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老哥,犧牲老婆

爲了老哥,犧牲老婆

世傑26歲我

可瑜25歲我老婆
世誠35歲我大哥
第一部妻子的付出

我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賺的不多,但爲了家、爲了妻子、孩子我可謂拼盡全力,
加班是常有事,最近我已經有幾個晚上只睡3-4個小時了,
每天辛苦的賺錢就爲了讓我剛出生不到一年的兒子和可愛的老婆能過好日子,
畢竟妻子生完小孩後,還沒有開始上班,現在都在家專心帶孩子。

[01]

我老婆--可瑜,身高162公分,體重45公斤,胸部不大,
她最迷人的地方是有雙又直又美的雙腿,清純可人的臉孔及一頭飄逸的長髮。
可瑜是個相當保守的女人,她心思細膩、善解人意,是個標準的好老婆,
我和可瑜從交往、結婚到現在,我們在一起了五年,
五年之中我們過得相當平順,沒什幺爭執也沒經過什幺大風大浪,
因爲每當我們吵架時,可瑜總是先讓步,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所以能娶到這個美嬌娘可說是三生有幸。
因爲工作的關係,目前我和可瑜獨自在南部租屋居住,
我另外還有兩個哥哥跟我父母住在北部,
從小我們兄弟感情就很好,尤其是我大哥,
大哥的個性豪爽、體格壯碩,而我是屬于文靜、瘦小型的人,
我大哥世誠和我差九歲,從小就很照顧我,
還記得有一次,我跑到書局偷東西被抓到,書局的老闆通知媽媽把我帶回去,
結果大哥怕我挨打,就承認是他教唆我去偷東西的,不關我的事,爲我頂罪,
那次,大哥被爸爸用藤條打的屁股都是瘀青,有些地方還破皮流血,
當我上國中後,常常被小惡霸欺負,有時候還會帶點傷回家,
有次,給大哥知道後,他很震怒的跑到學校教訓了那些小惡霸,
自從那一次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大哥也有一些背景,
而我後來,在學校就過得相當安穩,原因就是小惡霸都怕我哥哥。

[02]

我時常和可瑜聊到我們兄弟小時候的故事,
常常將可瑜逗得哈哈大笑,因爲可瑜從小就是獨生女,沒有兄弟姊妹,
所以她很羨慕我們兄弟的感情,但她不了解那種親兄弟的感覺是如何,
她曾經開玩笑的問我說,[我和你大哥哪個比較重要?]
我哄騙她說:[當然是妳啰],女人嘛,講講甜言蜜語哄哄她就好,
何必真的跟她說,[我兄弟比較重要!],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這才是我心裏真正的感受。
我和可瑜的感情好,我和我哥哥的感情更好,可瑜是個善解人意的好老婆,
她可以轉化對我的愛,愛屋及烏的對我哥哥好,
每當我的大哥、二哥來我家裏作客時,她都會熱情的招呼大家,並且和他們聊我小時候的糗事,
我很感念可瑜,她融入了我們家,讓我不用擔心她和我家人處不好。

可瑜和我交往前,也曾經交過兩個男朋友,不過交往的時間都很短,
那兩個男朋友一個交往三個月,另一個交往六個月,
據可瑜所說,她們都不曾發生過關係,交往三個月的那個,最多只到親嘴而已,
而六個月的那個,曾經試圖跟她做愛,
可是因爲可瑜怕痛,當他的龜頭塞進可瑜的陰道口時,
可瑜因爲劇烈疼痛而大哭大叫,迫使她那前男友只好放棄攻勢,
也因爲如此,在她們分手後,我才可以撿到一個處女來幫她開苞。
雖然我在得到可瑜之前,早已不知道跟多少人發生關係,
可是可瑜的陰道太緊,夾得我當下不到三分鍾就噴出來了,
所以我就藉口騙她,我也還是個處男,這點讓可瑜更加的愛我。
一天晚上,我和可瑜看著新聞,發生了一起暴力討債的案件,
被害人不小心被兩個槍手給殺害,而兩名槍手逃逸,警方發布通緝。
當下的我沒有過度注意這則新聞,
直到一個小時後,五、六名警察來到我家,問說:[陳世誠是你哥哥?他有沒有來找你?]
當時我才明白,那兩個槍手的其中一個就是我的親哥哥,
聽警方說我才知道,原來我哥哥打從畢業以後就加入了黑幫,
常常從事暴力討債的非法勾當,
對于一向奉公守法的我來說,震驚歸震驚,就算他再怎幺壞,他還是我哥哥。
經過簡單的訊問以後,警察走了,並且和我說,假如哥哥有來找我,要勸他出面投案,
我和警方表示會配合以後,警方沒有多做刁難就離開了。
之後我打電話回北部的家,才知道警方已經派員守在我老家的門口,
而且所有電話都被警察監聽,所以爸媽沒多跟我說些什幺,只表示有遇到大哥要他好好保重。
這幾天我依舊加班到深夜,兩、三天過去,仍然沒有大哥的消息,
第四天晚上,我回到家中,老婆急急忙忙的跑來門口迎接我,
看得出來可瑜的表情有些緊張,果不其然,可瑜小小聲的對我說:[你大哥來了]
當我聽見大哥就在我屋子裏的消息,我的內心相當歡喜,
我輕聲的問可瑜:[大,,大哥,,,他真的來了嗎?]
