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情緣

我不能說自己是個好人,因爲我時不時的有些讓自己都很驚奇的想法,但我覺得我肯定不是一個壞人,因爲我認爲心地還是很善良的。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個山清水秀的小城市,父母都是當地人,父親是市裏一個不大不小的領導,母親是一名教師。爺爺說我家的祖籍就是這裏,可是我懷疑這一點,因爲從小我就比別的孩子個子大,明明是同齡的孩子,我總是比別人高半頭,而且還很壯,也是因爲這一點,記得從小我就喜歡和別的孩子打架,而且總是我贏,爲這媽媽沒少到別人家給人賠禮道歉,當然每次我也少不了一頓揍。爺爺經常歎著氣說:“我們家幾代都是書香門弟,怎幺就出了個這樣的。”後來爸爸看我實在難以管教,幹脆把送去練武術了,也不知道他從哪找到的我師傅,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練武好苦,常常因爲動作不對被打,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跑步,紮馬步,踢腿,折騰到天光大亮,再吃早飯,然後去上學,放了學先要練一些基本拳法,一直練到吃晚飯的時候,吃過了晚飯,再寫作業。一天下來渾身的骨頭都快散架了。大概一年多以後,師傅說我的基本功已經可以了,根據我的性格,爲了磨掉我的火氣,師傅讓我專攻太極拳。
時間飛快的過去,轉眼我民上到高中了,多年練武造就了我標准的身材,說來也奇怪,從小我個子比別人大,可是到了初中,我就沒再長過個兒,一米八的身高,精壯的身體,勻稱的四肢,曾經令很多同學羨慕,而多年打太極拳也磨掉了我的脾氣,溫和的性格,輕易不動怒,因爲師傅常常教導我說,習武之人講武德,而武德最基本的一點就是不能持強淩弱。
高中二年級一結束,師傅就對我說我可以出師了,他說他的那些功夫已經都讓我學去了,現在我的太極拳水准不在國內任何一個武術冠軍之下,之後怎幺發展就看我自己的想法了。我和家裏人商量了一下,爺爺說我們家幾代都是讀書人,作學問的,當初同意我去練武只是磨磨我的性子和強身健體,並沒有想讓我以後從事這一行業,爸爸也說趁年輕多學點知識好,所以我全力奮戰了高三整整一年,終于考上了北方的一所重點大學的電腦系。
大學的幾年很愉快,可能是因爲本身就聰明,功課對我來說幾乎是玩著學的,成績雖然不能說好,但也是中等偏上,而且我當上了系學生會幹事,校足球隊隊員,總之能參加的課余活動幾乎都有我的身影。
很快,我的學生時代就要過去了,我也和廣大高校畢業生一樣面臨著就業問題。經過與家裏人的幾次商量,父母同意我繼續留在北方發展,爸爸通過他的老戰友給我找到了一家事業單位做網管,雖然賺的不是很多,但是穩定,又是國家幹部,弄好了以後還能混個一官半職,所以在同學的眼裏,我簡直就是走上了金光大道。
我的故事就從這裏講起。
報到的那天是初夏,天氣已經有些熱了,我緊張的來到單位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邁大步走了進去,一樓剛上一半,就聽見樓上傳來一陣清脆甜美的聲音。
“我去局裏送報表,一會就回來。”
……
“中午吧,中午你陪我一起去。”
隨著聲音看過去,從樓上轉下來一個美麗的女人,二十六七歲的樣子,個子不高,圓圓的臉,杏核眼,俊翹的鼻子,大頭大波浪發散在雙肩,一套合身的職業裝露出白淨的脖頸,沒想到,第一天報到就遇到一個美女。我盯著那女人看了幾眼,她是注意到了我,沖我微微一笑下樓去了。
上到四樓,找到了綜合辦公室。
“咚、咚……”
“請進。”又是一個甜美的聲音。
“您好,我叫秦曉健,我是來報到的。”
“噢,你好,等一下我去給你找人事幹部。”
說話的是一個差不多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微微有些胖,胸前鼓鼓的,一頭短發,一雙單鳳眼很眯人,雖然身材有些胖,但嬌好的面容仍然看得出是個美女。
辦了一些手續,填了一些表格,辦公室主任向介紹了一下單位情況,這是個副處級事業單位,在局系統內屬于經濟效益最好的一個單位,職業福利待遇都還不錯,我被分到了電腦房,歸綜合辦公室管理,其實說是機房,總共也只有兩台電腦,而且機器很老,簡直就古董級機器。
因爲我人長得高大帥氣,性格又溫和,所以沒多久就和大家打成一片,其中不乏幾個美女,一個就是我在樓梯上遇到的,她叫小穎,是單位的會計,聽說快結婚了,一個是接待我的小瑩,剛剛休完哺乳假,怪不得那天我看到她時覺得她有些胖,按說她那樣的美女不應該不注意保持身材的,另外一個叫小霞,身材一級棒,細細的腰,大小適中的乳房,圓圓的挺挺的屁股,大大的眼睛,通鼻梁,是個讓人看一眼就産生幻想的那種。
轉眼到了秋天了,幾個月來,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打材料,說是電腦房,其實就是打字室,我就是打字員,想想自己怎幺也是個大學生,一個男人幹打字員的工作,說出去也太丟人了,越想越是生氣,可是沒辦法,爸爸好不容易給找的一份工作,不能說放棄就放棄,怎幺辦呢,想了很久,決定改變現狀,有條件上沒條件也要上。
于是連夜起草了一份關于單位電腦與網路建設的建議,第二天交到辦公室主任那,主任說他先看看再說。接連幾天沒有消息,這一天單位的一把手突然給我打電話讓我到他那去一下。
“曉健,來了多長時間了?”領導還算親切的問道。
“有四五個月了吧?”
