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城警事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淫城警事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銀富縣是個南部小城,依山傍水景色秀麗民風古樸,尤以走婚盛行,當地婦女習慣借機收取財物,是大陸最早成立的紅燈區,色情旅遊業作爲縣裏的經濟支柱相輔相成,一度繁花似錦,後因基礎設施落後和紅燈區雨後出筍的建立,縣裏日漸冷清,莺飛燕散,爲了給財政開源,縣裏各級領導要求各部門各行業群策群力,重噴銀富一汪春水。

模範看守所二棟一樓……

「四號,胡全財」,一個威嚴不失清脆的聲音回蕩在狹長的過道裏,伴隨著高跟鞋敲擊水泥地的哒哒聲由遠及近,一名年青的女警察款款走了過來,她頭戴女警卷檐帽,手戴白手套,武裝帶紮的整整齊齊,豐腴的胴體被黑色警服勾勒的凹凸有致,但她的下身卻光溜溜的什幺都沒穿,裸露的大腿修長圓潤,胯間微鼓的陰戶在油黑的陰毛下若隱若現,腳上的黑高跟鞋一塵不染,渾身上下英氣襲人。

一年前,新任女局長郝梅建議讓女民警用「做夫妻」的方式與囚犯「談心」,通過性生活深入了解囚犯的思想,收取的高額「體檢費」還可以增加女民警的津貼。高層認爲此舉兩得,加之郝梅是政法書記郭盛名的「二姨太」,欣然批准,于是模範看守所裏做爲周邊市縣唯一向在押人犯提供性交對象和場所的機構全部配置女警察,對她們的著警服的規定也做了特殊的修改。

「到!」胡全財從四號交配室裏的木板床上一躍而起,興奮的跑到鐵門邊,臉貼在狹小的鐵柵上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張望,他知道那是人稱「銀富縣局三號乳牛」吳爽的聲音,對她警服下那兩坨肥肉早就垂涎三尺了,不過女警察那兩條豐腴修長的玉腿很快出現在交配室鐵門外,胡全財毫不掩飾的盯著卷沿警帽下那張秀氣而威嚴的面龐和高聳的胸部,筆挺的警服被她38寸的巨乳撐得鼓鼓突起,很清晰的勾勒出了兩顆肉球碩大而渾圓的輪廓,看上去尺寸比平常任何時候都要來得誇張,他陪笑道「小吳同志,妥了嗎?」「今天沒安排,胡老板等不急了嗎,」女民警淡淡的笑笑,摁了摁手中的原珠筆在文件夾上草草的劃拉著,眼皮都沒擡一下,甚至還懶懶的把大腿岔開了一些,讓她的生殖器完全展現在男人眼前,冷漠的問「洗澡刷牙了嗎?」「刷了,剛刷完。」胡全財嘴上唯唯諾諾卻猥亵的蹲下來,色眯眯的盯著女警察赤裸的下身,看到吳爽那兩片小桔子似的陰戶,微凸的陰唇緊閉的只有一條細縫,夾在裏面的小陰唇只露出一縷微紅,因此嘻笑道:「小吳同志,您成天挺著這兩坨肉累不?」「爲了你們揉著爽,我們只好累點咯!」女民警瞄了他一眼,她雖賣淫卻不願讓胡全財這號人上她的身子。吳爽把文件夾遞進觀察窗裏,冷冷道「簽字吧。」「我有幾盒催乳貼,進口的,隨用隨貼,一刻鍾就能下奶」胡全財討好的接過文件夾,他聽說吳爽曾經在星光娛樂城的包廂裏解開警服露出兩坨豪乳,讓幾個小老板排隊抽她的「奶光」,直打的吳爽的乳汁四濺,飛到牆上的十幾點乳汁還被秦長壽命人固化保存在上面炫耀著,從此打女民警的「奶光」成爲星光娛樂城的「壓軸戲」。

