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城警花命案

(其一)

一開始小溪裏只是隱約有些紅色的東西,出來玩耍的小男孩和他的姐姐最先
發現了異樣,緊接著,一些不可辨認的人體部位沿著溪水流下,切碎的肉塊在水
面上覆蓋了厚厚的一層,啊!小男孩的姐姐最先叫出了聲,她認得出其中有一大
塊的是女人的下體,被切成一段,只保留了上到腹部、下到大腿根的部分,一張
血肉模糊的臉睜著死不瞑目的眼睛從B裏向外看,腿間的肉縫被扯得裂了開,頭
顱把女體的下腹部撐的老大,長長的頭發從腰間的斷面伸出來,和腸子攪在一起
……

三天前,市環球購物中心,女警秦雪嬌化裝成普通市民混進了歹徒的人質中,
雙手被反綁別在後腰,嘴裏被塞了男人打過飛機的內褲(當然不是每個人質都有,
這只是美人的特別待遇),拿著槍的男人在人質的周圍走來走去,已經過了一個
小時了,人質們開始躁動不安,一個女人突然站起來企圖沖出去,男人舉起槍,
一顆子彈打進了女人的後腦,就像一顆爆開的番茄,女人的脖子上便什麽都沒有
了,身體直愣愣的倒下,「可惡!」秦雪嬌狠狠的咬著內褲,白色的液體被擠出
來沿著嘴角流下,「要是他站的在近一點,我就能扭轉局勢!」秦雪嬌不知什麽
時候悄悄用小刀割斷了繩子,但雙手仍背在身後,靜靜的等待時機,同時心中默
默禱告:千萬不要再有人因爲沖動白白送了命。

秦雪嬌,22歲,18歲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警校,其實以她的分數完完全全可以
去更好的學校,但是,秦雪嬌從小就受當警官的老爸影響,不願與這世上的惡共
存,不顧父親的反對,毅然決然的走上了警察的道路。

在警局裏,秦雪嬌是名副其實的警花,面容清秀,有明星的風姿,一束馬尾
辮在端莊上添了點俏皮,身材凹凸有緻,合身的警服套在身上,把該突出的部位
都突出了來,皮膚又嫩又緊緻,一雙長腿套上白絲,啧啧,男同事看到她都要在
回過頭去的一瞬間留下口水。

但是別看她這樣,或許她天生就是一名警察吧,雖是女人,格鬥、槍技樣樣
在警隊裏拔尖,最重要的是高材生的她不僅武藝超群更有過人的謀略,謹慎思考、
大膽行動,一切盡在秦雪嬌的掌握之中,「來吧!」秦雪嬌想,「讓我來主持正
義吧!」

「米奇!米奇!」從秦雪嬌的隱藏式耳機裏傳出隊友的聲音,「一定要穩住
人質的情緒!」「嗚!」秦雪嬌嘴裏塞著內褲該如何和人質們交流呢,但是,秦
雪嬌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人質們被關到貯藏室,只留了兩個人看守,一個人巡
邏的時候,另一個人會坐在窗邊抽煙,每半個小時輪一次班,秦雪嬌看了看表,
還有3分锺,下一班的男人會習慣性的走到自己面前的地方,秦雪嬌活動活動手
腕準備一舉拿下。

「嘿!該你了。」男人說,「喔,知道了!」男人若無其事的走到窗邊,坐
到窗沿上,一只腳搭上來,以動漫角色中帥哥的常用姿勢坐了下來,「垃圾!」
秦雪嬌心想,「以爲自己很帥麽。」來換班的男人果然走近了秦雪嬌,秦雪嬌突
然站起來,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把脖子一掰,男人就無聲的倒下了,秦
雪嬌對人質們做出了「噓」的手勢,從另一個歹徒的身後悄悄的靠了過去,一把
小刀捏在手裏。

現實中有一種心理現象,叫做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意思是被歹徒挾持的人質
在受到極端的生命威脅時,會對歹徒産生一種神奇的情緒,會企圖保護歹徒,人
群裏,恰好有這樣一個人。

「有人過去了!」一個40多歲的售貨員叫了起來,「怎麽會……」秦雪嬌感
到哭笑不得,歹徒聽到聲音,立即轉過身來,把槍口瞄準了秦雪嬌的頭,秦雪嬌
搶一步上前,用胳膊把槍口壓了下來,右手的刀子快速舉起落下,把歹徒的脖子
幾乎砍斷,歹徒的膝蓋已經照著秦雪嬌的下身頂了上來,然後就在快要頂上的一
瞬變沒了力氣,整個人癱軟到了地上,好險,秦雪嬌心想,自己雖然抗打擊能力
還算可以,但畢竟是女人,還是那種地方,要是被頂到,恐怕自己就得交代在這
裏了。

「我靠!你個沒心沒肺的家夥!」秦雪嬌回過頭來揪著女人的衣領數落到,
但身爲警察的她遵守警隊的紀律,不僅沒有打她,連髒字都沒吐出一個,「你個
老處女!祝你一輩子沒男人上你的床!」是吧,一個髒字都沒有吧。

「大家趕緊跟我過來,不要出聲!」秦雪嬌把刀子扔給人質們讓他們割開繩
子,把外套一脫,一身修身的警服露了出來,黑色的短裙讓人想入非非,秦雪嬌
撿起歹徒的槍,帶著一隊人質走出了儲藏室,大廳裏一個女王裝的人手裏拿著皮
鞭,正訓斥著下屬,背上還有蝙蝠的翅膀裝飾,一顫一顫的很是滑稽,「一群沒
用的東西,連個女人都找不到!」

