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莊園

契子,林江其人

林江出生在中原大地一個普通的村子中,父母除了種地外,只是趁著農閑的
時間在附近打一些零工,家境很一般。

因此林江從小的生活雖然有些清貧,但是在本就消費水平比較低的村鎮中,
也算不上太艱難。

這種事林江並沒有跟外人討論過,所以也無法說得清是不是早熟,反正林江
在很小的時候,就對于性愛有了懵懂的認識,有了很多淫亂的性幻想,甚至與自
己叔伯家的三個姐妹以及兩個鄰居家的小女孩兒有過一些不應該在那個年紀,以
及那種關系下出現的過分行爲。

當然因爲當時的年齡太小了,身體沒有真正發育起來,所以這一切無非是幼
稚年齡下最懵懂而低劣的模仿,縱然在親親摸摸下有了性器官的交合也只是簡單
的摩擦而已。

幾次之後可能是幾個女人有了羞恥心,也可能是感到無聊,所以便不再配合,
慢慢的林江在幾次有意無意提及這些被拒後,也因爲年齡的增長對于這些有了更
清楚深刻的理解,所以也就不再提及了。

接下來,隨著時間繼續推移,林江就這麽過著有些清貧的生活和枯燥而乏味
的學習。

成績既不算太好卻也不算差,性格比較內向所以和周圍的同學關系很一般,
可是那夾雜在內向性格中的憨厚,卻也讓林江沒有和誰發生過什麽矛盾。

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一個枯燥乏味沒有任何波瀾起伏的故事,與無數的路
人一樣,看上去並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即使在平時無所事事的時候看一些情色的雜誌小說,偶爾在網上下一些淫亂
的圖片與AV,心中不時也會産生一些淫亂的幻想。

但是在林江心中也只是當成一種無聊時的消遣,並沒有真的去當真,而且想
來這種事情很多男人甚至不少女人也都經曆過,算不上多麽稀奇。

就這樣一直到林江從一個三流的大學中渾渾噩噩的混下了一個大學文憑。

像這種三流野雞大學的文憑自然沒有什麽含金量,而本來也在渾渾噩噩中混
過了大學的林江也並沒有什麽野性,于是畢業後林江便離開了大學所在的大城市
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一個很平常的村鎮中。

幾經轉折後,在距離村子不過七八裏縣城的樂彙商廈,一個還算有些規模的
百貨商店內,林江做了庫管的職業。

雖然名義上是庫管,可是實際上也不過是負責協助倉庫的真正主管理貨,並
子商場內有需要地時候往裏送貨,說到底無非是一些沒有多大技術含量的力氣活。
盡管大學的文憑不足以讓林江在這裏得到什麽重視,可是憑借著林江踏實肯幹的
性格還是在樂彙商廈,這個縣城中七層樓的購物大廈中站住了腳。

再之後呢,依然是屬于很多平常人生活中最常見的套路,性格比較內向的林
江在父母的催促下幾年時間內經過一次次相親,最後終于與一個女人結婚了。

二十六歲的林江在農村絕對算得上是大齡了,堪堪接近一米七的身材在大多
數男人面前,只能勉強算是中等,並沒有什麽特征的五官看上去似乎只要混在人
群中,便讓人再也看不到有什麽區別,微微有些發福的小腹讓林江身材顯得有有
些許的臃腫,因爲長期在倉庫搬運整理各種貨物,穿的又比較隨意,因此顯得稍
微有些邋遢。

能夠娶到一個年齡與自己相仿,長相雖然一般,可是身材卻高挑修長幾乎不
次于自己的女人,林江說不上萬分滿意感恩戴德,也算是知足了。

如果一切還按照曾經的軌迹進行,那麽這樣的一生雖然平淡,但是對于胸無
大誌的林江來說倒也安然自得。

就在林江抱著知足的想法準備開始自己的幸福生活,同時認爲自己現在結婚
了哪怕是老婆在保守,自己的處男生活也該結束了,不必再總是通過各種性幻想
自慰,來滿足自己越來越旺盛的欲望的時候,上天似乎感覺林江的生活太枯燥了,
于是給林江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任憑林江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回家便一反之前邋遢形象洗漱打扮好,然後還
努力將房間整理好,可是這個閃婚的老婆卻始終不爲所動,不願意與林江親近。

