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三角中的日子作者:石硯

在金三角中的日子作者:石硯


在「金三角」中的日子


作者:石硯
字數:8606字

我和安妮是十天前來到「金三角」的,經過數日輾轉到達大毒枭坤龍的營地
花了三天時間,然而,見到坤龍的那一刹那,我們就知道自己遇到了大麻煩。

這個坤龍是國際知名的大毒枭,國際刑警組織一直在設法抓他。他的耳目衆
多,消息靈通,又狡兔三窟,深居簡出,手下還有數萬裝備精良的毒軍,小規模
的行動因爲寡不敵衆而屢遭損兵折將的慘敗,而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又總是因爲消
息不准,加上無法保密而徒勞無功。

于是,國際刑警組織開始了「挖心」戰術,派遣臥底人員到坤龍身邊,准備
得到他確實的行蹤後用特種部隊小規模空中突襲的辦法來達成目標。然而,不知
是什幺原因,人一派出去就沒有了消息,估計已經被坤龍看破殺害了。

終于有一天,美國警方找到了一個大毒販子安德森的販毒證據,這個人一直
把坤龍作爲主要的貨源,于是,美國警方同他達成了協議,由他設法安排兩個警
員接近坤龍,而警方則不再爲過去的販毒案起訴他,于是,我和安妮就成了安德
森派往「金三角」的接貨人。

雖然我們對安德森說了多少實話沒有十足的把握,但出于保護自己生命的考
慮,他似乎也沒有理由欺騙我們。

進入「金三角」雖然花了好幾天的時間,但這是坤龍小心的一面,按照事先
安德森所說的,這已經算是很順利的了。當一早起來,梳洗已畢,接我們的向導
來說坤龍想見我們的時候,我們還在暗自高興,終于能夠見到這個警方一直想要
的大毒枭的時候,並沒有想過一切都會來得那幺快。

我們一出屋,兩邊過來幾個穿軍服的人,用一只手铐把我和安妮铐在一起,
據安德森講,凡是第一次去見坤龍的人都是這樣的,我們也沒有在意。然後有一
個二十來歲的女人開始搜我們的身,她搜得很仔細,把我們的身體都摸遍了,雖
然她也是女的,但當著這幺多男人的面被摸那些地方,我還是感到有些不自在。

我們當然不會因小失大帶什幺武器,其實置身于群狼環視中,就算帶上幾挺
機槍又有什幺用呢。

我們的眼睛被蒙上,上了一輛軍用吉普車,車子東拐西拐地走了很久,不過
我心裏一直想笑,因爲我受過專門的訓練,可以通過聽發動機的聲音和對方向的
感覺判斷所走過的路途,雖然車開了有半個多小時,但按我的判斷,最後到達的
地方離我們所住的地方並不遠,也許只有一牆之隔。

我們被扶下車,上了台階,然後穿過一條足有二十米長的彎曲走廓後停下了
來,有人解開我們的蒙眼布。稍稍適應了一下周圍的光線後,我們發現自己置身
于一個圓形大廳中,我知道這一定就在我們所住的賓館西側二百米左右的那個教
堂一樣的建築中。哼哼,那兩下子還想騙我們!

屋子裏空空蕩蕩,除了站在我們身後的四個毒軍的士兵。然後,一個四十幾
歲,非常英俊的男人出現在我們面前。

「歡迎,歡迎我們的兩位國際刑警小姐!」他笑得那幺燦爛,一點兒也不象
個殺人如麻的惡魔,不過他的話卻比惡魔的嚎叫更讓人吃驚。

「你說什幺?誰是警察?」我們想,這一定是火力偵查。

「不必隱瞞了,你們是國際刑警組織一個特殊部門的成員,你叫凱瑟琳·張,
她叫安妮·全。你們都受過嚴格的訓練,這次是專程來摸我的底的,對不對?」

「你在說什幺,我們不懂,我們老板安德森叫我們來接貨,和國際刑警扯上
什幺關系?」

「嗬嗬嗬嗬,你們把我當傻瓜了。別以爲你們利用安德森就能騙過我。我的
眼線全球都是,什幺樣的消息我們得不到?

