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





蕩婦李靜之鄉村轶事我和我的高中絲襪老師三個女人我的老婆叫吳蓉母親被淪陷的自述
回憶我們夫妻這十年的性與愛賓館系列之禮品店小靜美麗女友春光外洩記老婆爲了升職給她局長操了我的妻子真體貼


一棟豪華公寓內,一個年輕人赤裸著下體,一個貌美少婦趴在年輕人胯部,頭不斷高低湧動,年輕人大手揉弄著她的豪乳,少婦彷彿的到的勉勵,頭部的套弄速度加快,小嘴講肉棒全部含在嘴裏年輕人旁邊的沙發上跪坐著另一個俏麗成熟女性,身上穿著黑色西裝套裙,裏面的白色襯衫被撕的七零八落,搞搞矗立的巨乳將西裝頂起來,苗條白嫩的大腿上穿著黑色連褲絲襪,腳上穿著紫色尖頭細高跟鞋。

年輕人另一雙手時而撫摸那雙誘人的黑絲美腿,時而揉捏那讓人浴火難滅的巨乳。

兩人不知疲憊的親吻著。

年輕人看著兩個美婦微笑開口說道:「兩個小母狗,今天都按照爸爸的愛好來打扮了?」「爸爸,性奴女兒…想要你的大雞吧了。」一直在口交的少婦說出一番不知羞,亂輩分的話語。

「啪…啪…」

年輕人的伸出雙手,在兩個美婦飽滿的黑絲臀部上狠狠的拍打一下:「兩個賤奴給爸爸去跪下,讓爸爸來操你們的騷*。」聞言,兩人跪在冰冷的地闆上,那一巴掌讓她們的情慾達到的巅峰,根本感受不到疼痛,只能感受身材中,黑絲包裹的騷*中帶來的熾熱感。

跪在地上的兩人,努力的夾緊飽滿苗條的黑絲美腿。

年輕人站在她們身後,慢慢靠近,每走一步,跪在地上的兩人心跳加速,雙腿感到疲軟。

帶著一絲笑容,雙手慢慢撫摸她們兩人的黑絲翹臀,一只手扶著大雞吧,對著左邊的少婦慢慢插入。

「阿…」

左邊的美婦失去的視覺的效果,身材感官更加敏感,感受到那宏大的肉棒緩慢的插入時,嘴中不由自主的發出動人悅耳的呻吟聲。

「騷女兒的*還是這幺緊,是不是天天都想著爸爸操你?」肉棒的插入讓他感到到裏面的緊湊感和濕潤感,一只手不斷拍打少婦的臀部,一遍慢慢的抽插。

「阿…是…好爽…女兒…女兒…每天…都…想要…爸爸…的大雞巴…」「爸爸…用力…用力幹…幹你的女兒…」「我到底是你爸爸還是你老公…告訴我…」「阿……你這個…色狼…你認爲…認爲…我不知道?在床上…你…你就想要…想要我…當你的女兒…」還沒等少年開口說話,旁邊的另一個黑絲美女就急不可耐的說道:「不準,你是爸爸老婆,我才是爸爸的正牌女兒。」摟著少婦的細腰,大雞吧大力有速的抽插,看著那隨著動作搖擺的豪乳,再看著胯下這個女人的浪叫聲和母女的對話,少年嘴角浮現成功馴服的笑容。
2020-7-1714:56上傳 下載附件(467KB)
「乖老婆…我想要天天幹你,隨時幹你,在你騷穴當中射滿我的精液。」「好…好…好老公…老婆…老婆的騷穴…就是…就是…就是你的…你想…想怎幺幹…就怎幺幹…我…我好…好愛好…被你幹…」宏大的肉棒全部插入她的騷穴當中,在哪花心當中爆發出來,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她的花心和子宮,射完精,不理會她的抽搐,抽出大雞吧,對準旁邊的女人就是操。

「不要…不要…阿…不要…爸爸…我要…我要…我要吃…吃…媽媽…裏面…裏面的精液…」「乖女兒,精液爸爸有的是,天天給你吃,讓我操逝世你…」「逝世了…逝世了…爸爸…爸爸…操逝世…操逝世你…的…女兒…女兒吧。」大雞吧在這女人中快速的抽動著,感受著那緊湊的快感,看著旁邊已經被操暈的少婦,他的速度慢慢加快,操的更加用力,順便俯下身去親吻那黑絲翹臀,全部臉放在哪黑絲翹臀上感受那絲襪和女人的體味和柔順感。

回想著前幾天的天降下來的福利,他嘴角的笑容更甚。

如果沒有那天降的福利,可能鄰居的這對崇高俏麗母女根本不會正眼瞧他一眼,然而現在,這對母女跪在自己地上求操,而且還成爲自己的性奴女兒,每天都知道穿著包臀裙,OL制服和絲襪高跟取悅自己。

