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獸混配

(一)首次與狗操屄




前幾天,我的一位朋友花二萬元買了一只進口公狗,聽說會和人交配,我妻子知道後一直要和我到他家看看。


昨天去了我朋友家一看,果然是一條好狗,半人多高,陽具比平常人的大好多,我妻子眼睛緊緊盯住狗的陽具不放,我朋友問我妻子想不想試試,我妻子點點頭,朋友對我妻子說:「這只狗很通人性,雞巴又硬又大,插到屄裏很舒服,你要是以前沒讓狗操過,我來教你。」



我們牽著狗步入客廳,他讓我妻子脫光衣服,讓狗側面躺下,要我妻子先啜狗雞巴。慢慢地狗雞巴越來越硬,越來越大,通紅通紅的,精水滴個不停,朋友說狗的精液要比人的精液多,比較稀,沒啥味道。我妻子點點頭,這時她嘴邊已滴了不少狗的精液。



啜了一會,朋友讓我妻子狗爬式的趴在地上,那狗是訓練好的,立即爬到我妻子的背上,朋友用手扶著狗雞巴塞入我妻子的陰道裏,那狗立刻飛快地抽動起來,比人操屄的動作要快幾倍。我拿起相機在旁邊照了幾張相,我妻子興奮得連連喊叫舒服。



操了一會,突然狗不動了,我妻子說屄裏有點漲,想把狗推下去,但狗雞巴塞在屄裏拔不出來,朋友說:「不好,你這屄的深淺、松緊可能與狗雞巴正好配套,狗操得太興奮了,雞巴頭起了疙瘩,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狗鏈子,一天二天怕是拔不出來了。」


我老婆著急了,說:「壞了,這如何見人?快想想辦法吧!」


朋友說:「怕啥,正好美美地受用,讓狗雞巴好好地在屄裏放上二天,讓你這狗的騷貨也過足瘾。」



我妻子更著急了,馱著狗的前半身就往我朋友跟前爬,因爲狗雞巴和她的下半身連在一起,狗的兩條後腿也跟著往前蹬。朋友一看她急成這樣,就哈哈大笑說:「別著急,開個玩笑,你別動,讓狗雞巴在屄裏泡一會射了精就沒事了。」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我妻子說感到不很漲了,我和朋友兩人抓住狗的後腿和雞巴根慢慢地把狗雞巴拔了出來,狗雞巴頭和我老婆的屄之間還拉了幾條長長的絲線,那是狗的精液和我老婆淫水的混合物。



狗雞巴一拔出來後,我老婆的屄裏立即溢出一大灘狗的精液,她站起來拿了一條毛巾擦了擦屄,說:「讓狗屄倒也舒服,就是害怕鏈在一起分不開就難看了。」



我朋友說:「沒事,要是鏈住了,一般頂多過一個多小時也就分開了。」



之後,我妻子過幾天就要拉上我去我朋友家一次,讓狗操一操。




(二)人狗一起混戰



有一天,我那個朋友打來電話說,他的一位好朋友叫王開,也有一條會操人的狗,問我妻子有無興趣,我妻子馬上同意。


我們到了我朋友家後,王開和他的那條公狗也在,我朋友的那條狗一見到我妻子就立即撲上來,陽具也漸漸硬了起來,我朋友說:「瞧,我的這只狗已經等不及你這只母狗了,一見到你就想操。」



我們一起走入客廳,我朋友和王開兩人幫助我妻子脫光了衣服,我妻子說:「兩條狗,我如何應付?」我朋友說:「我的狗已經跟你混熟了,你先用嘴玩玩王開的狗雞巴吧。」



我朋友和王開把那只狗弄翻在地,我妻子就爬在地上用手抓住狗雞巴上下套弄,又用嘴含住吸舔起來,不一會就把狗雞巴弄得硬棒一般。這時我朋友的那只狗爬在我妻子的身上已經胡亂聳動了一會,我妻子吐出前面這根狗雞巴說:「你們誰把後面那根狗雞巴給我塞到屄裏去,弄了半天進不去,把狗急得胡亂動,我的屄也癢得厲害。」