「哦?多少錢?」,吳爽的秀目一亮,這幾天奶水不夠多,使秦長壽和一些客人對她有些心不在焉,她正發爲此愁。

「不用錢,不用錢,到我那裏去拿就是了。」胡全財一邊說一邊看那張「銀富縣局女民警性服務合同」,甲方是看守所的女教導員孫萍,是他點名要求爲他性服務的,不過合同裏接吻,肛交,口交和男上體位幾個選項已經被劃掉了,他遲疑的看了吳爽一眼,在乙方後面歪歪扭扭的寫上了「胡全財」三個字,然後又小心翼翼的把文件夾從觀察窗遞了出去,「你自己把褲子脫了。」吳爽命令的語氣不再那幺冷峻了,一合文件夾,打開用于遞送飯食的小門,然後從兜裏掏出一副手铐,道「雙手背後伸出來。」胡全財順從的照做,沒了褲腰帶的褲子很容易掉下來,陰莖一碰到微涼的空氣很快的就勃起了,直愣愣的沖著天花板,他賠笑著問「孫教導員還有多久才有空啊。」「那得讓本姑娘檢查檢查,」年青的女民警對那條左搖右晃粗長的肉棒見慣不怪的抿嘴笑了笑,伸出白嫩小巧的手一把攥住了它,輕輕的套弄了兩下,咯咯一笑「喲,這幺早就硬了……」胡全財有些經不住了,又不敢擺脫只覺得陰莖酸漲難奈,急得直擺手求饒「小姑奶奶,別別,」「好了,到床上等著吧,」吳爽也怕他真的射精,松開了握著的陰莖,公事公辦的铐上他的雙手後轉身飄然而去。

胡全財並沒有馬上回到床上等著,而是貪婪的盯著女民警扭動的腰枝和滾圓的屁股,直到背影消失在拐角處,咽著口水道:「小騷貨。」××××××××××××××××××××××××孫萍把已經很筆挺的警服又拉了拉,自信的對著門後警容鏡扭了扭腰仔細端詳,這套按新尺碼下發的警服被特意改瘦了,變得更加貼身,黑色制服忠實的勾勒出女民警豐腴的形體,高聳的胸部,渾圓的腰條,肥碩的臀部,渾身上上下下無一不散發著濃濃成熟女人的味道。似乎想起了什幺,女指導員解開腰帶把警褲脫了扔到椅背上,猶豫了一下把內褲也脫了,就這幺光著屁股站回鏡子前,試著立正並舉手敬了禮。

「孫萍姐。」辦公室的門外話音剛落,就被人推開了,一個年青的女警察半個身子探了進來,「果然躲在這裏。」孫萍嚇了一跳,趕快坐到椅子上,讓桌子遮住她光溜溜的下身,見進來的是她的好姐妹,縣局政治處的王曉蕊,輕拍胸口嗔道「進來又不敲門。」「這次你可後進了哈,」王曉蕊注意到搭在椅背上的警褲知道女指導員沒穿下裝,嘻笑道「局裏的好幾個騷貨昨天就光腚上班了。」「死妮子拐著彎說我,」孫萍起身做勢要去擰王曉蕊的嘴,「這種讓姐妹們光腚上班還不是你們政治處想的騷點子?誰不知道你那秦哥就不許你在屋裏穿褲子,就沖著你那又香又嫩兩瓣肥肉。」「才不是呢,」王曉蕊羞紅了臉,她的性欲強是衆所周知的,甚至送上門做臭名昭著的老*奸犯秦壽的情婦,讓那*奸犯變著花樣的蹂躏,幾個月下來,原本青澀苗條的王曉蕊被男人們「開發」的奶大臀肥,竟然一躍進入局的「警花乳牛」行列,現在仍用賣淫的錢供那個老*奸犯揮霍,「聽說沒,局裏正研究如何提高女民警賣淫技巧,准備學縣教委,也搞個培訓班。」「去你的,淨瞎說,」女指導員秀眉一揚,不解道:「哪裏找那幺多男人陪練?家裏的男人陪別人練自己不願意,讓野男人白幹又斷了那些騷貨的財路,象縣教委的培訓班找了幾十條公狗操那些女教師,我可不答應。」王曉蕊聽孫萍一說,想了想不由得又笑起來。

「曉蕊姐笑什幺呢?」吳爽聽見聲音從外面進來,一邊問一邊說:「整個所都只聽見你笑了。」「正說縣教委拍領導馬屁,把校裏的男生都留給上面的母老虎,搞的本校的女教師女學生被狗操。」吳爽把巡查記錄扔到辦公桌上,坐下來伸了個懶腰,接著說:「記得你家老秦說過,那個教育局的女局長,叫什幺來著,郭,郭玉芹,到下面的學校去視察,每次回來時她那小肚子都灌的滿滿的,要多少男孩子才灌的那騷逼啊。」幾個年輕貌美的女民警樂得花枝亂顫。

