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361-362


361章四褲全輸


費盡千辛萬苦,彭磊總算是把幾位小美女給哄走了,病房內也終于清靜下來了。

闵霞率先走了出來,四處看了看,確信彭磊他們都已經走了,這才回頭對仍舊躲在衛生間裏不敢出來的三女笑道:“出來吧,他們都已經走遠了。”

楊柳她們三人這才出了衛生間,第一件事就是到床上去找自已的內-褲,結果找了半天,終于在垃圾桶裏找到了,三條顔色鮮明式樣新穎別致的小褲褲被豔豔她們這群小美女們毫不留情的扔到了垃圾桶裏,讓楊柳她們這三位阿姨級美女面面相觑,說不出話來,只有闵大美人在一旁捂著小嘴偷笑。

幸好天氣冷了,她們穿的都是長裙,否則真的是會很受傷的,只是裙子裏面空撈撈的,總讓人覺得有些不自在。再加上在衛生間裏憋了老半天,尿騷味薰得幾位美女頭暈腦脹的,那滋味還真不是人受的。

楊柳凝視著衛生間,心裏感概萬千,她平生經曆過各種的大風大浪,見過各樣的奇事怪事,卻數今晚的遭遇最是荒唐不稽,令她哭笑不得,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小磊,此刻卻把她們扔在這裏,自已卻帶著一群年輕的美女們,到外面風-流快活去了。

趙淑珍王馨雲和闵霞三個也沒說話,心內同樣是百轉千回的。剛才在衛生間裏因爲沒開燈,彼此都看不清對方的臉,此刻在燈光下,四個女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尴尬來。

楊柳幹呵了兩聲,環視著身邊的三個女人道:“我想,今晚這件事要是傳了出去,肯定對大家都沒什幺好處,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守口如瓶,就當這件事從來都沒發生過。”

王馨雲還記著在衛生間裏的舊賬,聞言忍不住地從鼻孔裏輕哼了一聲,挖苦道:“楊書記做事向來雷厲風行,敢作敢當,沒想到也有心虛害怕的時侯啊!”

楊柳冷笑道:“我們四個爲什幺都會躲到了同一個衛生間裏,這個中的原因,我不說大家自個心裏也清楚,我這樣說也是爲了大家好。至于我嘛,有什幺好心虛的。我又沒結婚,就算傳出去了我也不怕。倒是王局長你——恐怕才是最心虛的吧?”

王馨雲果然有些心虛,沒敢再和楊柳鬥嘴了。

楊柳見鎮住了王馨雲,也沒敢太過相逼,話峰一轉:“咱們四個能夠陰差陽錯的聚在一起,也算是一種緣分吧,我看時間還不算晚,不如我們也一起去吃點夜宵,順便彼此認識一下,以後大家就是朋友了,大家看怎幺樣?”

闵霞輕撫著自已的肚皮,笑道:“我看楊書記這主意不錯,正好我肚子也有點餓了。”

王馨雲雖然忌憚楊柳,可也不想真的就得罪于她,能借這機會和她修好,當然是再好不過了,連忙點頭答應道:“那好,我來請客吧!”

趙淑珍自然也樂意了,忙道:“那我先打個電話給老張,跟他說一聲。”

她給自已丈夫打了個電話,老張一聽自個老婆跟楊書記混到一塊,笑得合不攏嘴來,趕緊的滿口答應著,並要自已老婆一定要陪楊書記玩得開心盡興才行,多晚回來都沒關系。

因爲怕遇到彭磊他們,她們四個沒敢從醫院正門出去,而是偷偷摸摸的從後門溜出了醫院,然後就在附近的街邊燒烤攤上點了些小吃,邊吃邊聊。

她們四個的身份雖各不相同,但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平日在人面前都會刻意的去壓抑自已,僞裝自已,但今晚大家的際遇卻是相同的,陰差陽錯的因爲同一個男人而聚到了一起,彼此難免都生出惺惺相惜之感,也沒什幺好遮遮掩掩的了。大家難得的放縱一次,竟是越聊越投機,到最後竟點了幾瓶啤酒,一起痛快地喝起小酒來。

直到夜裏一點多,四女這才酒興闌珊地各奔東西。

趙淑珍前腳回到家,豔豔後腳就跟著回來了。豔豔似乎喝的也不少,母女倆都是酒意陣陣,俏臉暈紅,嬌豔無比。

豔豔奇道:“媽,你怎幺也才回來?”

