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享建甯不甯作者:tybo

FUN享建甯不甯作者:tybo

卻說一等鹿鼎公韋小寶爲了違抗康熙要求他追捕天地會余黨的聖旨,帶著七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和三個孩子以及老娘一起逃到揚州附近的一座山上,化名沈富貴隱居起來。

衆人在此看似過著神仙式的生活,而且表面上和和氣氣,但是各人心中已有不滿,尤以建甯公主爲甚。

本來公主從小就錦衣玉食,身份更是萬分尊貴,而今卻只能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數著手指頭來等看似最不喜歡她的小寶跟自己歡愛,每天只有「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多花心」的幽怨。而且建甯生性活潑,爲了躲避她的皇帝哥哥,只能悶在屋子,叫她如何安穩。更因爲在和韋小寶離京之前她無意中知道了自己只是個野種,而那個愛她的母後「毛東珠」已被歸辛樹夫婦殺了,如何不讓她感歎「侬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侬知是誰」。

唉!唉!唉!種種的種種讓這個本來就有點變態的公主更加潑辣,動不動就對下人非打即罵,整的一只母大蟲!

這天建甯正在房裏逗雙雙(建甯與韋小寶的女兒)玩。雙雙長得粉雕玉斫,她完全繼承了建甯的瓜子臉和薄嘴唇的優點,甚是可愛,雖然才一歲,但不難想象長大後是個美人胚子。

這時,韋小寶和沐劍屏風風火火地趕了進來。

他讓沐劍屏先帶走了雙雙,然後生氣地對建甯說:「你是不是在我和阿珂去金陵的這幾天偷偷溜到揚州城裏去遊玩?」「哪有啊!」建甯雖然有點心虛,但是還是不承認。

「還狡辯,最近附近多了好多拿這我們肖像的捕快,你爺爺的,小玄子真是太狠了。我問你你是不是要我們全被小玄子抓走才開心啊!」建甯一時被韋小寶吼懵了,心裏想著:你帶著啊珂去遊山玩水,我只是無聊去散散心,竟這樣對我「,一時眼淚像斷線的項鏈。她捂著嘴,跑了出去。

「看你還能跑去哪,有本事別回來,你爺爺的。」韋小寶在後面怒罵。

再說建甯沿著山路跑著,不知不覺迷路了,迷迷糊糊中忽然跑到一處茅草屋。

「屋裏有人嗎?我要問個路。」,天已經快黑了,卻找不到路,令建甯也有點害怕,聲音有些顫抖。

這時候門慢慢打開從裏面走出一個壯實的漢子。

「怎幺…是你啊!」

「呦!這不是前些天還威風凜凜的六夫人嗎?怎幺有空看我這個被你鞭打的狗奴才啊?!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原來這是一個建甯以前的仆人,叫阿德,因爲受不了被建甯鞭打而逃走,又不想這樣窩嚷地走了,想伺機報複一下韋家,所以住在了這裏(其實這裏離韋家不遠,只是山路曲折),真是人生無處不相逢。

「別過來,救…」這時建甯看到阿德不懷好意的笑臉,害怕地喊,一句話沒說玩,已被打昏過去。

「這時哪裏,爲什幺綁著我,還蒙著我的眼睛?」腦袋還是暈乎乎,突然建甯身上傳來一陣被鞭子抽打的麻癢,由于來人不是想傷害她,所以力道拿捏得很好,讓她既有痛感又不會留下傷痕。

「啊啊,不…要…打我,啊!」,連續的抽打讓建甯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不要啊?呵呵,你平時打我們的時候怎幺不可憐可憐我們呢!」阿德生氣地咆哮。

建甯本來就有受虐的愛好(祥見鹿鼎記),在鞭子的親吻中不知不覺享受到了快感。

「真是個賤人,連這樣都能發情,先讓爺消消火吧!」看到建甯不斷扭動的身子阿德開始覺得口幹舌燥。

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仆人,見過最漂亮的女人也許就是她娘吧,哪裏見過這等尤物,不吃白不吃。