「哎呀,我還要去129.我們降生在這個世界上的惟一目的地就是好好活下去,活給自己看,也活給愛自己的人看,更要活給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看。——佚名交配一次呢,」孫萍聽到精液兩字記起了號子裏胡全財那事,忙道「曉蕊,你坐會兒。」「那我和你們一起。」王曉蕊也站起身來。

「喂,曉蕊,你爲啥沒事老往看守所跑?」吳爽明知故問,她知道王曉蕊想調到看守所,畢竟政治處是個清水衙門。

「待會告訴你。」

模範看守所是由一個鄉政府辦公樓改建的,最大的改觀是修了一圈高牆和一個門衛室,裏面是l形的一棟二層紅磚樓,一樓是幾間辦公室,二樓是留置室和交配室,常用一號交配室大約二十平方米,最主要的設備就是警用交配床了,它與婦科用的檢查床很像,就是在床沿和床腳各多了一副铐子,交配時,女民警赤裸下身躺在交配床上,把腳擱在腳架上岔開兩腿,露出生殖器,而男犯由其他女民警帶至待交配女民警的兩腿間,將男犯人的雙手铐在床沿上,腳铐在床腿上,然後再把他的陰莖導入女民警的陰道裏,待男犯人射精後,再把他帶回留置室。

三個女民警把胡全財從留置室內提出來,押往一號交配室,兩個女民警是半裸,而矮胖的胡全財則是全裸,他的陰莖早就耷拉下來了,垂在腿間搖搖晃晃像根爛黃瓜,但一雙賊眼仍不時在孫萍警服下豐腴白皙的大腿上瞄來瞄去,和身旁英姿挺拔的女民警相比,看起來十分滑稽猥瑣。

來到一號交配室前,吳爽掏鑰匙開了門。

「胡胖子,不許你在孫姐的身上窮磨叽,快點完事啊。」女民警告誡道,她的高跟鞋在胡全財的小腿上不輕不重的踹了一下,「進去。」「是是,政府同志。」胡全財忙不叠的應聲,弓身走進了交配室。

「過來站好喽,」王曉萌把胡全財拉到牆角的地漏旁,在手心裏倒了些消毒液,然後托起他的陰莖和陰囊,另一手擰開了水龍頭,一股自來水射了出來,涼冰冰的刺激讓胡全財不禁一抖。

女民警瞟了一眼胡全財,熟練的握住男囚的陰莖往上撸,翻開包皮露出龜頭,開始細細的清洗,男囚的雙手此時都被反铐在背後,所以清潔男囚生殖器的工作要由女民警來做。

王曉萌沒戴乳罩,在雙手動作的牽引下,肥碩的乳肉在警服領口間如隱若仙,不過她並不介意胡全財那色咪咪的目光,在女民警纖柔溫暖的手掌中,胡全財的陰莖漸漸恢複了生氣,像一條蘇醒的冬蟲舒展,膨大……哇,好粗。

王曉萌壞笑著張開殷紅的小嘴,丹鳳眼挑逗的注視著胡全財的雙目,蹲下身,兩指頭撚起男囚的陽具,做勢要往口中送。

「還玩?小心他射你一臉。」女指導員見狀嗔道,她從警用交配床旁的文件櫃裏取出一瓶潤滑劑和玻璃吸管,吸了一管,拿到兩腿間,輕輕的把玻璃吸管插進她還幹澀的陰道裏,擠壓出滑膩膩的液體充滿肉腔。

王曉萌吐了吐舌頭,紅潤的舌尖在男囚的龜頭上一劃而過,撇嘴道:「逗他玩呢,他想的倒美。」一直站在胡全財身後負責約束的吳爽嬉笑道:「要是我剛才推那幺一下,恐怕就射到你嘴裏去了。」誰知話音剛落,還在王曉萌嘴邊的龜頭上的馬眼微微張開,一股白色的液體從中噴出!徑直射進了女民警的嘴裏,藍色的警服上也灑滿了星星點點精液。

就算胡全財是個閱女頗多的老流氓了,這時也被兩個開始發騷的女民警言談舉止刺激的面紅耳赤,他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要把精力發泄在那端莊貌美的女指導員的胴體上,可他明白,就憑眼下谷精上頭的情形,他最多能在孫萍的陰道裏抽送一分鍾就會射精完事,不行,胡全財覺得不值30快的「衛生費」,看到身前身後這兩個女警的淫蕩樣,心中一動。玩把顔射……「呸,呸,」王曉萌愣了愣後,出于本能她竟咽下去了大部分精液,然後狂吐口水。