這年輕人叫楚天,一個大衆名字,臉龐也是一個大衆臉,放在街上也就是個普通人。

前幾天他突然感到一陣心煩,胃不斷的翻滾,心中湧現想要嘔吐的感到,急忙之中跑到衛生間當中。

剛剛打開門的他,突然看見衛生間當中湧現一陣綠光,帶著未知的膽怯和創造新大陸的高興感,慢慢伸出手想要去觸摸那綠光。

剛剛一觸碰,他的感到大腦彷彿想要炸開一樣,各種未知的知識湧現在腦海中。

本來這是一種未知大陸上的黑暗奴隸魔法,被原住民法師們集力驅散,沒想到這魔法跑到了地球,而且湧現了撕裂空間,停留在他的衛生間當中。

奴隸魔法只有短短的兩種施法,一種就是綠光所代表的的奴隸,另一種就是釋放。

得到魔法之後,他就想要實驗他所得到的魔法,剛剛打開電梯就看見隔壁自滿,性感的母女回來。

母親叫田靜,女兒叫冷碧瑩,都在一個女子學校教書,田靜是學校校長,女兒是學校老師,每天都是制服絲襪誘惑,以前高不可攀。

而現在,楚天得到了魔法,心中對于馴服這對絕色母女的願望越來越強。

跟著她們走出電梯,伸出手,在手心凝結一陣微弱的綠光,對著這對母女釋放之後,帶著緊張的心情慢慢向著她們走過去。

女兒冷碧瑩回頭看著楚天不在是以前的那種冷淡,臉上的笑容變得熱情,粉嫩的臉龐添上了一陣紅暈。

到了這裏,楚天知道這魔法不是假的,這對母女已經被自己所俘虜,心中的願望不斷攀升,胯下的大雞吧也擡開端來,硬的發脹。

「女兒,來給爸爸舔舔大雞吧。」

冷碧瑩臉上的紅暈更重,但也很聽話的跪在他腳下,伸出手將他的拉鏈拉開,頓時感到一個宏大的肉棒拍打在她的臉上,臉上嬌嗔的抱怨道:「壞爸爸,在樓道讓女兒給你口,還要打人家。」楚天看著冷碧瑩的這騷樣,只能傻笑:「乖女兒,這是你爸爸對你的愛,快點給你爸爸舔,硬的痛。」冷碧瑩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的撅了撅嘴表達不滿之後,乖巧的伸出香舌在宏大的肉棒上仔細的舔了起來,先是在龜頭上緩慢的舔,一邊舔一遍媚眼看著楚天的表情。

楚天面帶笑容,伸出手撫摸冷碧瑩的腦袋。

看著楚天很滿意的模樣,持續舔著棒身,然後在楚天的眼神下將肉棒吞入全部性感小嘴當中。

冷碧瑩彷彿感到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一樣,越來越賣力,仔細的品嚐著。

楚天慢慢的微動,讓雞巴在性奴女兒冷碧瑩的嘴中抽插起來。

大雞吧將的她的小嘴緊緊的撐了起來,緊湊的感到讓楚天感到很舒服,很舒服,雖然比小姐的口交生澀很多,但這可是夢中女神給自己口,而且還是穿著黑絲高跟,跪在地上叫自己爸爸,心中的滿足感沒有任何語言能夠表達。

至于生澀,那更好解決,以後,慢慢調教就行,想著這對母女以後在自己身上挨操,他心中的滿足感更高。

雞巴越插越深,慢慢達到喉嚨了,楚天創造冷碧瑩的吸收能力不是一般的高,第一次就能插到喉嚨。

「哦…女兒…爸爸…爸爸要來了。」

楚天抱著冷碧瑩的頭加快速度抽插,宏大的雞巴在冷碧瑩性感小嘴中快速的進出,冷碧瑩也在用他的性感小嘴用力的包裹著大雞吧,讓雞巴不要脫離出。

「…阿…」

大批的精液爆發出來,冷碧瑩的小嘴受到精液的襲擊,慢慢的鼓了起來,喉嚨也發出吞吐聲。

聲音不斷,然而楚天的精液也是不斷,走廊的地上也慢慢生動著白色的精液。

足足過了半分鍾,楚天終于結束射精,但依然沒有抽出肉棒,反而停留在冷碧瑩嘴裏,讓她清算乾淨。

冷碧瑩彷彿愛上了他的精液,仔細的乾淨著棒身上的精液,吃個不停。

看著一旁打開門沒有走進去,而是待在原地仔細觀看的田靜,穿著黑色絲襪和尖頭細高跟鞋,楚天看著她笑道:「老婆,過來給你女兒分擔一下。」田靜剛剛邁開腳步,沒想到冷碧瑩突然開口說道:「不要,我要一個人吃。」說完話之後,冷碧瑩就持續埋頭品嚐,彷彿當田靜絲毫不存在一樣。

田靜面帶紅暈,怒樣的抱怨道:「有大雞吧就忘了養大你的媽媽?」「我是爸爸養大的,我是爸爸的乖女兒。」楚天看著母女的對話,嘴角的笑容更甚,他愛好有思想的奴隸,也就是聽他話的奴隸,並不是那種冷冰冰想機器一樣的奴隸。

「乖老婆,過來,老公幫你。」

田靜噘著嘴一臉的不滿,目不轉睛的看著大肉棒慢慢走向楚天,彷彿在說:

這肉棒應當是我的。

隨後,冷碧瑩清算乾淨之後,看著走廊上還有遺留的精液,剛剛想要俯下頭去舔進食道的時候,楚天突然把她抱了起來:「乖女兒,太髒了,別舔,想要吃爸爸以後天天給你吃。」「可是…」聞言之後冷碧瑩還是有些不捨。

「聽話,以後給你吃,先幫爸爸把你媽媽的絲襪撕個洞,讓我先幹這個騷貨,再幹你。」隨後「一家三口」就在樓道中幹了起來。

三人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忘情交合的時候,走廊盡頭居然湧現一個絕色少婦正在偷看,看著她們三人的腐爛「交配」右手不由自主的放入自己的裆部開端自慰起來。

雙眼目不轉睛的盯著那根在田靜身材中不斷抽出運動的大雞巴,看著冷碧瑩跪在大雞巴面前不斷親吻吸允那根史詩大雞吧。

腦海中不斷理想著,如果那根大雞吧插入自己的身領會是什幺樣的一個情況,自己會不會爽的暈過去。

????????????????????????

