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357-358


357章夜勤病棟(四)


這個時侯,楊柳正騎在彭磊身上,微閉著雙眸,自我陶醉的搓弄著自已的雙乳,晃動著性感的小蠻腰,一對迷人的美臀節奏感十足套弄著彭磊的雞巴,一二三四的剛數到四,而彭磊還沒來得及翻過來換個姿勢,就被這敲門聲給打斷了。

兩人面面相觑的對望著,楊柳還沒來得及阻止他,彭磊就已經條件反射地叫了起來:“誰呀?”

門外的人沒吭聲,仍舊繼續在敲門,聲音不輕不重,不急不緩,雖然屋裏還有電視的嘈雜聲,但已經足夠這對激情中的男女聽見了。

楊柳氣急敗壞道:“誰讓你說話的,外面這個人是你叫來的吧?”

“真不是,我也不知道這人是誰,問他又不吭聲。現在怎幺辦,要不我們躲裏面不開門?”彭磊連連搖頭,也在納悶會是誰呢?

“人家都已經知道你在裏面了,你不開門,只怕她會一直敲下去的。”楊柳見多了大風大浪,倒也並不驚慌,堅持著又接連套弄了數下,過足了瘾,這才依依不舍地地站了起來,順手扯過連衣裙往身上一套,“我先去衛生間裏躲一會,你想辦法把這個人支走了。”

“嗯。”彭磊一邊穿衣服一邊點了點頭,忽然間反應過來,卻見楊柳已走到了衛生間門口,頓時大驚失色,“楊姐,等一下。”

楊柳一回頭:“怎幺?”

彭磊隨手抓起楊柳忘在床-上的白色小褲褲,顫聲道:“你的內-褲。”

“來不及了,你先把它藏起來吧!”楊柳一扭門,居然沒打開,也有些急了,“小磊,衛生間的門怎幺鎖了?”

彭磊汲拉著褲子飛快地跑到楊柳面前,堵在了衛生間門口:“楊姐,有件事我得事先跟你說一聲,一會你可千萬別。”

楊柳急道:“有什幺事一會再說吧!”

“不,必須現在說,等一下再說可就晚了。”

“那你說吧!”

彭磊深吸了一口氣,道:“衛生間裏還有個女人。”

“什幺?是誰,誰在裏面?”楊柳驚得差點叫出聲來。

“趙姨,快開下門。”彭磊一扭門,那門順利地就開了,“楊姐,你千萬別激動,你自已進去就知道了,現在時間來不及了,有什幺我回頭再跟你解釋。”

“趙姨?”直到現在,楊柳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另有個女人捷足先登,先她一步跑來和小磊幽會,結果被自已的到來給嚇到衛生間裏躲起來了。

難怪剛見到小磊時,他的表情實在是有些詭異,只怪自已當時並沒有多想,這下糟了,剛才自已和小磊最隱秘的事豈不是都被這個女人聽去了。

哼,楊柳冷哼了一聲,往衛生間內走去,她倒要看看這個先她一步躲在衛生間裏的女人到底是誰?

最裏面靠牆站著一個漂亮的女人,一見楊柳進來,立刻微笑著朝她伸出了手:“楊書記,你好。”

“你不是——”雖然只在上次來盤山鎮視察工作時見過一面,但楊柳立刻就認出這個漂亮女人來,“趙大姐,你怎幺會在這裏?”

趙淑珍羞得俏臉通紅,強作鎮靜地朝她笑了笑:“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楊書記。”

楊柳也尴尬地紅了臉,一想也對,自已這一問是有些多余了,既然她倆會在衛生間裏相見,那幺她倆今晚的境遇自然也是一樣了,可她不是小磊的丈母娘嗎?怎幺也——啧啧,這小子居然還沒結婚,就先把未來的連丈母娘也拿下了,實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楊柳剛一進入衛生間,彭磊立刻從外面把門一關,也來不及關心衛生間裏的兩個女人會不會在裏面打起來這類的問題了,外面的敲門聲停了一下,又繼續敲了起來,聽在彭磊耳中好生的刺耳,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這個敲門的人到底是誰呀,怎幺跟催命似的敲個不停。

門一開,又是一副墨鏡出現在彭磊面前,一頭烏黑的秀發,一襲黑色的長裙,這副裝束居然和楊柳一模一樣。

當彭磊看清墨鏡遮掩下那張俏麗而熟悉的容顔時,那嘴就跟吃了個鴨蛋似的,張得圓圓的,半天也沒法合攏過來:“是你。。。。。你怎幺來了?”

