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十年(文章太長,只能分貼,見諒)

東京十年(文章太長,只能分貼,見諒)

一章
首先自我介紹:本人王浩,30歲,高中畢業後來日本留學,現在一家汽車
4S店整備士的工作。不知不覺來日本10年了,5年前結婚,孩子現在兩歲了,
我們的夫妻感情和關系一直挺好,我雖然自認爲是一個傳統的男人(就是說一輩
子就結一次婚),但也改不了好色的毛病。下面就說說我十年來的感情史,供大
家分享。
高中畢業前我沒有談過女朋友,男女之間的事也是高中時期才懂的,當然是
從黃色小說、AV電影開始的。當時雖然很迷戀,卻從來沒有手淫過,精滿自溢
對我來說是常有的事,加上我是練800米中長跑的,所以身體條件很好!
高一開始,我就有了自己喜歡的女孩,也很努力的追求過她,但始終沒有得
到她的芳心,對她的努力一直到高中畢業。後來她去讀大學,我來了日本,可我
對她始終忘不了,臨來日本前還去她的大學去找她。當時還天真的認爲,如果能
得到她,哪怕是放棄所有都值得。可是現實畢竟是骨感的,我帶著這份遺憾來了
日本。
我的語言學校在東京新宿,離新宿禦苑公園不遠,我所在班級中國人居多,
其次韓國人、尼泊爾人。對一個從小縣城來的我什幺都很新奇,用現在話來說就
是有點二,我的一切變化就從這個班級開始了。
班級有20個學生,男女一半一半吧,和我不錯的哥們叫小樂,上海人。朝
鮮族姑娘秋彤、浙江女孩麗麗、上海姑娘信子、廣州女孩小蘇,這些人我們關系
挺好的。以後的的故事都和他們不無關系!
這些人中我喜歡小蘇身高不到160,大胸,長得可愛!五一期間,我們去
迪士尼玩,裏面有很多尼泊爾人。
中午休息大家都在休息吃東西,我和信子在拍照,拍的正起勁呢,我突然看
到小蘇和一個尼泊爾男孩手牽手!一股怒意油然而生拍照的手停了下來,這時他
們兩個竟然當衆接吻,信子問我怎幺了我也沒聽到。
晚上我們在池袋吃烤肉,喝了很多酒。心情郁悶的我找到了一知音,名字叫
小莊,台灣人,家裏很有錢,我們也是一個學校的,那時我才知道,他就是剛來
日本就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的人物(他來學校第一天就去歌舞伎町找小姐,正好
讓其他同學看到)。酒後吐真言,我的事他都知道了,沒想到,他還嘲笑我,說
我天真,像個孩子,說要想得到一個女人沒那幺複雜,原來他把他的日語老師都
睡了,開始我還不信,後來信了——
星期六晚上我工作休息,接到小莊電話,讓我去他家找他,我到了他家,門
沒有鎖,就進去了,浴室燈亮著,在洗澡,我抽煙等著。
“a啊aそこ気持ちいい。”
小莊:“說中文。”
“好舒服啊~啊~”傳出了女人蹩腳的中文。
我靠,那不是日語老師的聲音嗎?真的嚇到我了,小莊牛逼呀。川井麻美是
學校男生暗戀美女呀,35歲,有一個孩子,白白的皮膚,魔鬼身材,整天OL
似的穿著,是男人都想幹她呀。
我小弟弟撐得難受。這時,小莊已經抱著麻美來到了我面前。
麻美老師也看到了我,我羞的滿臉通紅,可看到老師的美乳,沒毛的騷穴,
小弟弟把帳篷撐的更大了。
“今天咱倆幹他,別給華人丟臉哦。”小莊說。
老師熟練掏出我的大鋼炮,看到比小莊還要粗大的雞巴,一臉的驚訝?小莊
也嚇一跳,一臉的嫉妒。
受不了,我手忙腳亂的把麻美老師按在沙發上,把那滿目猙獰大雞巴狠狠的
插了進去,“啊!!啊!啊!!気持ちいい、もっと、もっと。”麻美老師大聲
喊道。
畢竟我是第一次,不得章法沒有經驗,搞了一會感覺馬眼酥麻,還沒來得及
拔出就射了!小莊意味深長的看著我自己也感覺丟人!
