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153


第153章

豔豔沒料到他這幺恬不知恥,竟然光著身子就來開門了,可想而知,他背著自已都幹了些什幺無恥之事。暴怒之下的豔豔二話不說,當場賞了彭磊一個大耳刮子,外帶一記撩陰腿,差點就讓彭磊斷子絕孫了。

“彭磊,咱們兩個完了。”

豔豔哭泣著轉身就走。

“豔豔,你給個機會讓我解釋下呀!”

彭磊捂著受傷的小弟弟,追到了走廊外,隨即便在過道上遇到了兩位住店的女士,兩位女士只見一位裸男光著身子向她們沖了過來,還以爲遇到了色狼,嚇得花容失色,當場尖叫起來,彭磊也在驚叫聲中轉身落荒而逃。

豔豔也沒敢回家去,哭哭啼啼地去了英姐住處,英姐和段芳一聽,氣得快暈過去了,段芳怒道:“這家夥真是越來越沒譜了,這回非要給他點顔色看看才行。”

兩人一邊安慰著豔豔,一邊商量著對策,就在這時侯,彭磊也趕了過來,站在門外急赤白臉的一個勁地求英姐開門,英姐一時心軟,剛想來開門,卻被段芳堅決地阻止了:“不行,虧你現在還有臉來。豔豔她現在不想見你,你走吧,自已回去好好的反省去吧!”

彭磊這次算是倒黴到家了,出來偷嘴吃,啥也沒偷到卻惹上了一身的腥。讓人放了鴿子不說,還讓正牌女友豔豔給逮了個正著。不光是英姐段芳兩人不理他,豔豔更是接連三天都躲著不肯見他,她的電話更是直接就關機了,根本就不給彭磊認錯的機會。

所幸豔豔還沒告訴她母親,否則彭磊還真擔心趙姨跑來向他興師問罪。

看來豔豔這次是鐵了心要和他分了。而這件事的罪魁禍首徐夫人也跟彭磊玩起了失蹤,讓彭磊欲哭無門,滿腔的怒火沒個發泄的地方,本來彭磊都和家裏說好了,這兩天就要帶著豔豔回自已家去見父母,誰料這時侯出了這檔子事,這件事也跟著黃了。

反正他現在跟過街老鼠似的,誰都不待見他,家裏父母又一個勁的打電話來催,彭磊只好決定一個人回去,反正到時侯隨便編個借口先搪塞過去了再說。

這天吃過午飯,彭磊打點好行李正要去車站,忽見水靈和王麗兩人急匆匆地跑來敲他的門,她倆象是一路跑著過來的,焦急的俏臉上泛起了蘋果似的兩團紅暈,王麗身上還有許多泥點,褲腿也卷得高高的,兩只小腳上盡是泥汙。

“水靈,什幺事這幺著急,這幺熱的天,看你倆跑得滿頭大汗的。”

彭磊把她倆讓進屋來,信口問道,“王麗,你不是回家去了嗎?對了,這次中考考得怎幺樣,上重點一中應該沒回題吧?”

王麗聽他一問,忍不住哭了起來,眼淚象珍珠一樣一顆顆地直往下掉。彭磊還以爲她沒考好,忙問道:“怎幺,沒考好嗎?”

水靈在一旁急道:“大叔,你快幫幫王麗姐吧,她家裏出事了。”

彭磊聞言,急忙問道:“出什幺事了?王麗,你快告訴老師,老師一定幫你。”

水靈一碰王麗的肩膀:“王麗姐,你快說吧,大叔他一定會幫你的。”

可是王麗羞怯地看了彭老師一眼,又低下頭嘤嘤地哭著就是不肯說。

“還是我來說吧!”

水靈知道王麗對大叔有些誤會,現在有事要來求大叔幫忙,肯定是不好意思開口了,于是自告奮勇地當起了解說員,“大叔,是這樣的。王麗姐這次中考考得挺不錯的,上重點中學肯定沒問題。可是她那可惡的爸爸說什幺都不肯再讓她上學了。而且還……”

“還怎幺了?”

彭磊一敲水靈的小腦袋,這小丫頭,到這時侯了還在這賣關子。

“有個外地的小老板看中了王麗姐,跟她爸爸來提親,給了她家五萬塊錢的彩禮,她爸爸就答應了。眼看著明天那個人就要來上門相親了,今天早上,王麗姐趁著家裏人不注意,就偷偷跑出來了。”

“這都什幺年代了,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彭磊不可置信地望著王麗,見她紅著雙眼點了下頭,頓時就氣得一拍桌子,“你爸爸真的是財迷竅了,五萬塊就把自已女兒給賣了。對了,這事你跟你們班主任周老師說了沒有?”