自私、懶惰、傲慢、貪婪,如果要細說似乎有太多的缺點,可以安在這個女
人身上,而這一切都不是诋毀。

在一次次努力卻只換回來有限的幾次半強迫般的親近以及如同嫖妓時那樣用
鈔票交換卻仍然被抵觸的乏味性交後,林江終于認清了自己娶得這個老婆的真正
想法。

在她心中,她是一個高貴的公主,雖然本身因爲某種不知名的原因而極度性
冷淡,但是她依舊是平常人不可觸犯的公主,嫁給林江就是要林江去供養她,對
于她來說能給林江這個機會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付出,只需
要去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一切並在鄙視林江的過程中,繼續滿足那種虛妄的高高在
上的錯覺。

矛盾也就在林江認清這一切後開始爆發,哪怕雙方家長也在這個過程中不斷
地說合著,但是僅僅一年後二人還是離婚了。

努力付出後卻換來這種結果的巨大落差,離婚後的焦躁,以及這些年來積壓
在體內無從派遣的欲望,讓林江在一次無意中網上看到了一些SM交友信息後,
猶豫遲疑了好一陣,終于也選擇了投入這個有著變態性癖的另類情欲圈子,也讓
林江的生活開始朝著一個他曾經認爲不可能存在的方向走去。

“婊子,要雞巴嗎?”

“母狗,給我爬過來。”

很簡單的兩句話,可這卻是當初看到了那些信息,並加上那些因爲種種原因
主動追求內心黑暗欲望的女人QQ號後最長用的話。

而且就是這簡單的兩句話,在最初的林江心中卻帶著巨大的沖擊力,甚至在
第一次打出這種話後,林江還記得那種劇烈的心跳讓他無法確認自己只是單純的
緊張,還是摻雜著宛如打破禁忌的興奮。

當然對于尋常的女人來說,這種充滿羞辱的話,對于真的渴望用變態手段發
泄欲望的女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麽,甚至只能說是無比的簡單潦草。

一次次的發消息,大多數換來的只是無所謂的空白,也許有的人加上了好友
也只是享受那種打開手機後看到有太多好友的錯覺,也許有人在加上後又後悔了
不敢聊又舍不得放棄,當然也許還有很多人來說不是不聊只是不想和這樣一個生
澀毫無技巧的林江聊。

但總還有人回應,然後便是一次次愉快或者不愉快的聊天。

最開始只是簡單的劇情人物模擬,彼此借助各種身份用文字帶動著內心的躁
動演繹各種淫亂關系的交合;還有那在後來認爲最粗糙沒有技巧,可當時卻讓林
江依然感到興奮地的羞恥問答;以及向來沒有在外人面前說過一句粗話的林江,
在這裏用不斷學來的粗鄙語言去辱罵這些享受下賤淫樂的女人。

有些人和林江玩過一次就再也不見了,有些人會留上一段時間。

不過不論如何,當林江走上這條路後,不知道是不是運氣使然,還是誰想對
林江承受的巨大挫折進行有限度的補償,反正在這虛幻的網絡中林江的手機上時
斷時續地出現一個個追求這種變態淫樂的女人,以至于林江都有些驚訝。

就這樣林江不斷地在那虛擬的網絡上,和一個個借助網絡這個虛幻的世界抛
開了現實的束縛,因爲種種原因完全釋放了自我享受這種變態淫樂的女人,接觸
著並彼此慰藉著。

同時也宣泄著林江因爲婚姻與離婚事件中積攢的壓抑、暴躁,內心中那自小
就擁有並不斷發酵著的淫亂幻想,也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一種另類的滿足與生長。

可能因爲林江真的從小到大就對于這種淫亂幻想很感興趣,在這種事情上林
江的成長很快。

最開始的文字遊戲,後來開始越發頻繁的一些語音、視頻聊天,遊戲的方向
也從單純的幻想多了一些指令與任務,林江做這些也變得越來越遊刃有余。

在不斷被那些女人各種變態沖動吸引誘惑,並從中得到越來越多啓發讓林江
的口味越來越重口;同時林江也越來越習慣並享受,這些女人展示出越發放蕩淫
賤姿態過程中,也開始漸漸地去了解這些女人的內心。

真正的去了解這些女人後,我發現這些女人並非全是我認爲的那麽肆意淫亂,
或者說其中固然有很多人還是在借著這種環境在放縱自己的淫亂。

但是還有不少人其實在這種欲望發泄中,是在舒緩著自己的某種壓抑與不安。

她們就像一群被世界排斥的異類,一方面是自己壓抑不可對外人描述的內心,
渴望著被某個願意去理解她們包容她們的主人所指引支配。

而與大多數普通的女人在婚姻性愛中認爲高尚的品質是對于另一方保守貞潔
不同,這些另類的女人她們追求的不是貞潔,或者說所謂的貞潔對于她們來說甚
至有些可笑,她們追求的是忠誠,一種服從于主人的忠誠,縱然身上沾滿了汙垢,
可是只要是主人賦予的,那麽在這個女人心中,在她的主人心中她依舊聖潔高貴。

