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隨便做愛的世界

穿越到可以隨便做愛的世界


(一)
我迷迷糊糊地蘇醒過來,但隨即感到一陣頭痛,不禁呻吟了一聲。但身體下邊軟綿綿的非常舒服,我用左手摸了幾下,同樣是軟綿綿,是床墊,我正躺在一張床上!
“我現在是在那裏?是在自己家裏嗎?”
睜開眼睛,刺眼的燈光令我馬上合上,過了一會才漸漸適應。
環目四顧,這間睡房裝飾很簡單,就一張床,一個床頭櫃和一個衣櫃,而在正對床的牆上還有一幅西洋風景畫。床頭櫃上放著水杯、鬧鍾等等雜物,還插著一瓶假花,鬧鍾顯示時間是晚上十點左右。再看,房間的窗戶外,是一片靜寂的夜空,看不到有其他景色。這樣判斷,我是在一個高層住宅裏邊。
但是,這裏並不是我居住的地方。
我連忙摸摸自己身上,T恤西褲都在,但沒有鞋祙,應該是有人幫我脫了。
再摸一摸,手機和錢包都沒有了,我不禁暗罵一句。但現在也沒有辦法,在床上坐起來,雖然頭還痛著,但我開始思考,我是誰,爲什幺在這裏。
我叫陳瀛威,在一間食品公司當市場主管,平時一個人住……很快我過往的一切映入腦海,看來我沒有失憶。而我最近一個記憶,是過馬路回家……一輛車亮著車頭燈沖了過來……我嚇得不知所措……然後就是一陣眩目的白光和巨痛……我應該是被車撞了?連忙再摸摸四肢,除了頭痛,身體沒有其他地方受傷,這更不可能,撞了車身體會一點事都沒有?還是我太幸運了?
但我的運氣一直很一般,不然女朋友也不會離開我了,我搖搖頭想將思緒集中一些,然後下床走走核實一下身體的情況,隨便翻翻錢包手機在不在房間的櫃子裏邊,忽然,房間門打開了……誰要進來?是醫生?員警?父母?朋友?同事?甚至是老闆?但門完全打開之後,我驚呆了,探身進來的居然是一個二十多歲左右的美女,而且……美女身上居然是全裸的!
嚴格來說她不是全裸,因爲下體還穿著一條黑色的小內褲,但除此之外,再無寸縷。她精緻的面容,高挑的身材,豐滿的乳房,修長的雙腿和平坦的小腹,藕臂蔥指,還有一頭長發,全都無遮無擋地映入我眼簾中……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古怪,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頭腦裏一片混亂,下體自然也不爭氣地挺了起來。
而更怪的是,她的表情,絲毫沒有因爲我看見了她的裸體而害羞而尖叫,看上去還很高興,轉身說了一句我差點崩潰的說話:“老公快來!他醒了!”
我靠!老公!!
這個女人和其他男人一起串通抓奸勒索!一定是了!全裸的目的是好栽贓!
我雖然好色,但色心還是要讓位于理智!想也不用多想,我連忙從床上躍起,沖到窗邊看可不可以鑽出去!
“啊!你幹什幺呀!這是十樓呀!”那個美女沖了過來,伸手拉著我。
“媽的,借故倚在我身上,靠!百分百是想抓奸!”我心裏雖然這樣想,但手臂讓美女抓住,肘彎處碰到她的乳房……不單又大又軟,彈性還相當好,我本來有些低頭的小弟弟又腫了起來,腦上一缺血,我整個人不爭氣地軟了下來……一個人影沖進了房間,在我身後抱住我,我想掙紮,但這個男人力氣太大,我完全動不了,然後他用力一甩,我整個人被甩回到床上……我驚魂未定地躺在床上擡頭一看,甩我的是一個長相還算英俊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倒也完整,而且有些驚訝地望著我,而那個女人表情同樣驚愕,站在他身後。媽的,如果讓我和這個女人上床,之後再抓奸我也認了,但現在……現在抓奸的真是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
“好了,算我倒楣,但我是個窮鬼,沒錢,而且我又沒搞過你老婆,脫了衣服進來就他媽想誣陷我,你們想勒索多少?!”
居然是一陣沉默,這對男女表情一陣錯愕,而且不像是裝出來的。我正奇怪,那個男人開口了:“朋友,你在說什幺呀?什幺勒索?”
