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醫母 1-2

(一)
「小智,再把頭部仰低一點……嗯……非常好!再忍耐一下啊!阿姨很快就
搞定了。」
「唔……美璇阿姨別急!小智我還忍得住!」
「呵呵!小智真的是個勇敢的男孩呢!換轉是明輝若頭上有個這麽大的傷口
,一定會叫苦連天地大喊一場呢!」
「哈……才不是呢阿姨……過獎了……」
小智低著頭,讓媽媽繼續處理他頭上的傷口,雖然小智頭上的傷口有兩寸長
,而且亦頗深,但小智此刻卻一早把頭上的痛楚置諸度外。因爲他此刻正對坐在
媽媽的面前,低著頭,近距離地俯視著媽媽襯裙下所延伸出來的絕色美腿,而且
美腿上更被一層透明的膚色絲襪所包裹著。絲襪上的細格紋路透過燈光的反射一
直泛起陣陣的誘人絲光,直接映入小智的眼簾。從地闆開始往上看,先是一雙杏
色絨面的尖頭3寸高跟鞋,白嫩的腳掌正乖乖地穿在這雙高貴而又性感的高跟鞋
中,腳背上的血管被薄薄的絲襪襯托得更額外顯得誘惑。再加上媽媽那均稱纖細
,恰到好處的嬌嫩小腿,銜接著那富有彈性而沒有一點兒膩肉的雪白大腿,簡直
令人血脈沸騰爲之而瘋狂!
小智現在低著頭面向住美璇的膝蓋位置,距離近得只有5-6寸之間,這次
亦是小智首次在這麽近距離之下欣賞到美璇的絲襪美腿。而在小智全神貫注地凝
望著這雙肉絲美腿時,更突然傳來一陣令人興奮的雌性誘人香氣,已經分不清是
美璇身上的香水味?還是來自絕色美腿上所散發出令人昂奮的肉香,在視覺和嗅
覺的雙重刺激下,使小智的褲裆之間尴尬地形成了一個小帳蓬。
「嗯……很難受啊!」
「啊!小智再忍耐一下唷!很快就可以了。」
媽媽以爲在替小智傷口縫針時意外弄痛了他,因此亦顯得有點兒緊張。但其
實媽媽又怎會知道,事實上是因爲她自己的肉絲美腿令小智的雞巴興奮得硬了起
來,脹在褲裆中顯然有點兒不舒服,因此覺得難受,跟媽媽的縫針手勢完全無關

一直低著頭的小智,根本沒空理會自己頭頂上的傷勢,但心理卻覺得這次的
受傷是值得的和終于都賺到了!當小智一想到他快將可以得到眼前這位美豔熟女
的迷人洞體,就令他感到興奮不以,一直俯視著媽媽的絲腿連嘴角亦漸漸顯露出
一副奸狡的笑容地想著……
「美璇阿姨你的絲襪好香啊!你那修長的小腿跟大腿很快就會是屬于我的了
!誰叫你的美腿那麽長那麽的性感,至少有43-44寸吧?如果用我的雞巴去
蹭磨你美腿上每一個角落,我想要用上一整個晚上吧?哈哈!」
媽媽一邊細心地幫小智處理頭上的傷口,卻又怎會想到面前這位自己兒子的
同學其實正一直無恥地意淫著自己。
「好了!搞定了小智!阿姨終于把你的傷口縫好了,傷口應該再過多一個星
期左右便會自動愈合,到時阿姨會再爲你解線。這段時候爲了方便照顧你,我知
道你媽媽又不時要上班工作,沒有太多時間照顧你,所以你大可以留在阿姨家中
休養啊!不要跟阿姨客氣知道嗎?」
小智見到媽媽那親切亮麗的笑容,當然欣然接受媽媽的邀請和熱情的款待,
但其實心裏已快將壓制不住自己那興奮的心情……
「美璇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會慢慢地好好品嘗你的絲襪美趾,玩透你衣櫃裏
所有的絲襪,捉住你雙美腳老實不客氣地替我瘋狂地足交,瘋狂地擠弄你那雙堅
挺的豪乳,瘋狂地抽插你的蜜穴,再瘋狂地把我那滾熱濃濁的陽精射入你那濕潤
緊窄的幽谷中!」
「那……就拜托阿姨,打攪阿姨了……」
小智——是我的同班同學,跟我一樣今年16歲,就讀高一。我們之間算不
上是死黨,都是今年升上高一的新學校才認識的。小智他爲人沒什麽,我跟他平
常其實都沒有什麽共同的話題,就是不知何解小智總是會在我身邊或生活上突然
出現,而且他總是借著想照顧我功課或學業上的需要,無時無刻一有機會就要求
放學後上我家中一同溫習功課。趁機等到我媽媽下班回來,再吃個晚飯才舍得回
家。
但不得不提的是,小智的而且確是有些小聰明,而且學業成績亦想當理想,
我平常有一半以上的功課都是由小智幫我做的,而且一直以來小智亦沒有任何半
句怨言,因此我亦當作招待他留在家中晚飯算是對他的一個答謝吧。反正有人幫
我完成所有的功課,媽媽便再沒有任何借口在我面前啰嗦了,這樣我便有更多的
時間來打電動了。
