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369-370


369章舊情難忘


彭磊聽到這句話,轉頭一瞄,只見馬若那雙美腿翹起老高,短裙也只及到她的腿根處,屁股蛋都漏出了一大半,兩腿交叉地帶的黑色小褲褲更是清楚的映入眼簾,他的小心肝頓時怦怦直跳,方向盤一歪,車頭就向路邊沖了過去,嚇得他急忙猛打方向盤。

所幸現在的這條路,在經過韓老板投入巨資重新修建後,道路寬敞平坦了許多,否則的話此刻多半是掉進路邊的臭水溝裏了。

馬若嚇得花容變色:“你瞧你,怎幺這幺不小心。”

彭磊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這個馬若老是在有意無意的挑逗自已,眼下又在自已面前撓首弄姿的,一副欠日的表情,擾得他心癢難耐,可他還真不敢下手。倒不是他有色心沒色膽,而是顧忌太多,他現在是去求韓老板,而馬若又是韓老板的貼身小秘,他總不能一邊摸著別人小秘的大-腿一邊跟別人談生意吧!

更何況這個馬若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年紀輕輕的就能受到韓老板的如此重視,自然有她的過人之處,指不定是人家在給自已下套,逗著你玩呢!

被彭磊這幺一嚇,馬若也安份了下來,把身子坐端正了,再不敢調逗他了。

一路波折,總算是到了李家村。礦山位于村子後面,水靈家的自留地就在礦山腳下,可惜這塊地已經被鎮上給強行征收了。車子經過水靈家時,彭磊望著那間熟悉的院落,想到初次到水靈家時被情蜂蜇過的情景,想到和英姐發生的那段緣份,心中感概不已,或許從那次家訪之後,自已的人生軌迹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礦山腳下,到處都是忙碌的工和和轟嗚的機器聲,水靈家的那塊土坡地早已被夷爲了平地,韓老板頭戴安全帽,貼身何镖阿力緊跟在他的身邊,一群工作人員簇擁在他周圍,正在觀看幾輛大型推土機施工。

韓老板似乎對礦山工程的進展很不滿意,眉頭皺起老深,當他看到馬若身後的彭磊時,他的眉頭皺得更深,眉毛都快崩出來了。

他朝身邊的這群人一揮手,等衆人走開了,這才眼神淩厲的看著馬若問:“他怎幺來了,你帶他來的?”

馬若心中一驚,急忙澄清道:“他來我的辦公室裏找你,說是有事要來見你,一直賴著不肯走,我沒辦法,只好帶著他一起來了。”

韓先如冷哼了一聲,望向了緊跟而來的彭磊:“你找我?有什幺事嗎?”

彭磊聽出韓老板的語氣不善,心中很是後悔,自已真不該來找他的。可這時侯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走到韓老板面前,恭敬地叫了一聲韓叔叔,然後把自已的來意說了一遍。

韓先如冷笑起來:“就你們那個民工建築隊,也想來跟我談合作,我看你還是去找你的表姐楊柳去吧!”

彭磊強忍著怒氣:“韓叔叔,你這話是什幺意思?”

“我的意思你還不明白嗎?縣委書記楊柳不是你的表姐嗎,你有什幺事找她就行了,她會幫你搞定的,還用得著來求我嗎?”

彭磊就奇怪了,這老東西怎幺一見面就對著自已橫挑鼻子豎挑臉的,自已也沒招惹他,更沒招惹他女兒呀。他心中怒起,嘴上也不再客氣了,回敬道:“韓老板,我是來跟你談生意的,不是來求你的,你不同意就拉倒,用不著把楊姐扯進來。”

韓先如原本就黑的臉色越發的發黑了,他把手一揮,他的保镖阿力和小秘馬若立刻知趣地走到了一邊。

韓先如目光淩厲地盯著彭磊道:“我倒是奇怪了,楊柳還是我介紹你認識的,怎幺一轉眼就變成你的表姐了?我問你,你和她到底是什幺關系?”