“說了,我一來就去找班主任,可是班主任也不肯管這件事,說這是我家裏的事情,她管不著。再說了,我都已經畢業了,她才懶得管我們了。”

王麗說著又要哭了。

水靈解釋道:“大叔,你今年才來的,不了解咱們鄉的情況。咱們鄉因爲窮,好多山裏的女孩子都是才讀完了小學,就跑出去打工了,到了十五六歲的年紀就嫁人了,象王麗這樣讀到初中畢業的已經很少了。”

彭磊這下算明白了,難怪她的班主任也不肯管這件事,這種事情實在肯定是經曆得多了,早已見怪不怪,就是想管也管不過來呀!“王麗,你告訴老師,你現在打算怎幺辦?”

“我……我也不知道。”

王麗可憐兮兮地看著彭老師。

水靈一拉大叔的胳膊:“大叔,現在就只有你能幫王麗姐了。”

“怎幺幫?”

彭磊苦笑道,這種事在鄉下已成爲了一種風俗習慣,連她的班主任都唯恐避之不及,自已還能有什幺辦法。

“剛才我和王麗姐就已經商量過了,就讓你來冒充她的班主任,到她家去跟她父母做下思想工作,一定要想辦法說服她的父母讓王麗姐繼續上學。要知道王麗姐的學習成績可好了,以後考大學肯定沒問題,大叔,你不會就這幺忍心看著王麗姐嫁人吧?”

“當然不會了,可要是我去了也說不通怎幺辦?”

“這……”

水靈頓時啞了,王麗又忍不住要哭了。水靈見狀,絲毫不避嫌地把大叔的胳膊摟在了懷裏,在自已的兩團小山丘之間拼命的搖晃著,撒著嬌道,“大叔,我們這不是找你想辦法來了嗎?反正這次你一定要幫王麗姐,要不然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了。”

“幫,怎幺不幫了。”

彭磊望著梨花帶雨的王麗,這幺可愛的一個女孩子,自已怎幺忍心眼睜睜地看著她往火坑裏跳。心內暗下決心,不由輕松地笑道:“如果她爸爸那裏實在是說不通,我還另有妙計。”

“什幺妙計?”

水靈和王麗異口同聲地問道。

彭磊打趣道:“那我就偷偷地把王麗給拐跑了,讓她爸爸想嫁也找不到人嫁。”

“好,這個妙計好。我也要去,她爸爸要不答應,咱倆一起把王麗姐拐跑,讓她爸爸哭鼻子去。”

水靈興奮地拍起了巴掌,王麗的小臉卻是一瞬間變得通紅通紅的。

“不行,你不能去,你過些天就要去市裏參加比賽了,得給我老老實實地呆在這裏,把我安排的習題全都做完。”

彭磊拿出了老師的威信,大手一揚,裝腔作勢地教訓水靈,“到時侯你要是不拿個好成績回來,小心我打你的小屁股。”

水靈一臉的旖旎之色,把她那長褲包裹下的渾園翹臀微微一翹:“打呀,壞大叔,你有本事現在就打我屁股呀!”

忽然想起王麗姐就在旁邊,忙一吐小舌頭,又把小屁股給縮回去了。

彭磊忽然問道:“王麗,你是怎幺出來的?”

“我……從家裏走路出來的。”

“這幺遠的路,你竟然走著出來?”

水靈不禁一咋舌。

“我心裏著急,一大早起來,就偷偷跑出來了,一路上又沒什幺車子,我只好一直走著出來了。到了學校,我就去找班主任周老師,可是她……”

後面的王麗不說,彭磊也知道了,王麗肯定是在班主任不願幫助她的情況下,去找到了水靈,然後就是水靈這丫頭替她出了這個馊主意,讓王麗來找他幫忙了。“那你還沒吃中午飯吧?”

“我……吃了。”

王麗小聲地應著,頭都快低到腿上去了,實際上她連早飯也沒顧得上吃就跑出來了。

“沒吃就沒吃,幹嘛還要騙老師?”

彭磊站起身來,“走,陪老師一塊吃飯去,老師正好也沒吃呢。等吃過飯老師再和你一起去你家。”

彭磊帶著兩個小丫頭,來到學校外的一家小餐館裏,點了幾樣炒菜,給王麗添了一大碗飯,他自已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幾口菜,水靈也早吃過飯了,就在一旁叽叽喳喳陪著王麗說話,替她出謀劃策。

餐館老板笑著過來打招呼:“彭老師,你剛才不是才吃過的?怎幺,來請你的學生吃飯?”

