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豪俱樂部

莊靜宜去年剛從台大畢業,才二十四歲就已經考到會計師執照,在萬隆銀行當審計主任。打算先工作一會,
再到美國念MBA.本來已經是美人胚子,學曆又好,令到其他的同事妒忌不已。平時她只須略施淡妝,便能展示出
她秀麗的面容。一套標准的上班半截裙洋裝,已能把她佻高的身材顯示出來。公司裏有一大票男同事都想追她,
其中三分之一被她的學曆嚇跑了,另外三分之一自愧條件不如,剩下的三分之一都被她婉拒掉。
從小她便不斷被選爲校花、甚幺公主之類的無數次,養成了自視過高,所有男人都不被她看在眼內。因爲她
知道只要她一點頭,願意拜到她石榴裙下的可能要排到對面馬路。她也的確是天生麗質,瓜子口臉,只須蛾眉淡
掃,脂粉薄施便已勝過其他庸脂俗粉的千百少女。
莊靜宜的身材是誘惑的代名詞。乳峰高聳,修長美腿,黃蜂腰,白皙平滑的肌膚。雖然不是波霸型的比例,
但也絕對玲珑浮突,精細有致。加上因爲受過高等教育,氣質萬千。比起光是靠胸脯的女人,莊靜宜有她獨有的
魅力。
她在公司的好友是李沅秀,今年沅秀才十九歲,同樣也是一個美人胚子。沅秀身材比靜宜嬌小,但卻比靜宜
多了一份火辣味,剛高中畢業就來萬隆當櫃台服務員。身材嬌小玲珑,一雙小腿十分迷人,加上水汪汪的眼睛和
俏麗的面容,迷到不少男同事和銀行顧客。沅秀和身材高挑的靜宜形成一個絕佳對比,沅秀清純自然,而靜宜氣
質典雅。沅秀有點像日本AV女星青沼,靜宜則像王祖賢,只是身材比王祖賢豐滿多了。
靜宜和沅秀對愛情的看法都是一致,就是要嫁錢不嫁人。她們知道自己的條件優厚,相信有一天一定會找到
她們的長期飯票。沅秀坐櫃台,很多時都見到一些大戶來存款。于是她把制服改一下,胸口開高低那幺一點點,
讓人隱約看到她堅挺的雙乳。裙子改窄一點,短一點,再穿上三寸高根鞋,托起她的臀部。經常在文件櫃彎下腰
時,便把圓渾的美臀翹起來,看得男顧客在她櫃台留連忘返,男同事口水直流,血脈沸騰,馬上要進廁所自我解
決。
靜宜不用穿制服,上衣故意穿緊身的,V字領開大一點,有意無意的露出狹深的乳溝,再穿上窄短的裙子來
炫耀她修長的雙腿。
靜宜和沅秀這對公司姊妹花,穿著誘人,但卻不給任何男同事親近的機會。
最後淪爲各男同事最受歡迎的意淫對像……我剛才看到莊靜宜的乳罩杯,是白色厘士的喔……給我簽中了六
合彩,我便把靜宜和沅秀養起來好好的享受一下……
我要在她面前打槍,然後射在她腿上……我要把沅秀按在文件櫃上,從後面把她幹一次。
今天靜宜同樣的到萬隆銀行上班,不一會人事部的陳明翠小姐把她叫進去。
*****************************************************
人望高處。但如果當你已經在最高處,你只能向下望。萬隆銀行董事長張萬隆此時正是如此的想,從他自己
擁有的萬隆大樓三十樓向下望,他感到人在高處的空虛。雖然萬隆並非第幾大銀行,但經過三十年的工作,他體
會到金錢到了一定數目便會失去其意義,反正都是花不完的,十億跟二十億其實是一樣的。所以幾年前他便決定
要換個生活方式,不再日夜不停的工作,只把工作當成是生活的寄托。而且他還加入了一個俱樂部,裏面的會員
不是城中的富豪就是達官貴人。
他們這群人早己視錢財爲身外物,因爲他們的錢早已多到叫會計師算也不一定算得清。
上夜總會、玩女明星等,他們都試過。年近半百的年紀,再美麗的女人都難勾起他們的興趣。于是便想出「
俱樂部」這玩意,玩過幾次,他們覺得滿新鮮刺激的。明晚又是「俱樂部」的另一次聚會。
張萬隆把陳明翠叫進來總裁室問道︰「明天晚上我要這兩個,你幫我安排一下。」說完了把兩個資料檔拿給
陳小姐。
陳明翠道︰「是的,總裁先生,這裏是這個月新進女職員的資料。」陳明翠然後把手中約三十個File拿給張
萬隆。
萬隆銀行職員好幾千,絕大都是女的。張萬隆自比爲以前的皇帝,後宮最多也不過如此。
*****************************************************
莊靜宜在人事部陳明翠的辦公室內坐下。她今天穿著一件白色套裝,半截裙不能遮蓋她一雙修長的腿,散發
出一陣陣令人沒法抵擋的誘惑,就算是女人看了也會心動。陳小姐不禁贊賞自己的眼光和總裁的決定。
陳小姐用慣用的開場白對莊靜宜說︰「剛剛公司已經存了十萬元到你的帳戶裏,無論你接不接下以下的工作
安排,那十萬元都是你的。」
莊靜宜不解的問︰「請問是甚幺樣的工作安排?」心想哪有這幺好的事,無條件給我十萬。
陳小姐道︰「坦白的說,公司上面有人看中了你。不過在你沒有接受以前,我不能跟你說他是誰。」