而女人在付出這種忠貞後,主人會讓她們變態欲望得到發泄的同時,給予她
們一種認同,讓她們在面對世界上那些人時擁有更多的勇氣與自信。

當然這也可能只是我對于那些內心追求並沈迷于SM的女人心態的臆想與自作
多情,但是至少我是這麽認爲的。

時間依然在流失著不知不覺中,已經過去了兩年半,在林江在這種變態淫糜
的遊戲中口味越來越重,也越來越遊刃有余的同時,林江對于奴的身份也有了更
高的要求,那就是這些奴必須要有一個體面的工作,要在彼此接觸並認同後要在
這個網絡虛擬世界中只屬于她,要在現實中沒有主人或者說支配她們的人。

有體面的職業是因爲在林江心中只有身在雲端的女人才有資格俯身爲奴,一
個對誰都足以卑躬屈膝的女人,一條爛泥中的母狗或者糞坑中的蛆蟲所謂的臣服
完全沒有絲毫的價值。

而之所以宣誓占有權,林江也是因爲他不希望自己成爲某個人的替代品或者
某個女奴心中認爲崇高的主人與她進行遊戲時作爲他們遊戲時的道具。

這些條件似乎有些苛刻了,而制定這些苛刻遊戲的林江,似乎也有些大男子
主義.

可是在這種變態的淫糜遊戲中,這種事似乎不僅不是缺點,反而在林江有些
偏執的內心沖動下,形成了一種在那些心中有著奴性與臣服欲望的女奴中另類的
高傲,讓一些女奴因此更加膜拜。

到了這裏故事也正式開始了,接下來的一切可以理解爲真實發生的事情,可
以理解爲是林江與那些性奴在網絡上劇情遊戲的擬真描述,也可以當成一個腦洞
大開的故事或者某人臆想意淫。

不過真又如何假又如何,人活一世無非開心,而這個故事出現在世人眼中也
無非是一種放松享受,只要有人願意去看去聽,這個故事這個遊戲就算是正式開
始了。



第一章,第一次現實接觸

“小母狗,給我爬過來。”

晚上七點半,外面的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身材微胖,長相一般,穿著有
些邋遢的林江吃過飯回到了自己那有些許淩亂的臥室中隨意的躺在床上,用自己
的手機給QQ上一個標記著廁奴母狗-趙欣悅,發過去一個消息。

只看文字,這條消息與當初林江最開始進入這個淫亂遊戲中發出的那些消息
一般無二,可是其中的含義卻截然不同。

當初發信息是其實是爲了吸引那些女人,在沒有更多羞辱詞彙時最簡單粗陋
的表現,那麽現在這個則是一個主人對于已經臣服于自己的奴最隨意的招呼與親
昵。

“唔,母狗爬過來了,主人好。”

信息發送過去大約三分鍾,林江手機上出現了一條回複。

只是很普通的一句文字回複,可是林江卻仿佛看到了一副無比淫糜放浪的畫
面。

那是一個身高175cm,比林江本人還要高上一些,腳上穿著一雙有著十
公分以上細高跟深褐色小皮靴的女人。

女人是一個商貿公司中的行政主管,不算太高但也算得上是一個白領層次的
小領導的身份,讓女人身上多出了幾分尋常女人沒有的自信與高傲。

纖細的柳眉下一對狹長的鳳目顯得幽深而清冷,小巧兒而又高挺的瓊鼻,爲
她那泛著淡淡紅潤的姣好面容,增添了幾許立體的生動感,纖薄的嘴唇宛如隨意
間便勾勒出幾許清純中帶著妩媚的弧度。

長長的褐色頭發末端微微帶著些許的波浪,看似自然地垂在身後,可是左側
又偏偏有一部分長發,仿佛無意間越過了界限,散在了她的前胸,在將左耳遮住
爲她增添了幾分慵懶的優雅同時,又將那精致的右耳上那只水滴形的耳墜泄露了
出來。