不行!場子要找回來,正想著呢!意猶未盡的麻美老師正在拼命的跪舔小莊
的大雞吧,很快就變大了很多,不過,我比小莊還快,因爲已經射精的肉棒並沒
有變軟,怒火攻心的我搶在小莊前面,再次把麻美老師按在身下,我的雞巴在麻
美老師的騷比裏猛烈的抽插著麻美老師浪叫連連!いいチンコ??チンポ大きい!
我的自豪感滿滿的,太他媽爽了!媽的!我要幹殘你這日本娘們!我按書上
九淺一深去幹她,幹了一會覺得沒勁道,還是槍槍到底,插到她子宮來的舒服。
一個快速抽插幾分鍾,麻美老師竟然痙攣了,把我嚇壞了,我趕忙抽出雞巴,
抽出的瞬間一股液體極速的噴在了我身上,我不知所措的楞在那裏!
小莊羨慕的看著我說:“兄弟行啊!不愧是山東大漢!”
“她沒事吧?”我問小莊。
小莊說:“高潮痙攣,沒事。她應該是第一次痙攣,你太猛了,下面看哥們
的。”
小莊用手指弄的老師咿咿呀呀,小穴流水不止!而我完全沒了心情,也許剛
才真的嚇到我了!屋裏淫蕩聲此起彼伏,我招呼都沒打,穿上衣服往外走。
剛出門沒走幾步碰到信子和小蘇,原來信子也住在這個樓,她兩個叫我一起
去她家吃火鍋,說人多熱鬧,盛情難卻我就答應了,這時她兩個滿臉通紅的看著
我,我不明所以就問她們怎幺了?信子指指我下面,我才發現原來小弟弟欲火未
消一直站著崗呢。真是丟人丟到份了,我尴尬的說我去買酒,急忙跑開了!我沒
去信子家吃飯。回家洗洗就睡了。
半夜三更的接到信子電話說我放她們鴿子,讓我去她家捉蟑螂賠罪,她害怕
蟑螂。信子平時對我最好,我挺喜歡這個美女姐姐的,我們真像姐弟一樣。義不
容辭,我就去了。
mini的小房子,1Room。小蘇在床上睡著呢。
我說:“蟑螂在哪?”
信子說:“哪有什幺蟑螂,來陪我喝酒。”
我說:“你滿臉通紅,喝太多了,別喝酒了。”
說話間杯子已經到滿紅酒,我就聽著她的唠叨,原來信子姐,被他國內的男
朋友甩了,所以郁悶著呢!我就好言相勸著,姐呀你那幺漂亮,是他有眼無珠,
不知道珍惜,以後會遇到真正對你好的男人的,對吧!?
“好吧我告訴你個秘密,信子姐,我們學校有很多男孩喜歡你,暗戀你呢,
不過我覺得都太小,不適合信子姐。我和你走的那幺近,羨慕的他們不得了,呵
呵……”
聽到我的這些話,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咯咯的笑了。她突然問我:“浩子,
那你呢?你喜歡姐嗎?”聽到她的反問,我突然不好意思了,低著頭(其實我臉
皮挺薄的),最後終于憋出兩字:喜歡。接著又是沉默……
信子起身坐到我身邊,我能清楚感受到她的呼吸,空氣中夾雜她體內的酒氣
和淡淡的香水味,那種意亂情迷的氣氛,讓人煩躁的難受。
“姐也喜歡你。”信子柔情的說道。
我擡起頭看向熟睡的小蘇,鬼使神差說:“姐姐那幺漂亮,我長的也不帥,
你別逗我開心了,信子姐。”
我轉過頭,信子姐一臉醋意正看著小蘇,突然又轉過頭妩媚的看著我,問道:
“今天你來找小莊幹什幺了?”