莊靜宜心裏一愣說︰「看中了我?我不明白。」
陳小姐笑笑的說︰「你明白的。這項交易中,你所得到的將會令其他女人十分羨慕。公司裏的女性數以千計,
我想以這樣的補償,大既百份之九十的女人都會願意接受這份工作。當然可以被「他」看上的幸運兒,只有那幺
幾個而已。我可以告訴你,之前的那幾個,沒有一個人拒絕這份工作,也沒有人事後後悔。」
莊靜宜現在大致上明白了陳小姐說的是甚幺,又問道︰「之前有誰做過這份工作?」
陳小姐道︰「這個我不可以告訴你。對她們來說,付出的只是一個晚上,但換來的是一生的改變。要買房子
的買房子、出國留學移民的出國了。大家都是女人,我建議你好好考慮,這樣的機會不多。如果你願意接受,下
班前來找我。如果你不願意,那十萬元就是獎金,但你要忘掉這一段談話。」說著便示意莊靜宜離開。
莊靜宜懷著一顆小鹿亂跳的心離開陳小姐的辦公室。馬上去登錄存款薄,果然有十萬元在今天早上存進。她
從來沒有想到要出賣她自己,不過她想起前陣子公司的一個美女°°少娟,突然說繼承了家裏的遺産,買了房子
又買車。現在想起不知道會不會是……
靜宜的家庭乃屬小康,錢平常不是問題,但真正的財富,靜宜卻從未見過。
她想如果只須要犧牲自己一個晚上,就可換有下半輩子的安隱,亦未嘗不可。只是她不能面對出賣自己靈魂
這個事實。
「現在這個社會,有甚幺是金錢不能買的?」靜宜反問自己,當她發現自己的答案是「沒有」時,她鼓起勇
氣,再次走進了陳小姐的辦公室。走之前她撥了個電話給沅秀,想聽一下她的意見,但良久也沒有人接聽,靜宜
只好挂斷。
*****************************************************
「很高興你作出這樣的決定。」陳小姐一見靜宜進來就說。
靜宜道︰「我想知道,到底我可以……」
靜宜還沒說完,陳小姐就打斷了她︰「如果你想問錢,我沒有授權跟你談這個。但我可以告訴你,這最主要
看你自己的表現,你是第十三位被總裁看上的,前面的十二位沒有一個對她所得到的不滿意。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靜宜現在知道原來是總裁安排的這些事情。
靜宜示意明白了,陳小姐說︰「既然如此,待會你跟沅秀兩個好好侍候總裁吧。」
靜宜問︰「甚幺,還有其他人?」
陳小姐說︰「兩個人不是更好嗎?有個照應也可以分擔一下,你以爲你一個人就可以應付總裁了嗎?」說完
了就帶莊靜宜坐電梯到三十六樓總裁室。
*****************************************************
沅秀已經一早來到了總裁室,面對著坐在太師椅上的張萬隆。張萬隆不發一言,不停的在打量沅秀。
陳小姐說︰「總裁先生,莊靜宜小姐帶來了。」
張萬隆現在首次的開口說︰「很好,你出去在門外面等。」
現在房裏只剩下莊靜宜、張萬隆和沅秀三個人。莊靜宜和沅秀本來就認識,兩人尴尬的互望一眼,擔心下一
步張萬隆將會如何。張萬隆只是不斷的打量著她們兩個,三個人在房中不發一話。莊靜宜穿著白色套裝,沅秀則
穿銀行櫃台的制服,和莊靜宜的套裝差不多。
終于,張萬隆把沅秀叫過去他坐的太師椅那裏,沅秀羞答答的走到張萬隆面前。張萬隆伸手進去沅秀的裙內,
沅秀本能的合緊雙腿。沅秀的含羞激起了張萬隆的慾望,看到她可愛的小腿裸露在短裙之外,張萬隆不容氣的摸,
從小腿摸到大腿,從大腿摸到屁股。
沅秀在總裁面前哪敢反抗,況且也是自願爲錢出賣自己的。沅秀的小腿光淨如絲,滑不熘手,張萬隆越摸越
興奮,同時也把靜宜叫過來。
靜宜的腿比沅秀修長多了,同樣的結實有彈性。摸了一陣,張萬隆說︰「你們兩個都是處女嗎?」
靜宜和沅秀滿臉通紅,難爲情的點了點頭。
張萬隆笑說︰「很好,都是第一次,記著,我喜歡服從的女人。」
張萬隆示意兩人低頭到他褲裆,讓後說︰「還等甚幺,把它拿出來含著。」
沅秀猶疑的解開了張萬隆的拉鏈,靜宜則有點不知所措。靜宜看著沅秀伸手把裏面的大物掏出來,整根東西
青根突起,血脈暴現,好不醜陋。靜宜看了泛起陣陣噁心,有想吐的感覺。
沅秀無奈的把那根東西放入口中,張萬隆立即發出淫叫︰「哦,真舒服,沅秀做得好。」
靜宜見狀只有更想吐,但張萬隆不讓她多想,把她拉到身旁,亳無忌憚的上下其手,伸手進去捏靜宜的奶子,
把手指伸進靜宜的陰道裏。靜宜覺得很羞恥,一輩子第一次給男人撫摸身體的最重要部位,而且還在其他人面前。
張萬隆說︰「夠了,沅秀,躺到桌上去。」
張萬隆的桃本辦公桌很大,沅秀躺上去後顯得特別嬌小。張萬隆直接的把沅秀的內褲、胸罩脫掉,衣服跟裙
子則留著,兩手抓起沅秀可愛的小腿,把她們分開,然後一挺腰說把大物插進沅秀嬌小的身體裏。當沅秀的處女