雪白修長的粉頸宛如天鵝頸般,將她那誘人的下巴撐起了幾許淡雅的高傲。

再看女人的身體,雖然高挑中帶著驚人的曲線,可是並不是那種好像西方大
洋馬一樣顯得粗狂,反而透著幾分南方水鄉女人特有的纖細柔美的身體上,穿著
一件看著有些厚重的藕粉色的短袖單肩長裙。

裙擺的最上面,從那誘人粉頸到右肩斜斜打開卻又連接這右側衣袖的領口,
讓女人那細膩白皙的肌膚與帶著性感隆起弧度的鎖骨,暴露在了空氣中,卻又將
下面的肌膚徹底遮掩。

與那被一對雖然不算誇張,卻依然有著堪稱飽滿尺寸的豐挺乳房,將衣服撐
起的誘人弧度,宛如輕易地挑逗著男人的沖動,又不給男人任何侵犯的機會,也
越發刺激著男人的探索欲。

中間驟然收束的腰身與平滑的小腹,讓女人那對曾經在林江注視與細心品鑒
下的誘人乳房,即使在衣服包裹下依然顯得更加分明,同時也讓纖細腰肢下渾圓
挺翹的臀部曲線暴露了出來,讓女人的整體都顯示出了越發動人的S形曲線。

而女人這身藕粉色裙子上前胸與下擺上,幾道似乎在女人無意間動作時留下,
卻又分明是在制造時精心設計的褶皺,使女人似乎平添了幾分慵懶的散漫,卻又
恰到好處的不僅沒有讓女人因此形象大減,反而將身上那股恍如不經意間散發出
的威嚴與冷硬,中和成了柔和的端莊溫婉。

再下面,一雙被黑色包裹著,顯得修長勻稱的誘人雙腿,從女人那前面達到
膝蓋上面大約十五公分,後面稍稍短上三兩公分的裙擺下,暴露了出來,然後就
是那套在半透明黑絲下有著與身材不成比例的小巧精致玉足,還有那宛如一顆顆
珍珠般的腳趾上面的指甲,被染出的妩媚绯紅。

毫無疑問,這個女人縱然算不上國色天香,可是那清麗中帶著一種成功女人
的優雅自信,依然讓她足以在大多男人眼中成爲少有的美女。

今年三十一歲的年紀,讓她帶著熟女的妩媚風情卻又沒有完全失去屬于少女
的青澀,也恰好是一個女人容顔與氣質的巅峰時期。

而就是這個無論是能力還是容貌,都足以讓很多男人視爲心中女神的女人,
此刻在林江的腦海中卻因爲手機上發過來的幾個字,就仿佛正在緩慢的跪下,然
後上身前傾著將一對細長而勻稱宛如蓮藕般的手臂向下伸過去,讓那小巧而柔軟
的手掌與纖細白嫩的手指支撐在地上。

緊接著女人手腳並用著,一邊搖曳著自己的翹臀,一邊朝著自己腳邊爬過來,
那對飽滿又帶著誘人弧度的玉乳,也因爲女人的爬行而顫抖著。

當然這只是林江的幻想,然而卻又不完全是林江的意淫,因爲這個女人與林
江在網上認識已經一年半了,是與林江認識最久的一個女奴,從最開始僅僅只是
文字劇情與偶爾語音上的聯系,再到因爲彼此莫名的契合,女人在幾個月後認他
爲主。

之後長達一年多的時間中,盡管是以文字語音的情景遊戲以及平時瑣碎的閑
聊爲主,但是林江也有意無意的多次在視頻調教與聊天中看過了她的穿著打扮甚
至多次看過她的裸體。

同時林江也知道,以她對自己的忠誠與敬畏,只要條件允許她必然會順從的
按照自己的指令跪趴過來,而且內心甘之如饴。

這也許就是林江在習慣了家畜之後,對于那些野狗會越來越沒有興致的原因。

屬于自己的家畜,哪怕有時候沒有及時回複自己的消息,甚至幾天沒有聯系,
可是身爲主人的林江也知道並且有自信,她會念著自己,是真的顧不上才會沒有
回複;而那些野狗,縱然是現在就在聯系著,林江也不知道對方心中在想著誰,
自己又是不是某人甚至幹脆某種工具的替代品。

兩相對比,家畜給予林江的是一種屬于家的歸宿,彼此心靈的契合與陪伴;
而那些野狗除了給予一時的新鮮外,更多的卻是那在遊戲結束後的疲憊空虛以及
茫然與寂寥。

這一切早就被林江想過的事情,再次在林江腦海中一閃而過,讓林江的嘴角
都蕩漾出了一抹分明沒有任何淫欲墮落,反而透著溫和與自信的笑容,似乎在一
剎那間讓林江那看似平凡的面容平添了幾許邪異的魅力。

然後林江這才不及不緩得再次發消息道,“你現在還依然想著要現實約我嗎?”

