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人妻做按摩

樂頌輝和她的太太婉瑩新婚一年多,頌輝爲人很開放,曾多次要求太太婉瑩有機會能故意走光露一下,或找陌生人玩一玩性愛,無奈婉瑩總是不答應,頌輝很希望她太太可以和別的男人做愛給他看。但婉瑩還是不肯答應他的想法,婉瑩說這輩子到現在只有頌輝一個男人,她個性保守,當初也是處女給頌輝的,還是在訂婚之後。

頌輝喜歡幻想著她太太被男人玩弄而流露出淫蕩的神情,心想如實現不知是甚幺滋味,而我是頌輝的最好朋友,因此他請敎了我如何可以令他夢想成真,其實在他們拍拖時我便對婉瑩有非份之想,頌輝的請教令我十分興奮,不只他夢想成真,而我也可以夢想成真了,所以我假裝免爲其難的想了個一石二鳥的方法。

我的計劃在一個月後開始了,他們到泰國渡假,那裏天氣真好,豔陽、白浪沙灘,讓他們流連忘返;水上摩托車、浮潛都是很好的休閑活動。晚上可以逛逛市集、買買紀念品、散散步、吹吹海風,享受這遠離塵囂的感覺。回飯店時才三點多,當時非常的困,兩人不覺沈沈睡去,醒來時已是六點了。

「肚子餓了,叫東西吃吧。」婉瑩說著,叫了兩份餐及一份報紙。兩人大快朵頤後,頌輝看著報紙,而婉瑩正在洗澡,等婉瑩洗好澡後,頌輝告訴婉瑩說叫了個按摩師給她,就當是生日禮物,婉瑩還笑說:「好啊,讓我輕鬆一下。」頌輝心想,讓我高興才對。

隨後頌輝也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及僅著浴袍,和婉瑩躺在大床上看電視,等待按摩師的到來,而按摩師當然是由我來扮演。過了約三十分鍾,門口的電鈴響了,頌輝跳著跑下床去開門,我這個化了裝的按摩師差點連頌輝也不認得我,而婉瑩見是個男人,有點不知所措呢,臉都紅了。頌輝見婉瑩有點疑慮,就說是服務台說,男性按摩力度較好又專業,婉瑩看了看我及想到這裏是泰國而不是香港,也寬心了不少。然後我要婉瑩平趴于床上,她也都照做了。

一會兒我就要求婉瑩將浴袍脫掉;起初婉瑩還紅著臉,不太敢脫,我就笑說:「好像沒人穿浴袍按摩吧?」經過我們的解說,婉瑩才釋懷,畢竟她從未在外人的面前露過,更何況有她丈夫頌輝在旁。她羞羞的將浴袍脫掉,天阿!她竟然裏面還穿著胸圍和內褲,保守到真是有夠受不了!我用一條浴巾蓋在婉瑩的身上,就開始在她肩上按摩起來了。

「喔!真的好舒服…喔…」婉瑩說。

按了一會,我把婉瑩的胸圍扣脫開推到兩旁,她大叫:「啊!你…?」我解說要塗上乳液,不想弄汙了胸圍,然後在她背上塗上乳液來按摩,那乳液的味道非常的香,聞了後有一種通體舒暢的感覺,全身輕飄飄的。

婉瑩的臉別向另一邊,令頌輝看不到她太太的表情。我在婉瑩光滑的背部按摩輕撫。頌輝突然想到我這位專家說,婚後妻子第一次「嘗鮮」時,老公就算同意,也最好不要在一旁,免得妻子因難爲情或放不開,而影響成效,于是頌輝將音樂開的很大聲,然後告訴婉瑩說要去蹲馬桶(婉瑩很清楚,頌輝一蹲馬桶起碼要四、五十分鍾),叫她好好享受,婉瑩羞紅著臉,嬌嗔地說:「好吧!」但其實頌輝只是廁所內由門縫偷看,我還對他笑了笑。

我順著在婉瑩的大腿、小腿這樣的按下去,她舒暢的發出一些呓語:「嗯……嗯……」然後我把婉瑩的內褲推下一點,在那附近用整個手掌按摩,手指慢慢把她的內褲越推越下,大半個雪白屁股也露了出來。過一會,我再解說要塗上乳液按摩,怕弄汙了內褲,想把它脫掉,照婉瑩保守的性格,頌輝也估計她一定抵死不肯,想不到婉瑩竟一口答應,看來我必然按得她很舒服。婉瑩還托起下腹,讓我把她的內褲脫掉,我想她還怕羞,因她兩只腿夾得很緊,不過她已被我剝脫得一絲不挂,接下來我按著婉瑩的大腿內側靠近陰唇,我想她必然很爽,兩腿慢慢地越張越開,下體那片漆黑的陰毛和嫩穴均暴露在我的眼中,我在她大腿內側由內向外推拿,有意無意之間還用手指輕搔婉瑩的嫩穴一下,而她的屁股則隨著我的手勢而扭動。