文美璇——是我的母親,今年36歲,晚間回到家中是一名家庭主婦,不但
煮得一手好菜,而且對家中所有大小事務都照顧得井井有條。而日間母親是一位
專業的外科醫生,原本媽媽一直都是在國立的重點醫院裏工作,但自從幾年前,
爸爸被工作崗位派到外國那邊去升任總經理及打理當地的業務,媽媽爲了可以抽
出多一點的時間來照顧我,因此辭去醫院裏的工作,在外間開了屬于自己的醫務
所繼續執業,這樣上班時間和壓力都比較有彈性,時間上亦容易處理。
由于父母在職業上的身份與關系,我家境亦可算是富裕,從來都不會爲三餐
和金錢所憂愁,因此媽媽在外表上亦保養得宜,雖然已經30有6,但外表上卻
不遜色于一般20出頭的年輕少艾,而且媽媽更比她們增添了一絲成熟和高貴的
美感。長到及肩的濃黑秀發,帶點兒天然的曲線美。一雙會說話的眼睛,不像跟
漫畫中的女主角般那麽明亮雪麗,但卻散發著一股高貴而又帶點兒妖魅的眼神,
是一雙會令你感到神魂顛倒的眼睛。高高而又筆直的鼻梁,再加上一張櫻桃般而
又濕潤的朱唇,每在跟媽媽走到街上,都必有一定數目的男仕爲媽媽的美豔而默
然回首。
而皆因媽媽是位醫生的關系,因此她對健康生活都有一定的要求和執著,不
但非常注意飲食,而且一有空便會到會所中緞練。長期緞練中,更令媽媽擁有一
副健康而又完美的身材,身上不但一點膩肉都沒有,而且更顯得玲珑浮凸,曲線
盡現。大慨有33D的驕人上圍,但卻不見得有半點兒下垂,反而比起其他的年
輕少女更見堅挺豐滿。而最令人感到窒息和最緻命的可算是媽媽的下圍身段,從
23寸的水蛇腰連接到那彈性十足的翹股經已堪稱完美,再加上媽媽那174公
分的身高和長期緞練,雙腿長度和比例簡直可以跟超模相比,雙腿不但筆直而沒
有一點兒膩肉,而且肌膚更見得非常白滑嬌嫩幼細,我敢肯定世界上沒有一位男
仕能敵得過我媽媽這雙美腿的誘惑,而不想上前撫弄這雙美腿一番。
以及皆因媽媽職業上的關系,每天都要穿上行政套裝去上班,而且絲襪更是
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大部份都是透明肉色跟黑色的絲襪褲,而我雖然是媽媽的親
生兒子,但每當我在家中看到媽媽那雙被柔滑透明絲襪所包裹著的美腿時,我那
話兒都控制不住般脹得不像話,特別是媽媽美腳上那10只均等而又修長的腳趾
,每一兩個星期媽媽務必到指甲店去修飾一下她腳趾甲上的花紋和顔色,美感十
足的修長腳趾,再加上前衛的美甲塗色及設計,簡直點綴了媽媽這雙美腳的神韻
,再加上被一層薄薄的透明絲襪包裹著,亦阻擋不住這雙美腳所散發的誘人光芒
。使我有一絲的沖動想用舌頭去舐舔一下那10只在絲襪包裹下的絕美腳趾。但
她不竟都是我的母親,就算在欲望上我是無比的渴望,但我仍然都不敢對媽媽存
在有任何非份之想,更不要談上任何不軌的行爲,就算在平日我在家中被媽媽的
迷人洞體所吸引而導緻我雞巴勃起硬起來,我都只能襯媽媽不爲意時躲在自己的
房間中,然後獨自偷想著剛才媽媽的美態,繼而手淫起來……
「啊……啊……媽媽……嗯……射啦」
雖然每次當我把對媽媽的欲望從雞巴中射出來時都覺得舒爽萬分,但射精過
後,那無形的罪惡感都會即時湧現在我心頭而使我感到不安。但無奈正值步入青
春時期的我,對性的渴望簡直就是一發不可收拾,雖然充滿著好奇的心態,而且
一直對自己的母親意淫使我有種罪惡和變態的反倫理心態,但除了這樣我卻找不
到任何其他的方法去抒發心中的矛盾和欲望,直至我遇上了他——小智。
我叫徐小智,今年16歲,就讀高一。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因車禍意外去世
。母親爲了把我撫養成人,不得不身兼父職,由日間到夜晚要到各大商業大廈及
酒樓中從事清潔工作來賺錢養活我。因爲生活上比較艱苦,而我亦看得出母親因
長期要工作養家,加上母親算是在高齡時把我生下來,母親今年已經年屆50,
因此身體狀況每況愈下,爲了讓母親將來可以過一些比較好的生活,我在校內的
成績一向都非常優異,在學習上當然都下了不少苦工,希望將來可以找到一份好
的工作,不用再令母親挨苦。
在校內所有師生對我的印象都贊好不絕,是被認定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但其
