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享捕神作者:xinhaiwuji

FUN享捕神作者:xinhaiwuji

天極冷,雪下得很大,大片大片的雪花一下就是幾天幾夜,幾乎將整個天地都變成雪的世界。這正是西京一年最寒冷的時節,鴨綠江水都結了冰,深達膝蓋的積雪遮蔽了道路,西京城中的人們,也都不再外出,龜縮在自己的家中烤著爐火,盼著嚴冬早日過去。

這日清晨,位于城市中央的金家大院突然來了一隊金兵,將整個宅子圍得嚴嚴實實,宅子主人金大全匆匆趕到門前,便見著領頭的金兵統領笑眯眯道:「你就是金大全?不介意我叫你爲老金吧。莫怕莫怕,我只是來坐坐,向你討杯暖和茶水。」金大全默不作聲,這些人穿著是金國護國衛隊的軍服,專門負責國家的保衛工作,這種天氣大清早的來喝什幺茶?那統領見他表情,呵呵一笑,轉頭吩咐道:「你們都出去,別打擾我與老金喝茶。」金兵統領雖然一臉和氣,那笑容看起來就像是個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但金大全實在不想讓他進門,護國衛隊的人進了門不知會發生什幺事,可在人家的統治之下,他也無可奈何,擠出一絲笑容,把他讓進屋來。

屋內燒著暖坑,那統領將厚重的外衣脫下,搓著手坐到坑上道:「咱們北方什幺都好,就是沒啥好茶,我卻是個愛喝茶的,聽說你有南邊送來的香煞人茶,特地來討上一杯,解一解饞。」金大全低沉著臉陪他坐下,不敢接話。金國與南宋交戰數十年,雙方都禁止通商,現在雖然締造了合平條約,實際上邊境並不平靜,依然有很多小的沖突,商道也未完全恢複。心下暗忖:難道是因爲這個來抓我的?

金兵統領見他愣著不動身,哈哈一笑,拍了拍他有胳膊道:「想什幺呢,都和你說了,喝喝茶而已。人民也都有民生的需求嘛,你弄些茶業也不會危害到國家的安全,別擔心!」人家已經認定你家中有茶,話說到這份上,金大全也不能藏著掖著了,從床邊的櫃中取出一個鐵罐。打開罐蓋,一股香味彌散開來。那統領嗅著鼻子,像是找到食物的小孩,指著鐵罐興奮道:「對對對,就是這個味兒,果然是香煞了人。」金大全拿過兩個杯子,正要倒出茶業泡上茶水,那統領伸手攔住道:「等等,這江南的茶就和江南的人一樣,都是水靈水嫩的,不比咱們北方漢子,得要娘們兒來泡。老金,聽說你家閨女長得水靈,就讓她來吧。」金大全一驚,暗忖:他是沖著我閨女來的?聽說那個剛登上皇位的完顔亮是個荒淫無度的皇帝,難道他看上她了?

他正發愣,那統領笑道:「坐啊,站著幹什幺。快叫閨女出來泡茶吧,我都快忍不住了。」金大全心想:決不能讓你見到閨女。沖著裏屋大聲道:「老蒯兒,快出來給兵爺泡茶。」裏屋應了一聲,走出一個婦人,先是向那統領笑了笑,接著快速拿起杯子,沖了兩杯香茶,端了一杯送到那統領的面前。

那統領自她一出來眼睛就沒離過她的身子,上下左右來回的看。

金大全的夫人剛爲他生了個胖小子,還在哺乳期中,胸前壯碩,臀胯肥大,更妙得是腰身纖細,更加突顯上下圍的豐滿,嫁給金大全前便是遠近聞名的美人。

也難怪邊他的女兒長得漂亮,都傳到了護國衛隊的耳中。

屋中暖和,婦人只穿著單衣,那統領的目光似是能穿透衣服,不由暗悔出來時沒套上厚點的衣服,好容易泡好了茶,將茶送到他的面前,轉身想要回屋,統領忽然拉起了她的手,轉頭對金大全道:「老金,好福氣,有這樣漂亮的夫人,也難怪有漂亮的女兒了。讓你夫人陪我喝茶,好不好?」金大全額頭冒出冷汗,這些護國衛隊的人隸屬于金國皇室,平時就囂張跋扈,什幺時候對人這樣說過話。要夫人陪這金兵,他是一萬個不肯,可全副武裝的金兵就在外面,要是惹怒了他,沖進來殺人搶人,又有誰能管得著。無奈下點了點頭。

那統領嘿嘿一笑,拉著婦人坐到自己身邊,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毫無顧忌得直伸進她的衣服裏,順著腰身攀上了乳峰,一把攥住,用力揉捏。另一只手則端起杯子嗅了兩口,贊道:「好茶好茶,牙多、嫩香、湯清、味醇,聽說這是江南的十大名茶呢。終有一天,我也要去江南嗅一嗅那裏的煙雨味道。」金大全虛應了兩聲,眼見那統領的手在婦人身上遊動,婦人局促不安得扭動著身體。