我答道:“小莊找我有點事,就過來了。”
“是不是幹什幺壞事了?”信子又問道。
聽到這,想起和麻美老師的啪啪啪,我的小弟弟又把帳篷支了起來。我說:
“姐你別問了,我是幹壞事了。這事我真不能告訴你,你別問了好嗎?”
“好吧,我們聊點別的吧。”信子道。
我終于松了口氣。
“浩子你交過女朋友嗎?”
“之前在中國有喜歡的,但沒成功。”我說道。
“不會吧,那幺你還是個小處男了。”信子呵呵的笑道。
我說道:“昨天還是,現在已經不是了。”我突然意識到說錯話了。
信子笑眯眯的看著我說:“怎幺樣?第一次感覺怎幺樣?”
喝了酒,又在那種氣氛下,我也就大膽的聊起了這個話題,我回答道:“感
覺不怎幺樣,三分鍾完事,丟死人了。”
笑的信子前俯後仰,我卻滿臉通紅,而後又開導我說:“男人第一次都很快
的。”
我又說:“第二次爲把尊嚴找回來,把那女的給操暈了。”中途退場半路碰
到她兩個的事也說了。
信子聽完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說:“怎幺姐姐你不相信?”
信子說:“不信!!”
“要不你試試?”我開玩笑的說道。
“好啊!試試就試試,姐還怕你不成。”
信子姐邊說著,手已經抓到了我那硬如鋼鐵的長矛。我操,太爽了,我強忍
著按到她的沖動,卻又不知道下一步該幹什幺,眼巴巴的看著這個漂亮女人,信
子好像讀懂了我:“來吻我浩子。”
信子姐獻媚的撒嬌,帶著胭紅色的粉腮在淡淡光源的映襯下愈發的嬌豔迷人,
屋內一陣嬌吟粗喘。
信子的小手忽然分出兩根手指夾著我肉棒快速撸動了幾下,隨後用小手指還
輕輕撓了撓垂在肉棒之下的陰囊,一股熱流猛的就從我的胯間升起,雞巴漲的難
受。
“哇……好大……”
信子白纖細的手指不停的撥弄著我的肉棒口,興奮的前列腺液也流出了很多,
下體的興奮不斷的沖擊著我的大腦,忽然信子兩根手指快速掐住肉棒捏弄了十幾
下,撲哧一聲,濁白帶著熱氣的精液忽然間的就噴了她一臉,一股……兩股……
三股……四股……大量的精液不受控制的,噴的信子姐衣服上,頭發上到處都是。
“沒想到你存貨還挺多的。”信子有點驚訝的看著我,“唔,那幺多精液,
射進來一定能把子宮都灌滿吧……”
“這是我十幾年的精華。”
我的大雞吧挺爭氣!射了那幺多,卻沒有變軟,傲氣沖天,怒意滿滿的指著
信子姐,現在還一跳一跳的。
信子已經如癡如醉,眼波迷蒙。她快速的褪去衣物,我還沒來得及欣賞那美
麗的身材,就被她壓在身下。
我徹底暈了,口裏那條舌頭拼命攪著自己口腔,大口口吞咽著我的口水,發
出淫靡的吸吮聲,我也使勁揉著她那敏感的臀部,初吻的我很快掌握了節奏,也
激烈的回應著。
“啊……嗚嗚嗚嗚嗚……”信子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這更刺激了我的
進一步行動。
我翻身壓在信子身上,扯下她那最後一道三角防禦,好漂亮的騷穴,陰毛修
整的好美,真的被陶醉了。
“別看了,我好難受。哦,快給我浩子,受不了了……”
我鼓起口氣,開始由慢至快大力抽插,也沒用什幺技巧,就是簡單粗暴,大
力抽動,撞得極品肥臀啪啪作響,臀浪蕩漾。一下,兩下,一百下,兩百下!!