王開站起來抓住後面那條狗的雞巴塞到我妻子的屄裏,狗立刻飛速地聳動起來,我妻子喊叫了一聲:「哎唷,這幾下得騷屄感覺爽快極了!」又馬上低頭吸舔起前面的狗雞巴來。



我朋友笑笑說:「別著急,今天這兩條公狗準會把你操得死去活來。」



這時王開用手摸起我老婆的乳房來,抓一把揉一揉,又用兩只手捏一捏兩個奶頭,把我老婆弄到興奮得直哼哼。



弄了一會,王開說:「現在讓兩只狗換一下,該讓我的狗操一操屄了。」我老婆推開身上的狗,王開的狗立即爬上去,我老婆自己把狗雞巴塞了進去。



這時我朋友脫掉褲子,走到我老婆跟前說:「看兩只狗操你把我的雞巴都逗硬了起來,來,你這狗的賤貨給我舔舔雞巴。」



我妻子吸舔雞巴的功夫特別棒,她把我朋友的雞巴含到嘴裏吸吮起來,來回啜了幾下,又吐出來,緊緊吸住雞巴頭,用舌頭尖在雞巴頭的馬眼上來回舔弄,我朋友爽得直叫喚:「喔……喔……哎喲……這狗的賤貨真會舔雞巴,喔……喔……真爽快……哎喲,王開,快過來,你也讓這騷貨舔舔雞巴。」王開和我挺著硬雞巴走過去讓我老婆舔。



前面我老婆輪番舔弄我三人的雞巴,後面那條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飛快地聳動著,另外那只狗在旁邊急得轉來轉去。



這時我朋友說:「我到後面操一會屄。」他推開正在操屄的狗,用毛巾擦了擦我老婆屄邊的狗精液,把雞巴在我老婆的屄上摔打了幾下,手在肥白的屁股上拍了幾下,就把雞巴插進去操起來。



兩只狗沒屄操,在旁邊更著急了,胡亂地在我老婆的身上蹭,狗雞巴頭上的精水滴個不停,精水在我老婆的身上和她周圍的地上到處飛濺。這時我和王開忍不住都把精液射到我老婆的頭髮上和臉上,我朋友又到前面讓我妻子啜舔雞巴。



不一會,聽見他「啊……啊……喔……」叫了幾聲,屁股前後搖晃,雞巴在我老婆的嘴裏「咕唧……咕唧……」地飛快抽送了十幾下,用手按著我老婆的頭把雞巴深深地插在嘴裏不動,眼睛閉住喊道:「我的精液也出來了!」我老婆把他的精液給吞咽了下去,可能精液一下射到了喉嚨口,她嗆了兩下。



我老婆的屄這時空閑著,狗又爬上去操起來,我們三人因爲剛射了精感覺有點累,就坐在沙發上想休息一會兒。



我老婆說:「三個大男人還不如狗能屄。」



我朋友說:「小心你的騷屄又和狗雞巴鏈住了,今天可是兩只狗。」



我老婆說:「只要屄爽快,要是鏈住了你們伺候我。」正說著,我老婆喊:「不好,又鏈住了,抽弄不動了。」我朋友嘲弄著說:「狗的賤貨,好好地受用狗雞巴插在屄裏的滋味吧!」



那只狗已經和我老婆鏈住了半個多小時,雞巴卡在屄裏抽動不開,另外一只狗則側臥在我老婆的前面,我老婆不停地啜舔著它的雞巴。這時王開走到我老婆的屁股後面蹲下來看了看,用手指在屄縫邊摸了摸說:「我看這狗雞巴還鐵硬一般,這淫貨的騷屄也不停地收縮,一時半會怕是分不開了,咱們三人先喝一會啤酒吧!」



我朋友拿出幾瓶啤酒打開,我們開始喝啤酒,我老婆吐出嘴裏的狗雞巴說她也要喝。我朋友倒了一杯,先把他的雞巴在啤酒杯裏蘸了一下,走到我老婆跟前讓她把雞巴上的啤酒舔乾淨,然後又把狗雞巴放入啤酒杯裏來回攪了幾下,讓狗的精液往啤酒杯裏滴了幾滴,說:「你這狗的賤貨,快把這啤酒和你狗老公的精液喝掉,這營養很豐富。」



就這樣,我老婆爬在那兒共喝了五杯啤酒加狗精液,她的酒力不大,很快就喝得滿臉通紅,王開過去把我老婆的奶頭捏拉了一會,又把她的陰唇拉開往屄裏瞧瞧,說:「你動幾下,看能不能松動。」



她聞言馱著狗往前在客廳裏爬了一圈,狗也蹬著後腿雞巴緊緊和我老婆的屄黏在一起走了一圈,狗雞巴夾在屄裏拉拉扯扯的惹得她又興奮起來,趴在那兒抖動了一會,屄縫裏嘩啦嘩啦的往外淌水,看來又到了高潮。



狗雞巴和我老婆的屄黏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才分開,剛分開,屄裏立刻溢出一大灘精液和淫水,另外那只狗立刻又爬到我老婆的身上胡亂聳動,可雞巴頭戳來戳去總對不準屄眼,我朋友連忙走到跟前把狗雞巴塞入屄裏,狗一抽動,我老婆立即興奮得哇哇亂叫。