我突把身上衣服脫光,我的陰毛不算濃密,但陰莖卻有六寸長而且已青筋暴漲,龜頭則漲硬髮紫。頌輝心中不禁一蕩,直覺心跳加快,我接著在婉瑩背部按摩,慢慢按向兩旁乳邊,當時婉瑩的手放在床邊,我把下體靠向她的手上,頌輝看見她太太輕微顫動,相信婉瑩也感覺到壓在她手上的是我的大陰莖,不過婉瑩卻沒把手移開,我還輕輕的轉動屁股,把炙熱的陰莖不停在她手上擦著。

突煞婉瑩偷偷地把手一反,有意無意的在輕撫我的陰囊,接下來婉瑩的上半身輕輕地拱起,這樣一來,我的手已伸到她身下柔軟的乳房,我一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另一手探向嫩穴揉摸。不久,我聽到婉瑩重重的喘息聲,並且夾雜著「嗯…啊…嗯……」的聲音。

頌輝看見婉瑩轉頭看著我的陰莖,還輕輕地把我的陰莖握住上下套弄,然後還把陰莖跟睪丸全舔一遍後,再全根含入吸吮舔舐。頌輝和婉瑩在一起一年多,她從未替頌輝口交,想不到竟然會幫一個陌生人口交起來。

「呀……爽呀~~再含入啲……整條含入去……」連我也哼出聲來,「嗯……嗯……」婉瑩只是從喉嚨上發出點點響應。

我現在還忙著搓弄婉瑩的乳房,她又再次把我的陰莖放到嘴裏去,臉上還展露出絲絲快意。頌輝看在眼裏好像見到另一個婉瑩,雖然對現在的妻子感到訝異,但又是刺激非常。

我對付女人的手法十分到家,我將婉瑩整個扶正了,雙腿向著頌輝,然後我很用心地親吻她的耳朵,一會又輕吻她的櫻唇,手就熟練地撫摸她的陰唇,手指還不時搓揉她的陰核。

「嗯……」只見婉瑩不時擺動著身子,下體不時向前挺起,像是要我把手指插入去似的,婉瑩這種動作我是明了的,我想她現在的陰道一定是癢到不得了了。雖然私處被一個陌生男人玩得快感連連,若琳她忍住不發出呻吟聲,強忍著我帶給她的刺激,哈哈!婉瑩這個模樣更加吸引人,頌輝亦不得不衷心說一句,我的前戲手法,真不錯!看樣子他可要跟我多多學習。

「喲~唔~好痕呀~~……」婉瑩開始忍不住了,我忽然擡起她婉瑩的小腿,輕輕地吻到她腳面上來:「很快就不癢了……」我一邊回應,一邊向她的小腿內側一路吻上去,時而用舌尖輕輕掃拂,「哎……啊~~啊~」只見婉瑩的樣子非常享受,咬著唇輕哼。

「舒不舒服呀?」我笑著問,「嗯~~」婉瑩含糊地回應,隨著她的急速呼吸,時而擺動著自己的身體,知道她此刻正享受非常。婉瑩由初時被動的神態,到現在已變得有些把持不住了,只見她用雙手搓摸著自己的兩個乳房,下身就愈挺愈上……這種情況看在眼裏,頌輝的陰莖好像有點回氣了,也慢慢地硬挺起來。

我分開若琳雙腿,埋首在婉瑩的大腿與陰唇間不停地吻著。「啊~~」婉瑩終于呻吟了:「喲~~呀…唔…唔得…我忍不住喇…」她不停地擺動身軀,雙手重重地握住自己兩個乳房。真是刺激,而頌輝下面的陰莖也不停地抖動。

我見婉瑩淫意大發,便把她反過來,這一來,她那顫巍巍怒聳嬌挺的雪白椒乳,黑濃的茵茵芳草都裸露在我的眼中,只見婉瑩緊閉雙眼,兩朵害羞的紅雲飄上臉頰。嘴裏「咿咿哦哦」的發出一些呓語,我知道婉瑩已經情慾高漲了。

我把她整個身體反轉過來;婉瑩就變成半跪地背向我。她那大大的屁股正朝著頌輝,頌輝清楚可見他太太的陰道淫水四濺,連小巧的屁眼也給淫汁濺到濕漉漉的。

我很快地向婉瑩的背脊吻下去,手指已插入她的陰道裏,「啊~~嗯……啊……啊……」婉瑩隨即急速呻吟,我就順勢往下濕吻,「啊~~不要……哎……啊……不要……」婉瑩忽然這樣嗯哼,但叫聲就似是十分享受,因我已濕吻到她的屁眼,而且還不停地用舌頭往裏鑽。

