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享妖精們的報恩和報仇作者:下馬的騎兵

FUN享妖精們的報恩和報仇作者:下馬的騎兵

阿兵是村裏數一數二的獵人,死在他手中的小動物多不勝數。只是雖然在小村裏也算上富有的阿兵,今年已經年過三十,卻依舊沒娶上婆娘。村裏的姑娘竟然沒一個看上阿兵的,媒婆踏遍了周圍十來個小村,都沒能給阿兵找上個合適的婆娘,這事邪門的很。

村頭小廟裏的阿吉大師跟阿兵說,極可能是阿兵這輩子殺生過多,造了太多殺孽,所以有因必有果,才導致他現在討不上媳婦。

阿吉大師對阿兵說: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只有放下弓箭,才有可能娶上媳婦。

阿兵當裏就呸了阿吉大師一臉的硅膠,他奶奶的,他阿兵不打獵,難道要餓死不成?

再說,村子裏討不上媳婦的又不只是他一個!村東那個書生小坑不照樣過了三十了還沒討上媳婦嘛!書生小坑這輩子連只雞都不敢殺,他夠沒殺孽了的吧?

不照樣沒娶上媳婦?

所以,阿兵認爲阿吉大師的話完全是一個屁,聽著都嫌蛋痛。

阿吉大師苦笑著搖頭,村東那書生,模樣長的也好、又文雅有氣質。村裏頭喜歡他的姑娘多的去了,只是所謂百無一用是書生,書生小坑太窮了!導致雖然有很多姑娘喜歡他,但沒有哪個姑娘的爹和娘願意把自家閨女嫁給小坑受苦的。

「孽啊,都是孽啊!」阿吉大師發出了沉重的歎息,然後從懷裏掏出塊肉幹,狠狠的啃了一口。他娘的,是不是自己最近嘴皮子功夫有所下降了?最近村子裏的人給的供奉少了很多啊……聽了阿吉大師一通話後,生了一肚子火的阿兵扛起弓箭,殺向山林,將氣都撒到山上的小動物們身上。

忽地,一只金色的狐狸從阿兵眼前閃過!

「好家夥!」阿兵馬上快步跟上,竟然是稀有的金狐,這東西要是弄到手了,只要皮毛保持的好一些,可值大價錢哩!說不定還能多弄點銀子,好讓他去買個俊俏的小媳婦過來。

哼,娶不到媳婦,難道他阿兵還不能買個媳婦不成?

「小家夥,看箭!」只見阿兵奔跑中,依舊引箭上弓,手法利落。

啾!的一聲,弦動、箭出!

那箭就像長了眼睛一樣,射中了金狐的後腿!

金狐吃痛,悲叫一聲,但逃跑的速度絲毫不見下降!

阿兵緊隨著金狐,竟然一路從山上追到了村子裏。到最後金狐左跳右竄,竟然甩掉了阿兵。

「好家夥,跑到村子裏了,你就死定了。」阿兵冷笑一聲。

他經驗老道的順著地上的血迹追蹤金狐,心道:小樣,還想逃出我兵哥哥的手心嗎?

一直追呀追呀,最後竟然一直追到了村東。

「雞雞複雞雞……窈窕美女,君子好逑……」一陣讓人頭痛的讀書聲響了起來。

「靠他娘的,竟然跑到這書呆子這來了。」阿兵感覺到蛋痛菊緊,他最煩這書生的讀書聲了。

「喂,書呆子,有看到一只金色的狐狸嗎?」阿兵打斷了書生小坑的讀書聲,問道。

「啊……」書生小坑一看到阿兵手中的弓箭時,好像被嚇了一跳,竟然一下子從椅子上倒了下去……「靠你娘的,膽怎幺這幺小?」阿兵煩躁道:「有沒有看到一只金色的狐狸?」「我……我……沒……沒……沒……」似乎被阿兵嚇壞了,書生小坑半天也擠不出一句話來。

阿兵頓時感覺一陣胃痛,自己今天是腦抽筋了吧,竟然會問這書呆子事情。

這書呆子,哼了半天也哼不出一句話來,等他說完一句話,狐狸早沒影了。

「沒你媽!」阿兵憤怒的打斷了小坑的話,轉身繼續尋找他的金狐去了。

最終,阿兵依舊沒有找到金狐,他只好郁悶的回家了。

沒找到金狐後,阿兵很是郁悶。于是次日,他又抗著弓箭上山打獵了。這次在山中呆了三天,收獲不小。

三天後,阿兵回村了。

剛一踏入村子,他就聽到了一個爆炸性的新聞!滿村子的人都在傳著--書呆子小坑取媳婦了!

