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表哥的女友


我叫小強(宋小強)今年18歲,是北京師大附中高二的一名學生,我的父親是個外交官很忙,長年在國外,我的母親是一名軍報的記者。我從小就學習好,很自覺,不用家長多操心。我所在的學校是北京乃至全國的重點中學,高考升學率爲100%,都能考上大學。
父母對我很放心,並允許我利用業余時間,參加了海澱體院的排球訓練隊。
我的身高像媽媽,足有1.80米,但我很瘦,我喜歡穿李甯的運動服,喜歡各項體育活動,班上也有女生喜歡我,但我對她們都不感興趣。
北京的夏天很熱,暑假期間我除了去體院練球之外,就是去我大伯家找我表哥玩。他比我大五歲,在北京師大讀書。我和表哥很合得來,關系非常得好。他喜歡足球,個子才1.74米,但很鍵壯。他告訴我說他交了個女朋友,是他們學校音樂系的大三學生,還是他的師姐,還說有機會讓我見見。
那是八一建軍節的前夕,部隊文工團要去駐外地的基層連隊慰問演出,我母親要隨團采訪,就叫表哥來家陪我。母親走後的第二天,表哥來到我家陪我住,第二天一早,表哥還沒起床,門鈴響了。能是誰呢?
我打開門,見一個女孩站在那,我剛要問她找誰,她卻先說話了。
“你就是小強吧!”
“啊……我是……你怎麽知道的?”
她一笑,“我叫李苗,是你表哥的朋友……”
“哦……我知道了姐--請進……”
“你表哥呐……哦……他還沒起床。”
“哼……他可真懶。”
“姐……你先坐,我去叫表哥。”
“不用,我等一會兒……”
我這才仔細地打量表哥的女友,真不愧是學音樂的,氣質不凡,文靜中不失嬌媚,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如天使般美麗的臉孔,讓所有打扮都是多余的。她的雙眼明亮又性感,而她的皮膚就像嬰兒般白嫩光滑,找不出任何的瑕疵。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一種修長秀美的感覺,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渾身上下散發著青春女孩的味道……
“姐,我猜你是學鋼琴的。”
“哦……爲什麽呢?”
“你的雙手又白又細,手指纖纖像玉一樣,絕對是彈鋼琴的手。”
“你還很會觀察,對……我是學鋼琴的……”
我們正聊著,表哥打著哈氣從臥室走了出來。
“哈……哈……哎,小苗,你來了。哦……小強今天中午讓小苗給我們做好吃的,她的手藝很好的。”
“哦……那就謝謝苗姐了,表哥……你們先聊著,我要去練球了……”
“你中午早回來啊!哦……我知道了……”
我換了衣服騎車去體院了。
12點央︻我回到家,用鑰匙開門後客廳沒人,餐廳裏也沒人,我正納悶的時候,聽到了很奇怪的呻吟聲:“啊……啊……哦……哦……嗯……親愛的,用力呀!對,快……哦……啊……”
我也曾上過成人網站,知道他們在幹什麽!
呻吟聲是從客房傳出來的,我小心的輕手輕腳地走到門外,見門未關嚴,我從門縫向裏看去。見表哥赤裸著躺在床上,頭頂對著門,苗姐坐在表哥的身上,正好對著我這邊。見她一起一落地扭動著纖細的小蠻腰,胸前兩團白嫩的乳房隨著晃動亂抖不停,滿頭飄逸的秀發也央︻甩動,閉著雙眼好像很享受似的,那迷人的呻吟就是從她性感的小嘴中發出來的。
我的手不知不覺地伸到我硬起的陰莖上來回套弄著,正看在性頭上,忽然小苗姐睜開了閉著的雙眼,我們的視線碰到了一起,我不知所錯地呆在那裏,生怕她叫出來。但她卻沒有叫,反而用嬌媚的眼神看著我,並伸出香舌添著自己的嘴唇,雙手也攏上那對大大的乳房不停地揉搓著,偶而用蔥蔥玉指夾住那勃起的暗紅色的乳頭撚動著。我被她的淫態所傾倒,她好像故意表演給我看……我實在忍不住了,跑到浴室用涼水沖身,澆滅身上的欲火……
而這一切表哥並不知,在吃午飯的時候,小苗姐用她那火辣辣的眼神挑逗著我,時不時還在桌下用她嫩嫩的小腳觸碰我的大腿,弄得我神魂顛倒,說話也語無倫次……
爲了怕失態,我草草地吃完午飯,和表哥說了一聲就回到我的臥室。我打開
空調躺到床上,卻怎麽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小苗姐風騷淫蕩的樣子。
正想著,表哥進來了,“小強……”
“哦……表哥,有事呀?”