金兵統治下,這類事情司空見慣,何況還是護國衛隊,只盼他能快些離開,狠了狠心,轉過頭不去看她。

那統領喝了一口,將杯子放在桌上道:「中原人有句話叫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也知道,我這幺一大早來,是想和你商量件事情。」他雖說是商量,口氣卻是不容反對,金大全心中忐忑,點了點頭。那統領在坑上盤膝坐好,笑道:「其實也沒什幺大事,我先介紹一下,我叫完顔勳,老金你一定聽過這個名字。」金大全「啊」了一聲,完顔勳在金國,特別是在金國的統治區,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甚至于超過了皇帝完顔亮,據傳他喜愛中原文化,飽讀詩書,頗受皇帝重視。

但最爲有名的並不是他的學識,而是他負責抓捕一些由皇帝親定的逃犯,只要有他出手,必定手到擒來,而且心狠手辣,被他抓住必無活命。在金國屬地,只要提起他的名字,晚上啼哭的小孩子都會嚇得不敢再哭。

完顔勳自稱爲「捕神」,但背後別人都叫他「惡魔」。

他竟然來到了這裏!金大全忽然明白了他的來意,一顆心頓時揪了起來。那婦人也一下僵在那裏,不再躲避在她身上捏弄的手。

完顔勳很滿意他驚恐的表情,將那婦人拉靠在身上,手直接伸進她的兩腿之間,說道:「你知道,我經常要追捕一些想要破壞我們國家統治的人,對于敵人手段狠了些。其實像現在這樣坐在這裏偎著暖坑,喝著香茶,聊了聊江南的姑娘,是多好的享受。哎,尊夫人可真濕,水靈靈的……」那婦人隨著他的手扭動著身體,忽然叫了一聲,低聲道:「大人,痛!」完顔勳嘿嘿一笑,又快速抽動了兩下,抽出手,只見整個手掌上都沾滿了粘液,伸手抹在婦人的胸前,臉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問道:「以前是不是也有人來搜過渤海匪徒的下落?」金大全額頭都被汗珠占滿了,擦了把汗道:「有……有過。」完顔勳又道:「結果都空手而歸了?」金大全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們的下落,他們以前只是在這裏住過,後來就不知道到搬哪裏去了。」完顔勳笑道:「別緊張,我只是按例問一下。你知道,這件事現在轉到我這裏來的,所以我必須要來核實,要來詢問。按例,按例而已。來來,喝茶,這茶要熱著喝,其實我挺羨慕你,在家裏多暖和,有熱坑頭,有老婆孩子陪著,還可以聞著這香茶的味道,這才是生活。」他一邊說,一邊扯開女人的衣服,露出白花花,豐盈挺撥的胸脯,擠了擠,擠出一滴乳水,用手指沾著放進嘴裏,唆了兩下,又分別捏住兩個乳頭道:「我說要是被下入大牢,沒水喝沒吃的不說,光是凍就能凍成冰棍,這柔軟的胸脯用棍子一敲,那就得全碎開來了,那個慘啊。啧啧,也不知那些人怎幺樣的,好好的生活不過,偏要幹些違抗國家的事情。」他說的輕描淡寫,手指卻用力掐住乳頭。婦人發出一聲痛叫,卻不敢掙脫。

金大全的臉卻是一陣紅一陣白。

完顔勳忽然道:「他們搜索了屋子,地窖,全都一無所獲,對嗎?」金大全用力點頭道:「是的,沒有。」完顔勳繼續道:「老金,不如我們做個交易,你只要讓我們順利抓到人,我保證今天過後不再進這個屋子,也不再打擾你的家人,你可以繼續在這溫暖的房間裏喝茶,繼續過你的舒適生活。怎幺樣?」金大全冷汗頓時流了下來。

完顔勳松了手,輕輕揉弄著婦人的胸脯,盯著金大全的眼睛,低聲道:「那他們是藏在夾牆裏嗎?」金大全表情僵硬,好半天才吞了口口水,卻不知該怎幺回答。

完顔勳笑了笑,道:「你只要點一下頭就可以了,是不是在夾牆裏?」金大全眼中流下淚來,完顔勳已經點出了地方,只要一搜就可以搜出來,自己若不承認,自己的夫人,自己的女兒,還有才剛出生沒多久的兒子都要遭殃。

無奈之下輕輕的點了下頭。完顔勳指著與裏屋的牆壁追問道:「是這裏嗎?」金大全已是淚流滿面,又用力的點了點頭。

完顔勳道:「你去把我的士兵叫起來,不許出聲,懂了嗎?」金大全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婆娘,想要讓他放人。

完顔勳嘴角露出一絲淫笑,伸手將婦人的衣褲全都扯掉,把她推趴在鋪上,用力按住她的屁股,手指扳開雙股,露出已被撐開一個小洞口的穴口,嘿嘿笑道:「老金喜歡看自己的婆娘被幹嗎?」「你!」金大全血氣上湧,哪個男人能受得了這辱妻之恨,可是……可是……可是!他咬緊牙關,嘴唇都咬出血來,猛一低頭,闖進裏屋,拉著女兒,抱著兒子,走到了屋外。

那隊金兵沖進了屋中,接著傳來瘋狂的砍殺聲,慘叫聲,還夾雜著婦人痛苦的呻吟。他雙腿一軟,跪倒在雪地中。

字節數:6904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