而且是個美的冒泡的媳婦,那媳婦模樣漂亮的沒話說,就像畫裏面走出來的仙女一樣。村裏的男人一看到書呆子小坑的媳婦時,沒一個不流口水的。

唯一遺憾的是,這仙女是個跛子……聽說啊,這小媳婦叫輕雲,大城裏來的。

瞧人家取的名字,多好聽。不愧是城裏來的!

阿坑這幾天都在山裏蹲著,所以還沒去看書呆子小坑的媳婦。這消息還是他剛回來時,一路上聽人們談起過的。

「見鬼了,書呆子從哪弄來的媳婦?還城裏來的?」阿兵罵了一聲,暗道老天爺不公平,連書呆子小坑都弄到媳婦了,他阿兵竟然還沒有個婆娘,真是操蛋的人生!

回到家後,阿兵馬上找上鄰居陸郎中。

陸郎中姓陸,名飛。是村裏的百事通,消息靈通的很。

「那書呆子真娶媳婦了?」阿兵問道,他心裏有些失落--原本村裏還有個書呆子跟他一樣沒娶上媳婦,現在書呆子卻突然娶上媳婦了,阿兵的心裏竟然有種被背叛的感覺……真他娘的操蛋的感覺!

「是呐是呐,突然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媳婦,美極了!那眼珠子一勾,我的魂都要被她勾去了!」郎中陸飛抹了抹口水道。顯然還在意淫那個據說是城裏來的叫輕雲的姑娘。

「你見過書呆子那個叫啥雲的媳婦?」阿兵疑惑的問道。

「見過,見過!前天呐,書呆子帶著他媳婦來到我的藥館裏,所以我見過他媳婦。」郎中陸飛說道:「村裏頭不是傳說書呆子的媳婦是個跛子嘛?其實不是跛子,只是這書呆子的媳婦的腿受了傷,看上去好像是被什幺東西紮了一樣,所以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阿兵聽著,不由感覺心裏一動,若有所思。

那天夜裏,阿兵迷迷糊糊的走向書生小坑的家門口。

「操,我怎幺到這裏來了?」阿兵狠狠拍了拍腦門,剛才不知道在想什幺,走著走著,竟然走到書生家門口了。這不是純折磨自己嘛,要知道到了書生家門口就代表著要聽到書生讀書的聲音,那不是一般的折磨人啊!

連阿吉大師的念經聲都沒書生的讀書聲來的折磨人。

正當阿兵想要離開的時候,突然,他聽到了一陣讓人渾身一抖的聲音。

「啊……」一聲嬌滴滴的聲音,比最動聽的小鳥叫的還要動聽一百倍!

「啊……坑郎……好舒服……啊……」

這聲音,如哭似啼,卻又好像包含著無盡的舒服的感覺。

就連聽著這聲音的阿兵,都感覺骨頭都酥了!

「啊……坑郎……用力……用力點……好舒服……啊……再深一點……再深一點……要飛了,要飛了……」天呐!阿兵感覺自己兩條腿都在打顫,酥的連骨頭都沒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叫床』?

阿兵忍不住了,他鬼鬼祟祟的爬到書生家的窗邊上,朝著屋裏望去。

只見昏暗的燈光下,兩腿白嫩嫩的大腿晃的人眼花!

書生小坑那幹瘦的身體趴在那白嫩的大腿之間,正在賣力的沖刺!

那幹瘦的屁股一聳一聳的,每一次的聳動,都會讓他身下的那美腿的主人發出酥麻到骨子裏的叫聲。

「雲娘……雲娘……好緊,你的那裏好緊啊……」書生嘶叫著,瘦弱的腰現在卻像充滿了力量一樣,持繼聳動了這幺長時間,卻依舊保持著極高的聳動頻率……「坑郎……坑郎……你的也好大……又粗,又長……刺的妾身好舒服……」白嫩嫩的大腿突然夾住了書生幹腿的腰,纏上他的屁腿:「坑郎,妾身又要來了……」「雲娘……忍耐,和我一起來!」書生沖刺的速度變快了!

啪啪啪!書生的身體和那白嫩嫩的身體不斷的撞擊著,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窗戶邊上的阿兵,只感覺口幹舌燥,口水不斷的下咽!

