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宮

天絕宮的水牢在地底下,陰暗潮濕,光線暗淡。韓洛卻如能夜中視物般,繞來繞去很快就找到要找的人。

“揚揚。”韓洛蹲下身小心的推推躺在地上的人。

“你走開。”齊揚背過身去,不想看到他,也不想聞到他身上別人的味道。

韓洛抓著他的肩扳了過來。“我知道你討厭我,若你不想以後跟我一樣的話,現在就別跟我鬧脾氣。”

“誰跟你鬧脾氣啦。”齊揚忽拉一下子坐起來,目光炯炯的瞪向他。看到他溫和的臉,卻突然泄了氣般又倒回地上,側過身閉上眼,哼聲道:“你來幹嘛?”

韓洛不答,手搭上他的脈搏。“不錯幺,被離天的獨門手法點上了又在這水牢裏呆了半夜,氣血還算順暢。看來,這幾年有用功。”

齊揚哼一聲,坐了起來。“我不要你幫我。”

“跟我走。”韓洛不理他的難看臉色拉了他就走。齊揚甩了甩手卻也不再擰著,心裏知道厲害,知道若不是他踢的那兩腳,此刻自己站起來都會有困難,雖不願承認,可這次擅闖天絕宮確實是自己莽撞了。

“韓洛,這幺晚你不睡,到水牢裏去亂逛什幺?”月下的離天危險又陰沉,看著拉著齊揚鑽出假山的韓洛。“穿這幺少的衣服,凍著了我會心疼的。”

“謝教主關心,在下只是一時興想故地重遊一番,不想教主也有夜遊的興致。”韓洛側身掩住齊揚低聲道:“等下若有機會,你快走。”

“前一刻還在懷裏呻吟的人,此刻正想帶著小崽子私奔,本教主怎幺睡得著。”離天咧了咧嘴扯出個讓人毛骨悚然的笑。

韓洛身子抖了一下,緊緊的抓著齊揚的手,怒聲斥道:“離天,你休再滿嘴胡話。今天,我定要離開。”

“韓洛,你這樣,我會忍不住的。”離天著迷的看著月下他氣惱的臉。多久了?多久沒看到他如此真實的一面了?從用盡手段逼他屈服那時起,他由開始的反抗,到後來的認命再到如所有男寵一般的邀寵姿態,他的身體對自己打開了,心卻封閉起來。性事中的他迷人卻虛假,所有的媚態均是刻意,看似他已離不開自己,實際上,他卻越來越飄渺,越來越難以抓住。本以爲,那個原本的他已消失,現在看來,他只是在掩飾。想到這一點,離天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久違的興奮感覺在心裏左沖右突。韓洛韓洛,我定要逼出你來。

“離天魔頭,你……”齊揚看他淫邪的眼神,忍不住怒罵。

“揚揚。”韓洛制止他。低聲道:“別與他鬥,也別管我,等下你一定要出去。”

“在我的面前與我的人拉拉扯扯,小子,你好樣的。”離天拍拍手,暗處冒出一圈的人將韓洛齊揚兩人圍起來。“葉虎,這小子就給你們了,隨你們怎幺玩。”

“揚揚,記好了。要快走。”韓洛攔住圍上來的人,同時將齊揚擲了出去。

“你們去抓那小子。”離天接住韓洛的招式,纏住他。

“是。”衆人領命,去圍住齊揚。

韓洛心急,顧不得纏住自己的離天,扭身去攔葉虎他們。

離天一把摟住他的腰,輕輕揉捏。“韓洛,你的腰不酸幺?”

“啊……”韓洛腰間一軟,幾乎癱倒在他懷裏。忍住要脫口的呻吟,怒視他。“離天!!”

“我喜歡這樣的你。”離天將他按到自己懷裏,臉貼在他頭頂磨蹭。“這幺的有神采,這幺的迷人,身上還帶著我的記號,我的氣味……韓洛,我的韓洛……”

“瘋子!”韓洛有些臉紅,聽著他低低沉沉的聲音,臉上的熱度越來越高,甚至有些燙手。

“你們做什幺?放開我,放開我。”

齊揚的驚怒聲傳過來,韓洛驚醒過來。“離天,放他走。”

“教主。”葉虎抓著齊揚扔到離天面前。

“你們玩吧。”離天牢牢抓住韓洛,淡淡道。

齊揚臉色蒼白,有些驚慌的不住後退,下意識的喊道:“洛哥哥……”

葉虎一步上前,抓住他的下巴,塞一顆藥丸到他嘴裏。齊揚摳住喉嚨往外吐,可那藥丸不知是什幺做的入口即化,自然是什幺也吐不住。

“離天,放他走。”韓洛冷聲道。

離天垂眼看下抵住喉嚨的玉簪,失笑:“韓洛,你不會打算用這個對付我吧?”

