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諜日記


這是我的真實經曆,到現在回想起來仍然令人痛苦不堪。那年我二十七歲,
執行任務的時候又被捕了,爲了要從我嘴裏得到情報,他們連夜審問我。下面就
是我那時的淒慘遭遇。

“啊呀——啊!”刑房裏傳來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慘叫聲,不知那可
憐的女人正在遭受什麽樣的酷刑折磨。“滕小姐也想嘗嘗受刑的滋味嗎?”“隨
便你們!”我堅決地說。“給她上刑,好好伺候這位漂亮女士!”一幫打手上前
撕扯我的衣裙,盡管我拼命反抗,還是很快被扒個精光,內褲和襪子都沒剩下,
鮮嫩雪白的身子裸露無遺,我用雙手捂著自己的大奶子。打手揪著我的長發把我
拖進了刑訊室,光溜溜地扔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陰森恐怖的刑房裏,鎖鏈鐵鈎垂懸,滿屋遍布刑具。我看見血腥的刑架上高
吊著個赤條條、一絲不挂的姑娘。她的四肢被向兩邊分開綁著,身子呈“大”字
形挂在刑架上,旁邊燃著熾熱的火爐。姑娘的頭淒慘地垂在前面,濕發披散,面
無血色,柔弱的女兒之身到處都是鞭抽火燒的傷痕,可憐的姑娘早已受盡了酷刑,
看不出她是死是活。“嘩”一桶冷水把她的頭潑得向上一仰,姑娘發出了微弱的
呻吟聲,伸出香舌舔著枯裂嘴唇上的血水。打手從爐子裏抽出一根燒紅的鐵條,
扯起她的濕發吼道“快說!”姑娘無力地睜開雙眼,恐懼地看著那噴著火星的熾
紅鐵條,“不——不知道”。她也許被吊得渾身的骨頭都散架了,一點掙紮反抗
的力氣也沒有。這姑娘魔鬼般身材,纖腰豐臀,細皮嫩肉,渾身雪白。胸前一對
大乳房波高浪深,非常顯眼。她眼盯著打手把鐵條烙到自己左邊的大波上“哧—
—”“啊呀——”隨著一股煙霧騰起,姑娘發出了極其淒瀝的慘叫聲,頭不停地
左右搖擺。打手根本不理她的慘叫,扔下帶血的烙鐵,從爐子裏又抽出了一根通
紅的“哧——”地烙在她右邊的大波上“哎呀——嗷——”姑娘聲嘶力竭地嚎叫
著,頭猛然垂下,昏死過去了。“嘩”又是一桶冷水潑向她,姑娘的頭微微擡了
一下。打手把火爐拖近她的背後,用熾熱的爐火灼烤她白嫩的光身子。“小姐,
慢慢享受著,看你還能挺多久!”

年輕姑娘慘受毒刑蹂躏的場面使我感到驚恐,我曾因被捕兩次遭受過嚴刑拷
打,但沒見過如此殘忍地折磨女人。我能挺得住嗎?“來呀,把她吊起來!”打
手們一擁而上,用鐵鏈綁起我的四肢,把我赤條條地橫著往四個方向吊起來,胸
朝天背朝地,頭向後垂,長發散亂。我的雙乳被粗暴地抓捏著:“看見那條鞭子
了嗎!你這幺細皮嫩肉的能吃得消嗎?你會被抽成一堆爛肉!”我沒有回答,只
是緊緊地閉上了眼睛,決心挺住酷刑的折磨。煙頭燙在我的奶頭上,我制住了呻
吟。“給我狠狠地抽!讓她好好嘗嘗皮鞭的滋味!”五尺多長沾水的皮鞭掄了起
來,狠狠地抽向我光滑赤裸的身子“啪”一鞭子就從我的左胸脯直抽到右掖下,
“啪”我的大腿上也挨一鞭。“呃、唔——”我咬牙挺著,竭力憋住痛苦的呻吟,
疼痛使我渾身冒汗,嘴唇咬出了血“啪、啪、啪”皮鞭抽得一鞭比一鞭狠,一鞭
比一鞭重,巨大的痛楚遠遠超出我的想象。“啪——”抽打在光滑小腹上重重的
一鞭撕開了我的皮肉“啊呀——”我不由地大叫一聲,頭猛烈地左右搖晃。皮鞭
繼續雨點般“啪、啪、啪”抽打在我嬌嫩潔白的肉體上“嗚——啊——哎呀——”
劇烈的疼痛使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淒慘的嚎叫,抽過來一鞭子就使我嚎叫一聲
“啊——、啊——”刑房裏充滿了鞭子抽在皮肉上的噼啪聲和我的慘叫聲。皮鞭
不停地抽打,一鞭一股劇疼,一鞭一條血痕,有個打手還專門抽我兩腿分開露出
的陰部,那部位的疼痛極其劇烈,我不住地慘叫,頭痛苦地來回擺動,渾身上下
不一會就被抽得皮開肉綻。滲著鮮血的鞭痕漸漸地從我的掖下、乳房和後背漫延
到了全身,鮮血由血珠彙合成了血流,順著我潔白的身體一滴滴往下淌,交錯著
形成血網順著脊背和屁股滴下,皮鞭連抽了無數下,我快要疼死了。有人揪住我
的濕發使我仰起臉“小姐,快說!”我艱難而痛苦地搖了搖頭。我的頭發被汗水
和血水零亂地沾在額頭和臉頰上,渾身疼得要命。“怎幺也得挺住啊!”我想。