在田靜家裏操完兩個母女之後,坐在沙發上抱著女兒冷碧瑩放在自己雙腿上,一遍親吻著她的豪乳,一遍看著廚房中正在做飯的田靜,突然感到這樣腐爛的生活可是很多富二代也不能擁有的。

10分制度的話,田靜母女也就是9……7左右,缺乏的也就是光環,她們母女可是比很多女明星還要俏麗。

「爸爸…晚上陪我們去逛街吧…」

冷碧瑩一邊幫楚天打飛機,一邊親吻他的耳朵開口說道。

「好阿,順便買點高跟鞋和絲襪,還有再買一些情趣類的東西。」?????????????????

晚上逛街的時候,楚天一個人摟著母女兩的腰部,羨煞旁人,跟著楚天之後,兩人的穿衣作風大改,爲了取悅他,都穿上的性感的衣服,尤其是包臀裙穿的更多,而且一般情況下都不穿內褲,必不可少的就是絲襪和高跟。

高跟鞋和絲襪也是有著硬性條件,硬性條件就是絲襪必須連褲,不能開檔,他愛好撕破絲襪的那種感到和聲音。

另一個就是高跟鞋,高跟鞋必須穿細高跟,而且不能是露出腳趾的,包足細高跟。

三個人來到一家高級絲襪店,楚天選了幾種色彩的絲襪,對著服務員開口說道:「黑色,白色,淺灰,還有其他色彩的連褲襪各來一箱,黑色的來五箱。」服務員傻了:「阿?先生,你斷定要買這幺多嗎?」田靜母女在一旁捂嘴害羞的笑著,楚天臉微紅開口道:「是的,就是這幺多,但你們要幫我送貨。」服務員好奇的看了一眼田靜母女之後,再看看楚天,心中不知道想著什幺:

「好的先生,我們馬上接洽工人幫你送貨,現金還是刷卡?」「刷卡!」買完絲襪之後又去給田靜母親買了十幾雙各色各樣的情趣細高跟鞋,之後又買了一些各種裙類。

不單單是如此,還買了很多SM的道具,他也打算找人裝修一下他的房間,打算把哪裏改革成SM房間,至于以後睡哪裏,這不是一個很簡略的問題嗎?

冷碧瑩開著車行駛在回到公寓的路上時候,看著一旁小鳥依人一樣,全部人都靠在自己身上的田靜,伸出手撫摸她的美腿絲襪,慢慢舉了起來,用嘴在上面親吻著。

「不要阿…老公,上面很髒的,有很多灰塵,回家人家穿新的給你舔。」聞言之後,楚天慢慢放下她的美腿,在她性感小嘴上親吻著,手不自覺的撫摸她那36F的豪乳。

拿著手機突然想起曾經最愛上的論壇,裏面各種赤裸裸,並且很誘人的照片,理想著,如果把田靜母女的照片放上去會産生什幺樣的反響。

隨後就讓冷碧瑩找一個安靜的處所停車,開端借用車燈給這對性感母女拍一些不露臉的照片,各種大標準照片,美腿,美臀,母女跪著口交,還有一些野戰的圖片。

拍攝之中順便打了兩炮,拿著手機一臉滿意上車,持續駛向公寓樓。

人雖然在車上但思緒全部都抛在外面,想著剛才田靜母女的配合,突然之間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和妹妹,她們那動人美貌,性感尤物一般的母女和妹妹時候,他全部人就不正常了。

慢慢下定決心,絕不放過那兩個尤物,哪怕是亂倫,也不能放過自己的母親楚菲雅和妹妹李夢蝶。

他家裏有些複雜,楚天是跟著母親姓,妹妹紀念父親,然而姓氏的決定也牽扯著兩個大家族。

來到田靜家裏之後,楚天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看著論壇上面的回覆,楚天心中的滿足感溢于言表。

論壇上的網友們對于他的生活都是充滿著各種愛慕,各種評論充滿著他的腦海。

其中一條:大神,接洽方法可以給嗎?一萬一夜。

看著這條評論,楚天笑了笑,他可沒有那種綠帽情節,也不會爲了錢出賣自己的女人,雖然可以憑藉著自己的魔法能力開一家世界著名的雞店,但他永遠不會這幺做,魔法的力量只爲他一個人服務。

等候工人們離開之後,冷碧瑩上樓洗澡換衣服。

楚天抱著雙腿抱坐在沙發上的田靜,腳上的那雙紫色高跟鞋也沒有脫下,田靜的坐姿喜迎了絲襪控楚天的注意,因爲那雙俏麗誘人的黑絲美腿因爲他的坐姿,已經有很多都裸露在外面,裸露在空氣中,田靜可以說是那種傳說中的前凸後翹,伸出手慢慢撫摸她那被黑絲包裹的性感翹臀,圓滑的觸感刺激著他的全身,感受著絲襪的潤滑質地,順滑中帶點坐姿的皺褶,手感很好。

她知道楚天的愛好是什幺樣,所以知道怎幺樣取悅他,彷彿他就是她的神,缺乏他就沒措施過日子,眉眼中帶點羞澀,臉龐微紅,這幾天下來,她的皮膚變得更好,彷彿年輕了許多。

享受著楚天雙手的撫摸,媚眼微閉,全部人都靠在他身上。

對照冷碧瑩的話,楚天更加愛好田靜,可能是帶有一絲對母親楚菲雅的寄託,也是因爲田靜的年紀身份,再加上她種了魔法,對自己那種粘人的情緒,彷彿一刻也不想離開的感到,讓他很是享受這種感到。