彭磊現在才反應過來,原來韓老板是在吃他的幹醋啊。韓先如和楊柳的關系,彭磊多少也知道一點,他們倆當年曾經是中學同學,韓先如喜歡並追求過楊柳,而楊柳也對他很有好感,但韓先如爲了自已的前途而放棄了楊柳,選擇了他現在的這個老婆,但他至今仍對楊柳念念不忘,暗地裏仍在偷偷地追求楊柳,雖然一再被楊柳拒絕,但仍舊癡心妄想著想要得到她。

看著韓先如惱羞成怒的樣子,彭磊不免小小的得意起來,你有錢又有什幺了不起,你做夢都想得到而又無法得到的女人,卻被我輕而易舉地就得到了。

彭磊笑道:“我跟楊姐是什幺關系,我好象沒必要告訴你吧!”

“你——”韓先如嘴都氣歪了,手指著彭磊怒道,“我當初之所以來盤山鎮投資,就是受到楊柳的邀請,看在她的面子上才來的。而你,我要不是看在你對我女兒有恩,我當初也不會伸手幫你了,沒想到老子竟然幫了條白眼狼。別以爲我不清楚你的底細,看不出來你小子人模狗樣的,泡女人倒還有兩下子。我告訴你,不管你和她是什幺關系,你最好別打她的主意,否則我會對你不客氣的。”

彭磊也惱了,跳起來叫道:“我泡女人關你什幺事,信不信我連你女兒也泡了?”

韓先如大怒:“你敢——”

忽聽得兩人身後傳來一女孩子脆生生的聲音:“你想泡我,那你就來泡好了。”

彭磊一回頭,只見走來一十六七歲的女孩子手裏拿著一把單筒的氣動獵槍,迎面朝他走來,這女孩頭戴小紅帽,身穿翻毛花外衣,下著一條黑色緊身牛仔褲,足蹬一雙小皮靴,嬌俏的小臉蛋紅樸樸的。彭磊一看到這女孩,當即便石化了。

女孩的目光盯在彭磊臉上,一步步地向他走來,嘴角上還帶著一絲輕笑,走到彭磊面前,忽然揚手就給了他一巴掌:“你不是要泡我嗎?我現在就在這裏,我看你到底要怎幺來泡我?”

彭磊猝不及防下,左臉當時便紅了,可他卻毫不在意,目光癡迷地望著那女孩,顫聲道:“小雪。。。。。。”

小雪身子一怔,隨即擡手又是一巴掌甩了過來:“別叫我小雪,象你這樣的流氓,人渣,根本就不配叫我的名字。”

彭磊並不躲閃,任由她的小手再一次抽在自已臉上,他根本就沒想到會在這裏再一次遇到小雪,臉上挨的這兩巴掌讓他想起初次見到小雪時所挨的那兩巴掌,一切都恍若隔世般重現眼前。

臉上火辣辣的痛,但他的心裏更痛,她的話象刀子一樣的刺向他,使他不敢直視她的眼睛,他低下頭去,喃喃道:“是的,我不配。。。。。”

馬若在附近看著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直搖頭,卻根本不敢過來勸。韓先如皺起了眉頭,剛要說話,小雪把槍往她父親手裏一扔:“爸,你先回避一下,我跟他說幾句話。”

韓先如還想說些什幺,小雪已搶先道:“爸,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和小雪有任何來往的。”

韓先如點了點頭,轉身向馬若走去了。

彭磊緩緩地擡起頭來望著小雪,輕聲道:“小。。。。。你現在還好嗎?”

小雪本來還怒氣沖沖的想要痛罵他幾句,可是當他擡頭,她看到他眼中竟含著一絲淚花,她當時便震住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男人爲一個女人而流淚,她的芳心登時就軟了下來:“我打了你兩巴掌,你就不恨我嗎?”

“不。”彭磊搖了搖頭,“無論你怎幺對我,我永遠都不會恨你的。”

小雪愣住了,好一會才問道:“小雪在你的心裏真的就有這幺重要?你是不是到現在也忘不了她?”

“是的。”

“你愛小雪?”

“是的。”

小雪銀牙緊咬,恨道:“你口口聲聲地說你喜歡小雪愛小雪,可是你的所作所爲呢,你到處尋花問柳,哄騙女孩子,玩弄女人,聽說你前段時間又住院了,也是因爲玩弄女人被別人把腦袋打傷了。你覺得你這樣的人也配愛小雪嗎?”

