朝AA他們的出租車走去。

看著HH的背影我不知道爲什幺心理産生了一種疼痛,是一種與美好事物錯身而過的疼痛。我在一瞬間感到了冰冷,表情呆滯。這個時候,HH突然轉過身走向我,用一種很疏離的口吻說,抱一下當再見吧,然後微微曲著手臂。我不太記得我是如何將HH擁入懷裏的。冬夜寒冷的空氣無孔不入,卻絲毫不影響我懷中柔軟帶著淡香的溫暖軀體,我甚至能感受到HH在微微地發抖。

精明的AA在遠處看到這個場景之後,也心領神會地上了車和NN絕塵而去。後來聽AA形容NN床笫工夫不錯,他們後來還保持著接洽,在AA去德國之前還見過幾次,當然最終都以戰鬥到天明結束,當然這是後話了。

我和HH就這樣在摯愛的門口擁抱著,誰也沒有想放開的意思,我不知哪來的勇氣在她耳邊輕輕地說,晚上別回去了,好嗎?說完這句話,我感到心髒砰砰地快速跳動著,時間在那一刻彷彿靜止了下來。

萬籁俱靜。我只能這幺說,萬籁俱靜。周圍安靜到我甚至連HH是不是真的在我懷裏點了點頭都不太斷定,但是成果就是我很自然地牽著HH的手,朝著我停車的處所走去。雖說是自然,可是我的手其實抖得很厲害,而HH也並不那幺輕鬆,略帶羞澀地任由我牽著她走。

我偶爾朝HH望去,底本泛著桃紅色的臉在冰冷的空氣裏顯得更加紅潤,而走在路上的HH也顯得腿部苗條。我還在心理慶幸我180+的個頭,否則和身材如此高挑的HH走在街上必定是不那幺雅觀的。到了我的福克斯兩廂旁,我禮貌地爲HH打開副駕的門,請她進去後,再返身進了駕駛室。

在車上談論的細節其實沒有什幺好說了,HH一直很強調不去我的住處,大約她畏懼有什幺危險吧,就一如一開端的那杯威士忌一樣。其實這樣的防人之心也沒有什幺不對,特別在這樣一個紙醉金迷卻危險重重的城市裏。

最後,按照她的意思,我們開車到了一家全球馳名的連鎖酒店,當然,以防萬一,房間我沒要前台安排的,而是換了一間。其實那一刻我也是想起防人之心不可無的,當然現在回想過去,其實完整是沒有必要的。

真實的生活,和網上充滿的那些小說情節或者螢幕上的影視情節是完整不同的。我們隨處可見一男一女來到酒店二話不說鴛鴦浴然後就開端幹正事的情節,可是現實中完整不是。我們很爲難地在露台上的椅子上一左一右地坐著,看著遠方漆黑的海面上那座燈火明亮的大橋,還有對岸星星點點的燈火,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氣氛快要僵掉的時候,我的心好像上帝降臨了一般湧現了一道火光,我突然想起amei的聽海。沒想到,音樂才是我和HH最知心的話題,我們在這個話題上越聊越投機,甚至有了相見恨晚的感到。我們從當時沒有現在這幺著名的台灣音樂人黃國倫聊起,到已經逝世的楊明煌,還有許常德劉天健這對天作之合,甚至還包含很多不被市場吸收卻讓我們觀賞萬分的歌手,如林凡,江得勝、許哲佩、易齊等等。

我們彷彿兩個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般聊著,聊著聊著的時候甚至旁若無人地大聲唱起歌來。的確,房間裏是沒有他人,可是我們面對的,僅僅是靠一時的默契而維繫的僅僅認識了幾個小時的陌生人。所以是真的旁若無人。

是我先去洗澡的,全部過程裏我的頭腦一直很混沌。混沌的原因是酒精的威力漸漸變小了,大概是因爲剛才和HH很盡興地大聲唱歌的緣故。我的心情很忐忑,時而欣喜時而緊張,我甚至不知道應當穿著什幺走出這間浴室。後來我竟然很SB地把大浴巾圍在腰間,上身穿著長袖襯衫,頭髮濕漉漉地就出去了。

HH依舊坐在露台的椅子上,似乎連動都沒有動過。她聽到我從浴室出來的響聲,略略遲疑地轉頭看了我一眼,撲哧一聲笑了起來,笑容依舊明亮而溫暖。不過這樣的笑容也很好地化解了我穿著奇怪的爲難。

不知道是HH洗澡洗得確實很久,還是我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裏胡思亂想感到度日如年,總之我感到時間過得很慢很慢,我甚至都有些打退堂鼓的心。可是HH畢竟是出來了,看到她出浴的樣子我心裏就有些迷亂,甚至有了一些生理反響。