「看看你們的檔案吧:凱瑟琳·張,女,二十四歲,身高165厘米,華裔,
美國國藉,二級警員,多次參加破獲販毒案件的行動,獲得過兩次優異服務勳章
;安妮·全,女,二十六歲,身高167厘米,韓裔,美國國藉,二級警員,多
次參加破獲販毒案件的行動,獲得過兩次優異服務勳章。怎幺樣,看看這上面的
照片,別對我說你們沒有照片上的姑娘漂亮。」

我們能說什幺呢,那兩份表格上的照片掃一眼就夠了,我們沒有武器,又被
铐在一起,面對從周圍各個房門裏走出來的十幾個持槍保镖,我們唯一能作的就
是不要反抗。

坤龍請我們吃了一頓大餐,老實說,是我自己從來不敢想的豪華大餐,都是
我叫不上名來的奇珍異味,如果在飯店裏可能要花上一兩千美金也說不定,但不
用說也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那究竟是什幺味道,因爲我現在用考慮的是生與死
的現實問題。他很健談,滔滔不絕地說了整個晚上,然後命人「好好招待」我們。
我們知道他不會那幺善良,也許那「好好招待」就是什幺可怕的刑法。

路上他們一直將我們铐在一起的,先到了一個足有四十多平米的空房間裏,
他們把安妮的那半只手铐打開,把我的兩手铐在背後靠牆站著,然後四個人用槍
比著讓安妮站在另一邊的牆邊,命她把自己的衣服都脫光,我們都知道他們這樣
作是爲了防止我們身上帶有什幺信號器之類的東西,所以盡管安妮很害羞,還是
紅著臉按他們的意思作了,然後他們給她戴上另一只手铐。

這手铐是特制的,不用鑰匙,而是用了三顆需要專用旋具才能擰開的埋頭螺
釘。對于我們這些受過訓練的人來說,打開手铐不是什幺難事,但卻無法對付一
顆專用的螺釘,這手铐鍍著亮鉻,一看就不是臨時需要才加工出來的,僅從這就
看得出來這些人對如何防止俘虜逃跑和反抗還是很費了一番心思的,而且我們也
一定不是第一個被他們抓住的警察。

帶上那手铐以後,他們圍著她,用一個儀器在她的渾身上下掃了一遍,甚至
還伸入兩腿中間,貼著她的陰部測了一遍,沒有發現什幺,這才把她拉過一邊,
然後開始命令我脫衣服。我和安妮都是受過訓練的,知道什幺時候該反抗,什幺
時候必須忍耐。我還是第一次在異性面前露出自己身體的最隱秘部分,心不由得
跳得通通地響。

男人們面對一個赤裸女人的時候不可能那幺老實,那儀器在我身體表面掃描
的時候,總是會在我那些最重要的部位有意無意地停頓一下,或者輕輕接觸一下
我的皮膚,我的身體很敏感,每一次接觸都令我的肌肉抖動一下,緊張得有些喘
不上氣來。好在這一切最終結束了,他們並沒有作更進一步的侵犯。

等一切都准備好了,他們把我們兩個一絲不挂地押著穿過長長的樓道,坐電
梯到了六樓,又穿過一條長長的甬道來到最裏面,他們打開正對著的兩扇門,讓
我們各自進了一個房間。

那房間很大,很寬敞,裝璜很新,還鋪著地毯,但沒有窗戶,也沒有家具,
只有一張寬大的席夢思床,另外還有一個衛生間。

他們押我進來,指著那張床說:「那裏有鞋,有衣服,衛生間裏有毛巾和洗
浴用品,都是你最喜歡用的牌子,24小時有熱水,什幺時候想吃想喝都行,隨
時按鈴,廚房會給你們准備,希望你對我們的招待能夠滿意。」

他們出去後把房門鎖上,我聽得出那表面上看到的木門實際裏面是金屬的,
不可能撞得開。

我不急著作什幺其他事,先要把周圍的環境搞清楚,我擡頭看看,屋頂的四
個角都有一只小型監視器,我知道他們一定會通過那監視器24小時盯著我,然
後我踱到門口,那門上有一個手掌大的方形小窗,我通過它向對面看,見安妮也
同時從那邊看著我。

我們都沒有說話,因爲房間裏的任何聲音都不會瞞過竊聽器,我們只是互相
傳遞了一個眼神,從那眼神中我們都知道,看來一時還沒有什幺好方法擺脫困境。
然後我離開房門,走進衛生間,裏面的裝璜非常豪華,但也十分簡單,沒有任何
可以利用的多余物,而且,毫無疑問,這裏面也裝了監視器,因爲他們並沒有必
要掩飾,那些監視器就裝在明處,一眼就能看得見。

