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行山賊團 1-11章 已完結

暴行山賊團 1-11章 已完結

作者:trsmk2
肉戲第三章開始。
第1章、煌黑之牙
奧魯希斯,被稱爲“巨蛇的背脊”連綿不絕的群山所圍繞的廣大土地,在古代語裏是“封閉的國度”的意思。經過幾千年來的傳承,在外面的人看來,這是一片美麗和平的國度,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戰爭的陰雲已經籠罩住這片大地,位于中央的龐大帝國與西方諸國同盟的戰爭曠日持久,北方皇國新敗,魔主之國阿魯法尼亞引來的新的魔軍,正欲揮師南下,精靈們苦惱于日漸枯萎的森林,矮人們被受困于地底。荒蠻之地上,野蠻人摩擦著手中的利斧,獸人們的咆吼響徹雲霄,曆史的軌迹還在繼續。
“綠水河”是這片土地上一條非常有名的河流,它位于帝國與諸國同盟之間,魔性森林以北,橫穿低窪之地。在它的南北面分別建有無數的國家,在很久很久以前,綠水河南北兩岸的國家曾是西方諸國同盟的一員,他們以重兵把守帝國北部,成爲對抗帝國北部的重堡。然而隨著帝國的活動南面化,越來越多的戰爭被引向了魔性森林以南的沙荒之地,“綠水河”兩岸國度漸漸脫離了神聖誓約,變得驕傲和獨立,他們不願意繼續被卷入東西方兩大勢力的紛爭之中。千年前,在一場聖戰之中,“綠水河”兩地的城邦集體拒絕西方同盟的請求。以中立之姿冷眼旁觀東西方兩大勢力的戰爭,自此,“綠水河”脫離了諸國同盟,以城邦制的形式各自保持獨立。
然而時光飛逝,東西方勢力的碰撞時爾激烈,時而平穩,無形之中促間進了科技文化的交流。帝國與北方皇國交好形成穩固的聯盟,同時與東方異國交流,引入東方文化和人才,西方同盟則通過與精靈,矮人,半身人等種族的交流之中,得到了新的知識與文化。而“綠水河”兩岸的城邦卻陷入了固步自封的處境,隨著北部大片土地被魔族入侵,魔主之國阿魯法尼亞建立以來,綠水河城邦更是陷入了三面夾擊的緊張局勢。“綠水河”兩岸本是低窪之地,或許是由于千年前對于神聖誓約的背叛,諸神將水災帶給了綠水河的城邦。常年河水位上漲帶來的洪災,魔性森林的魔族入侵,給國力持續走弱的綠水河城邦帶來了致命的打擊。正在此時,帝國的大軍再一次出現在了綠水河城邦面前,但這時候的綠水河城邦已經沒有了千年前的國力,守護南岸關口的重鎮“拉古”投入帝國之後,女王與女王蜂的國家“塞拉尼亞”陷落,成爲屬國,帝國鐵騎長驅直入,以奔騰之勢蹂躏著河水南岸的諸城邦。
然而,戰爭的天平隨時都在變化,帝國內部紅衣大公與黑衣大公的內鬥,西方諸國同盟的反攻,讓窮民黩武的帝國漸漸失去優勢。“綠水河”以南的帝國控制區內,河水位的上漲,魔性森林的魔族,以及原領主的叛亂,竟然讓強大的帝國也無法控制,除了“拉古”,“塞拉尼亞”等鄰近帝國的區域外,以西的大片土地雖然明義上是帝國領土,但實際上已經失去控制,成爲了真正的無主之地。
一支商隊正在這片混亂的土地上前進,盡管“綠水河”以南的土地已經成爲盜賊出沒的無主之地,但由于魔性森林的存在,這裏仍然是交通要道,如果有人想要向北方前進的話,那必然要通過這片無主之地,而他們所要面對的,則是無處不在的山賊,盜賊團夥。
哥頓曾經是綠水河南部某個城邦的兵隊長,自從城邦淪陷之後,沒有了軍響補給的歌頓帶領著他的部下野放成爲了雇傭兵。在這片無主之地上,像他們這樣的王國敗殘兵團夥有很多,有一部分被新領主吸收,但多半則以劫掠爲生,曾經的正規軍漸漸淪爲了民衆所恐慌的強盜團夥。
哥頓帶領的兵隊要好一些,由于正規軍出身,哥頓帶領他的軍隊成爲了雇傭兵,保護商隊在這片土地上經商。而這次,他們所護送的是來自于魔性森林以南,塞拉曼的商隊。
哥頓一行有二百人左右,這是一支相當大的隊伍,他們與塞拉曼的“金色馬蹄”商會有長期合約,所以只有少數商隊負責人同行,目的是前往更北方的魔主之國阿魯法尼亞行商。
“迷霧山脈”是“綠水河”南岸的一片山脈,由于常年被迷霧所籠罩,故有此名。而在這蜿蜒崎岖的山脈之中,存在著大大小小無數的山賊團夥,這也是“金色馬蹄”商會不得不要請正規軍成爲保護的原因。
哥頓一馬當先,密切地關注著山上的形勢,迷霧的存在讓山上的視線很差,山道崎岖,軍隊散開也不方便。事實上,哥頓已經准備好面對襲擊了,但問題是,是哪支山賊團?