這只狗了一會也鏈住了,我朋友說主要是因爲我老婆興奮得太厲害,屄裏收縮性大,狗雞巴和人的雞巴不一樣,導致一讓狗雞巴插入屄裏面就容易鏈住,看來她天生就是讓狗雞巴操的。



另外那只狗因爲剛完我老婆,可能也累了,臥在一邊不起。我們三人正在邊上說著話,忽然聽見門鈴響了,我老婆說:「不好,有人來了,我要躲一躲,讓人看見狗正在我太難看了。」



因爲狗雞巴和我老婆的屄馬上還分不開,我朋友讓她馱著狗爬到臥室去,閉住門後就去開大門。進來三個人,我朋友說這幾個人是他的好友,他們一進門就問:「聽說你這兒有一條會操女人的狗,我們來看一看是不是真的,真是這樣的話,李強的老婆也想跟狗玩玩。」



我朋友說是真的,他指著臥在客廳的那只狗說:「就是這只,想讓狗的話就把你老婆帶過來,咱們都是哥們,免費讓狗操你老婆的屄。」



這幾個很感興趣地圍著狗看,這時臥室裏正在操我老婆的那只狗叫了兩聲,其中一個人說:「怎幺裏面還有一條狗?」我朋友還未來得及擋住,他就已經推開了門,他一見裏面的情景就喊叫:「哇!這裏還有一條狗正在操一個女人,她是誰?」



到了這會已經瞞不過去了,我朋友指著我說:「這是他的老婆,也喜歡讓狗操,見有人來不好意思就躲在裏面。外面這只狗剛才操他老婆時雞巴鏈在了屄裏面,你們進門前剛剛操完屄分開,裏面那只狗操了一會雞巴和屄也黏住了,現在還未分開。」



這幾個人聽我朋友說完後,馬上向屋裏湧進去,我們幾個也跟了進去。這時我老婆還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說:「讓你們見笑了。」我朋友說:「瞧,這狗的騷貨還不敢看你們。沒關係,都是自己人,放開懷讓你這狗漢子操你吧!」



這幾個人好奇地圍在我老婆的屁股後面觀看,一個說:「奇怪!狗和人也能黏住?」



一個人抓住狗雞巴根往外拉了拉,用手在我老婆屄縫周圍摸了摸,伸指頭進屄眼裏摳了摳,又抓住狗的兩條後腿向後拉了幾下,我老婆的屁股隨著狗的前後搖晃節奏也前後挪了幾下,還是沒有把狗雞巴從屄裏抽出來。



我朋友說:「白費勁,這騷貨的屄因爲興奮不停地收縮,這狗雞巴插入屄裏後因爲裏面的嫩肉收縮頻率高,受到強烈刺激後雞巴頭起了疙瘩,越動越緊,只能等狗射了精,雞巴慢慢軟下來後才能抽出來。」



這時一個人的手在我老婆的乳房上摸起來,捏住奶頭向外拉了拉,一個人走到我老婆的前面擡起她的頭親了一下嘴,對我說:「你的老婆長得挺漂亮,怎幺嘴裏有一股騷味?好像是精液味道。」



我老婆說:「這都是他們三個和這兩只狗的精液,剛才因爲狗在後面我的屄,挨不上他們,他們就在前面我的嘴,把精液都射到了我的臉上。瞧,這頭髮上還有。」



那家夥說:「真是個狗的騷貨,來,也舔舔我的雞巴。」他捧住我老婆的臉又狠狠親了幾下嘴,吐出舌頭讓我老婆吸了一會,站起來掏出雞巴就塞到我老婆的嘴裏,另外那兩個胡亂地在我老婆的身上到處摸。



這時王開說:「你們看,狗好像是到了高潮。」



他們幾個都停下來到後面看,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弓起了腰,屁股和後腿不停地抖動,尾巴高高地翹起來,大約過了兩分鍾叫了幾聲才恢複了先前的狀態。我朋友說:「狗已經射了精,但還得停一會雞巴才能軟下來,之後就能從屄裏抽出來了。」



我老婆這時渾身也抖動了一會,趴在那兒連打了幾下擺子,嘴裏哼哼唧唧:「喔……喔……哎唷……哎喲……爽快死我了!」我朋友說:「看,這騷屄又讓狗得到了高潮。」



過了一會,我老婆說她能感覺到狗射精時一股一股的往裏直噴,挺熱乎的。這時我和我朋友及王開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抽了一支煙,等狗完事後出來。