我走到那個巨大的穿衣鏡前,從鏡子中看著自己,老實說,長這幺大了,在
浴室看別的女人的身體不少,還真是第一次從鏡子裏看自己一絲不挂的完整身體。

真沒想到自己居然有那幺美,同雜志那些模特相比毫不遜色,但一想到這幺
長時間了,都一直有人從監視器中看著自己的裸體,特別是一想到那鏡子可能是
單向透過的玻璃,後面是不是還藏著一個從下向上仰拍的攝像機,我的臉騰地紅
了起來,趕快轉過身去。

洗臉池上邊的架子上放著各種護膚品,我過去一看,品種十分齊全,竟然還
真都是我用的牌子,只是都是塑料管包裝的,真不知他們是怎幺搞到的這幺詳細
的情報。衛生間裏邊是一只大浴缸,毛巾浴巾整整齊齊地搭在浴缸一端牆上的電
鍍架子上。嗨,且不要管那幺多了,先洗個澡穿上衣服再說吧。

我從浴缸裏面的小壁龛裏找出浴泡倒在浴缸裏,放了滿滿一缸水,然後把自
己泡在裏面,這種享受以前只在電影裏看到過,真的很舒服,不過,我的真正目
的並不在此。我們都帶了微型通訊器藏在乳罩裏,因爲害怕偵聽一直不敢開機,
現在已經被他們拿走了,但他們作夢都想不到的是,這次出來之前,器材科的簡
小姐給我們兩個介紹了一種更小更隱蔽的通訊機。

那東西象一顆大衣鈕扣,是用軟塑膠做的,裏面夾著電池和芯片,塞進陰道
底部,靠彈性停留在裏面,象一個避孕用的宮頸帽,只不過中間開了孔,不會妨
礙月經的排出。我還是處女,不願意帶那東西,經不住簡小姐的勸說,終于還是
答應帶在身上。爲了這個,我忍痛捅破了保護了二十多年的處女膜,沒想到,今
天還真的派上了用場。

我把自己藏在泡沫裏,先慢慢往自己肩上、胳膊上撩著水,享受著那泡沫的
撫摸,然後逐漸向下清洗身體,趁機把手移到下面,用手指在身體深處探摸到那
個東西,把它取出來,它不怕水,所以可以直接在水下操作。我摸索著按動微型
電鍵,用莫爾斯碼編好情報,然後按動發射鍵把加密的情報發射出去。

把它重新塞回陰道底部之前,我又設好定時裝置,它將每隔一小時自動開機
一次,每次持續時間只有幾十毫秒,除了早已鎖定頻率的接收機,偵聽設備很難
捕捉到它,這樣作是因爲害怕建築物對信號有屏蔽作用,有了定時發射,就可以
在有機會身處室外時將情報傳送出去。

我知道,以我們的境況,除非外面有人救援,我們是不可能逃脫得了的,但
即使是被他們殺死,屍體總是要埋在外面的,那幺,總部就會有機會收到情報。

這個時候,安妮也許正在作著同我一樣的事情吧?

辦完了正事,現在就是等待,也許等來的是死,也許等來的是援救,誰知道
呢,但無論如何,也決不能放棄希望。我仔細洗完了身體,拿浴巾裹在身上,一
邊擦幹濕漉漉的長發,一邊慢慢走回房間裏,這才仔細看一眼他們爲我准備的衣
服。

地上是一雙白色的高跟皮涼鞋,是法國貨,帶子很細,很漂亮,我試了一下,
雖然那一般只有在出席晚會或表演時才會用得著的細細的鞋跟非常高,但卻非常
合腳,而且也很舒服。不過,在房間裏,我可不想穿著它,于是把它甩在一邊,
仍然光著腳站在地毯上,伸手拿起那條白色的長裙。

那裙子是用很薄的絲綢做的,質地和做工都非常好,裙子的式樣好點兒象中
國的旗袍,不過只有一邊開衩,沒有衣襟,是那種從腳上套著穿的筒子裙,上半
身是從後腰下向頸窩斜切過來的一個前臉兒,有一根細細的帶子扣在脖子後面,
整個裙子就靠了這一根帶子吊在身上。沒有給我提供內衣,不過對于已經被他們
看了個通透的我來說已經無所畏了。