“怎幺樣,工作還習慣嗎?”
“挺好的。”
“你的報告我看了,我覺得你挺有想法的,工作也挺用心的,能不能具體給說說你對組建網路有什幺想法?”
一聽他是要問我這些,我來了神,這些東西已經在我腦子裏想了很多次了,基本上任何一個細節都想到了,所以我口幹舌燥地說了有二十分鍾,從組建網路的意義、好處,到具體實施,再到完成後的管理,說得我連自己都佩服自己怎幺這幺優秀。
領導聽完後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嗯,不錯,有腦子,有想法,不愧是大學生,這樣,你回去寫一份可行性報告和一份具體的實施方案,再找幾家網路公司報個價,回頭我們在班子會上再討論一下。”
這下我可忙了,畢竟是來單位領導交給的第一項重要任務,馬虎不得,寫報告寫方案,找網路公司談價格,忙不亦樂乎。
半個月後,網路工程開工了,不過不是網路公司,而是我自己做,因爲領導看了報價後說太貴,問我自己能不能做,爲了不給領導留下一個光說不練的好印象,硬著頭皮接了下來,找了幾個大學同學,周五晚上開工,六日公休不回家,沒黑沒白的幹,周一至周五白天照常上班,晚上組網布線,兩周後,內部局域網建成,接下來就是調試伺服器了,周六的上午我一人來到單位,門衛生的劉大爺給我開了門。
“喲,曉健,你怎幺也來了?”
“我加班,調試機器。”
“半個月沒休息了,還沒幹完?”
“沒多少了,快了,估計今天就能全部完成了。”
“小夥子年輕啊,有精力。”
“對了,劉大爺,聽您的意思今天除了我,還有別人加班?”我突然想起剛才劉大爺說的話不解的問。
“可不,年輕就是不一樣,工作熱情都很高,小穎也在加班,也剛到。”
“是嗎,那我先上去了。”
我轉身上樓,路過財務科的時候,推門進去,看見穎姐一個人在那好像是翻弄一堆報表。
“穎姐,你也來了?”
“喲,你來幹嗎?”
“調伺服器,你幹嗎呢?”
“下周一局裏來查帳,我要提前准備准備,真是煩死人了,還沒到年底,查什幺帳啊。”
“哈哈,人家是領導,想什幺時候查就什幺時候查,管你年底不年底。”
“說的也是,你那完工了嗎?”
“差不多了,今天還有點收尾工作,你先忙,我去幹活了。”
整整一個上午,我都泡在機房裏,直到全部完成了工作才感覺到有些餓了,看了看表,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難怪,起身穿好外套,看看窗外,陰天了,也起風了,樹葉被吹得沙沙做響,不禁讓我想那首老歌《愛在深秋》。
突然間我想起穎姐可能還沒走,快步走到財務科,果然,她還坐在那工作呢,只是身上多了一個軍大衣。
“穎姐,還沒完呢?”
“快了,你呢,都幹完了?”
“啊,都完了,你怎幺還披著軍大衣啊?”
“這屋裏越坐越冷。”
“走吧,中午了,吃飯去吧,我請你。”
“喲,都十二點多了”她看了看表,然後直了直腰接著說“哎呀,休息,不幹了,下午再說,你請我,請我吃什幺?”
“隨便,中餐、西餐都行,只有我這個月工資夠。”
“哎喲喲,看把你能的。”邊說著邊收拾好東西。
“走吧,我知道前面有一個小館挺不錯的,我們去那吧。”
去了單位,我本要打車的,可穎姐說就前面不完,從後面小道走路也就十分鍾用不著打車,所以我們就從後面小道步行過去,後面很冷,已經有了初冬的味道,穎姐凍得有些發抖,低著頭,縮著脖,快步走著。
突然前方一輛自行車騎得飛快,沖著穎姐撞了過來,我手急眼快的一下把穎姐往我懷裏一拉,穎姐“啊”的一聲,嚇了一跳,那騎車驚慌失措的一晃,好在他身體還算靈活,一下從車上跳了下來,可車子卻摔出了很遠。
“你他媽怎幺走道的,也不看點車”騎車的是一個中年男,身高馬大,沖著穎姐就罵開了。
“怎幺是我,明明是你騎得太快,沒看路嗎?”穎姐說道。
“什幺我沒看路,你他媽低著頭走道,不看路,還說我,想什幺呢,想男了吧?”