十多分鍾後,聽見裏面喊叫:「出來了,出來了!」可能是他們已把狗雞巴從我老婆的屄裏拔出來了。剛喊叫完,狗就從裏面跑出來了,雞巴通紅通紅的,還有少量的精液往下滴。



這時聽見我老婆和他們幾個在裏面嘻嘻哈哈的,一個說:「狗完了,我們也來一你這騷屄,雞巴硬得受不了。來,快趴下。」看來他們三人在裏面也想玩玩我老婆。



又聽見「啪!啪!」的聲音不時響起,好像是在拍打屁股的聲音,一個說:「好美的屁股,我最喜歡拍打女人的屁股。」一個說:「你先操屄,我們倆讓這爛貨舔一舔雞巴。」一個又說:「這屄裏狗的精液太多了,滑溜得很。」之後就聽見「咕唧……咕唧……撲哧……撲哧……」的聲音不斷,這是雞巴在屄裏進進出出發出的聲音。



我朋友說:「聽,你老婆的屄挨雞巴的聲音有多大!」王開說:「今天是兩只狗,六個人,可讓她過足了瘾。」



這時聽見一個人說:「你這狗的淫貨,你的親爸爸得你爽快嗎?」我老婆喊叫:「啊……啊……喔……喔……哎喲……哎唷……爽死我啦……我的親老公……親雞巴爹爹……啊……我的親爺爺……得真舒服……」



我朋友說:「嘿,這騷貨又到了高潮。」




過了一會,一個家夥走出來,用毛巾擦了擦濕濕的雞巴,叫我朋友也進去。我朋友和王開站起來走了進去,不一會,裏面男女呻吟聲又亂成一片。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他們才完事出來,一個個都顯得有些累了,雞巴濕漉漉的。最後我老婆走了出來,我看她臉上和嘴邊有不少精液,走路時屄裏還往下滴著精液,拉出一絲長線,臉上顯出滿足的表情。



我朋友和王開扶著我老婆走進浴室洗了一會澡,那三個人說明天他們也要帶著老婆來這裏讓狗操過一過瘾,問我老婆還來不來,我老婆說:「明天我不來,四個騷屄,只有兩條狗,還不爭得打起架來?我過上幾天再來,我來的時候你們不許帶老婆,每人要帶兩粒偉哥,準備好好地地操我,我要兩條狗和你們幾個人同時我一個人才能過瘾。」



那三個人說:「好,到時候電話聯系。」



那三人走後,我朋友說:「操了這幺長時間屄,感到餓了,走,吃飯去。」



我們幾人到外面飯店吃完飯,我朋友問我老婆想不想讓驢,我老婆說如果有好驢也想試一試。我朋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說:「你這狗都不夠的騷貨,驢雞巴比狗雞巴還粗大,操起屄來肯定爽快,你等我的消息吧!」





(三)驢馬操屄爽快





一天我朋友說有一個鄉村農場可以提供驢和馬與女人性交,于是我和我的妻子及朋友驅車來到這個農場。



農場裏有一匹小馬和一頭驢子,其主人說:「它們都經過專門與女人性交的訓練,並已經與二、三十個女人性交過。現在來這裏的客人比較多,爲了把它們保養好,性交一次收費一百元。」



我妻子說:「完後再交錢吧!」



她走到馬的身旁,當她接近的時候,馬的陽具便開始勃起。她蹲下端詳那巨大的陽具並伸出手去摸它,馬的陽具溫暖而堅硬。她回頭對正在忙著給她照相的我和我的朋友及馬的主人笑了笑,然後把馬的陽具舉到嘴邊張大嘴含住,馬感覺到了女人含著它陽具的溫暖的嘴,便開始緩慢地抽動。



馬的主人搬來了一張長凳讓我妻子躺在上面,並把她擺在一個容易讓馬的陽具插入的位置上。她極力把大腿左右張開,用手引導著馬的陽具靠近她滴著淫水的屄,並慢慢讓陽具的頭部滑入。



馬陽具的龜頭很大,如人握起拳頭般大小,進入了我妻子的陰道後馬就開始抽動,大約有8英寸插入了她濕透的屄。很快,馬開始用力地向前傾斜沖刺,彷彿想將一尺多長的雞巴整根捅入她的屄裏,使她不得不抓住它巨大的陰莖防止它對她造成傷害。



不久,馬的屁股在抖動著,它開始在我妻子的陰道裏射精,大量的精液從她屄裏湧出,馬邊射精邊繼續重重地抽插著她的騷屄,屄洞裏不時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精水大滴大滴的滴在地上。她的屄被馬雞巴操得陰唇亂翻,屄眼擴闊成一個大洞,不斷張合蠕動,她這時也開始洩精,並隨後達到了高潮。



她從她熱氣騰騰的屄裏拔出仍然巨大卻已疲軟的馬陽具,馬的陽具砰然落下並垂hi著,精水還在往下滴。我妻子端起馬陽具的末端並把它放在自己的嘴裏吮吸著,她爲她第一次能順利地讓馬操她的屄而欣喜若狂。