把裙子穿在身上,我回到衛生間,站在穿衣鏡前照了照,那衣服看上去真漂
亮,轉過身來,看著自己裸露著的整個後背,軟軟的裙料在後腰處微微下墜,恰
到好處地把我的臀部暴露出一截,那中間的臀溝時似隱似現,我從未發現過自己
竟然有這幺性感。

可惜,我知道把我們打扮成這個樣子未必是一件好事,假如將來真的有人發
現我們的屍體的話,我們是一定不會穿著任何衣服的,而且,會在我們的那個地
方發現男人的汙迹。

就這樣在這豪華的牢房裏呆了好幾天,每天他們都來給我打掃房間,更換衛
生用品和床上用具,好吃好喝,象侍候公主一樣,真猜不出他們的葫蘆裏賣的是
什幺藥。

早晨,我剛剛洗漱完從衛生間出來,就聽見樓道裏有腳步聲,從門上的小洞
一看,見是七、八個那天見過的坤龍的保镖,他們沒有看我,而是打開了安妮的
房門:「安妮小姐,我們老板有請。」

要來的終于來了,安妮從裏面出來,我看見她穿著和我一模一樣的長裙,只
不過是淡藍色的,腳上的高跟鞋也同給我的那雙是同一式樣。她看了我一眼,沒
有說話,也不需要說話,因爲我們都知道,這一次可能不會是赴宴了。

安妮一去就沒有回來,我胡思亂想了一天。晚飯的時候他們給我另送了一條
淺綠色的裙子,我也想得煩了,洗了澡,換上那條新裙子,糊裏糊塗就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們開了門,叫我穿上高跟鞋跟他們走。我知道該輪到我了,
他們把安妮怎幺樣了?不知道!會把我怎幺樣?也不知道!反正不會有什幺好事,
至少我不會再回到這間漂亮的牢房裏來了。

我來到三樓,進了一個同那天脫衣服搜身時一樣的大房間,坤龍坐在一張老
板台後吸著雪茄煙。看見我來,他十分和霭地笑了笑:「你真美,你們兩個都很
美,真希望你們的美能夠永遠保持下去。」

「她怎幺樣了?」

「噢,你會看到她的,不過你得作一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告訴我你們國際
刑警組織內的詳細情況,人員,今後的計劃,然後你就可以繼續活下去,而且還
會象公主那樣活著,怎幺樣?」

「我要是不呢?」

「噢,那可不好,你不應該學安妮,她太不乖了。」

「你們究竟把她怎幺樣了?」

「沒怎幺樣,她很好,不信你看。」他按了一個鈴,離我最近的一個房門打
開了,我扭頭一看,見安妮仰躺著捆在一個架子上,兩手平伸,兩腿彎曲著指向
半空,身上的裙子已經沒有了,只有腳上還穿著那雙高跟涼鞋,一個彪形大漢同
樣光著身子,面對她站在架子前,兩只手握著她胸前那兩只碗形的乳房,屁股一
拱一拱地,正起勁兒地在她的下體抽插著。

她的身體被他的沖撞弄得一躥一躥的,雪白的屁股被他的大腿撞得「啪啪」
作響,她的臉扭在一邊,正沖著我,她看著我,沒有恐懼,沒有恥辱,沒有任何
表情,仿佛正在想著什幺事。

在場的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有那男人強奸安妮時的各種奇怪的聲音,一直到
他低吼著把精液射在她的身體裏。他剛剛完事,另一個男人又出現在她跟前,他
用一只大玻璃注射器灌上清水,給她把陰道裏外沖洗了一番,然後開始玩兒她的
身體,大約十來分鍾的樣子,他也象剛才那個男人一樣幹了她,接著又是第三個
男人……

「怎幺樣,她很爽是吧?」坤龍說。

在美國,成年人看色情片是很正常的事,也是法律所允許的,所以我和安妮
都看過,只不過我一直沒有實踐過,不過這種真實的場面我卻是第一次看到而已。
雖然我感到恥辱,但還是被那種聲音刺激得夾緊了雙腿。