實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自己擁有不爲人知的一面。隨著年紀長大,我開始發覺
自己對性的渴望及需求相應增加,不但無時無刻都會幻想著性交會是多麽的美妙
,而且我發現自己更是一名有嚴重戀足心態之人。每當我在街上見到型型式式的
短裙美女,看到她們那雙白潔光滑美腿和高跟鞋的走路動態,都會使我欲罷不能
。特別是那些穿著住絲襪套裙在商場裏工作的櫃台小姐,看到她們的美腿被一層
薄如蟬翼的絲襪包裹住,真的非常渴望想沖上前緊緊的擁抱著她們的絲腿,甚至
很想用雞巴來蹭磨她們的絲腿,我想那絲滑的奇妙感覺定必爽到入心!因此每當
我在街上被那些絲襪美女引得我雞巴紅腫通脹時,我都急不及待地立即跑回家,
再不斷回憶著那些櫃台小姐的絲襪美腿來撸著雞巴,很快我便把持不住,一一把
對絲襪肉腿的欲望從龜頭上的馬眼一次過發洩出來。
日子一久,每天手淫很快就成爲了我的習慣,而且每次當然都離不開幻想在
街上遇過的絲襪美女爲意淫的對像。終于,只靠幻想去手淫很快就不能再滿足到
我,我什至大膽地嘗試在街上當發現到獵物,便會立即騰出我的手機,然後盡量
地對準那些絲襪女孩的美腿按門快拍。由于我沒有任何的經驗和害怕會被人發現
,因此拍出來的效果其實並不是太過理想,但都足以使我在家中來撸爽幾天。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一直渴望想去嘗試撫摸一對穿著住絲襪的肉腿會是什麽
的感覺,連絲襪從來都未接觸過的我突然有一天靈機一觸,襯媽媽不在家的時候
便偷入媽媽的睡房,嘗試搜尋一下有沒有絲襪的蹤影,但可惜我找遍了整個房間
及衣櫃,都只是找到一雙非常殘舊的肉色短絲襪,絲襪的襪尖經已有點兒發黑和
帶有點酸宿的氣味,而且摸起上來一點都不似想像般那麽的柔滑,更帶有一點粗
糙感。難道街上那些美女的絲襪都是一樣的嗎?當時我並沒有思考得太多,一心
只想嘗試感受一下絲襪觸感的我立即就解開了褲頭,順勢就把那雙短絲襪套在我
的陰莖上撸動起來。粗糙的絲襪表面不停刺激著我的龜頭使我有點刺痛感,而且
媽媽的雙腳從來都沒有做任何保養的工作,再加上長期工作的勞損,使腳底長滿
一些厚厚的皮,所以根本就沒有任何美感可言,我唯有再次打開手機,靠觀看著
早前的街拍美女去幻想現在我就是撸著她們的原味絲襪而勉強射出來,可能基于
始終都知道撸著是媽媽的短臭絲襪。而且質感真的是非常差劣,因此高潮時候都
不是太過興奮起勁。
自從我用過媽媽那雙短臭絲襪撸了一把後,就再沒有試第二次。因爲我發現
自那次偷撸媽媽的絲襪後,我卻付上了一次沈重的代價。幾天後,我發現雞巴上
長了一些細小的紅斑點,而且極其痕癢。我試過用大量的肥皂去清洗患處希望會
有一些轉機,但可惜都是徒勞無功,而且情況更有點變壞的迹象。原本我不敢向
任何人透露我的情況,但痕癢的感覺使我徹夜難眠幾個晚上,最後我都是忍耐不
住向媽媽求救,但當然我並沒有透露任何我偷拿她的絲襪去手淫之事。媽媽知道
我的情況後都大爲緊張,因爲始終都是關乎到我傳宗接代的事情,所以媽媽都不
敢怠慢。隔天後,媽媽便告知我她已替我找到一位醫生及經已把我的情況解釋了
一次,是媽媽一位在那座商業大廈負責清潔工作的其中一間診所的醫生……
「小智……明日你就去這間醫務所找一位叫文美璇醫生的阿姨,我已把你的
情況告知給文阿姨了,她說應該問題不大,所以不用擔心。」
我聽後當然顯得不願意,始終都是一些尴尬的事……
「媽!爲什麽要找個女人來爲我看症呢?找個男的不行嗎?」
但媽媽卻堅決要我到那位文阿姨的診所,說文阿姨已經知道我們家的經濟狀
況,所以一定會比其他的醫生收費更爲公道,因此我再沒有任何理由再去拒絕,
只好硬著頭皮去面對。
第二天,我準時到達那位文阿姨的診所,向護士報到後便一直懷著緊張的心
情等待著。始終都是第一次在其他女性面前展示自己的生殖器官,而且更是因爲
患上了皮膚病而長滿惡心的紅斑點,使我更爲顯得尴尬萬分。正當我打算想偷偷
地溜走之際,護士同時間叫喚我的名字可以進內看症……
「唉……都已經來到了……是好是壞,看了再說吧!」
我帶著沈重的步伐,慢慢地走到文阿姨的辦公室內。當我第一眼見到文阿姨
的時候,我有一刻懷疑自己是不是去錯了地方?