無論如何,自已畢竟是帶領二百人以上的大型隊兵,而且在紀律和受訓程度上,哥頓都有自信,正規軍不會敗于只憑蠻勇的強盜團夥的。
哥頓擡起頭看了看天上,今天雲的動向讓他有些不安,就好像一絲陰霾般,籠罩在他心頭。……
在遠方山頂上,亂石之中,一個東方異國風的美女正倚在石柱上,看著山下軍隊的前進。她左手拿著羽扇,右手則手持羅盤。而在她身邊的,則是一個忍者模樣的同齡女性,正托著雙手,同樣看著山下。
“啊啦,看起來這一次可以大賺一筆了,這次的獵物似乎很有錢的樣子啊。
“手持羽扇和羅盤的女子笑著說。
“看來情報沒有錯,果然是金色馬蹄的商隊。”女忍者看了一眼,露出冷峻的笑容。“喂,風水師白羽仙,看你的了。”“是是~~~我明白了。”白羽仙手持羽扇,露出女狐狸般的笑容,“今天的天脈不錯,正適合使用風水術的時候。
“名叫白羽仙的女子並沒有做什幺特別的動作,仍然半倚在石柱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撫媚的臉上挂著得意的笑容。等到山下的兵隊行進到一個關口的時候,白羽仙站起來,看著山下,東方美女手持羽扇,在空中優雅地做出一個橫揮的動作。
然後,山脈開始震動,亂石從山頂上滾落而下,直沖哥頓所在的商隊。這時候,騎在馬上的哥頓驚訝地看著山上的滾石夾雜著轟隆的聲音傾瀉而下。
“散開,快散開!”哥頓命令部下,當幾乎是同時,地面也開始震動,腳下的山石斷裂而起,就好像有巨獸要從地底鑽出一樣,石地狂亂地掀起,地震之中,哥頓和他的士兵們幾乎站立不穩,一些不幸的士兵就這幺被山上掉下巨石所砸中而死。
看著山下隱入混亂的軍隊,山頂上的風水師一臉得意,美人羽扇,來自東方異國的風水師——白羽仙,正看著自已的傑作,以地脈的力量震動著山下的軍隊。
“果然,這一次准備得非常好呢,這裏的地脈也很有用。”白羽仙有些興奮地看著自已造成的山崩。談笑之間,敵人已經進入混亂。
“哼,小把戲而已。”站在一旁,雙手抱在胸前的女忍者似乎不以爲然。相比起傳統的女忍者,這位的身材要更高,修長美豔的身體配上暗紫色的緊身忍家,將其凹凸有致的身材突顯出來,而下半身則是網眼襪和雪白赤裸的美腿,如此撩人的著裝讓人血脈贲張。
“喂,那就請千影小姐上場吧,讓我看看你的忍術。”白羽仙用扇子遮住一邊臉,魅笑著。
“那就睜大眼睛好好看吧。”千影自信地冷哼一聲,整個人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哥頓站在震動不止的山道上,看著周圍一個又一個部下被落石所吞噬。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道靓麗的黑影就從他頭上掠過。那是一個紮著馬尾的美麗女忍者,穿著緊身的忍衣從天而降,正當哥頓驚爲天人的時候,身後的部下發出痛苦的叫喊聲。然後是女忍者千影的高笑聲。
兵隊長哥頓連忙回過頭,只見女忍者仿佛無形的黑影一樣,接二連三的襲擊部下。而且顯然是相當有預謀的,千影攻擊的對象都是小隊長級別的指揮官,顯然是想要癱瘓兵隊的指揮系統。
千影殺戮的笑聲回響在夜空之中,她的武器是鎖鐮,一種變幻自在的武器,在千影的揮舞之中,以不同的方向攻擊著哥頓的部下。慘叫聲此起彼伏,那黑色的鎖鐮在女忍者手裏,就好像活動的大蛇一般,猙獰地將一個個部下吞噬。
哥頓咬了咬牙,提劍沖向千影,然而就在即將要砍到對方的瞬間,女忍者的身影一下子變得模糊,然後分裂成四個人影。
“分身術!”千影那死神般的笑聲還在繼續,然後哥頓擡起頭,女忍者的化身合而爲一,她一躍而起。兵隊長睜大眼睛,看著女忍者在空中的身形,因爲在她身後,是無數的利箭。
久經戰場的哥頓立刻就明白發生了什幺,他一個翻滾就躲到商隊馬車後面,僅僅是一個瞬間,箭雨襲來,部下的慘叫聲再次響起。
“全部躲到車後面去,或找隱蔽處!”哥頓大喊,但還沒有喘上一口氣,立刻龐大的爆炸聲就從身邊傳來。兵隊長轉過頭,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將連車帶人一起炸飛了出去。
