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107

第107章

彭磊順著張婧的視線望去,就見一對情侶遠離人多的淺水區,相互摟抱著站在一處僻靜幽暗的池邊,池水剛好齊到那女的肩膀,將兩人的身子完全掩藏在了水中。剛才因爲教張婧遊泳的原因,他倆也漸漸遊出了淺水區,來到了這對正在熱吻的情侶附近。

現在應該是十二點左右了,泳池裏的遊人也陸續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些尋求浪漫和刺激的情侶了。遊泳館的工作人員也已經把許多大燈給關了,播放起輕柔浪漫的鋼琴曲來,光線暗淡了許多,使泳池內更平添出一絲暧昧的氣氛來,遠處淺水區裏的幾對青年男女,也都漸漸的抱在了一起,玩起了一些過火的小動作。

從表面上看,這對男女似乎只是摟在一起瘋狂的熱吻。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有些不對勁,這兩人四臂相纏,身子也緊緊地貼在了一起,那女的上身向後靠在池壁,男的身子則往前傾,看得出來,兩人藏在水下的身子完全赤裸著,並粘連在一起,似乎正在進行著人類最古老的抽插動作,因爲晃動的幅度太大,在兩人周圍蕩起了一層層的水花,而他倆則隨著波浪在有節奏的晃動著……

媽的,這對狗男女還真是膽大包天,居然就在遊泳池裏打起了水炮,看來是一時激情勃發沒忍住,就地開幹起來,反正是在夜裏,身子又藏在了水中,就算有人察覺也無所謂。

彭磊醒悟過來後,立刻就覺得有些口幹舌燥,熱血沸騰起來。難怪都這幺晚了,還有這幺多青年男女泡在這裏不走,敢情是把這裏當做談情說愛打野炮的好地方了。

還別說,這裏的環境幽雅,還真是個再理想不過的好地方了。

張婧看了一會,面紅耳赤地問道:“姐夫,你說他們兩個是不是在做那種事呀?”

“什幺那種事?”

彭磊明知故問道,可是下面那挺翹的老二早就出賣了他。小弟弟一點面子也沒給他,直接頂起了老高,將那窄小的泳褲都快給繃炸了,硬硬的頂在了張婧的肚皮上。

張婧小臉上的紅暈越發的濃了,看向彭磊的目光也開始迷離起來:“姐夫,你又在裝樣了,那種事不就是愛愛啊!”

彭磊強忍著想要潛到水裏去看一看的想法,把張婧的臉蛋扭到了一邊:“什幺愛愛啊,人家那是在親嘴,有什幺好看的,小孩子家別亂看。”

“你還好意思說人家,我看你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張婧狡黠地一笑,臉如三月燦爛的桃花,霞生雙頰,故意傻傻地問道,“姐夫,你下面裝著什幺東西?硬硬的,戮得人家難受死了。”

“這個……”

彭磊一看張婧那壞笑的表情,就知道這小妖精又在挑逗他了。

不過,他倆現在的這姿勢也實在是太過暧昧了,小妖精柔若無骨的嬌軀整個的挂在了他身上,薄薄的泳衣緊貼在張婧身上,跟沒穿衣服沒啥兩樣,再加上不遠處正在上演的活春宮,彭磊要想沒反應那才怪了。

彭磊也有些尴尬,屁股往後一縮,總算和張婧誘-人的身子拉開了一定距離,心中暗道:哎,現在的定力是越來越差了,隨便來點誘惑,小家夥就跳起來了。可是張婧的一只小手忽然往下伸去,隔著泳褲一把握住了彭磊鼓脹的命根子,並且來回的搓揉起來,小臉上還帶著絲絲的媚笑,嬌聲道:“姐夫,你還說人家,連你自已都一點也不老實噢,你看這裏都硬成這樣了。”

“婧婧,快些放手。”

彭磊嚇了一跳,急忙想把她從身上扯下來,可是張婧象條八爪魚似的緊緊地纏著他,哪裏扯得下來。

小妖精的大膽他是早就領教過了,他真怕自已控制不住,也和那對情-人一樣,就在遊泳池裏和張婧上演一出鴛鴦戲水的大戲來。

張婧媚眼如絲地問:“姐夫,你的小雞雞都漲得這幺大了,是不是很難受啊,要不要我幫你把它揉出來?”

“這個……還是不要了吧!”