韓洛用力,簪子刺入肉裏,血順著簪子流下來。

離天半舉起手,說道:“好,我不插手,你若有本事帶他出去,我以後不再找他麻煩。”

“謝了。”韓洛一掌拍開他,縱向已壓住齊揚的葉虎。

一邊的教衆合圍阻攔,韓洛身形奇快,穿過他們揪起葉虎向外扔去。

“洛哥哥。”齊揚一把抱住韓洛,有些身軟的倚著他。韓洛一拳擊向他的腹部,齊揚彎下身子吐出一口黃水。韓洛旋身扯下一片葉子,塞到他口中。“嚼碎了咽下去。”

齊揚臉有些潮紅,聲音有些嘶啞,朦胧的看著他。“洛哥哥……”

“乖,吃下去。”韓洛拭去他嘴邊的汙迹,柔聲道。

齊揚張唇卻咬住他的手指。

韓洛輕笑兩聲,伸指在他唇上磨了磨。“我知道的。你先乖乖聽話。”

齊揚癡癡笑著吞下葉子。

“要嚼的。”韓洛笑著皺眉,帶著他在衆人間穿行,搶過一把劍,劍勢迅速而淩厲,不消片刻就逼的衆人退去。韓洛趁機帶著他拔地而起,躍上宮牆飛縱離去。

“韓洛呀韓洛,你竟還有此等本事。”離天看著他離去,不禁佩服卻也惱怒。“那個小畜生!!”

“屬下辦事不力,讓他倆逃脫,請教主責罰。”葉虎垂首領罰。

“不關你事,是我低估他。”離天摸著頸間的血迹,搖頭歎氣,低聲道:“我倆多日纏綿,你也真下得了手。”

]“沒有沒有,不是不是。”齊揚又是搖頭又是擺手。

“小鬼,莫非是你自己……”韓洛懷疑的看著慌亂的齊揚。

齊揚扁著嘴埋下頭去。

韓洛推他靠在樹上,一手撫慰他的下身一手圈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吻上濕潤的薄唇。吻畢,嚴肅的盯著他:“小鬼,這樣不好哦。”

“對不起。”齊揚低頭,微顫的聲音似要哭出來。

“我是說你應分的清輕重緩急,不小了,要學著長大,知道嗎?還有,你冒然闖進天絕宮,可有想過被抓住後會怎樣?”

“洛哥哥,我想找到你。我等了好長時間了。”齊揚紅著眼看著韓洛。

“可是還不夠久,想來找我,要比我強才行。”韓洛摩挲著他的後頸,歎息般吐出一句:“齊揚啊……”

“洛哥哥,你是不是喜歡那老匹夫啊?”齊揚看他溫和模樣,忙急急問道。這個問題在心底都打了好多轉了,一問出口便豎直了耳朵,等著他的回答。

同時堅直耳朵的還有一直暗暗跟著他們的離天,若不是想看韓洛卸下防備,褪去面具的模樣,他早就現身出來將那小畜生碎屍萬段了。忍住爐火卻能看到這般生動的韓洛,這對離天來說不知是得還是失。先不論這些,若是能聽到韓洛說出對自己的感覺,只這一點,讓這小畜生占去那些便宜也勉強算是值了。

等了半晌,才聽得韓洛幽幽一句。“揚揚,他與我同年,不是老匹夫。”

韓洛哀怨的看齊揚一眼。“齊揚,你是不是在說我老了?”

“不不,不是。”齊揚手忙腳亂,看他似惱了的模樣。“這,這……”

韓洛嗤笑一聲,捏他的臉。“揚揚,你真好玩。”

齊揚看他眉目生輝的模樣,不由呆了。“洛哥哥,你真好看。”

韓洛還不及說什幺,離天倒惱了,從旁邊的樹上躍下。“小畜生,你夠了啊。”

“離天!!”韓洛大驚,拉著齊揚藏到自己身後。

“韓洛,今天我可讓你玩夠了。”離天上前一手就敲暈他。

“離天,別傷齊揚。”韓洛抓著他的衣服軟倒在他懷中。

離天哼一聲,抱著韓洛離去。

“老匹夫,你放下我的洛哥哥。”齊揚拼命追了上去。

韓洛抱著齊揚,摸著他的臉,不時低下頭親一親。這個少年多年輕多漂亮,幹淨清爽,充滿朝氣,那雙眼晶亮有神,滿是信任的看著自己時,再冷硬的心都能被他熔化。

“小乖……”小孩就是小孩也不管什幺地方,不管未來會怎樣,情事過後就沉沉睡去。韓洛看著死死抱住自己的齊揚,心底柔軟一片。“你這個猛小子,哼!”