“今晚陪楊書記喝酒了,所以回來晚了。”趙淑珍看了眼自已的臥室,黑漆漆的,丈夫早已經睡下了,忙壓低了聲音道,“豔豔,媽今晚跟你睡吧?”

“好啊,”“我也好久沒和媽媽一起睡了。”

豔豔笑嘻嘻地摟住母親的腰肢,東搖西晃的朝樓上自已的房間走去。

一進屋,豔豔就把自已脫得僅剩了內-衣褲,然後撲地跳到了床-上,抱著枕頭望著母親笑米米道:“媽,你快點脫-衣服呀,我好欣賞下你那迷人的魔鬼身材是不是越來越迷人了。”

“你這丫頭,都快嫁人了,怎幺還跟個小孩子似的頑皮。”趙淑珍慈愛地埋怨了女兒一番,這才開始脫自已的裙子。

裙子脫到了一半,露出她那對罩罩束縛下的傲挺雙-峰和深深的白色乳溝來,豔豔就很誇張地叫了起來:“媽,你的米米好大啊!”

趙淑珍俏臉一紅,心裏卻也十分的驕傲,除了臉蛋,這是最讓自已引以爲傲的部位了。雖然現在都四十出頭了,可是因爲保養得當,有時和女兒一塊走在街上,仍舊會有人誤以爲是一對姐妹,甚至會有許多人偷偷地往她的胸-部瞄,就連小磊這家夥,似乎也對她的這對米米十分的迷戀。

想到小磊,趙淑珍突然反應過來,手上的動作頓時一僵,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裙子已經褪到了屁屁處——

豔豔忽然瞪大了雙眼,驚奇地叫了起來:“媽,你怎幺沒穿內-褲,你的內-褲呢?”

“我——”趙淑珍急忙抓住即將完全脫落的長裙,慌亂地說道,“媽今晚喝酒的時侯,不小心把內-褲給弄濕了,穿在身上難受,就幹脆把它脫了。”

“哦。”豔豔也沒多想,笑嘻嘻地盯著母親道,“媽,你的身材真好看,不象我,好久沒鍛煉,都開始長油肚了。”

趙淑珍胡亂地答應著,卻是直冒冷汗,趕快下樓去重新找了條內-褲換上,心裏早把那個始作俑者彭磊給罵了一萬遍了。

回到房裏,豔豔似乎已經睡下了,趙淑珍心慌慌地躺在女兒身邊,一時間卻是怎幺也睡不著,正在胡思亂想著,豔豔忽然一翻身,大眼睛在黑暗中忽閃忽閃地盯著母親,突然問道:“媽,你今晚穿的內-褲是什幺顔色?”

趙淑珍被女兒這幺冷不丁地一問,差點信口就說了出來,虧她反應得快,故做鎮靜地答道:“當然是黃色的了,你這丫頭,沒事瞎問這些做什幺?”

“沒什幺,睡不著,隨便問問嘛!”

趙淑珍嚇得魂都快飛沒了,糟糕,女兒多半是懷疑上自已和小磊了,這可怎生是好?她生怕女兒又再問出些什幺話來,急忙引開她的話題道:“豔豔,過兩天小磊就要出院了,到時侯讓小磊住婧婧的房裏呢,還是跟你一塊住?”

豔豔便有些害羞起來:“隨便啦,反正。。。。。媽,到時你自已看著安排吧!”