「我本來想放你們一條生路,可惜她不識擡舉,我只好先讓他好好侍候侍候
我的弟兄們,然後再殺了她,如果你也不肯合作,結果也是一樣的,怎幺樣,說
吧?」

「不!」我紅著臉,強咬著牙說道,同時我的身體也開始微微地抖動起來。

「那好吧,」

他呶了一下嘴,旁邊的保镖過來把我的手铐打開一只,然後把我的手拉到背
後重新铐好。坤走過來,用手抓住我的一條胳膊,然後拉著我走向反方向的另一
個房間。

我沒有反抗,因爲那不可能有什幺好結果,只會讓他們提前殺死我們,在現
在的環境下,只有等待。那房間裏只有一張大床,他把我推到那床邊,面朝床站
著,然後他站在後面撫摸我光裸的後背,我感到自己的身體無法控制地抖動起來。

他摸得很仔細,也很輕柔,摸到下面的時候,他把手從我的腰肢兩側伸到我
的裙子裏面把我攔腰摟住,慢慢撫弄我的肚子,然後又向上拉起我反铐著的雙手,
從後面伸到裙子裏,開始摸我的屁股,他先是大面積地撫弄,然後是大把大把的
抓握,我聽到他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接著,他從後面拉開我頸間的衣帶,讓那
失去約束的裙子順著我的身體滑落到地上。

他從後面抱住我,左手橫摟在我胸前,用小臂壓著我的左乳,同時用手捂住
我的右乳,手指捏著我的乳頭慢慢地揉捏著,盡管以前從未有過類似的經曆,我
還是感到有些失控,特別是當他的右手順著我的小腹向我的下體切進去的時候,
我感到下面潮濕了。

他自己脫了衣服,把我轉過來,當胸把我摟進他的懷裏,用兩只手在後面捏
我的屁股蛋兒,然後把我仰面壓倒在床上。他是那幺重,壓得我透不過氣來,對
于我這個受過訓練的人來說,他本不該這幺重的。

他的下面有個東西硬硬的,慢慢從我兩腿間頂了進來,我知道無法抗拒,便
沒有試圖阻止。然後他兩條腿把我的兩腿分開,同時他自己則插到了我的兩腿之
間,然後那東西便推進到了我的陰唇裏面,緊緊頂住了我的陰道口兒。

「我現在要肏你了!」見我沒有反應,以爲我聽不懂,又用英語補充了一句
:「I’llfuckyounow!」,然後我便感到那幺粗的一個東
西杵了進來,接著他就開始動。

他太大了,我又是第一次,感到有點兒疼,但很快就不疼了,因爲那種刺激
讓我受不了,很快裏面就變得非常潤滑。我知道一個女警察不應該在被強奸的時
候興奮起來,但他太強大了,弄得我受不了,我無法控制自己的神經,隨著那一
下又一下兒的抽插,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

後來,他突然變得更猛更快,那東西也變得更粗更硬,我象是被一根包了皮
革的鐵棍在亂捅,然後,他突然緊緊頂住我的下體不動了,幾乎同時,我感到那
東西自己一下兒一下兒地跳起來,隨著那跳動,一股又一股熱流沖進了我的陰道
底部。

我明白那是什幺。我會懷孕嗎?一想到這兒,我突然擔心起來:陰道裏那幺
滑,那個通訊機會掉出來嗎?難道他沒有發現我的陰道裏有東西嗎?直到他出去
叫了幾個保镖進來把我拖到那個房間,綁在另一個強奸用的架子上,我才放心沒
有人發現我的通訊機。其實這種擔心是多余的,如果那東西會掉出來,在安妮被
強奸的時候就已經被人發現了不是嗎?

我和安妮又在一起了,不過現在我們是一起被輪奸,他們先從屁股後面給我
拍了許多暴露生殖器的照片,然後才開始輪奸。保镖們走馬燈一樣輪流走過來,
先用注射器灌上溫水給我洗下身兒,然後是用手玩兒我,最後再插我,玩兒到晚
上,我感到下面已經完全麻木了,也不知道是疼,也不知道是那種特殊的快感。

第二天一早,保镖們把安妮連架子一起擡走了,只留下我在房間裏,這一天
仍然有許多男人輪奸我,不過不再是保镖,而是前一天強奸安妮的那些毒軍的士
兵,他們比起保镖來,幹活簡單得多,一開始還給我洗洗,還用手玩一玩兒,後
來嫌麻煩,幹脆省了這些麻煩,直接插進來,幹到泄了爲止。

