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補完計畫 (序+1)

人類補完計畫 (序+1)





這是在西元3216年,距今千年後的遙遠未來屬于人類的故事。



--------------------------------

姓名:蘇炎理[傳承許可]

稱號:無

--------------------------------

「哈哈哈哈──」

看著淡金色的『傳承許可』,蘇炎理亢奮的朝空氣狠狠揮拳。

那是從合金腕帶上射出的虛擬投影,也是他經過無數考核、力壓這屆衆多競爭者奪下勝利的資格證明!

智慧、體魄、學習力和創新力等複合能力,嚴格評價受審者作爲人類在各項領域價值後對其中優異者予以許可的權利。

其名爲──傳承許可權。

取得此資格的男性會被判定其遺傳基因具備強力傳承價值,在與女性的性自主權進行判定時具備優先性,用白話點的方式來講就是強暴許可證!

「小蠻!我合格了!」

推開家門興沖沖的高聲喊著,踢掉鞋子跑到客廳處大吼大叫,對此,沙發上的倩影只是慢悠悠打了個呵欠。

墨玉般瞳眸微瞇盯著螢幕,柔順長髮于空調吹送下緩緩飄動,雪白肌膚在純黑色吊肩睡衣搭襯下晃眼的讓人直想咬上一口。

滑嫩修長雙腿交疊搭在沙發扶手上,右手無趣托著她那精緻的臉頰,高聳挺拔的雙峰將單薄布料撐得高高鼓起,驚人的火辣曲線足以在第一時間奪走所有目光。

「小蠻!我合格了!」

沈默片刻,沒得到期望中反應的他跑到少女與螢幕間強硬地奪走注意,再次亢奮喊道。

「……喔。」

興致缺缺應付式哼了聲,被喚作小蠻的少女揚了揚小巧下巴示意眼前障礙物挪開。

高舉雙手緩緩放下,蘇炎理失落的讓開視線,走近沙發搬開少女誘人的雙腿擠了進去,隨後駕輕就熟地伸手按在那高聳的酥胸上。

被襲胸的小蠻也沒什幺反應,換了個姿勢把雙腿改搭到少年肩上,絲毫不在意自己裙襬撩起春光外露的危險模樣。

沒有猴急的揉捏,只是靜靜品味那沈甸甸的香膩飽滿,一陣後似乎是不滿足于隔著布料碰觸,他伸手將少女裸肩上的繫帶挑落,頓時,少女沖擊力十足的玉裸上身就這幺曝露在空氣中。

再次抓住那無法掌握一手掌握且再無絲毫阻礙的火辣爆乳,蘇炎理這才拉過少女皓腕上的合金腕帶,擺弄一陣後,屬于少女的投影就這幺顯示出來。



--------------------------------

姓名:蘇月蠻

稱號:爆乳小辣椒

[戰績]

受孕次數17回。

內射次數3081回。

嚥精次數3223回。

顔射次數7291回。

乳交次數9979回。

足交次數761回。



[重要紀錄]

初夜對象:俞肖頻

初吻對象:林常

初次嚥精對象:俞肖倉

初次顔射對象:俞肖倉

初次乳交對象:王大山

初孕對象:許浩

總計已被1673名不同男性強暴過。



--------------------------------



怵目驚心的戰績,真正意義上的千人枕。這是小蠻在13歲生日解除豁免資格後,從四年前直至今日的不堪紀錄。

「只過了三個月吧?居然就多受孕了兩次?」

眨了眨眼,儘管三年間早已見慣不慣,但這次少女被別的男人強暴到懷孕的效率依舊令蘇炎理感到莫名不快。

「還記得之前那個《萬人乳姦企劃》嗎?」

拍了拍胸前對方越揉越放肆的賊手進行抗議,小蠻妩媚面龐不快的說道。

聽到《萬人乳姦企劃》蘇炎理露出恍然之色,那是半年前一個熱門綜藝節目發起的星域級大型企劃,他們有計畫綁架了這片星域上被票選胸型最出色的一萬名少女,並全程直播強迫她們乳交的紀錄影片。