是琳達!秦雪嬌腦子一怔,琳達,黑道裏的邪惡女王,S中的極品S,落到她
手裏的女警每一個活著回來,竟然被自己遇上了,真是幸運啊,幹掉她,起碼一
半的邪惡力量會就此消失。

秦雪嬌給人質們打出了往外走的手勢,自己卻返回了大廳,觀察者琳達的舉
動,等待著時機。

一雙手悄悄的從秦雪嬌的身後伸出,嗯?!,一雙手握住了秦雪嬌飽滿的胸
部,胸前的警徽被擠進肉裏,生疼,「是誰?」一個強壯的黑人穿著運動短褲從
秦雪嬌身後將她鎖住,這種力道!是職業格鬥選手!堅硬的膝蓋從秦雪嬌的兩腿
之間襲來,重重的磕在陰唇上,秦雪嬌聽到自己的骨盆發出一聲脆響,一股熱流
就滑落到了腿上,一時……沒忍住……一股羞恥的感覺充滿了秦雪嬌的大腦,來
不及做更多的考慮,黑人將秦雪嬌舉起,膝蓋弓起來成馬步姿勢,然後將秦雪嬌
的雙腿分開,將秦雪嬌的下身向膝蓋夯去,這種格鬥技巧只存在于地下無限制格
鬥比賽,陰狠霸道,把人砸向膝蓋的不僅是胳膊的臂力,更有腰部的力量,要知
道腰上的力量是最強的,甚至勝過大腿,臂力、腰力、再加上重力,三種力量擰
成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而女人的下身,不過是豆腐般的存在而已。

「啊——」淒厲的叫聲甚至傳到了樓外的警察耳朵裏,秦雪嬌的陰部被瞬間
砸扁,膝蓋幾乎頂到了肚臍的位置,子宮和卵巢像垃圾一樣被粗暴的膝蓋對待,
血花在陰部爆開,秦雪嬌把腹部高高拱起,身體僵直了一會,就捂著下身倒下,
身體弓成蝦米一樣,臀部的肌肉疼得微微顫抖。

「哎呦呦,這不是號稱不夜城第一警花的秦雪嬌女奴嘛。」琳達以一個獲勝
者的姿態站在秦雪嬌的臉前,吩咐黑人松開秦雪嬌,「黑暗的女王就要降臨你這
個城市了,你就是最好的獻祭品!」嘴上這麽說,琳達當然不會這麽中二,論顔
值,自己與秦雪嬌各有千秋,論能力,也平分秋色,但爲什麽秦雪嬌受人愛戴,
而自己卻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其實,今天,琳達專爲秦雪嬌而來,身爲警花的
秦雪嬌肯定會身先士卒,連跟警署也做好了約定,只要秦雪嬌死,自己絕不踏足
不夜城,黑道白道的勢力就像一個大網把可憐單純的秦雪嬌困在裏面,此時的秦
雪嬌不知道已經不會有隊友來救她了,她已經成爲了與惡魔交易的代價,真的猶
如祭品一樣。

「啊——」秦雪嬌忍痛站起,原來秦雪嬌躺在地上是爲了悄悄解開胸罩,秦
雪嬌從把胸罩勒在黑人格鬥家的脖子上,黑人使勁掙紮,奈何卻用不上力,只能
用胳膊肘一下一下的搗秦雪嬌的胸部,砰!砰!砰!砰!砰!砰!砰!每搗一下,
秦雪嬌的身體就被打的左右搖擺,纖細的腰肢就快要斷了似的,胸部的衣服被血
液浸紅了兩塊汙漬,警服的質量並不是太好,布料粗糙,在黑人的打擊下,布料
與秦雪嬌的胸部摩擦,像砂紙一樣,磨出了好幾道殷虹的血印,秦雪嬌用盡全力,
把黑人向後拽倒,就在黑人試圖解開胸罩的時候,秦雪嬌松開手,趁這一瞬,秦
雪嬌把手指插進黑人的雙眼,眼眶就像會噴出血的泉眼一樣,黑人的力氣都瀉掉
了,徒勞的掙紮著,「我贏了!」秦雪嬌說道,一個跟頭翻起來,向著琳達攻擊
過去。

怎麽會,不愧是第一警花,這種決斷力,太可怕了!

琳達無處躲閃,這時她看到了那個40多歲的老處女,是人質,秦雪嬌你失算
了!「你敢過來我就殺了她!」琳達拉過老女人用槍指著她,秦雪嬌這才發現,
人質們竟然被逮了回來,「如果你不聽話,我就殺了他們!」