可瑜微笑著輕輕的點點頭,她明白這時候的我有多幺高興,
我迫不及待的進到屋內,看見大哥,我馬上給他一個擁抱,
大哥看起來相當憔悴,我請可瑜馬上準備一個客房給大哥,
並且要求大哥在我這住上幾天,
大哥原本拒絕,怕連累我們,但我告訴他,
[住在這,白天還有可瑜可以照顧你,不然上街被警察抓到就不好了,有需要什幺就跟可瑜說,她去處理就好。]
我和大哥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警方不會想到你會那幺大膽的住在我家,
你就在這住一段時間吧,等風聲沒那幺緊再想辦法偷渡出去如何?
因此,大哥勉爲其難的住下了。
白天我不在家的時候,可瑜會上街買些日常用品,大哥有需要什幺東西都會托可瑜買,
三餐也幾乎都是可瑜煮給他吃,這樣省得上街被警方抓到的風險,
晚上我下班以後,我也會帶點消夜回來,兩兄弟再好好敘敘舊,
大哥在我家住了三、四天以後,
一天回家,我只看見可瑜,原以爲大哥離開了,讓我相當不捨,
不過還好,原來大哥只是出門辦些事,本來可瑜說要幫他處理,
但大哥堅持要自己出門解決。
到了淩晨兩點多,我聽見鐵門開門的聲音,我起床去查看,大哥一身酒味的回來,
看來是跑出去喝酒了,我沒有多作責備,畢竟人平安回來就好。
隔天我想問大哥去哪,可是大哥不告訴我他出去做什幺,
之後的一個禮拜,大哥兩、三天就會再外面待到淩晨才回來,
我終于忍不住逼問他,並且告訴他,他現在是通緝犯,出去很容易被抓的,
大哥帶點酒意和我吵起來,
他說,白天他可以答應我不出門,可瑜可以幫他處理一些日常的瑣事,
可是晚上他會寂寞,難不成也要可瑜幫他解決?
話一說完,大哥回到房內,門一甩就不理我了,原來他這幾天是出門解決性需求。
當晚,我睡不著,不斷的想著大哥現在的處境,我十分的同情和難過,
我最敬愛的大哥,現在等于被囚禁一般,不能任意的離開我的房子,
可是讓他出門,假如他被抓到,該怎幺辦,可能要做好幾年的牢。
隔天我回家時,大哥依然不在家,
我和可瑜做愛草草完事,並且歎了一口氣,[唉,,,]
貼心的可瑜詢問我這兩天怎幺了,感覺心情不太好,
我便向她說這幾天大哥晚上出門是爲了解決性需求,並且告訴她我有多幺擔心,
看到大哥現在不能自由的活動,我有多幺的痛心,
這幾天我想到大哥就多幺的煩惱,並且不知道怎幺解決。
可瑜依偎在我的身旁,一手搭在我的胸膛,安慰著我,
可瑜:[我知道你們兄弟感情很好,可是大哥的事,我們都無能爲力,讓自己開心點吧]
我的眉頭深鎖,雖然知道自己幫不上忙,可是就很煩惱,
可瑜:[你在擔心大哥被警察抓到吧,那,,,大哥他會住多久?]
我:[可能幾天,甚至幾個禮拜,要等到風聲鬆一點,他才要偷渡出去,,,]
可瑜:[那,,,是不是只要大哥不出門你就不會擔心?]
我點點頭:[嗯,,,可是照這情形,大哥不可能不出門,,,]
可瑜若有所思的問我:[世傑,,,我問你,,,我和你大哥哪個重要?]
我有些不悅的回答她:[煩不煩,都這節骨眼妳還說這些?]
可瑜很認真的再問我一次,她說:[不管,你一定要回答]
我不耐煩的說:[妳啦妳啦,,,這樣可不可以,,,]
可瑜給了我一個微笑,然後說到:[騙人,我知道大哥對你來說還是比較重要]
她繼續說著:[假如你願意,我可以幫大哥,,,]
我疑惑著問她:[幫大哥?]
隔天,我考慮清楚以後,我便跟大哥講這個想法,
我說:[哥,我不是跟你說過,有什幺需要就找可瑜,不要再往外跑了]
哥說:[我也跟你說過,我出去是找女人啊,,,]
沒等他說完我便插話:[我知道,難道可瑜不是女人嘛?]
哥說:[你這話是什幺意思?]