畢竟短短幾天,兩人的情緒擁有著天翻地覆的轉變,而他也創造愛上了這個女人。

「我媽媽明天要回來了,我打算帶你們見見…」楚天抱著田靜,一只手拿過旁邊的香菸和打火機時候,田靜瞬間搶了過去,點燃一支香菸遞給楚天。

「咳咳…」因爲不會抽菸,吸了一口反而被嗆了一口。

「我又不是沒有手,不會抽就別給我點煙。」楚天拍了拍她的背部。

「人家還不是想要爲你做一些事阿…」帶著楚楚可憐的模樣,全部人都靠在他身上。

如果現在有其他人看見在外面自滿冷峻的田靜是這樣,確定會跌掉大牙。

「你是打算讓我們和你媽媽怎幺見呢?」

「是打算在床上赤裸坦誠相見?」

田靜面帶調侃笑意,望著楚天開口。

楚天笑了起來,一只手直接襲胸:「你這小母狗敢調戲我了?看我怎幺操你。」「哼…誰怕誰…」能忍?被尋釁能忍?當然是不能忍。

隨後楚天把田靜抱起來,讓她靠在沙發上坐好,隨後拉開拉鏈,左腿站在沙發靠背上。

20釐米的大肉棒湧現在田靜面前,她全部人都變得紅暈,迷暈起來。

伸出手撫摸那給她帶來快感的大雞吧:「好大…爸爸的大雞吧好大阿…」楚天扶著大雞吧和田靜的頭,慢慢讓她的頭往前壓,讓她給自己口交。

田靜的口技越練越好,舒服的讓楚天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她面帶自滿的擡開端看著楚天,更加賣力,速度也越來越快。

開端只是一只手握著大雞吧配合小嘴的套弄,慢慢創造大雞吧更加硬之後,又加了一只手,雙手齊下,一起握住那大雞吧。

即使是把大雞吧抵到喉嚨也不能包裹著全部肉棒。

這樣居高臨下讓田靜給自己口交的畫面,讓他感到更加爽,那種心中散發出的自滿感達到的頂峰。往下看,就能看見田靜那雙黑絲美腿和那雙達到八釐米左右的紫色細高跟鞋。

那雙黑絲美腿不斷交替摩擦,想要緩解一下那種心中,眼中和口中那種情慾感。

「小母狗,爸爸的大雞吧好吃嗎?」

田靜點了點頭,持續不斷的口交,擡開端用著那雙媚眼看著他。

「持續,持續給爸爸舔,以後每天早上都必須吃爸爸的大雞吧。」聞言之後,田靜那被大雞吧包裹的紅妝小嘴彷彿在笑,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你剛才不是說怎幺和我媽見面嗎?」

田靜乖乖的吐出大雞吧緩了一口吻:「老公,那人家這幺大年紀,你媽媽會吸收我嗎?而且…而且你還操了人家女兒。」楚天下定決心要應用魔法奴隸自己的母親楚菲雅,所以用著硬到發脹的大雞吧對著田靜的臉頰搖晃拍打了一下,隨後再一次插入她的嘴巴。

「你們就這樣見面,你們都是我的性奴,我的女兒,我的女人,都是穿著黑絲高跟任我操的賤貨。」田靜聞言,瞬間感到很是誇張,但隨後又感到理所當然,自己男人是什幺樣的性格,經過這幾天的生活她早已知道。

口交越舔越硬,浴火越來越難打消,楚天拍了拍她的頭,示意她放出大雞吧,籌備要操她。

田靜乖乖吐出肉棒,笑著說:「爸爸,女兒跪在沙發上可以嗎?」「爸爸準了,跪好。」楚天指著沙發。

拍了拍田靜的黑絲屁股,示意她過去跪下。

迅速的跪在沙發上,調劑好角度距離後,勾著食指讓楚天誘惑著。

楚天來到她那性感的屁股後面,面對一雙微微離開的黑色絲襪美腿,嚥了口唾沫,雙手從穿著紫色磨砂細高跟的美腳開端摸起,享受著絲滑的感到,一路向上撫摸,對照起來的確比冷碧瑩的肉多一點,雖爲母親但更加柔嫩,絲襪紋路清楚可辨,手感一流。

楚天的兩只手最終在田靜的絲襪蜜穴處相會,那裏隔著絲襪已經汪洋一片,楚天用大拇指在她穴口的地位高低按動,水更多了,她也開端呻吟起來:「哦……舒服……爸爸……你的手……弄得女兒真舒服……往上一點……一點點……對……哦……就是那……又酥又麻……舒服逝世了……」楚天想那裏應當是她的陰蒂,一經觸動,她立馬不安分,全身扭動,雙手抓緊自己大腿,頻頻挺胸擺頭,他的拇指根本無法找準地位,只能摸索著挑逗。

楚天扯起田靜褲襪的裆部,向兩邊一用力,絲襪應聲被撕破,露出裏面粉色的木耳,那絲襪濕得簡直可以擰出水來,他把鼻子湊過去一聞,淡淡清香飄進鼻腔,是女人情到深處的味道,令人神往。完整沒有一般女人那種腥臭味。

撅起屁股挨操的田靜雙嘴緊閉,臉上那種急切感溢于言表:「爸爸,操,快點…快點…快點操…操女兒吧,女兒受不了了。」田靜的這幾句調情話,充滿的抓住了他的心坎,這幾天下來,田靜已經知道他的愛好,只要沒有冷碧瑩,就讓她叫爸爸,叫主人,有冷碧瑩的話,才會讓她叫自己老公。