“你們不是想抓住我,想捉我奸,然後想勒索我幺?”
“朋友你胡說什幺呀,我和穎芝回家的時候在路上看見你昏迷過去,所以將你帶回來的。”
“哦?昏迷?在什幺地方?”
“就在回這裏的山路上呀,當時周圍完全沒有人,就你一個人躺在馬路上,我就將你放在車上帶了回來,然後把你鞋子脫了讓你睡在客房裏。”
“是這樣?那你們發現了我爲什幺不報警或者報120,直接就將我接回來?”
陌生人之間,居然有這種信任?發現有人昏迷不是馬上開車離開已經算難得了,居然還帶回自己家裏休息?太奇怪了。
“報警?沒有必要吧,我看你身體上又沒有受傷只是昏迷了過去,商量後感覺先帶你回家休息一下,如果要報警還是等你醒來再報吧。”
“那你們有看見我的錢包和手機嗎?”
“沒有呀!我們沒有碰你的東西。”
我被車撞的地方明明是鬧市,怎幺會躺在一條山路上,肯定是那個肇事司機以爲我死了,將我放進車裏找個沒有人的地方扔下來,而且還把我身上的東西摸走了。嗯,一定是!想想如果身體沒事,還是先溜了再說。
“那這裏是什幺地方?”
“這裏是彙喜社區呀!這是B幢1011房。”這次是那個妻子穎芝的回答。
彙喜?沒印象城市內有這個社區,罷了,反正房地産商起的名字亂七八糟,我那記得住那幺多。
“那這個社區是在那個區?那條路上?靠近那裏?”
“區?這裏第三區,這個社區是新婚分配的房子呀”這是穎芝說的。
第三區?什幺鬼名?我還第五十一區了,還有,新婚分配?現在還有新婚分房這種福利?
“新婚分房?你們是政府單位還是事業單位?居然還有房屋分配?”我問道-這兩夫妻面面相觑,男的說:“什幺政府單位什幺事業單位?所有人如果結婚的話政府都會分配一套房子呀,彙喜社區就是這個目的建設的。”
我心裏一震,隱隱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妥:“那你們有電話幺?借我打打我打給朋友!”
“嗯”穎芝出去一會,轉身拿了一個手機給我,我擡起頭接手機的時候,看見她仍然是近乎全裸,而且絲毫沒有因爲有生人在而有所遮掩和害羞,我盯著她的雙乳看了幾眼,她也沒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覺。而且她的丈夫更是沒有半點不自然。
我拿著手機,一樣是觸屏式,但上邊居然沒有牌子,和我以前的手機一樣,鎖了鍵盤之後手機面可以當鏡子,我借機端詳了一下,自己的外貌倒沒變。然後我把鍵盤弄了出來,按了號碼,電話裏沒有發應,一會兒才有一把女聲出來:對不起,你撥的號碼是空號!“我心裏一震,又換了一個號碼再撥……”對不起,你撥的號碼是空號!“再換一個”對不起,你撥的號碼是空號!“我徹底崩潰了,把手機一扔,然後躺在床上。
“這位兄弟,我看你可能撞了車或者什幺原因受了刺激,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了,不著急,我們把你帶回來,就會盡主人家的本份。”
“是呀,在找到你的親人之前。如果沒有地方去,你可以一直住下去,反正我們就只有兩個人,沒關系的。”
我心裏很亂,我意識到我可能到了一個古怪的地方,這個妻子奇怪的表現,還有這番更古怪的對話,對一個陌生人居然如此熱情?
但這對夫妻說話時的表情不像是作僞,我心裏盤算了一下,有了一個想法。
我摸著自己的頭,僞裝成痛苦的樣子,說:“可能,可能我剛才讓車撞了一下,老實說,除了我的名字,我現在都記不起其他東西。現在意識還很混亂,不過幸好沒有受什幺傷。總之,真要多謝你們救了我。”
“那裏,小事,這有什幺值得多謝的。”這對夫妻都笑了起來。
“剛才你是受了驚嚇吧,也難怪,讓車撞了,剛醒的時候可能不適應。”穎芝說道。
“是呀,可能剛醒的時候太緊張,嚇著兩位了……”
“沒事,你清醒了就好。”
看起來這對夫妻沒有什幺機心,都很單純,接下來自然就要拉拉關系。
“對了,我知道嫂子叫穎芝,請問大哥什幺稱呼?”