這一天我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奸過我,反正我感到比當一個妓女一輩子接過
的客也少不到哪裏去。我知道安妮被帶走後,不是被殺,就是受刑去了,我甯願
是被殺,我可不想死之前再受什幺痛苦。

第三天他們來擡我的時候,我知道我的時候倒了。他們把我擡出屋到了那個
大房間,那裏放著一輛小推車,他們把我連架子放在那車上,然後推著我走過甬
道上了電梯。

我看見電梯開到了一樓,然後我被推著離開那棟建築物,那果然是我猜測的
那座建築。他們推我去的地方離那建築物大約有一千五百米遠近,是在一座小山
的山根下。一到那兒,我渾身的毛發就炸了起來。

我看見了安妮,一根三公分粗的尖頭金屬棍直立著埋在土裏,安妮背朝小山
就插在上面,那金屬棍顯然是從她的陰道穿進去的,卻從她的嘴裏穿出來,她的
兩手仍然被捆在一起,向上捆在金屬棍的上端,使她的兩腿軟軟地隨便彎曲著,
跪也不是跪,站也不是站地半挂在那裏。

金屬棍下的地上有一小灘血,還有一堆人的糞便,我知道那是她的大便,因
爲雖然我還沒有被穿在那裏,肛門卻已經恐懼得劇烈地收縮起來,同時嗓子裏一
酸,哇地一口吐了出來。

聽到我的聲音,安妮的眼睛向我這邊轉了轉,她居然還沒有死,這是多幺恐
怖的殺人方法啊。

「凱瑟琳小姐,怎幺樣,想好了嗎?你不想象她一樣穿在那上面吧?那就快
說。」

我害怕極了,但我不能背叛自己作爲一個國際刑警的誓言,我堅決地搖了搖
頭,同時控制不住地徹底失禁了。當他們用冷水給我把下體清理幹淨後,我的恐
懼已經有所緩解,大概是在作出生與死的決擇的一刹那,那種恐懼最強烈,一但
決定了,又變得輕松了。

「那幺,好吧!我只能說,我很遺憾。我其實很想收你作我的姨太太,你太
美了,可惜,可惜!」他搖了搖頭,然後退到離我七、八米的地方,一擺手,兩
個保镖不知從哪裏變出一根一模一樣的金屬棍,看著他們那輕松的樣子,我判斷,
那東西其實是用鋼管制成的,並不是實心。

他們來到我的屁股後面,我被仰面綁著,無法擡起頭來看自己的那個地方,
但當有人的手碰到我的大陰唇的時候,我兩腿之間的肌肉不由自主地強烈收縮起
來。我感到那根涼冰冰的東西頂在了我的陰戶,我的身體控制不住地收縮了一下,
屁股從架子的托板上擡了一下,然而沒能擺脫那東西,它還是象男人們強奸我的
時候一樣擠了進來。那冰冷的刺激加上恐懼,使我的陰道收縮得很厲害,感到了
陰戶一陣陣痙攣的劇痛。

「安妮!」不知爲什幺我喊了她一聲,她的嘴被堵住,不可能回答,而且,
現在她連眼睛都不動了。我知道,安妮已經先一步走了,接下來就是我了。我感
到那東西用力向裏頂了進來,一直頂到肚臍後面,把我的陰道拉的很長,也很疼,
我想呻吟,但我忍住了,只是咬緊牙,屏住氣去抵禦那痛苦。

我終于感到陰道被頂穿了,那鐵棍慢慢地穿透一段又一段腸子插到了胸腔下
面,我用力揚起了臉,用頭頂住架子把後背擡離架子的托板,等著那鐵棍最後的
沖擊,那鐵棍果然穿透了橫膈,插向了我的心髒……

……

感謝萬能的上帝,我沒有死。那鐵棍最後擦著我的心髒穿了過去,就在將要
穿到脖子的時候,我們的一支小突擊隊趕到了,他們是昨天接到從安妮陰道中發
出的情報後趕來的,恰好救了我。當然,由于突擊隊行動迅速,坤龍沒有逃掉。

突擊隊員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知道我這種情況避免大出血的唯一方法是保持
異物插在身體中的原始狀態,所以,爲了救我的命,他們不得不連那個架子一起
搬上一架來接應的直升機,雖然還是那樣令人羞恥地暴露在一群男人面前,但我
知道,我的命算是保住了。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