“主人,賤妾的心思從未變過。”

手機對面,女人用那在彼此經曆過一些風雨磕絆後感情越發深刻而被允許的
一個專屬自稱說道,哪怕僅僅只是文字,依然讓林江感覺到了一種發自內心謙卑
順從與祈求。

“傻女人,你又何苦這麽執著。有些路一旦走的太深,便沒有回頭路了。”

林江幽幽的歎了一聲,打出了這些字。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兩句宛如帶著謙卑深情的詩,發到了林江的手機上,林江知道還有下文,果
然等了片刻後,林江的QQ上再次發來一段文字,“妾,心中早已沒了退路,也不
曾想過退路。”

“好吧,既然你堅持,我給你七天的時間,你自己做好身體檢查健康證明,
同時七日內不能進行任何欲望宣泄與調教,做完這一切你就可以來找我。”

林江默然了好一陣,想到自從八個月前女人幾次謙卑的祈求親自過來侍奉她,
終于露出了一絲不忍與憐惜,同意了女人的要求。

“謝謝,主人恩準。妾明天便會去做,賤妾不敢說自己身體幹凈,但是可以
保證在認主之後,賤妾的身體與內心都在爲主人守節。”

對面的回複很快,似乎在那文字中都帶著一種無法掩飾的喜悅。

“值得嗎?又爲什麽?”

林江沈默好一陣後再次打出了兩個似乎沒頭沒腦的問題。

“主人到現在還不明白嗎?賤妾曾經經曆過很豐富的經曆,網絡上有遠比主
人能力更優秀的廁主,現實中也經曆過幾個能力不錯的廁主,他們比從來沒有現
實經驗的主人肯定更擅長這些遊戲。但是在賤妾的心中這些遊戲固然很有樂趣,
可是能讓賤妾認主的卻不是這些遊戲,而是主人對賤妾的認同與包容。”

一段話發過來後,又過了片刻又有一段話發過來,“爲了感激主人,賤妾願
做主人豬狗侍奉主人,如果主人您的技術生澀,賤妾願調教主人,讓主人在賤妾
身上學習身爲主人的技巧,體會在現實中調教奴的樂趣。”

“也許我做不了你想的那麽好。”

林江這一次發了一條語音。

“在賤妾俯首臣服的那一刻,只要主人給與的就是奴心中最好的,如果主人
您放棄調教奴,只要允許奴在您身邊哪怕是洗衣疊被奴也甘之如饴。”

一句話依然是文字發過來,然後就是女人那讓林江無比熟悉的打扮下,雙膝
跪地對著鏡子跪伏的圖片。

“騷貨,別煽情了,我不喜歡,你這種爛貨我怎麽會放棄調教,等你來了我
會好好享用你的。”

林江似乎很不適應那種深情的場面,眉頭微微有一皺打斷了那讓人有些壓抑
的深情。

“那母狗就恭候主人您的調教了。”

電話對面的女人似乎早已經習慣了林江這種性格,看到了林江發過來的話,
那在公司其他人面前素來清冷中帶著幾許高傲的面容,也蕩漾起了罕有的妖冶妩
媚笑容,發過去的文字後面還加上了一個俏皮的笑臉。

“臭婊子。”

林江身子懶散的在椅子上一靠,臉上帶著笑容,隨手打了三個字。

“嗯呢—,母狗在呢。”

女人依然很恭敬地回複了一句,楞了一會兒又回複到,“主人今晚要使用母
狗嗎?”

“不用了,等你過來再伺候我吧,這幾天你好好準備,過了今天我就先不聯
系你了。”

林江想到即將面對第一次現實調教,心中也升起了一種緊張與忐忑感,沈默
了片刻後發消息給女人。

“嗚-,蹭蹭主人。”

女人臉上因爲林江發來的消息,而露出了幾許小兒女思戀時的一抹幽怨,白
皙修長又無比靈活的手指在手機上熟練地打出了這句話。

“乖,小母狗。”

林江深吸幾口去壓下了心中的躁動,微微蠟黃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玩味戲谑的
笑容。