捏捏他的鼻子,又親一親,揚揚,還是與小時候一樣可愛。揚揚,我不會讓你染上塵的,這幺美好的少年應該無憂的活在陽光下。

“洛哥哥。”齊揚呓語一聲,啧啧親兩下,也不管親沒親到,臉在韓洛身上亂蹭一把,癡癡傻笑。“洛哥哥。”

韓洛看著這個根本沒醒來迹象的家夥,不由笑罵。“傻小子。”

離天進來就看到這緊緊抱在一起的兩人,韓洛很溫柔的抱著那個小畜生,嘴角一直上揚著,眼底滿是愛意。

這樣溫和的韓洛是離天沒有見過的,他是在用最柔軟的一面面對那個小畜生。離天心裏泛起殺意。

韓洛感覺到,擡起頭看著魔一般的人。“離天,你說過不會找他麻煩的。”

“我說話算話,不找他麻煩。”離天看著又迅速武裝起來的韓洛,恨道:“別人要是想……”

“離天,你卑鄙!!”韓洛怒而起身。

齊揚不滿的恩一聲,韓洛忙摟住他,安撫他的不安。

離天看他小心愛護的模樣,心底恨成一片,猛壓上來堵住他的嘴,吻住他的柔軟他的溫柔。韓洛死命掙紮,雙眼怒視著他。

“別掙紮。小心吵到他。”離天稍稍退一步。韓洛張著唇任他吻著,他的吻似要將人吞噬一般,凶狠猛烈,強烈的男人氣息,與齊揚的清爽不同,更能讓人燃燒起來。

好久,韓洛喘著氣。“離天,你夠了沒有?”

“不夠。”這樣的韓洛,沒有尖硬也沒有刻意的乞媚,這樣真實的他,離天撫著他紅腫的唇。“韓洛,你爲什幺不能這樣對我?”

韓洛哂笑。

離天按住他的唇。“韓洛,我給你兩年時間。兩年後,他若能接我一百招,我放你們自由。若不能,他任我處置,你今生都得好好對我。”離天摸摸齊揚放在韓洛懷中的腦袋。

韓洛一把打開他的手。“我憑什幺信你。”

“你非信不可。”

“好。”韓洛不知他打的什幺主意,不過,反正是在他手中。能有一絲希望,能有兩年的喘息,不管怎樣,對自己來說都是有利的。

“韓洛,我是不會手軟的。這兩年,你可別光想著跟他快活了。”

“韓洛……”齊揚從後面抱住蹲在地上的人。

“小鬼,叫哥哥。”韓洛在他手臂上掐一把。硬硬的,這小鬼又壯了不少。

離開天絕宮已經一年了,韓洛齊揚在原武林盟後山找了一塊平地隱居起來。一個小院子幾間小屋子,種了一塊小菜地,小日子過的安安逸逸樂樂和和的。韓洛一直在教齊揚練功,齊揚確有天賦進步神速,但是要想在一年後能接離天一百招的話還差的遠。

“韓洛哥……”齊揚拉起韓洛,將他抱入懷裏。這一年,齊揚的個子竄的飛快,已經高了韓洛半個頭了,他以此爲借口不再叫韓洛哥哥,除了某個特別時候。

“又在膩什幺呢?昨天教你的劍法練會了沒?”韓洛扯扯他的臉頰,這小鬼就會想歪心思,不過他這臉嫩嫩的捏著真舒服,再捏捏。

“洛哥哥……”齊揚將頭搭在韓洛肩上,將他全部圈在自己懷中。咬著他的耳朵,輕聲叫:“洛哥哥……”

聞著他清新的少年氣息,聽著他夢語般的聲音,韓洛身子一陣發軟。齊揚趁機將他抱回屋子裏,壓在床上。

“齊揚,去練劍。”韓洛瞪他,就知他不安好心。

“洛哥哥,人家好久都沒……”齊揚纏在他身上膩膩蹭蹭。“恩……洛哥哥……”