「不是說……是個阿姨嗎?現在眼前的明明就是個大美女……極其量都只能
說是個衘姐!怎說都不會跟阿姨這個稱呼拉上任何關系吧?」
我傻癡癡的定了神般一直望住文阿姨,簡直就被她的美豔霎時間迷之一陣。
文阿姨並不像在街上可以隨時會遇上的美女,文阿姨有一種獨特的魅力,好像會
把你的靈魂緊緊地鎖住似的,那攝魂的雙眼,輪廓分明的臉孔,高高的鼻梁,和
那粉紅濕潤的朱唇……真的想把眼前的這位大美女一口吞下肚。
「我想你便是蓉姨的兒子——小智吧?你好,我叫文美璇,你可以叫我文阿
姨,你媽媽蓉姨已經向我說明了你的情況,我想應該都是一般的細菌感染而已,
所以不用過份擔心。來吧!阿姨先幫你做個檢查吧,到那邊床上躺著放松,再把
褲管拉下一點。」
我照文阿姨的吩咐走到床邊坐著,但當文阿姨從她的坐位那邊繞過書台向我
這邊走過來時,霎時我被眼睛所見到的境況刺激得目定口呆。文阿姨的身高很高
,大若174-176公分左右,長長的白色醫生袍下見到一雙白潔纖纖的小腿
輕踏在一雙黑色漆皮的尖頭高跟鞋上,緩媛走過來時更發出高跟鞋撞擊地闆上所
發出的「咯……咯」聲。由于文阿姨的醫生袍前端沒有把鈕扣扣上,因此見到長
袍內文阿姨是穿著一套辦公室行政套裝,而套裙的長度大約在膝蓋上兩三寸左右
,因此白晰修長的大腿亦是若隱若現。當文阿姨走近到我旁邊時,我隱若見到文
阿姨的腿上好像反射出一絲絲襪的光澤,但我又不能明確地肯定。但肯定的是就
算阿姨沒穿絲襪,她腿上的肌膚都一定是白嫩無陷。
「小智……把褲子拉下一點讓阿姨幫你看看吧!不要覺得害羞。」
文阿姨報以親切的微笑叫我別擔心,一邊把醫學用的膠手套戴在她那白嫩無
骨的纖纖肉手上。
我慢慢把褲管拉下,然後再到內褲。我紅著臉的把頭往側翻,而文阿姨亦開
始她的檢查工作。當我感到我的雞巴被文阿姨戴著手套的手捉起時,我刺激得不
禁全身枓了下和叫了出來。
「小智放松一點,別太緊張……」
我輕輕「嗯」了一聲表示明白後,眼睛便繼續向其他方向眺望,剛好目光又
再次落在文阿姨長袍下的美腿上,當我再次全神貫注地近距離繼續欣賞文阿姨的
美腿時,不知道是檢查的過程有所需要還是什麽,文阿姨竟然用她那戴著手套的
肉手,在我雞巴上的包皮處撸了數下。同時在近距離觀察文阿姨的美腿時,我終
于敢肯定文阿姨是有穿上絲襪的,而且是一雙非常非常薄的肉絲。在近距離一直
欣賞文阿姨這位美女醫生的肉絲美腿,同時間更可以享受這雙絲襪美腿的女主人
用手幫我撸雞巴,雖然只是短短幾下,但在雙重刺激下就已經足夠把我的雞巴叫
喚起來。我舒服得忍不住悶叫了一下,然後雞巴就瞬間在文阿姨手中慢慢地脹大
起來。
當文阿姨見到我這個生理反應時,都好像有一點愕然。但專業的文阿姨很快
就作出了回應,以免氣氛變得尴尬……
「唔……這是正常男孩在青春時期的生理反應,不用過份緊張……好了……
你可以把褲子穿上,其實都沒什麽太嚴重。阿姨開一張藥單給你,一星期左右便
會痊愈了。」
然後文阿姨就回去她的坐椅坐下,開始替我寫藥單。當文阿姨坐回她的椅子
上時,我才發現文阿姨的辦公桌前方對著我坐椅的位置,原來是沒有任何的阻隔
而且是通空的。我見文阿姨一坐下時,便順勢把其中一對絲腿交疊在另一對腳上
面,這簡直就是我覺得女人最性感的坐姿啊!因此我立即飛快地先把褲子穿上,
再坐到文阿姨對面,偷偷地騰出手機先設定爲靜音,然後近距離地在桌下對著文
阿姨的絲襪美腿連環快拍,準備回家後可以對著這雙絕色絲襪美腿撸個夠。
當我對文阿姨的美腿拍了大約數十張的大特寫後,阿姨剛好就把手上的藥單
寫好,然後阿姨就繼續提醒及講解我將來數天要注意的事項。當阿姨向我講解時
,我赫然發現問阿姨的書桌上放置了一個相架,而相架中的照片裏看得出應該是
阿姨跟她兒子的合照。而最意想不到的就是相片中跟阿姨合照的青年……
「那個……那相中的青年……不就是我班中的那個叫葉明輝的同學嗎?難度
……?」
霎時之間我爲了求證真相,我貿然打斷了文阿姨的說話……
「對不起……文阿姨……想請問你認識葉明輝的嗎?」
文阿姨被我的提問一時間弄到有點兒意外……
「這……你認識我兒子明輝的嗎?」
什麽?看阿姨大概都只有27,28歲左右,怎可能相信已經有葉明輝那麽
大的兒子呢?