被張萬隆的大物刺破時,沅秀感到一陣劇痛,口中難過的叫道︰「啊……啊……」如果不是強忍住,眼中有幾滴
淚水快要掉下來了。
張萬隆兩手在沅秀胸上肆意的摸著,把她的雙乳用力的捏,住內擠,擠出深深的乳溝一條,沅秀的雙乳在張
萬隆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張萬隆插入後沒有再動,他要享受一下沅秀處女陰道的氣息,享受大物被充滿彈性
的陰道包圍著的壓迫感。
這樣子過了一陣子,張萬隆開始在沅秀裏面抽送。
沅秀躺在平滑的桃木桌上,張萬隆每次的插入,都會讓沅秀好像斷線風筝的向前沖,張萬隆雙手捏著她的雙
乳,把她們當是手柄,又把沅秀拉回身前。這正是爲何張萬隆不把沅秀的衣服完全脫掉的原因,因爲衣服在桌上
的摩擦力比皮膚小。沅秀的胸部受到如此大的壓力,未經人道的小陰道被張萬隆的大物充塞著,沅秀當然感到十
分痛楚,剛才強忍住的晶螢淚珠再也忍不住了,從臉頰兩旁流下來。口中叫道︰「嗯哼,嗯哼」,彷彿如此叫讓
著可以減輕痛楚。
但沅秀痛楚的表情正是挑撥張萬隆獸慾的最佳工具,張萬隆不但沒有停下,反而加快頻率,加大抽送的幅度。
沅秀從剛才「嗯哼」的呻吟變成現在高聲的嘶叫︰「啊……啊……」
張萬隆問沅秀︰「怎幺樣,很難受嗎,你不喜歡我插你嗎?」
沅秀用顫抖的聲音回答︰「不是,總裁喜歡怎幺都行。」
在這情況下,靜宜覺得自己還著完整的衣服實在很尴尬,好像自己正在偷窺別人做愛,一向家教深嚴的她對
今天荒唐的決定後悔莫及,現在很可以還要做出二女共事一夫這種下賤的事,靜宜爲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不齒。
突然張萬隆停止了跟沅秀玩放風筝,從沅秀體內抽出那根沾滿沅秀處女鮮血和陰液的陽具,遞到靜宜的面前,
示意她放進嘴裏。
看著血淋淋的肉棒,濕答答的還有陰液滴下來,迎面而來的是一陣腥臭味,靜宜不馬上吐就很難得了,更別
說要把他含住。張萬隆對靜宜說︰「靜宜來,把他含住,聽話。」說著便把靜宜的頭擡起來,推向自己胯下。
靜宜眼看張萬隆堅挺的陽具快要碰到自己的臉了,不由得張開朱唇,任由張萬隆的陽具進入。
剎時間口中充滿了鮮血和陰液,靜宜感到口中有一團火,熱燙的肉棒令她窒息了好一會。
張萬隆說︰「用舌頭舔他,哦,真舒服,你的小嘴已經這幺美妙,待會我要好好的幹你一場。靜宜,你一定
很想我幹你對不對?」
靜宜只想馬上離開這一切,離開這場惡夢。只怪靜宜的嘴不夠大,不能完全含住張萬隆諾大的陰莖,張萬隆
領引她纖細的小手,一手握著自己的陰莖。
當靜宜冰涼的小手一接觸到張萬隆火熱的陰莖,張萬隆馬上說︰「呵……呵……真爽……涼涼的好爽。靜宜
你真好。」然後按著靜宜的一頭秀髮,一抽一送的把靜宜的小嘴當成陰道般的幹起來。每次插入都要到靜宜的咽
喉爲止,抽出時還要靜宜用舌吸吮他的龜頭。
過了五分鍾,張萬隆用力的頂入靜宜的口中,直接在她喉嚨裏射出火熱的精液,靜宜閉氣吞下了張萬隆的精
液,沒有選擇的余地。
張萬隆熟練扣精之術,從靜宜嘴中出來後,解開靜宜的襯衫,在她雪白的胸脯上,深深的乳溝中又射出一灘
白色的精液。最後在靜宜的大腿和小腿上留下好一大灘的熱槳。平時扯高氣昂的靜宜,何曾受過如此淩辱,事後
坐在地下楚楚可憐的抽泣起來。
沅秀剛從才的驚濤駭浪中定過神來,張萬隆就對她說︰「過來把靜宜身上的精液舔幹淨,不要浪費。」
沅秀乖乖的跪在靜宜身前,用口清理靜宜身上的精液,這樣子沅秀的陰戶剛好對著張萬隆。張萬隆剛才還有
扣著精子,並沒有完全洩在靜宜身上,現在還是金槍不倒,于是翻起沅秀的裙子,提槍再度刺入沅秀體內。
沅秀只覺有股巨大力量,無情的撕開她的陰戶,一根大捧隨後刺入,把她的陰戶撐得很難過。
「啊……啊……總裁,請你……停手……請的不行了……」沅秀哀求道。
「不行,不行還這樣緊?我也不行了,你這幺緊要夾死我嗎?」張萬隆嘲笑的回答道。
其實女人有時候緊張陰道會收縮,越收越緊,張萬隆深明這個道理,所以他從來都不喜歡兩情相悅的玩女人,
一定要用一點強,一點暴力才好玩。
「沅秀,你真美,陰道又窄,好舒服,要不要以後給我養起來,日夜的給我玩。靜宜你不用怕,我連你也要,
以後你們就一起侍候我好了。」手扶著沅秀的柳腰,一下下的在沅秀陰道內抽插著。
「靜宜……啊……求求你……喲……幫忙侍候總裁先生一下可以嗎?我真的受不了……啊……」
眼看張萬隆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的陰莖又異常的大,剛被破身的沅秀被張萬隆硬幹的很是幸苦,每一下的
插入都要沅秀的命,她受不了便開始哀求靜宜。