彭磊笑了笑沒說話,但聰明的王麗早已明白了,擡頭看了老師一眼,眼睛裏滿是感激的淚花。

吃過了飯,彭磊把水靈打發了回去,順便讓她跟英姐段芳她們說一聲。他則推出了摩托車,帶著王麗上路了。

王麗家是在盤山鄉東南方向的一個小山村,周圍都是大山包圍,地勢十分偏僻閉塞,屬于盤山鄉經濟最爲落後的地區。出了鎮子沒多久,就只有用毛石碎沙鋪成的簡易公路了,昨晚才下過了雨,路面也變得顛簸不平,泥濘不堪。

王麗緊咬著嘴唇坐在老師後面,小心翼翼地用兩手撐在老師的背上,可是這路況實在太差了,摩托車顛個不停,不時地就要刹一下車,使她那高聳的胸-脯因爲慣性而不時地頂到了老師的後背,羞得她小臉直發燙。

那兩團發育成熟的玉兔時不時地就撞擊在彭磊的背上,那種綿軟觸感惹得他心神一蕩,差點就沖進路邊泡裏去了,忙道:“王麗,路面太滑了,你還是抱緊老師的腰吧,小心別摔下去了。”

王麗聞言,只得羞答答地兩手伸過去,盤在老師的腰上,感覺摩托車越行越慢,老師刹車的次數也越來越多了,使她的身子完全的貼在了老師的後背上,兩團小肉包子也在顛簸中與他不停地磨擦著。

回想起老師在出租車裏調戲她的那一幕,讓她不禁臉紅心顫地懷疑,流氓老師會不會又想要占乘機自已的便宜了?

第154章

正午的陽光火辣辣的照著大地,陰晴不定的天空還飄浮著幾朵烏雲。

漸漸地進入了山區地帶,道路也越走越窄,越走越爛。彭磊載著王麗一路顛簸,雖然顛得手臂發麻,屁股發疼,但更多的卻是無限旖旎。

爲了避免被顛下來,王麗不得不緊摟住彭老師,小手如藤條般死死地纏在他的腰間,少女那兩團綿軟中帶著些堅硬的酥-乳也緊緊地貼在了彭磊的脊背上,一陣陣地磨擦著,讓彭磊巴不得這道路更爛些才好。

可是好景不長,天氣轉眼就陰了下來,大片大片的烏雲被風吹聚在了一起,豆大的雨點也跟著落了下來,砸在臉上一陣陣的疼。彭磊暗叫不妙,七月份正是雨水最多的時侯,剛才出來的匆忙,竟然忘了帶雨衣,現在走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路上,兩邊盡是樹木叢林,到哪去躲雨啊!

這時,王麗手指著前方,湊到彭磊耳邊大聲道:“老師,前面有個小茅棚,咱們到那去避下雨吧!”

彭磊沿著她指的方向看去,不遠處的前面路邊果然有個小茅屋,忙加大油門沖了過去。

這是一個種田人用來休息的簡易小茅棚,頂上是用茅草搭成的棚頂,四周用竹籬笆圍了起來,離地半尺來高的地方打上竹樁,上面鋪著竹籬笆,顯得幹淨簡潔,人可以睡在上面。

公棚角落裏還有個火塘,眼看著雨越下越大,一時半會也停不下來,再看看他倆,都快淋成落湯雞了。彭磊便在茅屋裏找了些現成的枯柴,燒起了一堆火,兩人圍坐在火堆前烘烤衣服。

彭磊的褲子前胸全都濕透了,王麗也好不到哪去,被雨點打濕的襯衫緊貼在身上,竟象是沒穿衣服似的,將少女玲珑的身材曲線全都勾勒凸顯無遺,緊勒在胸-部的白色小罩罩也顯現了出來,突出兩座小山似的肉團高聳在胸前,透過鈕扣間的縫隙,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肌-膚雪白的小肚皮,惹得彭磊心動不已。

剛才一路上被老師占盡了便宜,現在又被老師那有意無意的目光,注視在自已那突起的小乳鴿上,這讓王麗的小臉一陣陣地發燙,難爲情的把雙手放在了胸前,遮擋著老師那令人慌亂無比的眼神,小屁股也悄悄地挪開了一點。

看到王麗小心警惕的眼神,彭磊也發現自已有些過份了,虧自已還是個老師,哪有這樣色迷-迷地盯著女學生看的,也難怪王麗把自已當做了流氓老師,如避瘟疫似的躲著自已,這次要不是實在沒辦法,否則只怕她會永遠都躲著自已遠遠的。

可彭磊就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已,這幾個月來,他發現自已的欲-望越來越強烈,相應的自控能力也變得越來越差,一看到漂亮女人,就心癢癢的,和自已還是處男時的控制力大相徑庭。難道這都是因爲嘗到了女人的滋味,才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的?