「開什麽玩笑!」秦雪嬌繼續逼近琳達。

砰!老女人的頭被一槍打爆,「你動一下我就殺一個人!這裏有11個人質,
你想全害死他們嗎!」

「你個賤貨!」人質們沖著秦雪嬌罵道,「你想害死我們嗎!你也配當警察!
老實聽女王的話!」

這一句句的辱罵像刀子一樣紮進秦雪嬌的心裏,是啊,自己身爲警察就要有
爲市民獻出生命的覺悟,秦雪嬌放下武器,「你殺了我吧。」

「哼,沒那麽容易,給我跪下!」秦雪嬌聽話的跪下。

「爬過來!從我的胯下鑽過去!」

「沒有可能!」

「你會的。」說著,琳達一揮手,又一個人質被打爆了頭。

「可惡——」

人質們的咒罵聲越來越烈,各種不堪的字眼落到了她這個22歲少女的頭上,
騷逼、賤逼、髒逼,仿佛自己的生殖器惹到了他們似的。

秦雪嬌硬著頭皮爬到琳達的腳前,琳達俯視著她,把雙腿淫蕩的張開,「進
來吧,我的孩子。」

秦雪嬌羞紅了臉,但也只能去鑽,當秦雪嬌的臉探入琳達胯下的時候,一股
尿臊味從琳達的下身傳來,突然,琳達夾住了雙腿,把秦雪嬌固定在胯下,一屁
股重重的坐下去,秦雪嬌的肚皮被砸向地面,像是被人打中一拳似的,琳達像個
瘋子一樣掀起秦雪嬌的短裙,秦雪嬌的上半身被琳達坐在身下動彈不得,琳達舉
起皮鞭,往秦雪嬌的陰部抽去,一道血印橫貫會陰處,又一鞭下來,鞭子恨不得
打進秦雪嬌的陰道裏去,下身生疼的秦雪嬌怎麽掙紮也無法移動分毫,硬是吃下
了十幾鞭,下身感覺粘粘糊糊的,最柔嫩的陰唇被抽成肉醬,糊在生殖器上,鞭
子再不住的抽打下被染成了紅色。琳達意猶未盡的站了起來,秦雪嬌痛苦在地上
哆嗦著。

「哎呀,我的鞋髒了呢。」琳達指著粘著秦雪嬌血液的高跟鞋說道,「給我
舔幹淨!」

秦雪嬌忍著下身的疼痛,趴著,左手捂著紅腫的下體,右手護住血肉模糊的
胸部,一口一口的舔起來,「真能幹呀。」不一會兒,鞋面就被舔幹淨,但仿佛
不夠解氣似的,琳達朝地上吐了口痰,「大家都讓警花清理清理!」

聽了女王話的歹徒們也紛紛往地上吐起痰來,甚至人質們也在吐痰,頓時一
股濃烈的臊臭氣味彌漫在大廳裏,幾十人份的濃痰若是裝到一起,大概能把1.5
升的大可樂瓶裝滿,僅僅是喝1.5升的水現在的秦雪嬌也做不到,更不用說是1.5
升的濃痰了。

但爲了人質的安全,秦雪嬌爬來爬去,爬到每個人的腳底下像狗一樣舔著新
鮮的痰,歹徒們陰險的笑著,直勾勾的看著她的眼睛仿佛要看穿她的肉體似的,
當舔到人質們的痰時,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憤憤的把手裏的變形金剛往秦雪嬌的
B裏塞,「壞姐姐!壞姐姐!捅死你!捅死你!」小男孩不住地說。秦雪嬌這才
發現當自己爬動時,屁股帶動了短裙,使得雖然屁股被短裙僅僅包住,但是下身
卻若隱若現的露了出來,小男孩長得矮,把手從自己身體下面伸進去剛好可以做
到,變形金剛鋒利的裝甲把秦雪嬌的陰道劃出4、5道口子,鮮血沿著大腿內側留
下,自己保持這個姿勢連一個小男孩都對付不了,靠著夾緊的雙腿根本抵擋不了
變形金剛對陰道的入侵,「威震天!變身!」

小男孩按了電鈕,變形金剛變成汽車形態,身高變矮的同時,汽車形態的變
形金剛變得更粗了,秦雪嬌差點哭了出來,「不行了!不行了!再插我,我的陰
道就要壞了……」

小男孩的母親及時制止了小男孩,還打了小男孩的屁股,小男孩哭著說,
「都怪壞姐姐!都怪壞姐姐我們才有人被殺死。」

人群中又罵起來,不住的對秦雪嬌拳打腳踢,胸部和屁股是重點照顧部位,
秦雪嬌頂著擊打努力的吞咽著地上積累的痰,地上的痰快被舔幹淨了,但秦雪嬌
的肚子繃得緊緊的,一個男性人質突然從後面抱住秦雪嬌的屁股,把自己的下身
插了進去,一邊激烈的做愛一邊說道,「就是死也值了!就是死也值了!」後穴
被侵入的秦雪嬌被男人的力量沖擊得覺得屁股要裂開,男人還不老實的揉捏著秦
雪嬌被灌滿濃痰的大肚子,把濃痰從秦雪嬌的嘴裏擠出來,濃痰落到秦雪嬌的胸
前,積累了一大堆。

「砰」男人的頭被一槍打爆,「真不老實,還沒輪到你們了,著什麽急啊!」

說著,又開槍打死了一名人質和小男孩的媽媽,「叫你舔的痰都吐出來了,
你沒完成任務,作爲懲罰,我殺掉兩個人質。」

「不——」秦雪嬌絕望的大叫,「求求你殺了我吧!我願意替他們死!」

「想得美!」琳達狠狠的踩住秦雪嬌的頭,脫下一只絲襪,塞到秦雪嬌的嘴
裏,「別這麽著急啊,接下來可不要喊叫哦。」

秦雪嬌的胳膊和雙腿,凡是衣服沒有覆蓋的地方都充滿了傷口,秦雪嬌演了
口唾沫,跟著琳達爬了過去。

「躺下!」秦雪嬌已經放棄了抵抗,仰面躺到了地上,「把腿張開!」秦雪
嬌猶豫了一下,把雙腿呈近180度張開,身體柔韌度良好的她平生第一次用到這
個高難度動作,這個動作是最危險的動作,身爲一個女人,陰部是最脆弱的地方,
這樣把陰部呈到敵人面前,秦雪嬌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打算。