“你……”穎姐氣得嘴唇發抖,半天說不出話來。
“哎,大哥,你說話幹淨點。”我有些看不過了。
“怎幺著,小毛孩子,泡上個漂亮姐不知道自己是老幾了。”
“大哥,我不想惹事,這事本來就是你不對,這幺窄的道,你騎得那幺快,這是沒撞著人,真撞著人了,也是你的全責,我們沒一點責任,你嘴裏還罵罵咧咧的……”
“罵你了怎幺著,罵你了怎幺著,我操你媽,我他媽罵你了,小白臉子,小毛孩兒跟老子我講道理。”
這時周圍已經圍了很多看熱鬧的人。
男人說完轉身就要走。
“哎,別走,罵完人想走”我真的有些克制不住了。穎姐這時有些害怕,躲在我身後拉著我的胳膊,我回頭看了看她,笑笑說?“沒事的,等著看好戲吧。”說完把她向我身後推了推。
“怎幺著,不讓我走,你媽的,想幹嘛,打架,行啊,我弄不死你的”
男人說著揮著拳頭向我沖了過來,我一蹲向側後方一閃身躲了過去。
“我可不想動手,動手沒你的好,有話好好說。”
“說你媽個大雞巴,小王八蛋……”說著又是一拳向我打來。
我實在是忍不可忍了,一提右手,彭的一下抓住他的手腕,順勢一帶,腳下一使拌,男人一下子摔了個嘴啃泥,這招就應該是右手一帶,腳下使拌,左手順勢猛擊後背,可是我覺得那招太狠,沒練過功夫的人弄不好會出事,所以舉起的左手停在半空沒有打下去。
男人從地上爬起來,不叫從哪拾起了一塊磚頭,叫喊著又沖了過來。
“啊……”穎姐驚叫了一聲。
男人拿著磚頭從上而下照著我的頭頂拍了過來,我右手飛快的抓著他的胳膊,向外一帶向下一壓,將對方的力量化解掉,然後將他的胳膊緊緊的夾在腋下,帶著他迅速向後退了兩步,然後猛的向前一送,“喀嚓”一聲,男人的胳膊掉環了,我的右手又迅速的抓住他的衣領,腳下勾住他的腳,猛的一帶,噗通一聲將他掀翻在地。
男人,捂著自己的胳膊,躺在地上痛苦的叫喊著。
“聽著,打架你不是個兒,今天我手下留情了,以後做人要厚道點,到醫院找個骨拉大夫給你托上去。”
說完我轉身拉著正在用一雙驚訝的眼神看著我的穎姐走出了人群。
“這小夥子,真有兩下了,八成練過。”
“可不,看了一只手就把這個大個兒給制服了……”
身後的人們還在議論著。
來到小飯館我們找個了角落坐了下來。
“先生,小姐,您好,吃點什幺?”服務員熱情的招呼著我們
“姐,你來吧,想吃什幺隨便點,我請。”
“還真讓你請,剛才多謝你,這頓我請。”
“嗨,那不算什幺,不是說好了我請的嗎?”
推來讓去的我也沒拗過她,只好讓她請,我隨便點了幾樣菜。
“先生喝點什幺?我們這裏有自釀的白酒,是我們老板祖傳的手藝,您要不要嘗嘗?”服務員報熱介紹著。
“來點吧,聽說他們這裏的酒不錯。”穎姐說道。
“好吧,來二兩,要溫的,姐,你喝什幺?”
“我也喝點酒吧,暖和。”
時間不長,酒、菜端了上來,穎姐端起酒杯說“來曉健,這杯我敬你,謝謝你今天替我出頭。”
“哪的話,我也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來,喝。”我們有碰了一下杯,仰脖一飲而盡。別說,這酒還真不錯,濃而不烈,又香又醇,喝到肚裏感覺一股熱氣慢慢地流遍全身。
穎姐也學著我的樣子一下幹掉,可是喝完後表情一看就知道以前從沒喝過酒,又是咳,又是喘,嗆得眼淚都流了出來,吃了好幾點菜才壓了下去。
“你,你以前沒喝過酒?”我問
“沒有。”
“那你幹嘛喝?”
“今天不是冷嗎,我聽人說喝酒可以取暖,所以想試,再有今天你救了我,我也想謝謝你啊。”
“又來了,不提這事了。我跟你說,其實喝酒呢,不一定全幹的,酒是要慢慢品,慢慢感覺的,像你這樣從沒喝過酒的人,上來就全幹,很容易醉的。”
“你很能喝嗎?”穎姐瞪大了眼睛問我。
“那當然,我可是從八個月大時就喝酒。”
“真的?”
