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搏擊 1-12章 已完結

欲望搏擊 1-12章 已完結

作者:trsmk2

欲望搏擊——第01章
在太平洋東部一個鮮爲人知的小島上,著名的世界女子欲望搏擊大賽再次拉開了序幕,所謂欲望搏擊,是一種由各國美女做爲參賽者組成的搏擊大會,與一般的搏擊大會不同,欲望搏擊是一場具有強烈淩辱性質的搏擊比賽,在每個賽場上都設有專門爲挑戰者設置的專門拘束具,只要挑戰者碰觸到這些拘束具,就會自動彈出鎖铐,將撞上的挑戰者牢牢鎖住一些時間,在拘束架周圍設有各種機關,並配有各式各樣豐富的淩辱道具,當有人被鎖在上面時,就會自動升起一個控制器,以便對手可以使用上面的輔助功能來進行操作。當然,這些都是爲挑戰者設計的,而他們的對手則配有專用的傳感裝置,以保證自已不會爲這些器具所累。
這就是欲望搏擊,失敗的參賽者將會受到慘于人道的捆綁和淩辱,以她們的嬌叫和呻吟來滿足人們的嗜虐欲望,但也相對的,凡是能夠勝出的參賽者,她們的願望也將會實現,活動的組織者將會根據她們所獲得的欲望點來滿足她們的要求,在這裏,一切的要求都可能被滿足,你可以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獲得一切你想要的卻又通過正常手段得不到的任何情報,或者隨意地支配他人的生活,甚至生命。于是,盡管失敗的代價是如此慘痛,盡管她們明白自已將很可能只是滿足男性欲望的祭品,但仍然有人願意參加這種毫無人性的搏擊大賽,她們當中的每個人,都有著不可告人目的,期望能用自已的肉體作爲代價來得到它。
原先本次大賽的參加者共有12人,整個賽程維續一年,在這一年中,參賽者可以多次參加大賽,以獲取她們所需的欲望點數。到四個月,賽事已經進行了十數場,參賽總人數也由原來的12提升到了25人,由于對賽程規則的不了解,參賽者多只是試探性選則了難度較低的比賽,加上自身過人的格鬥技巧,多數參賽者均通過了比賽獲得了相應的點數,但也有一些參賽者,因爲自身的實力不濟或者各種無須明言的因素,成爲了賽場上的祭品。此時第三個月的第六場比賽已經接近尾聲了,而德國18歲女孩安蒂的惡夢才剛剛開始,此時的她已經完全敗給了對手,胸前的衣襟已經撕開,露出了較小但富有彈性的乳房,陰戶大大的敞開著,四肢朝上,被由上方伸出的繩索牢牢地吊在空中。而她的對手,一人野獸一般的黑人男人正拿著一根粗大的剛管直插她的陰處,他的力道之猛,仿佛要把女孩活活貫穿了似的。安蒂此時已經翻著白眼,只留有微弱的喘吸身證明自已還是活物。
她的身上布滿血漬和傷痕,乳頭幾乎已經捏得變了形,可見之前所受的虐待有多重。
“浣腸!我們要看浣腸!”
“用電擊,電她的屁眼”觀衆似乎還不滿意,不但不願意給予可憐的女孩一些憐憫,而是更迫切地想對其施加更殘酷的虐待……
暴虐還在繼續,氣氛愈演愈烈,此時在賽場的西方入口角落處,一對男女靜靜地觀看著場上的一切。
“這樣下去,她會被弄死的!”
其中一個身著白衣,玉質凝膚,儀容秀麗的清秀女子緊緊的握緊了拳,正准備走上台去。
“別這樣,我們現在無能爲力,你知道的。”
和她對話的是一個大約28歲青年的俊朗男子,此時上前拉住了女孩的手,阻止她上前。
“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她被淩辱?”
女孩嘴裏這幺說著,但眼神已沉了下來,顯然她也明白自已的行動不是明智之舉。
“我也很難受,但我們幫不了她,這是事實。忍耐,我們要忍耐!”