這樣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彭磊也開始心動起來。可還在他猶豫之際,張婧的小手已然扯開了他的泳褲,早已憋得難受的小弟弟掙脫了束縛,趾高氣揚地跳了出來在水中晃蕩著。

張婧輕車熟路的握住了彭磊的壞家夥,動作熟練的套動起來,她的手掌溫熱柔軟,套動的頻率時快時慢,指尖不時的在肉棒頂端的馬眼上撩撥……彭磊倒吸了一口冷氣,忍不住低低的哼出聲來。

“怎幺樣,姐夫,是不是很舒服?”

張婧小聲問著,手上的動作更加快速起來。

“嗯!”

彭磊隨口應了聲,微眯起雙眼享受起來。看來這小妖精經過多次實踐操作,俨然已是一位打飛機的個中高手了,所掌握的力度和速度都恰到好處,輕重緩急拿捏得相當到位,肉乎乎的柔嫩小手再加上溫熱的池水潤滑,帶給了他一種別樣的快感,讓他的勃起達到了頂點,張婧的一只小手都已經握不過來了。

到這時侯,彭磊也沒了什幺顧忌,索性拉下臉來,一手環住了張婧的小蠻腰,另一只手則探上了她的胸前,從泳衣的邊緣探進去,直接就在她那對挺拔突兀的雙峰上探索起來……

張婧的泳衣實在是太薄了,緊緊的貼在了她的身上,將她那對翹乳的形狀完全的勾勒出來,頂端兩粒小櫻桃也明顯的突了出來,摸上去滑膩無比,柔軟中帶著些堅硬,手指輕輕逗弄兩下,便立刻堅挺地翹立起來,他忍不住將她的泳衣扯開,讓這對玉兔完全的爆露出來,加重力道,用力的揉捏起來,忽然他一低頭,便含住了張婧的一粒乳頭,用牙齒輕輕啜咬起來……

“哦……”

張婧輕輕的呻吟起來,扭動著嬌軀,更加的緊貼在彭磊身上,微睜開迷離的雙眸,含情脈脈地看著彭磊,“姐夫,吻我!”

懸在彭磊脖胫的小手一勾,他便情不自禁地低下頭來,張婧早已嘟起嫣紅的小嘴,主動的湊上來含住了他的嘴。

婧婧的吻很生澀,但卻充滿了激情,雖然還只是第一次,但她早在電影電視裏看過很多次,現在終于能和英俊的姐夫嘗試初吻的滋味了,小妖精激動得俏臉通紅,身子骨在彭磊的撫摸下微微的顫抖著,小嘴也毫無章法地在姐夫臉上唇上胡亂的啃著,還有模有樣的伸出丁香小舌一陣亂舔,舔得彭磊一臉的口水。

不過,在壞姐夫的指引下,小妖精漸漸地嘗到了接吻的甜頭,當姐夫的舌頭伸到她的嘴裏,並和她的小舌糾纏在一起,如膠似漆的嬉戲著,張婧的腦子裏一片弦暈,在姐夫純熟的吻下,漸漸地迷失了。難怪大人們動不動就抱在一起親嘴,原來親嘴的感覺這幺美好。

直到喘不過氣來,張婧才依依不舍的擡起頭來,姐夫的一雙大手摸得她舒暢無比,那火熱的怪東西硬硬的頂在了她雙腿之間的柔軟之處,並在中間的那道小縫縫上來回地滑動著,隨時都有頂進她的小肉縫裏可能,更是令她全身酥軟,兩條粉腿無意識的收攏緊夾住了姐夫的火熱,似乎渴望著他更加強有力地磨擦,整個身子都靠在了姐夫身上。要不是彭磊一直攬著她的腰,她早沉到水底去了。

抱著軟成稀泥一樣的張婧這幺半天,彭磊也覺得有些吃力,剛才被她撩起的欲-望也稍稍消退了許多,在張婧的翹臀上輕拍了下,小聲道:“婧婧,咱們到岸上去吧?”

說罷,抱著她慢慢來到岸邊,這裏的水並不深,就在他們旁邊不遠的地方,那對情人仍舊糾纏在一起,旁若無人繼續著,他倆甚至能聽到那女的略帶著壓抑的呻吟聲……

這聲音有如催情劑一般,讓他倆原本就盛開的情-欲更加的高漲起來,小妖精更是雙頰桃紅,眼眸含情,雙腿間更是騷癢無比,看向彭磊的目光裏充滿了渴求。

彭磊剛要將張婧放下來,哪知道張婧死死地摟著他就是不松手,嘴裏嬌聲嘟囔著:“不,我不上去,姐夫,我還想要你親我。”

“好好,”

彭磊在她嘴上輕輕點了一下,“這下行了吧?”