農場主不解的問:「你真的在和馬的性交中達到了高潮?」她說開始她較爲擔心會被馬弄傷,因爲它的雞巴實在太粗大了,但想不到後來她很快就來了一個小高潮。



我朋友說:「這賤貨就喜歡讓動物的大雞巴操她,以前曾經有兩條狗同時操過她,狗雞巴都鏈在了屄裏,長達三個多小時。」



農場主說他還有一頭在與女人性交方面訓練有素的驢子,他走進屋裏,把驢子牽了出來,驢子彷彿知道要發生什幺,它迅速地興奮起來。主人穩定了驢子,我妻子慢慢的躺到驢子的肚子下抓住了驢子的陽具,她問農場主這頭驢子爲什幺沒有其他食草動物的氣味?農場主解釋道,他經常給驢子清洗,以便它能更好地取悅來性交的女人。



她拿起驢雞巴頭放到自己的嘴裏開始吮吸起來,幾分鍾後,驢子的雞巴開始暴長,一會兒,夾雜著棕白紫色的雞巴勃起到極限。驢雞巴有一個巨大的頭部,並突然少少的噴出了一點精水,她用舌頭接住,把驢子的雞巴往外拉開,在雞巴頭和她的舌間拉出一條長長的精線。她又迅速的放回嘴裏,盡可能的咽下驢子射出的精水。



她繼續吮吸著驢雞巴,直到她渾身興奮地躁熱起來,她氣喘籲籲的躺到長凳上便要讓驢子操她,我們三人幫助她移動位置使得她的屄靠近驢子的雞巴。



她艱難地把驢子雞巴推入她的屄,雞巴的巨大頭部砰然插入她潮濕的屄裏,她拿著這大雞巴在她火熱的屄裏操進操出,不一會驢子就開始自己抽動起來。我的朋友讓她把握著驢子雞巴的手拿開,以便能拍攝到雞巴插入她的屄裏的完全鏡頭,她一拿開手便發現驢子試圖把它15英寸的雞巴整根插入她的屄裏,于是只好再用手握住驢子的陰莖以控制它插入她陰道的深度。



很快她開始感覺到溫暖的精液從她的屄裏漏出,順著她的會陰流淌到她的臀部,她雖然不希望就這幺結束了,但她知道今後還有的是機會。她清楚她正在被一頭驢子操著,這個想法使得她也開始忍不住洩精。



大量驢子的精液墜落到地板上,從她的腿上流到她躺著的長凳上……她臀部的會陰處積滿了驢子的精液。她大聲的叫喊著:「哎喲……哎呀……驢子操得好……舒服死了……驢雞巴得我真爽快……我是驢的爛貨……我的驢哥哥……驢爸爸……」到達了高潮。



我朋友說:「瞧,這騷屄賤貨讓驢雞巴得多爽快!這騷屄都讓馬雞巴、驢雞巴給撐大了,以後叫人怎幺?」



我妻子說:「驢雞巴、馬雞巴插在屄裏夯得實實的,來回抽弄起來時特別爽快,以後我這騷屄過上幾天就得讓驢雞巴、馬雞巴一,不然不過瘾。」



我朋友說:「你這驢馬操的騷貨,驢把你操得還上了瘾。沒關係,啥時屄癢了想讓馬雞巴、驢雞巴操一操,啥時就來這裏,這兩頭驢和馬操你操的次數多了,操屄錢可以便宜一些。」驢的主人點點頭表示同意。



她躺了一會兒,然後將驢子那依然滴著精水的雞巴從她張開的屄裏慢慢的拔出來,精水從她的屄裏緩緩流出,滴在她的腿上和臀上。



農場主人對我老婆說:「這次你是第一次來,我們還有一點生疏,下次來驢和馬把你操爽快後我和我的助手也想操操你,你這樣的女人太讓男人起性了。」



我老婆說:「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讓驢馬操屄,那幺大的雞巴插在屄裏還有點不適應,現在感覺有點痛,下次來我一定讓你們個痛快,不過驢馬操屄錢要免掉。」



農場主人連聲說是。




(四)種馬最是可心



我老婆自從上次在農場讓驢和馬操過之後,心情特別舒暢,這都是讓那兩匹驢和馬把她的騷屄操得爽快的緣故,因而每過上幾天就要拽著我到農場讓那兩匹驢和馬操一操屄,那農場主人和他的助手每次也順便把我老婆玩了個夠,這樣就不收我們的操屄費用了。