“你說的對,我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去喜歡你,所以,我只能遠遠地躲著你,不敢去想你,更不敢去看你。”

小雪怔怔地望著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此刻就象一個犯了錯的小孩站在自已的面前,他眼眸中的淚光仿佛能把世上最堅硬的石頭都給融化了,她忽然覺得自已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眼前的這個男人也並沒有她想象中的那樣壞。

可是到了這一步,她只能狠著心繼續下去了,她接著說道:“既然你自已知道那就好,你也看到了,我現在過得很好,我也希望你能過得很好,但是我希望你從今以後最好是把我給忘了,因爲我們之間永遠都不可能的了。”

彭磊的心口一痛:“我知道。”

小雪不敢再看他的眼睛:“那好吧,再見,你可以走了。”

彭磊茫然地轉身,忽然又轉過身來,喃喃道:“我可以,可以——擁抱下你嗎?”

小雪怔住了,看著他落寞的眼神中帶著哀求的目光,她的芳心徹底的軟了下來,一時竟狠不下心來拒絕他,只得默默地點了點頭。

彭磊歡喜不已,小心翼翼地走到小雪面前,輕輕地把她攬進了懷裏——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一個個都不由得停了下來,遠遠地觀望著,而正在和馬若談著公事的韓先如,忽然看到自已的女兒和彭磊抱到了一起,不由得勃然大怒,當即便要沖了過來。

馬若那個急呀,今天可真不該把這個家夥給帶來的,她急忙攔住了韓老板,自已則快步向彭磊走來。

彭磊象撫-摸著稀世的珍寶一樣,輕輕地拍撫著女孩的肩膀,在她耳邊柔聲道:“小雪,我會想你的,永遠。”

小雪還在發愣中,彭磊已經松開了手臂,轉過身去緩緩地走了。她看著他落寞的背影,緊咬著小嘴,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馬若走到了小雪面前,歎了口氣道:“大小姐,其實彭磊剛才那句話並不是。。。。。。”

小雪一轉身,怒沖沖地瞪著馬若:“關你什幺屁事。我警告你,你最好離我爸爸遠一點。”



370章紅唇小嘴


彭磊獨自黯然的走向停在路邊的車子,女孩望著他的背影,眼神迷離,喃喃自語道:我是不是做得太過份了。

馬若見彭磊的神色不對,急忙追了過來,剛坐上副駕的位子,彭磊便發動了車子,轟地沖了出去。

馬若緊緊地抓著扶手,輕聲嗔道:“哎喲,你慢點呀。”

彭磊一聲沒吭,反倒開得越發的快了。馬若小心地察看著他的臉色,見他眼圈發紅,馬若對彭磊和韓家的恩怨多少也知道一點,看得出剛才的事對彭磊的打擊挺大的,她不禁有些奇怪,這個在她眼裏有些風流好色玩世不恭的男孩子,居然也有如此脆弱真情流露的一面,可見小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馬若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憑白無故的就挨了韓老板女兒的一頓臭罵。所幸她早已修煉得道,對此免疫了,否則的話還不得被人氣死。

“喂喂,我說你能不能開慢一點。”見彭磊把車子開得飛快,馬若真擔心自已的小命都會栽在他手裏的,一時著急,脫口便罵了起來,“你不想活了,老娘我可不想陪著你一塊死呢。”

彭磊這才放慢了速度,略帶謙意道:“嚇著你了?”

馬若被顛得七暈八菜的,恨道:“怎幺,終于肯說話了,我還以爲你啞巴了?這幺點打擊都受不了,你還是個男人嗎?”

彭磊勉強朝她露出一絲笑容來:“不好意思,我心情不太好,就想飙下車發-泄一下。”

“你還是別笑了,笑得跟哭似的,至于嗎。”馬若歎了口氣,“其實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

“什幺事?”

馬若猶豫了一下,道:“韓老板有兩個女兒,你知道嗎?”

彭磊頭也沒回:“知道,小雪還有一個姐姐,叫韓玉。”

“那她們兩姐妹是雙胞胎,你知道嗎?”

“雙胞胎?”

彭磊猛地一個急刹車將車停了下來,馬若一個不小心,整個人便往前撲了上去,結果很慘,腦袋撞到玻璃上了,胸-脯撞到駕駛台上了,疼得她破口大罵:“彭磊,你這個王八蛋,誰讓你急刹車的。”

彭磊不敢置信的看著馬若,急切地問道:“馬經理,你是說她們兩姐妹是雙胞胎,那她們倆是不是長得一模一樣?”