「哈哈……」吳爽幸災樂禍的笑道:「玩出火了吧,這槍白挨了。」「臭流氓,叫你使壞。」王曉萌一邊抹著嘴角殘留的精液一邊含糊不清的罵道,順手在男囚仍舊在悸動的陽具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完)

5號訊問室內的吊扇急速的飛旋著,發出呼呼的風聲,將並不怎幺涼爽的氣流吹向下面的一對男女。

一名上身淡藍色的短袖警服,下半身一絲不挂的年青女性正騎在一個男子的身上快速的起伏著,她雙手撐住男人的胸膛自如的蠕動著豐碩臀部,讓男人的陰莖在她的兩腿間滑進溜出,相撞的肉體發出叭叭的聲音,從地上丟棄的避孕套可知,他們的交配活動進行很久了。盡管這還是五月的天氣,兩人的額頭上已經泌出一層薄汗。

「快點說吧,說了就讓你射出來。」女刑警王曉萌雖然氣喘籲籲但語氣依舊嚴厲,此刻王曉萌的注意力並沒離開男嫌疑人捅進她體內的陰莖,當她發覺陰道裏的肉棒開始微微的顫動了,果斷的擡起了臀部,讓男人的陰莖從她的兩腿間滑了出去。

躺在女民警圓潤臀下的男人頓時覺得從高山之巅陡然墜落到谷底,不由得發出一聲失望的長叫,被王曉萌陰道分泌物滋潤的閃閃發光的陰莖一陣悸動後,在吊扇吹來的涼風作用下又重歸平靜,只是從龜頭流出一絲透明粘液。

「就算不是你,你也該知道是誰幹的,快說,」王曉萌站起身,用腳上的高跟鞋狠狠的在男人的肩膀上踢了一下,持續的性交消耗了她大量的體力,身上僅有的單薄夏季警服已經出現汗迹,而下身的警褲早就脫掉了,這倒不是因爲訊問室內的溫度高,是因爲《女民警標准訊問行爲准則》要求女民警在審訊男嫌疑人只能采取性壓迫方式,即在性交過程中控制男嫌疑人射精的沖動促瓦解其抵抗意圖,所以,爲了方便控制和男嫌疑人進行交配節奏。很多女民警在審訊時都會把警褲脫了,光著屁股審訊。

一旁負責筆錄的苗冰冰擡頭看了看牆上的石英鍾,她和王曉萌一起在訊問已經呆了快半個小時,可是候亮的嘴巴依舊沒能撬開,眼下她面前的筆錄依舊是空白。自從實施人性化的《女民警標准訊問行爲准則》以來,這種訊問進展緩慢情況就經常發生了。

在她的訊問桌前,這個全身赤裸的的男人被束縛帶緊緊的固定在水泥地上,他面紅耳赤,呼吸急促,單薄的胸膛起伏的象風箱一般,一條粗大的陰莖已經勃起的很充分了,筆直的指向天花板,男人帶著哭腔道:「倆位小大姐,我真的不知道高潔警官是誰殺的,別折騰我了,我受不了啊。」他就是候亮。幾天前,銀富縣局政治處的高潔撅著雪團似的肥屁股死在一處廢棄的工棚裏,她全身的警服被扒光,她的腸子則被人從她的屁眼抽出,被流浪狗扯出大約五六米長,小腹部位被劃開,裏邊的生殖器被掏出來後,子宮和卵巢被隨意的扔在地上,工棚外的一團廢報紙包著這位女民警一條完整的陰道,就因爲這個肉套子裏流出的精液滲透了報紙才引起路人的注意,一張被展開的廢報紙上血書著幾個字-「屄松價高者,戒」,而這個候亮是警方所知道的最後一個和高潔有接觸的人,所以他被刑事拘留了。

「你床地下的這條警褲是哪裏來的?」苗冰冰拎出一條女式開檔警褲質問道。

女式開檔警褲是警方搜查候亮租住的車庫時發現的,銀富縣局的女民警都對這個候亮很熟悉,尤其是那些做兼職妓女的女民警,繁忙的工作使得她們沒時間站街,很多時候都是候亮拉皮條,住在他周圍的人經常看到各式各樣的警車停在車庫外,從裏面下來無一例外的都是不同的女警和一個或幾個男人,當他們進去後,車庫門就關上了,短則半小時,長則半天,那個車庫門才會打開,男男女女一行又坐進警車絕塵而去。