「坑郎,我要忍不住了……要出來了……哦……坑郎……人家出來了!」「我也要來了,雲娘……我要來了!」「射過來,全射到妾身裏面,妾身給坑郎生個胖胖的兒子。」「哦……射了,射了!!」「妾身也又來了……坑郎好曆害!」

「雲娘,我好幸福……」書生整個人都倒在了身下那白嫩嫩的身體上。

那對白嫩嫩的大腿依舊緊緊纏著書生的腰,兩人就這樣相擁相抱著,訴說著情話。

「咕咕。」阿兵咽著口水,兩眼瞪的大大的,死死的盯住書生身下的人影,希望能看到這被村子裏的人稱作是仙子一樣的女人能有多漂亮……終于,書生的身下,露出了一對細細的單鳳眼……那對狐媚的眼睛狡黠的望向窗戶邊上的阿後,眸中,充滿著一種危險的氣息。

阿兵只感覺身上一寒,這種感覺,只有當年他在打獵時,被一只大蟲盯上時,才有的感覺。

屋內,那雙眼睛依舊緊緊盯著阿兵,然後,她擡起一只潔白的腿丫,朝著阿兵揮了一揮。

那白嫩的小腿上,有著一道傷痕。是箭傷……

明明聽陸郎中講起,前天才上門醫治的傷口,現在卻已經基本癒合了!

不知道爲什幺,阿兵腦海裏突然想起了三天前那只金色狐狸的身形……才剛想到那只狐狸,突然,他好像看到了書生小坑的身下,冒出了一條狐狸的尾巴來!

狐……狐狸尾巴?!

阿兵瞪大了眼睛!腦海中一陣空白。

金色的狐狸

當時的書呆子小坑?

箭傷?!

阿兵好像突然明白了什幺,緊接著,他頓時感覺那股寒意更重了,他連滾帶爬的朝自己家逃去……次日,阿兵逃命似的再次逃到山林裏去了……

「我在害怕什幺?我被嚇到了?」阿兵喃喃自語:「可笑,假的,一定是假的,狐狸精那種東西怎幺可能會存在。這一定只是巧合,一切都只是巧合。一定的!」「吼!!」突然,一聲巨大的吼叫聲傳來。

阿兵睜眼一看,差點連魂都嚇跑了。一只大蟲竟然在他不遠處!

好家夥,自己竟然又走神了,要不是這只老虎突然吼了一聲,自己呆呆的送到老虎面前被吃掉了。

阿兵馬上引箭上弦,對准那只老虎。

咻!的一箭,射向老虎的腦袋!

哪知道那只老虎突然擡頭,弓箭擦過它的背部,帶起一蓬血花!

「吼!!」老虎擡起頭來,望向阿兵。

「該死,要完蛋了。」阿兵馬上再次抽箭,對准老虎。心裏卻在打顫,一箭不死,老虎撲上來,他就死定了。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射出第二箭!

「吼!」那大蟲對著阿兵吼了一聲後,竟然甩了甩尾巴,走掉了!

「我靠,撿回一條命啊。」阿兵一屁股坐在地上。

沙沙……這裏,突然一陣響聲傳來。阿兵擡眼望去,只見在老虎剛才所在的位置,有一只白色的狐狸。

又是狐狸?!

阿兵引箭上弦,對准了白狐。

那只白狐似乎受了重傷,特別是它的前爪,似乎被老虎弄傷了。此時它軟軟的倒在地上,看樣子它是剛才那只老虎的食物。阿兵巧合下,救了它一命。

白狐看到阿兵的箭對准它時,竟然擡起頭來,雙眸中泛起水花,可憐的望向阿兵。

這眼神,就像有感情的人類的眼神一樣!

阿兵不由心中一動,他來到白狐的面前,伸手抱起白狐。

「你聽的懂我說話?」阿兵嘗試著問道。

那只白狐竟然點了點頭。

我靠!阿兵心中頓時一喜!

他悄悄的抱起白狐,瞄了眼白狐跨間--是只雌的!

老天爺真的是公平的啊,這是不是代表著,他阿兵也要時來運轉了?

想到這裏,阿兵連忙抽出懷裏的繃帶,仔細的給這只白狐包紮……「小家夥,以後要小心哦。」阿兵帶著善良的笑容,最後將這只白狐輕輕放在地上。

白狐對著阿兵連連做輯,然後一步三回頭的消失在叢林裏。

這一天,阿兵帶豐歡快的心情,哼著歌下山了……然後,阿兵就呆在自己家裏,開始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等啊等……

終于,在三天之後的一個下雨天!

輕輕的敲門聲傳來,接著是一個甜膩的聲音傳來:「你好……有人在家嗎?」阿兵一躍而起,迅速的打開了大門。

才剛一打開房門,一股香噴噴的女人香撲面而來……阿兵仔細望去,只見一名身白衣少女撐著油紙傘,望著他巧笑嫣然……「你好……能讓我,避避雨嗎?」少女擡起頭來,露出一對漂亮的單鳳眼。

她吐氣如蘭,面帶潮紅。身上似乎帶著淡淡的香味……美女,絕對的美女!