只見HH將散發著洗髮水香味的頭髮披散在肩上,臉頰還紅撲撲地帶著水迹,一條浴巾正好將胸部到腿部裹得嚴嚴實實。但是胸部仍然傲人地矗立著,脫掉高跟鞋換上拖鞋的腳依舊顯得白淨而苗條,兩只手有些無措地放在身材兩側,生怕漏出些什幺似的。

我剛才千思萬想的結論就是——從冰櫃裏拿一聽飲料給HH喝,雖然比較遜,可是我想不出另外的舉動。而且一晚上都喝得烈酒,該用飲料緩一緩了吧。也不知道爲什幺,我們都沒有到本來露台上的椅子上坐下,而是拿著飲料就這樣不遠不近地爲難地站著。也根本不記得都說了一些什幺,那會的記憶真的太混亂了。

喝飲料的結束就是我們如同在摯愛門口一般緊緊地擁抱著。這回沒有了室外冷冷的風在周圍圍繞,而是特別真實的溫暖的軀體在懷中,我在剎那間明確了什幺叫做盼望時間可以就此停下,永遠定格在這一秒锺。我湊近了我的臉,看著HH俏皮的耳垂,我輕輕在它上面吻了一下,我格外明顯地感到到了懷裏HH的身軀震動了一下。

這樣的一個細節,甚至比我胸口處傳來的兩團厚實而溫暖的柔軟更讓我心醉。我持續移動著臉,貪婪地吻到了HH的左臉頰上。HH閉上了眼睛,甚至無意地加大了抱著我腰部的力量,那樣的表情又讓我心疼了起來。我不知道我可以不可認爲HH帶來幸福,甚至我已經跳離了現在僅僅是一夜豪情的事實,變得心有憐憫。

我不知道哪來的想法,突然一彎腰把HH全部人抱在了臂彎裏,HH很羞澀地縮著頭,眉頭輕輕地皺著。我慢慢地走到床邊,將HH警惕翼翼地放到了柔軟的被缛上,然後便義不容辭地將嘴唇貼到她的嘴唇上。我不太記得一開端我是否是跪在床邊的地上吻著她的還是坐在床沿的,但是後來我是借位覆到了她的身上。而我們的嘴唇交錯著,一直沒有離開過。

也忘記了是我還是HH先伸出了舌頭試探對方,但最終我們交纏到了一起。不過那個時候我有過一剎那的懊悔,因爲我明顯感到出了洗澡後HH刷過了牙,嘴裏除了剛才喝的飲料淡淡的味道之外,大多是牙膏幹淨的清香。而我洗澡後糊裏糊塗忘記刷牙,估計嘴裏酒味還是很重。我偷偷地睜開眼看了一眼HH的表情,似乎沒有什幺異樣,我才放下了一顆心。

我們的吻越來越激烈,HH的手幾乎都快要把我的抱得貼在她臉上,而我慢慢地抽出右手,在她的耳邊、耳道、後頸愛撫著,時快時慢地挑逗著。她的呼吸開端有了一些變更,而我的心跳也持續地加快,優質的男性特點也在不斷高揚著頭顱。就在我將深深地吻落在她的脖頸之間的時候,我明顯地感到到了HH將頭向上一揚,隨即微微地從喉嚨處發出一聲喘氣聲。

HH的下一個舉動讓我心旌蕩漾,她緊緊地抓著我的手,將我的手放到她溫暖的胸口。雖然隔著浴巾而且是仰臥,可是HH胸前的兩座山峰依舊向上矗立著。我緩緩地愛護地撫摸著,劃著圈,時輕時重地擠壓捏摩著,而HH的眼神已經迷離了起來,輕咬著下嘴唇,柔軟得好像一披綢緞一般。

我慢慢地褪去了HH裹在身上的浴巾,雖然之前YY了無數次她真實的酮體是如何地誘人,但在真正見到地時候,我的小獸頭依舊惱怒地更昂起了一些。我按耐不住地將嘴唇貼到了山峰的頂點,用萬惡的舌頭愛憐地輕舔著,另一只手也沒有閑著,在另一座山峰和HH平坦光潔的小腹之間來回遊走。

在某一個時刻,我是懂得的,HH並不是個男歡女愛的新手。因爲她的手已經從我的浴巾下面鑽了進去,用並不太生澀的伎倆來回刺激著我最火熱的器官。那一個時刻,我心裏大男人的心情佔了上風,略略地有些掃興。掃興的是什幺,其實我也不大知道,我可能只是單純地盼望HH越生澀越好吧。

可是已經發硬的山峰頂端已經比常態暈得更開的山頂區域似乎不斷地催促我更進一步。我便將嘴唇從HH的胸口下移,吻在了她嬌嫩的肚臍上,而右手也滑了下來,輕輕地在她的私密地帶摸索著。HH似乎還是沒有從緊張的情緒中走出來,雖然身材有些發硬,嘴唇已經有些難認爲繼地拚命咬著,但是雙腿依然夾得緊緊的。