看到了林江發過來的文字,女人似乎感覺到了一只粗糙的手掌就拿了在她的
臉頰,她的發絲上撫摸著,隱約中有一股汗臭與酸腐味傳來,無需通過鼻腔便直
入腦海,那是屬于一些長期從事體力勞動又不愛洗澡不注意衣服整潔的人才會有
的。

女人現實中的同事一個個衣冠楚楚甚至恨不得還要在身上噴上香水以吸引其
他女人的注意絕不會有這種味道,平時在外面偶爾遇到那些身上帶著這種異味的
人她也會如同其他女人那樣嫌惡的掩住口鼻盡量避開。

可是此時,借助那冥冥中的想象或者彼此心靈的契合,女人感受著那種似乎
在虛幻中傳來的味道,卻忍不住微微擡頭,一對好看的雙眸中隱隱蕩漾著幾分情
欲的水霧慢慢閉上,然後近乎貪婪地深吸一口氣,這才回了兩個字,“主人。”

“趙欣悅,下班了,還不走嗎?”

突然一道微微有些低沈的聲音從女人身後響起,女人那一對纖細的柳眉不由
得微微一蹙,然後回過頭去,便看到一位身材高大,長相英俊的男人,正站在自
己的身後。

男人穿著一套黑色的西裝,讓他本就高大的身材顯得越發筆直修長,上身西
裝大開著露出了裏面那個打開了三個紐扣的白色襯衣,露出男人那健康的肌膚也
將男人的胸肌隱約暴露出一絲痕迹,顯示著男人並不想其他辦公室白領那般文弱,
再加上男人嘴角勾勒出的笑容,似乎在隨意間便透出了一種不羁的灑脫。

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既不會讓人感到那種灌入式的濃香刺鼻,卻又恰到好處
的將身上的些許體味染成了一種仿佛雨後草木般若有若無的清幽,仿佛會輕易地
勾起一些少女的春心。

不過女人心中卻不爲所動,甚至因爲嗅到了男人身上那若有若無的香水味後,
眼底深處隱約泄露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譏諷,然後才在臉上擠出一抹帶著客氣與疏
離的笑容,淡淡的說道,“哦,王經理啊,我還有些事,弄好就走。”

“聽說你的車送去維修了,我送你回家吧。”

男人聽到女人的話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再次開口道,而這其實也是他今天打
扮的比以往更加認真的原因。

三十一歲的年紀在農村年齡確實有些大了,可是在縣城中尤其是對于很多白
領來說卻正是穩定了事業開始追求愛情的年紀,因此在這個不限制辦公室戀情的
公司內,作爲公司內甚至這附近商圈內都公認的女神,自然少不了一些別有所圖
的男人。

“不用麻煩王經理了,一會兒我閨蜜會來接我逛街。”

女人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男人的圖謀,微微搖搖頭開口拒絕道,事實上她本
身就很少與其他男人有什麽比較親近的行爲,在認主之後更是刻意避免與任何男
人單獨相處,只不過她的這種拒絕雖然讓一些男人望而卻步,但是也讓一部分男
人對她更加愛慕,這也是她始料未及又無可奈何地。

“好煩啊,一個個虛僞的男人,。”

看著男人帶著幾分失望的眼神轉身離去,女人幽幽的歎了口氣,對著手機又
打出了一句話。

“又被哪個男人騷擾了嗎,看來你挺受歡迎,要不幹脆把你賣給他們一夜,
我也換點零花錢。”

林江看到女人發來的消息隨手打出了一行字。

“行啊,只要主人願意。”

女人看到了這番分明將她說成賣淫女的話嘴角卻依然帶著明媚的笑容,白
皙修長的手指靈活的打字回複著。

“小騷貨。”

電腦對面的林江看著這句話,想著手機對面越來越放肆的女人,不由得以
手加額,看來是自己太寵她了才造成今天的後果,沒辦法自己做的孽只能自己
受,自己的狗自己疼。

“哈哈哈-!”