青年突然轉過身,雙手緊緊地按住女孩的肩頭,他的神色凝重,壓低聲音。
“我們只有等待時機,雖然這很無情,但是,試想我們就這幺暴露的話,又有誰來……”
正說著,忽然賽場內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歡呼,聲音之響,將男子的聲音也蓋了過去……
又一個月過去了,期間欲望搏擊大賽仍在不斷地繼續,這次的挑戰者是剛加入聯盟的新人,來自俄羅斯的21歲女孩提娅絲,提娅絲身材高挑,留有齊臀的長發,容貌美豔,但神情永遠是一幅冷漠,以致于觀衆給她起了個‘冰雪的玫瑰’的稱號。當下提娅絲穿著一件絲制紫色長袍和緊身的內衣,凸現出她曼妙的身姿,而此時她的對手,則是一名身過2米的彪形大漢,裸露著鋼鐵般的肌肉。戰鬥已經開始了半個小時了,起先提娅絲的攻擊迅猛,不斷的向大漢發起攻勢,但無奈對方的體格太強,即使自已的技巧有優勢,但仍然無法對對方造成致命的打擊,漸漸地,提娅絲的動作慢了下來。
“怎幺了,冰玫瑰,力度變輕了,這種程度就累了嗎?這樣下面的活動我怕你承受不了哦。”
對方哈哈大笑,向提娅絲嘲笑道,並做了一個挑歇的手勢。
“……”
冰玫瑰不吭聲,只是咬了咬牙,再度向對方沖過去,她先是伏身一記橫掃,被對方接住之後,立刻飛身躍起,擡起右腿重重的向下劈去,然後乘對方還沒站穩,又踏步向前,重拳和側擊,但仍然被對方結結實實地防了下來。
“喂,冰玫瑰,這點力道太不夠意思了,我要出手了哦。”
說罷大漢笑著擋住提娅絲的直拳,左手猛地一記,打在了提娅絲的小腹上。
“啊”提娅絲吃痛下意識地彎下腰來。大漢看准了時機將她連腰抱起,接著重重仰後一個背摔將缇亞斯摔在地上,然後從後面拉住女孩纖細的雙臂用力往後拉,同時伸出一只腳重重地踩在對方的小腿之上。
“……”
冰玫瑰仍然不發一聲,但痛苦的表情出現在臉上。對手的力氣遠大于她,提娅絲感覺手就要被扯斷了,脖子也被卡得痛苦萬分。在場的觀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
“呃”冰玫瑰忽然發出一聲悶喝,全身搖晃,大漢立刻感到重心不穩,提娅絲的雙腿向魚一樣滑了出去,然後她用力一彈,雙腿高高揚起,向後伸展,反倒是夾住了大漢脖子。
“哼,有一手。”
大漢被夾住脖子,剛想提起雙手,但不知冰玫瑰從哪來抽出了一副手拷,將他的雙手勞勞地鎖在了一起,然後雙腿加力,大漢被夾到力氣不續,一屁股坐了一去,但缇娅絲的腿並沒有因此而放開。
“結束了。”
冰玫瑰吐出冰冷的聲音,她雙腿用盡全力絞下去,但並沒有如願聽到骨頭裂開的聲音,就像夾住了一塊巨石一樣。
“恩?”
冰玫瑰感到情況有些不對,正在猶豫間,對方突然伸長被鎖住的雙臂,從後面壓住了提娅絲的頸部鎖骨處,然後用力下拉,將往自已身上帖去。
“啊,你幹什幺?”
冰玫瑰突然叫起來,只見對方竟然將嘴巴頂在了自已的私處,然後伸出舌頭開始舔了起來。
“OH,幹得好。”
觀衆開始喝采敏感部位遭到襲擊,冰玫瑰全身軟了下來,于是只能松開雙腿,一個後躍,跳出了對手數米開外的距離。剛才的搏擊消耗了她大量的體力,于是她彎下腰,大口的喘吸著,以調整自已的身體情況。
“嘿嘿,味道真不錯。”
對方舔了舔舌頭,意尤末盡地大聲向觀衆發表評論,就像在品嘗一道美味一樣。
說罷他從左邊升起一個工具台,然後升起一個尖稚狀物體,大漢將雙手放的上面,‘乒’地一聲,鎖在手上的鎖拷就這樣斷了。
“臭婊子,現在開始要你好看。”
說罷大漢快步朝對方撲上去,一拳,兩拳,冰玫瑰輕松的躲開,然後一個回旋踢,直指大漢的面門。然而她沒料到,大漢竟然不躲不閃,結結實實地挨上了這一腳,同時一手上擡,巨手緊緊地抓住了冰玫瑰修長的美腿,然後右手也開始發動,將她的另一條腿也牢牢握住,然後用力一翻,將冰玫瑰整個人頭朝下,呈大大的‘八’字型提了起來。
“呃。”
冰玫瑰雙腿受制慌忙中揮動雙手朝對方揮去,怎料雙手還沒展開,大漢就將她那被握住的雙腿分別向左右方面用力地往外拉,從‘八字型’提成了‘一字型’。
“啊!”
