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的偷情

在一間密閉的房間裏,傳出了天賴般的聲音,是最原始女人發自本性的聲音,床上一對男女正在做親密的動作,女人坐在男人的身上,男人雙手牽住女人的雙手,肉體與肉體相相結合,兩人汗流浃背,但表情卻非常的愉悅。
女人喘著氣的說:“阿健啊~阿健!先等一下”男人似乎假裝沒有聽到,繼續挺動臀部,女人又說:“你老婆快回來了吧!我們到此爲止!”阿健:“別擔心!她沒那麽早回來”雖然阿健這樣講,但女人還是顯的很不安。
就在此時兩人都聽到外面有聲音,這時阿健才停下動作,阿健比了一個不要出聲的手勢,兩人起身,阿健慢慢走到門,把門慢慢的打開一個縫細,一看!是老婆回來了,女人急著說:“怎麽辦?你不是說她沒那麽早回來的嗎?”
阿健說:“看她提著大袋小袋的,應該是提早回來做飯”女人:“那現在怎麽辦?又不能出去”阿健看到女人著急的樣子,很可愛,又看看她的身材,真是好到不能說,尤其是她的胸前,挂著兩顆E籃球,又挺又大,流著汗珠的女人肉體。
更有致命的吸引力,阿健笑著說:“我們就在這裏解決吧!”女人驚訝說:“不行啦!會被發現的,起碼也要關著門”阿健:“你不要出聲就不會被發現啦!”女人知道阿健性頭一起來,神也阻止不了他。
阿健看著女人還是很擔心,阿健:“別擔心!我會把風的”阿健抓住女人的手觸碰他的陰莖,女人摸著陰莖,性欲也就高漲了起來,女人蹲下幫阿健吹喇叭,把軟掉的雞巴在吹起來。
阿健從門縫看著自己的老婆正背對著她做菜,而他就在房間裏偷腥,那種感覺真是刺激,萬一被發現就萬事休矣,但他還是繼續做,就爲了尋求快被發現與不被發現的快感,女人知道這種狀況,最快的解決辦法就是讓阿健射精。
于是用盡口技的在幫阿健吹喇叭,阿健舒服的腳都快站不住,阿健扶起女人,要女人背對著他,他則從背後突入,女人差點失聲,但女人用手捂住嘴巴盡量不發出聲音來,然而阿健不停的挺動臀部,阿漸盡可能不要讓肉體與肉體相撞。
在快撞擊的時候,就立刻抽出,阿健邊看老婆做飯邊做愛,也許是環境的關系,阿健一下子就射了,兩人收拾好衣物,女人:“現在怎麽辦?”阿健:“交給我吧!”阿健用手機打到家裏,他老婆接到電話後。
阿健:“小儀!你幫我找看看我公司的文件”小儀:“在哪?”阿健:“在臥室裏,我回家就要,拜托你啦!”說完小儀就上二樓去,兩人趁現在趕緊出去,阿健送女人回去,兩人在門口吻了一下,女人:“阿健!我愛你”阿健:“我也是”
這時阿健提著公事包走回家,按著門鈴,他老婆小儀出來開門,小儀:“你回來啦!”阿健:“恩!”