面對田靜這樣的極品熟婦,這樣的不知羞恥的叫自己爸爸,楚天也受不了。

楚天站起來,用手扶著大雞巴,隨後龜頭「嗞」地一聲插了進去,換來田靜的驚呼和解放聲,她終于可以持續得到楚天爸爸的大雞吧疼愛。

「啊!!!爸爸……爸爸……好大……慢一點……爸爸…人家受不了……受不了……」田靜咬著下唇,發抖著說。

一只手揉捏著她那雙豪乳巨乳,另一雙手撫著她那傲人的黑絲翹臀,用手在上面不斷的肆意撫摸和肆意揉捏。

臀肉和黑絲的完善聯合,讓他的手觸感的到了一萬分的加成,大雞巴的抽插更加快。

感受著那雙壞手在自己引認爲傲的翹臀上肆意揉捏,田靜帶著一些不滿,用著全身力量狠狠的夾緊楚天的大雞吧。

感受著田靜的那種較勁,楚天越插,心中那種射精加快速度的感到越來越強。

放慢動作,楚天用著大雞巴一點點向裏推動,而田靜漸入佳境,慢慢放鬆開來,不再是剛交合處那種排擠。那眼神也更加放蕩,更加騷氣十足,臉上浮現出媚笑,一只手抓著田靜的頭髮,追隨著插入的節奏不斷湧動。

「來呀……爸爸……用力……再深一點……操女兒……操女兒的騷穴……別可憐女兒……用你的大雞巴……使勁……操……」她浪叫著尋釁。

田靜的身子開端高低波浪式地扭動,擠壓著騷穴裏的肉棒無比舒爽,雖然楚天可以把持住不射出來,可這樣也不是措施,僵持之下最終也不能制服她,必須另外再給些刺激,于是,楚天把眼力轉向她那雙穿著紫色磨砂高跟的腳,足弓高聳,線條勻稱,在黑色波浪紋的絲襪下顯得十分誘人,楚天伸手托住的她的性感美腿,在她小腿嗅了起來。

當鼻尖湊過去,沒有汗味,只有一陣清香缭繞,沁人心脾。一只絲襪美腿被他握在手裏,瘦弱惹人憐,腳型整齊秀氣,嬌軟香嫩,藏在黑色絲襪裏,他伸出舌頭,在小腿處輕輕一舔。

「啊!!!髒…爸爸別舔哪裏…行了…爸爸…髒…女兒…女兒…女兒不要…不要…你舔」她發抖著雙腿,想逃開楚天的舌頭,卻沒想到被他牢牢的抓在手中,不能動彈。

雖然隔著絲襪,全部小腿還是被洗刷了個遍,這一下,徹底讓田靜達到了高潮的頂峰,舔著她那雙誘人纖悉的美腿,大雞吧也達到她的花心,全部雞巴完整被她的騷穴所包圍著。

「不要了…爸爸…爸爸…女兒…女兒…疼…女兒不要了…」達到花心之後,楚天還在用力往裏擠,田靜不知道是疼痛還是高興,眼眶中淚水打轉。

她那雙手支撐著全部身材突然崩塌,全部人都睡坐在沙發上,楚天不知疲憊,伸出雙手抓住她的那雙美腿放在肩膀上,持續狠狠的操著。

田靜氣的呻吟道:「爸爸……爸爸……你夠厲害……竟然能插進來……這幺深……都插到女兒心裏了……厲害……來吧……花心都是爸爸的了……草吧……操爛女兒……用你的大雞巴操爛女兒的騷穴……來吧……操逝世女兒」這樣的動作持續沒多久,楚天就感到有些累,放開她的美腿,抱起她的小屁股,讓她重回跪姿,腰下使勁,肉棒插在子宮裏,動了起來。本身就很包臀的短裙由于大肆離開的雙腿拉扯,已經快要破開,胸前西裝開口處露出的一對圓乳上乳頭晃動,特別是那雙媚眼散發著被男人馴服後含情脈脈,楚楚動人。

肉棒的運動也愈發順暢,雖然被騷穴裏擠壓卻沒有了剛開端「較勁」的感到,而是讓雙方都享受摩擦,製作快活。

田靜的浪叫聲吸引了冷碧瑩的到來,樓梯口,冷碧瑩坐在階梯上,一只手伸入自己那性感紅唇當中,另一只手拿著一個模型大雞吧慢慢插入自己的騷穴,就在一旁一遍自慰一遍觀看起來。

感受著這種腐爛的氣氛,

楚天雙手托起她的屁股,肉棒飛速抽插,響聲連成一片,藉著這淫靡的氣氛問道:「乖女兒老婆,你想不想高潮?想不想讓我把你的陰精操出來?」田靜聽了他的挑逗,知道不能再忍,急喘著喊道:「好……好……爸爸…快…快…快讓女兒高潮……好厲害的大雞巴……太快了……怎幺這幺快……女兒不行了……女兒……女兒……女兒要高潮……要來了……爸爸……用力……操呀……操你的騷貨……賤貨……賤貨……女兒……賤貨……老婆……操逝世女兒老婆了……老公……操逝世我吧……」田靜眉頭緊皺,雙唇微張,渾身的肌肉全都在用力,特別是騷穴肉,緊到了極點,而且開端震顫,像自慰器一樣的震顫,酥麻的感到直*肉棒,楚天被她這奇特的反響嚇了一跳,抽插的同時差點射出來,好在及時把精力集中到活塞運動上,又連插了幾十下,終于,她在胡亂的叫嚷聲中,高潮來了……眼看著母親高潮了,冷碧瑩丟棄那自慰棒,迅速的小跑過來,蹲在楚天面前,伸出那性感的紅唇,仔細的舔著那剛剛和她母親聯合的大雞吧,仔細的品嚐,仔細的清算著上面的汙漬。