我在HH的私密處摸索受到了必定的阻礙,可是我依舊親吻愛撫著她。右手柔柔地撫摸著她的大腿,慢慢地離開了它們。略爲往下一探,一陣溫暖濕潤的感到立刻籠罩了我的手掌。我用手掌輕輕地按壓她的私密處,一陣一陣的壓迫感使得HH已經不自覺地微張小嘴發出低聲地哼唧,身材也越發地僵硬起來。

我的指頭帶著濕潤的情義已經感受到了HH門戶上那顆痢☆的凸起,我用食指輕輕地試探著撫摸著,HH的雙腿已經不自覺地又夾緊了。好在我的手依舊在雙腿間,于是我換用大拇指更加用力地刺激它。HH的眉頭鎖得很緊,一副難耐卻努力壓抑的表情,在我越發用力的刺激下鼻音越來越重,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在我的中指想要進入HH的蜜洞的時候,我很是遲疑。並不是有什幺阻礙或者什幺,只是我想到自己的已經一星期沒有修剪過指甲,不知道如此粗暴地進入會否使得HH産生不適或者厭惡,最重要的是雖然洗過了澡可是指甲裏會否帶有細菌造成HH之後的不適。于是我打消了直接用手指進入HH身材的想法,而是將手指曲回掌心,用第二關節持續地刺激著HH的蜜洞口。

沒想到這樣的刺激反而令HH感到歡愉,她放鬆了夾緊的腿,有些羞澀地任由我在她私密處的刺激,細細的腰部不斷地扭動著,而一只手依舊在我的浴巾裏高低套弄著。這點轉變使得裸體仰臥在床上的HH看起來更令人激動,我的小獸頭已經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肚皮上,我知道,她正在等候我的進入。

我也的確忍耐不住了,一把甩掉了礙事的浴巾,慢慢地擡起HH的雙腿,跪在她的身下,將火熱的棍體在蜜洞口厮磨著。HH期待著逢迎著我的摩擦,我扶著快要爆炸的DD,在蜜洞口摩挲了一下,籌備正式進入。

蜜洞裏的愛液持續不斷地滲出,已經打濕了一片青草地。可我還是在前進的過程中感受到了四周擠壓的阻力,HH也有些奇怪地擡開端來看看我,又看看我的DD,露出暧昧的笑容。我決定暫時放下我的疼惜,于是挺腰一用力,纏纏綿綿地終于大半部沒入在蜜洞之中。

HH發出一聲克制不住的呻吟,而我也立刻被一種緊緊包裹的酥麻感給充滿了,那一刻腦袋空空如也,我竟然進入後一動也沒動。直到HH伸手用力抓住我的雙手的時候,我才緩過神來,警惕地扶著HH的腰部,開端試探性的緩慢地抽動。越來越順暢地進出,使我的雄性象徵越發地感到舒服。而HH的反響,卻讓我有些不解。

我分明在HH的眼角看到了一閃而逝的淚光,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我還是留心到了。爲什幺呢?是因爲我傷害了她,還是她感到不舒適呢?我正在遲疑的時候,HH有些恍惚地和我說,快一些吧。在性愛中的男人收到如此的信息,是絕對不會怠慢的。于是我沈住氣,開端了速率較快的抽插,幾乎每一次都抽出大半根再全部進入。

HH在如此的抽動下已經無法再壓抑了,張開嘴輕聲地呻吟著,聲音由小到大,速度也由慢至快。慢慢地大片的紅暈湧現在了HH的臉上、胸口以及小腹部,她的雙手也緊緊地從背後摟著我,離開的雙腿也時不時地癡纏著我的腰。我知道HH不是個青澀的人,想必已經到了臨界高潮的時候。于是我將左手籠罩在她飽滿圓滑的臀部上,右手刺激著她堅硬無比的小紅豆,加大了抽動的力量也集中地抽動的力量。

快地,HH全身都痙攣了起來,她猖狂地抱緊我,雙腳逝世逝世地圈著我的腰,甚至扭動著臀部不斷地逢迎我的抽送。我知道她的高潮要來了,故意停下了抽插的動作。她著急地前後扭動著臀部,而我除了在溫暖濕潤的環境中更加一波一波地感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擠壓。HH發瘋地扭動了幾下身子,仰開端抱著我僵直不動了,只有我的東西還能感受到一陣一陣的痙攣,我知道她正在享受高潮,于是持續我用力的抽送,直接再送她上了一次高潮。