爲了打破這種尴尬,彭磊點起一枝煙,和她聊起天來:“王麗,能不能告訴老師,老師在你心目中到底是個什幺樣的人?”

“你——老師你的心地善良,待人熱情,而且……人也長得很帥,學校裏好多女生都把你當成了她們的偶像,就是……”

王麗有些遲疑地看著他,彭老師不但人長得很英俊,而且還風趣幽默,自然就成了全校女生暗戀的對象了。鄉下的女孩子大多早熟,而正是情窦初開的她也經常幻想著能有一位象彭老師這樣的白馬王子愛上自已。而經過在縣城裏和彭老師接觸過的那幾天,特別是在出租車裏被老師撫摸過之後,她的心裏就有了老師的影子。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水靈和張婧都跟老師都有些不清不楚的,又聽許多女生私下裏議論老師的風流韻事,說彭老師身邊有好些個女人,甚至還爲了女人把社會上的一個小流氓給捅傷了。這一下徹底的把少女的美夢給擊碎了。從那之後,王麗就一直躲著彭磊,他在她心目中也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流氓老師。

“就是什幺?”

彭老師象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笑著追問道,“是不是覺得老師太風流太好色了,象個大色狼似的,連自已的女學生也敢調戲?”

王麗小臉一紅:“我可沒說,是你自已說的。”

彭磊哈哈笑道:“你是沒說,可你卻跟別人說我是個流氓老師,要別人小心一點,是不是?”

“好啊,水靈這家夥又把我給出賣了,回頭我非找她算帳不可。”

王麗氣鼓鼓地擡起了頭來,直視著彭磊的眼睛,“好,我承認我說了,你本來就是個流氓老師,上次在出租車裏,你爲什幺……爲什幺摸人家的……”

一說到這裏,王麗就委屈得想哭,眼圈也跟著紅了。

彭磊慌道:“那件事是老師不對,王麗你放心,以後老師再也不會這樣了,老師向你保證。”

王麗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彭磊:“真的?我不信,”

彭磊伸手往天上一指,一臉嚴肅道:“老師對天發誓,要是下次我再欺負我們美女可愛的王麗同學,就讓我出門被車撞死,下河被水淹死,吃飯被飯噎死……”

“老師,我相信你還不行嗎?誰讓你發這種毒誓的?呸呸呸!”

王麗焦急地朝右手掌心連呵了三口氣,探過身子來捂住了他的嘴。

王麗的小手溫熱柔軟,彭磊忍不住在她掌心輕輕吻了一下,王麗立刻醒悟過來,發現自已的整個身子都快趴到老師身上去了,急忙象觸電一樣縮回了手,小臉滾燙燙地不敢看他,不過語氣裏卻不經意地帶著一股撒嬌的味道了:“剛剛還說不欺負我,一轉眼又來欺負人家了。”

“沒有,老師只是想告訴你,你真的很可愛,也很漂亮。”

彭磊也帶著一絲調笑的味道打趣著她。

“真的嗎?算了,我哪有水靈張婧她們漂亮啊!”

王麗終于破啼爲笑,但一又想到父親逼她嫁人的事情,臉色也隨即暗了下來,緊咬著薄薄的嘴唇小心翼翼地問道,“老師,要是我爸爸不肯答應,你會不會真的把我拐跑了?”

“這個……”

這問題彭磊還真沒想過,也沒敢想,她可才只有十六歲,在法律上還屬于未成年少女,自已真要是把她帶走了,她父母只要一報案,自已就完了。

彭磊躊躅著問道:“王麗,那個來你家相親的男人你見過嗎?”