王馨雲沒好氣地冷哼了一聲:“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可是。。。。。。”彭磊當時也只是開個玩笑,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她還真的就送上門來了。“那要不咱們到外面去——”

“不用了,有什幺話咱們還是進屋說吧。”王馨雲看了看外面的過道,確信沒人看到,立刻象黑色的幽靈一般閃身飄進了病房。

衛生間內,楊柳悄聲問道:“趙大姐,你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嗎?”

趙淑珍臉紅紅地搖頭道:“不知道。也許是小磊的又一個相好吧!”

“嗯,有可能。”楊柳點了點頭。

于是,兩人相視一笑,不再說話,很默契地靠近了門,豎起耳朵偷聽起來。

王馨雲摘下了墨鏡,站在床邊,雙眸幽深地看著彭磊:“彭磊,我希望你和我們許家的一切恩怨都能夠在今晚有個了結,包括我兒子和你之間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再追究下去了。還有我女兒,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和她有任何的來往了。”

王馨雲的內心也很矛盾,整個下午她都在猶豫著自已究竟要不要來,雖然她知道就算她不來,彭磊也不能把她怎幺樣了,可她卻還是來了,她不想再和這個男人糾纏下去了,這一次就權當是一次了結吧,從此後自已就再也不會和他有任何的瓜葛了。

她這樣爲自已尋找著理由,于是就來了。

彭磊既覺得有些頭疼,又覺得有些好笑。燈光下,王馨雲白嫩的肌-膚和一襲黑色的裝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充滿了十足熟女的性感風情,使他對這個主動送上門來的漂亮女人心動不已,這個女人玩一次賺一次,錯過了今晚,下次只怕也再沒機會和她上-床了。

他走到王馨雲身邊,湊到了她的耳畔,她身上傳來的淡淡清香使他陶醉不已,一時間色心大起,壓低了聲音道:“這幺說,我今晚無論對你做什幺,你都不會拒絕的,是吧?”

王馨雲沒說話,表情複雜地看著彭磊,許久才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後就在他面前開始脫起了衣服。



358章夜勤病棟(五)


王馨雲當著彭磊的面,把她那件黑色連衣裙背後的拉鏈給拉開了,連衣裙緩緩地往下褪到了腰際,一點點地露出了她圓潤如玉的脖胫和肩胛,接著是高聳的乳峰,和那道乳白色的迷人溝壑,燈光下,兩座高聳的山峰被束縛在了黑色的乳罩裏,顫巍巍的晃動著,雪-白的肌-膚亮閃閃的,透著說不出的魅惑來,而她並沒有停,雙手捉住了罩罩的邊緣准備把上面的搭扣解開——

她的手忽然被一雙男人的手給捉住了,她吃驚地擡起頭來看著他:“你。。。。。。”

彭磊急忙伸食指放在嘴邊噓了一下:“你小點聲,小心隔牆有耳。”

隔牆有耳?王馨雲愣了一下,難道隔壁還會有人偷聽不成?

彭磊心虛地瞧了眼衛生間那邊,輕聲道:“其實——我並沒說要和你上-床,可你怎幺老是誤解了我的意思呢,是你把我想象得太壞了,還是你自已總是喜歡往歪處想?”

王馨雲根本不信:“是嗎?而是你本來就是個流氓,還用得著我想歪了嗎?”

他的眼睛居高臨下的盯在她黑色罩罩下挺拔白嫩的胸乳上,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口是心非道:“你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吧,雖然我是個正人君子,從不欺暗室,可就是有一點不好,經不起誘-惑,特別是象你這樣的漂亮女人!”

他的嘴上雖然說得好聽,可是他下面的小家夥卻暴露了他的真實想法,把褲裆處綿軟的病號服撐起了老高。

王馨雲看在眼裏,不由得冷笑起來,再厲害的男人,也敵不過女人的誘-惑的,更何況這個人還是很好色很無恥的流氓,而他現在的表現,也足以證明自已風韻猶存的姿色,對男人産生的殺傷力還是足夠大的,特別面前的這個男人,這也使她在他面前多少恢複了一絲自信。

“那好,今晚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我們的恩怨也可以一筆勾銷了,等我出了這個門後,就誰也不認識誰了。”王馨雲嘴角滑過一絲輕笑,開始慢吞吞地把衣服重新往回拉,她的動作很慢,象是故意要挑逗他似的,在整理罩罩時不經意地擠壓了下那兩坨渾圓白嫩的軟肉,使得中間那道溝壑越發幽深誘-人了。

彭磊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就在王馨雲即將把衣服拉上去之際,閃電般的探手一招摸奶龍抓手,准確無誤的捉住了那兩只肉球。

王馨雲譏笑道:“你不是正人君子嗎?”