我不是黃色小說或者各類愛情武打片宣傳自己性能力有多幺強多幺威猛的人,實話實說,純活塞運動大概15分锺我就把持不住了。而我比較失敗的一點就是因爲太過于投入,沒有想到拔出來就中出了。當然我不像某些人,ONS之後幾個月對方說恭喜你當爸爸了。這也算我逃過一劫吧。

後來聽AA說,他那晚和NN在super8弄了一宿,隔天還續了一天房費,第二天晚上晚飯後才離開的。我就說你小樣不是很禽獸嗎,怎幺這次迷戀這幺久。AA就一副很賤的表情攤攤手,假裝很無奈地說,碰上棋逢對手的,也盼望多較量較量,怎幺能錯過這樣的機會呢?然後露出壞笑。而我卻笑不出來,因爲我心裏滿是HH的眼淚。

豪情完畢之後,我和HH就相互擁抱著對方冬天裏也依然汗津津的身材相擁入眠。而因爲忘記將露台門上的窗簾關閉,早上陽光從落地玻璃門透進來的時候,我們倆不約而同地醒了。看到HH的那一眼,想起數個小時前的猖狂,我感到臉上發燙,而HH多少也感到爲難。

本來HH剛和一個富家二世祖分別,原因自然不在她。所以她現在對二世祖打扮的人恨之入骨,也會因此一開端在酒吧遇到我和AA的時候,對我們極度不屑,本來HH錯把我們當小開了。HH,你又怎會知道,我還只是個不谙世事的孩子。家財萬貫良田千畝,對我而言,都只是一個傳說。

HH說,她後天就要離開這個讓她傷心的城市。只是在走之前,盼望能留下一些美好的記憶來籠罩掉讓她傷心腸原因。她很高興會在一個叫摯愛的處所遇到我,至少給了她一個晚上摯愛的感到,她感到很感謝。在那一剎那,我差點想告訴她,留下來吧,算是爲了我。可是我知道她的年紀比我大個幾歲,于是我又沈默了。

我後來很慶幸我當時的沈默,因爲我不知道HH和我說的話,到底幾分真,到底幾分假。過了幾天,我到牙科醫院把智齒,回到家後麻藥的效率漸漸過去,而傷口的疼痛漸漸加強。到了淩晨的時候,我煩躁得睡不著,于是打開了久違的電視。拿著遙控器一邊對現今電視節目質量罵罵咧咧,最後停留在一檔音樂專題節目。

記得那檔的專題似乎叫“愛在痛定思痛後”,我一轉入的那首歌記不太清了,不過確定是一首苦情歌。我對苦情歌是相當锺愛的,于是就停留在這裏看這首歌的MV.MV結束後,跳回主播台,一名主播正說著惆怅憂傷的句子,伴著歌曲解讀這愛的意義。

我定了定神,斷定我真的沒有看錯,是HH.她畫了比那日見她時更精巧的妝,一身小洋裝的搭配顯得格外俏麗,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神,依舊是那個淩晨和我陳述故事是那般的憂傷。我忘記了牙疼,打了電話給AA,他似乎還在睡覺,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去開了電視,隨即在電話那頭也沈默不語了。

接連好幾個星期,每天淩晨的那個時段,我都放下一切的睡眠推掉一切的聚會專門等著這檔節目。每天的話題,都在不斷地推陳出新,我明確了HH說的工作中要谄谀別人遷就別人是什幺意思。因爲需要媚俗,所以不得不用一些庸脂俗粉的歌,如蔡藝林、周傑輪之流的口水歌。

可我還是不明確,如果HH說的是真的,那幺她早就離開了我的城市,不至于還在接下來這幺多的帶狀節目中頻頻露面。如果她說的是假的,那爲何每個主題都如此契合她的故事,而她眼中的憂傷是那幺真實。

AA也曾經幫我找NN懂得過,但是也是無果而終。AA也反過來勸我,何必去懂得本相呢,她無論怎幺說都有她的道理,就隨她去吧,難道你真的守著她一輩子?說是一夜情了,天亮了,就各自回家了。

鄰近春節的某一天,我和AA還在摯愛碰到過NN,不過她是一個人來的,還是那幺苗條可愛,周圍還是那幺多的男人圍著她。AA去幫她解了圍,而NN依舊沒有告訴我HH的去向,甚至沒有告訴我她畢竟還在不在這個城市。

離開那裏很久了,也沒有再看過那台電視節目,不知道節目還在不在,也不知道HH還在不在做那檔節目,如果她還在做,還在那座城市,我盼望她一切都好。因爲我知道,我和她的故事早已落幕。

天亮了,各自回家了。







夫妻的慾望一妻二夫源靜香的露出美少婦推油的經曆髮型師的誘惑
刺激的婚檢催眠公寓樓我和媽媽爸爸和姐姐奇妙的高潮
鄉下的女醫生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