「這褲子是高姐的,可她人不是我殺的。那是上個月她(高潔)在我家裏接客,褲子髒了,就扔在我床下了。根本就不是我拿的啊,我床下不還有你的警褲嘛。」候亮掙紮著辯解道,他的陰莖也隨著左右搖晃,王曉萌見狀不由的抿嘴而笑。

「候皮筋,你的良心讓狗吃了嗎?高潔平日是怎幺對你的,你全忘記了嗎?」性子急躁的苗冰冰氣得一拍桌子,隨即疼的她柳眉直皺。

「曉萌別急,再給他加加壓,姑奶奶看他能挺多久,」站在候亮旁邊的王曉萌雖然同樣年青,但是比苗冰冰經驗豐富,見此情形,3.保持友誼的最好辦法就是任何事情也不假手于他,同時也不借錢給他。————保羅我們不可能說出友誼形成的確切時刻。就像向盛器滴滴灌水,最後一滴才使盛器溢滿;許許多多的友善言行也是如此,最後一次才使人心領神與,情長誼源。————鮑斯韋爾她又一次擡腿跨在候亮身上緩緩蹲下,用一只手的兩根手指按壓住自己的大陰唇,她腿間的肉縫向兩邊分開,露出了肉洞,另一只纖纖玉手扶著候亮暴脹到了極點的巨大陰莖,頂上她的陰道口,兩瓣肥圓的屁股向下一沉……,慢慢的坐了下去。

男嫌疑人的陰莖被女民警強行重新吞入體內。

女刑警用她的陰道口含住候亮的龜頭後不再往下坐了,而是輕輕的旋動圓潤的臀部,夾著肉棒悠悠的套弄著,一雙白晰的手溫柔捧著男人的兩頰,放緩了語氣:「候亮,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不想爲難哥哥的,可你老是這個態度,姐妹們公務在身只能招待不周了,嗯?」說完,她那個大白梨似的屁股又往下一沉了一點。

「嗚……」

男人忍不住悶哼了一聲,對候亮來說,王曉萌陰道內層層疊疊的嫩肉帶來的溫熱快感是一種折磨,他知道騎在身上的女刑警平日裏喜歡運動,尤其是對自身腰腹的鍛煉,因此她的陰道括約肉收縮力很強,凡是從王曉萌的肉體上爬起來的嫖客都是邊提褲子邊啧啧贊道:「媽的,差點被這母條子夾死。」候亮竭力抗拒著漸漸升起的舒麻感,女刑警的表情也和他差不多,由于疲勞,王曉萌無法精確的控制自己臀部的動作幅度,嫌疑人的陰莖越來越深的插入她的陰道內,龜頭越來越頻繁的撞擊到她的子宮頸,舒麻的感覺正一波波的沖擊著她全身的神經,王曉萌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她下身的兩瓣大陰唇肥厚了許多,紅潤的陰蒂也探出些許,而臀部的起伏頻率似乎不再控制。

候亮感覺到女民警體內的變化,這種變化帶來的信心使他抑制谷精上腦的沖動,對,一定要堅持,和這母條子共赴巫山,給她播種,看她以後還能有臉審問自己。主意已定,候亮深吸一口氣,竟然不動聲色的利用束縛帶下的一點空間挺動起來陰莖來……女刑警王曉萌的性高潮一觸即發。

苗冰冰也注意到了同事臉上的漸濃紅霞,性交動作的變化和警服下勃起的乳頭,她明白經過反複的性交,嫌疑人對王曉萌的簡單性刺激已經有了麻痹感,訊問效果大打折扣,看來性交方式要轉變了,如果女刑警被嫌疑人刺激的迸發性高潮,她們將會在日後的訊問中陷入被動,不能再坐壁上觀了。

他看見苗冰冰從桌後站起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失去束縛的警褲滑掉在她的腳背上,一雙瑩白如玉的美腿脫褲而出!兩腿間的陰戶宛如半枚雪桃,一抹淡紅似隱似現。

苗冰冰優雅的從褲中邁出雙腳,款款的走到王曉萌和候亮的身邊,兩手伸到王曉萌的腋下,覺得王曉萌的身體已經變的很僵直了,苗冰冰吃力的將她拉了起來,小聲道:「曉萌姐,換我來吧。」
字數:6073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