我:[哥,不要再出門了,我還沒回家的時間,可瑜你想用你就用吧]
哥聽見我這幺說,他兩眼瞪大,說到:[別說笑了,他可是你的老婆]
我:[正因爲是我的老婆,她才願意給你用啊]
大哥很納悶的問我:[可瑜,,,可瑜她,,,她願意?]
我點點頭告訴他:[爲了不讓我擔心,這是可瑜自己提出的辦法,,,]
在我講完這些話以後,我就出門上班了,
果然,這幾天我回到家以後,大哥幾乎都沒往外跑,
我和可瑜的生活如同以前一樣,沒什幺改變,
終于,一晚我忍不住了,在和可瑜交歡的時候,
我愛撫著可瑜美麗的身子,問她:[這幾天大哥有碰妳嗎?]
一開始可瑜不講話,我低下頭,看她害羞的樣子,覺得好美,
又往她嘴吻去,在她唇上嗟著,舌頭慢慢舔弄著她的小嘴。
我再問了一次:[妳跟大哥發生關係了?]
可瑜閉著眼,口中發出小小聲的:[嗯,,,]
她就呆呆的站在那裏任我吻著,我雙手撫弄著她迷人的頭髮,
摸著,她的鼻子發出「唔唔」的聲音,
我用一只手緊緊摟著可瑜的脖子,親吻著她的香唇,
想像著我大哥親吻著可瑜的模樣,並用手揉弄著她的乳房。
我問:[他有吻妳嗎?]
不一會兒我就感到可瑜的乳頭硬了起來,我說到:[有吧?]
可瑜紅著臉點點頭。
這時的我聽見老婆跟自己哥哥已經發生關係,心裏突然有些酸酸的感覺,
我慾火焚身,帶點醋勁的將可瑜拉到床邊,平時的可瑜都不曾幫我口交,
這幾年來我求她好幾次都被拒絕,她總是嫌男人的生殖器很髒,所以都不幫我含,
可是今天,我壯起膽來要她一定要幫我口交,
想到這次可瑜並沒有反抗,並用著她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套住了我的龜頭,
在一起那幺久,這是我的龜頭第一次碰到可瑜的香舌,
可瑜的口中相當濕熱溫暖,由于是第一次肯幫我口交,
我像一頭放出柵的艋虎,把可瑜的頭硬壓在我的下體,
可瑜的口裏不停的叫著:[啊,,,輕一點,,,放開我,,,輕一點]
可瑜向上掙脫,我用力的將她摟回來,可瑜看著我說:[你那幺粗暴我不幫你口交喔]
聽她這幺說,沒辦法,我只好屈服了,
我吻她的粉頰,輕咬她的耳垂,說著:[好嘛,剛剛好舒服,再幫我繼續]
我看著可瑜含我肉棒的生澀模樣,忽然想到一件事,
可瑜今天怎幺會答應幫我口交?原本都嫌髒的,怎幺突然轉變了?
該不會,該不會是我大哥教她的吧?
假如是的話,我可真的虧大了,可瑜的櫻桃小嘴吃的第一只肉棒,不是我的而是我大哥的,
這問題到底該不該問可瑜?
問了,假如說是,那我情何以堪?
可是,人的心理就是如此,愈好奇就愈想知道答案,所以我問了。
可瑜回答我的答案讓我瞠目結舌,
她說:[嗯,,,大哥說精液可以養顔美容,,,要我試試看]
此時的我也將肉棒插入了可瑜的穴中,可以感覺得出來可瑜的小穴相當濕熱,比平時更好進入。
我插入可瑜穴中,她[啊!]了一聲,全身發顫,
我左手攬著她的腰枝,右手摸上了她的胸脯,在乳房上溫柔的按著,
並且開始挺動著腰部,可瑜就坐在我的身上,觀音坐蓮的姿勢被我操弄著,
延續剛剛的話題,我問可瑜:[大哥說養顔美容?要妳試試看?]
可瑜看起來像要暈了,急速的喘著大氣,雙手抓緊我的手,
可瑜:[嗯,,,他說吃精液可以養顔美容,,,]
我聽了相當的震驚,繼續問到:[所以,,,所以妳吃了大哥的精液,,,]
室內漸漸燥熱,我們流了一身汗,可瑜誘人的體香隨汗散發,我的身子貼住她動人的玉體,
可瑜雲鬓散亂,紅唇微啓,著實引誘人,但這些卻比不上可瑜跟我說的事來的刺激,
她說:[嗯,,,大哥說不能內射,,,就要我吞下他的精液,,,]
我:[內射??妳跟大哥做愛有戴套嘛?]
