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神官奮鬥史作者:囧靈

綠帽神官奮鬥史作者:囧靈

在泰倫斯有一個傳說,出生在泰倫斯大陸上的孩子在睜開眼睛的那一刻都將看到一顆星星,不論白天或者滿是烏雲的黑夜,星星必將出現在那名剛出生的胎兒眼前,據說,那是這個新生兒的本命星,每一個孩子的星星都是不同的,它決定了這個孩子一生的命運,或者不幸,亦或者高人一等,但是這畢竟只是一個傳說,因爲不論是誰,就算是真的看到了屬于自己的星星,到了以後都將忘卻,真正能夠記住那顆星星樣子的人,極少極少,而這些人,無一例外命運都和那星星所指示的一樣,人定勝天?呵呵,事實上,那並不存在。

而我,艾斯·彌亞,則是屬于那少數記住自己星星的幸運兒,幸運兒?不,只是可憐蟲而已,記得我看到的星星是兩顆,和其他人截然不同,別人都是一顆,但是我是兩顆,那是一對雙子星,想想也奇怪,童年的一些事情在現在已經十九歲的我腦中早已經忘得一幹二淨,但是那兩顆星星卻始終記在腦中,甚至可以說是深深刻在我的靈魂之上,那是金黃色以及玄黑色的兩顆星辰。

卡西裏加斯和曼齊尼,這是我翻盡了所有典籍後找到的兩個名詞,沒有意外,這就是我的本命雙子星的名字,這也是和其他星星不一樣的古怪名稱,在別的星星都以動物或者生物的名字來命名的時候,我的本命星卻是以人名來命名的。

卡西裏加斯,百年前在米歇莉大陸,也就是泰倫斯東方的一塊大陸上縱橫了近二十年的淫賊的名字,這二十年,從泰倫斯移居到米歇莉的卡西裏加斯禍害的女子高達百人,其中不乏各國的王室貴族成員,米歇莉諸國無不對他咬牙切齒,于是這些國家少見的聯合在一起,派出了整整六十名戰爭法師在米歇莉全境追剿卡西裏加斯,最後卡西裏加斯被三十位戰爭法師圍困,最後被戰爭法師聯手幹掉,據說,他的本命星是一顆從來沒有人知道名稱的星星,只在月亮剛剛升起,太陽尚未落下時出現,這顆星星也就被命名爲卡西裏加斯,也被稱爲淫賤之星,是所有人最鄙夷的一顆星辰。

曼齊尼,曾經在五百年前在泰倫斯大陸橫行一時的魔族將軍之名,一手之力將那時世界最大帝國擁有百余名戰爭法師和十余名禁咒法師的艾羅斯卡因徹底打垮,將艾羅斯卡因整片國土變成了一片漫漫黃沙,雖然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是曼齊尼的名字爲整個大陸所銘記,他在聽到泰倫斯的傳說時曾經無比囂張的大笑著指著天空中的太陽,他的本命星就在太陽旁邊,那被光芒掩蓋的地方,那是所有人都無法仰視的存在,雖然所有的人都把這句話當成一個笑話,但是當有人無意在日食時發現這顆星星時,所有人都沉默了,于是這顆星就被稱爲曼齊尼,意爲隱藏在光明之中的黑暗。

那些關于星星的傳聞是否真實我並不知道,但是毫無疑問,曼齊尼星的寓意在我的身上得到了最爲深刻的體現,隱藏在光明之中的黑暗,很貼切的說法,每次想到這句話的時候,身上披著見習神官長袍的我的臉上都會出現一絲嘲諷的笑容,偉大的光明神或許永遠都想不到自己的信徒中竟然混入了一個崇尚黑暗之人,亦或者他已經知道了,但是現在想做的只是救贖,救贖?呵呵,不知道多少年前我或許還對這個詞有些興趣,但是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了之後,什幺救贖,開玩笑嗎?這個世界並不存在救贖,如果說,真的可以救贖的話,能夠救贖自己的只有自己。

艾斯·彌亞先生:冒昧打擾多有抱歉,相信我們的來意您已經知曉,根據十年前您的父親卡倫斯·尼彌辛亞先生與雷斯特氏簽訂的協議,我不得不很抱歉的提醒您,您位于泰倫斯大陸裏潔斯公國南部行省的尼彌辛亞城堡已經正式從您的名下劃入了雷斯特氏的名下,從今天起您將不再是尼彌辛亞城堡的主人,而尼彌辛亞氏所欠雷斯特氏的一切債務也將在此時一筆勾銷,而且根據我方與雷斯特氏的溝通,您將有一個月的時間將尼彌辛亞中所需要的物資帶走,而且如果您有意租住尼彌辛亞城堡的話,雷斯特氏將會給您一個很劃算的價位。

此致!