自然,那些家夥全都持有傳承許可。

小蠻就是被擄走少女們的其中一人,當時她在超人氣爆乳美少女海選中被票選爲第74名,若非中途被前來監督的贊助商看上抓去潛規則說不定排名還能更高。

「那期節目最近正式播映了,其中我的片段似乎大受好評,造成前陣子被一堆人盯上的情況。」

蘇炎理再次眨了眨眼,對此倒是不覺得意外。

畢竟小蠻不論臉蛋、身材或氣質都是萬分吸引男人的極品,就算是不容易受孕的體質,在被瘋狂強姦三個月後接連中標兩次也就可以理解了。

這樣驚人的侵犯頻率,也就小蠻13歲剛開始那時和受刑那兩次能比。

「這次孩子的爸爸呢……一個叫泰洛一個叫黃敏浩,雖然和以前一樣確認受孕滿周後就用生命傳送儀器轉移走了,但看影像肯定都會是健康的孩子呢~」

慵懶的紅潤唇瓣繼續細數遭遇,也因此沒注意到蘇炎理那越發微妙的臉色。

「那個泰洛離開前居然還扯什幺『喜歡的是妳的臉不是妳的胸』?笑死人了,一個一上來就猴急壓住我連打三次奶砲的家夥,居然還有臉……嗚──啾嗚嗯嗯……」

強吻住那不斷吐出惡劣話語的煩人小嘴,蘇炎理一邊粗暴揉捏小蠻那對不知夾過多少男人肉棒的火辣爆乳、一邊舔吮小嘴內不知被多少男人用肉棒攪弄過的粉嫩香舌。

無法理解的郁悶情感累積在胸口,這是獨屬于蘇炎理自己的返祖病症。

三年前的那天,抱起渾身赤裸沾滿數不清男人精液昏厥過去的小蠻,這病也第一次被觸發。

那天起,他不再叫她姊姊。







---------------------------------------------------------

第一章泳池嬉戲



「起床了。」

早晨,駕輕就熟進入少女房間,蘇炎理爬上床一邊喊一邊輕輕拍打小蠻的俏臉。

只是用手拍打自然不需要爬上床,正「啪、啪、啪──」在那絕色面龐上輕輕甩打著的是他的肉棒。

「嗯……姆……再睡一下就好……」

慵懶的呢喃說不出的妩媚動人,于是他變本加厲將少女身上本就淩亂的繫肩睡衣扯下,熟練地挺腰把肉棒送進那對渾圓飽滿的爆乳間。

會選這樣單薄的吊肩繫帶睡衣,本就是爲了方便他自己隨時乳姦而特意挑選的,腰身擺動,淫靡的撞擊聲輕慢響徹在這處陽光灑落的溫馨房間。

璎珞如被驟雨急打的花蕾般亂顫,就這幺被蘇炎理騁馳了好一陣後小蠻總算醒轉過來,墨玉般的雙眸惺忪睜開,正對上不斷從她乳溝中探頭的男人兇物。

迷糊了幾秒後終于掌握住現況,隨即就被轉移目標的肉棒直直戳在紅潤的唇瓣上。

塗抹唇膏般地劃著圈,抹弄了幾回後再頂開小嘴探入其中,尋著那丁香小舌後戳到上頭來回劃弄,彷彿在用肉棒舔舐少女的香舌般。

「啾……嗚……呸!」

吐出口中的不速之客,小蠻手腳並用把騎在自己身上的色狼一把推下床去。

猶不解氣的用白嫩嫩玉足踹了趴地上裝死的蘇炎理幾腳,她沒好氣把被脫到腰間的繫帶拉回肩上,下床走進洗簌間「磅!」的把門關上。

「痛痛痛……欸這就放過了?」

有些意外于少女今天的好說話,蘇炎理抓了抓腦袋慢悠悠從地上爬起。

雖然不是第一次做這乳口雙姦的晨間襲擊,但有著起床氣的小蠻以往可都是不打到自己求饒不罷休的……

興許是被自己玩習慣了?

自戀的怪笑兩聲,看著洗簌間內隔著毛玻璃的曼妙身影想了想還是沒選擇追擊,隨意撸幾下後把剛剛積蓄的精液盡數噴到少女被單上。

去到陽台把弄髒的被褥扔給家務機器人清洗,回到走廊正好遇上簌洗完的小蠻。

換下輕薄吊肩睡衣的她身上穿著簡單的T恤和牛仔褲,牛仔褲如何作爲時尚門外漢的蘇炎理不敢多說,但那件輕快風格的T恤他卻可以拍胸保證絕對是下擺加長的特別訂製款。

至少自己從沒見過有哪件通常款的T恤穿在小蠻身上不被撐成露臍裝的。

腦袋想著這種事的蘇炎理手上也沒閑著,右手相當自然環過少女纖細的腰身將之扯進自己懷中。

渾圓爆乳在男人堅實胸膛上被壓迫成誘人的扁圓,極致軟膩在刻意掙弄下很是銷魂的給擠弄成各種形狀,小腹心下一陣火熱低頭就想去吻少女柔軟的唇瓣,卻在將將貼上時給只白嫩嫩的小手反扳著臉推到一邊。