我胯間的雞巴頂著她溫暖的陰道,可瑜意亂情迷的說:[偶,,,偶爾,,,偶爾會戴]
我胯下陽具聽著可瑜的描述,感覺快要炸裂了,可瑜滿臉通紅的嬌喘著,
可瑜的美穴包住我的肉莖,一進一緊的飽脹感沖擊著我的神經,
緊湊的小肉穴使我忘情抽插,倒鈎的龜頭肉溝藉潤滑的淫水來回颳磨著可瑜飽滿緊嫩的肉壁,
淫穢的肉穴陣陣緊挾著插入的陽具。
可瑜嘴裏開始低聲輕歎呻吟,不敢大聲發出淫穢的叫聲,
但交合處肉與肉的撞擊,以及陽具插穴淫水溢濺聲卻編織成動人的樂章。
我的身體和可瑜的肉體緊緊的結合,龜頭頂住子宮內部,不留絲毫的縫細,
下體開始重重的抽動,可瑜紅唇微張漸漸哼出淫聲,喘息聲和呻吟聲充斥整個房內。
想到大哥姦淫可瑜的畫面,我更是猛力的抽插,
所帶來的刺激一波波將可瑜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渾身酥麻欲仙欲死,
可瑜的穴口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抽插而翻進翻出,她舒暢得全身痙攣。
在我用力的抽送之下,可瑜也開始擺動她的腰部,配合著我的動作,
甩動著她迷人的長髮,雙眼微閉,櫻唇半張,舒爽得不知身在何方。
男人嘛,總有一個心態,喜歡和人比較,就連我也一樣,
我問到:[可瑜,我和大哥妳比較喜歡和誰做愛?]
大家可以想像嗎?居然有人會問自己的老婆這種問題,
可瑜一邊呻吟著一邊回答:[不能比,,,不能比較,,,]
我說:[怎幺不能比較?]
可瑜:[你對我比較溫柔,,,大哥比較粗暴,,,]
我:[我今天明明就很粗魯不是?妳還覺得我溫柔?]
可瑜:[嗯,,,大哥一天都要好幾次,,,就算很累也要,很不體貼,,,]
我聽了相當吃驚,我以爲大家一天都和我一樣,一天頂多一次、兩次,
想不到藉由我老婆的口中得知,大哥一天都要操她好幾次。
我的精液已經在快要噴發的狀態了,
我接著再問:[從妳答應和他上床到今天,妳們做了幾次?]
可瑜:[嗯,,,嗯,,,啊,,,每天,,,每天大哥都要,,,]
我聽的血脈沸騰,越是禁忌的話題,就越令人感到興奮,
我們的身體熱烈的交合在一起,她有默契的配合我的抽插!
不久,當我插進的時候,她也用力的貼近我,我抽出的時候,她也後退!
我在呻吟,可瑜也如此!我快達到高潮了,她也一樣!
我再問:[那妳們今天有做嘛?幾次?]
可瑜呻吟著回答我:[有,,,有,,,不知道幾次,,,]
我的臀部抽搐著劇烈的挺動,讓我的陽具猛烈的撞擊她的花心!
可瑜小穴內突然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小穴的收縮吸吮著我肉棒,我再也堅持不住了。
于是快速地抽送著,可瑜也拚命擡挺臀部迎合我最後的沖刺。
終于,噗茲,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可瑜小穴,
可瑜的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也叫了起來[啊,,,喔,,,]。
可瑜在和我這般猛烈的姦淫下,軟癱了過去。
因爲大哥的緣故,讓我噴出了有生之年最大量的精液,
想不到得知老婆被人操的情景會如此的興奮,因此,我並沒有阻止可瑜和大哥做愛,
反而常常和可瑜在做愛時聊她和大哥的過程,這讓我們的性生活更加美滿。
第二部性愛針孔

又一個禮拜過去,聽說大哥要偷渡的船只已經準備好了,
隨時等指令就可以離開,這一兩個禮拜,我總是靠可瑜訴說他和大哥做愛的過程而得到滿足,
想想這一女侍二夫的情景即將結束,我的心裏也有莫名的感觸,
不知是喜是悲,喜的是可瑜再度屬于我一個人擁有,悲的是再也聽不到大哥如何姦淫可瑜的性事,
老實說,大家可能覺得我是個變態,怎幺會容忍自己老婆給人操,
但對方是我的大哥,我是心甘情願的和他分享我的妻子,並且從中得到樂趣。
爲了保留這個趣事,我上網訂購了一套針孔設備,並且把他安裝在大哥住的客房裏,
套設備一萬多元,三支鏡頭,可我也不嫌貴,只要可以捕捉到大哥操可瑜的畫面就值得了。
裝好針孔的隔天晚上,下班以後我獨自一人待在書房內,
想也知道我是要來看看今天有沒有捕捉到什幺好畫面,
果真,在我早上出門上班後的一個小時,針孔的畫面有動靜了,
影片傳來大哥的聲音:[可瑜,再過幾天我就要走了,好好把握剩下的時間吧]
我心想,有沒有搞錯啊?上面的時間才早上九點多,
大哥一早就想要操可瑜?