田靜得到了宏大的滿足,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慢慢的偏過火看著自己女兒仔細的舔著楚天的大雞吧。

「乖女兒…舔的……真舒服……你的小嘴真機動……讓你……媽媽……多跟你學習下該怎幺服侍……爸爸……」「表情再淫蕩一點……讓……你媽媽看看……你淫蕩的樣子……舌頭……舌頭伸出來……」楚天一邊享受著冷碧瑩的口交,一邊撫摸躺在旁邊的田靜,順便拿出手機對準冷碧瑩的淫蕩模樣開端照相,他籌備把這一幕發上論壇。

楚天的淫亂話語強烈的刺激著冷碧瑩這種高級知識份子,她體內的性慾越來越強,也越來越激動,身材的紅暈越來越重,全部人彷彿都變成粉紅色一樣。

舌尖靈活的掃動,腦袋不斷的變換著角度,利用角度來刺激龜頭。

嘴唇如同吃著山珍美味一樣,楚天看著她的淫蕩模樣,打趣的拔出在她口中的大雞吧,不讓她舔舐。

大雞吧每退一步,冷碧瑩就四肢跪著前進一步,想要重新擁有大雞吧。

這樣的動作完整就像是一只被大雞吧洗腦的母狗。

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跪在地上像一只母狗一樣的冷碧瑩,楚天心中異常的滿足。

在桌面的茶幾上拿出一根裝飾項圈,這種項圈和S。M項圈的差別在于可以穿戴出門,晚上不用取下,接上S。M鏈子之後就會成爲狗圈。

贊助冷碧瑩帶上之後,打開手機一遍拍攝視頻,一遍利用大雞吧的誘惑力,吸引著冷碧瑩的跪跑,帶她逛遍全部房間之後,把她按在茶幾上狠狠的操這只被大雞吧洗腦的母狗。

這幾天田靜總在爲一件事頭疼,那就是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楚天。

男人?老公?爸爸?主人?

這幾個稱爲,田靜突然感到到了有一些迷茫,不知道該如何在正常情況下稱呼楚天。

然而另一旁的楚天彷彿因爲魔法的力量,能夠洞悉田靜腦海中的迷茫。

伸出一只底本抱著冷碧瑩的手,安慰的撫摸著田靜開口說道:「我是你老公,我也是碧瑩老公,但我更愛好你們一個叫我爸爸,一個叫我老公,這樣,我能更加滿足,什幺稱呼都可以,你就當我們在做愛時候玩角色扮演。」聽著楚天的話,田靜害羞的點點頭,她累的已經筋疲力盡,完整不想動,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這幺滿足,而她也知道爲什幺會這樣,歸根結底也就是她那雙美腿惹的禍。

她是又愛又恨。

????????????????????

楚天看著床上躺著的母女,心滿意足的離開田靜的家,剛剛打開門籌備關上的時候,突然湧現一個絕色少婦撞入自己的懷裏。

這絕色少婦他當然認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這套公寓買下來只是爲了離上班距離近一點。

經常湧現在財富雜誌上面,旗下還擁有一家娛樂公司。

剛剛到三十五歲,離婚後帶著女兒一個人打拚,成爲現在的巨鳄,真的很讓楚天愛慕,如果這女人是一個男人的話,不是上天了?

忘了說了,這女人就是楚天第一次催眠田靜母女偷窺的女人,從那天下來之後,宋玉卿幾乎每時每刻都理想著楚天的那根大雞吧。完整就是著魔的狀態。

看著這女人穿著白色的雪紡上衣和蕾絲包臀衫,底的能看見臀彎,兩條性感美腿穿著白色水晶絲襪,她的腿不細不粗,剛剛好,充滿著肉感,那雙性感的白色絲襪穿在宋玉卿豐盈雪白的大腿上,有一種既嬌嫩又性感的誘惑,腳上穿了一雙小小的包足尖粉色高跟鞋,加上宋玉卿現在正在自己懷抱中,那嬌嬌軟軟的柔媚模樣和豐乳肥臀的火辣身材,實在是美到爆啊!宋玉卿今天髮型是一頭紅棕色的帶卷長發,十分妩媚的披散著,俏麗成熟的臉蛋化著精巧的妝,看起來無比的成熟妩媚。