這倒是不假,我喝酒是遺傳,因爲我爺爺就特別能喝,而我爸爸據說最多一次喝二斤都沒事,我媽說我八個月大的時候,爸爸就用筷子蘸酒讓我舔,長大後也從來沒喝醉過,我到底能喝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其實我不喜歡喝醉,我喜歡喝冰鎮可樂,那多好喝。
我和穎姐邊吃邊聊著,其間她問我是不是武林高手,大俠什幺的,于是我就向她講了我的童年和過去習武的經曆,聽得她目瞪口呆的。
穎姐慢慢的學會了喝酒,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漸漸的臉色開始泛紅,本就標致的面容又添上一縷紅霞,越了顯得俊俏動人,看得我不禁下體蠢蠢欲動。
吃完飯回到單位,我讓她把東西搬到機房來幹,因爲我那裏有空調,暖風吹著,我坐在一旁從側看著穎姐,俊俏的面容,高高的雙乳,細細的腰身,圓潤的屁股,看得我胯間的雞巴一跳跳的。穎姐可能感覺到了我在注視著她,扭頭看了看我,臉更紅了。
“看什幺看?”她嬌嗔道。
“姐,你,你,你真好看。”我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那你說說,我哪好看。”她轉過身來面對著我說。
“哪都好看。”
“是嗎,你都看見什幺了?”
“我,我,我……”我吱吱唔唔的說不出來。
“哈哈”穎姐看到我的樣子笑了出來,然後站起身慢慢地脫掉外套,露出米黃色V字領毛衣,白淨的脖子,衣領處隱約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溝,鼓鼓的乳房更加顯得偉大。她慢慢地走到我面前,伸出撫摸著我的臉,微微地看著我。我實在控制不住了,一把摟住她的腰,頭埋在她的雙乳之間,來回蹭著,雙手不停地揉搓著她結實的屁股。
穎姐分開雙腿坐在我的腿上,伸手一下子脫掉了自己的毛衣和雪白的乳罩,一雙大大的乳房彈了出來,白白的,圓圓的,粉紅的乳潤,暗紅的乳頭,我雙手把玩著,揉搓著,嘴一會兒吸吸左邊,一會兒吸吸右邊,一會兒用舌尖舔舔乳頭,一會兒又用臉來回蹭著。
“嗯,嗯,曉健……”
“姐,我,我下邊漲得難受。”
穎姐一邊舒服的享受著,一邊伸手去解我的褲帶,然後手直接伸進了我的褲子裏。
“啊,這幺大?”穎姐驚奇地從我腿上跳下來,我也順勢連褲子帶內褲一並脫了下去,露出碩大的雞巴。
“天呢,怎幺,怎幺這幺大。”
“姐,我漲得難受,怎幺辦啊?”
穎姐咬了咬嘴唇,側過身去脫掉了自己的褲子,轉過身來,我只看到她的下身一小片黑黑的屄毛,沒等我看清她的小屄,迅速的重新跨坐在我的腿上,手扶著我的大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
“啊,嗯,好大,好漲,嗯……嗯……”
我感覺雞巴被夾得很舒服,熱熱的,濕濕的,軟軟的,好像被什幺東西吸了進去。真他媽舒服,我心裏想著。
“嗯……嗯……好大,真美。”穎姐身體一上一下的套弄著,舒服地呻吟著。
她的屄裏越來越熱,但是她始終沒敢一坐到度,將整根雞巴吞進去,雖然我感覺很舒服,但總是覺得不過瘾,我把雙手放在她的腰上,在她的身體向下沉的時候,順勢向下使勁,這次到底了,真是過瘾,感覺頂到什幺東西。
“啊,頂死我了,……啊,……啊……啊……”
停了片刻,穎姐開大起大落的套弄著我的雞巴,每次都坐到最底,原先的呻吟聲也改爲了喊叫聲。
“啊……啊……好漲,好美……啊……親我,親我的奶子……啊,對……啊……頂……曉健……對,就這樣……用力頂……好美……啊……不行……不行了……我要……泄了……啊……啊……再來……好……好舒服……啊……嗯……啊……啊……真棒……啊……”
隨著一聲喊叫聲,穎姐停止了套弄,死死地抱著我的頭,身體一陣抽搐,一股熱流噴向我的雞巴頭,一陣麻酸的感覺,我精關一松,精液噗噗地射向了她的小屄深處。
穎姐在我身上坐了好一會兒,等激情稍退,她轉身拿過自己的小包,從裏面掏出一包面巾紙,抽出一張,然後站起身,迅速的用面巾紙捂住小屄,轉過身去,叉開腿擦拭著,一張,兩張,三張……足足用了五六張紙,然後轉過身蹲在我的胯間,仔細地擦著我的雞巴,從始至終沒說一句話,我也只是愣愣地看著她做完這一切。
擦拭完畢後,自己穿好衣服,收拾好東西,默默地看了看我。
“你穿好衣服吧,別凍著,我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要出去。
“姐,你……”我不知道該說些什幺
她稍稍停頓了一下,最後還是毅然地走了,我剛要去追,看見自己赤裸的身體又退了回來……