362章丈人逼婚


在醫院裏住了一個多星期的,彭磊終于出院了。

下午,張鎮長開車來醫院接彭磊,剛好陳校長也帶著學校的幾位領導親自來醫院接人,兩場人在病房裏碰到了一起,卻都撲了個空。

張鎮長問過護士才知道,彭磊早上就已經偷偷地溜走了,氣得他一拍大-腿大罵:“這個小兔崽子,居然敢騙我。”

這個時侯,彭磊正在于老板的陪同下,在工地上視察公司承建的新農貿市場的工程進度,因爲資金到位及時,公司新添了許多設備和人員,所以工程進展得也十分的順利。

彭磊戴著個安全帽,和于老板一起在工地上指指點點,倒也頗有一番老板的範兒。

如今一轉眼成了公司的老板,讓彭磊倍感壓力沉重,有種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虧得在公司的經營上有于老板一手負責,並不用他來操心,只是得在公司業務的開拓上多下功夫才行了。

視察完畢,回到了辦公室,于老板進言道:“小磊,舊農貿市場這塊風水寶地被誰買下來了,你知道嗎?”

“誰?”

“韓氏集團的老板韓先如。”

“是他呀!”

于老板點頭道:“聽說他正打算建一個綜合的大型商場,你和韓老板認識,我看你能不能去找他拉點工程?”

彭磊搖頭道:“我可不想去求他,再說了,就公司目前的能力來看,這幺大的工程咱們也做不下來呀!”

于老板笑道:“小磊,這你就不知道了。大工程咱們做不了,可以做些小的工程啊,咱們公司雖小,可是卻有建築資格證,咱們自已沒有能力做,還可以轉包給別的工程隊,以咱們公司的名義來做,咱們只要負責把好質量關就行了。”

彭磊恍然大悟:“于哥的意思是,我們自已不用做,包到工程後再轉包給下面的小包頭,只要賺取中間的這個差價就夠了。”

于老板道:“這也不是什幺秘密,各個行業都有,在建築行業裏更是再正常不過了。我們自已當然也要做,而且還要做好,要先在行業裏樹起一個好的口碑來,這樣才能拉到更多的工程,否則的話公司就難以發展壯大起來。”

“我明白了,這就叫空手套白狼。只要咱們有本事拉到工程,公司就能象滾雪球似的越滾越大,就能夠大把大把的掙票子,那要不了多久咱們就能成爲百萬千萬富翁了。”

彭磊興奮地YY著,手機卻響了,他有些掃興地接過電話:“誰呢?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我正忙著呢!”

“我是誰?我是你老丈人。”張大強氣得暴跳如雷,“你趙姨爲了你今天出院,早早地就特意爲你准備了一桌的好菜,你倒好,居然悄悄地就跑了,你小子現在在哪?立馬給我滾回來。”

彭磊的耳朵都快被老丈人的大嗓門給震聾了,連忙答應道:“是,是,我這就回來。”

老丈人發怒了,彭磊只得趕緊灰溜溜的回豔豔家了。

門一開,趙淑珍笑盈盈地站在門後,:“小磊,你來了。”

彭磊看到趙姨腰上圍著圍腰,一身自然隨和的居家打扮,卻又透著種說不出的嬌俏來,他心中歡喜,有些忘乎所以地抓住了趙淑珍的小手:“趙姨,你今天好漂亮啊。”

趙淑珍被小磊的大膽給嚇了一跳,趕緊地拍開了他的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故意大聲道:“老張,小磊來了。你先跟你張叔在客廳看會電視,我去廚房做菜去,一會豔豔回來就可以吃飯了。”

彭磊這才回過神來,一進門,就見張鎮長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上看電視。他原以爲老丈人要暴跳如雷地朝他發一通火了,哪知道張鎮長一團和氣,笑容滿面的拉著彭磊在客廳裏閑侃,有意無意地向彭磊套問楊柳的事情。


不一會,豔豔也下班回來了。彭磊左顧右盼,卻始終不見小姨妹張婧的影子,心中納悶,卻又沒敢問,可是一直到飯菜都端上桌准備要吃晚飯的時侯了,也沒見到婧婧的身影,彭磊就終于忍不住了,故意隨口問道:“豔豔,你妹妹呢,怎幺還不見她回來吃飯?”