“不行,我還要……”

張婧霸道地咬上了彭磊的唇,瘋狂的親吻著他,挺拔的胸-部頂在了他的胸膛上,頂端的兩粒小櫻桃也已經傲然挺立起來,小屁股夾在他的腰際不停地扭動著,讓他的火熱正抵在她的粉嫩的花園處用力磨蹭著,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緩解肉縫裏面越來越強烈的騷癢……

“姐夫,”

張婧忽然抓住了彭磊的手,按在她的胸-部用力揉捏了一會,又牽著它順著雪白的肚皮一路往下,並最終到達了她小腹下面的神秘之處,“我這裏癢得難受,你幫我撓一撓吧!”

面對如此誘-人的話語,彭磊的小心肝狂跳不已,大手在她的牽引下,不受控制的撫上了她雙腿間的那片柔軟之處,隔著那窄窄的泳衣輕柔的撫摸起來,入手處只覺一片光滑,難道這小妖精真的是傳說中的極品小白虎?

想到這裏,他迫不及待地用力將泳褲的邊緣撐開,手指探進去一摸,果然是寸草未生,只感到她的下面高高的隆起一堆軟肉,中間一道細細的窄縫,摸上去光潔嫩滑,滑不溜丟地。

彭磊只覺得熱血沸騰起來,恨不得立刻沉到水裏去,好好的欣賞一下她那裏的美景,到底是怎幺樣的一個迷人法?大手也快速的向下滑去,在張婧那兩片柔軟小巧的陰唇上搓弄起來……

“哦哦……”

張婧輕聲的呻吟著,小手握住了彭磊的火熱,向她的下面移去,嬌媚的聲音象是要滴出來,“姐夫,我下面好癢癢,我要你用你的這個小雞雞來給我撓癢癢……”

彭磊也早已被欲-火給燒得面紅耳赤,可是他腦子裏還是保持了一絲清醒,婧婧的話如同一顆重磅炸彈一般在他耳邊響起,小妖精這不是在玩火嗎?

他心慌慌的看了看四周,水靈和王麗正在遠處的跳台那玩跳水,兩個小丫頭似乎玩得很開心,一時半會肯定還不會過來。淺水區那還有幾對情侶,也都擁抱在了一起纏綿著,遊泳館內的燈光也暗淡了下來,使得泳池內朦胧一片,充滿了說不出的暧昧來。

此時的岸邊上也鮮有人走動了,泳館內的工作人員似乎早已習慣了這種場景,不但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連泳館內的立體環繞音響裏播放出的浪漫樂曲,也充滿了誘-人犯罪的味道,似乎是在特意地爲情-人們制造出一種浪漫的氛圍。

雖然他很想現在就把張婧這個迷人的小白虎給吃了,可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還爲時過早。不說豔豔盛怒之下會不會一刀剪了他,自已的未來老丈人張鄉長肯定是會一刀宰了他的。

可是張婧如此誘-人的嬌軀擺在面前任他擺弄,他實在是無法拒絕。管它的,我就放在她的外面,不弄進去就行了。彭磊這樣爲自已尋找著借口,他相信他能控制住自已的。

此刻的張婧早已被高漲的情-欲灼燒得忘記了一切,還在彭磊天人交戰之際,她已然在水中扯下了小褲褲,挪動著小屁股,將那嬌嫩光潔的小穴抵在了彭磊挺脹的肉棒上,兩片嫣紅的陰唇就象盛開的花瓣一樣,已然完全的向他打開了……

張婧微擡著小屁股,讓彭磊的肉棒剛好抵在她的穴縫中間,雖然只是在體外輕輕的抽動,但每一次的磨擦,都使他的肉棒在張婧的肉縫中陷進去一大截,龜頭更是每下都從她的小穴洞口滑過,頂在肉縫頂端那粒鼓脹如紅豆似的陰蒂上,帶給張婧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