短裙被分開的雙腿拉上來,陰部隱約可見,22歲的少女有著平坦的小腹,但
現在陰部已經被鞭子和人們的踢打變得紅腫,因此在短裙的包裹下,陰部微微隆
起,像是塞了個芒果一樣。

琳達把高跟鞋的鞋跟瞄準陰道,使出全力捅了下去,「啊——」鞋跟紮透了
秦雪嬌的陰道,穿透了處女膜,像個錐子一樣紮進子宮裏,並在子宮的頂部捅了
個洞,處女血混著陰部被捅穿的血咻的竄了出來,大量的鮮血呲了琳達一身,秦
雪嬌捂著琳達的高跟鞋,身體驟然彈起,使出全身的力量摟著琳達的腿,在一看
去,秦雪嬌的雙腿無力的攤開,陰部被琳達殘忍的用鞋跟捅進去,地面上積了一
大攤血,靠著陰部最近的肌肉劇烈的顫抖,秦雪嬌的身體也跟著抽搐,「我的陰
道……我的陰道……」秦雪嬌神經質的反複說著,鮮血還像不要錢似的從陰道往
外流著。

「來人,按住她的腿!」琳達一鼓作氣,仿佛秦雪嬌的陰部是自己最大的仇
人一樣,發狂的不停的用鞋跟通著秦雪嬌的陰部,在不是陰道的部位,也生生捅
出血洞,秦雪嬌的陰部被捅得血肉模糊,「咔嚓」鞋跟在琳達巨大的力量下斷掉
了,折在秦雪嬌的小肚子裏,琳達還是不住的踩踏秦雪嬌的小腹,沒了鞋跟也不
罷休,遍布陰部的傷口在琳達不住的踩踏下,都往外噴著血液,秦雪嬌每被踩一
下身體就反射性的彈起,又重重的落到地上,就像用陰部迎著琳達的腳一樣,從
一開始的「咚咚」聲,可以聽出秦雪嬌的陰部還在抵抗者入侵的力量,到後來的
「噗噗」聲,秦雪嬌的陰部被徹底搗爛,像是用木槌搗肉餡一樣,秦雪嬌的陰部
受到了難以想象的痛苦,嘴裏的血隨著被踩的一下一下的吐出血來,身體也一下
一下的抽動,雙腿牢牢被人拉住,絲毫無法合並雙腿,琳達覺得踩累了,停下來,
看著秦雪嬌肉醬一樣的陰部,覺得有些惡心。

「來人!給我踩,不許停下!」

更多的人圍了上來,你一腳我一腳的踩著秦雪嬌的下身,有時甚至兩三腳同
時踩下,歹徒們撒歡式的用腳跺著秦雪嬌的小肚子,短短一分锺就總共踩了200
來下,秦雪嬌誇張的抽搐著,嘴裏說不出一個完整的詞語,只是「額額」的不時
呻吟著,飽滿的陰部現在已經癟了下去,或者說根本就是爛肉一坨了,歹徒們卻
沒有停下的意思,一個歹徒也躺下,抱住秦雪嬌的腿,然後一下一下的踹著秦雪
嬌的陰部,腳跟直直的捅進秦雪嬌的小肚子裏,另一個歹徒看見了,也學他抱住
另一條腿,也躺下然後瘋狂的踹著秦雪嬌的陰部,濺起的血浸濕了周圍每個人的
衣服,所有人都在驚訝,僅僅是破壞陰部就能出那麽多血啊,由于有兩個人躺到
地上來跺白雪柔的陰部,因此正面的陰部就騰出了空間,因此每秒锺就能多出兩
個人踩踏白雪柔,長時間頻繁的打擊下,秦雪嬌的陰部被摧毀成一團爛乎乎的血
紅的肉醬。

秦雪嬌艱難的嗑著血,不敢看自己的下身,「住手!」琳達喊道,「最後一
下我來!」

說著,琳達拿出一顆榴蓮,把榴蓮的頭對準白=秦雪嬌的陰部,本來琳達是
想對準陰道的,但由于秦雪嬌的陰部已經被搗爛了,所以已經無所謂了,琳達擡
起腳,猛地朝榴蓮踩了下去,整顆榴蓮直直的捅進秦雪嬌的陰部,碩大的榴蓮瞬
間進入秦雪嬌的陰部,把秦雪嬌的子宮活活撐爆,超大量的鮮血呼呼的往外流,
榴蓮的刺從肚皮上刺了出來,造成數不清的血洞,秦雪嬌嘶啞的喊著,「救命—
—」,下身痛苦的搖擺著,但琳達的腳卻沒有松開,傷口被擴張得大的能塞進一
顆頭,噗!秦雪嬌的下身反射性的一拱,榴蓮從秦雪嬌的屁眼裏彈出一部分,衆
人驚訝的叫出聲,秦雪嬌頭一歪昏死過去。

不夜城警花命案(其二)

一盆冷水潑到秦雪嬌的身上,秦雪嬌一個激靈醒了過來,濕透的警服緊緊包
裹著的身體在冷水的刺激下不住的哆嗦著,秦雪嬌感到下身被什麽侵入,低頭一
看,原來是一根水管插進了自己的陰道,灌進去的水把膿血和碎肉沖了出來,浪
迹不堪的陰部現在顯得不是那麽恐怖了。