豔豔愣了一下,目光飛快地和母親對視了一眼,卻都沒說話。只有張鎮長笑道:“被我送到市裏去讀書了。婧婧學習成績一直都跟不上,我和她媽媽一直都想給她換個好點的學習環境,剛好她姨媽在市裏的一所私立中學教書,也正好可以照顧到她,所以就幹脆把她送到學校去當寄宿生了。聽說那個私立學校的教學質量好,管理也很嚴格,婧婧生性貪玩,這回正好可以好好地約束下婧婧這丫頭了。小磊,你覺得呢?”

“噢,這樣也好。”

難怪自已住院一個多星期,也沒見婧婧露過頭,這可是一點不符合小妖精的風格,原來是被悄悄地送到市裏去了,居然還沒一個人告訴自已。

彭磊心中郁悶,臉上卻是絲毫也不敢表露出來,豔豔和趙姨還在旁邊盯著他呢,他不好說什幺,只是連連點頭。

老丈人的心情似乎不錯,提來一瓶珍藏的好酒,笑道:“近來工作繁忙,我也好久沒痛痛快快地喝酒了,今天爲了慶祝小磊出院,咱爺倆可得好好的喝上一壺才行。”

彭磊一看那白酒就有些懵了:“要不還是喝點啤酒吧,白酒我整不來,萬一要喝醉了乍辦?”

“啤酒喝著沒勁,男人嘛就該喝辣酒才行。”老丈人二話不說,先就把彭磊面前的玻璃杯給倒滿了,“喝醉了就在家裏睡得了,我和你趙姨商量過了,以後你就搬回家裏住,就睡豔豔房裏行了,反正春節前你倆必須把婚事給我辦了。”

“這。。。。。。”

彭磊不願住到豔豔家裏來,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這,不自由不說,還老是要被老兩口逼婚,自已外面還有一群的女人等著自已去撫慰呢,總不能爲了一塊牛排而失去一群奶牛吧!

可現在是越怕什幺就越來什幺,老丈人酒沒喝兩口,就又把話題轉到這上面來了。

張鎮長把酒杯重重地往桌上一頓:“怎幺,你還不願意?”

“不是不願意。”彭磊悄悄地瞟了眼豔豔和趙姨,剛好母女倆的目光也正同時向他投來,他趕緊低下頭去,嗫嗫道,“我就是覺得是不是還早了點,我和豔豔都還年輕,要不再等一段時間再說?”

張鎮長手往桌上一拍,虎著臉道:“等?你還想等到什幺時侯,等到豔豔的肚子都被你搞大了再結?你小子今天給我個准話,你到底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當然是——願意了。”彭磊好委屈啊,可是看著老丈人瞪得比牛還大的眼睛,他相信他要是說不願意,老丈人肯定會把他生撒活剝了下酒不可。

見彭磊點頭答應了,

“哈哈哈,這不就成了。來,咱爺倆來幹一杯。”張鎮長見自已的威逼利誘成功了,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老婆,豔豔,今天是好個好日子,你們多少也來陪咱爺倆喝點,喜慶喜慶。”

趙淑珍見彭磊點頭答應了,終于在心裏暗暗地松了口氣。豔豔的臉上也泛起了一絲羞紅的喜色來,趕緊去廚房拿了兩個酒杯來,母女倆一塊陪著喝酒吃菜,其樂融融的樣子。

張鎮長喝得正起勁,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立馬就站了起來,一臉的喜色道:“剛接到縣委打來的電話,讓我到縣裏去開會。”

趙淑珍問道:“怎幺現在就要走?”

“對,今晚就得趕過去報到。”張鎮長將杯裏的酒一口焖了,樂滋滋道,“老婆,快幫我收拾下東西,一會司機就要過來接我了。”

趙淑珍生氣道:“不就是讓你去開會嗎?又不是要給你發獎金,用得著開心成這樣?小磊今天才剛出院,一家人好不容易開開心心地在一起吃頓飯,你怎幺說走就走了?”

張鎮長笑道:“沒辦法,工作需要嘛!再說了,這是縣領導對我的重視,我怎幺能辜負了領導對我的期望呢!你就和豔豔多陪小磊喝兩杯吧!”

豔豔一撅嘴:“爸,我看你就是一超級官迷,叫你去開個會都能把你樂得屁顛屁顛的。”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