這種綿軟濕滑且帶著溫熱的真實觸感實在是太爽了,令他倆都情不自禁的低哼了一聲,張婧將嬌軀緊貼在彭磊懷裏,小嘴輕聲地哼唱著悅耳的呻吟聲。

彭磊微閉著雙眼靠在了池壁上,一手揉捏著張婧的俏臀,一手撫在她的翹乳上,兩人都已經忘乎所以了,沉醉在了熾烈的情-欲中,就在水中慢慢的挪動著臀部……



第108章

一米多高的跳台邊上,水靈早玩得有些累了,坐在池邊上休息,不時的看向彭磊這邊。她發現不遠處的大叔和張婧兩人似乎有些不太對勁,看兩人那親密的樣子,好象都抱到一塊去了,教她遊泳也不至于這樣吧。

水靈心情有些失落,對王麗道:“走吧,王麗姐,別玩了,我們過去大叔那邊看看吧?”

“再玩一會吧?還早著呢!”

水靈小嘴一嘟道:“不玩了,你看看大叔和張婧,都抱到一塊去了,有這樣教她遊泳的嗎?”

經過這兩天的接觸,她倆的性格都比較合得來,已經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了,所以水靈在王麗並沒有太多的顧忌,幾乎是想到什幺就說什幺。

“水靈,你是不是吃醋了?”

王麗嘻嘻一笑道。

纖細的雙足不停的踢踏著水面,眼睛也不時的向彭磊那邊瞟去,她也早就發現彭老師和張婧的暧昧動作了,她比水靈大了二三歲,自然也比她懂事多了,再聯想到彭老師在車上時對她做的那些事,自然能猜到彭老師肯定又在調戲張婧了,這種時侯她哪裏好意思過去呀,所以也盡量攔著水靈不讓她過去。

水靈的臉一紅,心虛道:“誰吃醋了?王麗,你可別亂說啊!我就是看不慣張婧那種騷樣,老是纏著大叔不放。”

“你還說你沒吃醋,看你的小嘴都可以挂油瓶了?人家是姐夫和小姨妹,你管得著嗎?”

王麗遲疑了一下,“再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彭老師他……他就是個流氓老師。”

“你怎幺知道大叔是個流氓老師?”

王麗這話剛一出口,立刻就被聰明的水靈給找到破綻了,突然冷不丁的問了一句,“剛才在車上的時侯,大叔他摸你哪裏了?”

“他摸我……”

王麗一下子慌了手腳,臉紅成了猴子屁股似的,“沒有,老師他哪裏也沒摸,真的沒有。”

“哈哈,我就知道大叔他一點也不老實。”

水靈的詭計得逞,開心的笑了起來,“王麗姐,我全都看見了,你要再不肯承認,我就說給張婧聽去。”

“別,我承認還不行嗎?”

水靈繼續窮追猛打:“大叔他摸你哪裏了?”

“……”

“你快說呀,是不是摸你那裏了?”

水靈壞笑著,小手一伸就向王麗的圓潤的左乳上捏了過來。

“水靈你這個臭丫頭,怎幺這幺沒正經起來?”

王麗急忙躲開了,並且開始了反擊,“水靈,你給我老實交待,是不是讓你大叔給摸過好多次了,臉皮都給摸厚了?”

水靈明顯的底氣不足,心虛地把臉扭到一邊,故作生氣道:“王麗姐,你可別胡說,我和大叔可是很清白。”

“我才不信呢!我和彭老師才接觸多久啊,以前連話都沒講過一句。彭老師他連我都……敢摸,你這幺喜歡彭老師,我就不信他沒摸過你?”

王麗報複性的回捏了過去,“來,讓我看看,你的這兩個小包子是不是讓你大叔給摸大了的?”

兩人嘻笑著相互打鬧起來,水靈鬥不過王麗,被王麗按在身下,小手在水靈的胳肢窩下一撓,水靈立刻便笑得癱軟下來,王麗趁勢在她的那對小肉包上輕捏了一把。

這邊水靈和王麗正在打鬧之際,泳池那邊的彭磊和張婧也正在上演著如火如荼的激情大戲……

彭磊在張婧這個小妖精一點點的挑逗誘惑下,已然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完全地放縱著自已的情-欲。張婧更是初嘗到男女滋味,從相互厮磨著的敏感部位傳來的快感,有如電流一般湧遍了全身,令她産生想要弦暈過去的酥麻感,被這種美妙的感覺弄得飄飄欲仙,象是要飛起來一般。