一天,我朋友過來說那個農場最近新進了兩匹種馬,問我老婆想不想一試,我老婆馬上迫不及待地要去農場。



我們開車前去農場,我老婆穿了一件黑色的緊身迷你短裙,配上黑色的hi襪帶、黑色的絲襪和黑色的蕾絲胸罩,再加上全新的黑色高跟鞋,沒有穿內褲,看上去已經躍躍欲試想讓馬操了。



我朋友開玩笑說:「要見你的兩個新的種馬情人了,還要打扮一番。」



半路上,我們就跟農場的主人聯系好了,到了那兒,農場的主人和他的助手立即迎上前來。那助手看起來還不到二十歲,先帶著我們走到農場主人的房間,讓我老婆脫光衣服,之後帶著我們三人出門往配種場走。我老婆看起來像是全身都發出光芒,大概是因爲要讓一匹新來的種馬操她,顯得有些興奮,她一絲不挂她走在農場主人和助手之間,牽著他們的手。



走進配種場後,我發現這裏實在是太棒了,又大又乾淨,我坐在椅子上欣賞這房間,農場主人說:「這是按照這兩匹馬的舊主人設計新修的專門用來給種馬操女人的操屄室,因爲這兩匹種馬在以前已經操過不少女人了,只有按照馬的習慣才不會弄傷人。」



在這房間的中間,有一個大約卅公分寬、一百廿公分長、六十公分高的長椅子,長椅上釘了一層牛皮,長椅的另一邊比較低,長椅的兩邊還放了兩個斜坡,助手拿了幾條牛皮做的皮帶過來。



我老婆看了看長椅和助手手上的皮帶,笑著問:「這是爲我準備的嗎?」



農場主人點點頭說:「是的。」



農場主人說,那張長椅和他看過的人獸交電影中使用的長椅很像,他說我老婆要趴在那張椅子上,然後把她的腳綁在椅腳上,再把馬兒牽到我老婆的上方,讓她給馬兒最好的插入角度,這樣我老婆的屄就和母馬的屄沒有兩樣。馬兒在交配時,公馬會壓在母馬的身上插入,我老婆會受不了馬兒的重量,于是他準備了斜坡,讓馬站在斜坡上,解決這個問題。這比以前幾次馬操人的姿勢科學多了。



他一邊說,一邊和助手摸我老婆的乳房、捏她的乳頭,看來是爲了刺激她的性慾。在他解釋的同時,我發現我老婆用力地夾緊雙腿,偷偷地磨擦陰戶。



接著他要助手去把他們新進的馬牽進來,他按下我老婆的肩,讓她跪在馬的旁邊。我朋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讓馬配種的賤貨,快把你的新漢子的雞巴弄硬!」



我老婆伸出顫抖的手,握住馬的大肉棒,開始上下搓弄著。當她一碰到馬的陰莖,馬揚起頭來,好像感覺很強烈。



搓弄了一會兒,馬的龜頭露了出來,她目不轉睛地看著手上的大陰莖膨脹,陰莖越來越長,她就搓得更激烈。



農場主人拿了一條毛巾和一桶熱水給我老婆,說:「先把你新老公的雞巴洗一洗。」她開始小心地洗著馬的陰莖,而那匹馬看起來也很舒服。當我老婆洗乾淨,她立刻含住那黑色的大龜頭,並且用舌頭不停地舔。



吸舔了一會,農場主人讓我老婆趴上椅子,我發現椅子並不高,她可以調整她屁股的高度,這樣就可以迎合馬雞巴的抽送了;而且這個椅子的寬度,使我老婆兩腿張開後,也可以完整地露出她的屄眼。



我老婆準備好了,農場主人拿了一個枕頭墊在我老婆的小腹下,讓她更舒服些。「準備好跟馬配種了嗎?」農場主人問道,我老婆說:「好啦!」



農場主人要他的助手把我老婆的屄準備一下,助手把我老婆的腳踝用皮帶緊緊地綁在椅腳上,然後用手指撥開我老婆的兩片屄皮,把一支潤滑劑對準我老婆的陰戶,把整條潤滑劑都擠進陰道裏,當透明的凝膠擠進屄裏時,她發出了輕輕的呻吟。



這時農場主人牽了種馬過來,馬走上斜坡,很明顯地,這匹馬已經很有經驗了。它站上斜坡到了定位,等于是跨在我老婆身上,它的大肉棒垂在我老婆的屁股上,那又黑、又粗、又長的大肉棒,靠在我老婆又白又渾圓的屁股上,形成強烈的對比。