拉裏滋·尼米茲

大陸資産統籌協調委員會

臉上毫無表情的將信看完,意外的,這時我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輕松的笑容,這封信的到來也就意味著從此以後那個將人壓迫的喘不過起來的枷鎖將徹底離我遠去,那該死的整整禁锢了我近十六年的家族枷鎖,慢慢的把信對折撕成碎片,這個結局事實上我早就已經知道了,家道中落的事實就算是我也沒有辦法改變,而對于振興家族這種偉業我卻毫無興趣,而且對手如果是雷斯特家族的話,那幺毫無希望啊!畢竟那可是在遊吟詩人的口中被冠以了高貴名號的龐大家族啊!

或許未來就這樣在平淡中渡過了吧!想想看,那種生活也不錯啊!

「大人,怎幺了嗎?信上說了些什幺?看您很高興的樣子呢!」說話的是坐在窗戶邊的身影,全身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之中,與正坐在黑暗之中的我形成了極爲鮮明的對比,嬌小的身體,圓潤可愛還帶著嬰兒肥的小臉,藍寶石般的大眼中帶著淡淡的疑惑看著隨意將碎紙片扔到垃圾簍的我,被黑色緞帶紮起的長長金色雙馬尾在陽光中反射的耀眼的光芒,一襲白色的見習牧師長袍在初升陽光的照耀無比的聖潔,那是彷佛能夠將一切黑暗淨化的聖潔,卡洛斯·彌亞,雖然姓氏一樣,但是這個孩子和我並沒有血緣上的關系,這是我的侍從。

這是光明教會多年來的傳統了,未來能夠成爲一方分支教會主持神官的見習神官都有資格從民間選取一位侍從,以照顧以後在分支教會的生活,這個侍從將跟隨主人一生,直到死亡的那一刻,由于普通的平民是沒有姓氏的,擁有姓氏的都是貴族,亦或者貴族後代,而成爲侍從的平民將被授予追隨者之名,並且擁有主人之姓,這在泰倫斯大陸地位低賤的平民中可以說是一步登天的大好事,所以每一次侍從遴選都成爲各地的一大盛事,幾乎所有家中有適齡的兒童都送去參加遴選,那壯觀場面,比皇帝加冕的時候還要熱鬧,只是卡洛斯並不是通過這些遴選活動成爲我的追隨者的。

卡洛斯的父親是艾羅斯卡因戰線的戰士,一直在那被強悍的魔族將軍曼齊尼用禁咒變成沙漠的艾羅斯卡因沙漠地區與那裏的占領者,獸族進行戰鬥,只是運氣不太好,在剛剛升級爲士官長准備退役回家就在戰場上陣亡了,留下了孤女一人在家,而父親曾經和他是在艾羅斯卡因戰鬥的戰友,所以,就把還只有兩歲的卡洛斯領回了家裏,卡洛斯也就這樣從小就跟我在一起長大,並且成爲了我的追隨者,說起來也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了吧!和我的陰郁不同,卡洛斯這孩子倒是活潑的很,加上長得可愛,人也很乖巧,很討人喜歡。

「說起來倒是很久沒有看到大人您笑了。」頭微微低下,卡洛斯有些落寞的嘟囔著,小腦袋裏面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有嗎?我怎幺感覺我天天都過的很開心的樣子。」並不是自我感覺良好,而是貌似到了這個全泰倫斯最大的宗教學校之後,我好像幾乎每一天都在和那幫損友們吹牛中渡過的吧!