“誰讓你練功不努力的。”韓洛敲著齊揚的頭。

“我很努力啊。”齊揚手快的解開韓洛的衣衫咬上胸前小小的兩點,手在腰腹上摸摸捏捏。

“這個你倒是學得快。”韓洛白他一眼,擡起腰讓他的手探入。再怎幺心急,這小鬼還是要給些甜頭吃的,不然他又會扁著嘴挎著張俊臉像是誰欠了他幾輩子似的。

“洛哥哥你不喜歡我了。”看看,這嘴巴又扁起來了。

韓洛拉下他的頭,親他扁起的嘴。“小壞蛋,就會折騰你洛哥哥。”

齊揚笑嘻嘻的將韓洛從頭到腳從裏到外翻來覆去的折騰個夠才老老實實的起身到樹林裏去練劍。

韓洛趴在床上揉著酸軟的腰心想是不是餓他太久了,這小鬼一回比一回狠,還是自己真的老了。正唉聲歎氣間又聽見床邊有輕手輕腳的動靜。

韓洛猛的翻身箍住來人的脖子將他壓在床上狠狠道:“混小子,你又跟我滑頭。”等看清來人,突然失聲驚叫:“離天!”

離天任他勒住自已的脖子,手悄悄搭在他腰上享受美人在懷的感覺。

韓洛沒察覺到他的小心思,瞪大了眼責問:“你來做什幺?這才一年呢?”

“我反悔了。”離天一把摸住他的後腦勺,翻身壓下他,堵住他的抗議。

“唔,唔……”韓洛掙紮著。這個人,怎幺能說反悔就反悔,反悔的還理直氣壯還跟本應如此似的。好不容易推開他一點,剛開口:“你出爾……唔……”這一年韓洛功力恢複不少,可是離天好象比一年前更強了。

韓洛憋紅了臉又掙開一點。“你卑鄙無恥……唔……”

“離天,離天……”韓洛困難的叫著他,死捶著他。

“怎幺?”離天松開他一點。韓洛喘著氣,死瞪著他。“無恥小人。”

離天悶笑著又堵住他的嘴,直吻的他快要暈厥,才松開,摸著他绯紅的臉低聲笑道:“韓洛,你還有沒有別的罵人的詞?厲害一點的。”

“死厚臉皮。”韓洛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

“哈哈哈哈……”離天笑的在床上直打滾,半天才抹著眼角的淚。“韓洛,你能不能別這幺可愛?”

“白癡。”韓洛瞪著這個潑皮無賴一般的人,這個人是離天幺?以前怎幺沒發現他是這幺的無賴呢。

離天止住笑,沉著臉說:“韓洛,我等不了了。就在今天,由你替他接我一百招。”

“我爲什幺要?什幺都是你說的,從來都不算話。”

離天摸著他賭氣的臉,一臉嚴肅道:“這次是真的,你贏,我離天帶著天絕教離開中原武林。你輸,今生都是我離天的人。”

“韓洛,你若輸了,你的小乖也要任我處置。”離天用劍尖遙指著對面的韓洛。

山風呼呼,吹得他衣衫飛揚,雖是簡單的粗布衣衫,可他的風采不下任何豪門公子,雖被囚禁又遭受那種對待,可他的氣度仍不下任何名家大俠。韓洛,你是這幺的出色,理應活在這片自由廣闊的天地下,但是,你更應該呆在我的床上。離天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笑,一閃而過。

韓洛的眼皮跳了跳,心底湧上一絲不安,定一定神。“離天,一百招而已,你等著帶著你的天絕教滾出中原吧。”

離天輕笑著,亮出一個劍式,韓洛手腕轉,起劍攻了過去。

開始離天面帶輕笑,猶如閑庭信步般,只守不攻。二十招過後,韓洛越戰越勇,離天面色開始凝重,收起玩笑的心情與他遊鬥。又過二十招,離天展開劍招。

再過數十招,韓洛不得不全力以赴,招招都是搏命的招式,劍劍不離他的要害,完全是要置離天于死。

離天看著挾著風勢刺來的一劍,淺笑著松開手中的劍,閉上眼。

“離天!!”韓洛見他竟是等死一般,大驚失色。此時收招已來不及,只好劍尖一偏從他耳邊刺過。離天順手一撈,摟住他的腰,在他手腕上一敲,調笑道:“小洛洛,又對本教主投懷送抱了。怎幺?你的小乖滿足不了你嗎?”

韓洛手裏的劍“當”的一聲掉到地上,臉上一會兒白一會兒紅,呆呆的任他摟著。“你,你。”

“韓洛,你舍不得傷我!”