馬若都快氣瘋了,一手捂著腦袋,一手撫著胸-脯,恨道:“我不知道,你別問我,你這王八蛋,真是氣死我了。”

彭磊急忙陪著笑臉,連聲地道著歉:“馬經理,真是對不起,都怪我太激動了,就什幺都忘了。”

馬若故意把頭一邊不理他。

“馬經理,不,馬姐姐,”彭磊拉著她的衣袖,低聲下氣道,“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你快告訴我吧,你再不說,我會被憋死的。”

“我就不告訴你,憋死你。”馬若故意板著臉,可是看著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還是有些于心不忍,“算了,我還是告訴你吧。剛才你見到的並不是小雪,而是她的姐姐韓玉,上次來的也是她,你喜歡的那個小雪從來就沒有來過盤山鎮,你現在明白了吧?我都覺得奇怪了,你怎幺會連她倆姐妹是雙胞胎都不知道,還跟個傻瓜似的被那個小玉玩弄了半天。”

彭磊頓時恍然大悟,難怪他總覺得眼前的小雪如此的蠻不講理,和以前那個溫柔可人的小雪簡直就是判若兩人,原來她倆竟是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姐妹,而自已一直都還傻兮兮的被蒙在了鼓裏。

話說這個小玉也實是太凶悍了些,自已和她總共只見了兩面,居然就挨了她三個巴掌,奶奶的,害我白難過了半天,下次要再見到她,可得把這個場子找回來才行,還有小芸這丫頭,她肯定也知道實情,可是卻一直瞞著自已,回到鎮上非去找她算帳不可。

郁集在心中的結一下子解開了,彭磊只覺車窗外的陽光是如此地明媚,照得人心暖洋洋的,不由得望著馬若一陣傻笑。

馬若揉了揉自已的胸-脯,沒好氣道:“你還笑,我都快被你給氣死了。”

她這個無意識的動作很是誘-人,彭磊此刻的心情輕松了許多,便腆著臉跟她開起了玩笑:“馬經理,你哪裏撞疼了,要不要我幫你揉一揉呢?”

“剛剛還叫人家姐姐來著,現在目的達到了,立馬就又改口了呀!我呸,真是個過河拆橋的家夥。”馬若將豐-滿的胸-部往他的面前一挺,“我說我這裏被你給撞疼了,你敢揉嗎?”

“我有什幺不敢的。”彭磊被她一激,就把爪子伸了過去,在她面前比劃了半天,還真沒好意思下手,只得又讪讪地縮了回來。

馬若臉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怎幺,不敢了,膽小鬼,快開車吧!”

彭磊忽然出手如電,迅猛地在她奶-子上捏了一把,立馬就縮了回來,一松手刹,將車子駛了出去。

“啊,你這臭家夥,你還真敢揉啊?”馬若一聲驚叫,撲過來用雙拳就在他肩上一陣猛捶,只是那力道小得可憐,倒象是在撒嬌一般。

彭磊得意地壞笑道:“不是你讓我揉的嗎?”

兩人這幺一鬧,無形間便親近了許多。馬若在彭磊面前似乎便沒了什幺顧忌,她歪靠在座椅上,一邊把高跟鞋脫了,屈起雙腿,赤足搭在駕駛台上,那雙被絲襪包裹著的雙腿修長苗條,豐膩白嫩,這樣的姿勢著實撩人,而從短裙邊緣看去,交叉盤旋的腿根處更是若隱若現,給人一種視覺上的強烈沖擊。

惹得彭磊一邊心不在焉的開著車,一邊悄悄往她的短裙下瞄,雖然從他這個位置是看不到短裙內的春-光的,可越是這樣就越是想往裏看,丫的,這娘們這幺來挑-逗我,不會是在暗示要我上她吧?

馬若把頭扭到一邊,假裝在觀賞著車窗外的景色,卻用眼角觀察著彭磊的動態,見他老是偷偷地往自已的短裙內偷瞄,她的嘴角浮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來,在他把腦袋探過來想要偷窺她裙內的風光時,她忽然轉過頭來,嬌笑道:“喂,看夠了沒有?”

“沒,我什幺也沒看到。”彭磊飛快地縮回腦袋,目視前方,做目不斜視狀。

馬若笑得更開心了,伸出絲襪玉足去他腿上踢一踢:“一點都不象個男人,看就看呗,我又沒怪你,女人的美還不就是給男人來欣賞的。”

她的腳指尖在他的腿上有意無意的撩動著,撩得彭磊騷癢不已,這娘們鐵定是看我長得太帥,發-騷了,故意來撩撥我,我要再跟她客氣,還真就不是男人了。

他一手握著方向盤,騰出另一只手來捉住了她的玉足。

馬若一臉驚慌:“你想幹什幺?”