靜宜跟沅秀平時情同姊妹,看見沅秀面上露出極爲痛苦的表情,靜宜心裏也是很難過。但眼見沅秀被張萬隆
狠狠的抽插著,心中也害怕自己會落得同樣的命運,害怕張萬隆那根巨大的陰莖插入來時所受的痛楚。
「啊……靜宜……先換你一下……哦……待會你不行了……再換回我嘛……
啊……」
沅秀繼續的哀求靜宜,靜宜壯起膽子,心想今晚早晚都會變成張萬隆的人,也不差早一點時間。跪爬到張萬
隆面前說︰「總裁先生,要不要休息一下,讓我來侍候你?」
張萬隆說︰「好,你怎幺樣侍候我?」
靜宜想了一下,咬一咬牙,把內褲脫掉,跪到張萬隆面前,讓他把她最秘密的部位看個清楚。張萬隆一見靜
宜黑中泛紅的陰戶,知道是未經人道,心中也剎是興奮,當下又加快了陰莖在沅秀體內進出的頻率,沅秀只覺加
倍的難受。
「總裁……啊……請你先去跟……啊……喲……跟靜宜做……做愛好嗎……
唔……」沅秀求道。
怎知張萬隆貴爲總裁,最不高興被人指使,說︰「甚幺,我現幹誰就幹誰,甚幺時候輪到你教?」
馬上又加大了抽送的幅度,幾乎每次都把整根陰莖拔出再插入。沅秀這時只可說是痛不欲生,只能「喲……
啊……啊……」的大聲哀嚎著。
但張萬隆也沒有放過靜宜的美穴,把手指伸進去,撫摸靜宜的陰道壁,發現她的陰道壁呈難得的波浪紋狀,
男人插入後一定會有很貼服。陰道也很細,連手指都可以感到壓力,更不要說是大陽具。
張萬隆玩膩了跪扒的姿勢,叫沅秀手扶辦公桌,張開雙腿屁股向後翹,上半身微向前伏。好一個前突後翹,
突出結實的奶子,翹起圓渾的屁股。張萬隆又再挺搶從後面插進去,沅秀又再痛不欲生的哀嚎。
「這是教訓你剛才的無禮。我要幹你多久就幹你多久,沒有你說話的份,知道嗎?你是不是不喜歡給我幹?」
張萬隆狠狠的說。
「啊……不是……總裁……唔……要幹多久都可以。」沅秀無可奈可的回答道。
張萬隆說︰「這樣就乖了,總裁會好好的疼你的。靜宜,你坐上桌子上,我要看看你的奶子。」
靜宜坐在桌上,雙腿交叉撬起,想用裙子遮掩暴露在外的陰戶。但這只令她的美腿顯得格外修長和均細,點
點的生澀和害羞更燎起張萬隆的慾望,張萬隆心想︰「靜宜如此的美女實是難得,等下一定要好好的調理她一下,
得把張家的傳家之寶也用上。」
靜宜慢慢的把奶罩脫掉,露出圓渾的吊鍾型乳房一對。東方女字大都是半月型的乳房,吊鍾型的很少見。張
萬隆伸手捏了一把,觸手之處結實飽滿,彈性極佳。張萬隆叫靜宜自己捏自己的乳房。
靜宜自握住雙乳往內擠,兩團肉球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臉上微帶緊繃的表情,朱唇輕咬,兩條美腿傲慢在
外擺動,口中不其然的發出妩媚叫聲︰「唷……
啊……」就算是經曆風月無數的張萬隆看到也會心跳快速,臉紅耳熱。
張萬隆把陰莖不停的在沅秀陰道內抽送,雙手探前無情的搓揉沅秀的雙乳,他越興奮就越捏大力,罔顧沅秀
的痛楚,沅秀只有嘶啞的再叫︰「啊……啊……
哦……」心想這場惡夢何時才會終結。
最後,在靜宜與沅秀的呻吟聲浪中,張萬隆拼命的把陽具往沅秀的陰道內推進,僅余兩個陰囊在外,然後在
沅秀陰道內發射出沅秀所受的第一道精液。
張萬隆滿足的離開沅秀的身體,高興胯下又多了一個戰利品。
沅秀知道已經完事了,伏在桌上喘氣和哭泣,興幸惡夢終于完結了。靜宜也松了一口氣,與沅秀對望一眼。
但她們不知道,更壞的還在後頭,這只是今晚節目的開始。
*****************************************************
在這座新式大樓的頂層聚集了城中四位巨富。年前傳出有人出幾位數的值碼把這地王地帶的新大樓整層買下,
就是這四人所爲。對他們而言金錢只是數字遊戲,賬目上的符號,沒有任何意義。爲了要在他們平淡的生活裏找
尋不尋常的刺激,張萬隆提出了俱樂部的建議。他們把這裏裝修得美倫美煥,一切擺設,器皿都是金碧輝煌,金
雕玉琢。目的只是爲了揮霍他們花不完的錢。
裏面的四個男人習慣在行歡前,先聚座一起聊天談女人。十來坪大的客廳被十幾個女人和四個男人擠滿了。
大家坐在圓型沙發上聊天。靜宜數了一下,四個男人總共帶來了十二個女人,有個光頭老頭帶最多︰四個;一個
肚子比啤酒桶還大的帶兩個;另外一個都帶三個,張萬隆也帶了三個︰靜宜,沅秀和陳明翠。
打從剛才吃飯開始,靜宜就感到十二分的不自在。菜色雖是頂好,燕窩、魚翅是少不了,但靜宜覺得她在當
中好像只是一個物件,張萬隆的玩具。靜宜本以爲今晚的工作只是陪張萬隆上床而已,就算是多難爲情或難堪也
只是一下子,閉上眼睛就完了。看到現在的情況,她知道她所想的大錯特錯。
那個光頭老翁林老說︰「張董,今晚數你帶來的小姐最標緻,爲甚幺漂亮小姐都只到你銀行去,不來我公司?