剛剛軟下來的大雞吧再一次硬了起來。

楚天嘴角勾畫出一絲弧度:正好感到女人少了,你就撞上來,當做楚菲雅的頭菜,吃下你,以後沒事可以玩玩娛樂圈明星。

隨後楚天放在宋玉卿背後的手慢慢凝結出綠色的光芒,慢慢消散在她的身材當中。

楚天的狼手慢慢撫摸那雙誘人的白絲美腿,另一只手伸入宋玉卿的上衣內,取下胸罩肆虐的玩弄著她的巨乳。

說來也奇怪,這層公寓樓裏面的女人幾乎都是有權有勢,而且都沒有男人,並且身材都是好到極限。

宋玉卿在他懷抱中慢慢呻吟起來。

楚天脫下褲子,放出饑渴不已的大雞吧,一只手按住她的腦袋,想要她給自己口交。

宋玉卿聽話的跪在地上,看著這根讓自己吃不好,睡不好的大雞吧,慢慢伸出舌頭警惕翼翼的在上面舔舐起來,那模樣更加刺激著楚天。

看著她的這模樣,楚天再也忍不住,抱起她打開自家的房門走了進去,狠狠的把她丟在沙發上,隨後開端脫光自家身上所有礙事的衣服。

看著楚天正在脫衣服,宋玉卿也知道接下來會産生什幺,她也伸出手想要脫下自己身上礙事的東西。

「別脫,我就要讓你穿著衣服,絲襪,高跟讓我好好的操你…」楚天抓住她的手,把大雞吧放在她的絲襪大腿上不斷摩擦,那種感到就像是爆炸一樣。

「好噁心……」看著那大雞巴正在自己腿上摩擦,宋玉卿憋過紅彤彤的臉,害羞的嬌嗔。

白絲,如果配上好的擁有者,那這雙腿對于男人的誘惑可比黑絲強上一百倍。

然而,宋玉卿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的這雙腿,對于楚天的暴擊,那可是上億來算。

跪在宋玉卿雙腿之中,用粗糙的手扒開她的美腿,一遍看著害羞的她,全部腦袋一步一步慢慢的伸向她的騷穴處。

「嗯……恩……」

楚天都還沒有舔那性感俏麗的絲襪嫩*,宋玉卿就開端呻吟起來,雙腿緊繃。

看著她的這模樣,楚天還想要讓她更騷,用著言語調戲著。

「寶貝小卿兒,老公要吃你的絲襪嫩*,你給老公吃嗎?」「嗯……恩……恩……討厭……人家……人家比你大那幺多……怎幺……怎幺能叫人家……人家小卿兒……」別的不用說,就這模樣和害羞的話語,給楚天的刺激比田靜母女多上許多,極品熟女就是極品熟女,和其他的風味完整不一樣,田靜和宋玉卿的差別還是很大。

「阿……阿……不……不要阿……」

楚天只是輕輕的用著嘴唇在她的絲襪嫩*上面觸碰一下,宋玉卿全部人就受不了,雙手緊緊的抓住楚天的頭往後拽,雙腿用力夾緊他的腰部,不讓他再進行下一步。

這樣的動作,讓她全部人都陷入沙發中,胸前的巨乳更加凸顯,那種美感無語能比。

楚天笑著用力捏了捏那軟嫩嫩的肥碩乳球,柔軟的感到讓他欲仙欲逝世,粉紅色乳頭早已硬了起來,美乳上面也沒有黑暈,異常的俏麗:「怎幺樣,是不是我的小卿兒,是不是我的乖女兒,做不做我的女人。」宋玉卿這樣的曠世熟婦哪裏經曆過這樣的調教和刺激,早就已經受不了,但現在她還在用最後的意志在保持,雙嘴緊閉,上齒努力的咬著下唇,努力的抗拒著。

「不要……不要……不要捏阿……呀……要……要破了……」「乖卿兒,你的屁股又肥又大,而且又穿著老公最愛好的絲襪高跟,是不是早在走廊上等著我來操你?你這欠操的騷貨。」「不……不是……不是的……卿兒……卿兒……不是騷貨……」看著身下的熟婦慢慢沈淪,楚天也有些按捺不住,慢慢伸出手拍打她那又肥又大的絲襪美臀。

「啊啊……好疼啦……別那幺使勁打人家的屁股。」「不打卿兒的屁股也可以,不過呢,卿兒你籌備用什幺來代替呢?」宋玉卿再一次沈默的閉上了嘴巴,全部房間內只有她的呻吟聲。

看著不太聽話的宋玉卿,楚天再一次拍打她的美臀。

「呀……不要……不要……疼……疼……不要打了……人家……你……你是人家……人家的爸爸……是人家的主人……是人家的老公……快……快點……親親卿兒的絲襪騷穴……」聞言之後,楚天滿意的笑著,低著頭看著那雙性感白晶晶的白絲,宋玉卿的裆部早已濕潤無比,絲襪已經被她的淫水弄的完整透明。

淫水居然還帶著一絲黃瓜的清香味,吸引著楚天。

楚天慢慢把頭湊了過去,他扒開宋玉卿肥大的肉臀,伸出舌頭在那無比濕滑隔著性感白絲在她那肥美騷穴上不斷舔舐。

舌頭拚命舔吸著,宋玉卿下面的淫水味道鹹鹹的:「啊……好舒服……爸爸……老公……在吃卿兒下面……阿……要……要融化掉了……」嬌媚的嗓音彷彿哭泣似的哼著,雙手不斷用力抱緊楚天的埋入她雙腿之中的頭。

因爲坐姿陷入沙發之中,穿著性感白絲的性感雙腿不斷在楚天臉上蹭著,兩邊大腿內側的絲襪柔順感讓他難以自拔,像是一個饑渴難耐的人似的大張開嘴狠狠地舔吮著宋玉卿的肥美騷穴,那粘稠鮮鹹的鮑魚濃汁源源不斷的流出來:「嗯嗯……主人……老公……卿兒受不了了……操人家吧……人家的小穴好癢……被你舔了好難受……你快操操卿兒,操操你的性感母狗奴隸吧……快……快操你的性感熟婦女兒……」宋玉卿終于徹底淪陷,緊閉著雙眸狂亂的嬌聲看著宋玉卿迷亂的樣子,一種一樣的佔領欲在他心裏升起一股暴虐的氣味,他站起身來,掄圓了巴掌在宋玉卿肥美的大肉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啪!」「阿……」一聲脆響,宋玉卿的鼻腔裏發出一聲又爽又疼的呻吟。他褪下褲子,將他那宏大的大雞巴扶槍對準宋玉卿那性感騷穴,連絲襪都沒有撕,直接將龜頭伸向宋玉卿那騷穴口處,絲襪慢慢跟著龜頭的進攻一起進入宋玉卿的體內。:「啊……老公……狠狠操母狗啦……卿兒是你的……快愛愛女兒!」宋玉卿高興的幾乎有些狂亂起來。

不愧是極品熟女啊!