“見過,是個三十多歲的外地男人,在街上做倒菜生意的,聽說他還有個七八歲的兒子。有一次來咱們村裏倒菜的時侯見過他一次。”

彭磊氣得一拳砸在了竹籬笆上,媽的,一個三十多歲的菜販子,竟然也想娶十多歲的黃花大姑娘,這不是明目張膽的買賣人口嗎。

“老師,你還沒告訴我,要是我爸爸不肯答應,你真的願意帶我走嗎?我一分鍾也不想再呆在家裏,更不想嫁給那個臭男人。”

王麗一臉期待地看著彭磊,“我可以去打工掙錢,自已養活自已,等我攢夠了錢,我再接著讀書,以後也象老師一樣,當一名人民教師。”

望著楚楚可憐的王麗那一雙大眼睛裏滿含的期待,彭磊一咬牙:“好,老師答應你,就算拼了我這條老命,也不會讓你父親把你嫁給那個菜販子的。實在不行,老師就帶著你一起私奔。”

彭磊情急之下,‘私奔’兩個字都冒了出來。可王麗早已渾不在意了,原本已陷入絕望中的她,此刻驟然聽到老師的這番話,象黑暗中忽然見到了一盞明燈,興奮之下的王麗顧不得少女的衿持,合身撲到了老師的懷裏,在老師的臉上快速地親了一口:“老師,謝謝你!”

彭磊也沒想到這小姑娘竟然會撲到自已懷裏,更沒想她會主動地來親他,只覺得忽然間軟玉溫香抱滿懷,被火烤得滾燙的身子軟綿綿的偎在他懷裏,他甚至能感覺到那兩團堅挺的小肉包子抵在胸前所帶來的酥麻觸感,竟讓他一下子産生了某種很無恥地反應。

王麗也沒想到自已會這幺大膽,這一刻偎依在老師寬闊的胸膛裏,讓她感到無比的溫暖,更多的卻是說不清道不明的羞澀,使她象鴕鳥似的,把自已羞紅的小臉埋在他的肩膀上,恨不得永遠都這樣依靠在他懷裏才好。

可是清醒之後卻發現,他倆現在的這個姿勢也太過暧昧了,剛才忘情的一撲,使她整個的身子都投進了他的懷裏,雙手都繞在老師的脖子上,兩條腿也幾乎盤在了他的腰上,腹間更是被一樣堅硬火熱的物事給頂住了。

小姑娘雖然未經人事,可于這男女之別還是知道的,心下當然明白這是什幺東西了。頓時大羞,扭捏著剛想從老師懷裏掙脫下來,忽然發覺老師摟在自已腰上的手輕輕動了起來,沿著她的腰肢一直往上來回的摸索著,不一會就來到了她的腋窩處,只要再往旁邊挪動幾厘米,就是少女的高高隆起的禁忌之處了。

王麗的小心肝卟卟亂跳,老師這是做什幺,不會是又想要欺負我了吧?可是我該怎幺辦,拒絕他呢還是……王麗芳心內猶豫不決,身子也僵在了老師懷裏一動不動。

所幸老師的手只是在她的肩窩處稍做停留,就往上撫摸著她的秀發,慢慢地托起了她的小臉蛋,目光火辣辣的凝注在那兩片小巧的紅唇上,並緩緩的低下了頭……

啊!老師他這是要親我呢!王麗頓時又羞又慌,小臉被她灼熱的目光燒得滾燙,雙眼躲閃著他的目光,不得不羞答答地閉上了眼睛——此刻的彭磊也正在天人交戰之際,撫摸著女孩子光潔柔嫩的腰肢時,他確實猶豫了好一陣,看著王麗緊閉著雙眸,臉頰上泛著蘋果似的紅暈,好看的眼睫毛在他的注視下微微抖動著,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樣,實在是惹人憐愛不已。

他知道在這種時侯,小姑娘很容易因爲心懷感激而動情,更何況還是在這荒郊野外的小茅屋裏,外面還下著雨,可自已真要是這樣做了,好象也太那個趁人之危了吧?

君子不欺暗室;君子愛色,取之有道。

彭磊心中念念有詞,一低頭,在她的額頭輕輕地吻了一下,便快速的擡起頭來,把王麗扶到了一邊。

眼看著老師就要奪走了她的初吻,王麗又羞又怕,芳心內一片慌亂,象一團亂麻似的,可是卻又情不自禁地閉上眼睛,微微地翹起了雙唇等待著,可是等了很久,才感覺到老師的唇輕觸在自已額頭上那微微的一涼,但隨即自已已離開了老師的懷抱。

“走吧,雨已經停了,咱們也該出發了。”

彭磊笑著牽著她的手,將她扶了起來。

王麗凝望茅屋外,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雨已經停了,陽光也亮閃閃地從籬縫裏照了進來,一派明媚。

可是不知爲何,王麗的心裏卻泛起了一絲淡淡的哀怨。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