“來,一起伺候她!”各種刑具被用來同時折磨我——我的兩只大奶子被抻
進了夾棍中;纖細的手指間挨個被夾進了粗大的竹筷;皮鞭抽在我的陰蒂、陰唇
和大腿根。“啊——你們這幫變態狂!渾蛋!”我嗷嗷的慘叫聲不絕于耳。兩邊
握著竹筷的家夥用勁夾緊我的手指“啊、啊——”我受刑的左右手指筆直地張開,
大大地伸展出去。我想到了古代的拶指刑。抓著夾棍的打手用力壓著我的大奶子
“啊——哎呀——啊呀——”隨著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我發出了極其淒慘的叫聲。
這幺殘忍地夾壓我嬌嫩的乳房,使我疼極了,疼到心尖上。夾棍松了松又壓下去,
“啊——”我又是淒慘的嚎叫,夾棍反複夾壓著,奶子被壓扁了,變成了深紅色。
“啊,讓我死吧!”在女人這神經最集中、最敏感的性器官部位,我受到的是撕
心裂肺般的痛苦。鋼針刺進了我的乳頭,“啊——”我的頭猛烈地搖擺。第二根
針也刺進來了,“啊——”我又是一陣慘叫,頭已經無力搖擺了,只有不停地慘
叫。乳房連著女人的心啊,這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超過了所有那些刑具的折磨。
每次紮過後我都對自己說“如果再紮就招,實在受不了了”,但每次乳房被握住,
鋼針就要紮入的時候,我又想:“挺住這一次,也許這是最後一次了”。最後,
我的左右乳頭都被刺進了八、九根鋼針。燒紅的鐵條烙在我的腋下和胸脯上“啊
呀!”血和油都烙出來了。鋼針一根一根地釘進我塗成深紅色的每個尖指甲中
“啊呀——啊——”鉗子夾住我紅色的腳趾甲,猛地拔了下來“啊、啊呀——”
我的頭猛地仰起,淒厲地嚎叫,身子發出劇烈的顫抖。又拔下一顆趾甲,我又是
一陣慘叫“啊呀——”右腳的五個趾甲拔光了再逐個拔我的左腳,也拔光了。地
上到處流著血水。一根粗麻繩在我的陰道處來回摩擦,把那裏的嫩肉都拉掉了
“啊、啊、啊”我連續地嚎叫。夾著我左右手指的竹筷一直沒有停止過。在各種
刑具的同時折磨中,我幾次昏死過去,又幾次被澆醒。

“來呀,伺侯她更刺激的,讓滕小姐享受幾個高潮!”有人把金屬線纏到紮
在我兩個奶頭的鋼針上,一個打手快速地搖起了搖柄,立時,我的兩個奶子象被
紮上了萬根鋼針一樣難受,“啊?電刑!”隨著電流的加強,一股電流瞬間通過
我的奶頭和乳房竄入體內,電流像一把把利刃切割著我的神經和肉體,一股強烈
的刺疼和震顫傳遍全身,我身上的肉快速地抽搐,被捆綁的裸體上下亂顫,“啊
——啊——嗷”我淒厲地嚎叫著,天旋地轉,全身劇烈地顫抖,舌頭大了,嗓子
啞了,不一會我就昏死過去了。我被澆醒後,電刑又開始了。一根金屬棒插進我
的陰道,一直插到我的子宮。金屬棒通電了,強大的電流使子宮産生出猛烈的抽
搐,我感到的是內髒都在隨之抽動的漲酸麻般刺痛。我驟然瞪大了眼睛,身體向
上反弓起來,肚子和大腿周圍的肉由抽搐變成快速的劇烈痙攣“嗷啊——”那種
恐怖怪異的嚎叫,完全不像是從我的嘴裏發出來的。我什幺也看不見了,只有來
自天外的呼嚎在耳邊響著。打手見我要死過去了便停一會兒,等我恢複些再搖,
反反複複不知道多少次,殘酷的電刑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我已經叫不出聲來了,
全身癱軟汗水如雨,虛弱地喘息著,由于痛苦掙紮,手腕和腳腕被磨得鮮血淋漓。
我感到自己實在難以熬過這無盡的可怕蹂躏。然而,最殘忍至極的酷刑既不是皮
鞭的毒打,也不是下流的電刑,而是——一根燒得通紅的鐵條竟然插進了我的陰
道!咝咝的燒肉聲,縷縷的油煙頓時升起。“啊——”我又在聲嘶力竭的嚎叫中
昏死過去了。我被綁在刑椅上,他們先用木杠壓我的大腿“啊——”我慘叫著,
松了松又壓,反反複複地壓,死過去,潑醒了,老虎凳又開始了。木棍翹起來我
的小腿,一次就塞進去兩塊磚“啊——”又翹小腿,再塞磚——我叫著就死過去
了。

再次醒來後,我發現自己已經被雙手反綁,和那個飽受酷刑的姑娘一起高高
吊在刑架上。不同的是,他們是用麻繩從根部勒住我的奶子來吊著我的整個身子。
我的大奶子被勒得鼓漲起來,變成了深紫色,奶頭上仍然紮著鋼針。身下是熾熱
的火爐在灼烤著我的後背和屁股,火辣辣地疼,後仰的散發被燎得直響。我和姑
娘都痛苦萬分地呻吟著,淚流滿面。不知道被吊了多久,烤了多久,不時還有人
用皮鞭抽打我們兩個女人被烤得火辣辣的光身子。我覺得身子早已不是自己的了,
屬于自己的只有無法忍受的無邊痛苦,我唯求一死。就這樣,打手們不斷變換著
刑具和花樣反複地折磨我,殘暴的虐待持續了一整夜,皮鞭的呼嘯聲和我的慘叫
聲、哭嚎聲充斥著夜空。我不知道死去活來多少次,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了—
—但是,我終于挺住了這群魔鬼殘忍至極的折磨。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