于是阿德撲上了建甯,把她硬抱到了屋裏的床上。

建甯開始不斷掙紮,知道厄運要降臨到自己身上,到最後只能嗚嗚地抽泣。

突然建甯耳陲感到一陣麻癢,顯然是阿德開始他的征服了。

阿德一邊含著建甯的耳垂一邊說:夫人,現在高高在上的你要被我玷汙了,是不是很刺激啊!「建甯一陣大羞,閉嘴不答。看到如此阿德更有報複的快感。他一把脫掉了自己和建甯的衣裳及繩子,一手還不斷地舔著建甯的肚兜,說:呦!連衣服都這幺香啊!「然後撲到了建甯身上,舌頭開始在脖子上探索。建甯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過這等舔弄,不知不覺中忘情地呻吟起來。慢慢地,阿德的戰場開始轉移到了建甯的雙乳上。由于雙雙還在吃奶,所以建甯雙乳現在顯得又挺又大,似乎不受萬有引力的影響。阿德一邊握著彈性極佳的又乳,一邊用指甲刮那顆粉紅的乳頭直到它像葡萄一樣立起來。突然,伴隨著阿德的積壓,兩棵粉紅的葡萄般的乳頭慢慢滲出了白色的乳汁,讓整個乳頭更加晶瑩剔透。阿德一下子興奮地含住乳頭,忘情地吸允著,道:夫人幹嗎要喂我奶啊,那樣我是要叫你夫人還是娘親幺?」說完哈哈大笑!

「求求你,別說了,啊,啊,不要咬我的乳頭。」阿德繼續舔著建甯的上半身,雙手開始沿著肚臍開始攻向建甯的幽谷,不斷地調弄她的陰蒂和扭動的屁股,時不時雙指插入陰道摳挖一番。弄得建甯欲仙欲死。這時當阿德的嘴不斷在建甯的胳肢窩舔弄時,建甯突然身體一緊,劇烈地顫抖了幾下,嘴裏喊著「要去了,要去了…」走向了一個高潮。

阿德看到建甯這幺快就被自己弄得高潮了,心裏很是得意,忽然停下正在舔弄的舌頭,在建甯耳邊淫蕩地說:你怎幺知道我渴了。建甯正在迷糊之中,哪裏明白他的話語。然後阿德抱起建甯,嘴朝她絕美的陰部狠狠吸了一下。看到建甯那濕漉漉的下體,阿德又是一陣淫笑,問道:「不是沈大老爺,太沒用了,讓你獨守空閨?看看你是多幺淫蕩,流了這幺多的水。」聽了阿德的話,建甯這在一陣傷感,突然下體被舔弄的快感像潮水一般湧上頭腦,讓她又陷入了迷失。

「啊,啊,啊,不要舔了,求求你不要啊!」

看到被自己弄得一陣淫言浪語的建甯,阿德心中又甚是受用。他繼續像是在享受美酒一樣吸允著建甯的愛液。雙手分開建甯的陰唇,按住她的屁股,看著豆芽似的陰蒂,忍不住含在了嘴裏,一邊還用手指不斷在建甯的蜜穴,一邊享受著建甯突然噴湧而出的愛液打在臉上的熱感,而建甯卻是雙腿僵直,臀肉不斷向內緊縮,下體也不由自主地朝阿德臉上頂去…不久,他牽著建甯的小手,慢慢撫摸自己的大兄弟。建甯只有韋小寶一個男人,而韋小寶又是個瘦弱之人,那裏自然不大。建甯第一次摸到這幺個大家夥,像跟燒火棒--又黑又燙,心裏自然是又驚又喜又羞又害怕。

「想要嗎?」

建甯從小就收到嚴格的三從四德的洗腦,腦子裏都是要對韋小寶從一而終,所以聽到阿德的這句話,嚇得縮回手。

這下可惹惱了阿德,他伸起手在建甯雪白的屁股上就是一掌,恨恨地說:都這個時候了,你就認命讓我樂樂吧!不然我打昏你把你扔給乞丐,讓他們好好伺候你,你別那時才想起我。「建甯聽後只能忍著委屈的淚水顫抖地抓起了阿德的肉棒,按照阿德命令的,含入嘴中。

阿德看到如此,興奮地按著建甯的頭,像強奸一樣不斷地抽插。

建甯雖然已經嫁給韋小寶一年多了,到時何時爲他做過此事?她的櫻桃小嘴被阿德的大雞巴塞得滿滿的,嘴角多余的口水還來不及吞下,就又被陰莖擠了出來,流得滿胸脯都是。每一次,圓大堅硬的龜頭都會頂到她的喉嚨上,讓她産生嘔吐感,但她卻無法也不敢逃開塗滿了她唾液的肉棒。而阿德卻在建甯的紅唇的包裹下和巨大的征服感中享受著一陣又一陣的快感。突然阿德發出了一陣低吼,將肉棒緊緊頂在了建甯的喉嚨上,一波接一波的乳白色精液直接射在了她的食道上,讓她吐也吐不出,只能全部吞下。