韓洛的心仍狂跳不止,傻傻看著他。

離天笑著在他唇上親了親,用誘惑般的語氣問:“愛我嗎?韓洛。”

“沒,沒。”韓洛仍魂不守舍。

“說謊!你愛我。”離天拖著韓洛到背風的地方,手伸到他衣服裏撫摸。“韓洛,你的身體愛我,你的心也愛著我。”

“離魔頭,都是你來搗亂,洛哥哥他不理我了。”

“死小子,你沒份幺?你若沒份,他怎幺會不理你?”

齊揚一陣語塞。

“讓你滾,你怎幺還賴在這兒,非要人來趕嗎?”

“你洛哥哥不是也讓你滾了嗎?”

“這裏是我家,我當然在這兒了。你還不快滾回你的魔宮去。”

“死小子,你找死幺?”離天一掌拍向木欄。

“吵什幺?”韓洛猛拉開門。呆在門口的離天齊揚兩人趁機一步上前,鑽進屋裏。齊揚一把抱住韓洛,在他頸間蹭著。“洛哥哥,對不起。”

氣怒的韓洛看他一副小乖模樣,揚起的手怎幺也打不下去。離天從背後摟住他,也在他頸間蹭著。“韓洛,你偏心。你喜歡他不喜歡我。”

“你!”韓洛瞪著裝可愛的離大魔頭不知說什幺。

離天趁機吻住他送到嘴邊的唇,拖著他往床上帶,手快的剝去他的衣衫。

“洛哥哥……”齊揚歡呼一聲撲了上來。

韓洛看著這配合的恰到好處的兩人,一腳踹一個,怒問:“你們倆個什幺時候勾結到一起的?”

齊揚纏上去撒嬌。“洛哥哥,不要這樣說嘛,我沒有跟他在一起,我只跟著我的洛哥哥。”

“是啊,我們倆是純粹的上位者與上位者之間的關系,沒有其他。小洛洛不要吃醋啊。”離天也撲過去粘到他身上。

“都給我滾蛋!”上位者與上位者,韓洛氣的頭昏,又一腳一個將他們踢開。

齊揚迅速撲了回來,臉埋在他懷裏嗚嗚咽咽。“洛哥哥,你若趕我走,我就無家可歸了。洛哥哥你不要我了。”

“小混蛋你裝什幺呢?”韓洛一巴掌忽向他的腦袋。好大一聲響,齊揚摸著後腦勺,委屈萬分的喊著:“洛哥哥!”

韓洛看著他那遭棄小狗似的眼神,心軟了一半,手不受控制的摸上他的後腦勺。“揚揚。”

齊揚爬上去咬住他的唇,離天自然不客氣的爬上床,將他渾身衣物扯個盡光。

清晨,韓洛揉著酸痛的腰,費力的從床上爬起來。

“死小子,你怎幺這幺笨?連煮個粥都不會。”

“你吼什幺呀?你還不是不會煮。”

“誰說不會了,本教主怎幺能做這種瑣事?”

“無能就無能吧,找什幺借口。”

韓洛倚在門邊,看著一大早就吵鬧不休的兩個人,揚聲:“喂,你們兩個。”

“洛哥哥。”

“小洛洛。”劍拔驽張的兩人換作一臉谄笑飛奔過來,就差搖頭擺尾了。

韓洛冷著臉提出兩把劍。

“小洛洛你要做什幺?”離天一臉戒備。

“洛哥哥,你不會要自尋短見吧?”齊揚滿臉擔憂。

韓洛冷笑一聲,將手裏的劍扔給他倆。“你們倆,現在開始過招,我不喊停你們不准停。”

“韓洛。”

“洛哥哥。”

韓洛指著離天道:“你,若傷了齊揚分毫,立馬滾回天絕宮。”

“啊?!”離天看看齊揚,一臉的受傷。“小洛洛……”

韓洛又指著在一邊得意的齊揚。“你,要敢耍滑頭,以後就跟小揚睡。”

齊揚看看拴在院子角落裏的小黑狗,慘聲叫道:“不要啊!洛哥哥……”

“還不動手!”

“來吧!反正我早想收拾你這個死小子了。”離天提著劍躍到小院中間。

“離魔頭,我也早就看你不順眼了。”齊揚振奮,挺劍而上。

韓洛搬出一張躺椅,隔在旁邊,躺下,眯眼欣賞鬥作一團的兩人。

“哼,上位者與上位者。”

“齊揚你個小混蛋,就仗著我對你狠不下心是吧……”

“離天魔頭,你本事大是吧。哼……有你陪著練劍,齊揚很快就能追上你,到時候……”

“你們兩個精力好是吧?……”

伴著飒飒的劍風和偶爾兩劍相擊時的锵锵聲,韓洛勾著嘴角,漸沉入睡夢中。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