「等等就要上工了,小炎你給我安分點!」

沒好氣的空呸了聲,小蠻俏臉滿是不悅。

「上工?反正我也拿到傳承權了,乾脆──」

「內線交易小心被警察抓去關吶?你就算了,我可不想再被壓去做社會勞動……」

想起不快遭遇的俏臉露出毫不掩飾的嫌棄。

草草用過早餐也彈出保護解除的最後倒數,少女看著身旁拿著叉子有一下沒一下戳著荷包蛋鬧彆扭的蘇炎理有些無奈。

那個叫做NTR的上古疾病也不知道是什幺鬼東西,親近女性被自己以外男人襲擊就會變得激動?要是在現代普及全人類男性還不通通激動到心髒病發?

真不知道上古人類是怎幺活下來的。

「好啦!出門了!」

在玄關穿好鞋子後墊著腳尖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高聳雙峰把T恤撐的高高鼓起晃人眼花,眼看小蠻開門走出,蘇炎理也只能歎息著跟上。

「有想去哪裏玩嗎?」

女性在豁免外期間除非已處在交媾狀態,否則會被限制必須位在男性數量一定標準上的公共地點,這是爲了禁止消極躲藏策略。

當然可以的話還是希望盡可能選擇遊樂場、登山或單車競技之類活動,雖然人不少但被襲擊的機率卻低的多,僅次于雪山攀登和海底浮潛。

「嗯,這幺說的話今天挺熱的呢。」

小蠻有些色氣的拉了拉領口說到。

「……欸?」

蘇炎理心中湧起不妙的預感。



……



嘩啦!

「呀哈哈哈!好久沒來泳池玩啦!」

大片雪白嬌軀毫不吝啬的曝露出,單薄的黑色比基尼將少女火辣身段映襯的性感萬分。

穿著泳褲的蘇炎理在岸上頭疼的用手摀著臉。

「小炎下來啊!來遊泳池不下水只會讓人覺得腦袋有病喔!」

這丫頭挑這種地方絕對是故意的!

修長玉腿輕踢濺開水花零落,無一絲贅肉的白嫩併攏間甚至看不到一點縫隙,水中光影輕漾間絕色風情肆無忌憚的綻放。

窈窕纖腰盈擺騰挪,讓人忍不住遐想強按在身上逼迫扭動時會是怎樣的銷魂。嬌媚的臉蛋巧笑媚眨,想必不論相許的迎合或強迫的羞憤都是絕景。

最誘人的那對爆乳更是無挑剔處,連讚頌都顯多余,掏出肉棒插入那如最上等天鵝絨般的雪膩間,像條發情公狗般瘋狂抽送是唯一也是最應當做的事。

每個男人性癖或許有所不同,但只在此處卻是人人趨于相同──至少到目前每個享用過小蠻嬌軀的男人們都一個不漏的逼她打過奶砲,更有超過七成人數第一次襲擊就是弄在少女迷人的乳溝內。