既使是冰冷的提娅絲此刻也竟然忍不住吃痛大叫起來,大漢將她身體如雛雞般上提,然後向外翻,展示在觀衆面前,毫無防備的陰部此刻完全暴露了出來,在黑色的長裙下,白色的內褲清晰可見。于此同時,燈光,相機也齊涮涮地聚焦在她的陰部上,擂台上方的顯示屏中,同時出現了提娅絲陰部的大特寫。觀衆齊聲大呼,場面歡淫之極。
“放開我!”
提娅絲羞紅了臉,拼命翻動身體,全場因爲冰玫瑰媚態百出的掙紮而再一次陷入高潮。
“小婊子,急什幺,我才剛剛開始呢。”
說罷大漢低下頭,用牙齒咬掉提娅絲的內褲,就開始吮吸起來了。
“啊,不要。”
冰玫瑰拼命扭動身體,但力氣相差太大,加上關節受制,她根本無法掙脫出來。對手舌尖的碰觸讓她感到屈辱無比,它先只是在四周舔食,過了一會兒竟然將整個臉帖上來,而舌頭則伸進私處,在陰部內壁中不斷舔吸。
冰玫瑰死命忍住不叫出聲來,但身體卻不得不做出扭動的動作,來緩解瘙癢感。時間一分一秒得過去,冰玫瑰此時已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燈光依然在聚焦台上兩人的動作,觀衆在沸騰,他們大叫著,“操她,快點去淩辱她。”
冰山一樣的美女遭到淩辱而表現出的醜態,是他們來觀看的最大目的。
大漢聽到了觀衆的吼聲,他將嘴巴從提娅絲的陰處離開,但仍然讓她保持一字型的倒吊姿勢,向擂台中央的人形拘束架走去。然後砰地一聲,用力將她按在拘束架上。拘束架上的機關受到了指示立即從兩旁伸出機械鎖拷,將她牢牢地拷在鐵架上。
“不……別……”
冰玫瑰終于把持不住,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拼命搖著頭,冰山美人屈辱的聲音讓場面又一次沸騰了。
“幹!操死她!”
人們開始尖叫。
“哼哼哼,終于開始說話了嗎?美人?”
大漢慢慢走到被鎖著的提娅斯面前,升起一個控制器,他朝其中一個按鈕按了下去,立刻有一根鐵柱從下面升起,接著不斷上升,從後面頂住冰玫瑰的身體,將纖細的腰肢頂得反弓起來了。
“……”
冰玫瑰她拼命咬牙不讓自已發出聲來,但流下的冷汗足以表示她此刻有多幺痛苦。大漢嘲笑地看著她高高隆起的小腹,然後突然擡起腳,一下狠狠地踩在了上面。
“這只是還你剛才那一腳。”
大漢摸了摸紅腫的面部,顯然剛才那一擊讓他實實地受到重創。
接著,他俯下身子,對准她高挺的乳房使勁地蹂躏,他不斷地擠壓,提娅絲可憐的乳房就這樣被不斷擠成不同的形態,她緊緊閉著眼,努力不讓自已發出呻吟。
在蹂躏了一段時間後,大漢慢慢松開的她的乳房,提娅斯開始嬌喘,但她還沒回過氣來,對方就開始攻擊她的下半身了。他先是抓住提娅絲已經淩亂不堪的長裙,沒用幾下就撕開來,再次露出了白色的內褲,雪白的內褲配上身上的紫色長袍,顯得格外醒目和性感。接著,他手抓住這條白色的內褲,涮地一下撕了開來,就這樣,冰玫瑰的陰戶暴露在焦光燈下。
“嘿嘿。”
大漢笑著俯下身子,對著冰玫瑰嬌嫩的密穴舔食起來,他像野獸一樣,拼命地舔吸,甚至用牙齒去咬。女性最隱秘的部位受到如此慘酷的攻擊,提娅絲不顧一切地扭動著,掙紮著,粗重的喘吸引起來觀衆雷鳴般歡迎,大家的嗜虐心被提升到高潮。
“看,觀衆都很期待呢,看來不再激烈點不行吧。”
提娅絲被這句話嚇著了,她吃力地提起頭,緊張地看著對手會對自已做什幺.只見大漢再次走到控制器上按下按鈕,幾個帶有鋸齒的電夾升了上來,電夾有各式各樣的形態和大小,大漢看了看,挑選了一個較小的電夾,冰玫瑰看著電夾的大小,再看了它所對准的方面,忽然明白過來,她臉色涮白,歇斯底裏地扭動身體,大叫起來,“不不不不,不要!”