畫面傳來可瑜的俏臉布滿了绯紅,大哥挑逗著可瑜的情慾,又在她身上不斷的撫摸起來。
大哥燙熱的大手摸上了可瑜小巧的乳房,隔著單薄的衣裳,大手摀住她軟綿綿的乳房輕佻地摸捏,
可瑜陣陣舒服的酥癢從乳尖上傳來,
可瑜身子一陣顫慄,那種十分熟悉她身體敏感點的摸玩,令可瑜閉上水汪汪的羞眼,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別的男人再愛撫可瑜的畫面,
我的內心十分激昂,並且期待著待會兩人交合的過程,
我敢保證這影片絕對比一般色情影帶更具刺激感,畢竟這男女主角,一個是我兄弟,一個是我老婆。
接著,大哥向前抱去吻住可瑜鮮紅的櫻唇,用舌尖勾出可瑜香滑的舌頭,
大哥邊吻邊脫下可瑜的上衣,他貪婪的吸吮著可瑜香甜的口水,
大哥拉起可瑜纖蔥般柔白細嫩的玉手握住他胯下筆直堅硬的陽具,
可瑜不自禁的握住大哥堅挺的肉棒,大哥更加興奮的攪動舌頭吸吮她豔麗的紅唇。
大哥兩手抓著我老婆滑如凝脂的嬌嫩乳房,嫩筍般尖挺的乳房開始漲大,
淡紅色的乳頭漸漸硬挺。
我開始興奮了,看到這,我褲裆裏的老二已經不聽使喚的脹大,
畫面中,老婆臉頰開始泛紅,媚眼微張,紅潤的香唇微啓,
隔著衣服大哥的兩手不停的在可瑜嬌嫩的酥胸做著淫穢的摸乳動作。
當大哥脫下可瑜上身僅剩的胸罩時,他忙低頭張嘴含住左乳,左手淫穢的玩弄右乳,
大哥五指握抓可瑜嬌嫩飽滿的乳房時,
我心中也産生想操可瑜肉體的慾望,有股沖動想馬上將可瑜叫進書房裏來就地正法。
看著老婆被人玩弄十分刺激,
可下面的畫面更讓我差點就噴在褲子上,
可瑜隨著大哥的愛撫急促的呼吸顫動著,她的俏臉更紅了,
大哥輕佻而舒服熟練的摸捏,令可瑜的心狂跳不己。
接下來重頭戲登場,大哥含住了可瑜的乳頭,我看見他的舌尖不斷的在我老婆的乳房上舔弄著,
然後他用他的牙齒輕輕的咬住可瑜粉嫩的乳頭,
他觀察著可瑜臉上的變化,然後露出淫淫的微笑,
那羞人的感覺,令可瑜的臉布上了绯紅,
乳尖上的酥癢令可瑜的心又羞又舒服,她張開眼睛,
隨即影片內傳來一聲可瑜的尖叫:[啊,,,,,]
畫面中,大哥用力的吸允可瑜的乳頭,可瑜的臉看起來相當痛苦,
一秒鍾、兩秒鍾、三秒鍾,,,整整過了十秒鍾的時間,
大哥的嘴離開了可瑜的乳頭,
然後可瑜一手抓住剛剛被大哥咬過的地方,說到:[你又不是小貝比]
大哥回說:[又不是只有小貝比才能喝奶]
原來大哥剛剛的吸允,是在喝可瑜的奶水,
我心想:[該不會等等可瑜要直接餵我們小孩喝奶吧?這樣上面都是他伯父的口水呢]
大哥:[活了三十五年,第一次在做愛的時候還有奶水可以喝]
大哥一面說著話,一面拉著可瑜坐到了床邊,
兩人似乎已經很有默契的,知道對方下一步要做什幺,
大哥躺在床上兩腿張開,于是可瑜很自然跪在他兩腿之間,她的雙手抓住了大哥的肉棒,
我心想:[不會吧,平時都不幫我口交的可瑜,竟然大哥不用說話就自動的抓起他的老二]
果真,可瑜套弄了大哥的老二幾下以後,張開了她那甜美的小嘴,
二話不說的就把龜頭沒入她的口中,
大哥說話了:[可瑜,妳的牙齒又碰到我的龜頭了,不是教過妳了嗎?]
可瑜吐了吐舌頭:[知道啦,不小心的]
大哥說:[男人的敏感線在龜頭的下緣,妳用妳舌頭在那附近打轉]
可瑜張開她那動人小巧的嘴,將舌頭吐出,然後舔著大哥龜頭的敏感線,
可瑜:[是這邊嗎?]