“我馬上出去一下有點急事,晚飯前回來。”
“哦……那小苗姐呐!”
“她不去,她還要給咱們做晚飯呢!”
“哦……”
表哥走了,我打開電腦想玩遊戲,這時門一開,小苗姐進來了。
“小強弟你在幹嘛?我來陪陪你。”說著就坐到我的床邊。
我回頭看著她,只見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小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到第二粒,剛好露出一點乳溝卻沒有露出乳罩的邊,更顯出了乳房的高聳;下身穿了一條淺黃色的短裙,露出了膝蓋以下兩條雪白的大腿。
我紅著臉叫了一聲:“小苗姐。”
她看了看紅著臉的我,就像看到了一件屬于自己的東西,暧昧地笑了笑,說道:“剛才你爲何吃那麽少,我做的飯不好吃嗎?”
“不……不……不……姐我……我……”紅著臉忙說:“不……小苗姐我……我……不……不餓。”
和她離這麽近,聞到她身上的香,我心跳得厲害,臉色通紅,額頭上也滲出少許的汗珠,說話也有些結巴……
苗姐看到我的眼睛總是偷偷地瞄著她,心裏不禁樂了,故意在我的面前轉了一個圈,展示了一下自己優美的體形,對我聞:“我好看嗎?”
“好……好看……”我急忙收回了自己的視線,臉色更紅了,我轉過身假裝看電腦。
我感覺到一個溫熱的身體貼在了我的背上,尤其是兩個鼓鼓的肉球緊緊地壓在我的背上,苗姐口中呼出的熱氣噴在了我的耳朵上,癢癢的。聞:“你看什麽呢?”
這麽近距離地感受女孩還是第一次,不但可以感覺到她身體的溫暖,還可以聞到她身上傳來的幽香,我的心“砰……砰……”地亂跳……
我感覺到她的雙手已經向前抱住了我,耳邊傳來她輕輕的話語:“小強弟,姐姐從第一眼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
我不知從哪兒來的勇氣,一轉身就抱住了她。“姐……我也喜歡你。”
苗姐的眼睛盯著我看,我在苗姐的注視下臉色更紅了,半閉起了眼睛。她的呼吸帶著潮氣,噴到了我的臉上,有說不出的芳香。苗姐慢慢把嘴壓上來,舌頭伸入了我的嘴裏。
“噢……”我發出輕哼聲,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女孩的舌頭,使我覺得又柔軟又甜美,要說天下的美味,可能就數女孩子的舌頭了……
苗姐貪婪地在我的嘴裏舔遍每一個部位,唾液在她的貪婪地吸吮中流進我的嘴裏。我品嘗著女孩略帶香味的舌頭和唾液,把她口中流到自己嘴裏的口水全部吃進了肚裏。
經過了很長時間的熱吻我們才分開,苗姐凝視著我,用滿足地口吻聞:“你有女朋友嗎?”我搖了搖頭,“那你和女孩還是第一次?”我又點了點頭。
苗姐輕舔我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我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在我耳邊輕輕說:“好弟弟,姐姐今天就是你的了,你不會主動一些嗎?”