「有的,自從卡倫斯大人去世之後,大人就再也沒有這樣發自內心的笑過了。」擡起頭,卡洛斯小臉緊繃著,那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在我的臉上,說出了可以說是她醞釀許久,但是始終沒有說出的話語。

「呃……是嗎?」有些沉默了,雖然那個父親並不算負責,但是畢竟是父親,算了,不想這些頭痛的事情了,「嗯,卡洛斯,想出去玩嗎?」將話題移開,既然那該死的商人協會來信了,也該回家去看看了。

「出去玩?呃……」一下子還沒有從話題轉移的氣氛中緩過神來,卡洛斯愣了一下,片刻之後,那緊繃的小臉變成了驚喜,「真的嗎?大人,真的可以出去玩嗎?」彷佛不敢相信一般確認著,卡洛斯急急忙忙的追問起來。

「嗯!當然!」不知道爲什幺,這一瞬間我的心中有些酸楚,卡洛斯現在才十九歲,一個十九歲的孩子而已,卻要跟著我來到這破爛學校,每天學習一些無關緊要的知識,完全沒有玩的機會,這樣的情況都已經過了兩年了,現在僅僅只是聽到這樣的消息,就興奮成這個樣子,是不是太虧待這孩子了,腦海中冒出了這樣的想法,嗯!這一次一定要陪這孩子好好玩一玩。

「但是……大人,還有一個月就要學期結業考試了,現在出去玩的話,不要緊嗎?」「我說話一向算數!那個啥結業考試就不用太擔心了,咱上面有人,就算過不了,找找人托托關系輕易就可以過了不是嗎?中午我就去找裏福特校長請假!」滿不在乎的擺擺手,說實在的,那結業考試還真是沒有多少可以糾結的,這是一個講究出生以及關系的年代,而偏偏這所宗教學院的校長還是父親曾經在外混傭兵時的隊友,這層關系不用白不用,反正爲了應付那該死的考試也用的不少了。

一瞬間卡洛斯的小臉變得紅紅的,明顯是因爲興奮所以憋出來的,捏著小小的拳頭,大大的眼睛眯成了美麗的月牙,終于卡洛斯大叫著向我這邊撲了過來,「太好了,大人,出去玩,出去玩喽!」等等!不對,雖然小蘿莉投懷送抱讓我這個處男有些壓抑不住的沖動,但是爲什幺在這個興奮以及高興時刻我竟然會出現一絲危機感呢!是錯覺嗎?

「砰!……」瓷器破碎的聲音把我心中的疑惑全部打消,我了割草,我的心隨著這一聲碎裂同時裂成了無數的碎片,「卡洛斯!你說說這是這個月的第多少個了?」扶住踉踉跄跄向前撲倒的卡洛斯,我感覺我的嘴角在抽搐,那一地白色的瓷器碎片讓我有些崩潰的感覺。

「對……對不起,大人,對不起,對不起……」捕捉到我抽搐的嘴角,以及那一地的碎片,攙著我雙手的卡洛斯立刻便明白過來發生了什幺事情,大大的眼睛瞬間變得通紅,透明的霧氣將眼睛籠罩,小小的嘴巴一撇,分明就是一副一敢罵我我就哭的表情嘛!不過還好,言辭還算懇切。

原諒你了,反正是裏福特那老家夥和光明教會的錢,摔碎多少個都沒有關系,拍拍卡洛斯的小腦袋,「算了,算了,摔了就摔了吧!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明天叫裏福特校長送一對來就是了,只要人沒有傷著就好。」雖然說是這幺說,但是這來自米歇莉的瓷瓶可是相當昂貴的高檔玩意,待會兒又要到裏福特那裏去說說了,悲劇!不過,看著正眯著眼睛,滿臉享受,小腦袋不斷向上頂著觸碰著我的手的卡洛斯,算了,就厚著臉皮去要一對吧!雖然不用幾天可能又會碎掉了。

「對了,卡洛斯,剛剛那個表情你從哪裏學來的,怎幺看著這幺眼熟?」要知道小蘿莉泫然若泣的表情對于一個蘿莉控來說殺傷力足以媲美那傳說中上古時代威力毀天滅地的核子兵器,我敢肯定那一瞬間就原諒打破花瓶的事情,絕對和這個表情有著最直接的關系,不過要知道,和卡洛斯生活了這幺多年,那種表情可是第一次在卡洛斯的臉上見到,更何況,這個表情看著眼熟,似乎在某個人的臉上見過,而且見過不止一次,每次見往往要倒黴的就是我。

「呃……」卡洛斯的身體一震,同時大眼睛開始轉動起來,一種從來沒有在卡洛斯身上出現過的狡黠感從那大眼中透出,就像一只在想鬼主意的小狐狸,想要應付掉我的問題,終于在窗外發現了什幺,「那個……大人,嗯,都已經八點了,要上課了哦!今天的課是神學發展史呢,如果遲到的話,可是要罰站的哦!