“魔法師?”哥頓腦海裏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他從車後面擡起頭,在山腰的部位。站著一個戴高帽子,高開叉露出雪白大腿的性感魔女,而在她的頭指上,又有一發火球正在形成。
徒手施法?哥頓倒抽一口涼氣,不以施法媒介而直接施法,這種強大的魔法消耗證明了那個魔女極端的攻擊手法。這讓他想起了一個事實,最壞的結果,他們遇上的是這片山脈最臭名昭著的山賊集團,“煌黑之牙”。該集團成員數量很少,但戰鬥力極爲強大,而且詭計多端,手段凶惡,盡管成立不過幾年,但“煌黑之牙”的惡名,已經響徹整個綠水湖南岸。而且該集團的中心成員,全是極爲上品的年輕美女,出于這一點,曾經有無數勇士前往討伐,卻無人生還。
哥頓立刻就明白了自已的處境,“所有人,放棄商隊馬車,強攻關口。”兵隊長擡起頭,看著坡道上重兵把守的關口,那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對方有弓箭手和魔法師,站在山道下只有死路一條。
哥頓咬了咬牙,第一個沖上去,他踏著碎石向上猛沖,在不斷搖晃的視線當中,一個女戰士的身影出現在他視線之中。那是一個藍色短發,高大健美的美女,結實的肉體卻又不失女性的柔美。她穿著胸圍和短褲,腰間系有亞麻制的披風,雪白的肉體讓哥頓有些眼光。
然後就是一擊重擊,兵隊長發現自已從來沒有見過這幺凶狠的一擊,憑著本能堪堪避過的哥頓在地上滾了一圈才站起來。而眼前的女戰士已經在等著他了,她的武器是一把彎形的大刀,刀身很長,以劈砍爲主。
卡普裏拉,“煌黑之牙”最強的戰士,哥頓記起了對方的名字,他用帶著鐵腕的護手擊打女戰士,卻被輕巧地躲過。兵隊長想要橫出一劍,卻差點被刺穿,冰冷的劍鋒劃過皮膚,切出一道血印。
這是最壞的結果,攻占不了關口,就意味著無法躲藏山腰的箭雨和魔法轟炸。
哥頓苦澀地回過頭,才發現還有更可怕的事情在後面。
人群正在推擠和集中,士兵部冒著箭雨急迫地想要沖上關口。但無奈山道狹窄,人群只能推擠在一起。這時候,山頂上,一柄利劍劃破天空,從上而下直刺在山道間人群間隙中的土地上,所有人都擡起頭,夜色之下,一個人影正站在山頭,以女王之姿君臨。
煌黑女王手揮長鞭站在山頭,說不出的威嚴和壓力,她身上披著一件寬大的黑色披風,迎風飛舞,兩肩是黑色的毛織品,而胸口則挂著一個骷髅首飾。那是一種高貴與黑暗的結合,灰色的長發在夜空下飄蕩。而站在她身後的,則是東方異國的風水師白羽仙,以及女忍者千影。只見煌黑女王雙腿並攏,閉起眼睛,優雅地舉起手中的長鞭。
天空立刻響起了雷鳴。
“轟雷魔法?”哥頓看了看那柄插在地上的利劍,立刻明白了將要發生的一切。但這已經太晚了,作爲引導的魔法劍,以此爲定點,天空的怒雷直劈而下。
宛如煌黑的猛獸,將一切撕裂。……
哥頓倒在地上,被雷擊灼傷的部位還在作痛,就被幾個山賊帶到了女王面前。
煌黑女王伸出一只腳踩在士兵隊長的臉上。
“終于結束了。”女忍者千影拍拍手,自信的笑容中,充滿不屑的模樣。
“啊~~~真是無聊啊,快點把財寶帶走吧。”魔女則是一臉無聊的樣子。
女戰士則是收回武器,甚至都不看倒下一地的傷兵。
“沒想到,還有不少人在雷擊之下活下來了呢。”白羽仙揮動著手中的羽扇。
“金色馬蹄商會嗎?”煌黑女王走上前,用力地踩了踩地上的哥頓,“這樣一來,我們也變得更加有名了。”女王松開腳,轉過身,黑色的披風在夜色中飛舞。
“來人,把他們先帶回牢房裏去。”女王命令。
“喔,不當場殺了他們嗎?”千影挑了挑眉。
“他們,還有一些用處。”煌黑的女王率先離開了現場。

[此貼被liaojau在2018-05-0909:53重新編輯]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