「它……好大……好燙……比以前那匹馬的雞巴大多了!」我老婆喃喃道。



我老婆開始上下調整著屄的高度,讓馬的陰莖碰到她的屄,接著以她修長的腿支撐,把自己的陰戶一直在馬的大肉棒上磨擦。



馬的陰莖受到刺激,很快就勃硬了起來,龜頭一跳一跳的抖動,在我老婆的屄外叩打著。我老婆乘龜頭觸到屄眼時把身體用力往後一頂,但是那條大肉棒卻滑到她的小腹下面,沒有插進去,當她發現沒有插進去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馬也因爲自已的雞巴被我老婆壓住而退了退。



我老婆擡起臀部,再一次調整位置,直到馬的龜頭抵住她的陰戶,而且陰唇也被龜頭撥開,馬的龜頭就在我老婆的陰道口,可是就在插入一小部份的時候,陰莖就掉了出來,那是因爲我老婆感到有點痛。過了一會兒她又試第三次,但是這一次又從她的屁股上滑過去了。



這時我朋友走上前去抓住馬的雞巴,拉著龜頭在我老婆的陰戶周圍磨擦了一會,然後慢慢地把龜頭往屄眼裏塞,我老婆可能覺得自己的屄眼張得夠開時,她也慢慢地把身體往後頂。她發出了滿意的呻吟,那黑色的大龜頭在她的屄裏消失不見,我老婆像是無上滿足地閉上眼睛,前後扭動身子,想讓陰莖插得更深。



而馬兒也知道自己的陰莖插入了什幺很舒服的東西,它開始抽送,它很明顯地想插得更深,但是因爲斜坡和長椅的高度相差太多,所以辦不到。我老婆完全控制了這次性交,她可以自由地決定要插入多深,她適可而止地越插越深,越插越深……



我老婆開始讓馬兒自由地抽送,而自己則用手支撐著身體。馬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每一次的插入,都把我老婆沖得往前傾,所以每一次抽出時,她都得往後縮,以接受它的下一次插入。



在種馬的不斷抽插下,我老婆的身體開始冒汗,並且愉快地呻吟。



馬兒一直想把它的巨大雞巴全部插進我老婆的屄裏,但是斜坡實在太高了,它每一次插入,都使得擠在我老婆屄裏的潤滑劑噴了出來,長椅上都是我老婆屄內流出來的潤滑劑。我老婆抓住馬兒的兩條前腿,以維持自己能夠承受的插入深度,而馬更是發了狂似的不停插她,我老婆舒服得大叫:「好爽!好爽!我要升天了!!」



馬兒好像也聽得懂我老婆在叫什幺,它抽送得更快速了,我老婆尖叫:「啊……哦……操我!我的寶貝馬丈夫……加油……大雞巴快頂到我的心肝了……哎唷……死你的夫人了……」



我看著農場主人和他的助手,還有我朋友,發現他們掏出他們的老二,站在我老婆身邊打手槍,就在這個時候,我也加入他們打手槍的行列。



我老婆看農場主人的雞巴就在自己眼前,她伸手想要抓住,但是他立刻躲開了,「你是那匹馬的老婆,專心讓它操!」農場主人說道。



我老婆無意識地回答:「喔!是的!我是專讓馬的賤貨,我正讓它的大雞巴,它會把它又白又熱的精液射進來,我要它射在我又熱又緊的屄裏……」



他們這樣幹了十分鍾左右,我老婆已經可以讓馬一次插進卅公分了,我可以看見她臉上專心讓自己高潮的神情。我朋友在我老婆的肚子上摸了一下說:「不得了,馬雞巴都過了肚臍眼,裏面還一動一動的。」



我老婆咬著下唇,稍稍擡起頭,在馬開始嘶叫時,她達到了高潮,也在這個時候她的屄裏滴出了許多精液,可以確定的是,我老婆讓那匹馬射精了,而我老婆還在持續高潮中。當她的高潮結束後,農場主人才牽開馬,讓它的陰莖從我老婆的陰戶中拔出來。



我老婆的屄真是一塌胡塗,又紅又腫,而且完全張開,我們可以看到屄裏面的情形,陰道壁上都是馬兒白色的精液和泡沫。



正當我老婆要起身時,農場主人要她躺回去:「還沒!還沒!你這個爛貨只給一匹馬過不了瘾。」他一邊把我老婆按回長椅上,一邊說:「它叫神駒,」他的助手這時又牽了另一匹馬進來,說道:「它聽到你讓那匹馬操的聲音,在外面一直等著操你。」我朋友接著道:「你沒注意到它已經準備好要讓你做它的老婆嗎?」