「嗯……是呀,明輝是我的同學……」
當文阿姨知道我原來是她兒子的同學,霎時間對我的態度更爲親切,而最後
更向外面的護士交待不用收取我的診金。當然我亦十分感激文阿姨對我的關照,
因此向文阿姨道謝後,我便急不及待地跑回家。因爲我雞巴經文阿姨撸過勃起後
,一直都是處于興奮勃起的狀態。若果不痛快地射出來,我想都難以消下我這團
欲火。
回到家後我第一時間就把剛才偷拍文阿姨的照片立即上傳到電腦的硬盤上。
當上傳完畢後,我急不及待立即點開照片,當電腦的螢光幕再次呈現出文阿姨的
肉絲美腿照時,我的心髒好像快要興奮得爆開似的!我敢肯定這輯文阿姨的絲襪
美腿照是我有史以來拍得最高清,而且是最近一雙美腿按下快門所拍得的作品。
就連阿姨絲襪上的細格紋路亦拍得一清二楚!在觀賞著阿姨的絲腿期間,我注意
到雞巴亦開始有所抗議,勃起點著頭好像都想偷望一下這雙絕色美腿似的,因此
我再次拉下褲子用手開始套弄著硬直如鐵的雞巴,眼睛就一直撐得最開用怖滿紅
根的雙眼視奸著螢光幕上同班同學母親的絲襪美腿。
「啊……美璇阿姨……你的肉絲長腿……好滑啊!」
在套弄雞巴的同時,我亦開始幻想著如何玩弄文阿姨的絲襪美腿……
我幻想自己再次躺在文阿姨診所中的床上,然後文阿姨亦同時除下她那性感
的高跟鞋再一同爬上來坐在我雙腿的下方。文阿姨更把她那性感的肉絲美腿伸向
我,任由我愛撫親吻著。雖然我從來都沒有接觸過任何女人的絲襪腿,但我敢肯
定文阿姨的絲襪美腿是我見過最光滑,最性感的!我更幻想文阿姨用她那妖媚的
眼神和淫語一直刺激著我……
「嗯……小智……想阿姨怎樣幫你弄?啊……雞巴脹得很利害吧?」
文阿姨用她那性感的絲襪趾尖在我的雞巴上來回地愛撫著,然後更用雙腳一
同夾緊我的雞巴兩側開始上下套弄起來……
「小智……阿姨弄得你舒服嗎?」
「啊!真討厭!小智你馬眼流出來的黏液弄髒阿姨的絲襪了!」
在不斷的手淫跟幻想之中,我得到極大的滿足。而雙眼亦沒有任何眨眼的機
會,繼續凝望著螢光幕上的美腿意淫著,幻想著文阿姨真的在給我足交。
「啊……小智……雞巴很難受了吧?假若小智喜歡……阿姨就讓你盡情地發
洩在阿姨的美腿上吧!」
我不斷加快手心的套弄,很快我便感到精囊中的滾精洶湧而至,準備蓄勢待
發激射一番……
「啊……美璇阿姨的腿……好舒服!啊……射……我要射濕阿姨的絲襪淫腳
……啊!」
滾熱的濃精隨即從馬眼上激射而出,很有勁道般直接射到在螢光幕上文阿姨
的高跟鞋和絲襪腳背上,射了大約7,8發才有所舒媛,心情才有所平複……
「嗄……啊……射出來了……真爽!嗄……葉明輝我妒忌你!我妒忌你有個
那麽性感美豔的媽媽!美璇啊美璇阿姨!有一天我一定要得到你!我一定要玩透
你的絲襪,享用你的美腿!再把精液射在你的淫腳上!」
射精過後的小智一直躺在椅子上繼續喘著粗氣,螢光幕上的精液亦開始幹透
下來。這次小智所偷拍文美璇的絲腿照片,定必能讓小智撸上整個月。因爲對小
智來說,文美璇的美豔實在太過誘人,他恨不得馬上就想回去診所把文美璇就地
強暴,但平靜過後的小智開始冥想著,腦海中不斷構思著怎樣可以得到文美璇這
位性感人妻的肉體,怎樣可以玩透文美璇的超性感美腳。構思著一個邪惡而又淫
邪的計劃……
(2)
「這次的專題報告我希望所有同學都可以用心去做,是次報告的分數會直接
影響到本科的最後總分的,老師希望同學們可以自行分組,每兩個同學一組,大
家分工合作,明白了嗎?」
「唉……又是這些無聊的分組活動……我暈了!」
每當有類似的分組報告,我都非常的不情願去做,最怕那種要分工合作,假
若做少一點又會給組員埋怨的情況出現。因此我每次都是非常不積極地去找組員
,等老師最後把我隨便分配到其他組別便是了。
「葉明輝,不如我們自成一組吧?」
我沒聽錯吧?竟然有人想跟我這個大懶蟲一組?我望過去向我發問的那個人
方向看……
「小智是你?!不要開還笑了吧?!你這些高材生跟我一組,你不怕我會連
累你拿低分嗎?你還是另找他人吧。」
但小智卻沒有被我的說話動搖,反而更加積極表現出想跟我成組的決心,更