哈……哈……哈……」
張萬隆說︰「我的又怎及得上林老的四美呢?」
旁邊的黃董插嘴︰「張兄你不用客氣了,你今天身邊的兩位小姐真的不錯,我下次也要請你的陳小姐到我那
去幫我挑。」然後問靜宜和沅秀︰「你們還是處女嗎?」
靜宜和沅秀愣住了,沒想到竟然有人會問這幺下賤的問題。張萬隆指指沅秀說︰「這個今天下午還是,剛剛
從我辦公室出來就已經不是。這個呢……」再指指靜宜︰「現在還是處女,但再過幾個小時後也不是啦。嘻……
嘻……」
靜宜聽了這是情何以堪,自出生以來父母對她都疼愛有加,诃護備至,長大後遇到的男人,每個都對她千依
百順,像小公主般。現在衆人面前,她的貞節被拿來當話題,說成一文不值。但在這幺多陌生人面前,她哪敢說
一句話,只能漲紅著臉,低下頭的去默默承受這些侮辱。
張萬隆又對靜宜說︰「既然林老喜歡你,你去他那邊一下。」靜宜當然不願意,但不敢不從,只好走到林老
前面。
林老把靜宜抱在腿上,馬上伸手隔著衣服去捏靜宜的胸脯。靜宜看到林老布滿班點的皮膚,皺皺的手掌在自
己的胸脯上遊走,如果不是有了剛才已在張萬隆辦公窒裏的經曆,可能馬上就會哭出來。隨即林老皺皺的手又摸
到她的腿和屁股上,只差三角地帶沒有去。
林老摸了一下說︰「張兄,你這個莊小姐很好,身材好、長很又美。既然莊小姐你還沒要過,那我們來交換
如何?我這個四個隨你挑。」
他們四個之間經常都交換女伴玩,前題只是不能被其中一人先要過,以他們的身份地位,犯不著當表兄弟。
林老的四個都是絕色佳麗,在柔和的燈光照射下更添嬌媚,婀娜多姿。但張萬隆剛才隱約的看到靜宜半裸的
身體,水滴吊鍾型的胸脯他尤其喜歡,不捨得放棄靜宜,便對林老說︰「林老,這個小弟真不好意思,剛才我答
應了靜宜今晚要讓她好好侍候我,所以很抱歉。」
林老聽了只好作罷,把靜宜放下然後傳給旁邊的黃董。黃董一樣把靜宜擱在腿上,對她上下其手,說︰「張
兄真的很有眼光,莊小姐的奶子手感很好。張兄等下千萬不要捏太大力。哈……哈……」
說著就在靜宜胸脯上大力的捏一把,把她捏得「啊」一聲叫出來。衆人聽見又淫笑一番。
最後黃董把靜宜傳給不說話的梁董,梁董摸完了淫笑的說︰「如果莊小姐今晚是我的,我起碼可以來四次。」
不說還好,說了又吊起林老的胃口,林老提議︰「這樣吧張兄,你今晚把莊小姐讓給我,我用兩個跟你換,
她們也全都是完壁處女,如何?」
靜宜看到面前這個邋塌老頭,實在不想再多看一眼,更不要說要給他做。回過頭用哀求的眼光望張萬隆,希
望他不要答應。張萬隆看到林老身邊那四貌美如花的少女也十分心動,但還是覺得靜宜比她們擁有一份難得的高
貴氣質,不過不想得罪林老,所以猶豫不決︰「林老,這個……」
靜宜以爲張萬隆要答應,馬上急起來,輕聲的說︰「總裁請你不要……我今晚想侍候你。」
張萬隆聽不太清楚,說︰「甚幺?」
靜宜再蚊子般細聲說一遍︰「總裁,今晚我想給你做,請你不要換我。」
黃董笑說︰「既然人家莊小姐說今晚要給張兄,林老你也不要勉強人家吧,哈……哈……」
張萬隆覺得很有面子,一個像靜宜這漂亮的女孩當衆說要他幹她,只是害怕不知有沒有得罪林老。
一個服務員進來跟林老說︰「林老,剛才電話給你說,原本今晚要來表演的小姐突然間說不來了。」
林老聽了大怒,今晚是輪到他安排表演的小姐,突然說不來讓他很沒面子。
張萬隆安慰說︰「不要緊,反正大家都有小姐陪。」
很少說話的梁董諷刺的說︰「沒有表演這幹嗎?我回別墅不能玩嗎?」
林老聽了更是火大,黃董就說︰「張兄,既然沅秀小姐你已經要過了,不如今晚就請她客串表演啊。」
林老想報剛才的恥辱,說︰「對啊,張兄,沅秀小跟莊小姐一樣好,她去表演一定會讓我們大夥每人都多來
兩次,嗤……嗤……」
張萬隆眼看大勢已定,雖然不捨得放棄沅秀,但怕再次得罪林老,還是叫她照辦了。
沅秀擔心的說︰「總裁,是甚幺表演?我甚幺都不會。」
張萬隆說︰「你甚幺都不用會,有人會叫你的,你聽話照做就好了。」
大富豪俱樂部Part.2
當下衆人便各自進入他們自己在「俱樂部」的房間。這裏總共有四個房間,呈圓型的分布,各自的房間都是
根據自己的品味來布置。靜宜被帶到張萬隆的房間,陳明翠也有跟著進來。靜宜對陳明翠的存在感到十分別扭,
尴尬等下跟張萬隆做愛的情況要被陳明翠看到。
張萬隆的房間布置得大方整齊,裏面有個浴室和一個大的按摩池。其他如沙發、床、電視等應有盡有,高貴
典雅,但並不十分富麗堂煌。幾十坪大的房間在如此簡單的布置下顯得有點空曠,也令靜宜不其然的緊張起來。
張萬隆跟靜宜在沙發上坐下,摟著莊靜宜的柳腰。
「莊靜宜,從你一進公司我就在留意你了。」張萬隆說。
「是嗎?總裁先生。」靜宜顫抖的問道
「當然,好像你這幺個美人兒也真難得。」然後伸手進去莊靜宜襯衣的開口撫摸她的乳杯。在乳罩承托下,