再往下看,她那身材!天,S型,胸大,腰細,屁股翹!

最終,阿兵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少女撐傘的小手上……那只小手上,綁著繃帶……

果然,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狐狸精,是吧!

「你……一直盯著人家……人家,會害羞的……」少女羞紅了臉,對阿兵道。

說話間,少女的裙子底下突然冒出了一小截狐尾……阿兵的眼睛頓時緊緊的盯住了那一小截的狐尾。

「啊……這個……那個。我……」少女似乎有些急了。

「不用說了,哥全都都明白。」阿後一把擁抱住少女,捏住少女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上去。雖然沒有婆娘,但阿兵也算是麗春院的常客。每次進城賣獸皮時,他都會進麗春院潇灑一把……是那只白狐吧,肯定沒錯的。報恩的白狐啊!

看樣子,我阿兵這一次也能娶個仙女一樣的婆娘了!

「唔……」少女先是有些反抗,但在阿兵將舌頭探入到她的小嘴裏,攪動著她的丁香小舌時,她馬上放棄了抵抗,原本就紅通通的小臉,頓時變的更紅了。

再緊接著,她動情的和阿兵吻在一起,小舌頭生澀的纏著阿兵的舌頭,吻的滋滋有味。

阿兵一把將這漂亮的少女抱起,扔到床上,順後關上房門……少女倚靠在床上,雙腿曲起,微分,雙眸迷離的望著阿兵……顯然還沉醉在阿兵高超的吻技中。

「你叫什幺名兒?」阿兵撲到床上,強行的擠到少女的雙腿之間,雙手拉住少女的衣襟,麻利的解開,露出了衣內那同樣白色的抹胸。少女那深深的乳溝展現在阿兵的眼中。

「錦瑟……」少女的聲音妩媚、又帶有異樣的誘惑感。

「果然好名字。」阿兵興奮的撲到錦瑟的身上,伸手扯開了她的抹胸。

「啊呀……」錦瑟驚叫一聲,雙手護住胸口。

阿兵嘿嘿一笑,一手抓住錦瑟的雙手,按到她頭頂處,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潔白的乳房,一口含了上去。

他將乳頭含入到口中,用舌頭不斷的舔著乳頭。

「唔……啊……唔……好奇怪的感覺,好癢……又好舒服。」錦瑟很快放棄了掙紮,她的雙手不知道什幺時候掙開了阿兵的大手,轉而抱住了阿兵的腦袋,將他不斷的壓向那對豐滿的巨乳。

不愧是狐狸精啊!阿兵激動的想著。

同時,另一只手下滑,到錦瑟的雙腿之間。往裙底一探!

娘咧,這只狐狸精竟然沒穿亵褲!

阿兵這一摸,直接摸到了那芳草三角地帶,摸到了一把淫水。

「唔……啊,那裏,不要摸,好奇怪的感覺……摸……啊,不要摸。啊……」少女的整個身體都顫抖起來,雙足緊緊的抵著床單!

阿兵伸出兩根手指,插入到那淫水泛濫的小穴裏。

「嗞嗞嗞……」手指在淫水泛濫的小穴裏插動,帶起淫糜的聲音。

「好羞人的聲音……啊,又好奇怪。用力一些,啊……快,快一些……」少女整個人不斷的挺起,不斷的將自己的跨部湊向阿兵的手指。

滋……阿兵抽出了手指,手指上粘滿了少女的體液。

「嘗嘗,這可是你自己的味道呢。」阿兵將手指湊向少女的櫻桃小嘴。

少女雙眼迷離,含住阿兵的手指,含在口中輕輕的吸吮著,將手指上屬于她自己的體液舔的幹幹淨淨。

「小騷貨,給你獎勵吧!」阿兵嘿嘿一笑,雙手扣住少女的白嫩的雙腿,扛到腰間。

然後掏出自己跨下早已硬的象鋼鐵的雞巴。

紫色的雞蛋大的龜頭抵上了少女流滿淫水的肉穴。

「唔……好大,全部要插進去嗎?能插的進去嗎?」少女望著兩人的跨間,好奇的問道。

「當然了!」阿兵大喝一聲,腰一挺,整根肉棒頓時狠狠的撞向少女的肉穴。

「滋……」的一聲,肉棒頓時擠入了大半!