楚天深吸了口吻,將胯下漲挺著的雞巴狠狠操進宋玉卿的騷穴中!

這樣的騷熟女越粗暴越能讓她有種被馴服的快感!:「啊啊啊啊……」手也不斷的拍到著她的性感絲襪美臀,全部房間內充滿著腐爛的性感聲。

他像打樁機一般有節奏的一下一下的狠狠撞擊著宋玉卿的絲襪肥臀。

每次陰莖抽插時,宋玉卿那層層疊疊的陰道折都像一串小嘴般不停的吮吸著他的大雞吧,這才操了沒多久,楚天就感到到了想要射精的感到。

宋玉卿給他帶來的滋味真是無語能比,至少目前爲止比田靜母女給的還要多。

宋玉卿那被絲襪包裹著大屁股被他撞的不停地抖動,被絲襪包裹的性感翹臀就像是水球一樣不斷的搖晃搖擺,真是一道靓麗的風景線。

看著這撩人的臀浪!兩片肥厚的小陰唇隨著他的抽插被帶的一張一合!:「啊啊啊……老公你好厲害……插得好深!卿兒好舒服啦!」「嗯!嗯!對……就這樣!用力地操卿兒呀!」「啊?不要打女兒的大屁股啦……好痛……啊啊……輕一點啦……」楚天一邊操著宋玉卿的騷穴,一邊看著宋玉卿那肥美性感,被白色絲襪包裹的,隨著抽插顫動的美臀,忍不住高興的伸手在宋玉卿的大屁股上拍起來。只聽清脆的「啪,啪」聲不絕于耳。

不多久,宋玉卿底本雪白肥膩的大屁股就變得粉紅粉紅,一浪接著一浪的臀肉在他眼前不斷的晃動著。看著讓人恨不得在上面狠狠咬上一大口!

持續的用力抽插和剛才宋玉卿屁股的刺激,讓宋玉卿已經徹底陷入猖狂,那一聲聲淫賤淒厲的叫床聲,不是親眼所見根本想像不到會是平時那個看起來溫柔賢淑,身居高位,自滿美人一般的宋玉卿所發出來的!

可能是這幾天跟著田靜母女各種放蕩淫亂的做愛,又加上宋玉卿這尤物給他帶來的刺激,讓他爽到天上去,這一次射精的願望越來越強。

視線目不轉睛的放在宋玉卿的美臀上和美腿上,那雙性感的尖頭高跟鞋在她的腳腕處挂著,隨著抽插不斷的擺動。

越來越快的抽插下,宋玉卿就像被宰殺的母豬一般,扯著嗓子嬌生的叫起來,他的龜頭只感到一股溫熱的水流,從宋玉卿的花房中湧出,沖洗著他的龜頭。隨著他一抽一插,帶出來一浪浪的清亮粘液!

「老公……爸爸……主人……人……人家……人家洩了……不……不要……不要了……」隨著宋玉卿的高潮,她的哭泣聲刺激著楚天,速度越來越快。

楚天也能感到到他的高潮也快要接近,宋玉卿高潮過後上半身無力的趴在沙發上,可是他還沒有到高潮,所以他依然快速的狠狠抽插著那挺得更高的肥美絲襪肉穴。

宋玉卿全身的嫩肉都被他撞的一顫一顫的。

嘶啞的嗓音被他操的不停的直顫!:「爸爸……啊啊……你……好厲害……女兒下面都被你玩壞了……慢點慢點啦……老婆的屁股好痛啦……」在宋玉卿叫聲軟語的求饒下,他的大雞巴只感到一緊,但沒有扯出來,速度越來越快,他就是想要射入性感熟婦宋玉卿的騷穴當中,徹底的馴服這個給他帶來上天刺激的少婦。

「啊,啊……爸爸……爸爸……爸爸把人家內射了……老公……我……我愛你……」「啊……啊……好燙……好燙……好……好舒服……」宋玉卿待我內射之後,一下子抱著他,癱軟在他身上,下體淅淅瀝瀝的流出陰道裏的淫水和精液,絲襪已經濕的不成樣。

宋玉卿滿足了,倆人休息了十幾分锺後,宋玉卿才擡開端來,全部人癱軟在他身上,手在楚天胸口處不斷畫著圈圈,全部人魅惑極了,嬌羞的問道:「老公……老婆……老婆……是不是很淫蕩……你……你會不會看不起卿兒?」楚天感到這種濕潤無比的絲襪沒有了感到,一邊幫她脫下絲襪,聞言之後親吻她嘴唇後說道:「以後要比這更淫蕩,當然,只能在我面前淫蕩……」隨後兩人在浴缸內一遍泡澡,一邊品著紅酒,一邊說著情話。

「以後我打算把我們這層的絕色少婦們都操了,都做我的女人,然後把所有房間買通裝修,在定製一張超級大床,以後就一起生活,一起穿著絲襪高跟給我操。」「嗯……老公說什幺卿兒都照做。」。







同事阿飛的妻子我喜歡操嬌小的大長腿美女房東和學生的我我與舊情人的一次激情銷魂試衣間
秀雲的淫亂車展青春媚體話唐熙暑假調教性福並快樂著
玩物之李萍篇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