靜宜的乳房顯得更加堅挺,線條也更迷人。不一會,張萬隆叫靜宜站到他面前說︰「自己把衣服脫掉。」
靜宜只好羞答答,慢慢的在張萬隆和陳明翠面前寬衣解帶,首先把襯衫和胸罩脫掉,再次把兩顆吊鍾型的乳
房展示給張萬隆看。兩顆乳房真是堅挺結實,昂首在張萬隆面前傲然站立。張萬隆不等靜宜把短裙脫掉,忍不住
就去捏她兩顆奶球,因爲靜宜奶子長得又很像球型,張萬隆雙手很容易就把大部份的乳房捏在掌中,任意搓揉,
看著她們在他的手掌中改變成千百種不同的形狀。
靜宜雙乳被張萬隆無情的捏,覺得胸間很漲,很難受,開始呻吟︰「啊……
啊……」也忘了要繼續脫衣服。陳明翠自然的拉下張萬隆的褲鏈,掏出張萬隆發燙及硬繃的陽具,一口一口
的吮著。原來陳明翠不單是張萬隆在公司找尋獵物的幫手,也是他的心愛玩物。經過多年張萬隆仍是把陳明翠留
在身邊,最主要還是她深懂侍候男人之道。張萬隆身上各敏感部位她都了如指掌,張萬隆只須躺著,陳明翠便有
辦法讓他快樂滿足。
六年前,陳明翠也是像今天的靜宜一樣,因爲長得美,身材好而被張萬隆看上。之後她努力學習所有令男人
快樂的技巧。六年來,多少美女在張萬隆胯下被享受過,但他還是不捨得讓她走。現在陳明翠的工作主要就是指
導那些美女侍候張萬隆的技巧。
陳明翠只是輕輕的用手握著張萬隆陽具的根,舌尖在龜頭上打轉。張萬隆受到這樣的刺激,雙手把靜宜雙乳
捏得更大力,同時也在瘋狂的吻起小嘴。靜宜不能抗拒,朱唇只有任張萬隆品嘗。張萬隆進一步把靜宜身上唯一
的短裙和內褲脫下,讓靜宜一絲不挂的暴露在寢室之中。
靜宜第一次完全裸露在他人面前,急忙用手遮掩陰部。但被張萬隆強而有力的手撥開,雙手更在靜宜的三角
地帶遊玩。靜宜的下陰有如茂盛的草原,黑壓壓的一片,卻不會任意亂長,像有專人打理過的花園。張萬隆看了
很滿意,因爲他以前看過多個美女,外表看起來很好,但陰毛橫生,給人十分淫賤的感覺。靜宜的陰毛看來很是
高貴,跟她本人一樣。
陳明翠拉靜宜一起跪在地上,拉開張萬隆的褲鏈,陳明翠把張萬隆的陽具拿出來。靜宜剛才已經爲張萬隆口
交過,不過這次陳明翠示範給她看如何用舌頭在龜頭上打圈,或者用舌舔蔭莖才能把整根陰莖含住。口交每個人
都會,但如果要達到陳明翠的境界非得名師指導不可。
還好靜宜天生慧根,不一會便舔得有聲有色,還自創了用朱唇在龜頭吞吐一招,把張萬隆一根身經百戰的寶
貝操得爛熟。饒是張萬隆撓勇善戰,陰莖亦漲得不能再漲,快要把持不住又在靜宜口裏射出來。
當靜宜獨個兒侍候張萬隆時,陳明翠離去把按摩池的水放好,調好水溫後便命令式的對莊靜宜說︰「靜宜,
服侍張總脫衣服後,就過來吧。」靜宜沒有費多少工夫便把張萬隆身上余下的衣服脫光,一起來到放滿溫水的按
摩池,池裏冒出的蒸氣成爲了室內唯一的生命力,潺潺的水聲打破了令人窒息的甯靜。
張萬隆坐在池裏,按了一下手中的遙控器,在他面前落地窗簾緩緩的升起。
靜宜剛才也曾懷疑過窗簾後的境像,這時看到窗簾後是一圓形的房間,四周也有其他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小圓
室內的情形,一看就知那些落地窗是屬于其他三人的房間。
令靜宜吃驚的是,在小圓室內竟然看到沅秀在裏面,坐在僅有的一張床上。
還沒來得及細想,靜宜看到一個黑黑實實的男人進去小圓房。那個男人身上只穿一條短褲,一進去就不客氣
的撫摸沅秀身上任何部位,不一會就把沅秀身上的衣服全脫,然後自己也脫下短褲。
在今天以前,靜宜從沒見過男人的東西,幾個小時前她才第一次看到張萬隆的大棍,現在這個男人的恐怕不
會比張萬隆小,只是更黑。那男人一把抓住沅秀的雙腿,把她們往兩邊分開,硬生生的挺著黑色大棍就往沅秀陰
道裏插進去。
隔著玻璃,靜宜也能聽見沅秀被強插時所發出的哀嚎,及看到她緊繃的臉部表情,顯示出她所承受的痛苦。
靜宜看到好友慘被淩辱感到有點激動,陳明翠見狀便悄悄對她說︰「如果剛才被總裁玩的是你而不是她,現在在
小圓室裏的可能是你。」
靜宜不知道到底應該感到安慰還是甚幺,但想想在這裏總比在小圓室給黑棍鑿好,更不要說還要給其他那幺
多男人看。現在她明白到他們所說的表演是甚幺了。
其實以張萬隆的身體狀況,不像其他的俱樂部的會員,根本不用搞這些飛機也能行事,只不過他想籍此跟其
他大享拉拉關系。玩過幾次,他也覺得這些玩意滿新鮮刺激。以前他們只是找一些願意的舞男舞女來看,看多了
就覺太機械式,厭了。後來他們就叫他們公司的外勞代替舞男,那些外勞大多是泰國等地的人,身體比中國人壯,
加上長久在外沒有正當途徑給他們發洩,一來到這裏,個個都像拼命似的。讓他們看得更過瘾。這次是第一次不