回到家,胡亂弄了點吃的,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是不是在走桃花運啊,這幺漂亮的女人竟然主動投懷送抱,看來我的是走桃花運了,想著自己大學時候,追我的女生排成隊,可是我一個也沒看上,不是長得不好,就是性格不好,沒想今天讓我遇上一個又漂亮又溫柔女人,可是爲什幺呢?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好像是她主動,聽說她快結婚了,怎幺會背著她的未婚夫做出這種事?是不是她未婚夫性無能?正在胡思亂想之際,突然手機響了,一看是條短信。
“馬上到**道**社區6號樓1門601來。穎”
是穎姐,這是什幺地方?我奇怪地看著短信愣了半天。管她呢,去了再說吧。
這是一個高檔社區,一看社區停放的車輛就知道,這裏的房子不是一般上班族能買得起的。找到6號樓,按了對講。
“喂,曉健吧?”穎姐熟悉的聲音
“啊,是我。”
“上來吧。”
叭的一聲門開了。上到六樓,定了定神,伸手敲了敲門,門開了,是穎姐。
“進來吧。”穎姐微微一笑說道。她穿了一件睡衣,棉制,又肥又大的那種。
“哎。”
進屋環視了一下四周,這房可真漂亮,這是個樓中樓式房子,豪華的裝修,考究的家具,頂級的電器,這一切我只有在電視上見過,我都看傻了。
“愣著幹嘛,換鞋進去啊。”穎姐推了我一把。
“這,這是哪啊?”一邊換鞋我一邊問道。
“這啊,這是我的結婚的新房。”
“啊?!”我驚訝的喊出聲來。
“啊什幺啊,過來坐。”穎姐已經坐在客廳裏的那套真皮沙發上,一邊往杯裏倒水一邊說道。
“怎幺了?”看著我仍然驚訝的表情,穎姐笑著問我。
“沒,沒怎幺,我們小地方的人哪裏見過這幺好的房子。”我吱吱唔唔的說。
“對了,你叫我來幹什幺?”我突然想起什幺問道。
“也沒什幺事,就是,就是想和你聊聊”穎姐臉一紅,低著頭羞澀的回答道
“噢……”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幺好,擺弄著手裏的杯子。
就這樣,我們沉默了好半天,誰也不說話,我想總該說點什幺,可是一時間又找不到什幺話題,可也總不能幹坐著吧,要不跟她解釋一下今天下午的事,好嗎?人家還是未婚,今天下午和你做愛,你事後連個屁都不敢放,叫什幺男人,主意已定,擡起頭對穎姐說:“穎姐,啊,今天下午的事是我不好,我……”
“沒事的,是我自願的”沒等我說完穎姐攔住了我的話。
“……”我幹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些什幺。
穎姐低頭,臉羞得通紅慢慢地說道:“其實下午和你做完,我有一種,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那,那感覺好棒的。我,我不怕你笑話,我對那種事挺想的,不知道爲什幺,自從我和我未婚夫第一次那樣以後,我總是特別想,今天可能是喝了點酒,所以就和你……沒關系的,你不必多想,我叫你來就是想告訴你呢,別有什幺心裏……”
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我幾乎聽不到了。這時我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勇氣,挪動身體坐到了她的旁邊,伸將她攬在懷裏,輕輕的說
“姐,我會對你好的”我沒頭沒腦的說了這幺一句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爲什幺要說這句話。
穎姐雲擡起頭,愣愣地看了我一會兒,慢慢地,我們四唇相接,緊緊地親吻在一起。她緊緊地摟著我脖子,舌頭已經伸進了我的嘴裏,我忘情的吸吮裏,甜甜的玉津滑裏嘴裏,我的雙手開始不老實的在她後背胡亂摸著,摸索著拉起了她睡衣的下擺,順著大腿向上摸去。天啊,裏面空空的,內衣內褲都沒穿,看來她是有准備的。
“不,不要,不要在這,到樓上去。”穎姐突然輕輕地說道。
我抱著穎姐來到樓上的臥室,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慢慢地脫掉了她的睡衣,一居完美誘人的胴體展現在我眼前,結白的皮膚,高聳的乳房,黑黑濃密的屄毛,修長的又腿,圓潤結實的屁股,我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她的全身每一寸股膚,穎姐臉色紅紅的,閉著雙眼忘情的享受著。
“嗯,曉健,別,別摸,快點,我,我好熱。”
飛快地脫光身上的衣服,俯身壓在她的身上,穎姐自覺地雙腿分開彎曲著,我心跳加速,扶著硬得發漲的大雞巴沖著她的小屄操過去,一下,兩下,三下,怎幺也找不到她的小屄口,急得我額頭開始冒汗了。穎姐可能是有些著急,伸出手抓住我的雞巴,頂在小屄口,我身體猛地往下一沉,噗地一下,整根雞巴全根沒入了小屄。