阿健和小儀結婚了三年,未有一子,但最近阿健開始對小儀的身體不感興趣了,後來隔壁搬來了一對夫妻,男的叫王興傳,女的叫林怡蓉,這對夫妻年齡相差十幾歲,男的就是所謂的老兵,來台的老兵,拿錢娶年輕老婆這年頭已經不稀奇了,可憐到的是那女的,並未”性”福過。
也就到至今扔然沒有一子,老兵每天對著怡蓉發脾氣,而阿健第一眼看見怡蓉,怎麽也沒想到一個老頭子居然會娶一個這麽可愛的老婆,于是阿健色迷心竅把焦點都轉移到怡蓉身上了,而怡蓉看到阿健年輕”飄佩”,加上自己也很久沒有得到過真正的性福,兩人就開始私下的交往了。
隔天,阿健又像往常一樣,提早早退,回到家,老婆當然還沒回來,阿健立刻沖到二樓的臥房,打開陽台的門,看著對面的陽台,爲什麽阿健會這麽做呢?原因是對面就是怡蓉夫妻倆的臥室,兩個陽台間隔只有一個人的寬度而已。
也就是說兩棟房子中間隔了一條小巷,小巷的寬度只限一個人可以走入,以往阿健和怡蓉都是這樣偷情,然後阿健在用壁虎功(雙手雙腳稱住牆壁),從二樓到一樓,在假裝沒事的回到家裏。
至今連小儀都沒發現,而怡蓉他們的臥室,平常興傳是不進去的,只有睡覺的時候才會進去,那間臥室平常都是怡蓉在用,可以說是怡蓉的房間了。
阿健看到對面的房間,並沒有看到人,心裏有些失望,心想也許怡蓉正在忙,阿健脫下外套,想到廚房喝個水,砰!一聲,是鍋子掉到地上的聲音,阿健心想該不會是小偷吧!阿健小心翼翼的,慢慢走下樓,到了樓梯口聽到有人講話的聲音。
原來是老婆小儀回來了,但又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該不會是來收報費的吧!但這聲音好耳熟喔!阿健慢慢的探出頭,一看,原來是隔壁的老兵王興傳啊!他來這裏幹什麽,老婆小儀並不想理他的樣子,小儀彎下腰把鍋子拿起來。
王興傳則在她前面看她的乳溝,邊看邊淫笑,阿健看了有氣,王興傳從背後抱住小儀,小儀緊張的想拉開他的手,但王興傳越抱越緊,阿健心想可惡敢調戲我老婆,小儀:“你放手啦!別這樣!”王興傳:“你昨天可不是這樣說的喔!”昨天?
原來昨天,小儀很早就買菜回來,想給老工做頓豐盛的晚餐,在回來的時候,看到王興傳在門口,說是家裏的廁所壞了,要借一下,小儀並沒有懷疑,就讓他進來,沒想到這一開門等于是引狼入室。
王興傳用盡辦法,討好,贊美小儀,小儀如癡如醉,加上小儀已經很久沒做愛了,最後王興傳用強行的,小儀這樣跟他上了床,小儀既害羞又生氣的說:“昨天的事就別在提了,你現在放手,我是有老公的人”她越是拒絕他,王興傳就越興奮,阿健聽的一頭霧水。
王興傳不客氣的撩起小儀的裙子,一手就是往私處摸,一手則往奶子抓,小儀被他這臨時的一摸,嚇了一跳,王興傳笑說:“已經這麽濕啦!”小儀面有難色:“你放手啦!求求你放手”王興傳豎起中指快速往內戳,把淫液都戳出來。
到這裏阿健實在看不下去了,但是自己又不能突然出現,王興傳脫下褲子,露出雞巴來,小儀察覺到,想掙脫他,但是他抓住小儀的頭發,想往前頂,但小儀臀部卻往後縮,王興傳恐嚇著說:“你不讓我上,我就告訴你老公我們昨天的事”
阿健越聽越氣,他大概猜到昨天的事有十之八九,要不是想到自己的處境,他早就上前去打那老兵了,王興傳趁小儀在猶豫的時候,一手抓住她的臀部,另一手扶助雞巴對準插入,小儀知道這下已經完了,王興傳開始狂頂狂抽,發出啪!啪!啪!聲響,小儀:“不行啦!我老公快回來了!”王興傳說:“我知道你老公沒那麽早回來,想騙我”
雖然小儀很想拒絕,但是這突如其來的快感,讓她難以抗拒,已經好久沒有像這樣做愛了,王興傳一邊做愛,一邊把小儀的長發往旁邊撥,小儀不在掙紮,只是扶助洗手台,不久小儀的美臀也跟著奏效的往後頂。
小儀露出一臉滿足的表情,阿健氣急敗壞,心想這對狗男女,居敢趁我不在的時候,幹這種事,阿健不想在看下去了,氣急敗壞的上樓去…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