大哥:[嗯,,,對,,,對,,,好舒服,,,這感覺,,,太美妙了,,,]
大哥的肉棒緩緩地伸入可瑜的嘴裏,她用可愛的小嘴唇含住那肉棒,
先是大龜頭進了她的嘴裏,然後肉棒也緩緩地進入,
肉棒又長又粗,她只好盡量張開小嘴巴去含著那肉棒。
大哥結實的手掌放在她頭後的秀髮上,把她的頭按向毛茸茸的下體,
另一只手在她頭後面施力,使整根肉棒插入她的嘴裏,
我很難想像可瑜的小嘴巴能夠吞食這樣大的肉棒,
那肉棒肯定直插到她的喉間。
我就看著可愛的嬌妻含著另一個男人的肉棒,那男人還教她如何幫人口交,
看到這,我明白爲什幺可瑜肯幫我口交了,原來是大哥幫我調教的。
可瑜吞吐了大哥的陰莖一陣子後,她用绯紅的臉,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大哥,
大哥體內的情慾也被點燃,眼中閃爍著火般的情慾。
大哥撐開了可瑜的雙腿,那兩條白嫩的長腿露了出來,
大哥的手滑過可瑜的小腿,摸向可瑜白嫩的大腿,
接著,大哥的大手輕輕地摀住可瑜軟滑的陰唇,手指捏夾住她的肉唇一下下搓擦,
陣陣舒服的酥癢從可瑜的陰唇上湧入,可瑜不由將雙腿張的更開,
水汪汪的眼中散發出火般的騷情。
[嗯,,,嗯,,,嗯,,,]嬌嗲的呻吟隨著急促的呼吸從可瑜的小嘴內噴出來,
大哥泰然自若地將龜頭頂在可瑜洞口,他抓住了可瑜的兩只小腿,並將它們分開,
深吸一口氣後,慢慢向前挺進,
[可瑜,我的好弟妹,啊,,,啊,,,好溫暖啊,,,]
大哥的肉棒已漸漸地刺進我老婆可瑜的體內,這使可瑜倒吸了一口氣,
[啊,,,大哥,,,好痛啊,,,啊,,,大哥,,,]
可瑜連續的傳出顫抖的聲音,她向大哥求饒著,
而大哥的陰莖在那美穴伴隨著哀鳴中肆虐,
龜頭在那層層嫩滑的褶皺中進出,可瑜晶瑩的淫水經過連續的肉體摩擦變成了白色泡沫,
混雜著還未變成泡沫的液體,四處飛濺,粘在小腹上,陰毛上,陰囊上,還有她雪白的屁股上。
頓時我感到一陣陣的快感向我襲來,
[啊,,,],我射了,一股暖流噴灑而出,
我看著老婆被我親哥哥姦淫的畫面繳械了,而他們的好戲卻還沒結束。
我的心裏十分的亢奮,雖然已經射了,但還想繼續看下去後面的結局,
因此,換了條內褲以後,我再度回到書房看著今天拍攝到的畫面,
由于已經射過一次了,我的性慾大減,
剛剛看影片時都是慢慢地一幕一幕的看,看著老婆和大哥做愛的每一個細節,
現在我大略的看,只看我想看的重點,看我好奇的部分,
而我好奇的地方,是最後大哥究竟是將精液射在哪裏,
我看見畫面中大哥趴伏在可瑜身上,胸膛壓緊她柔軟的乳房,
手從她背後托起她渾圓的屁股,用力掰開,陰莖拚命插入,
沒有什幺九淺一深,沒有什幺G點插法,
只有被獸性支配的激烈的全根沒入的活塞運動。
可瑜短促的顫音一直持續著,大哥由陰莖和可瑜陰道摩擦獲得的快感也快速的在龜頭積蓄,
可瑜的顫音越來越短促,看來大哥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
當可瑜的顫音變成最高音再嘎然而止時,
大哥龜頭上的快感也已到達了爆發的阈值,可瑜收緊了小腹,挺起了細腰,
屁股極力扭動,想躲開大哥龜頭的伐撻,但是卻遇到大哥雙手的阻攔。
大哥用力的捏住她的雪臀,陰莖插入她陰道深處,小腹貼著她的身子,
接著可瑜的陰道開始劇烈收縮,夾的大哥酥麻難耐達到高潮,
大哥一股股滾燙的精液,猶如子彈一般的噴出,噴在可瑜正在劇烈收縮著的子宮頸口,
就這樣一波一波,她們面頰相依,胸腹緊貼,靈與肉達到了真正的融合。
這幕看得我全身發抖,兩腿無力,我癱軟在書房的椅子上,
看著大哥抽出他的陰莖,果不其然,他沒有戴套的將精液都射在我老婆可瑜的小穴裏,
事後,可瑜像只貓兒一般的依偎在大哥懷裏,在大哥的輕輕撫摸中沈沈睡去。
直到嬰兒的哭聲出現,可瑜才像從夢中驚醒一般,連忙穿上衣服去幫我們的孩子餵奶。
至于有人想問,可瑜今天被他操了幾次?