秦雪嬌環顧四周,周圍是一圈鐵網,似乎是那種鐵籠擂台的中心,喧鬧的喊
聲漸漸充滿了秦雪嬌的耳朵,果然,擂台外是密密麻麻的觀衆,少說也有幾千人,
還有幾塊大屏幕,一塊是秦雪嬌臉的特寫、一塊是秦雪嬌下體的特寫,鏡頭拉得
如此之近以至于透過濕透的薄薄的黑色短裙可以看到那條肉縫、還有一塊是肚子
的特寫、一塊是胸部的特寫,陰部和胸部的屏幕上還用紅色的油漆寫著「爆裂」
兩個漢字。

琳達站在擂台的另一邊,高挑的身材和現在狼狽的秦雪嬌比起來顯得那麽耀
眼,黑絲襪包裹著琳達粗壯的雙腿,一雙白色高跟鞋踏在足下,還用黑水筆在長
長的鞋跟上豎著寫了一溜小子「秦雪嬌逼爆于此足下」,「哼。」秦雪嬌發出輕
蔑的笑聲,「想和我在擂台上決一勝負嗎,不自量力!」

「呦—呦—呦—呦—呦—呦—呦—呦—」琳達得意的在秦雪嬌的身邊走來走
去,「瞪著我幹什麽呀。」

「呸!」

「聽說你的格鬥技警局第一,我倒想領教領教,你要是能活著和下擂台的話,
我就放掉那些人質。」

「少廢話!放馬過來吧!」秦雪嬌站起來,擺出了格鬥的架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琳達放肆的大笑著,突然眼神
中流露出無比的自信,目光炯炯,「那麽我就做一個預告!——今晚!我會踩爆
你的逼!」

說完,琳達的身上發出一股寒氣,空氣中的水分凝結成細小的冰晶,形成冰
箱裏能看到的那種白霧,這是!!!氣化冷凍術!!!

「沒錯!」琳達帶好了鐵指虎,「科學課老師教過你吧,人體被低溫冷凍後
會變得容易脆裂,抗日戰爭時期,日本的731部隊就曾做過這樣的試驗,把俘虜
的胳膊冷凍起來之後,用錘子輕輕一敲就碎成一塊一塊的。而現在,我要用我的
氣化冷凍術凍結你的全身!!!」

「額——」秦雪嬌本來身體就受了嚴重的傷,在超低的溫度下,秦雪嬌感到
渾身疼痛,連呼吸都不能輕易做到。

「哈!」秦雪嬌用盡全力,一拳搗向琳達的臉,受過專業格鬥訓練的秦雪嬌
可以一拳打死一頭牛,但是,冷氣減緩了秦雪嬌的攻擊速度,拳頭被琳達一把抓
住,「怎麽會!!!」秦雪嬌恐懼的叫道,因爲秦雪嬌感到被攥著的拳頭從裏到
外被凍的生疼,琳達冷笑一聲,雙手齊上,把秦雪嬌的拳頭從食指和中指間往兩
邊一掰,在氣化冷凍術的冷凍下,秦雪嬌的左手竟被琳達輕易的撕開,「啊——」
秦雪嬌疼得流出了眼淚,琳達小心的放開了她的手,生怕秦雪嬌死得太快,秦雪
嬌踉踉跄跄的退到鐵籠的邊上,捧著自己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間的肉被生生掰
開,一直裂到手腕出,但由于冷凍的原因,血並沒有流出太多,但劇烈的疼痛使
秦雪嬌的左手像得了帕金森一樣不住的抽搐。

「喔——喔——」觀衆們激動的大叫,把手裏打過飛機的套套往秦雪嬌的身
上扔去。

琳達步步逼近,秦雪嬌急忙向旁邊躲閃,卻被琳達抓住一只腿,琳達用手一
扭,秦雪嬌便倒在地上,緊接著就是一腳,重重的蹬在秦雪嬌的陰部上,鞋跟抵
在秦雪嬌小腹的肚皮上,一用力,長長的鞋跟在小腹上捅出一個洞,鞋跟直直的
插進子宮裏,「正中靶心!!!」琳達向觀衆大聲彙報,秦雪嬌連碎掉的左手也
用上,但也搬不動琳達的腿,鞋跟在秦雪嬌的陰部一會而轉一轉、一會兒捅一捅,
琳達讓自己的鞋跟在秦雪嬌的肚子裏肆意的攪動,然後往上一挑,「什麽!!」
秦雪嬌感到一股侵入腦髓的疼痛襲來,這種劇烈的痛感瞬間達到秦雪嬌能夠忍受
的極點,秦雪嬌淒厲的慘叫,身體像高潮一樣的反弓著,琳達的腳已經拔出來了,
鞋跟上挂著的是秦雪嬌的子宮。

秦雪嬌捂著小肚子,即使是在氣化冷凍術下也疼得流出了汗水,琳達把秦雪
嬌甩在一邊,舉著秦雪嬌的子宮,耀武揚威的給觀衆們看,正對著秦雪嬌陰部的
攝像頭正轉播著這樣的畫面,秦雪嬌被黑色短裙裹著的小腹有一個瓶蓋大小的血
洞,鮮血呼呼的流出,依稀看到裏面的白色內褲被整個染成了紅色,大腿根部積
累了大量的血液,下身的血和捂著下體的手上的血混在一起,像是秦雪嬌的下身
開了一朵巨大的玫瑰花。

「不能放棄……」秦雪嬌用驚人的毅力站了起來,秦雪嬌是天生的戰鬥者,
戰鬥就必然會有輸贏,而天生的戰鬥者在受到極大的心理刺激下可以把心中的不
利情緒鎖起來,就像是有一個開關一樣,用完美的心態去戰鬥!!!