彭磊斜靠在泳池邊上,兩手摟著張婧的小腰,以防止她在激情中滑落水中。張婧則騎在彭磊身上,兩條玉腿緊夾在彭磊腰上,酥-胸緊貼在他懷裏,池水剛好及到她的腋下,露出肩膀以上穿著泳衣的部位,這樣就是有人從身旁經過,也看不出什幺破綻來。

但在水下,兩人臀股相纏的部位,卻都是赤-裸著緊貼在一起,泳褲都已褪到了腳跟上挂著。張婧雙頰粉紅,瑤鼻內嬌喘連連,晃動著雪白的翹臀在彭磊的肉棒上,上下左右地快速研磨著……

可是當情到深處之際,光是這樣的相互厮磨已遠遠不能滿足張婧內心的渴求,反倒使她越發的難受,只覺得下面的羞處騷癢無比,身體內空蕩蕩的,急切的想要彭磊那個火熱的大棒棒填充進她騷癢無比的小穴裏才好。

“姐夫,我好難受啊!”

張婧在彭磊的臉上胡亂的親吻著。

“婧婧,我也是……”

這樣的隔靴搔癢也是讓彭磊難受無比,身體繃得幾乎快要爆炸了,就象天天吃肉的人忽然改吃素的了,結果被人整塊肥肉挂在嘴邊引誘著,摸得到聞得著可就是不能吃下去,憋得他那叫一個難受啊!他只能更加用力的在張婧的嬌軀上揉捏著,盡力把她往自已懷裏擠壓。

“姐夫,來吧,我要你……”

張婧喃喃低語著,“我要你用你的大雞雞塞到我的小逼裏面去……”

“嗯……”

彭磊意亂情迷地胡亂的答應著。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婧婧忽然捉住了他的壞東西,用他的龜頭頂端在她濕滑的肉縫間磨蹭了兩下,然後對正了她已然完全張開的小穴口,小屁股用力往下一坐,‘哧溜’一下,彭磊那粗壯碩長的肉棒,竟然讓她給弄進去了一截,整個龜頭都已經淹沒在婧婧的肉縫裏了。

“婧婧,你這是在幹什幺?這樣不行,你快些下來。”

一種濕潤溫暖的快感自下而上傳遍全身,彭磊爽得吸了口氣,卻猛地清醒了過來,嚇得幾乎魂不附體,這還了得,這小妞竟然玩真格的了,自已一不留神,竟然讓張婧鑽了空子。

“不嘛,姐夫,你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張婧狡黠的一笑,那種充實感讓她嬌軀一顫,小屁股更是貼住了他不放,“噢,好舒服啊!姐夫,我現在已經被你給強-奸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想跑也跑不掉了。”

“婧婧,明明是你在強-奸我啊?”

彭磊有氣無力道。

張婧得意地笑道:“誰強-奸誰還不是一樣,反正都已經弄進去了,你現在就算拔出來也來不及了。姐夫,你快點……我好想嘗嘗愛愛的滋味。”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彭磊現在總算知道這句老話了。婧婧說得對,反正鞋都已經濕了,下不下河還有啥區別呢!

彭磊發狠道:“婧婧,這可是你說的,姐夫我可真的要進來了,一會你後悔了可別怪我。”

“不會的,姐夫,你快點啊,我要你用力地幹我……”

張婧纏緊了他,小屁股也開始無意識的動了起來……

小妖精在他耳邊誘-人的嬌呤聲和下面傳來的舒爽,令彭磊再也無法控制自已了,全身上下都已經僵硬了,下面那裏更是堅硬得隨時都要爆炸了。

“好,我今天就幹死你這個小妖精。”

彭磊咬牙切齒道,雙手抓緊了她的翹臀,腰部猛地一用力,將剩下的那一截肉棒全都擠進入了張婧的體內……

“啊……”

被彭磊粗壯的肉棒突然間的貫穿到她的花蕊深處,張婧那嬌嫩而窄小的幼穴象是被撕裂了一樣,一股鮮血從小穴裏汩汩流出。巨大的疼痛感讓張婧差點暈了過去,這會她終于知道錯了,小屁股往上一擡,拼命地掙紮想要把他的肉棒從裏面退出來,可這樣反倒使她更疼痛,小腦袋也往後一仰,忍不住失聲叫起來。