我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因爲光是針孔可以拍到的範圍,可瑜就被他操了三次,
另外在廚房、客廳、浴室,甚至我房間都沒裝針孔。
原來大哥和可瑜白天在家沒事做時,就是互相的切磋性愛,或者換個方式來說,
原來大哥白天都在教可瑜如何做愛。
第三部最終調教

連續偷拍大哥操可瑜幾天,終于就在今晚大哥要偷渡出境了,
我和大哥說好,今天晚上要和可瑜在家擺一桌酒席爲他送行,
今天晚上,我並沒有加班,我大約六點多就回到家中,
進門就看見可瑜正在煮飯、炒菜,
而客廳中除了大哥以外,多了一個男人,他叫豐哥,
豐哥就是當初和我大哥一起犯案的另一名槍手,今晚他要和大哥一起偷渡,
所以大哥就邀他一起來吃頓飯了。
豐哥今年45歲,相當的健談,飯局裏他不斷的誇可瑜漂亮、煮的東西又好吃,
這場四個人的飯局帶著淡淡的離愁,我和大哥沒有太多的對話,
老實說,我相當不捨,這次和大哥離別以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見到面,
假如說,大哥可以好好的和我們一起生活該有多好,哪怕要我把可瑜分享給他都無所謂,
可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十點一到,大哥便往碼頭出發,我帶著淡淡的哀傷向他道別,
可瑜沒有過多的反應,她只從遠遠的看著我們兄弟相擁道別,一個人靜靜的站在遠方。
稍晚回到家後,
我對可瑜愛撫著,可是她卻拒絕了我,她表示今天太累了,想要休息,
而我沒有強迫她,我獨自到書房想看看今天針孔拍到了些什幺,可瑜不和我做愛,那我只好自己解決,
一如往常的,大哥一早就將可瑜帶回房內,然後就是一陣翻雲覆雨,
這幾天看這些片段,似乎已經麻痺了,沒什幺新鮮感,
可就在大哥射精之後,故事有了新的進展,
大哥摟著正在喘息的可瑜說:[可瑜,這些日子謝謝妳,我今晚就要走了]
可瑜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看似有些難過:[嗯,,,]
可瑜將頭輕輕的依靠在大哥的肩上,大哥也輕輕的吻了她一下,
大哥:[這幾天和大哥做愛滿意嗎?]
可瑜害羞的點點頭:[嗯,,,]
大哥:[那,,,那大哥和世傑比,誰比較厲害?]
想不到可瑜毫不猶豫的說出:[大哥比較厲害,,,]
原本我還帶點離愁及哀傷,現在頓時轉爲憤怒,
大哥再說到:[那大哥教妳的東西,妳可要記住,將來才可以幫其他男人服務]
可瑜依舊點點頭,
到此,我有些許的不滿,我心想:[我把好好的一個妻子,因爲兄弟的情感借給大哥用,他居然要我妻子把那些床上技巧學會幫其他男人服務?]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幺?
接著,大哥又說:[今天下午,妳想不想跟除了我和世傑以外的男人嘗試看看]
可瑜有些疑惑的問:[誰?]
大哥說服著可瑜,[我的一個朋友,可瑜,我們該玩的都玩了,想不想嘗試3P看看?]
可瑜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議的感覺,她原本拒絕著,可是抵不過大哥的好說歹說,最後答應了。
下午的影片內容,
首先,大哥再度地和可瑜上床,結束後,我看見一個男人走進房內和我哥打招呼,
那個身影相當熟悉,直到他開口我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晚上我們設宴餞行的另一個對象---豐哥。
此時的可瑜正因爲劇烈運動結束,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的喘息,
豐哥:[老兄弟,真不夠意思,跑路那幺多天,到了最後一天才跟爺爺說這好事。]
大哥:[調教了很多天,費了一番功夫,否則哪輪得到你,想試試呗?]
豐哥:[可惜奶子小了點,臉蛋到是挺漂亮的]
豐哥話一說完便走向床邊,他托起了可瑜的臉蛋,接著用他噁心沾滿口水的舌頭舔了可瑜一下,
可瑜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著了,她?開了頭叫了一聲:[啊,,,]
豐哥看了看我哥一下,取笑著說:[怎幺?都被操成這樣了,還想做良家婦女?老子就專操良家婦女]
大哥:[豐哥可別嚇人了,跟您介紹一下,她是我弟弟的老婆,叫可瑜]
豐哥聽見可瑜的身分,似乎有些吃驚:[那,,,那你們?你電話中說要慰勞我的女人就她?]
大哥點點頭,說:[豐哥,慢用,,,]
豐哥:[竟然老公的哥哥都指示我操妳了,那我也不客氣了]
豐哥爬上床,愛憐地捧著可瑜臉頰,可瑜也伸出舌頭讓他吸吮,
豐哥將可瑜的手放在他那根大陽具上,然後附在她耳邊說:[妹子,有沒有感覺到跟別人的不一樣?]
可瑜滿臉通紅害羞地說:[爲什幺摸起來一粒一粒的?]
豐哥緩慢的脫下了自己內褲,只見他的雞巴已經昂首挺立了,
一只又黑、又粗、又長的陰莖就展現在我老婆面前,
比我的要長出一個多龜頭,看樣子有18厘米呢!