“啊……慢點啊……輕點……”穎姐痛苦地喊出了聲來。
“等等,先別動,讓我……我先敵應一下。”她說。
我沒有動,靜靜地壓在她身上。
“嗯,你,你以前做過嗎?”穎姐問我。
“沒,沒有,只看過A片。”我臉一紅說道。
“還是個小屁孩兒,來我教你,你把腿分開,稍微彎曲一點,對,嗯,……”
我一動身體,雞巴也在小屄裏隨之動了一下。
“你只用腰的力量就可以,上身可以不……不動的,嗯……對,……好,就這樣。”
我按她說做了,果然很省力,一下一下的操屄,感覺著小屄裏的濕潤和溫暖。
“嗯……啊……嗯……好漲……啊……嗯……對,真美……真大,……慢點……慢……”
“我怎幺了姐,我操痛你了嗎?”我急忙停了下來。
“沒,沒有,你……你的太大,我,……嗯……來吧,裏面……裏好癢……啊……啊……啊……啊……對就這樣,用力……啊……太美了……升天了……啊……
她雙臂攤開,雙手死死在抓著床單,忘情的叫喊著。我這樣爬在她身上,操了大約一百多下,感覺腰有些累,所以直起身子,改跪在她的雙腿中間,兩只手分別抱著她的兩條腿,這樣操起屄來更爽,每次都能操到屄底,這下穎姐的叫喊聲更加瘋狂了。
“啊……操死我了……啊……啊……到了……操吧……操死我了……啊……啊……啊……啊……爽死了……啊,我……我不行了……要到了……啊……啊……啊……啊……操我……對……用力……好……啊……嗯……再用力……啊……對……快……再快點”
我奮力的操了一百多下,小屄裏一股熱流湧來,穎姐在嘴裏胡亂的叫喊聲中高潮了,淫水一瀉而出,我的雞巴頭好舒服,屋內叭叭的股膚碰撞聲與雞巴操進小屄時的噗哧噗哧的聲音交織著。我沒有停下來,將她的雙腿架在肩上,俯下身,大起大落地操著屄。
“啊……啊……停……停下……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操吧……操死我吧……啊……啊……啊……啊……太美了……好弟弟……好老公……啊……用力……來……啊……啊……啊……不行了……我又要到了……啊……啊……”
“好姐姐,我,我也快了……”
“啊……我們……啊……我們一起……哎喲……燙死了……啊……嗯……”
……
在穎姐第二次高潮的時候,我終于射精了,噗噗地足有十我下。我滿頭大汗的攤軟在穎姐的身上,雞巴仍然插在她的小屄裏。
“嗯,曉健,你,起來吧,壓死我了。”穎姐無力的說道。
“等等。”我剛要起身,她突然制止了我,伸手費力的打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裏面拿出了幾張面巾紙。
“好了,起來吧。”
我剛從她身上翻下來,她趕緊用面巾紙捂住小屄,飛快地下床,跑進了衛生間,看著她彎著腰,光著屁股,跑起來屁股上的肉一抖一抖的,我不禁覺得有些好笑。跟著我翻身下床跟進了衛生間,看到穎姐正蹲在地上,用手紙擦著自己的小屄。
“哎呀,你來幹嘛,快出去。”
“讓我看看嘛,我想看看。”
“看什幺呀,快出去,好孩子聽話,你先到床上躺一會兒,我放好水一會喊你洗澡。”
“不,我想看看……”
“不行,不行……”
“那一會兒,你陪我洗。”
“行行,你快出去。”說著把衛生間的門關上了。
“水好了,過來洗吧。”過了一會兒穎姐把我從床上喊了起來。
大大的浴盤裏,穎姐溫柔地靠在我懷裏,撫摸著我堅實的胸肌。
“曉健,你可真壯。”
“可是,練了十幾年的武了,想沒點肌肉都沒辦法。”
“練武苦嗎?”
“當然苦啦,天不亮就起床練功,練完功還要上學,晚上還是接著練,練不好還要被師傅打,不過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
沉默了一會兒。
“姐,你未婚夫是個什幺樣的人。”
“他,你是個海員,四十多歲了,離過婚,還有個十多歲的孩子,他們這行掙得雖然多,但是一年在家呆不了多長時間,他前妻就因爲他總不在家,夫妻感情淡了,才和他離婚的,他很喜歡我,說要給我最好生活,他原來打算在地上做內勤不出船的,可是那樣的話錢比出船少很多,我們這房是貸款買的,爲了以後的生活,他不得不再幹幾年。”
“他對你很好啊。”
“是啊,可是我不喜歡他,也就是因爲他對我太好了,我才答應嫁給她的。”
“那不是對他很不公平?”
“哎,這世上哪有那幺多公平的事情,算了,不提了,過一天算一天吧,到時再說吧。哎,曉健,你,你那真的好大。”說著手摸向了我的雞巴。
“是嗎,我不知道,別都多大?”
“我怎幺知道?”
“就說你未婚夫吧,他多大?”
“他啊,也就有你的一半多一點那幺大,操起屄來很少能操能最裏面,還是你的操起來爽”
“是嗎,那我操操個試試”說著做勢就要上馬。
“別,別,不要啦,等等。”穎姐趕緊緊制止住我。
“你呀,只知道猛沖猛打,操得我死去活來的,要溫柔知道嗎?”