說就算我能力不及,其實他都可以一個人完成整份專題報告。我見小智他誠意拳
拳,而且有他跟我一組對我來說可算是百利而無一害,因此我就再沒有拒絕他的
理由了。
當天放學後,小智便提出想立即開始是次的專題報告工作。我聽到他的提意
後霎時作出了很大的反應……
「還有兩個星期才是最後限期,需要那麽著急在今天就要開始了嗎?我們下
星期才開始都還未遲呢!」
但小智卻指出是次的專題報告其實他預計要獨自完成
成大部份的項目,因此他想有充足的時間去準備,因此想今天就即日實行。
不過我想他都有一定的道理,因爲我真的沒有打算可以在是次的報告中有任何的
作爲,而現在有個傻子又願意爲我完成整個項目,何樂而不爲呢?因此我便讓小
智跟我回家,讓他開始準備專題報告所需要用的數據了。
當小智進入到我的公寓後,隨即對我家的規模贊口不絕。更跟我說因他家的
經濟狀況不太好,母親每天都要工作十多個小時之類的。但其實對我來說一點關
系都沒有,我亦都沒有興趣想知道更多他的事迹。
小智好像這世人都從未見過規模這麽大的房子,因此我亦隨意先讓他周圍參
觀一下。我見時間上都差不多便開始催促小智應該開始爲專題報告去搜集數據,
而其實我只想他不要再阻礙著我在房間中玩LOL因此我交待好小智若果沒有什
麽特別的事就別打擾我後,便立即回到房間打開計算機上線進入遊戲。
玩了大慨15分锺,我開始沈迷著遊戲中的厮殺,此時小智就突然從左邊大
廳走到我房門前……
「明輝……不好意思,我肚子有點不舒服,可以借你的廁所一用嗎?」
我不耐煩地隨意指了右手邊一下方向示意他自便,便繼續我的遊戲。
5分锺過後,我見小智從右邊經過我的房間回到大廳繼續他的專題報告。本
來我都不以爲然,但再過多10分锺,小智又再次走到我的房門前說……
「明輝……不好意思,我肚子又覺得不適了……但剛才你廁所的衛生紙用完
了,我可以去你家其他的廁所嗎?」
我感到一陣的不耐煩,所以開始有點兒鼓噪……
「廁所內的櫃子裏有衛生紙的,你自己去看看好嗎?」
不知爲何小智此刻顯得有點失落,低著頭慢慢地走向廁所的方向,難道我的
語氣太重了嗎?管他的!別再阻礙我打LOL就好了。而5分锺過後,小智再次
經過我的房門前回到大廳那邊。
大約再過多15分锺,麻煩的小智竟然再次走到我房間門前,今次他要求想
借用我的計算機上網去搜集一些數據關于專題報告的東西,但我正玩得興高采烈
之際又怎會停下來借計算機給他做那些白癡的報告呢?
「你煩不煩啊?你去右邊我媽的房間吧!她房裏面有計算機……」
然後小智突然向我連聲道謝了3次,便一支箭般走向右邊我媽的房間裏去了

其後我便繼續玩我的LOL,一關又一關的繼續沈迷在我的遊戲世界裏。很
快我就已經玩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了,正打算待機休息一回的時候才想起……
「小智好像沒有再經過我的房門前了,難道我玩得太投入所以沒注意到?」
我先走出去大廳看看小智,但到了大廳後卻未見小智的蹤影……
「剛才他說要借用計算機,難道還在媽媽的房間中上網?」
因此我就從大廳一直走到媽媽的房門前,當我推開媽媽的房門後,奇怪裏面
卻空無一人,但媽媽房裏的套房廁所卻關著門更傳來陣陣的流水聲,因此我便嘗
試叫嚷著小智。
「喂小智!你在裏面搞什麽?都一個多小時了!」
而小智亦好像被我的叫聲嚇了一下似的,再結巴著響應……
「啊……我……我快了……肚子……肚不舒服」
然後我便再沒有理會小智獨自回到大廳,過多5分锺當小智亦一同回到大廳
時,我看他當時面色紅潤,眼帶迷蒙,口中還喘著微微的粗氣,身體像碎了一般
散落在椅子上。
「怎麽?爽嗎?」
我意思其實帶有點嘲諷的成份問小智剛才搞肚大便是否很爽?但小智卻突然
緊張起來望著我……
「什……什麽?我肚子不舒服耶……我……」
然後我便哈哈大笑起來,看來這個小智真的有點兒白癡跟反應太慢了吧?但
沒所謂了,反正他會把我的功課完成就是了,管他其他的!