雖然已經發射了一次,但是面對這幺個尤物,阿德的雙手仍不斷地在建甯身上遊走,不一會兒他的雞巴又傲然挺立了,而建甯也是被弄得濕了又濕。

「該做正事了,讓我好好疼你吧!」

「嗚嗚…」建甯似乎知道什幺,又開始抽泣。

「我會讓你明白做女人的樂趣的。」阿德一面將肉棒抵在建甯的蜜穴上,一面親吻建甯,只是不著急插入。

突然阿德在建甯的雙乳上輕輕地咬了一下,建甯促不及防地抖動了一下身體,一下子把阿德的肉棒壓進了蜜穴。

「啊!」

兩人同時吼了一聲,一個是因爲強烈的緊迫感而舒服,一個則感到了一陣疼痛。

阿德從小是母親獨自含辛茹苦養大的,骨子裏對女人很是感激。雖然他不喜歡建甯,可是也不想見到她多幺痛苦。所以只是緊緊地抱住了建甯,沒有什幺大動作,讓建甯的陰道適應著自己的尺寸。又笑嘻嘻地在建甯耳邊念道:「夫人這幺想要我啊!別急,慢慢來。呵呵…」建甯聽得臉紅耳赤,但是這個時候她似乎不再像開始那樣抗拒阿德了。一來是因爲她已經很久沒有受到韋小寶的滋潤了,身體的本能反應讓她無法抗拒。再者,現在木已成舟,不能反抗,只能閉眼享受了。最後也是因爲阿德讓她感受到了性愛的樂趣,于是她幹脆閉起眼來「享受」。

看到建甯的表情開始舒展,于是開始扭動身子,肉棒緩緩地抽插,兩人的交合處,發出「嗤嗤」的水聲。建甯臉上的紅暈更加深了,像兩片雲霞,讓她看起來更加可愛,讓阿德心動不已,一邊抽插,一邊不斷親吻,似乎要用舌頭,占領建甯身上的每個角落。

正在兩人享受銷魂而欲罷不能之時,遠方忽然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呼喊聲。

「六夫人,六夫人,你在哪裏?」聲音雖不大,頓時讓正在雲雨的兩個人身體僵直。

原來韋小寶見建甯跑出去那幺久還沒回來,心裏早就有點慌了,而且天又漸漸黑了,他讓不得不急忙派人出來尋找自己那個麻煩的妻子,只是不知他若是知道現在建甯正在被別人奸淫,心裏會怎樣想。

再說阿德心想:木已成舟了,開弓沒有回頭箭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先穩住六夫人,她應該也是不想外面的人看到屋裏的場面。

于是阿德惡狠狠地在建甯耳旁說:如果你現在大喊大叫,我就誣賴你和我通奸,看到現在的情景,我想沒有人會不相信吧!所以你還是乖乖地躺著吧!「建甯似乎也害怕韋小寶知道現在的情況,所以只好輕輕點了點頭。

這時,門在忽然響起敲門聲,接著有人喊道「裏面的,今天有沒有看到一個人女路過人?」阿德強作鎮靜,又裝著睡眼惺忪的聲音,在屋裏回答「你是誰啊?

什幺娘們,什幺娘們會來這裏,這裏連蚊子都是公的,你小子要找娘們不去怡紅院來這裏打擾我睡覺,他媽的…」剛說完,只聽外面一陣大笑,人漸漸走開了。

阿德如釋重負地垂下頭,看著身下也正在聚精會神聽情況的建甯忍不住親了一口,又動了起來。「別……動…啊…」阿德看到身下因爲害怕未走遠的人聽到她的呻吟,而緊閉牙關,不敢發出聲音的建甯臉上既快樂又害怕的表情,忍不住想捉弄一下,于是他更加用力地做起活塞運動。讓建甯的雙頰更加通紅,到最後只好吻上阿德的嘴,以阻止自己的呻吟。

四周雖然靜悄悄的,但對兩人卻都比什幺叫床聲更令人興奮,因爲這樣對他們更像是在偷情,讓兩人的心裏更加滿足。不久,隨著阿德的沖刺,建甯雙手緊緊抱住阿德,小嘴拚命地咬在阿德肩上。緊接,伴隨著建甯洪水般的陰精,阿德也注入了他的種子,兩人同時都登上了歡樂的高峰…待雲消雨散,兩人還是緊緊抱在一起,阿德望著懷抱中的尤物,不禁又吻了一下。但是他知道兩人身份懸殊,自己也只限于和她又一夜情,根本不能有什幺妄想。于是他果斷地站起身,穿戴好衣物,對建甯說:六夫人,你在這裏住一晚吧!我要走了,不會煩你了,你明天順著山路一直往西走幾個時辰,就可以回家了。「說完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建甯雖然有些不舍,卻也沒有阻攔。

第二天建甯回到了家裏,性格發生了很大改變,沒有以前的粗暴,而且十個月後生下了一個不像韋小寶的兒子,但是建甯卻像心肝寶貝一樣疼愛,或許她也在懷念那次一夜情吧--每個人都渴望的依次豔遇!

字節數:9198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