“你不是說我不象男人嗎,那我就男人給你看一下。”彭磊順著她的玉足便往上一路摸了上來。

馬若裝模做樣的掙了掙,吃笑道:“小-弟弟,真看不出來,你膽子還挺大的呀,居然連姐姐的豆腐也敢吃了。我幫了你這幺大的忙,你就是這樣感謝我的?”

彭磊的手已然來到了她滑膩的大-腿上,在上面胡亂的摸索著:“那你要小-弟-弟怎幺感謝大姐姐呢,要不要小-弟-弟以身相許呢?”

馬若被他摸得春心萌動,便繃直了腿,用足尖在他裆部輕輕撥了撥,見他那裏並沒有什幺反應,嬌笑道:“可是小-弟-弟好象很害羞的說,怎幺不敢站起來見人嗎?”

彭磊道:“外面太冷了,還是家裏暖和,所以小-弟-弟不願意站起來,要不姐姐幫它暖和暖和?”

“怎幺暖和呢?”

彭磊瞄了眼馬若那張紅潤的小嘴,大著膽子道:“要是姐姐肯賞它個香吻的話,小弟弟一定會很開心的,它一開心,自然就會出來見人了。”

馬若也不由得紅了臉,笑罵道:“你這家夥,果然一點也沒安好心。我怕小弟弟受不了刺激,待會弄得車毀馬翻,精盡人亡,反倒把姐姐的小命給賠了進去,那可就虧大了。”

彭磊一本正經道:“這一點請姐姐盡管放心,小-弟-弟可是國家男子足球隊的,閱盡花叢,見多識廣,這點刺激還是受得了的。”

馬若一愣:“男足?這有什幺說法?”

彭磊猥瑣的笑了起來:“九十分鍾不射,不射就是不射。”

馬若噗哧一下笑出聲來:“是嗎?就怕你半場沒過,就口吐白沫,繳械投降了。”

彭磊心中騷癢,幹脆捉住她的手直接放在了自已的裆部:“能夠敗倒在姐姐手下,小-弟-弟就算是口吐白沫精盡人亡,也是死而無憾了。”

馬若的手觸到他那個部位,只覺鼓鼓的一團,小手便情不自禁地隔著褲子在上面撫-摸起來,不一會,就感覺到男人的雞巴在自已的掌心裏漸漸地澎漲起來,規模似乎還挺大的,她的芳心不由得怦怦直跳,這家夥的本錢倒是蠻大的,難怪會有這幺多的女人喜歡他。

彭磊早已按耐不住,挺直了身子道:“姐姐,快點呀,我早就想領教下你的烈焰紅唇到底有多厲害了。”

“那我倒要先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錢?要是能讓姐姐我滿意,想讓我做什幺都行。”馬若俏臉一紅,大膽地把身子湊過來,小手緩緩地將他的褲子拉鏈拉開,就將彭磊的雞巴從裏面掏了出來。

乍一看到它,馬若也不禁嚇了一跳,竟比自已想象中的還要大,驚呼失聲道:“天啊,怎幺會這幺大呀!”

彭磊洋洋得意道:“那是當然。此物得日月之精華,天地之靈氣,乃真正的人間極品,還請姐姐笑納。”

馬若俏臉上早已是紅霞陣陣,嬌媚地白了他一眼,便緊緊地盯在了彭磊的雞巴上面,小手捉著肉棒輕柔地上下搓揉著,發現它竟然還在茁壯成長,一只手竟是握不下來了。

彭磊獻寶似的聳了聳屁股,那只紅潤圓滑的龜頭便從馬若緊握著的掌心中鑽了出來,瞪著好奇的眼睛打量著她,她心中驚喜不已,沒想到居然無意間撿到塊寶了。這一刻她只覺渾身酥軟,絲毫不在猶豫,低下頭來,張開紅潤潤的小嘴兒,一口便含住了它,賣力地舔吸起來。。。。。。

哇靠,真他媽的爽,這女人的口-技果然是一流啊。彭磊渾身一哆嗦,腳下猛踩油門,車子便狂飙起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