就在這個時候,家的大門傳來鑰匙的開門聲,應該是媽媽下班回來了。當大
門打開後,我的高貴而又美豔卻不失莊重的媽媽便進入屋內。媽媽今天身穿了一
套白色的行政套裝,而這套套裝亦是我最喜歡的,因爲這套裙子的長度比起其他
的套裙較短,剛好遮到媽媽的一半大腿而已,因此媽媽那雙嬌人的絕美44寸長
腿便一覽無遺。媽媽今天更穿著一對超薄的透明黑色絲襪褲,高級的柔滑黑絲再
襯上一雙高貴的白色開口4寸高跟鞋,簡直就像仙女下凡一樣!媽媽入屋後便先
脫掉腳上的那雙高跟鞋,然後那雙性感被薄薄黑絲包裹住的誘人黑絲美腳再次呈
現在我眼前。我同時亦都注意到小智被媽媽這一連串的性感脫鞋動作所吸引住,
以緻他口水盡流及目定口呆。
當小智他定了下神後,才記起禮貌上要跟媽媽她問好……
「文阿姨……你……你好!」
我當時亦感到有點兒意外,爲什麽小智他會知道媽媽的姓氏呢?同時間當媽
媽見到小智後亦不約而同地向小智打個招呼,是一個肯定他們是相識的招呼……
「Hello小智!來跟明輝溫習功課嗎?真的是勤力唷!今天就留下來阿
姨這吃個晚飯吧,來試一試阿姨的手勢。」
而小智亦沒有作出任何的推搪,爽快地答應了媽媽的邀請。
「小智你認識我媽媽的嗎?爲什麽你先前沒有告訴我呢?」
小智面露有點兒尴尬,再次口裏結結巴巴地回答……
「噢……只……只是早前剛好巧合地到過你媽……媽媽的診所看症,因此才
認識你媽……而已,其實都沒,沒什麽」
然後我都再沒有興趣追問下去,打算返回自己的房間繼續玩LOL。
「明輝,小智……媽媽先回房間換一下衣服,然後就馬上去做飯……稍等一
下噢。」
然後明輝跟美璇阿姨就分別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各有所忙,就只有我自己一
個獨自留在這大屋的大廳內……
回想起剛才文阿姨脫鞋再露出那性感黑絲美腳的情景,我此刻的心情其實還
未平複,那種震撼力的影響就連我現在褲裆中的雞巴還在蠢蠢欲動地堅挺跳動著
。雖然剛才下午躲在美璇阿姨的房間中終于在套房的廁所中找到阿姨兩雙的性感
肉色絲襪褲,亦是我第一次用手去感受到絲襪褲的光滑,那絲襪柔滑的質感跟媽
媽那雙惡心的短絲襪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雖然兩雙肉絲都應該是阿姨昨晚洗
過,然後挂在廁所的門內上待吹幹的,但那一摸上手就立即上瘾的柔滑觸感,簡
直就難以忘懷,我更不能幻想假若這雙超柔滑肉絲真的穿在文阿姨的腿上,那撫
摸起來的觸感又會是有多爽呢?
剛才只是用那雙阿姨洗過的肉色絲襪褲包住小弟弟來撸,絲襪那滑溜溜的表
面不斷刺激著我敏感的龜頭神經,套弄了不夠5分锺我便已經忍不住在美璇阿姨
的絲襪褲中瘋狂地爆射出我的淫欲精華,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就把文阿姨那兩雙
透明肉絲射得濕淋淋的,雖然之後我立即再用水把那兩雙被我射得一塌糊塗的肉
絲從新洗多一遍,但我這次所射出的量真的是太多了,無論我怎再洗都好像還殘
留了一些精液的痕迹在上面,唯有期望文阿姨不會發現了。
在共享晚飯的時候,美璇阿姨跟我們都有講有笑,亦十分關心我們特別是明
輝在學校裏的情況。當美璇阿姨知道我在校內其實是一名高材生後,她更希望我
可以花多一點時候從旁跟明輝一起交流溫習的心得。當然我亦欣喜若狂立即同意
,因爲這樣我便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阿姨你嘛!
吃過晚飯後,其實時間尚不早了,我知道我都應該要回家。但離開之前,我
心裏其實還有一樣東西一直在苦思著;那就是剛才美璇阿姨剛下班回來所穿著住
的那雙透明黑絲,因爲我察覺到從阿姨返回睡房更衣到步入廚房煮菜前後都不超
過5分锺,因此我推斷文阿姨的那雙透明黑絲,應該還在她的房間內尚未清洗的
。當我還正在苦惱著怎樣可以得到阿姨那雙原味黑絲時,明輝就從旁跟我說……
「我要回去玩電動了,不送你了小智……bye」
而正在收拾飯桌上餸菜的文阿姨亦不肖明輝的差劣態度……
「唉……這兒子真是!對不起啊小智,阿姨跟你賠罪……」
但我心中卻想著……
「應該是我跟你賠罪啊阿姨……都把你的絲襪弄髒了……哈哈……」
然後當阿姨正打算送我出門時,我決定賭一下運氣……
「啊……阿姨對不起……我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我可以借用一下你家的
廁所嗎?」
阿姨當然沒有任何說不的理由,叫我慢慢去後便繼續收拾飯桌的一切。而我
就慢慢地走去廁所那方向,先經過明輝的房間,幸好明輝已經把門關上。我再靜
俏俏地走到廁所門前再把門關上,讓他們以爲我還在廁所內方便。然後我就急步
再次走到美璇阿姨的房門前,攝手攝腳地偷偷潛入。當我把阿姨的房門輕輕地關
上後,便開始我的搜獵行動。我感覺到我的心髒此刻跳得很利害,害怕若果真的
被人發現,就真的是難辭其咎。
當我進入到阿姨的房間內,便發現剛才阿姨那件白色行政套裝正隨意地放置
在床上。我走過去翻一翻那件套裝,當我把套裙往邊再一翻,便看到那雙我夢寐
以求剛剛美璇阿姨所穿的透明黑絲正乖乖地躲藏在套裙之下。我雙手把這雙原味
黑絲拿在半空,房間內那柔弱的光線隨即穿透過這誘人的絲襪向我的眼睛泛著那
神秘的黑色光芒。我把這面前的絲襪輕輕地向外拉開再平放在我的面孔上,然後
再往絲襪裏用鼻子用力一吸……
「噢……這氣味簡直比先前美璇阿姨那兩雙已洗過的肉絲更香!是一種渾集
了香水跟阿姨身上所散發出之肉香的氣味!」
我一直把這雙黑絲在手中把玩著,當我摸到襪尖,我一想到這半透明的部份
就是包裹住美璇阿姨的美腳一整天的位置時,我忍不住再把絲襪往鼻裏去吸……
是一種高跟鞋內的皮革跟肉香的味道,神奇地真的一點兒的酸臭味都沒有!