用舞女而改用沅秀這樣的良家婦女,表情雖然生澀,但卻更加迫真。衆人看來又有另一種湛新感受。
小圓房裏面的一切,對未經人道的靜宜來說都是不可思議,她想像不到簡單的男女交合,那個泰勞竟可以和
沅秀變出那幺多花招,靜宜看到忘形,已經忘掉自己現在的工作。轉頭一看,不知何時陳明翠已把身上的衣服脫
光,正在用她那偉大的雙乳在張萬隆身上摩擦著。想不到陳明翠也是很大,跟靜宜一樣是吊鍾型的,張萬隆閉上
眼睛享受陳明翠雙乳帶給他的快感。
靜宜看到陳明翠示意她也過去,于是靜宜和陳明翠兩對美乳,四個奶頭,就不停從下往上,一前一後的按摩
張萬隆全身。泰勞終于停下來,從沅秀體內抽出黑棍,把一沱精液射在沅秀面上。沅秀拿毛巾把泰勞的精液末掉,
疲倦不堪的在躺床上喘息。
陳明翠叫靜宜跪在張萬隆面前,恥骨高聳,把整個陰戶暴露在張萬隆面前。
張萬隆伸出手指去輕撫靜宜全身最柔軟的地方,又用舌頭舔她的陰道口,更嘗試把舌尖塞進去。但靜宜的處
女戶緊緊的閉起,擋他吞尖的前進。陣陣的處女花香從她的秘密花園散發出來。靜宜私處被舔得又麻又癢,好不
難受。舉頭一看,小圓室裏剛走了一個泰勞,現在又有一個比剛才那個更建碩的男人。靜宜心想︰他們這樣子車
輪戰,沅秀哪受得了。
這個泰勞看起來足足有兩個沅秀那幺大,虎背熊腰,光是手臂上的三頭肌就跟常人的大腿一樣粗,沅秀跟他
一比就好像小雞一樣。看到他那根家夥,靜宜差點沒叫出來,她只想到兩個字來形容它°°大炮。只見泰勞用大
炮無情的撐開沅秀的小小陰道,沅秀也發出比剛才更響亮的叫聲,然後泰勞一炮炮的轟炸沅秀的嫩穴,他像山一
般大的體形,每一次的插送都令大床震動不已,情況十分慘烈。
靜宜看到忘記了自己陰道的麻癢,偶爾回頭卻看見陳明翠拿出了一根針筒,插入了張萬隆的睪丸,注射入一
種黃色的液體。
馬來西亞的「一班」族是當地最骁勇善戰及凶狠的部落。性能力在那是男人的尊嚴和地位像徵,所以他們千
方百計的去研究增強性能力的方法。幾年前,陳明翠去了馬來西亞,有機會拜會當地的巫醫,向他們購得此藥。
這是他們傳統用草藥提煉而成的獨門處方,只有巫醫才知道。原本是口服的,但通過現代制藥技術把它濃縮成液
體,功效更佳更快。
藥的原理強行要陽具的海綿體擴充,令更多的血液可以更快流過。男人陽具的勃起全是海綿體擴充的效果,
如果有多一些的血液流過,可以令陽具更大更堅硬。
由于此藥的來曆,張萬隆擔心會有想不到的副作用,一直以來都不會隨便服用。但用過幾劑後又感得它的確
功能神奇,沒有一個胯下獵物不大聲求饒的。只是原來買回來的藥有限,所以不是特別喜愛的獵物,張萬隆也不
會用上場。
靜宜獨有典雅高貴的氣質,當中帶著說不出的嬌媚,玲珑浮突的身段,引得張萬隆慾火狂升飙,決定要挪用
寶藥來奪取她寶貴的第一次。
第二個泰勞的炮雖然巨大,但持久度不高。不到十分鍾就要完了,一條小圓腸般陰莖把沅秀的小嘴塞得滿滿
的,迫她把噴出的精液吞下。他人陰莖大,精液也特別多,沅秀一張小嘴容不下那幺多,多余的精液不斷的從她
嘴邊溢出。
靜宜越看越氣,平常男人對她們倆總是低聲下氣,呵護備至,如今眼看沅秀被一班外勞如此糟塌,真是情何
以堪。只見沅秀剛把剛才的精液吞下,又一泰勞步進門,他身穿緊身牛仔褲,胯下腫脹起一塊來。一進門就不客
氣的脫下褲子,掏出一根長長的肉捧。靜宜看了還差點以爲那是救火用的消防水喉。一下一下,他馬上插進去沅
秀那被他其余兩個兄弟插過的陰道裏。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都好像需要極長的時間,肉棒好像長長的火車鑽入
山洞中,久久還看不見火車的尾巴。沅秀亦累了,只能發出微弱的幾聲「啊,唔」,也不知是喜歡還是痛苦。
靜宜看到小圓房裏,沅秀慘被泰勞黑漢一個接個的蹂躏,當下心裏發毛。回頭一看,陳明翠正用嘴含住張萬
隆的兩顆丸子,企圖用口中的熱力令更多血液通過。而他一根本來就不小的更是漲到驚人的大,龜頭幾乎有靜宜
的拳頭一般的粗,長度更達八、九寸。靜宜雖然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但想也沒想過竟然可以這幺的粗大,
實是恐怖,心裏一急,馬上就想哭起來。
但張萬隆沒有給她太多時間胡思亂想,立即兩手抓著靜宜的雙腿,把她們呈大字型的分開,微微托起她的屁
股到跟他的成一水平位置。暴龍般的大對准靜宜粉紅色的陰戶,虎視耽耽著眼前的獵物,隨時要上前把她吞噬。
陳明翠抓著靜宜的纖纖小手,叫她用手指輕輕把兩片陰唇撥開,緊閉的陰唇終于露出一線小縫,張萬隆便挺
著巨棒朝著小縫。靜宜未經人道的陰道,靜宜連手指都很難塞進去,更何況是張萬隆吃藥後的巨物!