“是啊。”說著我把手伸向了她的下身,摸起著她軟軟的屄毛,手指繼續向下摸索著。
穎姐順從的分開雙腿,讓我摸著更方便些。摸了一會兒感覺還是不很方便,起身從浴盤裏出來,又將穎姐也從浴盤裏抱出來放在馬桶蓋子上,蹲下身子,分開她的雙腿,鮮嫩的小屄映入眼簾。黑黑濃密的屄毛,暗紅色的大陰唇,分開大陰唇,粉紅粉紅的小陰唇,上方有一個黃豆粒大小的肉球,我知道,那叫陰核,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中學時的生物課上學過,再分開小陰唇,小屄口微張著,濕濕的,看了看自己的雞巴,真是奇怪,那幺小的一小口,怎幺能容下那幺粗的雞巴。
“哎呀,別看了,羞死了……”
我伸出舌頭舔了舔陰核,又伸出中指慢慢地插進了小屄。
“嗯……嗯……別……別舔了……好癢……嗯……嗯……癢啊……癢死了……嗯……對,摳那,剛才那裏……”
我一會用舌尖輕觸陰核,一會兒又含住陰核,一會兒又用手揉搓著陰核,而與此同時,放在小屄裏的手指一刻也沒有停下來,買力的摳挖著。
“嗯……嗯……啊……啊……啊……啊……好癢……哎喲……唷……啊……來了……啊……”
在我的努力下穎姐又高潮了,淫水噴射而出,弄了我一手都是。
“嗯,小冤家,怎幺會讓我遇上你了,舒服死了。”
“你是舒服了,可是我還難受著呢?”我站起來身,暴怒的雞巴耀武揚威地在她面前晃動著。
穎姐白了我一眼,伸手揉搓了一會大雞巴,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舔雞巴頭,然後張開小口整個含了進去,好爽,好舒服,和操屄有著不同的感覺,穎姐的嘴裏熱熱的,她的舌頭還不時的圍著我的雞巴頭打轉,一會兒又頂在馬眼上抖動,好刺激,小手還在不停地套弄著我的雞巴,好美啊,含了一會兒,穎姐吐出雞巴,伸出舌頭先舔舔雞巴頭,然後整根舌頭來回舔著我的雞巴,舔了一會兒,又重新含住雞巴頭,用嘴套弄著我的雞巴。
穎姐套弄了一會兒,讓我坐在馬桶上,分開雙腿,她跪在我的雙腿中間,繼續爲我口交,一會兒含著雞巴頭,一會兒舔弄雞巴,一會兒又含住我的卵蛋,最要命的是她還伸出舌尖舔我的屁眼,而且不止是舔,舌尖也死命地往屁眼裏鑽,感覺爽透心了。最後含住大雞巴,手和嘴共用,拚命的套弄,大約弄了一百多下,我終于忍不住噗噗地將精液射進了穎姐的嘴裏,而穎姐居然淫蕩地張開嘴讓我看看嘴裏的精液,然後咕噜一聲全部咽了下去,再張開嘴以證明給我看她是真的吞了下去。
我倆又往浴盤裏添了點熱水,泡了泡,然後相擁著回到了床上,我玩弄著她的乳房,雞巴又硬了起來,于是我們又操了一次屄,這次,穎姐足足高潮了四次我才射。
看著躺在我懷裏甜甜睡去的穎姐,我怎幺也想不到平日裏恬靜文雅的她,在床上竟會如此淫蕩。
第二天早上,我還沒醒,就感覺雞巴又熱又癢,睜眼一看,穎姐正爬在我的胯下,嘴裏含裏我的雞巴套弄。
“幹嘛呢?”我笑著問
“你,你醒了,我,我醒了看到你那又硬了,所以我,我忍不住,就……”
結果一大早我們又操了一次屄,這次是她在上我在下,她坐在我的身上大起大落地操著我。
轉眼到了中午,穎姐叫了外賣,我們像小倆口一樣坐在飯廳裏吃飯。
“姐,我有個事想問你?”
“什幺事?”
“我們這樣,你,你會不會,會不會懷孕?”
“怎幺,做都做了,不敢承擔?”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看著我著急的樣子穎姐笑了起來,“放心吧,我例假很准的,這幾天是安全期,不會有事的,就算有事,我也不會讓你承擔什幺的,不會過幾天安全期過去了,你再想做就要采取措施了。”
從此以後,穎姐的家就成了我第二個家,其實我根本很少回我自己家,反正我也是一個人住,住那都一樣,穎姐的父母因爲她爺爺病了,回老家照顧去了,而她未婚夫則是因爲出海,要四個月以後才回來。
雖然穎姐的性欲很強,但是她終還是敵不過我,我年輕,精力旺盛,雞巴又大于常人,幾個月的性愛生活讓我的操屄技巧有了很大提高,每次都能讓穎姐高潮個三四次才射,而我們幾乎每天都操屄,就連她來例假的那幾天穎姐都要替我口交,雖然她怕弄壞我的身體每天最只操一次,但她還是有些招架不住。
轉眼新年快到了。這一天,剛吃完晚飯,我和穎姐又操起屄來。
臥室裏朦胧的燈光照射下,我平躺在床上,穎姐倒爬在我身上,嘴裏含著我的雞巴,買力的吞吐著,肥嫩結實的屁股對著我,小屄正對著我的嘴,我的舌頭靈活地舔弄著她的小屄,一會兒撥弄幾下陰核,一會兒又在屁眼上舔弄著,然後將舌頭卷成卷努力的伸進小屄裏面,穎姐舒服地呻吟著,可是嘴仍舍不得放過我的大雞巴。
“唔……唔……唔……嗯……哎喲……好癢……唔……癢死了……大雞巴弟弟……嗯……別……別舔了……快別舔了……唔……真好,我受不了了……我受死你了……嗯……嗯……大雞巴……好,真好……不行了……我愛死大雞巴了……快……快別舔了……嗯……操我吧……快操我……操死我……太癢了……”
我直起身體,跪在她的身後,讓她像狗一樣爬在床上,握著大雞巴在她小屄上來回磨擦著。
“嗯……別……快操進去……嗯……裏面癢……哎喲……別磨了……求求你……嗯……”
“求我什幺?”我笑著逗她說。
“討厭……快點……哎喲,不行了……真的……好癢。”
“那你快點說求我什幺?”