這是事實,神駒的大肉棒已經挺立在它的下腹,它比那匹馬的陰莖還要粗,而且長得多。



我老婆躺回長椅,閉上眼睛,準備再一次挨馬操。



「這次要從正面來。」助手把神駒牽上斜坡。



它那好長好長的肉棒,靠在我老婆平坦的小腹上,神駒一直往前頂,想要把雞巴插進我老婆的屄裏。



這個時候,農場主人抓住我老婆的一條腿,而助手抓住了另一只,然後擡起我老婆的臀部,把她的腿分開,把手和腿緊緊地綁在神駒的背上,等于讓我老婆從下往上抱住神駒。在他們擡我老婆的時候,神駒粗大的雞巴已順勢插進我老婆的屄裏,並且也開始抽送。



我老婆緊緊地在馬肚下面抱住神駒,「我愛你!我的寶貝!我是專門讓馬的爛貨!」她尖叫道。我知道她這個樣子是又高潮了。



農場主人和助手在一旁摸著我老婆的大腿和奶頭,一邊幫忙擡起我老婆的屁股,讓神駒能更用力地幹她。



就在神駒快要射精的時候,農場主人解開綁住我老婆的皮帶,我老婆從神駒的巨大雞巴上掉了下來,而神駒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射精了。一大股滾熱的精液噴出,我老婆的乳房和肚子上都是精液,她大笑,把精液抹在自己臉和脖子上,然後把沾滿精液的手指放進口中吮吸。



農場主人把神駒牽到一邊去,然後過來把我老婆翻轉身子,用力把她的腿分開,把他硬了很久的雞巴對準我老婆的屄眼,狠狠地一次插到底,他死命地抽送著,直到他射精在我老婆的屄裏。



在他我老婆的時候,我老婆一直哀求道:「我,狠狠地我,死我這個驢馬操的爛貨!」



農場主人射完精後一抽出他的陰莖,助手立刻上來接著操,直到他也在我老婆的屄裏射出精液爲止,年輕人真是力壯精足,射精時雞巴插在我老婆屄裏不斷抖動,射了好久。



接著是我躺在地板上,我老婆坐在我身上把雞巴插入她屄裏,我朋友讓我老婆趴伏在我身上,他在後面把雞巴也插入屄裏,兩根雞巴一同進進出出,但是我倆沒支持多久就射了,把我的精液和其他人、馬的精液混合在我老婆的屄裏。我感到她的屄讓馬雞巴到變得很松,「撲哧……撲哧……」的聲音也很大,插進去的時候感覺不到她的陰道,但我能感覺到特別濕熱。



之後,農場主人拿了一條毯子過來,扶著我老婆站起來,她裹上毛毯後坐在長椅上,但是剛才最後一次高潮,還是讓她的身體顫抖不已。



助手把神駒牽回馬廄,我們回到房子裏。



農場主人和助手拉我老婆去洗澡,我坐在客廳看電視,之後我老婆告訴我,他們還用特殊的「灌洗法」幫她清洗陰道。



我老婆洗好澡後,農場主人帶她去臥室,而他的助手則到客廳和我一起看電視,不久,我們又聽到裏面屄的聲音。當農場主人完我老婆,他走出來叫他的助手進去接著我老婆。



不知道那助手在裏面怎樣個操法,只聽見我老婆嘴裏亂喊:「啊……啊……喔……喔……小哥得好……我的小爸爸……小爺爺……雞巴靠上一點……再上一點……把那第三根香腸也插到屄邊……對對對……好爽快……啊啊」最後尖叫的兩聲拉得特別長,就好像到了高潮極點。



我朋友說:「這小夥子怎幺個屄法,把這騷貨得這幺起性?」他推開門進去一看就大聲嚷道:「難怪,原來他在屄邊墊了三根香腸,雞巴在屄裏進出起來男女都感到緊活實在。」



這時農場主人告訴我,他要我老婆留下來過周未,我還來不及說什幺,他接著說這是我老婆提出來的。



我說我要進去道別一下,當我走進臥室時,助手正在我老婆的身後操她,屄裏果然還插著三根香腸,當他們看到我,他們的動作慢了下來,但是助手的雞巴還是深深地插在我老婆的屄裏。



我老婆問我,農場主人是不是已經告訴我她要留下來的事?我點點頭,她回報我一個微笑,此時助手還在她,在她喘息和呻吟之間,她說道:「我在這兒爽快上幾天就回來。」之後我和我的朋友就走了。



第二天我老婆沒有回來,她直到第四天才回來,她告訴我,這幾天他們兩個幾乎每分每秒都不停地她,而且起碼又讓那兩匹馬兒操了八次以上,屄眼要想恢複原狀,恐怕還需幾天。



她說有一次她啜舔馬雞巴時沒注意,結果讓馬的精液射得她滿臉都是。吃飯的時候,她的陰戶裏一直都插著根假雞巴。她還說當她回到家的時候,我並不在家,他們兩人就在我家客廳的地板上,又把她美美地了一頓。



後來我們還不時地去農場,讓我老婆過過瘾。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