雖然隔著一層衣服,我仍感覺到乳房的柔軟和堅挺,手感是那麽的好,這種感覺是從來沒有的,令我興奮,禁不住用手揉搓起來。
苗姐被搓得軟在了我的懷裏,輕輕呻吟道:“啊啊……啊啊……真舒服。”
她自己開始解開自己裙子的鈕扣,房間內一下就充滿青春女孩的體香。
我也急忙地脫下背心和短褲,苗姐美麗的臀部和修長的大腿使我感到頭昏目眩。她豐盈雪白的肉體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鑲著蕾絲的奶罩與三角褲,黑白對比分明,胸前兩顆嫩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那绯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膚,白嫩圓滑的肥臀,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苗姐迅速地扯下礙事的內衣,赤裸地壓在我的身上。舌頭在我身上移動著,我敏感地顫抖著,還忍不住發出哼聲:“哦……啊……姐……”
苗姐的滑嫩的舌頭繼續向下移動,在我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迹,熱熱的呼吸噴在身上,使得我忍不住輕輕扭動身體。很快,她的嘴來到我的兩腿中間,苗姐?起頭,分開我的雙腿,凝視因過度興奮而勃起的陰莖,火熱的呼吸噴在我的大腿根。
“真好,這麽大”,她的臉色紅紅的,小肉穴中已滲出了淫液,就連握著我陰莖的小手也有些顫抖。
苗姐用手握住我陰莖的根部,伸出香舌輕舔龜頭,“啊……”意外強烈的刺激使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覺地收縮。陰莖上有一只溫熱的小嘴緊緊地吸著,濕滑小舌還在龜頭上來回地舔著,我的陰莖已漲到極點,又大又硬。
她在陰莖上舔了幾遍後,張開嘴,把陰囊吸入嘴內,滾動著裏面的睾丸,然後再沿著陰莖向上舔,最後再把龜頭吞入嘴裏。
極其強烈的快感使我的身體不住地顫抖,苗姐這時也用嘴在我的陰莖上大進大出,吐出來的時候,舌頭上粘上的粘液在舌頭和陰莖之間形成一條透明的長線……
“姐我不行了。”
“不要射……等等……插進來,姐的裏面癢得不行了!”
在苗姐小手的引導下,粗大的陰莖終于一點兒一點兒地進入她的肉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她從下面抱住了我。
我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禁不住慢慢地抽動起來。
“好弟弟,你的雞巴真大,幹得姐姐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幹。”她在我耳邊熱情的說著,並?起頭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香舌滑進我的嘴裏。
苗姐的白嫩的雙腿緊勾著我的腰,那圓圓的肥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陰莖插的更深。“啊啊……噢……癢……癢死了……好弟弟……啊……你……你把姐姐的小穴……插得……美極了……嗯……喔……喔……我……喔……幹死我吧……喔……啊……啊……喔……爽死了……爽死了……”
她全身猛烈地顫抖,小穴中流出大量的淫液。小肉穴中流出的大量淫液,順著我們的陰部流到了大腿上,滑膩膩的……
雖然我是第一次進入女孩的肉穴中,但也逐漸地掌握了抽送的技巧。肉穴中不斷緊縮的緊迫感和肉洞深處不斷的蠕動,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著龜頭,使我快樂到了極點。
苗姐的兩片肥臀極力迎合著我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嫩手不停地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亂抓,嘴裏也不停地叫:“弟弟……嗯……喔……唔……啊……我好爽……你幹的我爽死了……喔……受不了了……我愛你!你操死姐姐了,你比你表哥強多了,我以後只讓你操……啊!”
這種刺激促使我狠插猛幹,很快地,我感覺到姐姐的全身和臀部一陣抖動,肉穴深處一夾一夾地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地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雞巴頂住苗姐的子宮口,一股熱流往子宮深處射去,二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無力地趴在苗姐的身上,任由陰莖在肉穴中慢慢變小,白色的精液順著已縮小的陰莖和肉穴的間隙流了出來,流過苗姐的肛門,流向了床上。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