“正人君子也是人啊,更何況好色是人之本性。”彭磊腆著臉湊上前來,一手摟著她的小腰,一手胡亂地在她兩只柔軟的肉球上來回地一陣亂摸,下面的大家夥硬邦邦的挺立著,頑皮的頂在她的小腹上,不安分的亂動著。

奶奶的,要不是衛生間裏還躲著兩頭母老虎,老子早就把你按倒在胯下了,就算不上你,摸兩把過過瘾總可以吧,要不然可就虧大了。

王馨雲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幺虛僞的流氓,也有些奇怪他今晚的行爲可是一點也不象是他的作風,難道真的是怕被隔壁的人聽見了?雙峰被襲,小腹部又被他那根堅硬的物事一頂,王馨雲身子一顫,情不自禁地軟倒在他懷裏,嘴裏恨恨道:“嘿,真不要臉。”

“別說話。”彭磊伸手按住了王馨雲的唇,忽然拉著她來到遠離衛生間的角落邊上,雙手扶在她肩膀上微微地向下按。

王馨雲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搖了搖頭。

“幫我舔一舔。”彭磊低聲道。

王馨雲恨恨地瞪著彭磊:“不行。”

彭磊急了,小家夥今晚屢受折磨,每次剛嘗到肉味就被人給生生的攪了,此刻更是難受得要命,他不由分說地按著她用力地向身下壓去。

王馨雲身不由已地蹲在了他的面前,眼睜睜地看著他掏出了那根碩大的家夥來,面目猙獰的在離她的臉不過幾厘米遠的地方跳動著,散發出的男人特有的味道竟隱隱地讓她有些迷醉。

“就這一次,一筆勾銷。”彭磊低低的喘息著,身子往前一挺,龜頭就戳到她臉上去了。

王馨雲無奈之下,心想要是不用嘴幫他含一含,滿足他一下,說不定這家夥又要走自已後門了。

于是認命地張開小嘴,含住了它,他的雞巴實在太大了些,王馨雲不敢全部含進去,只敢含著肉棒的頂端,用舌頭舔吸著龜頭馬眼,一邊用小手在棒身上飛快地套弄著,想用這樣的法子讓他盡快地射出來,哪知道,彭磊忽然用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屁股用力往前一聳,把雞巴一點不剩地全都插進了她的嘴裏,只剩了一叢亂糟糟的黑毛堵在她的唇邊,一下子噎得她眼冒金星,心翻欲吐,‘唔唔唔。。。。。。”地叫喚著,而彭磊卻自顧自的晃動著腰部,在她嘴裏快速地抽動著。。。。。。

衛生間裏的兩個女人偷聽了半天,先前還能聽到半言只字,到後來除了電視的聲音外,卻是什幺也沒聽到了。

趙淑珍疑惑地看著楊柳,輕聲道:“怎幺會沒聲音了呢,會不會是小磊把這個女人引開了?”

“不可能。”楊柳搖了搖頭道,“他倆還在屋裏。聽不到聲音只能說明一點,他們是故意不想讓我倆聽到的。”

趙淑珍問道:“這個女人到底會是誰呢?”

“還用問,多半是他的又一個相好吧?”楊柳咬牙道,內心也很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好奇害死貓。楊柳按耐不住自已的好奇心,竟大著膽子悄悄地打開了衛生間的門,把腦袋一點點的探了出去,一看病床-上竟然空無一人,正覺得奇怪,卻聽得角落裏傳來一陣微微的喘息聲,她歪著腦袋一看,頓時吃了一驚,只見小磊靠在牆邊上,臉正對著衛生間,臉上的表情卻十分複雜,一個女人蹲在他身下,腦袋趴伏在小磊的兩腿間上下起伏著,烏黑的秀發遮住了她的臉,但楊柳就算用屁-股猜也能猜出這女人在做什幺?

呸!小磊這個挨千刀的,居然敢在自已和他丈母娘的眼皮底下偷腥。楊柳恨恨地呸了一聲,飛快地縮回了頭,俏臉上已然染上了一層紅霜。

趙淑珍急切地問道:“楊書記,你看到什幺了?”

“你自已看吧!”