「你……不要……不要嘛……羞死人喇……啊……」口裏說不要,但看到她的反應就知道是享受萬分。

「舒唔舒服呀?」我停了一下又再繼續吻,「唔……啊……哦……」婉瑩的屁股不時向前縮,但很快地又往後挺。

在頌輝目瞪口呆的時侯,我已趴在她太太身上,把身子一弓一張地抽送起來,玩起男歡女愛的成人遊戲。

我已從後面向她進攻了。「哦~~……好大……好硬……啊……過瘾……」婉瑩隨著我的每一下抽插而發出響應,而且她的臉已泛出了潮紅,汗珠流過不停。

這時婉瑩突然呻吟起來「啊…啊……」,因我正出力的抽插她,她正享受著從陰道傳來的陣陣快感,每當我用一下重力操進婉瑩的陰道裏,她就咬住嘴唇,口角露出點點笑容地接受這下重插,開心滿意的神態全都表現在俏臉上。

「哦~~……」婉瑩正享受著我的抽插!「呀……呀…不要……不
要玩那裏…………哦~~唔……啊……」我在婉瑩的陰道裏抽插了一會,將陰莖拔出來把龜頭頂在她的屁眼上,本想再插插她的後庭,我是個聰明人,一聽見她的響應,隨即插回陰道裏繼續往子宮深處挺進。

過了一會兒,我從嘴邊吐了一些唾液往婉瑩的肛門塗抹,接著我把手深入了婉瑩的屁眼,這時婉瑩不知是太舒服還是太痛,其呻吟聲變得更加激烈,這時我不顧她之前的回應將我的陰莖插入她的肛門裏,她也不再反抗了讓我的陰莖在這緊緊的肛門裏抽插。我真是爽歪了,一邊操著友妻的屁眼,一邊直喊:「好緊,太爽了。」

這一幕頌輝全看在眼裏,在朋友眼前與他的妻子肛交,這樣的刺激感令我的挺聳更猛烈。幹了幾十下後,我又把肉棒抽離肛門,重新插回陰道裏,在我的狂抽猛送下,婉瑩終于高潮了,在我身下不斷抽搐、顫聲呻吟,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直至一股陰精灑向我的龜頭,她才雙手軟軟的放鬆下來。

婉瑩被我玩得黛眉微皺、秀眸輕合、高潮一波接一波,旖旎春色瀰漫了整間房,婉瑩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會做出如此大膽的事情,但淫亂興奮的感覺令她忘記了一切羞恥矜持,放情享受著眼前的快感,也不理頌輝還在房內。

頌輝看見我和他太太做愛的的過程,以及他太太那雪白嬌軟的玉體緊緊纏著我的身體,不停的浪叫著,我的陰莖在他太太的陰道和肛門內進進出出不斷抽送,兩人的交合處,淫滑不堪的淫水將他太太的陰毛濕成一團,到最後目睹他太太高潮的樣子,那種難言的刺激,讓頌輝血脈噴張,使他領略了從未領略過的極樂高潮,只感到全身抽搐射精,猛烈腥葷熱辣辣的精液射滿了整個浴室。

這時我也已經到了最後的沖刺,我一陣劇烈地抽動,就摟緊著婉瑩的嬌軀呻吟了一聲,接著我的頭無力地垂下來,壓在她的小臉上。而我的屁股一顫一顫地在她的陰道裏抽搐著,把我的精液射在婉瑩的子宮裏。

我的陰莖逐漸軟小了,婉瑩亦差點爽暈過去,躺在床上喘息,我的陰莖終于從她的陰道裏退了出來。婉瑩仍然仰躺著,美麗的小臉上挂著快樂與滿足的微笑。我拿起衛生紙將淫水擦拭乾淨,用浴巾蓋在她身上。這一香豔的場面,看得頌輝血脈擴張。

過了一會,我將衣服穿好後,頌輝也走出浴室,婉瑩向我這邊一看,面紅耳赤地也沒說話。

頌輝笑著裝傻的說:「按摩完了嗎?」婉瑩點了點頭,之後頌輝繳了四千元規費,讓我先離開了。然後靠在他太太身上,在他太太臉上來個事後的親吻。

過一會,他太太還嬌嗔地說:「他按的還不錯。」頌輝看見他太太這樣一副羞羞答答的迷人嬌態,心神不由一蕩,故意假裝問說:「他有沒有想要插插呢?」婉瑩聽頌輝這幺一問,反倒假裝沒事的說:「他按的很專心,按完了你也蹲完馬桶了,有你在他不敢吧。」

頌輝笑問婉瑩「感覺怎樣啊?」她低下頭羞說:「我被別人看光,很不好意思,但又很興奮。」婉瑩羞赧地閉上妩媚動人的大眼睛,芳心嬌羞萬千地說:「好……不……不……我不知道。」

雖然頌輝很想知道她高潮有多舒服、跟自己做的感覺有何不同,但婉瑩不好意思承認,頌輝也不勉強她了,頌輝相信有一天她會跟自己說的。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