「啊……啊……痛……好痛……」少女的雙腿一把夾住阿兵的腿,阻止阿兵繼續插入。

「寶貝,長痛不如短痛,而且一會兒你就會舒服起來的。」阿兵抓住少女的雙腿,扛到肩膀上。然後大屁股再次一挺!剩下的肉棒長驅直入!

他娘的,爽呆了!阿兵整個人顫抖了一下,少女的肉穴緊緊的包住自己的肉棒,陰道裏的肉褶一層一層的包住肉棒,這種美妙的感覺完全不是麗春院裏那些妓女寬松的騷屄能比的上的!

扛起少女的雙腿,阿兵開始前後挺動屁股,讓大肉棒在少女狹小的肉穴裏抽動起來。

淫水不斷的飛濺著,抽運了一會兒後,少女的快感也來了,她的口中重新響起了酥麻到骨頭的淫叫聲。

「啊啊……嗯……好哥哥……啊……好漲,這幺粗,這幺大!真的好舒服……啊……整個小穴都被擠的滿滿的……好長……哦……用力的幹我……好哥哥,用力!」還有什幺,比這樣的呻吟聲更能帶給男人動力的呢?

阿兵將少女緊緊的抱住,整個人都壓到少女的身上。他只感覺自己的胸膛壓上了少女那一對豐滿、彈性十足的乳房。大肉棒插在少女緊湊的肉穴裏,溫溫熱熱的、暖洋洋的、濕滑滑的,舒服極了。

特別每次抽插時,肉棒龜頭撞上少女的花心時,少女的花心總能咬住龜頭,一吸一吮間那種美妙的感覺,讓阿兵感覺自己要直接美到天堂上了!

抽插,不斷的抽插!

高潮,不斷的高潮!

射精,不斷的射精!

阿兵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射了多少次了,但他的肉棒依舊沒有軟掉,依舊剛硬如鐵!

身下的少女和她一樣依舊充滿著情慾,她不斷的哼著,呻吟著:「用力……好哥哥,要被你幹死了……」「來吧,換個姿勢。」阿兵抓住少女,將她擺成母狗的姿勢。

「哦!哦!幹死你,幹死你!」阿兵猶如一個騎士,在沖鋒一樣。他的腹部不斷的撞擊著少女的大屁股,發出啪啪啪的悅耳的聲音。

「好哥哥,好哥哥……我又要來了……」少女不斷的擡起自己的屁股,迎合著阿兵的撞擊。

「哈哈,飛吧,高潮吧!」阿伸的大手拍打著少女的臀部。

啪啪啪!每一次的拍打,都會在少女潔白的屁股上留下一個屁股印……「不要,不要摸人家的屁股。人家的屁股,不能摸的……」少女突然奇怪的呻吟起來……難道屁股是她的敏感地帶?

阿兵嘿嘿怪笑起來,一邊繼續如打樁機一樣在少女體內沖撞,另一邊左手撫摸著少女的屁股,右手則摸到少女的臀縫之間,尋找到了那朵粉紅色的菊花!

阿後的手指,對准那朵肛菊,用力的捅了進去!

「啊……」少女用力的大叫了一聲,陰道狠狠的一夾!

這一夾,頓時把阿兵夾的再射了一次!

「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少女大聲的呻吟著,一股陰精從她子宮裏狂泄而出,噴在阿兵的肉棒龜頭上。

「呼呼……」阿兵整個人壓在少女潔白的背部。這小丫頭,還真強啊!

「唔……」少女呻吟一聲,轉過頭來,含著手指:「好哥哥,人家餓了……」說話間,少女的小耳朵突然變成了一對貓耳……哦,更確切來說,好像是一對虎耳?

「好哥哥,下次不能再隨便摸人家的屁股哦。」少女輕聲說道。

接著,阿兵驚訝的發現,少女的狐尾變小了,變細了,最後變成了虎尾!

「靠,這是怎幺回事?」阿兵猛的揉了揉眼睛,再望向少女的小手時--那小手上,哪裏還有繃帶?而且少女的雙手上沒有一絲的傷痕!

阿兵猛的一愣,他再迅速的望向少女的背部!

果然,在少女的背部,有著一道傷痕!

阿兵的心,頓時涼了……

「好哥哥,人家很餓很餓了……這次,不要再打擾人家吃東西哦!」少女甜甜的笑道……從那以後,村子裏再也沒有人看到過阿兵了。

有人說,他打獵迷路了吧。又有人說,會不會是阿兵賺夠了錢,去城裏生活了。還有人說,阿兵會不會被山上的老虎吃了?

阿吉大師歎息一聲道:「孽啊,都是孽啊!」

字節數:15524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