持有被侵犯率達全星域女性前30%才能拿到的稱號資格,被稱做爆乳小辣椒的她就是這樣等級的尤物。

──短短四年內就被迫幫男人打了整整9979回奶砲的數據可不是紀錄假的。

『要不是許可權沒考過,我一定幹到她懷孕!』

隱約聽見周遭傳來許多類似這內容的男人碎語,環視四周那一雙雙被撩撥到發綠的目光,蘇炎理只覺越發的頭疼。

居然來這種隨時都可能有傳承許可的家夥出沒的公衆場所,就算下一秒小蠻被拖上岸強姦他都不會感到意外。



由于這裏屬于SPA型休閑泳池,不僅水溫屬常溫在出入口濾水處更附設有粒子級淨化裝置,故不強制戴泳帽跟泳鏡。

小蠻也沒有戴那些泳具,遊了一個來回的她臉蛋紅潤的輕喘著靠到岸邊,黑色長髮濕潤的披散在雪白裸肩上說不出誘人。

水滴悄然的沿著姣好的身材曲線滑落,雙手撐在岸邊仰起上半身,兩顆渾圓的爆乳相當吸睛的在這姿勢下勾勒出傲人深溝,引的四周口哨聲四起。

這副逼人勃起的美景也成功奪回蘇炎理的目光,口唇乾燥剛想說什幺,一個剛從入口進入的金髮男已是雙眼發亮的脫下泳褲朝池中的小蠻走去。

「哼!讓你眼睛亂看……嗯?」

微擡著下巴驕傲看著蘇炎理被自己撩到目不轉睛的火辣目光,小蠻正得意卻感覺到一陣陰影罩落,眨了眨眼回過頭,便看到一根猙獰棍狀物近距離的直指著自己。

上半身稍稍後仰著拉開距離,這才看清是個正在蹲身坐到她身前岸邊金髮男子。

已經失去泳褲束縛的昂揚肉棒隨著動作甩動亂晃,在把腳踏入泳池時由于距離太近還不慎劃過她嬌美臉蛋。

坐穩後的對方駕輕就熟摟住少女滑膩的水蛇腰身、將仍後仰著的曼妙嬌軀扯入懷內。當撲騰水花的小蠻好不容易回複平衡時,看到的便是因爲兩人高低差而正對著她那對爆乳的男人肉棒的挺入!

「疑?欸……等等!」

脹硬的菇狀頭相當輕易擠開乳球插入溝中,甚至不需要從下方挺進,小蠻傲人的胸圍足以支持男人正面在她高聳胸脯中抽送。

「STOP!STOP──沒聽到嗎?你、你這混蛋!」

柔軟如最上等天鵝絨的包覆感融化著理智,那個金髮男就像是沒聽到少女嗔罵聲般一個勁沈浸在腹肌鍛鍊的運動裏,將眼前至極銷魂的恩物幹弄成各種形狀,戳搗擠壓的享用那對爆乳的每一處軟膩。

這一瞬間發生了太多事,剛剛還恣意從容的蘇月蠻,卻只三句話功夫就被路人把肉棒送進乳溝裏前後的動,讓那金髮男成爲今日繼蘇炎理後第二個享用她乳交侍奉的男人。

對方的動作既靈巧又老練,不僅無需先用手抓住胸部只憑動腰就精準插入其中,此刻更是如驟雨催花般乳姦騁馳著將頂端嬌嫩蓓蕾幹得抛晃亂顫,顯露出其豐富經驗與遊刃有余的情調。

四周聚焦來的目光很是火熱,不少男人紛紛露出解氣表情的欣賞起小蠻被猥亵的嬌媚模樣,連待命的救生員也只是擡起腕表朝這邊掃了下,確認金髮男確實持有傳承許可身份後便安心地跟著欣賞起來。

──心愛的人在衆目睽睽之下被其他男人幹奶子是個怎樣的滋味?

對這個問題蘇炎理大概是最有資格回答的,但他現在一個字都不想說。

「停、停下來!不準再動──」

惱怒的嬌嗔與纏綿的撞擊在這處室內泳池譜成一曲撩人春畫,小蠻的掙紮並不激烈,金髮男只是稍微粗暴些便把她摁了住,一邊挺腰幹乳一邊用雙手在那香汗淋漓的迷人嬌軀上到處遊走,貫徹著姦淫乳掠的亵渎方針。

胸衣在連串的激烈撞擊中鬆脫開、豐膩飽滿就這樣完全坦承在衆人眼前,連警衛室警衛都忍不住把監視器鏡頭轉向被金髮男按在泳池扶手梯上瘋狂乳姦的小蠻。

惆怅的綠意堵塞心中,蘇炎理就這幺百般無趣的站在一旁看著眼前淫戲。

「呀──好黏、好臭……混、混蛋,要射之前先說一聲啊!」

被無預兆噴在乳溝內,小蠻氣惱的將對方射過後半軟下的陰莖從自己胸前撥開。

那金髮男也不在意,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便提起泳褲心滿意足的走開,扔下少女獨自處理那給射的一蹋糊塗的胸前。

「哇嗚──這家夥到底積了多久沒射了?噴的人家全身都是,超差勁!」

被路人乳姦後的小蠻一邊埋怨一邊去掬泳池水清洗殘留在乳溝間的精液,沖個大概後才在四周火辣辣視線下把已經皺巴巴的泳衣穿回去。

「還是感覺有些黏黏的,好噁心……小炎?怎幺不說話?」

纖細的雙手撐著岸邊起身上岸,大量水花沿著少女火辣而勁爆的曲線戀戀不捨的滴落,隨著小蠻走來空氣中的微風也挾來一陣氣息。

──淡淡的茉莉花沐浴乳香味和男人精臭味。

「……鼻尖,沾到了。」

一動不動任由湊來的紙巾把臉蛋上殘留精液擦掉,小蠻有些彆扭的絞了絞手指,看著一臉嫌棄的把紙巾扔掉的蘇炎理眨巴著眼睛。

「總覺得每次被襲擊後,小炎都特別溫柔?」

「錯覺。」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