對面的女人卻是依然不知死活的發過來代表著大笑的文字,而後才又繼續
道,“主人,我現在要收拾一下回家了,晚點跟您聊。”

“路上注意安全,別浪。”

一如往常,就在女人消息發出去之後,林江那帶著關心的信息發送了過來。

“沒事,我的車被人刮了正在送去維修,今天是我閨蜜送我回家,所

以不影響母狗伺候主人您。”女人隨手回了一句。

“騷貨,一天天就知道發騷,我都怕你哪天把我榨幹了,我等會兒也要出去
有點事,不聊了,到家告訴我一聲就好,這幾日你也別再聯系我,按照我的吩咐
好好準備,同時調整好你的心態,七日後我等你過來侍奉,希望可以看到你最好
的一面。”

“是,主人。”

女人回複了一句,等了幾分鍾沒有再接到消息,于是將手機放入了自己的手
提包中,又整理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文件,看著周圍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也連忙
起身朝著樓下走去。

“悅悅,這裏。”

女人才走下樓,便聽到有人叫自己,然後就看到了一個五官清秀可人,眉梢
眼角帶著一種風流韻味的女人從一輛停在路邊的黑色奧迪汽車主駕駛位的車窗中
探出頭來,正在對自己擺手。

清麗的臉上一瞬間蕩起了一抹愉悅的笑容,讓周圍幾個男人都不由得一楞,
一些看到的女人也情不自禁的升起一絲嫉妒,甚至有的還伸手在自己旁邊的男友
腰上掐了一下,可是女人卻絲毫沒有在意著似乎已經是日常的畫面,徑直走向遠
處的汽車。

黑色的奧迪A6劃過優雅的弧度幾次轉折便穿過了來往的人群與車輛,駛入了
這個城市因爲夜晚降臨而稍顯稀少的車流中。

“悅悅,我-我有件事想求你幫忙。”

正悠然靠在汽車後座上,一邊偏著頭欣賞著周圍的街景,一邊用纖細的手指
隨著汽車輕快的音樂隨意的敲打著車座的女人聽到了前面傳來的聲音不由得將頭
扭向前面,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

“有什麽事情盡管說就好了,還說什麽求不求的,是你又看上了哪個男的去
開房叫我幫你瞞著你老公嗎?”

對于這個因爲一次網絡sm而碰巧結識並在後來發展成她少有幾個好閨蜜的王
薇,趙欣悅也沒有故作矜持很隨意的說道,“話說這種事有三個多月沒聽你說過
了。”

“自從情人節後幾天佳麗邀請我一起參加了三女六男九人三天大亂交後,我
這三個多月一直沒有再和外人做過。”

坐在前面的王薇用手攏了一下自己那淡金色的長發,一邊全神貫注的駕馭著
汽車在路上熟練地超過一輛輛汽車,一邊隨口說道。

然而就是這麽一句話卻讓趙欣悅一驚,她與王薇認識也有快五年了,從最初
只是偶爾有交流,到大約三年前王薇成爲她少數幾個最要好的閨蜜,也是三個知
道她特殊性癖好並讓她相信對方絕對會爲她保密的人之一,她對于王薇的了解,
甚至比王薇自己還要深刻。

也恰好因爲這個,她可是清楚地知道,盡管王薇是縣衛生局副局長,表面上
很正經,可是這身高一米六出頭在她面前顯嬌小可人的女人,骨子裏其實有常人
難以想象的風騷,性欲也十分旺盛,甚至就連她結婚前三天還爲了慶祝脫單,還
拉著她參加了一場蒙面群交聚會呢。

可以說除了來大姨媽,否則超過一個星期不背著她老公出去偷情幾乎是無法
想象的事,而且就算是偷情一般的男人也很難滿足她,因此往往都是參加一些群
交聚會,三個多月沒有出去浪簡直是無法想象的。

“你怎麽變性子了,這可不像你,不會是你那個老公得了什麽神丹妙藥功力
大增,把你這個騷貨浪屄肏爛了吧?”

趙欣悅那纖薄朱紅的嘴唇開合間,隨意的調笑著。

“你這騷貨,嘴裏沒有一句好話,早知道就該拿雞巴把你狗嘴堵上。”王薇
即使在開車都忍不住雙眼向上一翻,嘴裏罵道,同時心中感慨這個在外人面前冷
清高傲,談吐謙和有禮的女人,怎麽一到自己面前就跟個欲求不滿的婊子一樣什
麽都說。

“那可不行,沒有主人的允許,我這狗嘴別人可沒有資格亂碰。”

趙欣悅臉上帶著一種崇敬的表情,悠然的說道。

“你這臭婊子,當初可是被很多人稱作淫交女皇,至尊坐便器,現在還有不
少人感慨約不到你,以爲你退圈了呢,那次我參加大亂交佳麗也一直問你的情況,
要是被人知道你竟然是被一個從沒有現實經曆
的男人征服了,非得驚掉下巴不可--。”

趙欣悅知道雖然王薇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可是骨子裏其實很細心,而且也絕不
會對外人泄露她的真實身份給她招來麻煩,因此臉上依然宛如矜持的露出了一抹
清淺的笑容,聽著王薇口中不斷說著什麽,偶爾隨意的嗯了一聲。

好一會兒,趙欣悅看著王薇似乎說完了,這才再次開口問道,“那到底是怎
麽回事?”