張萬隆兩手把莊靜宜雙腿往旁再分成80度的直線,整個陰戶都暴露在外,陰唇也微微的擴張。張萬隆使勁
的再插,終于把巨物的龜頭硬生生的塞進去了一截,但靜宜己痛不欲生,香淚如泉湧,「唔……唔……」的哽著
呻吟。
既然已插入了一小截,巨棒的第二、第三擊便勢如破竹的大步向邁深淵,靜宜本能的緊縮陰道肌肉阻攔巨棒
的入侵,但無論她如何用力,深淵已經兵敗如山倒。她覺得身體像被一股無型的力量撕裂了,萬般痛楚只能藉眼
淚和呻吟聲來強忍。
但靜宜非常不想給張萬隆和陳明翠聽到她呻吟,不想令張萬隆和陳明翠覺得她是下賤的。自己花了莫大的勇
氣埋沒尊嚴,爲了錢甘願把身體給張萬隆玩弄,這個靜宜還可以接受,畢竟這是個功利主意的社會,而她也知道
她有些大學同學在唸書時就已經偷偷的下海當小姐。張萬隆也算個有頭面的人,給他玩也不算太差,但她想不到
張萬隆竟然如此變態。
他的其他大亨朋友們也是變態,讓下賤的泰勞把沅秀如此糟塌,讓他們把骯髒的任意插入她寶貴的陰道裏,
然後又把他們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身上。就在今天下午,靜宜和沅秀還是賽貴的處女,現在一個已給不知多少人
幹過,另一個下體則被一條小拳頭般粗、一把直尺長的巨插著。
「啊……啊…………」靜宜按捺不住的呻吟著,欲死的痛苦使她感覺不到處女膜已被張萬隆的刺穿了,但她
卻能感覺到熱唿唿的處女血從陰道泌出,一根巨好像工地打地基的機器,一下一下很規律的鑿進她陰道來。
張萬隆把拔出來,上面沾有靜宜的鮮血和淫液,遞送到靜宜面前,強迫靜宜把他們舔個幹淨。偌大的陽具,
靜宜舔到舌頭發僵才清潔完。
之後張萬隆又挺著他的,如暴龍般的插入靜宜的嫩穴。莊靜宜身受暴插,再也忍不住高聲呻吟︰「啊……哦
……」聲浪雖然不大,但卻每一唿喊都鑽入張萬隆的耳朵,刺激著他的神經,激發起他的原始獸性。
張萬隆叫陳明翠從後面把靜宜雙腿往後拉,靜宜現在變成一個V字,陰道成爲了身體最下端,這樣一來張萬
隆更可以肆無忌憚地探討她深淵的盡頭。張萬隆陽具暴漲之後已經長過她的陰道長度,每一次張萬隆盡根插入後
靜宜都會感到痛苦難堪。她意圖往後挪來躲開張萬隆的進擊,但後面又有陳明翠在頂住,靜宜變成籠中鳥,只可
眼睜睜看著張萬隆一下一下的插入自己最秘密的地方。
張萬隆作了一次深深的插入後,把整根種在莊靜宜的嫩穴中,然後停止抽送,改由用雙手去擠掐靜宜的乳房,
他可沒有絲毫憐惜之心,雙手使盡勁的掐、搓、擠、揉,靜宜的乳房在他手中變成了千百種型狀,痛得靜宜大叫
︰「唔……唔…
…不要……啊……」香淚再次流下之余,也第一次哀求張萬隆停手。
「不要?不要甚幺……哈……哈……」張萬隆非但沒有停止,還變本加厲在腰、手掌上加把勁,把靜宜又掐
又鑿的弄得半生不死。
「啊……張總,請你不要再弄了好不好?」靜宜哭著的哀求著,當中不斷帶出一兩聲動人的呻吟。
殊不知靜宜越是哀求張萬隆,他越是興奮。一面又再加快插送,靜宜蓬門剛被開鋒,陰道本來就十分緊窄,
加上張萬隆的現在又無比的大,張萬隆一根巨棒被挾得喘不過氣來。張萬隆變本加厲,把靜宜雙腿往後推,身體
成一V字型,陰戶變成在V字最下端。這樣他一進一出更加容易。他爲靜宜耗用了實貴春藥,今天一定要玩夠本。
「啊……啊……啊……」靜宜慘被蹂躏後發出無奈的呻吟,張萬隆像發狂的野獸般撞擊靜宜嬌嫩的下體。
「張總……唔……請問你甚幺時候才可以停?」
張萬隆也慢慢感到疲倦,說︰「莊靜宜小姐,你這幺一個美人,我玩一輩子都不厭。要我停也可以,只要你
答應以後待候我,我現在就停。」
「那怎幺……不是說一個晚上的嗎?」
「誰叫我歡喜你?也不到你不答應,今天晚上的事,我都錄影起來了,哈哈哈!」
原來張萬隆在房裏暗中裝設了錄像機。本來只是要以後回味風流事用的,現今卻另派上用場。
張萬隆閉了一口氣,下體瘋狂的在嫩穴中抽插,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向陽具湧至。張萬隆這次到了快慰極點時,
再也不忍耐,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入靜宜的陰道內,直至滿瀉。春藥制造了大量的精液,張萬隆把大抽出後,便緩
緩的從靜宜陰道口流出,滴在床上。
******************************************************
沅秀那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身體內得到快樂,少說也有五、六人,每人來個兩、三次,完事後她只看到一
沱沱精液淌在地上。
靜宜和沅秀得到得可觀的報酬。沅秀之後馬上辭掉工作,但並沒有過著甚幺好的生活,而是去做了小姐,當
晚之事令她覺得她好像是爲了滿足男人而活。但靜宜也卻繼續在萬隆銀行工作,但她的實際工作只是張萬隆的發
洩工具。直至在一天,張萬隆亦對她生厭,她便當起去陪客人的工作。
這對姊妹花計劃要利用男人,最後卻被男人玩弄一生,亦可說是報應。

[此貼被ngsx在12-05-201813:22重新編輯]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