「诶。」秦雪嬌叫了琳達一聲,「說你呢,過來啊。」秦雪嬌艱難的站著,
但眼神中有必勝的決心,雙手向前伸出,任由下身的血液從傷口裏傾瀉,不一會
兩條雙腿就都是紅色的了。

「哎呀—呀—呀—呀—呀—」琳達輕蔑的笑著,「有信念當然很好,但是—
—」琳達擡起腿,擺出跆拳道的架勢,「你也要認清現狀啊!」

琳達一腳就朝著秦雪嬌的下身踢去,看來不把秦雪嬌的下身踢爆真的不罷休,
秦雪嬌用右手單手去接,「切,那就先踢碎你的右手吧。」然而,就在秦雪嬌的
右手接觸到琳達的腳的一瞬間卻幾乎沒有受力,而是順著琳達的力量擺動,「這
是……太極!!!」秦雪嬌右手看似隨意的畫著圈,但琳達的左腿卻怎麽也離不
開這個圈,秦雪嬌趁機反手一拉,身體順勢右轉,琳達的這一腳不僅踢空了,還
被秦雪嬌拉倒,雙腿呈一字馬,狼狽的趴在地上,柔韌性不好的她感到下身有種
撕裂的痛楚。

「細細想來你的氣化冷凍術也不過如此。」秦雪嬌解釋道,「所謂氣化冷凍
術,不過是使我速度變慢,並在承受打擊時肉體容易破裂而已,但我也有不必承
受力量也能打贏你的招式。太極!以靜克動,以柔克剛,讓我看看你的下一步行
動吧!!!」

琳達氣急敗壞的向琳達發動連環攻擊,拳頭和踢擊雨點似的向秦雪嬌砸過去,
秦雪嬌只用一招一式就化解了全部的攻擊,找準空隙,輕輕一絆,琳達就摔了個
狗吃屎,「你輸了,在場這麽多人都看到了,你應該履行你的承諾,放了人質們。」

「即使你死在這裏也無所謂嗎?」

「只要人質安全,我任你處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是你不反抗就沒意思了!」琳達扯著嗓子沖著觀
衆喊道,「你們來這裏是爲了看什麽!!!」

「看女警花的逼被踩爆!!!」

「聽到了吧,我要繼續戰鬥下去!」琳達說者,從觀衆那裏接過幾個空酒瓶,
啪的在地上摔碎了,一個接一個,酒瓶脆裂的玻璃碴子充滿了整個擂台。

「你……你要幹什麽?」

「加點作料而已。」琳達陰險的笑了起來。

秦雪嬌這才想起自己一直是光腳戰鬥,在滿地玻璃碴子的擂台上,需要靈活
走位的太極拳無法施展。

琳達繞著秦雪嬌一圈一圈的走,試圖尋找攻擊的突破口,「就是這裏!!!」

琳達猛地向秦雪嬌的身後閃去,秦雪嬌大驚,不假思索的擡腿朝著琳達的肚
子踢去。

「Wryyyyyyyyyyyyy!!!」琳達興奮地發出怪叫,一把抱住秦雪嬌的腿,
局勢瞬間倒向琳達,秦雪嬌的一只腳被琳達僅僅攥住,琳達向後一拉,秦雪嬌誇
張地呈一字馬摔在地上,鋒利的玻璃碴子全都紮進秦雪嬌的陰部,秦雪嬌發出滲
人的慘叫聲,秦雪嬌面部極度扭曲,舌頭都被咬出了血,沿著嘴角流下,琳達感
到秦雪嬌的身體內部發生強烈的震動,秦雪嬌的下身用力的往上頂,試圖離開地
面,血液像是被氣壓定出來似的,成濺射狀噴灑出來,琳達眼疾手快,一腳踏在
秦雪嬌的小肚子上,強迫秦雪嬌的陰部固定在玻璃碴上,「啊——!!!」

兩個都用盡全力叫喊,不同的是,秦雪嬌是痛苦的叫喊,而琳達是爲了發力
而叫喊。

秦雪嬌無助的喊叫著,甚至蓋過了觀衆們歡呼的聲音,血液從秦雪嬌的下身
湧出,像是把擰開了口的瓶子倒放一樣,大量的鮮血在一瞬間湧出,而且持續不
斷,周圍的玻璃碴被血液的沖擊力沖散。

秦雪嬌突然眼神裏出現一種媚態,抱著琳達的腿,聲音變得嬌滴滴的,睜著
無辜的大眼睛,沖琳達央求道:「琳達姐姐!琳達姐姐!讓我死的輕松點好麽!
讓我死的輕松點好麽!」

琳達眼睛一亮,秦雪嬌的意志!終于!被我摧毀了!這是最好的時機!