然而對方和觀衆顯然不會如此仁慈,大漢冷笑著走到缇娅斯無助的身軀旁邊,左手揉捏著柔軟的乳房,右手則對准缇娅斯可憐的陰核,張開可怕的尖夾,猛猛地夾了下去。
嬌嫩的陰核怎能承受如此的摧殘,缇娅斯頓時被刺激的彈了起來,但卻仍然被拘束器牢牢釘在架子上。
“哼哼哼,現在才開始呢。”
說罷大漢不理會冰玫瑰哀求的目光,朝著電源鍵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頓時電力四射,電流順著缇娅絲陰蒂沖進她的體內,將她沖得翻起白眼,身體活像一條脫水的魚那樣不斷抽搐,聚焦燈此時再一次聚焦,將她顫抖尖叫的表情傳入中央的大屏幕,讓各個角度的觀衆都能享受到這一淫虐的盛宴。
對手歡愉地欣賞著冰玫瑰四肢狂亂地舞動著的神態,然後他又走回控制鍵盤,大聲向觀衆說道,“這裏有四個檔,現在只是弱,大家認爲有沒有必要提升強度來搞這個婊子呢?”
“要!要!開到強,爽死她!”
“不,開到超強,電她個爽”觀衆大叫地回應道。
“沒辦法,出錢的是大爺”大漢聳了聳肩,然後按下了‘強’這個按扭。頓時,強烈的電流由控制器傳出,發出“辟”的響聲,如洪流般全部導入提娅斯可憐的下陰處,她大叫著,渾身抽動,不一會兒,金黃的尿液從她的身體中噴射而出。
她失禁了,美麗強悍的冰山美人在觀衆面前被折騰地失禁,這是何等的血脈膨脹啊,人們大叫喝采,甚至有人站起身大吼,‘加強!再加強,電死她!“場面幾乎失控。
然而電流在下一瞬間就忽然停止了,原本鎖住提娅絲的鐵拷也自動松開。原來是拘束時間以到,舉辦方爲了增加遊戲性,特地在拘束器上加著了時間限制,以提供參賽者扳盤的可能,只超過十分鍾立刻解除一切拘束,參賽者可以利用這個時間來進行反攻,當然,前提是她們還有這個力氣。
大漢悠哉地走到冰玫瑰面前,雖然已經解除了拘束,但剛才強烈的電擊已經讓她失去了防禦能力,此刻她全身攤軟地倒地上,斷斷續續地呻吟著。
“嘿嘿,看來美人這下是歸我所有了。”
規則規定,所有挑戰失敗的人都會被對方帶走隨意處置作爲獎勵,整個過程爲一周。一周過後必須交出挑戰者,而如果挑戰者想繼續參戰的話則必須通過一個叫懲罰遊戲的比賽,成功則恢複挑戰權,失敗則整個人歸組織所有,成爲下次比賽的額外獎品,爲觀衆所共用。
大漢走到攤倒地上的冰玫瑰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左腿,然後像之前一樣倒提起來,正准備抗在肩上帶走時,觀衆發出了不滿的聲音,“留下她,我們要看繼續淩辱!”
他們大吼著。
大漢聽後聳聳肩,對意識模糊的提娅斯笑了笑,“真不好意思,他們是大爺,就再陪我一下吧。”
“不”可憐的提娅絲發出一聲悲鳴。然而大漢跟本不理她,徑直向拘束具走去。人形拘束架此時待機時間已過,可以再次利用。于是大漢提著她,剛准備將其甩上拘束具的時候,原本全身無力的冰玫瑰忽然間迸出不可思義的力量,她腰部突然發力,奮力一個翻身,被抓住的左腿扭轉到極限,人騰空而起,反而徑直騎到了大漢的頭上。然後再次發力,以對方的頭部爲發力點往下拖,連帶著自已和對方一起撞向了拘束架。
拘束架承受住了人體的壓力,從兩邊伸出了機械臂,接著她將手疊在大漢帶有傳感器的手上,由于傳感器的作用,機臂又縮了回去。提娅絲趁勢將他帶有傳感器的手臂向後擰,另一支手則用手壓住對方的後腦,讓他無法起身。由于遭受突然襲擊,大漢一時頭暈眼花,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擊,就在他被壓制時期,拘束架受了壓力又再次啓動,這次沒有傳感器的碰觸,大漢的身體被機械架牢牢地扣在了架子上,接著被提娅絲取下梆在手中的傳感器後,大漢已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缇娅絲緩緩地站直身子,雙眼冰冷透著寒意,她伸出右手呈手刀狀,對著曾經淩辱過她的對手後腦就是一下重擊,接著第二下,第三下,直到鮮血染紅了她的右手。
觀衆被這一幕驚呆了,他們咆嘯著,怒罵著,但依然無法改變現態,這一場冰玫瑰獲勝了。

[此貼被liaojau在2018-05-0909:30重新編輯]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