“我叫張勇,我妻子叫許穎芝,兄弟你了?”
“我叫陳亞一”這個當然是信口胡謅的假名……“那我就叫一聲張哥和嫂子了。”
“哈哈,那我們叫你亞一吧。”
“恕我冒昧,張哥你是做那個行業的?”
“哦,我是生産主管,負責看顧生産線的,穎芝以前是行政,但結婚之後就辭職了。”
“哈哈,嫂子當全職太太了?真幸福。”
“全職太太?女性結婚之後就要辭職回家,這是傳統呀,也是政府規定的。”
我腦海裏“嗡”一聲,我似乎想到發生了什幺事情。在我的那個城市,或者那個世界,不可能有這種新婚夫妻分配房,更不可能有這種女性結婚後就要辭職的規定!除非,這個不是我以前所在的世界。
于是我試探著再問了一下。
“這個彙喜社區是專門給新婚夫妻分配的社區?有什幺條件嘛?”
“什幺條件?嗯,政府規定領了結婚證後的夫妻,3個月內就可以來選房入住,沒有其他要求,如果有條件,啊,需要沒有任何犯罪紀律的新婚夫妻。”
“那,不用錢幺?”
“錢?房子哪用錢……如果你說要錢,那幺水電費還有煤氣網路和管理費是要我們自己出的。”……尼瑪,一句“房子哪用錢”幾乎是會心一擊……擊得我一陣眩暈,百般滋味在心頭……“我看亞一你還沒有結婚吧,你以後結婚了,說不定就是鄰居了。”穎芝笑道。
我機械地點點頭,擠出一點笑容,看著仍然是近乎全裸的穎芝。
這個妻子全裸,難道,也是這個世界的規定,或者風俗?!如果是這樣的話……不禁心中一陣興奮。
“那這位太太……她爲何……”我再試探著問道。
那個丈夫看看自己妻子,妻子也上上下下看看自己,似乎在找有什幺地方失禮了,整個表情好像沒有把身上的裸露當一回事。
“我有什幺不妥幺?”穎芝奇怪地詢問……“她身上沒穿衣服?”我乾脆直說了。
“沒穿?”兩夫妻的表情非常奇怪,好像他們沒有任何不正常,反而是我在問一個很無知的問題。
“我在家裏都是這樣的呀。”
“家裏?沒錯你是在家裏,但,有我這個外人在呀。”想不到兩夫妻居然對視而笑,穎芝還嗔道:“這有什幺呀。”
張勇也笑接腔:“亞一你太見外了,我明白你意思,畢竟我們之前不認識,可能有些唐突。不過這有什幺,穎芝在家裏就是這樣,而且她以前的公司女員工都是裸體上班的。”
……女……員……工……裸……裸……體……上……上……上班……?!
又是會心一擊,尼碼這是某國AV的內容呀!怎幺他說出來可以如此輕描淡寫?!現在我說不出半句話,心底不知是竊喜還是……但一個念頭是清醒的,這個肯定不是我原來的世界!撞車的時候,難道我穿越了!
張勇看見我的表情很奇怪,還在解釋:“亞一你沒聽過?雖然要女員工所有工作時間裸體的公司是不太多,但也有幾家知名的,其他公司,一般也會要求女員工一個星期裸體一次或者一個月裸體幾天呀!”
“是呀,現在政府窗口部門,也要求接待市民的女員工每周裸體一天的。”
穎芝也接話解釋道。
這個不但不是我原來的世界,而且這個世界看得出沒有那種男女之間的羞恥感和道德觀,女性在任何人面前都可以隨便裸露身體!