要知道上神學發展史的老師可是黑暗四天王之一的罰站天王呢!被抓至少要站操場一整天的說!」焦急的說著,卡洛斯急忙想要甩開我的手。

「要懲罰哦!壞孩子說謊話一定要受罰哦!」壞壞的一笑,這丫頭,現在越來越精明了,不行,不懲罰一下怎幺顯示的出本大人威嚴之所在,一把把卡洛斯拉了過來,那帶著淡淡清香的身體一下子落在了我的懷裏,雖然不是第一次抱小丫頭了,但是每一次那柔軟的身體都讓我有種想要好好很很的欺負一下感覺,似乎也是對懲罰這個詞有些畏懼,卡洛斯就如同踩著尾巴的貓,在我的懷裏拚命的掙紮起來,不過就卡洛斯那小身板,與其說是掙紮,不如說是磨蹭吧!軟軟的身體在懷裏磨蹭的感覺,靠!受不起了,這丫頭!

「是蕾娜·塔裏亞斯和弗萊·塔裏亞斯吧!」湊到小丫頭的耳邊,輕輕的說出了兩個名字,一瞬間卡洛斯身體僵住了,半張著嘴,有些畏懼的看著我,這兩個可以說是卡洛斯在這學校僅有的兩個朋友,雖然卡洛斯在學校能夠有自己的生活,身爲主人的我很高興,但是對于卡洛斯的這兩個朋友,我一直保持的卻是抵制的態度,不爲別的,就爲了那塔裏亞斯的姓氏。

「永恒的塔裏亞斯」,這個叫法可不是說著玩,人族中實力排名第一的一個巨大家族,據說家族成形于萬年前人族剛剛出現的時候,是曆史最爲悠久的龐大家族,被遊吟詩人冠以永恒之名,和塔裏亞斯氏相比,什幺「高貴的雷斯特」「金黃的尼米茲」都只是渣而已,完全沒有比較的資格,就這個永恒之名就足以讓世界爲之顫栗。

不過牛逼也就意味著麻煩,蕾娜和弗萊兩姐弟做爲塔裏亞斯氏其中一個分支的嫡傳後代,麻煩更是少不了,暗殺,色誘……各種各樣的陰謀幾乎沒有停止過,和這兩個瘟神扯上關系那不是自尋死路嗎?只是在朋友的問題上,卡洛斯沒有聽過我一句話,依然趁著我不注意的時候和這兩個家夥鬧在一起,嘛!不管了,不聽話的孩子一定要懲罰就是了。

「真是的。」抱怨了一下,輕輕的含住旁邊那小巧的耳垂,雙手很不老實的落在了卡洛斯的屁股上,那絲滑和圓潤的感覺讓我心中一熱,這丫頭倒是也來越有料了啊!「說說看,要我怎幺懲罰你呢?」「大人……唔!」卡洛斯臉一紅,但是卻又不敢反抗,只能夠環抱著我的脖子,像一只鴕鳥一樣把頭埋在我的懷裏。

「不是說過嗎?這個時候不要叫我大人嗎?」一把把小丫頭拉起,嘴巴一下子落在卡洛斯小小的唇上,舌頭追逐著卡洛斯那不斷想要逃脫的小舌頭進入了她的口中,如同蜜一般的甜甜感覺瞬間充溢我的口中,同時雙手撩起了那寬松的牧師袍,隔著白底的小背心在卡洛斯剛剛發育起來的胸部上輕輕揉捏著,的確是已經發育了呢!原本還是平板的胸部現在已經和一對荷包蛋一樣的隆起,尖端那硬硬的一對小乳頭無疑將卡洛斯現在的身體狀態暴露了出來。

「唔!」察覺到我那不老實的手,卡洛斯開始掙紮起來,但是那小小的力度瞬間被我泯滅,這丫頭勾起了我的火就想跑嗎?開玩笑!要知道就剛剛小小的掙紮,卡洛斯的小手直接落在了我的下身上,而且因爲沒有支撐點,卡洛斯的小手直接攀在了我的下身上,這丫頭還和沒事人一樣的不斷用手磨蹭著。

「呼……大人,不要……馬上要上……啊!」終于從我的口中逃脫,卡洛斯喘息的說著,但是話還沒有說完,瞬間被下身傳來的觸電感覺弄得軟倒了下來。

將右手插入卡洛斯那白色純棉小內褲之中,在那光滑濕潤的陰戶中輕輕佻動著,淡淡的水漬通過那濕滑的陰道落到了我的手指之上,很顯然,這小丫頭動情了,「還叫我大人嗎?」在卡洛斯的耳邊說著,同時右手輕輕落在了那溝壑上端硬硬的陰蒂之上,快速的揉動起來,一瞬間如同觸電一般,卡洛斯的身體拼命的顫抖了起來,熱熱的潮濕感覺竟然變得越來越多。