威武的巨蟒在花徑中肆虐。
硬得如鋼釺滾燙的如燒紅的烙鐵一般的怪物對面前圓大肥臀一次次刺入,一
次次帶出同樣滾熱滾熱的水花,蕩氣回腸,翻江倒海,似乎每一次魔獸般的穿刺
不僅僅刺入靈魂,也用那無比的高溫熱度將水穴裏面的浪液烤的茲茲作響,白汽
直冒,簡直幾欲沸騰,燒的信子臉紅耳赤,全身绯紅。
“太舒服了,怎幺會這幺舒服?”信子姐簡直快發瘋了,“你還是男人嗎?
你就是做愛的機器!”信子姐捂著嘴叫道。
我這才想起來,小蘇還在旁邊呢!我偷眼看過去,小蘇雖然閉著眼睛,但是
她那此起彼伏的大胸出賣了她。想起她和尼泊爾人接吻的情景,現在不報複她太
對不起自己了,于是……
我抱起信子姐,邊走邊幹她紅腫的騷穴,粗長滾燙的肉棒直頂花心禁地,
一次一次有力的深入,極力控制的大聲呻吟的信子姐,渾然不知已經來到她的好
姐妹小蘇身邊了。
看著假裝昏睡的小蘇美女,越發感到刺激,我把信子姐放下,背對著小蘇,
我就站在小蘇旁邊,開始背後插入。
時間一點點流逝,幹了成千上萬炮的我是越戰越勇,炮聲越來越響,越來越
密集,信子越來越無力的支撐著,在這持久的攻擊下不斷帶出一蓬蓬水花,肥膩
白皙的嬌軀像蛇一樣扭來扭去,一次又一次承受著足以喪失意識的抽插。
信子姐由喘息轉爲呻吟,由呻吟轉爲大喊,由大喊轉爲聲嘶力竭,突然又開
始全身亂振,大泄特泄,水多的直接從交合處噴射出來,噴了我一身,很多淫水
濺到小蘇的臉上,小蘇睜開眼睛和我四目相對,小蘇滿臉通紅,我做了個禁聲的
手勢,羞愧的看著她。
這時的信子姐已經渾身無力的跪在了地上,我也興奮刺激到了極點!無視了
小蘇的存在,打樁機一般的高頻抽動完全沒有任何花俏,全部是力量與肌肉的完
美配合,體育鍛煉多年的強勁爆發力展露無遺,腰,身,背,腿都以一個奇異的
頻率振動著,下面水花四濺,上面炮身隆隆。
只聽呱唧呱唧的浪聲,信子姐無力的喊叫,極高的頻率響動著,信子姐白嫩
的奶子我用力的揉擠著。“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快停下,浩
子~~疼啊,~~疼~”
已經快要射精的我,看到信子姐疼的流出了淚水,心就軟了。停了下來,關
心問道:“姐你沒事吧?對不起啊。”
我把她翻過來放在たたみ上躺著,看到滿臉潮紅,渾身顫抖的信子姐,感到
心裏很疼,我也坐下讓她依偎在我懷裏。
小蘇就躺在床上看著我和信子,我看著小蘇有點愧疚,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
幺,氣氛就這樣僵持著。
過了好一會信子姐坐了起來。
“姐你沒事吧?對不起!”
“好多了,你太厲害了~被你搞死了!你看看下面破皮出血了嗎?現在還火
辣辣的疼,”
“沒有血,就是腫了!像個小饅頭好漂亮!”
“你還說風涼話!都是你害的~”信子姐嬌羞說到。
信子姐低頭看到看到我那依舊直挺挺的,雄赳赳的大雞吧,愧疚的說道:
“對不起呀!憋著難受吧?我是不行了,怎幺辦?要不我給你吸出來吧!”
我一臉的感動,怎幺忍心呢!
“沒事的,一會就好了姐。”
“要不讓小蘇幫你,今天喝酒我們聊了你很久,她對你印象不錯哦!”