我心中不由得一陣興奮。但是……還有一個可能性,純屬是有人在作弄我。
因爲到目前爲止,所有的判斷都來源于這對夫妻的一面之辭。
但如果是作弄我,我想不出認識的人會有誰開如此大的玩笑。說這對夫妻精神錯亂,看上去又不像,說的話內容雖然荒謬,但談吐言辭思路還是很清晰。可能我的表情太古怪,這對夫妻小聲商量了幾句,張勇笑道:“亞一兄弟,你休息吧,我看你累了,明天早上我上班之後穎芝再叫醒你吧。一切等明天再說吧。”
“好的,謝謝大哥和嫂子。”看著許穎芝出去的時候,豐滿的乳房一步一搖,我下身又傳來硬梆梆的感覺……但我還是把色心收斂了,利用這時間思考一下,是不是真的穿越了。
如果真是穿越了,就會有大問題,我如何在完全陌生的環境生存下去?不過這裏的生活環境看來與我原來的世界沒有太大區別,或者找份工作謀生也不是什幺難事。想到這裏我舒了一口氣,下了床,走到窗口前看看附近的環境,想再思考一下,但一向下望,卻完全讓眼前的情景嚇呆了-樓下是一片工地,晚上停工,但一邊的兩層建築工人居住的工棚仍然燈火通明。在工地的入口附近,有幾間出售煙酒零食的小店,晚上下班的工人三三兩兩圍座,中間放些啤酒花生什幺的,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旁邊居然有人在表演活春宮……而且不是一對,是三對!!沒錯,就是在露天交媾的,雖然旁邊就有十幾個人,但他們看上去一點也不在意!
我定定神,心想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再定睛看下去,仍然是三對男女在交媾!其中一對交媾完了,那個男的抱住女的再亂摸了一陣,然後拉起褲子回到其中一夥人之中繼續飲酒,而女的則全身裸體地向我所在這幢樓走過來,邊走邊理做愛後淩亂的頭發。
接下來一幕我更是驚呆得口都合不上,一輛小車在工地門前駛過,幾個正在喝酒的工人沖了出來把車攔住拉開車門,從裏邊拖出一個年輕的美女,也沒多說,直接按在車前蓋上,把美女的裙子一掀就幹了起來!整個過程女人完全沒有反抗。
而小車駕駛位置上下來一個男人,看著自己車上的女伴被人強奸,但毫無反應,倚在車門前抽煙。
對于我來說,到底是到了性愛的天堂?還是只是看到了地獄散布的假像?!
更要命的是,下邊一個人操完之後,又走來第二個……繼續幹著美女,美女絲毫沒有反抗和拒絕的表現,而且看得出很享受,而那個開車的男人也繼續抽煙,無動于衷。
前後總共有三個男人操了那個美女……開車者才上去扶起她,幫她穿好衣服,上車之前,甚至還和輪奸她的幾個男人打招呼。
我實在按捺不住要把事情搞清楚的沖動,打開了房間門想找張勇他們再問清楚。但客廳卻找不到人,而客廳的裝修倒也正常,都是沙發茶幾電視什幺的,客廳靠近陽台是飯廳,但陽台旁邊卻有一個透明落地玻璃做的浴室,我可以通過玻璃看到外邊,換言之,外邊的人也可以通過玻璃看見誰在洗澡。
而客廳牆上挂著一幅裝飾畫,是從床上的俯視角度,上邊是兩夫妻正在用傳統的女下式交媾,可以看見張勇的陰莖插入到穎芝體內……而穎芝的一對豐乳也很有動感……這種畫可以公然挂在自己客廳……我又一次被震驚到了。
我聽到男女交配的呻吟聲,從房子的另外一邊傳過來的,我蹑手蹑腳走過去,果然是他們兩夫妻的睡房,而且沒有關房門!在床上穎芝正在用女上位交媾,身體前後搖擺,張勇躺在下邊,伸出雙手揉搓著妻子的一對豐乳。床後邊,大落地窗沒有拉窗簾,是完全敞開的。他們也不在乎可能讓外邊的人看見。
估計是剛剛開始,穎芝的動作幅度並不大,只是輕輕搖擺,兩夫妻之間還可以對話。
“這個亞一好怪呀。”穎芝握住摸著自己乳房的老公的手,說道。
“哈哈,是個有點古怪的人。”
“好像什幺也不知道。”
“不管了,等他恢複了再走就是了。”
“嗯,老公,我想明天早上讓他玩玩。”
“好呀,等我上班之後吧。讓他盡情玩玩你,”張勇把手放在自己妻子腰間,加大了抽插速度,穎芝的一對豐乳此時也晃動得更加厲害。“你最令人吸引的就是一對奶子,看我討的這個老婆有多幺好玩。”
“老公,別說了,好好操我吧……”穎芝嬌嗲道,然後,兩夫妻性器官深入接觸的聲音和穎芝嬌柔的呻吟聲開始傳過來……我此時的心底不知是興奮還是驚喜,賢伉俪的待客之道果然是熱情呀……如果這新世界,可以隨便操美女,也是一個不錯的所在…既來之則安之,更何況,有這種大美女……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