“還不是因爲你。”

王薇再次翻了個白眼,然後不在意後視鏡上清晰地顯示出身後趙欣悅因爲這
句話而將那疑惑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背影上,露出了那外人難以見到的妩媚,頓了
一下才繼續道,“我那個老公說好聽點是老實忠厚,難聽點就是窩囊廢,一個富
二代活到他這個地步不闖禍不惹事,不好酒色也算是奇葩了,要是指望他力大進
把我征服了,我還不如指望你帶著條假雞巴把我肏暈了呢。

我之所以這樣還不是看到你這種有主的樣子,又想到當初通過你在網上認識
他之後的那段時候感受,當時覺得沒有現實不夠刺激,而且做條家畜也拘束,可
是離開他以後才發現在他身上感受到的那種心動真的是從其他人身上感受不到的,
一次次遊戲下來雖然身體覺得很刺激可是內心越來越空虛所以最後幹脆就不去了,
這次找你來也是想-想-”

趙欣悅感覺到王薇欲言又止的樣子,接口道,“難道你想重新臣服主人?”

“你覺得他還會要我這個不聽話的賤奴嗎?”王薇沒有回答,過了好一陣這
才有些擔憂的說道。

“主人脾氣一向很好,當初你雖然受不了約束但是也算是好聚好散,後來主
人提到了你雖然有些惋惜倒也沒有多少怨怼,想來你要是願意回歸,主人還是會
念舊情的,只是這次不同以往,回歸了就要守住人的規矩,如果再不聽話被主人
趕出去,那麽也就真的沒機會了,而且到時候怕是我們的情分也要斷了。”

“謝謝你,悅悅。我這次一定會聽話的,母狗之前不老實也算是背叛主人了,
要不要先自罰一下表達中心。”

雖然沒有等到林江的回答,可是王薇知道趙欣悅在林江心中非同一般,趙欣
悅本人也最了解林江,既然她這麽說,那麽事情就八九不離十了,不由興奮地說
道。

“千萬別,主人曾經說過,奴的身體是主人的私有物,奴沒有資格擅動,無
論是處罰還是獎勵都該有主人支配,還有對于主人來說陽奉陰違是一種比拒絕還
令他無法接受的事情,所以在開始主人給你制定規則還有以後指派任務時,你如
果做不到要直說,然後再求主人原諒,千萬不能陽奉陰違事後找借口或者故意敷
衍。”

趙欣悅制止了王薇的提議,然後再次提醒這個閨蜜自己主人的性格。

“謝謝悅悅你提醒,今晚我請客美食城你想吃什麽盡管點。”

王薇豪放的說著。

“那我就不客氣了,主人答應我做好體檢,七日後可以過去伺候他,以後相
聚的日子怕是要變少了。”

趙欣悅開口道。

“那可要恭喜你了,不過別忘了過去以後多給我說說好話,要是可以,我希
望可以有親自去主人那裏侍奉的機會。”

王薇的語氣中帶著掩飾不住的羨慕。

“會有機會的,我只是打個前站,主人那種人不該是我獨享的,以後你過去了在
其他母狗面前,我們姐妹也可以有個照應。”

趙欣悅笑著說了一聲後,突然又提議道,“明天周末我準備去泡個溫泉然後
再按照主人吩咐檢查身體,要不你也一起吧,這樣我再給主人說的時候也顯得你
有誠意。”

“好啊,那我請客,好久沒看到你那對奶子了,也不知道長沒長。”

“沒你的大,好了吧!”聽著王薇語氣中已經難以掩飾的淫蕩,趙欣悅沒好
氣的對著後視鏡白了一眼。

然後便是王薇得意的大笑,汽車在二女說笑中繼續前進著,沒有人知道車上
這兩個被人視爲女神,令好多男人産生不可亵渎的想法的女人在車上說的話題多
麽淫蕩,而就在著淫蕩的對話中,二女下身最隱秘的幽谷中,隱約有山泉慢慢溢
出。

讓二女的身體都顯得越發燥熱難耐,兩雙誘人的美目中蕩漾著情欲的波瀾,
潔白的臉頰同時泛著嫣紅,使得這一對佳人越發透出誘人的魅惑。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