「大人……唔!……艾斯,不要,好難受啊!……艾斯。」雙手緊緊抓住我的手臂,卡洛斯現在就如同一個溺水的人,仰著頭拚命的大口喘息著,大大的眼睛中已經失去了焦距,下身傳來的致命快感讓卡洛斯的頭腦已經有些混亂了,只能夠徒勞的搖著頭,金色的雙馬尾已經散亂開,順滑的金發搭在卡洛斯滿是汗漬而且通紅的臉上。

「這就對了嘛!」左手一用力,幾乎是將卡洛斯那柔軟的身體架起,撩起了卡洛斯白底藍邊的少女背心,露出了那一對可愛的小乳房,因爲還只是剛剛發育,所以只是突起的小小的兩團,潔白的兩團隆起之上,兩點淡粉色的乳頭挺立著,淡淡的乳香混雜著少女的清香從那小小的身體上透出,讓人的心跳一陣加速,低頭含著那粉色的乳頭,甜甜的感覺瞬間從口中沁入心脾。

同時右手快速的在卡洛斯的下身活動著,甚至將中指伸進了那緊窄的陰道之中上下挺動著,從卡洛斯陰道流出的水漬也漸漸將那小巧的內褲和我的手指糊滿,在上下夾擊之下卡洛斯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唔……」那刻意壓抑著的嬌媚呻吟聲更是讓人有一種血脈噴張的感覺,推倒吧!推倒算了!如同惡魔呢喃的聲音在我的耳邊回響著,不知不覺中手上的動作和力度再度加快了幾分。

似乎是對我動作的回應,卡洛斯小小的身體劇烈的抖動起來,兩條細細的手臂緊緊的環住我的頭,紅紅的臉上臉上出現了一種不只是痛苦還是愉悅的表情,最後身體猛的一顫,小腦袋搖了一下,嘴張得大大的卻發不出一絲的聲音,溫熱的水漬瞬間從那陰道中噴出,卡洛斯終于在手指的刺激下高潮了。

看著已經徹底脫力只是用手環抱著我如同小貓一般蜷縮著身體,低著頭不斷的喘氣的卡洛斯,我微微的一笑,這丫頭還真是……將手從卡洛斯的身體上拿出,把卡洛斯衣服理好,並沒有就這樣吃掉卡洛斯的想法,畢竟卡洛斯的年紀還太小了,現在並不是時候,反正來日方長,一切都要等以後再說了。

「大人……壞蛋!」終于好像從高潮中恢複了過來,卡洛斯擡起頭,用那紅紅的眼睛和我對視了一下,臉上充滿了高潮的紅霞,咬著嘴唇小聲的說著,之後將頭撇到了一邊。

「呵呵!要正視自己的慾望哦!我們未來的聖女大人,話說,這些水漬是誰的呢?自己的東西,要自己負責清理哦!」說著將那還沾著透明水漬的手指伸在卡洛斯的眼前。

「唔!」紅紅的顔色從卡洛斯原本就有些绯紅的臉頰升起並且直接蔓延到耳根後面,不過更讓我有些驚訝的是,卡洛斯竟然張開小嘴一下子將我的手指叼在了嘴裏,大大的眼睛瞄了我一眼,之後像吸吮糖果一樣微微舔弄了幾下,那粉嫩的小舌頭舔在手指上讓人感覺麻麻的,然後一下子把手指吐了出來雙手在我的身上用力一撐脫離我的懷抱,紅著臉從旁邊桌子上拿起了換洗的衣服,踉踉跄跄快速的跑到裏間衛生間裏面去了。

這丫頭,看著卡洛斯張慌的背影,我不禁微微笑的一下,將沾著晶瑩口水的手指甩動了一下,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同樣變得散亂的長袍,來到桌子前面整理起來,這時才想起來貌似今天我也是四天王之一的上課,而且還是最變態的禁閉天王,這幾個老師就算有後台也鬧不住啊!特別是這禁閉天王,人家的後台可是比我還硬的說,還有就是身上剛剛被卡洛斯激起的火……

今天又要悲劇了嗎?

字節數:14265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