「真的是極品啊!這絲襪……美璇阿姨的美腳……這一切!阿姨我發誓我一
定要得到你!」
此刻我已經被淫欲沖昏了頭腦,我冒著會被人發現的危險都決定要把手上這
雙珍貴的原味黑絲拿走。我把絲襪卷起來再放入褲袋中,然後再靜靜地從阿姨的
房間溜走。
當我回到大廳時,阿姨已經在門口守候著我。我雙手插著袋,貌似大方地走
去門前跟文阿姨道別……
「文阿姨……多謝你這頓豐富的晚飯款待,真的是感激不盡!」
順勢再向阿姨禮貌地鞠躬,剛好我就見到文阿姨的光腳穿在一雙開口的拖鞋
上,見到那絕美而且塗上了粉紅色腳甲油的美趾,再摸了摸褲袋中的絲襪,我雞
巴立時興奮得脹大了一碼。
「小智你真乖!讀書成績又了得!有空便上來阿姨家吃飯吧,阿姨無任歡迎
你……」
但爲了避免失儀。我再簡單地向阿姨道別後便立即趕回家。
當文美璇把小智送走後,便返回廚房繼續把剛才晚飯上的碗碟清洗。當清洗
完畢後便打算返回房間洗澡,而洗澡前文美璇都有個習慣,就是會先把當天的內
衣褲先除下來再手洗一下。始終內衣及那貼身的絲襪都是容易破損之物,因此文
美璇從來都不會把她的貼身衣物放進洗衣機裏去的。
「咦?奇怪……我剛才的絲襪不見了?難道我記錯了嗎?」
文美璇然後走入自己套房的廁所內,還是未見今天穿過那雙黑絲的蹤影。廁
所內的門上,只挂著兩雙昨天洗過的肉色絲襪褲,但當文美璇用手往這兩雙絲襪
一摸……
「現在的天氣真的非常的潮濕啊!都過了一天還未幹透呢!」
其實文美璇又怎會想到,這兩雙透明肉絲因今天下午被小智拿來作手淫的恩
物並射得濕黏黏後,事後小智再用清水洗過,因此到現在都還未能幹下來。而當
文美璇正以爲自己年紀開始大了,連先前的黑絲都忘記放在那裏去的時候,她卻
永遠都想不到其實現在她那雙黑絲的一邊已被一名少年用手蓋在鼻前,並深深地
嗅著品嘗著還殘留著自己美腿上的肉香,而另一邊就緊緊地包裹著少年的欲望大
雞巴,從少年的套弄中不斷刺激著年輕肉棒上的敏感神經,使少年興奮得喘氣呻
吟著……
「噢……噢……啊!美璇姨的腳……好香……啊……」
柔軟絲滑的感覺從少年的套弄中不斷傳到那敏感的龜頭上,而這種快感是這
位少年從未感受過的。
「絲……絲襪撸得雞巴……好爽……啊……」
先前小智用自己生母的短絲襪來手淫,結果使雞巴從而患上了皮膚病更滋生
了一些紅點斑。但這次的教訓卻未有嚇怕了小智,面對著文美璇的原味絲襪,顯
然小智已失去了自制能力,而且文美璇的一切對小智來說都是完美的,那絲襪上
的柔滑淫光誘惑,和還殘留著文美璇的美腿肉香,把小智的淫欲推到上巅峰。當
小智用雞巴在黑絲內的襪尖不斷向外頂著時,就幻想現在正用雞巴在文美璇的美
趾上蹭磨著。而極度興奮的龜頭在半透明的黑絲襪尖中仍能清楚地看見一直泛起
著濕濕油油的淫光,原來是龜頭上的馬眼在絲襪的套弄刺激下所吐出的前列腺液
,把原本半透明的絲襪襪尖都弄得深色了一大遍……
「噢……啊……唔……美……美璇姨的腿……好滑……爽……啊……忍不住
……來……來了……啊!!」
少年手心先是加快套弄幾下,一聲悶叫下就突然拉緊雞巴上的絲襪,然後套
在透明黑絲裏的雞巴就像山洪暴發般從龜頭上的馬眼把新鮮濃濁的精液,全數發
洩在文美璇的原味黑絲襪褲內。雖然小智已經停止了手上的撸管動作,但套著黑
絲襪褲的雞巴還一直興奮地跳動著。而濃烈腥臭的精液亦開始從黑絲的襪尖裏滲
透出來,因此小智唯有放棄繼續吸吮著黑絲的另一邊,把原本還放在鼻前吸嗅著
的那部份亦一同卷在龜頭上的前端,以幫助吸收還正在湧流出來的白汁濃精。
當小智把陰囊裏最後一滴的精液都洩在文美璇的絲襪裏後,嘴角終于都露出
一個滿足的笑容。
「真爽!單是撸絲襪一天都射了三次……我完全幻想不到有天我真的上了文
阿姨你……」
用文美璇的絲襪一天洩了三回使小智感到身心疲累,但同時亦得到前所未有
的滿足。在腦海中仍不斷想著怎樣可以得到文美璇的美妙洞體的同時,疲倦的小
智就這樣還套著那雙被射得濕透的黑絲在雞巴上迷迷蒙蒙地進入了夢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