“求你操我……啊……快點啊……要死了……啊……啊……”
我不忍心再逗她了,對准小屄,腰一用力,整根雞巴全根沒入。
“啊……漲死了,操死我了……啊,動……動啊……操我……快……用力……操我……快……用力操……好美……太美了……啊……哎喲……不行……泄了……啊……啊……啊……”
剛操了二三十下,穎姐就一泄如注,淫水噴在雞巴頭上真是舒服到底了。最近我發現,穎姐越來越容易高潮了,每次只要前戲做足,操不了幾下就高潮,而且接下來的高潮一個接著一個。
“啊……啊……美……好美……太美了……操……對就這樣操我……好弟弟……好老公……我愛大雞巴……大雞巴操我……啊……啊……再來……頂到了……啊……對……啊……啊……啊……你真棒……啊……上天了……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又要來了……啊……啊……啊……”
她又高潮了,雖然小屄將雞巴包得很緊,但因爲淫水太多,還是在抽出的時候流了出來,一部分順利她的大腿流到了床上,一部分泛起了白沫。
“夾緊,騷姐姐,夾緊。”
“啊……我是,我是你的騷姐姐……操我……啊……啊……再來……”
“再說,騷姐姐,說,你是騷貨,就願意讓大雞巴弟弟來操。”
“啊……對,我是騷貨……啊……哎喲……就愛大雞巴弟弟……操我……操死我都願意。”
我感覺有些要射精的感覺了,趕緊讓穎姐平躺,扛著她的雙腿,繼續操著屄。
“啊……啊……啊……來了……又來了……操死我……啊……”
又一股熱熱的淫水噴射而出,等她高潮過後,我把雞巴從小屄裏抽出,塞進了她的嘴裏,因爲這幾天不是安全期,所以事先我們說好不射到屄裏面,可是射到她的肚皮上。我感覺不過瘾,就准備射到穎姐嘴裏,這可是我求她半天她才同意的,因爲在操屄之前口交她什幺時候都願意,可是從小屄裏抽出後再口交她總是不同意。
穎姐賣力的吞吐著我的雞巴,我的手也沒閑著,兩根手指伸進小屄繼續摳挖著。
“唔……唔……唔……嗯……啊……”
隨著我一聲低吼,我終于將精液全部射進了她的嘴裏,而且在我手指的幫助下,穎姐又一次高潮,自然高潮的同時也將精神全部吞下肚裏。我也疲憊地倒在了床上。
“曉健,你怎幺不找女朋友?”休息了好半天,穎姐突然問我。
“找女朋友幹嘛,有你我足夠了。”
“不行,我非要給我找個女朋友不可,不然我早晚要被你折騰死,你太強了。”
“不要,又費錢,又費精力。”
“那你也總不能和我在一起,我比你大七八歲呢,而且,我未婚夫要回來,這次回來,我們就要結婚了。”
“那我怎幺辦?”
“怎幺辦,回你自己家呀,要不……”
“要不怎幺樣,要不這樣,我再給你找一個?”
“什幺意思?”我騰的坐了起來
“我是說我再給你找一個我這樣的,也算接接我的班,不然天天這樣,我早晚死在你手裏。”
“不要,誰還能有你這幺好?”
“小霞啊”
“她?”我驚訝地看著她,腦子卻浮現出霞姐那完美的身材和美麗的臉龐。
“你看,我跟霞是同一年來單位的,我倆平時就是好姐妹,她有什幺話都跟我說,她結婚早,可是她老公是個軍人,常年在外地,一年才有那幺十幾天探親假,她又舍不得這份汗落保收的工作去做隨軍家屬,所以就常年兩地分居,跟守活寡似的,你想,一個女人結了婚,丈夫常年不在身邊,那方面肯定很饑渴,我保證,很容易上手的。”
“哎呀,你怎幺像個妓院的老鸨一樣啊。”
“去你的,你個沒良心的,我還不是爲你好。”
“爲我好那就現在滿足我吧……”
說完,翻身上馬,又是一陣狂風暴雨,操我穎姐花枝亂顫,連聲求饒。
“啊……啊……啊……不行了……好弟弟……停……啊……不行了……再操會死人的……啊……啊……啊……”
淫水一波波的湧出,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最後仍然是在穎姐將我的精液吞下肚中結束了今天的戰鬥。(未完待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