趙淑珍見楊柳的表情異常,也按耐不住了,大著膽子探頭往外一看,立刻就縮了回來,趕緊的把門一鎖,白淨的臉蛋上已是一片暈紅。

兩人相視了一眼,看著對方羞紅的臉,一時竟都尴尬無言。

忽聽一陣劇烈的呵聲傳來,王馨雲捂住了嘴,飛快地朝衛生間奔來,可是一扭門發現門被反鎖上了,只好又折回來,對著床邊的垃圾簍一陣狂吐,可是吐了半天,卻是什幺也沒吐出來。

“王局長,你怎幺了?”彭磊被嚇了一跳,他不過是稍微把雞巴往她嘴裏插深入了一點,好象都還沒完全捅進去,沒想到王馨雲竟會有這幺強烈的反應,難道是久不操練,吹箫的技術倒退了?

王馨雲剛要說話,忽然又是一陣惡心的嘔吐感翻湧上來,于是又是一陣狂吐。

彭磊暗暗慶幸,還好衛生間的門被她倆給鎖上了,要不然的話可就有好戲看了。不過,看著王馨雲難過的樣子,他急忙遞過去一杯水給她漱口,略帶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啊,我沒想到——”

“你這個混蛋,誰讓你這幺用力的?”王馨雲一不留神,竟被他將龜頭捅到了她的嗓子眼,氣得她恨不得一口把他那根作惡的雞巴給咬了下來,口中抱怨著,芳心內也有些發慌起來,難道自已——她表情複雜地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已兒子還小的小男人,一時間百感交集,什幺話也說不出來。

“好些了吧?”彭磊溫柔地替王馨雲拍撫著後背,也沒敢再讓她幫自已吹箫了。

“嗯!”王馨雲渾身無力,軟綿綿的靠在他肩膀上,她腦子裏早已亂成了一團糟,全沒注意到兩人此刻的姿勢,就如同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一般的暧昧。

彭磊隔著衣服輕撫著王馨雲,見她已經好轉過來,他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那手就又不老實的在她嬌軀上亂摸起來,一手輕揉著她的胸乳,另一只手就滑到了她的腿上,在那光滑的大-腿上來回地滑動著,一點點的把裙子往上撩著,王馨雲急忙捉住了他的手,遲疑了一下,又放開了。

彭磊受到了鼓勵,那手就又繼續往上前進,終于鑽到了裙內,入手便摸到一叢潮濕的陰毛,然後他的手便停住沒動了。

彭磊一臉的驚喜,問道:“你沒穿內-褲?”

王馨雲有些蒼白的臉上頓時泛起了一絲紅暈:“我爲什幺要穿,我被你奪走的內-褲還少嗎?嘿,你這個變態的內衣狂。”

“罵得好,你越罵我越興奮。”彭磊嘿嘿一笑,這時侯的他早已經啥也顧不上了,他將王馨雲抱轉過來,讓她背對著自已趴在床邊上,掀起了她的裙子,一對白白的屁股圓鼓鼓的呈現在他面前,漆黑的陰毛也從股溝中間冒了出來,象河邊的水草一樣,濕淋淋地糾結在了一起。

彭磊用力地將她的屁股往兩邊分開,將她的整個鮑魚都暴露在自已面前,探手去那肉縫上一摸,入手濕淋淋的一片,他笑吟吟地把手伸到了王馨雲面前:“王局長,你瞧,你都流了這幺多的水出來了,是不是早就准備好了要來讓我幹的?”

王馨雲再也忍不住了,紅著臉一咬牙,髒話也跟著脫口而出:“臭雞巴男人,你要幹就幹,不幹拉倒。反正就是這一次了,下次你要再敢碰我一下,我就把你的雞巴給割了。”

彭磊一哆嗦,挺著雞巴往她那兩片陰唇中間用力一聳,猛地一下就全根聳進了她的屄裏:“那我這次就要幹夠本,幹得你跟老子求饒不可。”

“啊。。。。。”王馨雲剛要再罵,卻被他突然的插入給撲倒在了床上,穴內頓時被男人的肉棒給塞得滿滿,那種飽脹的快感讓她忍不住就呻吟起來。

彭磊卻並不理會她的感受,一進去就先來了個二十三下的猛插,次次都是一插到底,龜頭直抵到花心軟肉上,才又連根拔出到屄口,然後接著又是一杆穿心,插得王馨雲直翻白眼,一下子連氣都喘不過來了,她知道他是故意的這樣弄她的,想要開口罵他,可是此刻她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緊緊地抓著床單,承受著他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並緊緊地閉合著雙腿緊夾著他的雞巴,以此來減輕對自已陰道內的沖擊力度。

當然了,今晚注定了是好事多磨,這一次也不例外,關鍵時刻,病房的門再一次被人敲響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