並且,整支陰莖的表皮上還布滿了凸起的珠子形狀,
豐哥說,當年他曾經被關過,每被關一個月,他就將自己的陰莖植入一珠,
當可瑜看見豐哥生殖器時,她露出了驚恐的表情,相當難以置信的看著豐哥,
接著豐哥將可瑜平躺在床上,可瑜一雙美腿被他高高擡起,大大地張開了,
潔白的小腿,騰空挂在豐哥強壯的手臂上,這真是極度淫交的姿勢,讓小浪穴完全地暴露開來,
可瑜喃喃的說著:[看起來好可怕,,,]
豐哥一手抓住自己入珠的陰莖,龜頭上閃著因情慾産生的分泌物,
他用龜頭磨擦著可瑜的陰道口,忽然間,可瑜大叫了一聲,
可瑜:[啊,,,不行,,,還不行,,,]
豐哥:[妹子,妳又怎幺了?]
可瑜:[啊,,,我拿個安全套給你,,,]
豐哥:[妹子,難得可以和入珠的肉棒交合,妳就省省吧]
大哥:[豐哥,戴上吧,免得害我弟妹懷了你的雜種]
豐哥:[老兄弟,你都毫不保留的將精液留在你弟妹的體內了,還差我一個嘛?]
大哥:[不一樣啊,我射在她體內,怎幺說懷孕了也是一家人,你可不同呢]
當我聽見大哥口中說出這句話,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難怪他敢毫不保留的對可瑜內射,
他想留下自己的孩子在可瑜體內,並且這陣子他都不準可瑜吃避孕藥。
豐哥不理會可瑜要他戴上安全套,豐哥便將那根特大號陽具,很自然地頂進可瑜的屄洞。
可瑜:[啊,,,痛,,,痛啊,,,住手,,,會撐破!]
豐哥:[喔,,,好爽啊,,,痛一下子就爽了,,,]
豐哥不懂得憐香惜玉,重重地操著可瑜,用力的前後進出,
我就在電腦前看著嬌妻的穴肉被人用陰莖翻進翻出,可瑜的表情相當痛苦,
豐哥粗壯的雙臂一沈,噗嗤一聲,大肉棒便整根沒入,當入珠大陽具深入可瑜小嫩屄時,
可瑜全身打著冷顫,不停得發抖,我甜美的老婆就這樣被一個外人給姦淫著。
豐哥:[兄弟啊,你這幾天也過得太快活了,有這美嬌娘煮飯給你吃,想不到還可以操她]
可瑜不斷的尖叫著:[啊,,,啊,,,]
豐哥的十指緊緊的扣住可瑜的十指,而下體毫不客氣的在可瑜的陰道內進出,
可瑜下體被豐哥入珠的大屌撞擊著,慢慢地,她的小穴迎合著豐哥,忍不住開始呻吟:
[嗯,,,嗯,,,啊,,,啊,,,嗯,,,喔,,,嗯,,,]
可瑜夾緊雙腿,纏住豐哥的頸部,扭腰挺屁股,迎送自己的嫩屄,她雙手緊緊抓住豐哥的手,
臉頰雖然還有紅暈,但已毫無羞辱,嘴角也浮現出淫笑,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可瑜雙腿纏在豐哥的腰上,屁股向上翹著,豐哥粗大的雞巴把我老婆的陰道漲的滿滿的,
隨著陰莖的抽插,可瑜紅紅的陰唇也被帶進帶出。
豐哥幹的很用力,每次插進去,都可以聽見肉體撞擊的音響,
可瑜陰道裏的淫水越來越多,可以聽見豐哥抽插時發出的[撲哧、撲哧]的聲音,
另外伴隨著豐哥的睪丸打在可瑜屁股上的「啪啪」聲,真是淫蕩極了!
兩人愈操愈激烈,可瑜將雙腿挂在豐哥的肩膀上,屁股向上翹起來,方便豐哥插的更深。
豐哥每次都深深的插進可瑜的子宮,
我老婆在強烈的刺激下,更大聲的呻吟起來,屁股也向著豐哥一頂一頂,想要更刺激些。
豐哥幹了十幾分鍾,說:[小嫂子,我要射了!]
可瑜搖頭道:[不要,會,,,會懷孕的!]還用手推豐哥的胸膛,
可是我看的出來,她的動作很無力。
豐哥最後沖刺著,雙手緊緊抱住可瑜的屁股,雞巴緊緊的頂著可瑜的陰道,
恨不得把睪丸也插進去,緊接著,一股濃稠的精液從龜頭噴射出來,射進了可瑜的子宮,
可瑜在豐哥的精液射進子宮時,呻吟道:[好燙啊,,,喔,,,好燙啊,,,]
她雙手緊勾著豐哥的脖子,也高潮了,豐哥的屁股一挺一挺,白色的精液不斷的從龜頭射出來,
射進可瑜的子宮裏,豐哥拔出他的雞巴後,可瑜還在喘氣,白色的精液也從她的小穴慢慢流出來。
豐哥:[跑路這幾天都沒碰女人,小嫂子,委屈妳了]
沒等可瑜喘息結束,我的大哥在休息一會以後,再度爬上可瑜的床,
當天,他們就接力著輪姦我老婆---可瑜。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