旁邊的那對情-人剛剛結束了激烈的戰鬥,正摟在一起情意綿綿著,冷不丁的給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目瞪口呆地看著彭磊和張婧。就連淺水區附近的那些遊客都聽到了動靜,有些驚訝地向這邊望過來,大概沒料到他們倆會弄出這幺大的動靜來。

不過,對于這樣的場景,這些青年男女們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見狀都不由得會心地一笑,也沒人太過在意,繼續著他們自已的浪漫去了。

彭磊當時也是一時發狠,想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精一點教訓,也沒想到張婧會有這幺大的反應,眼看著周圍的目光都向他這邊投來,他急忙摟緊了張婧不讓她掙紮,在她耳邊小聲安慰道:“婧婧,你千萬別亂動,過一會就好了。”

“唔唔唔……好疼啊!姐夫,我不玩了,再也不玩了,你快些放我下來啊!”

張婧的小臉慘白,緊咬著紅唇,眼淚在眼眶裏直打轉。

她從錄像裏看到的那些女人和上次偷看姐姐和彭磊愛愛時,都是一副很舒服的表情,就一直都想嘗試一下。哪想到第一次竟敢會這樣疼,特別是她現在年紀尚小,小穴裏面還很嬌嫩,也相對窄小一點,如何能和她那已經成熟的姐姐的蜜穴相比。如今被姐夫這幺粗暴地一下就插到了她的花蕊裏,就象是被一塊燒紅的鐵塊戳穿了一樣……

媽的,說玩也是你,說不玩也是你,現在知道錯了,來不及了。彭磊感覺自已象是進入了一片桃源聖地,被張婧緊窄溫暖的小穴緊緊包裹住,舒服得他想要哼起來,見她拼命的掙紮,並且小手伸下來想把他的肉棒拿出來,情急之下,彭磊大嘴一張含住了她的小嘴,大舌從她緊閉的兩片唇瓣中擠了進去,來了個熱烈的法式濕吻,同時雙手也在她全身上下的敏感部位不停地撫摸著……

過了一會,在彭磊雙管齊下的愛-撫下,張婧漸漸地有些適應了,也不再感覺那幺疼了,彭磊趁機試著輕輕地抽動了一下肉棒,張婧也沒有那幺疼地反應了,相反還有了一絲酥麻麻的快感從小穴裏面傳來,讓人痛並快樂著。

彭磊見狀,溫柔地問她:“婧婧,現在還疼嗎?”

“還有一點疼,還有一點點……癢。姐夫,我的小妹妹是不是被你給捅爛了,”

“嘿嘿,第一次當然有點疼了。”

彭磊一陣銀笑,“婧婧,你不是一直想嘗試愛愛的滋味嗎?現在知道錯了吧,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亂來了?”

“不,姐夫,都怪你那幺粗野,把人家的小逼都給操爛了。人家都說做-愛很舒服的。姐夫,我越來越難受了,你快動一下,再往裏插一點啊……”

張婧緩過神來,小屁股又開始動了起來,並且輕聲地呻吟起來。

彭磊一看,這小妖精還真是騷勁十足啊,他這幺辛苦地憋了半天,也是難受得要命,見她又開始發浪了,幹脆抱起她的翹臀,開始有規律地動了起來,不過,這次他可不敢再那幺用力了,而是用上了九淺一深的方法,每一次都徐徐地插入,頂到花心後再慢慢地在裏面四處研磨……

在彭磊一波又一波的溫柔沖擊下,張婧終于苦盡甘來,嘗到了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只覺得姐夫的大雞雞滾燙滾燙的,完全的充滿了她的幽莖,燙得她蜜穴裏的軟肉全都酥麻了,頂端的花心更是完全地舒展了開來,包住了姐夫肉棒的頂端研磨著。

“姐夫,好舒服啊,啊,你再快點,再快一點,用力地操我,我想尿尿了……”

張婧忽然按住了彭磊的臀部將他用力地身下壓,彭磊知道張婧的高潮快要來了,立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迅猛地沖擊著她的花心。

當高-潮來臨的那一刻,一大股淫液從花心深處激射而出,澆灌在火熱的肉棍上。被快感沖擊得快要眩暈過去了的張婧,小屁股緊抵著彭磊的胯部,手舞足蹈地抱住了彭磊胡亂地親吻著,口中低聲呢喃道:“姐夫,我愛你!”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