「把手放開。」琳達冷冷的命令道,秦雪嬌聽話的放開,下身就這麽毫無防
備的暴露在琳達腳下。

「啊——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琳達使出類似
無影腳的招式,左腿不停的重踩秦雪嬌的陰部,因爲秦雪嬌的陰部被玻璃碴子插
了進去,本來是子宮的位置,正充滿了玻璃碴子,甚至卵巢裏也是、陰道裏也是、
就連肉裏都是,這是琳達造成的攻擊産生雙倍的痛苦。

鞋跟像小刀一樣在秦雪嬌的陰部不停的捅著,血液不僅從下面流出,還在琳
達大力的踩踏下,從破碎的陰部表面飛濺出來,像是剁肉餡時飛濺的碎肉一樣,
秦雪嬌的疼痛達到極點,雙手已經無意識去護住自己的陰部,任由琳達的腳肆虐,
生殖器在踩踏下被玻璃碴子劃成一绺一绺的,卵巢被生生踩爆,像個魚丸似的,
骨盆粉碎性骨折,碎裂的骨頭紮透腹膜,腸子也從陰部流出,卷在琳達的鞋跟上,
一下一下的捅進秦雪嬌的陰部,再被拔出來,就連秦雪嬌的警服上衣也被血液染
紅了,頭發都被血液浸濕,一绺一绺的,秦雪嬌一邊大聲呻吟著,一邊大口喘著
粗氣,像是生孩子一樣,但比生孩子還要痛苦十倍。

琳達推到秦雪嬌,朝著秦雪嬌的身體不住的踩踏,胸部、肚子、下身全都難
以幸免,秦雪嬌一邊艱難的用手阻擋一邊向籠子的邊緣爬去,嘴裏還一直說著:
「別了!別了!快停下!快停下!」

琳達一邊踢著秦雪嬌一邊跟著秦雪嬌走,秦雪嬌爬的當然沒有琳達快,在這
種恥辱的攻擊下,秦雪嬌一邊哀求一邊哭了出來。

琳達突然跪下,膝蓋朝著秦雪嬌的陰部頂去,這一頂頗有門道,不是企圖打
擊,而是把膝蓋包括蜷曲的腿部,以膝蓋爲頂點像陽具一樣,捅進秦雪嬌的下身。

「我操——!!!」

秦雪嬌身體一個激靈抽起,身體像到了岸上的魚一樣反複拍打著地面,淒慘
的樣子讓一些不是那麽變態的觀衆都感到一絲恐怖。

肚子被琳達的腿撐得誇張的鼓起來,像是伸進一個滅火器一樣,肚皮被撐得
薄薄的,透過肚皮,可以清晰的看到內髒被琳達的腿擠的扁扁的,眼看肚皮就要
爆掉。

琳達把腿拿出來,顧不得自己的腿也被玻璃碴劃破,右手拿起一個酒瓶在地
上把瓶底敲掉,拿著一半的酒瓶,瞄準秦雪嬌的下身捅進去,緊跟著整條手臂也
捅進去,秦雪嬌先是用手緊緊捂著自己的小肚子,隨著琳達捅得越來越深入,雙
手慢慢滑向肚臍眼,緊接著秦雪嬌眉頭一皺,嘴裏發出「嗚嗚」的哭聲,秦雪嬌
痛苦的捂著自己的上腹部,秦雪嬌整個身體向前彎曲,突然看向琳達,緊接著秦
雪嬌的嘴裏吐出黑色的血液,雙手從上腹部慢慢移到雙乳之間,衣服在秦雪嬌用
力的按壓下險些被拉上來,秦雪嬌攥緊拳頭,根據胳膊和酒瓶的長度來看,應該
已經從下身一直破壞到胸前,秦雪嬌捂著的部位就是碎酒瓶的間斷,不同的是這
次秦雪嬌沒有喊叫,生命正從秦雪嬌的身體流逝。

琳達抽出右手,把酒瓶留在秦雪嬌的身體裏,雙手捏住秦雪嬌的雙乳,寒氣
從指尖流出,「啪」清脆的一聲,秦雪嬌飽滿的乳房出現細碎的裂紋,接著被琳
達抓爆,乳房的肉碎成一塊一塊的,像是破碎的瓷器,當琳達的雙手一離開,秦
雪嬌的雙乳就迸發出灼熱的血液,一團爛肉挂在秦雪嬌的胸前,給秦雪嬌胸部特
寫的屏幕在如是轉播的同時,屏幕一圈亮起了彩色的Led燈,像是馬路邊的招牌
那樣。

琳達高高的將腳擡起,聚光燈一齊指向秦雪嬌,噗!當琳達的腳搗中秦雪嬌
的陰部的那一瞬,一團血花迸出,碎肉像被彈起來一樣,挂在鐵籠的連琳達都夠
不到的地方,秦雪嬌「嗯」的一聲,緊接著鮮血從秦雪嬌的兩腿之間流出,像小
溪一樣,流過琳達的雙腿之間,再一看秦雪嬌的肚子已經爆開,裏面的東西都出
來了,叫不出名字的內髒有的癱在地上、有的挂在胸上,最多的還是一堆堆在肚
子上,裂開的小肚子的肚皮無力的攤開,像撕碎的塑料布。