我看了一眼假睡的小蘇,看來信子姐還不知道小蘇醒了,就問道:“聊我什
幺了?”
“我們評論了學校很多的帥哥美女,還說了下午看到你窘迫的樣子,呵呵~
還有說我們的男朋友,床上生活,反正無話不談。”
“小蘇她挺喜歡你的。”
聽到這話我心喜若狂的看向小蘇。她肯定也聽到了信子的話。
“姐,我也喜歡她。可是,現在我和你已經啪啪啪了,我會好好對你的,真
的。”
“我比你大好幾歲,你和小蘇最般配,今天是我勾引的你,我心情不好,我
也有生理需要,你不要有負擔,浩子。”
“小蘇有尼泊爾男朋友,喜歡又能怎樣?”
“她和男朋友已經分手了,你有機會的。今天我們的事,你我不說她不會知
道的。”
“小蘇她已經知道了,她早就醒了。”我說道。
說完小蘇也不裝了。
信子驚訝的看著醒來的小蘇。氣氛尴尬到了極點!大家就這樣沉默著,不知
道過了多久,信子輕輕掐了我一下,給我使了個顔色,然後起身說我去洗澡,就
走開了。
我明白信子姐的意思,于是走到小蘇身旁坐下,握著她的小手,柔情的說道:
“我不知道怎幺給你解釋,我沒想到會發生這些事,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不求
你的原諒,更不敢奢求你什幺,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小蘇,我喜歡你,那天在迪
士尼看到你和那個小黑鬼接吻,我很難過,卻只能埋在自己心裏。我喜歡你很久
了。”
“我希望今天的事你別怪信子姐,不要影響你兩人的關系,信子姐不做我女
朋友,也是爲了不失去你這個姐妹。”
“不管怎幺說,今天傷害到了你,對不起!我會退出,退出你們的世界!”
我說完就開始找衣服,想要離開。
這時一個嬌小的身軀從背後抱住了我,那碩大堅挺的乳房壓的我好舒服!已
經垂頭喪氣的雞巴,又蠢蠢欲動起來!
“你別走!我也喜歡你!浩子!”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心中暗喜。
我轉過身,深情的望著小蘇,看到她臉頰上的淚珠,一陣心疼,情不自禁的
吻了下去,吻幹淨所有的淚痕。
“我會好好愛你的,好嗎?”
小蘇滿眼柔情的看著我,手輕輕的撥下睡衣,那妙曼的身體毫無保留的呈現
在我的面前。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我始終沉醉在小蘇迷蒙的眼神裏,我們親密的相擁在一
起,親吻,擁抱,盤繞著,小蘇用那極美飽滿的乳房摩擦著我的胸膛。
“小蘇,我喜歡你,我想要你。”
我在小蘇下巴上,耳垂上,玉頸上亂吻亂舔,弄得小蘇嬌喘籲籲,粉拳亂拍
亂錘,我剛剛殘留的欲火這會子一起湧上來。
“浩子,我也要!~我給你~~快給我~好好愛我~”
我義無反顧,拔鳥挺槍而上,扶著兩條修長筆直的大白腿,迎著小蘇那亟不
可待的眼神,插進了令我向往的粉嫩小穴。
“哇~好窄~好爽哦!”
我深呼吸一口氣,沉著氣開始抽插,一下一下的,龜頭上的快感隨著次數增
加快感一次比一次強烈,爽得幾乎無以複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這……這是什幺感覺……好……好棒……”小蘇大聲叫道。
“啊……啊……啊~~~~~~~”
“啊……啊……嗯……好熱……好大……”
“噢噢噢噢,好緊,好舒服,嘶,噢噢噢噢……”我狂喊著,裏面挺動著,
舒爽得失去理智,只顧一味的橫沖猛撞。
隨著一陣陣啪啪啪聲,和小蘇的嬌哼聲中,在持續高速高頻抽動五六百次後
我終于忍不住一瀉而注。
經曆了暴風雨後的小蘇更美不嬌豔動人。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