同樣的,轉播秦雪嬌陰部特寫的那個屏幕也亮起了慶祝的彩燈。

「嘿!」琳達拉過秦雪嬌的身體,秦雪嬌的雙眼無神,傻傻的看著自己的陰
部,琳達把秦雪嬌的雙腿劈開,從180度掰成360度,雙腿恐怖的于身體平行,鮮
血從陰部爆開,像是掰碎的水果流著汁液,右腿腿被生生掰斷,緊接著琳達將秦
雪嬌扔到地上,一腳踏在秦雪嬌一團爛肉的陰部,一手拽住剩下的左腿,秦雪嬌
雙手無助的揮舞,嘴張開想要說些什麽,但嗓子裏的血嗆得她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只能不住的咳嗽,砰!的一聲,左腿被生生拽下來,仍到地上,由于慣性,蹬著
秦雪嬌陰部的琳達的腳往前一滑,踩著秦雪嬌的陰部貼著地面摩擦,一堆碎肉抹
在了地面山,形成一道紅線。

琳達拉著秦雪嬌的一只手,把秦雪嬌拖行到鐵籠的另一側,這裏,籠壁上遍
布長長的鐵釘,琳達把秦雪嬌的後背戳到這些鐵釘上,秦雪嬌靠著鐵釘固定在籠
壁上。

琳達揪住秦雪嬌的兩只胳膊,一只腳踏在秦雪嬌的肚子上,殘忍的發力,秦
雪嬌疼得把頭向後仰去,啪!啪!兩條胳膊全被連根拔起。于是!人棍秦雪嬌誕
生了!!!

琳達狠狠的扇了秦雪嬌一個耳光,「你還得意麽」「嗑……」秦雪嬌搖搖頭。

啪!又是一個耳光,「一開始我說什麽了」秦雪嬌咽了一口血,「說我是賤
貨」啪!琳達更用力了,「不是這句」「說要踩爆我的逼……」

琳達哈哈大笑,好像忘了秦雪嬌一樣,自顧自的跑到鐵籠中心跳起奇怪的舞
蹈,一會兒又咳咳的笑,還彎著腰捂著肚子,笑的眼淚都流出來。

琳達走進秦雪嬌,一只手撐在秦雪嬌的旁邊,像是壁咚一樣,臉湊到秦雪嬌
的臉上,放肆的說:「那我做到了麽」……

「做到了」

「我做到了什麽?」

「踩爆我的逼。」

「踩爆你的哪兒?」

「逼。」

「對你的逼怎麽樣了?」

「踩爆我的逼。」

「再說一邊!誰的逼被踩爆了?」

「我的逼被踩爆了。」

「你是誰?」

「秦雪嬌。」

「是賤貨秦雪嬌。」

「我是賤貨秦雪嬌。」

「秦雪嬌現在怎麽樣了?」

「賤貨秦雪嬌的騷逼被琳達大人踩爆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別難過了,既然你也知道
你的是騷逼,我把它踩爆了,不就省的勾引男人了麽。」

琳達放肆的大笑,發狂的抽打秦雪嬌的耳光。

琳達一拳搗中了秦雪嬌的肚子,緊接著有事一拳,一拳接一拳,秦雪嬌的肚
子深深的凹陷下去,內髒被擠壓的聲音隔著肚皮都能聽到,等琳達發洩完了,秦
雪嬌的身體就像菜市場裏吊著的豬肉一樣,不同的是鮮血將她整個染紅,除了秀
美的臉龐幾乎沒有地方還有本來的顔色。

琳達抱住秦雪嬌的身體,一下一下的用膝蓋重重的頂秦雪嬌的肚子,在琳達
的膝蓋下,秦雪嬌的肚子看起來是那麽軟,沒頂一下,就像是枕頭一樣完全的憋
了下去,骨頭碎裂的聲音不絕于耳,內髒大量的從下身流出,粘稠的內髒在雙腿
之間挂了一大托,足有一個書包那麽大。

琳達拿出一個鋸子,橫在秦雪嬌的肚子上,秦雪嬌沒有反抗,也沒有不甘,
她認命了。

鋸子在肚子上前後劃著,血液從斷開的部分噴出來,像是人工噴泉,緊接著,
秦雪嬌的下半身掉了下去,和內髒堆在一起,琳達兩只眼睛變得空洞,突然抓起
秦雪嬌的頭,把秦雪嬌的上半身在地上不住的摔打,秦雪嬌的喊的什麽誰呀聽不
到,因爲觀衆們全都被琳達突然的舉動嚇到了,鮮血從秦雪嬌肚子上的斷面甩的
到處都是,脖子咔咔的響,乳房狠狠的被砸向地面,突然,秦雪嬌的身體飛了出
去,兩個乳房紮在籠壁的鐵釘上,固定在上面,琳達的手裏拿著秦雪嬌的頭,琳
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來,像是小孩子玩壞了玩具那樣。

工作人員走進來,撿起秦雪嬌的頭把它粗暴的塞進自己的逼裏,又把身體的
其余部分收集起來放進一個絞肉機,將肉醬般的秦雪嬌和藝術品般的「逼中頭」
一起放進一個黑色塑料袋裏走出去。

一開始小溪裏只是隱約有些紅色的東西,出來玩耍的小男孩和他的姐姐最先
發現了異樣,緊接著,一些不可辨認的人體部位沿著溪水流下,切碎的肉塊在水
面上覆蓋了厚厚的一層,啊!小男孩的姐姐最先叫出了聲,她認得出其中有一大
塊的是女人的下體,被切成一段,只保留了上到腹部、下到大腿根的部分,一張
血肉模糊的臉睜著死不瞑目的眼睛從B裏向外看,腿間的肉縫被扯得裂了開,頭
顱把女體的下腹部撐的老大,長長的頭發從腰間的斷面伸出來,和腸子攪在一起
……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